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嵐進來看過她,她知道,只是沒有勇氣張開眼睛來面對現實。

夜越深越寂靜。

房間的門再次被打開,聽到那腳步聲,花囹羅的心猛然收緊。

是花離荒。

心中忽然溢滿委屈與憤怒,很想立刻跳起來質問他為什麼,但心底有著更大的恐慌,她害怕聽到會令她心碎的答案。

花離荒往她床邊坐下來,看了她許久,將她的手持起握在手心裡。

熟悉的感覺疼痛地湧上心頭,就算再掩藏,淚水也忍不住泛濫。

為什麼,為什麼……

無數次想要的答案,此時卻開不了口。

「我知道醒了,囹羅……」喉頭一哽,後邊的話說不出口,他溫暖的手心也驟然冷了。

別說,別說……她忽然一點也不想聽了。

花離荒卻說道:「對不住,我食言了。」

花囹羅沒張開眼睛,她似乎聽見自己的心劃開裂痕的聲音,他也聽見了那聲音傳到了他的胸口。

「只娶你的承諾,無法兌現了。」

她心碎的聲音,撕裂了他的胸口,可是他察覺不到疼痛,只是灼燒得厲害。

「原因。」花囹羅不敢張開眼睛,怕見了他會立刻崩潰。

霸愛成癮:穆總的天價小新娘 花離荒唇角動了動,說道:「皇室婚姻,本就由不得兒女做主。」

「原因!」花囹羅忽然大喊,這理由她之前說過被他反駁得那麼徹底,如今他拿出來說,是不是太過牽強?

「囹羅,無論如何你是我妻子這事不會改變。」

聽了這話,花囹羅忽然睜開眼看著他,眼睛很紅,就算她不願意哭,可是眼淚自發地滴落,可卻坐起來直視他又只問了兩個字:

「原因。」

花離荒眼一閉:「只要娶童天心,父皇會立我為儲君。」

「我問了你三次,你給的答案我都不信,花離荒,我最後問你一次,這次不管你說什麼,我都相信。」 花離荒牙關緊了緊:「我們暫時保持這樣的狀態,你別問,行么?」

「不行。」保持這樣的狀態是指,是要她接受童天心?既然已經開始了這個話題她不想停止,她就要在她覺得最痛的時候問個清楚明白。

「那麼……我回答了三次都是答案。」

「不改了是么?」

「不改。」

她從他手裡抽住自己的手:「好,祝你新婚快樂,順便寫我的休書吧。」

「花囹羅!」花離荒低吼一聲,心口劇烈起伏,咬牙說道,「我絕對不會讓你離開我。」

「你說過的話不算話,我說過的話一定算話,你若娶別人就必須休了我,你答應過的。」

生怕有這一天,可這一天還是到來了。

他給她這麼一個晴天霹靂的結果,那麼她也會直接給他最能擊中要害的回答。知道這話會傷害他,可只有讓他痛了,她才能讓自己不直接被擊潰掉。

「算不算話無所謂,除非我死,否則不管用什麼辦法都會留下你。」

「你當真以為皇宮真能困得住我嗎?」

原來他們真正的吵架,會是以針鋒相對開局。

「皇宮困不住你,但皇宮有困得住你的東西。」

「花離荒!」意識到他想要做什麼,小丑蛋已經落在他的手上,花囹羅冷聲道,「你想做什麼?」

花離荒目光格外暗淡:「皇宮困不住你,但困得住丑蛋青羽鸞翎的命。」

花囹羅努力挺直的脊背,忽然崩斷了,她不可置信看著花離荒:「你贏了花離荒,你成功地讓我連假裝心不痛的力量都沒有了。」

花離荒真想讓她再用樹藤穿透他的胸膛:「我從來就沒輸過。」

花囹羅深呼吸,她以為自己會嚎啕大哭,或哭鬧不止,會打他會罵他,可是居然還能這麼跟他對話。

「花離荒,我就說一遍,以後都不會說,我們之所以會分開,不是因為我不喜歡你,而是你的隱瞞。我不知道你到底是為的什麼,但是就算是為了我好,你現在若不放我走,也會耗掉我所有的喜歡。」

花離荒將丑蛋收入乾坤袋內,表情忽而變得跟以前的花離荒一樣,冷酷沒有感情:「就算你恨我,我也不會讓你走,我一直就這樣,不是么?」

「那麼寧王,您回去吧,此刻不該是洞房花燭的時候嗎?」

言不由衷的諷刺,讓兩個人都被傷害到了。

花囹羅憤然別開頭,花離荒坐著沒動。

他若是敢動,她立刻殺了他!

「寧王。」屋外響起了童天心的侍女碧瑤的聲音,「王妃請您回景陽殿喝合巹酒,早些歇息了。」

花離荒抬頭看向依舊沒有回頭的花囹羅,看她微微顫抖的手指,他的手慢慢捏成拳,卻站起身來。

花囹羅看著他站起來的身影映在床內的牆上,影子不動站著許久,忽而轉身。

一步,兩步……

「不許走。」花囹羅對著那影子低聲道。

花離荒身子頓了下,影子立即剝離她的床面,直到影子完全移開,花囹羅忽然跌跌撞撞下床,抱住他的手臂。

「不許走……」不管剛才裝得有多堅強,可真正面對起來,才覺得脆弱不堪,他一個轉身就足夠擊潰她,「不要走,花離荒這一點也不好玩,別鬧了,我難受……」

花離荒閉上眼,胸口持續被撕裂,可為什麼不痛,他為什麼不痛?此刻他多麼恨自己不能感受心痛,而讓她一個人承受。

他的手覆上她的。

知道他要拒絕,花囹羅雙手無措地抱住他的脖子,慌亂說道:「就算我會死,就算我不得好死,花離荒你不要走……你若走,我還不如死了呢!」

她淚如泉湧,身上的草露通過她的手從他脖子上蔓延開,染了他半臉的綠痕。

兩人都像被丟棄在潮濕陰暗角落裡的布偶,長出了綠色晦澀的痕迹。

可是就算傳過來了也不能代替她承受,她沒有錯他知道,可是他也不能放她走。不讓她走,此刻卻要對她放手。

替嫁甜寵:霍少,別鬧! 「花囹羅,如此離不開,就接受現在的我。」

可好?

日後他定然加倍償還……

她不要日後,她只知道,此刻的自己心痛得快要死了,看他被染綠的臉,想要絕望地嘶喊,如何接受,要她如何接受?!

「你答應過不這樣的,不是說好了的嗎……」花囹羅哭得撕心裂肺,身子慢慢從他挺直如山的身上滑下,癱坐在地上,「你若真的走,我一定會恨你……花離荒我真的會恨你……」

花離荒牙都快咬碎了。

轉身,離開,聽著她絕望的哭聲,胸口她穿透的傷口忽然崩裂開來,血迅速染滿了他的衣襟。

灼燒滾燙,可是,該死的為什麼就不痛?!

暗處的清嵐靠著牆而站,看著花離荒離開,聽著屋裡嘶聲的哭泣,手按在胸口,仰起頭靠在牆上。

到底如何才能讓你不再受傷害花囹羅。

如何才能代替你承受?

為什麼喜歡,反而更容易讓人痛徹心扉?

那一夜,花囹羅哭了整整一夜,然後連續幾天都不願意不讓自己張開眼睛。

腦子因為回憶擁擠不堪,又因為現實狼狽不已,若是知道會有這樣的事,她一定不會選擇醒過來。

妾非賢良 知道她醒著,清嵐將她從床上抱起來。

「泡葯湯。」清嵐讓她的腳先碰了一下水,雖然很燙,可是她沒動。「既然可以承受,我就把你放下去了。」

身子慢慢的浸下熱燙的藥水里,花囹羅咬牙忍著,直到藥水沒過了她的肩膀,縮在體內冰冷的絕望,一點一點被熱水侵蝕著。

皮膚都快燙傷了,可感覺身體里還是異常冰冷。

忽然想起花離荒被帝淵變成小孩時,她也曾將他按在燙人的葯湯里。

……「本王記著今日,你也記著。」

……「行,都快燒沒了的人,是該記住。」

……「可葯湯得泡熱一點的……要不,你忍忍?」

……「你敢……」

……「好了,別生氣了,沒事先跟你說泡葯湯的事,欺負你是我不對。你現在只是個七歲的孩子而已,我上次不也被你看光了,但你是為了救我,所以我也沒怪你啊。」

……「來,我抱你。」

……「抱你啦!自己能行了吧?」

……「不許走。扶著本王泡。」

想到那時候的他,忽然感覺兩人第一次在皇城學堂相遇,已經是好久之前的事情了,回想起來,有太多的回憶。

皇城學堂試練塔內的花妖,玉都的煉玉人,十五歲的生日盛宴,西涼屍魂腹地,幻境地羅殿。

冬季賽事,魂魄之魔時,大西門魂飛魄散,大叔那兩人再遇,他假扮驕陽,司馬堡的宿獸夜,空境白湖對抗朽白,他體內養了宿獸。

清除他體內宿獸的朔月夜,他騙她領了連理捲軸,到兩人說好了在一起,成婚儀式,她刺傷了他,到今日他娶了童天心……

…………

……我不為王,只娶一妻,我若為王,只立一妃。

………………

……「因為我不知道你還會不會娶別的女人,所以我現在不能有孩子,不然到時候根本就沒辦法離開……」

……「離開?你時刻做好這樣的打算?」

……「我……」

……「你根本就沒相信我?」

……「我沒有不相信你,但是你這樣的家庭,你父母……」

……「我說過跟他們無關,誰也勉強不了我,你不是也說交給我了么?」

……「但是萬一……」

……「你是守著那個萬一跟我在一起的么?離開,你時刻都在做那樣的打算?對么?」

……「我只是做最壞的打算罷了。」

……「那你知道我最壞的打算是什麼……輸了天下有你又何妨?」

往往越是害怕的事情,就越會發生,如今還真的是應驗了。

是不是她沒那麼不安的話,也不會走到今天?

……「你能不能稍微考慮一下我的處境?」

……「處境?如果是擔心我會有別的女人這樣的處境,那就算童天心走了,你還會擔心再有別人,那你是不是要懷著離開我打算一直這麼過下去?」

……「至少,你讓我安心一次成嗎?」

……「童天心讓你那麼不安心是么?你等著。」

……「你要幹嗎?」

……「既然你覺得她是我們之間的障礙,那我必須要剷除了她,你覺得誰是阻礙,我就會讓那阻礙完全消失,讓開。」

當時是不是應該聽他的話,就讓他把童天心從他們的生活里消除掉!

花囹羅心裡自嘲道,果然是憤怒了花囹羅,所以已經恨不得讓童天心消失?

可是最終,她什麼都沒做得了。

……「對不住,我食言了。只娶你的承諾,無法兌現了。

即便聽到他這麼說,她回應他的,不過是要他休了她,不過是讓想他放她走,不過就是想讓他回頭。

可是,花離荒已經不會再聽她的,不會再是她的唯一,她也一樣成為不了他的獨一無二。

……「花囹羅,如此離不開,就接受現在的我。」

接受?接受他娶別人,接受與別的女人分享他的愛?要像後宮里的女人費勁心思,拚命地去爭取他的寵愛么?

還是說,她應該相信他會只愛自己,不愛別人……他娶童天心是為了她,所以她應該體恤他的良苦用心,去說服自己,就算有別的女人,他依舊只愛她…… 葯湯不燙了,身體慢慢能感受到一些暖意。

原來太燙了,並不會覺得溫暖,溫度要適合反而才能容易被身心接受。

花囹羅長長舒了口氣,靠在木桶邊緣,藥草的味道充滿了鼻息。

忽然想起青羽鸞翎在以為花離荒要娶童天心的那日,給她寫的信竹信。

……囹羅,如果你很喜歡一個人,會不會接受做他的妾?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