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凌辰,是我們尹家的客卿長老,同時,也是赤煉傭兵團的團長。」

在尹武生解釋了一句之後,所有人頓時醒悟了過來。他們一年到頭,基本是都是呆在這縱橫天林之中,只是很少的時間,才呆在家裡。

所以雖然聽說了家族之中多出了一名年輕的客卿長老,但是一直以來,他們都是無緣一見。

不過,不是說那位年輕的客卿長老只是星紋境四重天的修為嗎? 古老的情思 但是現在他們從凌辰身上感受到的那一股氣息,卻是讓他們也是微微有些心驚。

「團長,你怎麼想的。」

尹武生的話再次讓五人一愣。

雖然凌辰是這赤煉傭兵團的團長,而且也的確是家族的客卿長老,在家族裡邊,身份地位和尹武生相等。

但是,尹武生畢竟是達到了星紋境八重天,而且,作為家族之中的一名老牌長老,就算是族長尹雲天,也必須得給他三分薄面。但是現在,他們卻是見到尹武生竟然是頗為有些恭敬的朝著凌辰詢問。

只有尹武生對於凌辰特別信服,才有可能露出這樣的神情。

沒看錯吧?

這到底是什麼原因,竟然是一個已然是活了上百歲的老頭對一個十五六歲的年輕人表現出一副信服的樣子?

要知道,這可是在縱橫天林之中啊。

林明充其量不過就是十六歲,他對於這叢林又是了解多少?而尹武生,那可是活了上百歲的老傢伙了,這縱橫天林不知道進入過多少次了,就算是僅比經驗,也是要比這毛頭小子要多出許多吧。

但是,尹武生竟然是在這種去留的抉擇性問題上詢問凌辰!

現在,這五人都是懷疑,這凌辰是不是族中某個超級大人物的私生子了,竟然是尹武生都是如此對待。

不過讓他們五人再次驚訝的是,凌辰對於那尹武生的詢問,竟然是一副理所應當的樣子。難道不應該謙遜一下,然後讓尹武生長老抉擇嗎?

這傢伙也是太目中無人了吧。

這五人在這個時候不禁深深的為赤煉傭兵團的前途擔憂。

有著這樣的一位團長,對於這支年輕的傭兵團來講,則是一場災難。

五個人對視了一眼,皆是看到了彼此心中的想法。

這傢伙,不適合做赤煉傭兵團的團長!也不能夠做赤煉傭兵團的團長! 不過一旁的凌辰,卻似乎是沒有見到在那五人臉上的神色一樣,只是有些肅然的朝著五人問道:「你們赤火傭兵團,現在距離我們的位置有著多遠?」

雖然對於凌辰非常的不看好,但是這個時候聽到他的問話,而且還在三名長老的注視之下,先前回答問題的那人幾乎是下意識的回答說道:「現在我們的位置,距離我們傭兵團駐紮的位置有著三四千米之遠。」

「有多少人出來尋找援手?」

聞言,那人愣了下,看了一眼尹武生之後,還是說道:「像我們這樣的五人小隊,一共是出來了四支。」

「你們說那嗜血蝙蝠似乎是盯住了你們,已經攻擊了你們兩次?你們怎麼招惹到的他們。」凌辰點了點頭,繼續問道。

這下子不僅是這五人了,就算是尹武生三名長老,和其他的赤煉傭兵團成員在這個時候都是聽出了一些耐人詢問的東西。

凌辰長老……貌似有些不信任這五人啊。

旋即,在他們的心中便是有著一股怒氣!

這五人是赤火傭兵團的成員,每一個傭兵團的成員,在尹府之中都是享有著難以想象的地位。

而他們在縱橫天林之中搏殺巨獸的故事,也是激勵著一代又一代年輕尹府小輩們,懷著無比自豪和慶幸的情懷加入傭兵團之中,為家族做著貢獻。

不過這種怒氣也是下意識的在自己的心底湧出來的一種想法,下一刻,他們便是想到,凌辰現在也是傭兵團的一份子,他也是和自己等人一樣,在縱橫天林裡邊為家族的危機而戰鬥,他同樣不應該受到自己等人的敵視。

而且更為重要的是,他更是自己等人的團長。在之前的兩三天,是他帶領著自己等一群菜鳥,在縱橫天林裡邊,靠著他制定出來的一個又一個的計劃,獵殺了一頭又一頭的巨獸。

如若不是他的話,自己等人在進入到縱橫天林之中后,根本就誤會有著這種收益,而且若不是他的話,說不定在自己的隊伍之中,早就有人因為在山林間的生存技巧太低而喪命了。

林明帶給他們的,不僅僅是一次又一次獵殺巨獸之後的巨大成功感,還有著每一天他們都能夠自我感覺到的那一種進步。

他們臉上頓時浮現出了一抹糾結的神色來。

他們不願意凌辰懷疑這五人,但同樣的,更不願意凌辰被那五人所不理解。

因為,在那五人的臉上,這個時候已然是浮現出了一抹怒容。

「凌辰長老是在懷疑我們?」

聞言,凌辰卻是很實在的點了點頭。

「對不起,因為我是這一支傭兵團的團長,就算是家主尹雲天來了這裡,我也對他進行嚴密的查詢。」

聞言,在那一邊的那些赤煉傭兵團的年輕成員們頓時變得釋懷了起來。

凌辰長老這樣做,不是對那五人的一種懷疑,而是對自己等人的負責。

就連那尹武生三名長老,也是在這個時候讚賞的看了一眼凌辰,然後示意那五人不要激動,只需要回答凌辰的問題就好了。

見此,五人之中,那顯然是為首的一位點了點頭:「的確是不錯,我們遭受了兩次嗜血蝙蝠的襲擊,不過卻不是我們招惹上的它們,而是它們招惹上的我們。」

「在前天的時間,我們在一處據點之中按照往常一般休息,忽然之間聽到了在那山洞之外的天際邊上,有著一群異樣的響動之聲傳出,緊接著當我們走出洞府的時候,便是遭遇了這樣一群嗜血蝙蝠。」

「原本以為在將這一群嗜血蝙蝠趕走之後,事情就已經結束了,但是讓我們沒有想到的是,又過了兩天,那一群嗜血蝙蝠卻又是襲擊了我們。而在之後,我們感覺在我們隊伍身後,似乎都是有著一雙眼睛在盯著我們一樣。我們明白自己已經被盯上了。」

「那一群嗜血蝙蝠有著三四百頭之多,僅僅只是憑藉我們赤火傭兵團的實力,根本是無法將它們全部擊殺的。所以這才想到,分配出四支隊伍出來,然後尋找其他兩支傭兵團的蹤跡,不過我們出來了這麼久,卻也沒有發現另外兩支傭兵團的影子,倒是遇到了你們。」

那人莫名的朝著凌辰看了一眼,卻是發現在凌辰的臉上,有著一抹似笑非笑的神色。

「你在說謊!」

凌辰看著那人,冷笑著說道。

聞言,所有人都是愣了一下,極度疑惑的看著凌辰。

「你憑什麼說我說謊,我有必要欺騙我尹府之人?倒是你,不過是一區區外人而已,到底是如何當得赤煉傭兵團的團長之位的?」

那人毫不畏懼的朝著凌辰看了過去,不過,在其眼中,似乎是有著一抹若有若無的慌亂之色閃過。

「凌辰長老,說說看,你為什麼認為他在說謊。」尹武生朝著兩人看了一眼,神色嚴峻的朝著凌辰問道。

聞言,凌辰看了一眼那人,然後說道:「既然你想要知道我憑什麼說你說謊,現在你就好好的聽清楚。」

「嗜血蝙蝠雖然有著嗜血兩個字,但是除了在其發情期,其餘時候根本就是比較溫順膽小的生物。別說主動的攻擊人類武者了,就算是遇到人類武者,恐怕都會是一瞬間飛離開去!」

說著這話的時候,凌辰的眼睛則是朝著那人瞥了一眼,發現在他的眼中已然是出現了一抹慌亂。

而這個時候在凌辰身後的那些尹府的年輕弟子,在此刻心頭都是有些不相信起來,嗜血蝙蝠的名頭他們也是聽說過,只不過之前他們一直是沉浸在了聽到了有著族人身隕這個消息的悲痛中,所以一時之間並沒有醒悟過來。就算是那尹武生三個長老,都在那一瞬間忽略了此人話中的漏洞。

因為在尹府之中,對於傭兵團的成員,則是絕對的信任,所以即使是發現了他們話中的漏洞,恐怕都會在一瞬間選擇性的忽略了過去。

然而此刻由凌辰將那種漏洞找了出來,赤裸裸的擺放在了他們的面前,卻是由讓他們不得不正視這個問題。

「然而,現在可不是它們的發情期,它們攻擊你們的隊伍,根本就是一件幾乎不可能發生的事情。而且之前我也問了,你們是不是招惹到了它們,可惜的是,你們回答的不是,這樣一來的話,嗜血蝙蝠無緣無故的主動襲擊你們這一件事情,似乎就說不通了。」

那人被凌辰說的啞口無言,臉色通紅。

「還有。」凌辰不咸不淡的說道。

「假使你們真的是被一群嗜血蝙蝠莫名其妙的主動襲擊,而且你們對這一群嗜血蝙蝠也根本無法招架。那麼,之後你又說你們感覺在這一群嗜血蝙蝠盯住了你們,但是你們的傭兵團卻是派遣出了四支五人小隊出來尋找其餘兩支傭兵團的蹤跡。」

「呵呵,我想請問一下,難道你們就不怕派遣出來的小隊遭遇到那一群嗜血蝙蝠的襲殺嗎?若僅僅只是五人小隊的話,恐怕沒有人能夠躲避過一群嗜血蝙蝠的襲殺吧。這樣一來的話,你們傭兵團團長的腦袋裡,裝的是屎嗎?」

凌辰冷冷的說道,目光死死的朝著那人盯了過去。

而不僅是凌辰,在這個時候,尹武生三位長老也是朝著他盯了過去,臉色陰沉得彷彿是要滴出水來。

在凌辰身後的那三十名尹府年輕弟子,也是在這個時候將目光朝著那人盯了過去,神色之間有著憤怒!

這傢伙竟然是對著自己說謊。虧得先前自己還在心中想著要去幫助赤火傭兵團度過這一次的難關,但是這傢伙竟然是對著自己等人說謊啊!這簡直是與背叛無疑。三十個星紋境四重天以上的年輕武者,在這個時候轟然聲間在自己的體內將行星力運轉了開來,形成了一股威壓,朝著那人轟擊了過去。

瞬間,在那人的臉上,便是泌出了一陣細汗。

「還是將真話說出來吧,否則的話,身後的這些小子,恐怕是想要將你們生吞活剝了。」

「哼,在之前他們還想著幫助你們度過難關,但是卻得到了你們的謊言,這對於這些小傢伙來說,簡直就是一種背叛啊,你們也是從這個年紀過來的,若是遭遇到了自己的同伴的背叛,那種心情,你們應該是能夠理解的吧。」

「雖然不知道你為什麼選擇在這個時候說謊,但是現在,你卻是必須要說出實情的真相,這是對你們赤火傭兵團的負責,同樣的,也是對尹府傭兵團成員彼此之間無條件信任的負責。」

尹武生神色陰沉的朝著那人說了一句。

在他的話音落下之後,那人的身體驀然的鬆弛了下去,就像是使勁兒扭乾的一件衣服被放鬆了下來一般。

他用著衣角擦了擦汗水,然後和身旁的另外四人對視了一眼,然後苦笑著看了一眼旁邊的凌辰,然後對著尹武生說道:「此事並非是我們故意說謊,而是因為茲事重大,所以……」

他又是朝著凌辰看了一眼,意思不言而喻。 「如果是需要我迴避的話,我可以離開。」看了一眼那人,凌辰毫不猶豫的站了起來。

他在之前便是看出,這五人在看向自己的時候,明顯是有著一種戒備。

「慢!」在這個時候,尹武生突然是拉住了凌辰,然後沉聲朝著那人說道:「凌辰是我們尹家現在的客卿長老,而且還是赤煉傭兵團的團長,是我們尹家真正親近的人,若是連自己人都是防備,那麼尹家又是用什麼來團結整個家族?」

聽到尹武生的話,在他身後的那一群年輕的尹府弟子,在這個時候神色之間皆是露出興奮。這才是他們所想要的家族氛圍,他們早就已經將凌辰當做是了尹府的一份子,這個時候若是選擇將他拋開,顯然這是凌辰的一種不信任。

而那赤火傭兵團的人在聽到尹武生這一句話之後則是苦笑不已了,遲疑了下,則是朝著凌辰說道:「凌辰長老,之前尹海做錯的地方,還請不要介意,只是因為此事實在是太過於重大,而且在我們出來之前,團長大人則是千叮萬囑,讓我們不要將這一件事情暴露給其他人知道。」

「不過既然尹武生長老說你是可以完全信任之人,那麼在這裡我便是將此事的來龍去脈完全的講給你聽。不過各位,還請記住,此事一定不要輕易的講解給別人聽,否則的話,很有可能給尹家帶來無與倫比的災禍!」

在這尹海的臉上,出現了一種凝重至極的神色來。見此,所有人臉上的神色都開始肅然了起來。

所有人的心頭,都是有著一個疑問,到底是什麼重大的事情,竟然是會表現得如此小心謹慎,而同樣的,在這些年輕人的心中也是升起了一種激動,畢竟就是這樣一件讓他們如此小心謹慎的事情,現在卻是要自己等人參與進其中了。

凌辰朝著尹海點了點頭,神色之間也是無比的肅然。

見到所有人都是點了點頭,尹海則是再次講解了起來。

「其實事情並非是完全像我所說的那樣,而是……」

隨著那尹海的講解,所有人的臉上,都是慢慢的聚集起了那種驚駭的神色,就算是凌辰,在這個時候都是震驚得無與倫比。

而在他旁邊的那另外三個長老,在臉上震驚之餘,則還有著一股振奮!

通過尹海的講解,凌辰他們也算是大致的了解到了事情的真相。

在幾天前,赤火傭兵團無疑之間發現了一個天坑,而且發現在那天坑之中,有著濃郁的星力存在,所以當時有人好奇之下,便是進入到了那一個深坑之中。

撒旦少爺的冷美人 在那深坑之中轉了一圈,卻是什麼有用的東西都沒有發現,但是他卻發現在那四周的山壁之間,竟然是有著一個又一個的山洞,而且那種濃郁的星力,似乎就是從那山洞之中散發出來的一樣。

在他將這一個消息上報給了傭兵團的高層之後,赤火傭兵團的團長便是準備進入到天坑之中去看看,是不是像是此人所說的那樣,那種濃郁的星力,是從那些山洞裡邊散發出來的。

而當他們進入到下方的天坑之中的時候,果然是發現,那種濃郁的星力,的確是從那四周山壁之間的山洞之中散發而出。

所有人都是在這個時候興奮了起來。若是他們一直呆在這種地方,修鍊速度足足可以提升一倍。當然,在他們興奮之餘,他們也是對那種山洞之中的情況產生了好奇。

在那山洞之中究竟是有著什麼?為何會散發出如此濃郁的星力來。懷著這樣的疑問,赤火傭兵團的團長決定對這些山洞進行一次探險。

第一次的探險,他準備了二十人進入山洞之中,其餘的三十人則是在外面接應。

然而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在進入到了那山洞之中不久,在外面接應的那一群人便是聽到了一群慘叫聲,緊接著便是聽到了一陣雜亂的腳步聲以及各種呼喝聲。

沒過一會兒,之前進入到裡邊的二十名赤火傭兵團成員在這個時候便是狼狽的從那山洞之中跑出。

在他們的身上,或多或少的都是有著傷勢存在。而在外面接應的那一群人見此,則是神色大變,然後退後了幾步之後則是死死的盯著在那二十人的身後。

原本他們還想著在那二十人出了山洞之後一起對付那山洞之中的怪物,但是沒有想到的是,跟隨著那二十人進入到了山洞之中的團長,卻是大聲的朝著他們說了一句「快走」!

而就在轉身之時,他們忽然是見到,從那山洞之中,撲稜稜的飛出了一大群嗜血蝙蝠,有著一些直接是朝著那二十人發動了攻擊。其中有著一人直接被殺死,然後被吞噬。另外還有著五人被拖入了那山洞之中,只留下一陣陣慘叫之聲。

在那個時候,赤火傭兵團的團長似乎是沒有感知到身後的情況,只是一個勁兒的催促著眾人快跑!

等到眾人離開了那個天坑,赤火傭兵團的團長才鬆了一口氣,查點了傭兵團的隊伍之後,則是神色悲痛起來。

有這人想要報仇,但是卻被團長壓下。

根據赤火傭兵團的團長所說,在那山洞之中,有著不可抵禦的東西存在。

在那裡邊,有著一頭體型非常巨大的嗜血蝙蝠,應該是這一群嗜血蝙蝠的王者。而按照他的猜測,這一頭王者嗜血蝙蝠,其等級恐怕是達到了魔獸級別!

魔獸!相當於人類武者之中的元魄境!

在整個驍龍城之中,至今都還是沒有元魄境的強者出現,但是現在,卻是在這裡發現了一頭可以和元魄境強者媲美的魔獸存在!

之所以在驍龍城之中地方很難出現一名元魄境的強者。那是因為這裡實在是太過於貧瘠,天地之間的星力太過於匱乏,若非是擁有著逆天的修行資質,基本上都是無法晉陞成為元魄境的強者。

當然,像凌辰這種可以溝通九顆本命星辰的妖孽,那就另說了,他可以直接溝通蒼穹之上的九天蒼穹,然後吸收其上的星力。

這種星力,更加的純粹。

在天地之間的星力,都是在九天蒼穹之上散發出來的而已。

修行資質差一點的,基本上都只能夠依靠天地之間的星力修鍊。只有修行資質高的天才,才可以溝通九天蒼穹吸收星力修鍊。

莫非那一頭魔獸的修行資質非常逆天,竟然是在這驍龍城這樣的貧瘠地方,修鍊到了魔獸級別?

這種情況實在是匪夷所思。

不過,凌辰卻是注意到了一個情況,那就是這尹海說,在那山洞之中,基本上無時不刻都在散發著那種濃郁的星力。

難道是和這有關。

果不其然,之後尹海又是講解說道。那一頭魔獸之所以修鍊到了如今的地步,的確是因為在那山洞之中的那種濃郁的星力的原因。

而且之所以在那山洞之中有著如此濃郁的星力,他們也是找到了原因。

那是因為,在那山洞之中,有著星元晶存在!!!

星元晶!那可是星元石的結晶體,裡邊蘊含的靈氣,較之星元石來講,則是不知道多了多少倍。

這樣說吧,一枚中品星元石相當於一萬顆次品星元石,一枚上品星元石,又是相當於萬枚中品星元石。

而那星元晶,則是比那上品星元石更加貴重的存在。

竹馬弄青梅 一枚拇指大小的星元晶,恐怕就相當於上萬枚上品星元石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