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錚臉色瞬間冰冷一片:「這樣說,你是準備反悔了?」

血魔哈哈大笑,癲狂到了極致,如瘋子一般:「來啊,動手啊,用你手中的三件帝器將我打碎吧。我不反抗,快點!」

血魔說罷,真的撤掉了防禦,任由洪錚逼近。

外界眾人,一個個面色大變,血魔很明顯是反悔了。

詹璇璣陰森森的說道:「上古血月族,難道真的就只有這點水準嗎?出爾反爾,也不怕天下人唾棄?」

血月神王冷笑著說道:「洪神候若沒有借血液之力,他會是我族神子的對手嗎?這不公平,我覺得這場戰鬥無效。」

「我也覺得無效,有種叫洪神候不用動用禁忌血液。」鄧三嘆說道,他是鐵了心,要加入到血月嶺的陣營了。

血魔哈哈大笑,披頭散髮的,靠近的洪錚,指著自己的腦袋:「來,動手,拿這桿矛,洞穿我的腦袋,快點。」

「洪神候,不要衝動。」詹璇璣嘆息一聲,喊道。

一旦殺了血魔,血月嶺第二批回歸的人,將以一種無敵的姿態,抹平中域。最後可能只有三大帝宮才能夠生存。

以他的性格,非常想一矛擊穿他。

但他必須要為白帝宮考慮,為東荒考慮了。

他腹部中的血液燃燒到了巔峰,而後氣息不斷的衰落,修為不斷的倒退。現在就算是想殺他,也無能為力了。

轟!

他一拳轟在了血魔的腦袋上,將他的顱骨都是打的塌陷了下去。血魔的身軀被擊飛,撞碎了一座大山。而後咆哮連連,要向洪錚撲殺而來。

洪錚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而後退出了虛空戰場,修為徹底的回歸了平靜。血魔從其中跨了出來,擦了擦嘴角的鮮血,指著洪錚:「洪神候,我必定要誅你九族!」

詹璇璣問道:「你們現在到底想怎麼樣,千萬不要挑戰我的耐心。」

血魔道:「三個月後,繼續再挑戰,允許你們動用帝器,此次的結果不算。三個月後,如果能戰勝我,我絕對實現諾言,血月嶺閉關不出!」

詹璇璣等人商量一番,而後點點頭:「好。」

一瞬間,洪錚失望到了極致。

東荒的高層,就只有這點血性嗎?這樣的人維穩東荒,東荒還談什麼崛起?他忽然覺得非常的疲憊,什麼也不想說,轉身走遠。眼中沒有絲毫的光澤,有的只是灰暗。

他忽然有些悲哀。

一個血月嶺,東荒動用手段,絕對能夠抹去。但他們擔心血月嶺第二批人馬回歸,所以選擇了妥協。

他們太天真了,以血月嶺的尿性,第二場征戰就算是東荒贏了,他們依舊會反悔。血魔為了崛起,根本就不在乎什麼諾言,什麼臉皮。

但是他沒有任何辦法,他的實力太弱了,連話語權都沒有。

白帝宮中,洪錚看著白鴻機,白龍象等人,自嘲的笑了笑:「我有些累了,先有要事去了。」

他的背影很孤單,蕭索。

似乎這片天地,只有他一個人在踽踽獨行。

白玉涵,蘇慕婉看著他的背影,不知道為何,有了那麼一瞬間的心疼。

「多麼相似的一幕,十年前,那個人孤立無援,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通天之王殺來,而沒有任何的辦法。」蘇慕婉眼中出現了霧氣。

「有那麼一瞬間,我好像從他的身上看到了小哥哥的影子。」蘇慕婉喃喃自語,淚如雨下。

中域第三環,洪錚來到了閻廣王的道場中。

閻廣王座下,有一片輪迴古地,諸多大能都會選擇在此地進行最後的復甦。這是一處鬼蜮,黑色的山峰,黑色的大地。被黑色霧氣遮籠了,眸光都難以洞穿。閻廣王的道場與青帝宮,隔著百萬里,一個在極南,一個在極北,二人井水不犯河水,遙遙的對峙著。

「閻廣王,還請一見。」洪錚站在黑霧的邊緣,看著黑色的群山萬壑。

黑霧自主分開,一道黑色的光芒大道從遠處鋪展而來。洪錚踏入了上去,光芒大道之下,人影綽綽,都是陰森厲鬼,張牙舞爪的看著洪錚,眼神凶戾。

他一路前行,很快就來到了一處山峰下。那裡盤坐了一個中年人,非常的普通,看上去就如同凡人一般,身上沒有任何的法力波動。

但洪錚知曉,此人就是閻廣王。

傳說此人乃是一隻厲鬼修鍊成功的,最後化生出了血肉。洪錚當初打聽到閻廣王的消息時,非常的震驚。

一隻厲鬼,能修鍊到神王的境界,那麼他的生前,該有多可怕?

「洪神候。」閻廣王笑了起來,非常的和煦,讓人如沐春風。

「閻廣王。」洪錚恭敬的行禮。

閻廣王擺擺手:「不用客氣,你看我這地方怎麼樣?」

洪錚一愣,而後向四周看去。

到處都是黑色的基調,黑霧中,有幾道眸光非常熾盛的黑影正看著他。他們散發出的氣息,居然絲毫不比白鴻機弱上多少。大地上如同人的孔竅,在一張一翕著,噴薄出了煞氣。那些厲鬼就是靠這煞氣修鍊,如同修士截取天地精氣一般。

忽然,他面色凝重了起來,因為他感應到地面中埋葬了什麼,神威若有若無,非常的浩蕩。 第六百八十五章巨大的手臂

「地下埋葬了什麼?」洪錚問道。

「一根巨大的胳臂,就是它釋放出了鬼氣,我座下的生靈,都藉此修鍊。許多年前,我也是靠此修鍊成功的。」閻廣王說道。

「說來也可笑,我至今不敢去接近這根胳臂,太可怕了。一靠近,我就感覺肌體要被撕裂。」閻廣王自嘲一笑。

洪錚徹底的震驚了,一根手臂就讓閻廣王修鍊到了神王境,那麼這胳臂,到底有多可怕?

「說吧,來找我什麼事?」閻廣王問道。

「出雲古皇是在你座下轉世,進行最後的復甦吧?」洪錚問道。

閻廣王點點頭:「我與她有一點淵源,當初她轉世的時候與我交代過,說最終要來此地進行最後的復甦,我也就同意,現在正在輪迴古地中。她非常不凡,非常有希望衝擊帝位,但需要漫長的時間。」

洪錚有些驚喜:「她……現在怎麼樣了?」

閻廣王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隨後說道:「正在輪迴古地內,我帶你去看看吧。」

他手一揮,遠處的黑霧瞬間潰散,露出了一口巨大的湖泊。在湖泊中,沉浮著幾具古棺。其中一具,正是李輕依的。

這湖泊非常的玄奧,有輪迴之光在閃耀,當中盛滿了靈液,古棺皆是在汲取其中的力量。

李輕依在其中非常的安詳,氣息在緩緩的提升。身穿鳳袍,黑髮如瀑,面頰紅潤。

「還有三個月,她就能完全的復甦了,登臨通天大境,若是狀態好,沒準還能夠沖入到通天之王的境界。」閻廣王說道。

付費媽咪帶球跑 洪錚點點頭,隨後將目光看向她旁邊的幾具古棺。但都被蒼茫霧氣遮籠,根本看不清裡面的人。

「那幾個都是遠古隕落的大能,在此地轉世許久了,都會相繼出世。」閻廣王解釋道。「還有一具你們斗戰王族的人,還未出世,就夭折了,借這個地方復甦。」

洪錚再次向閻廣王行了一禮:「感謝前輩。」

閻廣王擺擺手:「你來此就是這個事情嗎?」

「嗯,看看她。」洪錚說道。

閻廣王笑了笑:「天地劇變越來越嚴重,這個時候復甦,也不見得是好事。這處輪迴古地非常的神異,我接管此地前,從這裡逃出去過七個魂魄。那些都是大魔,真害怕他們回來」

「七個魂魄,非常強大嗎?」洪錚問道。

「非常強大,非常有可能轉世去了,一旦蘇醒前世的記憶,那就是滅頂之災。」閻廣王說道。 長城守衛軍的誕生 「根據我的觀察,那七個魂魄都是一體的,也就是說,是一個恐怖強者的三魂七魄的魄!」

洪錚嘆息一聲:「形勢越來越嚴峻了。」

「是啊,東荒這一次,可能扛不下去了,甚至這個世界都會被毀滅。」閻廣王說道。

洪錚正準備離開的時候,忽然感受到地底深處傳來了一股奇異的召喚感,讓他全身的血液都是在沸騰。

那種感覺,就如同分開了億萬年的好友見面了一般。

「閻廣王前輩,我還有個不情之請。」洪錚再次開口。

「說來聽聽。」

洪錚指了指地面:「我想下去看看。」

閻廣王一怔,眸子隨後亮起了神光:「你可要想好了,我都不敢下去。一旦靠近,身軀就會被撕裂。那根胳臂,我曾遠遠的見過一眼,給人一種大帝的感覺,但又不像大帝。」

「沒事,有危險我會退出來。」洪錚說道。

「那行吧。」閻廣王說道,事實上他非常的欣賞洪錚。虛空戰場一戰,他也全程觀看。如果不是他修鍊的功法與洪錚不同,他甚至想收洪錚為弟子。

地面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黑色漩渦,有淡淡的金光釋放。頓時,那些陰森厲鬼瘋狂的退後著,尖叫著。

洪錚跳入了進去,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個巨大的通道。微弱的金光照耀在他的身上,他居然感覺很舒服!

閻光芒看到這金光,只有一種感覺,那就是全身都要被撕裂了一般。

「這到底是什麼金光,怎麼如此的可怕?」閻廣王喃喃自語,他曾經邀請白鴻機,詹璇璣等人都來看過,都認不出。並且那金光,還差點將白鴻機灼傷!

但眼前這個年輕人為什麼沒事?

隨著洪錚的深入,金光越來越耀眼,到最後,幾乎讓他睜不開眼睛。但他沒有絲毫的不適感。有的,只是通體舒泰,感覺全身的孔竅都張開了。

過了足足五六個時辰,洪錚才到達了底部。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個巨大的天地。眼前的一幕讓他的瞳孔狠狠的收縮。

一隻巨大的手臂如山嶺般,橫亘在那裡,幾乎都矗立到了雲霄中!粗壯無比,足有數十萬里高,比洪錚所見過的任何大山都要大!甚至掌控之地都要巨大,蔓延無盡遠。手臂呈金色的,掌指前方,有一個巨大的光洞,不知通往什麼地方。那裡面的金光更加的可怕,像是光的海洋一般。

萬丈金光中,有一縷黑霧筆直衝天,似乎在腐朽,沖入到了地面上,形成了閻廣王等人修鍊的黑氣!

這縷黑霧與金光相比,微不足道。

這手臂齊肩而斷,而是被利器給硬生生的切開。斷口處,流出了鮮血,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金色湖泊。拇指大小的光點不斷的升起,聚攏在一起,形成了金光!

「這到底是誰的胳臂?」洪錚呆愣在了原地許久,緩緩的靠近,抬起頭,胳臂聳立到了雲霄中,一眼望不到頭。

金光濃郁到了極致,如太陽一般。

閻廣王的神念探入到了其中,接觸到金光,神念滋滋作響,被灼傷了!他神念掃動,當看到洪錚站在手臂下方的時候,震驚在了原地。

「他怎麼不怕那金光?他為何不怕那金光?」閻廣王呆愣住了,眼中出現了驚駭之色。他是何等人物,很難有事物能撼動他的心緒。但此刻,卻是被震驚在了原地。

洪錚四處查看著,隨後發現地面上刻了一個名字——少昊來此一觀!

名字的前方,出現了兩行腳印,徑直的通向掌指處的光洞。 第六百八十六章域外金光

他順著腳印向前方走去,隨後又發現了一個名字——太無來此一觀!腳印多了起來,而後他發現了東皇太一的名字,還發現了一個令他陌生的字跡,那是南國魔族的文字——南國,帝無殤來此一觀!

南國,帝馱天來此一觀!

這是南國的馱天大帝!

洪錚心中震撼連連,看來只有大帝才能靠近此地。這金光到底是什麼東西,為何只有大帝才能靠近?

洪錚想了想,在手臂之下刻了一行字——東荒洪錚,來此一觀!而後,他順著手臂,向掌指處走去,因為在他的視線中,所有的腳印,都消失在那個地方。

以他的速度,也走了十天,才來到了掌指處。巨大的光洞可怕到了極致,那裡面就如同光的海洋一般。所有的腳印,在這處光洞前消失了。

洪錚手臂伸到了光洞之外,一瞬間,就感覺手臂刺痛起來。光洞之內的金光照耀在他的身上,幾乎要將他給焚毀!

但還能夠堅持住,並不是不能堅持。他推算了一下,自己能出去半刻鐘作用。而後,他猶豫了一番,飛到了光洞中。

在他的視線中,到處都是金光,那是一處截然不同的天地。充滿了各種與東荒,南國都截然不同的能量!

「新的天地嗎?」洪錚已經麻木了,但還是快速的向前方飛去,他想看看,前方到底是什麼。

金光照耀在他的身上,他只能夠在這裡待半天的時間。隨著他的動作越來越快,他離此地越來越快。

但還是沒有脫離出光的海洋,什麼都沒有。他向四周看去,非常的蒼茫。他嘆息一聲,再不回去,就晚了。而後他開始轉身。

當他看清楚自己飛出來的地方時,他如遭雷擊的呆愣在了原地,只感覺顛覆了自己一生的觀念!

傷口!

自己飛出來的地方,乃是一個巨大的傷口!

或者說,是腹部中的一個傷口,似乎是被那手臂硬生生撕裂的。在傷口的周圍,還有破碎的衣服,鮮血已經乾涸,衣衫被扯出了一個大洞。

「天缺老人與天魔大帝說的都是真的!都是真的!我們處於一個巨大生靈的體內,處於他的丹田中!這金光,根本就是巨大生靈所處的世界中的光芒!只有大帝才能夠承受這光芒的照耀!」

「但是我為什麼可以!」洪錚幾乎是咆哮著自言自語。

哼!

他時間快要到了,金光已經讓他產生了痛楚感。他失魂落魄的往回走,看到了那破碎的衣角。

已經被鮮血染黑,一角布條已經搖搖欲墜。就連這衣角,都給他一種帝器的感覺,能輕易將他的身軀斬斷!

「我們如此的卑微嗎?」

「只是一個巨大生靈體內的寄生蟲?養分?細胞?」

「我不甘!」

洪錚看著那一縷布條,一拳轟在上面。

轟的一聲,發生了大爆炸,但那縷布條也被打落,飄入到了大手中。咔擦,那布條居然將大手切出了一個巨大的口子!

金光如火山爆發了。

洪錚眼眸再次一縮,拾起了那布條。雖然是布條,但卻非常大,如同天幕一般,有帝威在擴散。

「我們多渺小,人家身上穿的衣服,都快堪比帝器了。」洪錚將布條拾起,感覺非常的沉重,自嘲的笑了笑。他祭出了仙魔龍齒棍,將布條裹在了上面,形成了一桿大旗。神力灌入到了其中,頓時,大旗將虛空都是割裂了,威力浩蕩到了極致。

他一陣的發獃,隨後不斷的苦笑。

「一定要打出去。」許久之後,他眼中出現了堅定之色。如果沒有那金光的照耀,他絕對能夠衝出去。但外界的光,與內部的光,完全就是一個天一個地。手臂上散發出的金光,他能承受,外界的,他根本承受不了。

他重新看向手臂,上面的金光與外界一比,就微弱了許多。不僅不能對他產生傷害,還能讓他全身孔竅都張開。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