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一龜簡單的吃了一些東西就開始聊天了,雖然風玄龜沒法說人話。

兩人聊著聊著風玄龜突然對著何劍笙叫了起來,不斷用四肢拍打何劍笙。

何劍笙看向風玄龜,風玄龜將自己的右肢咬破,沖著何劍笙叫。

趙晴道,「他應該是想和你簽訂契約了,你也把手掌割破吧。」

何劍笙將自己的手掌心割破,風玄龜嘟囔了兩句,兩人的血交匯,一個五芒星圖案出現,血液進入其中,接著五芒星的圖案消散,何劍笙和風玄龜之間多了一層莫名的聯繫。

何劍笙的腦海中多出一道聲音,「終於能夠跟你交流了。」

何劍笙驚喜道,「你能說話了?」

風玄龜搖搖頭,「我只能通過契約和你交流,我想要說話還需要吃一種名叫化音草的東西,這樣子我就可以跟你交流了。」

何劍笙道,「這個化音草我知道,我們學院內有,回去我就給你買一個。」

趙晴在一旁看著一人一龜笑了笑,趙晴的腦海中浮現出今天他看到的玄獸影子。

獅身,鷹頭,兩隻碩大的翅膀,長長的尾巴在身後搖晃。

獅子的身體,老鷹的頭,寬大的翅膀,你應該就是獅鷲吧,而且是獅鷲中的強者。

等到明天,我就要去征服你,讓你做我的夥伴,和我一起在天武大陸中闖蕩!

南大陸,北方,冰湖。

玄葉帶著劉默默和小雪狐來到了冰湖這裡,玄葉看向冰湖。

這個冰湖在寒冷的北方沒有凝結的跡象,時不時還散發出刺骨的寒氣。

玄葉道,「這是千年寒冰髓,你們兩個跳進去修鍊,不可以用冰元力護體,要讓寒冰髓鍛煉你們的身體。」

劉默默看向千年寒冰髓,打了一個冷顫,「可是,那麼冷,我會被凍死的。」

玄葉出現在劉默默的背後,推了一把,「哪來那麼多的廢話。」

劉默默被玄葉推進千年寒冰髓,劉默默的心中充滿了絕望,完了,要被凍死了。

掉進千年寒冰髓中,第一感覺是寒冷,接著這股寒冷的感覺就消失了,千年寒冰髓就像是普通的水一樣。

劉默默和小雪狐不斷的吸收千年寒冰髓的力量,玄葉在外面看著笑了笑,「千年寒冰髓釋放出的力量是寒冷的,但是又有多少人知道他並不是寒冷的呢?」

未完待續。 姜雲卿靠在桌邊,手指輕敲著桌面,半晌后才說道:「讓福冬留意一下,看齊王私下有沒有和朝中哪位皇子或是朝臣來往,還有李嬋,找機會試探一下她對於儲君人選的看法。」

徽羽神情微怔:「小姐是說,齊王府也有參與奪嫡?」

姜雲卿笑了笑:「十之八九,除了這個,我想不出來他們有什麼理由要故作疏遠朝政,明明富貴企及,卻不被外人知曉。」

「可是…」

徽羽遲疑:「齊王好像一直都沒有與誰來走的太近?」

「不是一定要經常來往,才能顯示彼此親密,有些時候看似疏遠、甚至毫不相關的兩個人,實際上暗地裡才是最密切的,反倒是一些平日里看著十分親密的人,反而有可能各懷鬼胎……」

姜雲卿說到這裡的時候話音一頓,腦子裡劃過道什麼,可是那念頭卻是轉瞬即逝,讓她一時間沒有抓住。

「小姐?」

徽羽見她說道一般突然走神,不由開口問道:「您怎麼了?」

姜雲卿皺眉搖搖頭:「沒什麼,反正讓人去仔細查一查,包括所有和齊王府有所往來的人,不管身份高低,一個都別放過。」

徽羽正色道:「奴婢知道了。」

……

李嬋身邊換了貼身丫環的事情,除了姜雲卿外,根本沒有驚動任何人。

穗兒按照姜雲卿的吩咐,減少了去見碧心的次數,反而特地讓人捎了些藥丸和一些貼心的物件給碧心送去以表祝賀,也告訴碧心往後兩人來往的事情要低調些,免得被李嬋知道之後會生出不滿。

碧心這才知道,原來姜雲卿已經發覺李嬋表裡不一的事情。

她感激姜雲卿和穗兒的體貼,心中更加偏心姜雲卿,在給穗兒回信的時候,不自覺的便將李嬋的一些事情告訴了穗兒。

穗兒在回信時帶上了几絲憤憤之意,言談間提起碧心的賣身契,說姜雲卿會替她解決,這讓碧心更加放心,徹底歸心於姜雲卿。

……

而另外一邊,李廣延這邊出了宮之後,也並沒有急著懲戒李願。

他似乎是有所打算,只是安靜在府中待著,照常讓李願替他做事,一邊暗中收束李願手中的權利,一邊不著痕迹的打探著奉天府大牢里周姑姑那雙兒女的事情。

只可惜錢玉春防的太死,他的人根本就混不進大牢,而就算有人想要藉機探視,也被府中衙差以各種理由擋了回來。

過了幾日,當得知璟王府的人開始頻繁出入奉天府,甚至有意接手調查京中之前囤糧一案時,李廣延便再也坐不住,在得知璟王的人已經查到了死去的賴三一家后,李廣延便知道他不能再等。

這一日,李願辦完了李廣延交代的事情,趕回三皇子府後,站在書房裡向李廣延回稟著這段時間的消息。

「殿下交代的事情奴才已經辦好,南邊該打點的已經全數打點好了,不會生出什麼亂子來,至於京城裡面,奴才也去見過了幾家商行的主人,與他們說好了年後合作的事情。」 清晨,風玄龜跳進河中抓捕了一些龍鬚魚給兩人吃當然風玄龜他自己吃的最多。

兩人一龜再次上路,趙晴問道,「風玄龜,你知不知道獅鷲在什麼地方?」

風玄龜聽到獅鷲立刻嚷嚷了起來。

何劍笙翻譯道,「風玄龜說獅鷲住在山頂,那是個危險的傢伙。」

趙晴點點頭,風玄龜又嚷嚷起來,何劍笙翻譯道,「他勸咱們不要趕往獅鷲的住處,那些獅鷲很壞。」

趙晴道,「我要去收服那隻獅鷲,你們害怕的話可以先離開。」

何劍笙對著風玄龜道,「風玄龜,你慫不慫!」

風玄龜立刻叫了起來,何劍笙笑道,「不慫那就跟著我們一起去打獅鷲!」

趙晴將自己的神識探入空間戒指內尋找化音草,這樣子看他們交流真是太累了。

這一次臨走之前,蒼輝院長給趙晴了很多東西,趙晴依稀記著有兩顆化音草。

寵妃妖嬈:撲倒腹黑王爺 找了半天,趙晴找到了化音草,拋給風玄龜。

風玄龜一口咬住,吃了下去,何劍笙連忙道,「趙晴,你給風玄龜吃了什麼啊。」

趙晴道,「不用擔心,那個是化音草,這樣子他就可以說話了。」

風玄龜道,「我,哎,我可以說話了,哈哈哈哈,我可以說話了!」

風玄龜興奮的跑來跑去,何劍笙笑道,「都說王八跑得跑,這回我信了。」

風玄龜跑到趙晴身邊,「你剛剛說你要打獅鷲對吧,我們走,我的龜殼早已饑渴難耐了!」

風玄龜跑到前面,趙晴笑了笑跟了上去,何劍笙快哭出來了,「我的天,我的風玄龜瘋了。」

很快,就要到達山頂了,這裡的狂風更多了。

何劍笙施展次元衣保護眾人,成功抵達山頂。

山頂之上只有一顆參天大樹,獅鷲聚集於此。

一隻獅鷲飛了過來,看著兩人一龜,「人類和風玄龜,你們來這裡幹嘛?」

趙晴道,「我想讓你們的其中一隻做我的夥伴,我想帶他走。」

獅鷲看了看兩人對著後面的獅鷲吆喝起來,「快來看,有人類想要帶我們離開這裡。」

很快,獅鷲們聚集到了這裡,看著兩人一龜,之前的獅鷲道,「喂,別說我不照顧你們,這次我可是通知你們了,這個人類要帶走誰他自己決定。」

說完,這隻獅鷲死死的盯著趙晴好像再說,你不帶我走,你就死定了。

趙晴看了半天也沒有發現昨天的那隻獅鷲,趙晴看向參天大樹,那上面趴著一隻獅鷲,獅鷲的頭頂有一金色的羽毛。

趙晴抬起手指向那隻獅鷲,「我想帶他走。」

趴在大樹上休息的獅鷲站了起來,拍打著翅膀飛了過來,看著趙晴,「人類,你想帶我走?」

趙晴點點頭,之前的那隻獅鷲笑道,「太好了,有好戲看了。」

金翎獅鷲道,「可以,前提是你能打贏我。」

趙晴毫不猶豫道,「好,來吧。」

獅鷲們讓開,給趙晴和金翎獅鷲留下空間。

金翎獅鷲看著趙晴,「就那麼有信心贏我?」

趙晴道,「沒有完勝你的把握,但是我有信心與你一戰!」

金翎獅鷲飛向半空中,「人類,拔劍吧。」

金翎獅鷲剛剛說完,對著趙晴打出三道風刃,趙晴瞬間抽出龍鱗劍,抵擋。

接連打斷三道風刃,趙晴的內心也笑了起來,「他果然就是昨天的那隻獅鷲。」

趙晴跳向金翎獅鷲,金翎獅鷲向上飛向,讓趙晴的攻擊落空。

金翎獅鷲的空中元力聚集,對著趙晴打出一道攻擊。

趙晴迅速躲開,「要小心了,青雲劍法!」

趙晴腳踏虛空跑了上去和金翎獅鷲對打。

一劍劈去,金翎獅鷲抓住了趙晴的龍鱗劍,「沒有人告訴你,獅鷲最強大的武器之一就是爪子嗎?」

金翎獅鷲將趙晴的劍死死的抓住,將他從趙晴的手中搶走扔向地面。

金翎獅鷲道,「沒有了佩劍,你輸了。」

趙晴笑道,「誰告訴你,我沒了劍就沒有其他的攻擊手段了,七星拳法。」

趙晴揮舞雙拳對著金翎獅鷲砸去,趙晴的拳法就像有節奏一樣,每一次都能讓金翎獅鷲倒退。

於此同時,趙晴的腳下隱約有了一個北斗七星。

第四拳,第五拳,第六拳。

金翎獅鷲抓住趙晴的左拳,趙晴道,「你不該讓接連打出六拳的,最後一拳,小心了!」

七星拳的奧義在於一步一拳,七拳且不能打斷,如果被打斷了那就沒意義了。

接連打出六拳,第七拳蘊含著強大的力量。

趙晴第七拳砸去,金翎獅鷲翅膀護住身體,獅鷲守護!

趙晴一拳砸去,兩道青光觸碰發生了爆炸。

金翎獅鷲的翅膀受傷墜落下去,趙晴也摔了下去。

趙晴站起來,左拳緊握盯著金翎獅鷲,剛剛的第七拳不僅傷了金翎獅鷲同時也傷了自己。

金翎獅鷲緩緩站了起來,他的翅膀受傷無法讓他飛行了。

風元力聚集在金翎獅鷲的口中對著趙晴射去。

趙晴將聲音的風元力聚集在雙臂硬生生的接下這一擊。

趙晴的衣服損壞上半身裸露著,他的雙臂也開始流血,趙晴大口喘息著。

金翎獅鷲的呼吸也變得急促,很顯然剛剛那一招耗費了他許多的元力,這一招的名字叫獅鷲之光,耗費大量元力對著目標發出攻擊。

趙晴怒喝一聲,衝到金翎獅鷲面前,一拳砸在金翎獅鷲的身上。

金翎獅鷲倒退了兩步,倒下了,趙晴笑道,「我贏了,哈哈哈。」

笑聲戛然而止,撲通一聲趙晴也倒下了。

獅鷲們飛到兩人的身邊,何劍笙拿出丹藥分別餵給金翎獅鷲和趙晴,並且拿出藥水在他們的身上塗來塗去。

獅鷲看著趙晴和金翎獅鷲道,「沒想到老大被打倒了,這個人類真厲害。」

一開始就出現的獅鷲走到兩人面前,「人類,你把這傢伙放到我的背上,你和那隻風玄龜也可以上來。」

何劍笙小心翼翼的將趙晴放了上去,何劍笙坐上去風玄龜被他抱在懷中。

總裁的祕密前妻 獅鷲帶著兩人一龜飛向參天大樹,下方的獅鷲們將金翎獅鷲抬到參天大樹底下給他療傷。

何劍笙道,「你這是要帶我們去什麼地方?」

獅鷲道,「我們獅鷲一族有一個規矩,如果有人能夠戰勝我們,他就有資格沐浴這顆樹的精華。」

到了樹頂這裡的空間很大,猶如一個盆狀,裝滿了綠色的汁液。

獅鷲道,「這裡是我們每個獅鷲成年了都會來這裡泡,你把他剛進去吧。」

獅鷲落下,何劍笙將趙晴放進綠色的汁液,獅鷲道,「這個汁液可以幫助我們更好的領悟風的真諦,對你來說是沒有用的,我可以感受到你身上的空間氣息。」

未完待續。 何劍笙坐在一旁看著趙晴,風玄龜幾次想要跳進綠色汁液中都被獅鷲攔下來了,無奈之下,何劍笙給風玄龜下了一個禁制導致風玄龜無法動彈。

沒多久金翎獅鷲就從昏迷中醒來了,經過同伴的治療他的傷勢也好了,翅膀也能從新舒展開來,翱翔於空中。

至於趙晴,直接混迷到了下午原因是,太舒服睡得很香,不願意醒來。

趙晴和金翎獅鷲站在一起,開始締結契約。

我趙晴願用我的生命去保護我眼前的夥伴,如果有人要奪走他的生命,就先踏過我的屍體!

我金翎獅鷲願意用我的生命去保護眼前的夥伴,我將誓死捍衛我們的契約!

一個金色的獅鷲頭像浮現在兩人的面前,兩人的鮮血融入其中,接著獅鷲的頭像消散。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