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壞事也做得這麼理所當然,真的是讓人討厭不起來呢。

“沒關係,我不擔心。”世界對自己很有信心,“我對可愛的女孩子也很溫柔的呀。”

君不見她身邊美女如雲,後宮三千。

看着這樣的她,小早川突然覺得,忍足侑士其實會更加辛苦來着。

在吃完東西后,兩個女孩子順理成章地道別。在公交車站上等車的時候,小早川突然用手肘撞了她一下,“喂,你的郵箱給我吧。”

世界不假思索地報出自己的郵箱,在小早川上車後幾分鐘收到來自她的郵件——我是小早川奈美,今天那家店的香蕉船味道很不錯。

世界把她的郵箱也保存了下來,很快回復了過去——我是西園寺世界。下次我們一起再去吃吧。

握着手機的她忍不住露出一個微笑。她突然覺得自己的心情很好,無論是因爲自己難得對女生不溫柔的忍足侑士,還是性格乾脆利落的小早川奈美,這一切的一切都讓她心情飛揚了起來。

雖然回家後很想打電話給忍足抒發一下自己現在沸騰的心情,但考慮到自己和他現在已經是男女朋友了,世界決定還是忍耐一下好了。

要知道,睡前給男朋友打電話打到沒電纔是王道劇情。

爲了度過王道劇情前漫長的時光,她努力給自己找點事情做。比如打開電腦玩玩上星期剛買的遊戲啦,比如發郵件和小早川互訴衷腸啦(哪裏不對!),再比如本想打電話給美香告訴她自己有男朋友卻發現對方始終通話中最後只好憤怒地開光盤玩了一個BE結局。

在磨蹭到十點鐘的時候,她終於親自開啓了劇情。

忍足接通電話的速度仍然快得讓人咂舌,溫柔磁性的聲響化作電波傳遞過來,“我就知道世界肯定會在這時候打電話過來呢。”

世界忽的鬆了口氣,卻仍然嘴硬道:“因爲我的關係沒辦法在這時候和其他女孩子睡前電話真是對不起啊。”

豪門的嫁衣 “我都在一分鐘內結束了。”

……也就是說果然是有女孩子打電話過來吧!

“那下雨的時候呢?”

“嗯?”即使習慣她話題的神展開,忍足也很難推測出她這句話的意思。

“下雨的時候會給我手帕嗎?唔,一定要是我喜歡的花色。”她理直氣壯地要求——如果是男朋友的話,一定可以做到吧。他都給奈美手帕了!

“不需要的。”從她聲音中聽出了些什麼,忍足的聲音愉悅了起來,充滿了調笑的意味,卻又透着一絲的認真,“如果下雨的話,我會去接你,所以,不需要手帕的。”

“我最近都要補習數學QAQ”

“需要我當護花使者嗎?”

“……我身手比你好,我還放倒過你。”

“你可以不用提醒我這點的。”

“不過,我可以保護你的啊。”

世界本以爲講電話講到沒電很有難度——哪裏來的那麼多話題啊。

但是在手機屏幕陷入黑暗的時候,她才發現已經過了那麼久了。

於是她找出充電器,然後重新開機。

在收到一封晚安的郵件後,終於放心地合上了眼。

她真的有男朋友了呢——睡前這個既定事實終於以這種模式堅定地植入了她的腦海中。

作者有話要說:小早川是典型的粉轉黑,和世界之前對菊丸一樣,所以世界看她很順眼

這兩人……現在終於交往啦!其實現在就可以完結了,然後把交往後劇情作爲番外【喂

繼續努力兩日一更! 皇帝作出的對於西南平叛事務的決定,並讓宮內和錦衣衛同內閣選派人員一起前往西南調查販賣平民為奴案的意見,在內閣會議上提出之後,除了張瑞圖提出了一些反對意見,其他人並沒有進行堅決的反對。

討論完了這一急務之外,黃立極就代表內閣向崇禎彙報了,討論了大半年後終於定下來的督撫分區調整方案。

10個總督區,29個巡撫區,取代了原先管轄地域混雜的督撫轄區。此外,39名封疆之臣和中央六部、內閣44名侍郎以上的大員,一起組建了國務委員大會,取代了此前內閣和六部高官議事的非正式會議。

如此一來,中央和地方到省一級的體制,總算理出了一個頭緒來。原先決定國家大事的正式場所,也從朝會轉向了國務委員大會。內閣依然領導著整個大明官僚體系,但是國務委員大會卻成了這個體系的另一個頭領。

從方案的表面上看,國務委員大會的成立,加強了中央對於地方的控制權,內閣對於大明官僚體系的領導權力。但是,從實際上看,國務委員大會同樣具有限制內閣權力無限擴大化的功能。而位於國務委員大會和內閣之上的皇帝,同樣加強了對於整個官僚體系的控制能力。

雖然內閣的不少成員同樣看到了這一點,但是出於對加強內閣權力的誘惑,這份方案終究還是在內閣全數通過了。

朱由檢聽完了黃立極的彙報之後,只是沉默了片刻,便點頭說道:「這份方案總體上把握的還是不錯的,也許在細節方面有那麼一些瑕疵,但是朕以為可以先頒布下去,在方案推行的過程中,對不合適的部分進行調整,也就可以了。

不過國務委員大會組建之後,各地督撫的權力也就有了不小的提升,一旦這個位置坐上了庸碌無能之輩,對於目前的改革來說就是一個災難。

所以朕希望內閣能夠趁著今年吏部京察的機會,對督撫一級的官員進行嚴格的考察。對於才不稱位,道德敗壞的官員,一定要調離督撫的位置。

今後對於督撫一級的官員任命,不能再以資歷作為決定條件,政績和能力要作為第一要素。另外,關於督撫的任命和撤換,必須要經過內閣全員的討論和朕的批准,不管是朕也好還是內閣也罷,都不要擅自決斷。」

黃立極、郭允厚等內閣大臣,立刻出聲表示了對於皇帝這個表態的支持。畢竟人事任命的權力本就是屬於皇帝的,內閣和其他文官最多也就是推薦幾個候選人而已。

不過對於崇禎來說,死死抓住人事任命的權力其實沒有多大作用,這些文官們過去百多年來一直想方設法同皇權做鬥爭,想要把人事任命的權力奪過去。因此文官們天才的發明了廷推的方式。

所謂公推二或三人,由皇帝取決任用,表面上看是選賢薦能,以為國用的善政。但是因為文官們沒有直接任命某人的權力,因此在公推之時自然不會撕破臉,皇帝若是不任用,推舉的力氣就算是白費了。

因此很快公推就成了論資排輩,一團和氣的舉薦方式。只要官員的資歷到了,某個地方有缺就能推你上去,至於這個官員適不適合這個出缺的官職,基本上沒人會在意。

而對於皇帝來說,能夠掌握幾十名官員的才能和經歷,已經算是相當出色了。想要了解每次被推薦上來的官員是不是適合出缺的人員,實在是一件相當繁瑣和麻煩的事情。畢竟大明的吏部不是後世的組織部,對於每個官員的過往經歷並沒有記錄的這麼詳盡,甚至於你都不知道記錄者究竟有沒有核實過自己的記錄是否是真實的。

考慮到這一點,崇禎想要讓內閣對人事討論負起責任來,自然就要給予他們一定的許可權,因此適當的放出一些人事討論的權力,也就是不可避免之事了。

對於同僚們的反應,張瑞圖並沒有多大的認同,隨著黃立極坐穩了首輔之位后,擴大后的內閣很快就形成了以黃立極、徐光啟、郭允厚為首的格局。

作為原本內閣的二號人物,張瑞圖一下跌落到了三人之後,幾乎和施鳯來等人的地位相仿。這種地位上的落差,自然是讓他難以認同這場改革的。

首輔負責制,更是基本切斷了其他閣臣同皇帝的聯繫。就這點上來看,張瑞圖認為這樣的改革只會造成權臣的出現,對於大明和文官集團來說都不是什麼好事。

因此,隨著改革的不斷深入,張瑞圖也從原本的中立派開始慢慢轉向了保守派,甚至於開始同李標、錢龍錫等東林領袖交好了起來。

昨日朝會上的風波,不僅打擊了想要奮起一搏的清流官員,同樣也讓張瑞圖心情大為鬱悶起來。

對於督撫防區的調整方案,他是持保留態度的。畢竟在防區的重新劃分過程中,北方籍貫出身的督撫佔據了一半以上,這無疑是一種人為打壓南方官員的手段,畢竟南方出身的官員人數遠超於北人。

而對於國務委員大會這個新設機構,張瑞圖更是極力反對。這個黃立極提出還不到數日的想法,硬生生的在內閣強行通過,不但體現了黃立極這個首輔權力過大的隱患,還讓張瑞圖意識到,一旦國務委員大會成立之後,他這樣的普通內閣閣臣說話,就更沒有人聽了。

重生賭石千金 張瑞圖再次想起了,昨晚陸澄源為自己分析的事情,他不由心念一動,在同僚還在附和皇帝之際,突然出聲說道:「陛下,這些日子以來京城鬧得沸沸揚揚的,導致不少官員受到蒙蔽,在昨日朝堂之上出乖露醜,說到底還是朝野之間訊息不暢所至。

若是我內閣及各部官員都能如陛下一般,能夠提前得知這大明時報反應上來的下情。昨日朝會之上,也就不至於發生如許誤會…」

朱由檢突然打斷了他問道:「張先生想要說什麼,不妨直說吧。」

張瑞圖沉吟了片刻,才恭敬的說道:「臣以為,既然大明時報已經不是從前的東廠,這了解民間輿情對我等治國定策又極為要緊,再將大明時報放置於翰林院之下管理,恐怕就有些明珠暗投了。不如將大明時報轉到內閣名下直接管理,也好讓我等輔助陛下時,不至於再行差踏錯。」

原本還有些議論之聲的室內,頓時安靜了下來,包括黃立極在內的閣臣都看向了皇帝,若張瑞圖說的是其他事情,他們大約還不會那麼關注,但是說到大明時報的歸屬權,這些閣臣們倒是都心神不寧了。

坐在這裡的各位閣臣雖然仕官經歷各不相同,但是對於言官清流引導輿論,打壓政治對手的巨大作用,他們全都心知肚明的很。

這些日子京城發生的這些風波,讓這些閣臣們終於開始正視大明時報的地位,意識到這份報紙並不是皇帝一時興起的玩物。而曾經在朝堂上呼風喚雨的清流力量,被大明時報輕鬆擊倒之後,如何將大明時報這樣的輿論喉舌控制在內閣手中的想法,也並不是只有一兩個人這麼想。

只不過,眾人都沒有料到張瑞圖會這麼快就跳出來,直接向崇禎要求大明時報的管理權力而已。不管張瑞圖的請求得到什麼樣的回復,對於其他閣臣來說,都是樂於見到張瑞圖為他們投石問路的。

朱由檢看了一眼其他閣臣的神情,不由漫不經心的對著黃立極問道:「黃先生你也支持張先生的想法么?」

黃立極小心的看了一眼崇禎的神情,方才斟酌的說道:「大明時報原是宮內興辦,而後令翰林院進行協助創建的報紙。說起來這大明時報社,臣也不知究竟算不算朝廷的衙門。

朝廷對於大明時報有撥款,還有調撥官員任職的義務,但是大明時報的運營和刊登內容,朝廷卻無法進行任何監督。

而自去年起,大明時報社還增添了對天下報刊書籍的出版審查和管理等責任。這要是說大明時報社不是一個衙門,恐怕也難以服眾。

既然陛下詢問於臣,臣以為長公說的還是有些道理的。以大明時報今日所擁有的權力和影響力,總還是將之納入到朝廷的正式體制之內比較妥當。

若是陛下認為,大明時報不納入朝廷的正式體製為好。那麼臣也希望能夠將大明時報和大明時報社的一些權力進行拆分,應當歸屬於朝廷權力的部分另外設立一個部門收歸朝廷管理,則今後不會出現大明時報的文章和朝廷政令衝突的問題。」

朱由檢看了看其他閣臣,不由微笑著說道:「既然幾位先生都有將大明時報納入朝廷體制的想法,朕自然會遵從於各位先生的意見。

那麼內閣就拿出一個完整的方案出來,只要朕覺得可以,自然會同意。不過朕要事先申明,朕同意將大明時報納入體制,不代表朕允許有人將大明時報變成個人的輿論喉舌。

對於大明時報辦報方針的制定,和報社主編等人員的任免,必須要得到朕的同意…」 [綜]無人可擋

幾乎所有認識世界的人都以爲這孩子會在自己談戀愛後羣發郵件昭告天下……事實上,世界只是默默告訴了美香和夏海。畢竟,如果不告訴美香的話,美香一定會生氣吧,畢竟是關係那麼好的朋友。

至於深水葵,她不用多說什麼就很輕易被看出來了,那比平時多出的電話明顯代表着什麼。對此,這個正被她日吉師弟默默暗戀的少女只是很輕描淡寫說道:“哦,你們交往得比我想象中要晚,我以爲忍足動作會更快些。”

搞了半天,她早就看出忍足的想法了。

世界默默內傷中……爲什麼連葵這個死活沒看出日吉師弟戀愛心情的遲鈍星人都看出來了,敏銳如她反而沒發現!

果然是當局者迷嗎?

雖然沒有特地廣發羣貼昭告天下,但在兩人約會時候碰到熟人並被打趣的時候,沒有打算偷偷摸摸發展地下戀情的世界也很大方地承認兩人確實在交往中。

在一次看電影時撞到又被稱作廣播站的瀨川良子後,西園寺世界和忍足侑士交往的事情就這樣在熟人之間流傳開來。

被嚴重懷疑把她當女兒養的大石一副失意體前屈模樣,“真理阿姨,我對不起你,我居然讓世界被拐走了,還是被那樣的人拐走。我對不起你,我真不該因爲全國大賽而忽略了世界的交友狀況blabla”

喂,什麼叫那樣的人,她家侑士明明上得了廳堂入得了廚房——這是胳膊已經隱隱有往外拐趨勢的世界。

菊丸英二則表現得比他本來當初和夏海交往還要開心:“太好了,這樣的話,夏海就不會有被搶走的危險了。”

菊丸,你安心得太早了,要知道對於世界來說,有沒有男朋友都不影響她勾搭好姑娘的。一個男的勾搭好幾個女生會被斥責花心爛人,但一個女孩子勾搭好幾個女孩子只會被說人緣好。性別歧視在哪裏都是存在的【哪裏不對!

就連還未歸來的手冢都出乎意料沒有保持評論,反而從遠方遞來了口信:“忍足的成績不錯,西園寺可以向他學習。”

世界戰戰兢兢地表示她會好好學習天天向上爲日本之崛起而唸書。

……

日吉若的反應很平靜,他只是在忍足侑士又一次跑來日吉家接訓練結束的世界回家時,淡淡地說了句:“秀恩愛,分得快。”

忍足的臉當場扭曲了,並相約球場上分勝負。

世界則咬牙表示她回去一定要多在葵耳邊說手冢好話,給她師弟使絆子一下。

嫉妒!他這絕對是嫉妒。世界甚至懷疑這個人在光棍節時候會不會也偷偷跑去加入看起來就是邪道的去死去死團。

不管外界雞飛狗跳,世界和忍足終於談起了他們的戀愛。一個是熱愛各種王道劇情的戀愛小說迷,一個是喜歡cos經典場景的文藝少年,這兩人湊在一起簡直要閃瞎人眼。

閃光彈放多了也就習慣了。

即使是對此最不滿意的大石在某天回來看到某兩人佇立在欄杆前玩“you?jump,i?jump”時,也能夠很冷靜地把世界拉到自己身後教訓:“這欄杆好久沒修理了,萬一裂開又不小心掉下去怎麼辦。我媽媽今天煮了你喜歡的海鮮粥,作業寫好後來我家吃晚餐。”

在拉世界回去的同時,素來被稱作好人的大石不忘上眼藥:“以後不要聽風就是雨的,而且要建立正確的人生觀世界觀,要慎重選擇交友對象。”

世界:那個……其實是我建議來着,侑士只是從犯。算了,還是不解釋了,不然大石肯定會念我好幾個小時的。

儘管和西園寺世界交往常常會遇到被指桑罵槐啊約會被半路截胡等種種問題,不過忍足侑士的好心情誰都看得出來——不過如果每次送補習後的世界回家不會被堵在門口的大石秀一郎用防賊的眼光看那就更好了。那副盪漾的模樣讓額頭不斷冒井字的跡部恨不得把他訓練翻倍再翻倍,讓他沒精力約會去.

其實,忍足侑士覺得自己完全可以勝任世界的數學補習老師,畢竟,他的成績不差,而且夠有耐心。在補習的休息時間,他們還可以一起討論最近看的那部電影什麼的。但世界很殘酷地拒絕了他這個聽起來很美好提議。

二度婚寵:厲太太,我們復婚吧! “在補習社遇到英俊溫和的少年從此相約一起考上東大後就在一起吧也是讓人心動的劇情啊。”世界雙手握拳做虔誠嚮往狀,“侑士你不能狠心剝奪我的權利。”

新上任的男朋友忍不住咳嗽刷下存在感:“那個,你現在是有男朋友的。”

所以不要整天想着再遇到完美男主角了啊,他明明也很完美來着。

世界用“你真是不解風情”的眼神白了他一眼,“女主角不一定非得是我啊,我對考東大沒興趣。”反正就算有興趣也肯定考不上。

“不過,我不認爲得去上補習班的男生是好的男主人選。”忍足侑士就差整理衣領向她表示“快看,像我這樣纔是真正的好男主人選”。

“可惡,有種被你鄙視了智商的感覺。”

忍足摸摸她的頭,“沒關係,你不是說女孩子不用太聰明,這樣纔不會讓男生自卑嗎?世界這樣就很好了。”

雖然她是這樣說過沒錯,但從他口中複述出來還是讓人好不爽。果然是被鄙視了吧。

被鄙視的她很不高興,於是上補習課的時候都沒心情聽課,而是盯着對面長得不錯的一個男生看。

然後又忍不住把他和自己男朋友做對比。

眼睛小了點,不好看。

臉上居然有一顆痘痘,肯定是玩通宵的遊戲玩出來的。

居然淪落到得上補習班,成績肯定不行。

無論怎麼看,都是侑士完勝啊!覺得自己眼光不錯的世界心情就這樣詭異地好轉了起來,她低頭開始用手機給忍足發郵件。

[前面右轉第二個拐角的紅豆餅很好吃xd下課後我們一起去吃吧!]

發完郵件的她等不到回覆只好無聊地繼續盯着那男生做對比。

唔,這件衣服顏色和褲子不太搭的樣子。

笑起來太傻氣了,不夠優雅。

挑剔着也就這樣將一堂課磨蹭了過去,當鈴聲響起的時候,世界才抱頭苦惱——她又浪費一節課啦,早知道拿來看小說都比看人好。

世界所上的補習班有兩堂課,一堂課一個小時,中間休息二十分鐘。

而現在是休息時間。

她伸了個懶腰,從書包裏拿出一本上星期買卻沒來得及看的小說,手機卻提示收到郵件。

[看窗外]

世界往外一看,就看到提前一個小時出現的忍足侑士——平時他都是等她快上完課纔來接她的。他對着她揮了揮手,手裏似乎拿着什麼。

雖然不知道他爲什麼這麼早到來,但他的出現本身就是一個很大的驚喜。

世界小跑着出教室,胸口所充滿的欣喜讓她直接伸手抱住了他,同時一股熟悉的紅豆餅香味鑽進了鼻子裏。

“雖然我也很想抱住你,不過手上有東西不方便。”忍足的語氣充滿了惋惜。

世界鬆開手,接過他遞來的還帶着熱氣的紅豆餅,眼睛比漆黑夜空的星星還要閃亮,“我會連同你的份一起抱你的。 八零甜妻乖一點 這是你特地給我買的嗎?”

忍足不說話,只是咬着另一塊紅豆餅。

世界覺得他這個雲淡風輕的樣子真是帥死了,就算剛剛那個男生品味提高一百倍換了價值上億的行頭也拍馬都比不上,當然這樣的對比也不排除是她情人眼裏出西施這個緣故。

在啃完紅豆餅後,世界擡頭看他:“侑士你打算一直在這邊等嗎?”她等下還要上一個小時的課,在這裏等的話就太不人道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