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若成風睨他一眼:「我媽不知道我爸的承諾的。」

「他們不會說啊?」人家是夫妻!

「他們不會的。」NI若成風信心滿滿的跟葉靈炫耀:「他們自己心裡明白怎麼回事,可嘴上就是不說破,我也沒辦法吶。」

你明明很得意。

葉靈鄙視他,不過也羨慕他,一次獎勵就相當於他刷一個月的怪,多好啊。

想想他父親對他的獎勵,好像就加個雞腿什麼的……

「別扯開話題!你老實說,追了那麼久的人,是現在打算放手了?」

他根本沒追……

葉靈不好解釋,於是點頭。

「為什麼啊?」

「大概,想好好學習吧。」

「你成績也很差?」

為什麼用也字?葉靈眨眨眼,說出來會不會打擊他呢?

「唉,算了,看樣子你也不比我好多少,裝乖是為了少被揍吧,哈哈哈……」

自以為得到真相的NI若成風說了不少安慰的話。

葉靈覺得真相有點殘忍,還是別告訴他算了。

人有時候有點自我安慰也蠻好的。 母親從廠里回來,告訴他一個好消息:「終於不用加班了。」

葉靈愣了愣,點頭。

父母辛苦,他知道。

然後發現葉靈玩遊戲的時間其實蠻多的。

「簡簡呀……」

母親借故拉著他談人生,講道理。

一次兩次,知道他有點不耐煩,沒再喊停他,但總是送東西進來,然後跟他說注意休息,接著就是嘆息的聲音。

那聲音聽著葉靈有點難受。

像是鎚子敲在心上的感覺。

葉靈有點刷不下去了。

於是跟母親談了一次。

母親點頭,不對他嘆氣了,去對著父親愁眉苦臉。

嚇了葉靈一跳。

他不是講明白了嗎?為什麼不相信他?

NI若成風敲了他一棒:「你騙了父母那麼久,你的保證有什麼用?他們為什麼要相信你?就像我跟我父母,他們樣樣都管著,我只能在夾縫中求生存,你已經很好了。唉,說多都是淚……」

陸海濤把他的信用度打擊到冰點,葉靈的確發現周圍都是不信任的目光。

就連鄰居,不管他表現的好還是壞,都會歸成一個方向,「他這麼好,不知道有什麼目的,還是不要接近的好……」

大家都是這樣教自己的孩子的。

因為他的「壞」。

以前那個「熱心腸」「乖巧」「懂事」的殷簡,已經被防「小偷」一樣防著。

而在學校,一到作業或考試,每個老師從他身邊經過的次數特別多,他換個草稿紙,都會被老師拿起來翻看兩三遍。

好的成績似乎也挽不回他在老師心目中的形象。

每天面對這樣的目光,回到家的時候,又是母親獨自嘆息。

外面的他可以裝作視而不見,但自己的母親,他要如何讓自己不去在意呢?

現在她不上班,像失去了生活的重心一樣只看著他,一直看著他,一晚能送十杯水給他,不到十分鐘二十分鐘就會進來問他餓不餓,讓她看個電視也關靜音怕吵到他學習……他在玩遊戲,帶著耳機,只要不是八九十的音量,都不會吵到他呀。

葉靈感到了沉重感,他不知道,母親的陪伴,竟然成為了一種負擔?

這該如何是好?

「簡簡,你想不想吃點什麼?我去做。」

「媽,要不煮個餃子吧?」要不回答,他可能需要不斷的回應她。

「餃子嗎?」母親思索了一下,有點皺眉地說:「家裡好像沒有餃子了,不過沒關係,媽媽現在去做,有沒有很餓?很餓的話我先找點餅乾給你……不過吃餅乾也不好……」

「媽,你去做吧,我還不是很餓,你做好的話剛剛好。」葉靈微笑著。

「這樣啊,那簡簡你忍一下,媽媽很快就做好。」

「好,不用快,你慢慢來。」

「沒事沒事,你忙你的,我很快就做好。」

「媽……」你真的不用快,忙得越久越好。

「你做你的,媽很快就好。」

母親為他做餃子,從揉面到跺餡,葉靈拿下耳機,聽著密密的刀碰撞砧板的聲音,他自己的不耐煩,對於母親來說,會不會也如刀跺砧板上的肉一樣? ……

「是啊,我真的沒有辦法拒絕!」林逸攤了攤手道。

威爾打了一個響指:「很久沒見了,我請你們喝一杯!」

「好!」林逸應了一聲。

隨後三個人便直奔酒吧而去,點了幾杯酒,就開始喝了。

而在努洛伊曼王宮,此時早已經是廢墟一片,博爾吉亞灰頭土臉,憤怒異常,望著一旁的警衛,憤怒道:「鐵狼呢?把他給我叫過來!」

一旁的警衛趕忙道:「陛下,鐵狼已經前往碼頭,和威爾遜將軍一起去找那些人了!」

博爾吉亞咬牙切齒,憤怒道:「給鐵狼下達命令,命令他必須要全殲這夥人,並且查出這些人的背後究竟是什麼人,我要把這些統統格殺勿論,讓他們為此付出代價!」

「是!」警衛轉身離開。

警衛剛剛走在了一旁的大路上面,希望能找一輛車子,可是一道身影不動聲色的出現在了他的背後,緊接著捂住了嘴,拿起匕首劃破了這名警衛的脖頸,警衛發出了「呼嚕」一聲,然後倒在了地上。

威爾拿起匕首在警衛的衣服上面擦了擦,然後塞到了腰間,望向了一旁的林逸。

林逸此時身穿灰暗的迷彩野戰服,一腳踏在一旁的高地上,拿起望遠鏡看著努洛伊曼王宮,忍不住道:「這博爾吉亞倒是挺命大的,沒想到現在還活著。」

劉帥帥擺弄著火箭筒,嘿嘿一笑道:「哥,要不要給他來兩發?」

「好,不過別弄死他,我要親自殺了他!」林逸的嘴角掛著一絲冷笑。

劉帥帥打了一個響指,然後拿起火箭筒,對準了遠處正坐在廢墟石塊上面的博爾吉亞,毫不猶豫扣動了扳機。

「轟隆隆……」

火箭彈打在了博爾吉亞身旁的不遠處,激蕩起來了塵土,一時之間,漫天俱是塵土飛揚,博爾吉亞一屁股摔到在了地上,驚恐的望著四周:「什麼人?」

幾名殘存的警衛立刻端起了手槍,保護住了博爾吉亞。

林逸、劉帥帥和威爾三個人出現在了眼前,絲毫沒有躲避的意思,現在鐵狼和威爾遜帶著大部隊去了遠處的碼頭,現在這裡就剩下了這幾名殘存的警衛,林逸自然沒有躲避的意思。

博爾吉亞望著眼前的人,這些人穿著野戰迷彩服,可以肯定,這些人是雇傭軍,可是這些人又是什麼人?為什麼跑來對付他們?

「博爾吉亞,你的末日到了!」劉帥帥拿起了輕機槍,對著博爾吉亞這邊就掃射了起來。

博爾吉亞身旁那幾名警衛全部都中彈,根本沒有反應過來,博爾吉亞則是來了一個懶驢打滾,迅速往一旁滾去,機槍濺起了飛揚的塵土。

林逸的手中則是多了一把狙擊槍,連續對博爾吉亞射擊,博爾吉亞快速的往前面走,子彈擊打在了博爾吉亞的腳下,博爾吉亞快速往前走,地下的塵土不停的飛揚,博爾吉亞自己也納悶,難不成是凌波微步神功修鍊成了?

當然了,實際上並不是這樣,博爾吉亞平日里養尊處優,體重都超過了二百五十斤,哪裡能跑得動啊,也就是林逸存心玩弄一下博爾吉亞。

博爾吉亞怎麼也沒有想到,林逸等人把這裡炸成了廢墟,之後不趕快離去,反而又來了一個回馬槍,回馬槍這種東西是林逸最喜歡的。

博爾吉亞氣喘吁吁,再也跑不動了,一下子栽倒在了地上,再也站不起來了。

林逸來到了博爾吉亞的面前,用狙擊槍指在了博爾吉亞的腦袋上面,笑著道:「博爾吉亞,你的末日到了!」

博爾吉亞驚恐的望著林逸:「你……你是什麼人?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全球諸天在線 我有錢,我有很多很多錢,只要你放了我……」

「哈哈,我這人最不缺的就是錢!」林逸嘴角掛著一絲笑容:「我叫林逸,別人也叫我刀鋒!」

「刀鋒?」博爾吉亞的表情當中儘是驚恐:「你……你就是血洗沙特王室的刀鋒?」

「恭喜你,回答正確,不過沒有任何獎勵!」林逸笑著道。

「砰」林逸一腳狠狠地踏在了博爾吉亞的胸口,博爾吉亞的胸口塌陷了進去,然後忍不住噴出了一口鮮血來,博爾吉亞痛苦的慘叫了一聲,然後昏死了過去。

限制級軍婚 林逸、劉帥帥和威爾三個人,俱是冷冷的望著博爾吉亞,表情當中儘是冷酷。

東萊斯里巴加灣港口,此時鐵狼帶領著眾人已經包圍了這裡,海里則是威爾遜將軍的軍艦,此時已經把這個港口完全包圍了。

銀狐等人已經穿上了白色的軍裝,不過看到虎視眈眈的鐵狼和外面那一排軍艦,還有從新加坡和馬來西亞趕來援助的軍艦,內心當中也是有些害怕了起來。

「請接受檢查!」鐵狼對著這邊大吼道。

鐵狼望向了一旁的喬納森:「上校先生,我們該怎麼辦?」

毒愛:前妻的祕密 「怎麼辦?」喬納森輕哼一聲,大步流星來到了鐵狼的面前,舉起手來,「啪」的一聲,狠狠地抽打在了鐵狼的臉上,憤怒道:「滾開!」

鐵狼不傻,看到了喬納森肩膀上面的軍銜,知道喬納森是美國人,當下驚恐道:「上校先生,希望你能配合我們的檢查,昨天晚上我們這裡發生了恐怖襲擊,所以……」

「SHIT,」喬納森怒了,望向了一旁的銀狐:「把他給我捆起來!」

銀狐招呼了兩名手下,毫不猶豫把鐵狼困了起來,順便拿起不知道從哪裡找來的內褲,塞進了鐵狼的嘴巴當中。

「我們打遍世界無敵手,向來只有我們檢查別人,哪有別人檢查我們的道理?」喬納森冷冷道。

鐵狼望向了銀狐,不由得一愣,這不是地下世界銀狐雇傭軍團的銀狐么?當下鐵狼指著銀狐,驚恐的想要告訴手下,可是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

銀狐哪裡能不知道鐵狼是什麼意思?當下輕哼一聲,一腳招呼在了鐵狼的身上,那兩名手下一看鼎鼎大名的鐵狼雇傭軍團的老大鐵狼現在被捆在了這裡,任人宰割,當下也是慌不迭忙的用靴子招呼著鐵狼。

鐵狼苦不堪言,想要告訴後面的屬下,可是又說不出聲來,又要面對雨點一般的踢踹。

找著一個機會,銀狐一腳直奔鐵狼的胸口而去,「砰」的一聲,鐵狼的胸口塌陷了下去,忍不住噴出一口鮮血來,然後脖子一歪,昏死了過去。

喬納森冷哼一聲,一招呼,眾人立刻坐上了一旁的軍艦,準備離開,至於鐵狼的那些手下,一個個都只能目瞪口呆的望著這群人離開。

遊走在無窮無盡的大海中,銀狐只感覺特別的爽,蕩平了東萊的努洛伊曼王宮,還全身而退,銀狐雇傭軍團這下子真的成了地下世界頭號雇傭軍團,剛剛還狠狠地招呼了兩下鐵狼,現在別提多開心了。

倒是一旁的喬納森,望著遠處的艦隊,嘴角掛著一絲冷笑:「又有不開眼的人來了!」

喬納森這邊的軍艦停了下來,從下面上來了幾名英國人,銀狐通過剛剛的事情,也是來了自信,走了過去,二話沒說就抽了那領頭的英國人幾個大嘴巴子,趾高氣揚道:「你們要幹什麼?準備開戰嗎?」

英國人愣了一下,趕忙道:「我們……我們只是例行檢查!」

「檢查檢查,檢查個屁!」銀狐又是幾個大嘴巴子招呼了一下這名英國人:「滾,馬上給我滾,別讓我下次見到你,不然我一槍崩了你!」

…… 葉靈心情有些鬱悶。

而陸海濤還在幫里跳噠。

有一句XXX忍了好久沒發出去。

「你們知道嗎?殷簡XX不是個男人!」

果然,又在揭他的短!

「哈哈,不是男的是女的不成?你們約了?」

「哇!什麼情況?!」

「濤哥,你對人家做了什麼?哈哈,不會是……」

幫里一下沸騰起來,圍觀的,挑事的,添油加醋的,什麼都不缺。

葉靈想起在菜市場遇見的那些情景,哄哄哄的感覺真像。

然後陸海濤突然被禁了聲。

幾個跟班也是!

葉靈一愣,隨後看見幫聊里出現一條信息。

落影封塵:以後幫聊乾淨點。

肅靜片刻,然後是某些人附和的聲音。

然而,陸海濤幾人估計是咬牙切齒了,見幫聊被禁,跑到公聊去發聲。

繼續剛才的話題!

這就很過分了啊!

葉靈私聊人:單挑!

陸海濤不一會停了在公聊的話,不光他,其他人也不再發言。

葉靈以為自己的話起了作用,暗暗鬆口氣。

把人約在了野外。

陸海濤已經覺得PK「沒有意義」,有本事就懟死對方,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葉靈不知道陸海濤哪來的勇氣,如果是遊戲,他真的能贏?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