「叔,你辦的有廠,咋還讓金翠去打工?在你廠里上班多好。」賀豐收說。

「我的算什麼廠子?就是刮刮樹皮,都是男人乾的活,用不著她。」

「讓她給你記記賬,做一些雜活,比打工強。」

「我讓她回來干,她不幹,嫌廠里臟,凈是鋸末塵土。沒有人和她玩。」

「你是恐怕我貪污你的錢,才不讓我回來在你的廠里記賬。」金翠說道。

「你爹還沒有糊塗到不識數的程度,幾天回來一車木頭,十幾天發一次貨,會專門要一個會計?來,豐收,喝酒。」金土倒上酒,自己先喝了一杯。

「嫁出去的閨女潑出去的水,你是怕把盆子里金沫子潑出去了。」金翠不高興的說。

賀豐收笑笑,知道是爺倆鬥嘴。 一吻情深:錯愛景先生 問道:「俺嬸子不在家?」

「你嬸子她媽病了,在醫院裡伺候她媽。」

「金翠也沒有吃飯,一起吃吧。」

金翠搬了一個板凳坐下賀豐收的旁邊,給兩人倒酒。

「豐收,這一次回來看著是不準備走了?」金翠問道。

「看看情況,走不走再說,俺爹非要我去上學,後天去學校問問,看還要我不要。」

「你就快要畢業了,沒有拿到畢業證真的可惜,上學也不錯,等畢業了,想幹啥再說。豐收,那個胖丫找過你嗎?」

賀豐收嚇了一跳,自己和胖丫的事村裡人都不知道,金翠要是說出去不好聽。就用腳踢了踢她。 這一日,唐玉悟道。

跨入武神境界!

而當跨入武神境界的那一刻,唐玉心中突然多了些許明悟。

「原來,關於武神和天界的秘密,根本無法告訴別人!乃是天界條例!」

一旦突破武神境界,關於天界天劫等相關內容,一股腦的灌入。

唐玉思索著,苦笑道:「原本我還為突破發愁,可現在倒好,它自己突破了,我都沒法控制!」

天劫,應運而生。

神玉島上空,烏雲逐漸開始形成。

唐玉已經有了感應。

總裁太霸道,萌寵小嬌妻 「該來的,終於要來了!」

唐玉這幾年之中,早已經想好了如何面對,靈器法寶也煉製了不少,靈藥異寶自然也準備的充足。

「想好了嗎?真的要去?」

老黑的聲音傳來。

「這既是機緣,也是挑戰!既然來了,若是這一次逃避了,下一次可能更加難以面對!」

唐玉道心很穩,對於即將到來的天劫,沉著冷靜。

一點也不慌張。

可神玉島上的人,卻有些慌張。

因為,天空上的烏雲,實在是太過於密集而且龐大了。

放眼望去,已經完全是漆黑一片。

六百里青江,已經被悍然覆蓋!

明明剛剛還天朗氣清的正午,已然像是黑夜一般!

唐玉獨自立於江上。

盤腿虛坐在空中,雖然空氣之中的風,飄動著。

此時,他的頭髮已經全部散開,閉著雙眼,好像完全不在意麵前要發生的一切一樣。

「呼!」

漸漸的,起風了!

不知道從何處生起的風,也不知道要吹到什麼地方。

可青江之上,已經掀起了滔天巨浪!

海浪足有百米之高!

一浪襲擊在了神玉島上,而神玉島則是瞬間亮起一道土黃色的光芒,瞬間將海浪擊潰。

在空中被打散的海浪,重重的落在水面上,濺起無數水花。

整個神玉島周圍,都陷入了一片呼嘯。

這天劫,迅猛的有些誇張。

而此時,青江之上發生如此變故。

整個大陸的強者,都感應到了這個情況。

神劍山。

「劍主,那個人,恐怕要突破了……」

「一旦突破成功,我們的機會可就來了,到時候,我們出面跟龍宮和天意城,共同將他那神玉島蠶食掉!想來他們是不會拒絕的!」

劍主點點頭,「這個機會,我等了許久,一旦飛升天界,根本沒有回來的機會,那神玉島,就像是一個沒穿衣服的漂亮女人!到時候,可不是我們一個豺狼盯著的!」

劍主捏了捏拳頭,整個人陷入了一些陰霾之中。

的確,這幾年來,全大陸都知道,神玉島鑄造出的靈器比起先前神劍山更加厲害。

讓他們名聲受損不說,很多生意也黃了。

結合上先前的梁子,劍主等人有這樣的想法,並不奇怪。

雲夢閣。

「閣主,唐玉公子可能突破在即,我們現在出發,應該來的及!」

其鳳千寒點點頭,安排了幾句之後,驟然消失。

而屬於鳳千寒的那道流光,猶如星隕一般,滑過天空,從西林的腹地直逼青江而去。

龍宮秘殿之中。

「宮主,這個機會,千載難逢啊!」

龍宮宮主眯起了眼睛,眼睛之中閃過一絲凶光。

「聽說,他的女人,都很不錯!尤其是還有一對孿生姐妹!」

「宮主,他貿然突破,想來是有所準備,成功的可能不低,即便是失敗,也有很大的可能會修為大減!我們的機會來了!」

龍宮宮主聽到這裡,臉上恨意綻放。

「好,按照計劃行事!」

整個龍宮,轉眼間,開始運作了起來。

……

西林大營。

「女皇有令,即日出兵!」

「目標,青江岸邊。」

「守護青江邊上的神玉學院!」

南武軍營。

「陛下有令,全軍出動!」

「戰船通通出動!」

「死守南武境內的神玉學院!」

北齊皇宮之中。

那十個人展開了瘋狂而激烈的爭吵。

距離跟唐玉約好的十年之約,還剩下不多的時間。

而他們也都清楚,十年之期限一到,他們現在擁有的一切,都會發生巨大的變化!

「這一次,不能夠在這樣下去了!這幾年來,我們付出了那麼多,得到了些什麼?那些子弟都是那些貴族家裡的,難道他們會站出來為北齊效力?」

「說的沒錯,這一次是我們翻身的好機會!」

「不行,師尊有難,我必須要幫助他!」柳青公主毅然捍衛道。

「柳青,你別忘了,你身體里流的,是我們北齊皇室的鮮血!」

旭帝看著爭吵的十個人,心裡也是有些猶豫。

畢竟旭帝對於天劫的了解,還不是那麼多。

若是他知道,唐玉面對天劫,還能夠以一個極其強大的實力留在大陸的機會連一成都不足。

那他必然會暴力奪權,然後揮師南下。

可,沒有那麼多的如果。

因此,北齊皇室,除了爭吵之外,似乎什麼都沒有做。

元讓大陸如此雄偉廣袤,各種宗門勢力錯綜複雜。

三大皇室只能夠維持普通百姓,對於那些個隱世宗門的控制力卻是十分有限。

在神玉島崛起的這些年中,遠的不說,青江附近三千里內的宗門,多多少少都受到了影響。

無論是常備的宗門藥品,靈器,還是學生的招收。

神玉島像是一個巨大的吸血蟲,將整個青江周邊的幾千里平原,都吸食的匱乏了不少。

平時,大家都默默承受。

可一旦神玉島出現了這樣的危機。

就有些宗門安奈不住了。

麒麟閣。

一對父子在閣主的書房之中。

「爹,我們報仇的時機,來了!」

「嗯,馬上傳我的命令,召集中州大陸六大門派過來,就說我有要事相商!據我了解,即便他這一次雷雲之劫成功度過,可不久之後,還有一次心劫。」

「那個時候,無論他成功與否,都是一個動手的好時機!」

「是!爹!我這就去通知!」

「女兒,爹要為你報仇了!實在讓你等太久了,爹一定將他的頭顱砍下,讓你的在天之靈得到安息!」

唐玉這一次渡劫。

一時間,引發了整個大陸的連續反應。 金翠繼續說道:「你走了以後,胖丫一直打聽你,問你是不是真的有錢,是不是一個大老闆?」

「你咋說?」

「我說你家是一個貧困戶,還是俺爹幫著辦理的。胖丫不信,說我是騙她的。」

「胖丫你們還在一起上班?」

「是,還在一起上班,胖丫不少罵你,說你是一個騙子。一個大騙子。」金翠笑著說。

「我騙她啥了?」

「你騙她啥了我哪裡會知道,只有你們兩個知道。」

金翠嘻嘻笑著說。

「叔,我敬你一杯。感謝你對俺家的照顧。」賀豐收連忙把話岔開。

「豐收啊,叫我說,你也老大不小了,你弟兄們多,你爹媽現在是上愁你的婚事,有合適的就趕快定下。」金土說。

「誰會往貧困戶家裡嫁。叔,你趕快把我家的貧困戶帽子摘了,要不我就娶不下媳婦了。」

「等你畢業了,就業以後,就可以取下來,現在你爹有病,我就是想取下來只怕鄉里也不願意,一家沒有一個棒勞力是不符合摘帽對象的。來,咱爺倆干一杯,祝你們嫁早點摘掉貧困戶的帽子。」

兩個人幹了。

金翠端起酒杯。說道:「賀豐收,我也敬你一杯,祝你早一點找到媳婦。」

金翠兩人又幹了。

不知不覺已經暈乎乎的。:「叔,我要是有百兒八十萬,是不是就不是貧困戶了?」賀豐收也是喝多了,把自己的老底都透出來了。

金土哈哈一笑,「你要是有百十萬,就是咱村裡的首富了。看來金翠說的不錯,你是不是在那個叫胖丫的閨女面前吹噓了,開著豪車,說自己是百萬富翁?豐收啊,你爹媽都是實在人,現在政策好,沒有過不去的坎,千萬不要出去亂吹噓,不好。」金土教訓到。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