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現在不怕苦不怕累,就怕自己掌握不了自己的命運,他不希望像上次那樣,面對博薩毫無還手之力。他要變強,他需要一個人幫助自己訓練,幾乎下意識的,蘇寧就想到了一個人——魔獸武僧!

現如今,蘇寧能夠找到有資格教導他的,也只有魔獸武僧了。文曲星將軍日理萬機,有很多事情需要他去處理,怎麼可能教自己,剩下的實力不錯的武者,實力最強的就是這魔獸武僧。

蘇寧剛一想到,就迫不及待的去找魔獸武僧了。他確實感到了時間的緊迫,因為距離半月之約只剩下了十三天,而他現在的身體依舊不怎麼強悍。

魔獸武僧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小皇子殿下,一陣錯愕,什麼時候自己這麼受重視了?

蘇寧誠懇的說道:「武僧侍衛長,你知道我半月之後有一場決鬥,所以我希望你能夠幫幫我,訓練我成為一名合格的武者!」

武僧聽了蘇寧的話,全身戰慄,顫抖的來到蘇寧面前,嘴中喃道:「神之子……神之子……殿下您就是神之子啊!」

蘇寧看著這個大個子獨自喃喃的表情,感到十分滑稽,笑道:「什麼神之子啊?」

「殿下還記得我曾經說過都涼山的神嗎?」魔獸武僧十分激動,「您還記得那神之子預言嗎?」

神之子預言?經魔獸武僧一提醒,蘇寧忽然想起來了。蘇寧聽魔獸武僧說過,他好像記得那預言大概的意思是說,魔獸武僧會輔佐文曲星將軍,期間會指導神之子走上強者之路!

「你認為我就是你一直等的那位神之子?」蘇寧帶著笑意,反問魔獸武僧。

武僧咽了口唾沫,「是的殿下!您來這裡請我教導您,根據那神之子預言,您就是神之子啊!」

神之子預言?!哼!蘇寧心中冷笑,他連神都不相信,還會相信這狗屁神之子預言?開什麼國際玩笑!

雖然蘇寧在心中無限的吐槽,但他的表情並沒有表現出不滿。只是無奈的一聳肩,不屑的說道,「好吧!我就是那位神之子,這下武僧侍衛長總可以教導我了吧?」

聽蘇寧的語氣,就能聽出來蘇寧是表裡不一了,事實就是如此,蘇寧從來就沒把那神之子預言放在心上,也沒把都涼山的「神」放在心上,從始至終都是如此,他才不相信「神」這種虛無縹緲的東西呢!

可魔獸武僧不一樣,他深深的信仰著都涼山的「神」。而剛才聽到蘇寧的語氣中充滿了輕蔑,不禁勃然大怒,拿起桌案上的馬鞭,惡狠狠的喝道:「皇子殿下,您是神之子,神之子就是神的兒子,請注意您的措辭和語氣!否則別怪我不客氣啦!」

「狗屁神之子!他還是我孫子呢!這個世界上就沒有神!」蘇寧見魔獸武僧竟然因為那虛無縹緲的神就敢呵斥自己,真的有些怒了,便出言反駁了起來。

「我是神之子的引領者!」魔獸武僧說道,「現在,您應了那句預言,請求我指導您變強,那麼,您就不再是皇子,是神之子,神之子知道嗎?」

「狗屁神之子!狗屁的神! 悍妻難寵 你被那個所謂的『神』洗腦了!」蘇寧幾乎歇斯底里的喊道,他是真怒了。

啪!

一鞭子抽在了蘇寧的身上。

蘇寧徹底愣住了,他不明白,這個魔獸武僧,他哪來的勇氣敢抽自己一鞭子,自己可是皇子啊!平日里他見了自己可是相當客氣的啊!

「皇子殿下!請別再出言不遜了!」

魔獸武僧憨厚的提醒道,「我在都涼山的時候,神託夢給我,告訴了我神之子的預言!神當時就預料,說神之子肯定會對神出言不遜,如果神之子出言不遜的話,我就必須在今後的訓練中,每天抽神之子100鞭子!」

蘇寧愕然,這是「神」在耍自己嗎?麻蛋啊!

剛想破口大罵,可一看到魔獸武僧手裡的鞭子,蘇寧就不敢說話了,只好忍氣吞聲。

啪!

又是一鞭子!

蘇寧氣的三屍神暴跳,「我沒有罵神,你怎麼還打啊?」

「殿下!忘了告訴您了!」魔獸武僧一臉誠懇的說道,「每天抽100鞭子的規定,從今天開始!」

「救命啊!」蘇寧轉身就跑…… 「神?這世上有神?狗屁!」

夜半時分,蘇寧**著上身坐在床上,全身戰慄。他的上半身竟然布滿了鞭痕,鞭痕淤血,泛著紫光。那是用鞭子抽的,整整一百鞭子,蘇寧竟然整整挨了一百鞭子!

「魔獸武僧那個混蛋!」蘇寧咒罵道,「還有那個所謂的神,狗屁的神之子預言。」

今天整整一天,蘇寧都在想著各種方法躲著魔獸武僧,沒辦法不躲,這魔獸武僧相信都涼山有神,把蘇寧看做是神之子,訓練蘇寧的方式已經不能用嚴厲來形容了,那分明是殘酷。

又罵了一遍,蘇寧喝了幾口桂花酒,將酒灑在傷口上消毒,痛的蘇寧一陣擦牙咧嘴。到了後半夜,那全身的疼痛才漸漸的消減,蘇寧睡不著覺,開始默念《凝氣卷》,很快就進入天人合一的境界,來到神秘空間里的浮屠塔紫藤樹下,進入修鍊狀態。時間不知不覺過去,紫藤樹下的蘇寧被靈氣繚繞,修鍊速度加倍,那靈氣在蘇寧體內流轉一遍,最後匯入丹田。在靈氣的沖刷下,他的身體漸漸恢復……

早上,當第一縷陽光照進房間里的時候,蘇寧就不自覺的醒了過來。他驚奇的發現,自己精力充沛,身子比以往更加輕快了,身上的傷也恢復了大半。雖然身上還有一些淤青,但是,一夜之間能恢復到這種程度,也是很難得。

「難道又是那紫藤樹的作用?」蘇寧能夠明顯感覺到,經過紫藤樹凈化的靈氣,和外界的靈氣有些不同。

有浮屠塔、紫藤樹在,變強!指日可待!

魔獸武僧雖然嚴厲,但是蘇寧並不怪他,有壓力才能突破,其他人恐怕不敢對蘇寧呼來喝去。每天,魔獸武僧都會為蘇寧安排好訓練的內容,蘇寧不敢怠慢,否則就是一頓鞭子。

今天早上,天還蒙蒙亮,魔獸武僧肩頭上扛了一塊石板,手中拿著一把皮鞭,就敲開了蘇寧的房間。蘇寧看到石板,頗為無奈,估計今天訓練的內容就和這塊石板有管了。

魔獸武僧把石板放在地上,說道:「殿下,這塊石板重25公斤,今天早上,是負重越野跑,目的地是黑龍城的後山!」

重生之豪門千金 蘇寧差點嚇得坐在地上,「負重25公斤前往黑龍山!從這裡到黑龍山足足有20公里啊!」

見蘇寧猶豫,魔獸武僧就要抬手抽鞭子,蘇寧見狀,連忙把石板綁在身後,灰溜溜的向黑龍山跑去。

太陽高升,天氣漸漸熱了起來,魔獸武僧騎馬跟在蘇寧身後,見蘇寧跑得慢了就抽一鞭子,手上毫不留情!

大顆的汗珠躺下來,噼噼啪啪的滴落在地上就好似下雨。蘇寧不敢說出來,但心中卻不停的咒罵。他是想變強,卻沒想到會得到這麼殘酷的訓練。但這又能怪誰呢?

蘇寧雖然依靠紫藤樹突破了地輪阻滯,可是身體並沒有經過普通武者的淬鍊階段,現在,困擾蘇寧的不是修為,而是體魄。

蘇寧咬牙堅持著,神情越來越恍惚,後半程幾乎是在舉步維艱!

好在,四個小時之後,他終於來到了黑龍山山腳下。這一路上整整被抽了三十鞭子,後背也被石板磨破了!

黑龍山是黑龍城的後方屏障,更是帝國軍隊在三角域的訓練基地,裡面駐紮了一萬士兵!

蘇寧躺在山腳下,上氣不接下氣,離他不遠處,就有一座軍營。魔獸武僧為蘇寧拿下石板,像拎小雞子似得把蘇寧拎到了軍營中,因為蘇寧是真的走不動了!

休息了一會兒,蘇寧才緩過勁來,不滿的對武僧說道:「你想把我整死嗎?」

「我有分寸!」武僧淡淡的回應,「難道你不想變強嗎?」

「我是想變強!但也沒有你這樣訓練的啊!」蘇寧幾乎要委屈死了。

「只有這樣訓練,你才能在規定的期限內超過古力!這是神的指示!」

「狗屁的……」蘇寧話說到一半,就看到魔獸武僧要拿鞭子抽自己,便生生把那個神字咽了回去。

「好吧!」蘇寧無奈的道,「我妥協!只要能變強,我甘願接受訓練!只是,你能不能給我點飯吃啊?」

魔獸武僧點了點頭,給蘇寧丟過去一隻燒雞。吃飽喝足,蘇寧並沒有浪費時間,而是找到一處陰涼,盤膝入定,進入修鍊狀態,靠紫藤樹提供的凈化過的靈氣來恢復力量。

下午,蘇寧背起50公斤的石板,開始爬黑龍山。兩個小時候后,蘇寧剛爬了整座山的三分之一。那可真的是爬。100斤重的石板狠狠把蘇寧壓向地面,早已筋疲力盡的他只能趴在地上,貼著地皮往山上蹭!就那麼一點一點的蹭啊蹭……

傍晚的時候,夕陽西下,蘇寧終於蹭到了山頂,此時,他全身紫青,衣服都磨爛了!

蘇寧神情獃滯,全身劇烈的顫抖,彷彿整個身體都不是自己的了。他嚴肅的問道:「武僧!我難道前世跟你有仇嗎?」

「沒有!我只是一切按照神的指示做罷了!」魔獸武僧回答道。

「那就是我跟你的那位神有仇!」

「不可能!」魔獸武僧回答的更乾脆,「神之子怎麼會和神有仇?否則,昨晚神又怎麼會託夢給我,讓我給您準備一隻烤肥羊呢?」

「肥羊?!」

「你看!」魔獸武僧指著不遠處!

蘇寧這才聞出來,確實是烤羊啊!而且還是烤全羊!是那種金黃色的,表面上塗有蜂蜜的那種!

顧不得身體的疲憊,蘇寧踉踉蹌蹌的跑了過去,撕下一塊羊腿就啃,而且他還發現,旁邊放著一大罈子酒!

蘇寧有吃有喝!不一會兒,整隻烤羊就進到了肚子里。吃完喝完,天色已經黑了下來。他想,今天的訓練也該結束了吧!

魔獸武僧見蘇寧恢復了一點體力,手中的鞭子掄了起來,狠狠抽打在了地上,說道:「殿下!今天我抽了您60鞭子,按照神指示的標準,還差40鞭子!現在,您不用負重,竭盡全力的往黑龍城跑,而我會在後面追您,跑慢了可會挨鞭子的哦!」

蘇寧可憐兮兮的哀求道:「武僧叔叔!您就不能通融一下嗎?」

回應蘇寧的是魔獸武僧的一鞭子,「少跟我套近乎!我可不敢違背神的旨意!」

蘇寧見狀,臉色一黑,馬上掉頭向黑龍城跑去…… 這幾天的訓練,簡直就是慘不忍睹!

深夜,蘇寧抱著酒罈子,不停的喝酒,酒精可以麻痹神經,只有這樣,他才能好受一些。後半夜,蘇寧再次進入塔內修鍊。日復一日,從不間斷。

早上,蘇寧恢復體力,精力充沛,傷口也好的差不多了,蘇寧暗暗得意那紫藤樹的神奇功效。經過這幾天的訓練,蘇寧的皮膚略微黑了一些,身體健壯了不少。

以前在皇宮裡的時候,蘇寧身體虛弱,總是被姆媽小心呵護著,從小到大連皮都沒有蹭破一塊,可謂是保護的相當周全了,這也使蘇寧的身體更加羸弱。可如今不同了,因為有紫藤樹的存在,他還沒淬鍊身體,就突破了地輪阻滯,可吸收靈氣,又用靈氣淬鍊身體,與別人修鍊的過程正好反過來。

訓練的成績很有成效,蘇寧一邊鍛煉體魄,一邊提升修為,已經成為了初級一重境的修者。

一天,兩天……蘇寧跑的越來越快,身體恢復的也越來越快,魔獸武僧打在蘇寧身上的鞭子也越來越狠……終於,第二次突破的時刻到來了,他成為了初級二重境的修者。到了這個級別,就開始將訓練的重點轉移到武技上。

在魔獸武僧的指點下,蘇寧開始學習靈氣的催動法門,以及將靈氣轉化成鬥氣的方法,再加上魔獸武僧的點撥,蘇寧很快就明白了何為鬥氣!

按照魔獸武僧教授的轉化靈氣,催動鬥氣的法門,僅僅用了一個小時,蘇寧就催動出了鬥氣。只是那鬥氣的顏色相當暗淡,虛無縹緲,宛若蠟燭的火苗在蘇寧指尖跳躍,可僅僅是這樣,蘇寧也相當的興奮!

到了中午,蘇寧再次開始魔獸武僧的殘酷訓練。這次的訓練,訓練形式更加的靈活也更具針對性。第一個訓練的是類似梅花樁的一個東西,可以鍛煉反應能力、平衡能力、各種感官的協調能力;第二個訓練類型是力量;第三個訓練的是耐力……總之,這一下午下來,蘇寧接受了各種形式的訓練。這些訓練,都為蘇寧修行武技打好了基礎。

再苦再累,蘇寧都忍了,為了能打敗古力,為了具有和博薩一戰的資格,為了能風光的回到帝都,這一切,他蘇寧都忍了!

又過了幾天,蘇寧迎來了第三次突破。這次突破,蘇寧並沒有表現出大的動靜,只是感覺身體中能夠儲存的靈氣又多了,轉化鬥氣的速度更快了,而且那鬥氣的顏色又增加了幾分!

十天的時間,蘇寧從一個普通人,成長為一名初級三重境的武者,就連親自訓練蘇寧的魔獸武僧都難以相信!從這方面看,蘇寧的領悟能力簡直逆天,修行的速度也像是一個怪物一般。只有蘇寧知道,這一切,都是因為那神秘空間中的浮屠塔紫藤樹!

離半月之約只剩下了三天,這三天內,蘇寧只要磨練武技就可以了。時間緊迫,蘇寧也暗自著急,每天都主動的訓練,甚至,不被魔獸武僧拿鞭子抽兩下就全身難受!

這是不是犯賤?不!只有一次次的受傷,一次次的達到身體極限,才能將武技磨練的更加精純,才能赴那半月之約!所以,在這最後三天里,蘇寧總是追著魔獸武僧,纏著他和自己對打,更通俗一點,就是求虐!

離半月之約只剩下了一天,也就是說,過了今天,蘇寧就要前往霸域古族,和古力進行決鬥了。

今天,蘇寧起的更早,外面沒有一絲陽光普照。快速的穿好衣服,再在自己的雙腿和雙臂上綁好負重鋼板,蘇寧長舒一口氣,今天的訓練就這樣開始了!

蘇寧綁在身上的鋼板是文曲星為蘇寧特製的合金鋼,體積小,但密度大,方便攜帶和訓練!

走出房間,有些微冷,蘇寧將搏擊術演練一遍,又練習了幾套拳法,終於把身體活動開來,然後主動背起了放在一旁的30公斤重的石板向黑龍山跑去,再加上全身捆綁的沙袋,蘇寧負重足有50公斤了。

現在的蘇寧,已經擺脫了那副孱弱的身體,雖然身材依舊很纖細,但力量感十足,八塊腹肌凸顯,魅力四射!

不足三個小時,蘇寧就跑到了黑龍山下,把石板丟到一旁,頓覺身體輕盈起來,彷彿要騰空而起!

休息了一會兒,蘇寧微微一笑,這種程度的訓練對於他來說已經輕車熟路了。然後,蘇寧望了一眼黑龍山頂,倒立起來,用雙手撐地,一點點向山頂爬去!

又是三個小時,到達山頂的時候,魔獸武僧正在那裡等他,一隻乳豬已經烤好了,旁邊還放著一壇美酒!

蘇寧大快朵頤起來,把所有的食物一掃而光,吃的不亦樂乎!魔獸武僧欣慰的一笑,等到蘇寧吃完,又開始了緊鑼密鼓的訓練!

傍晚的時候,蘇寧從一個小水潭裡爬了出來,眼冒金星,他已經筋疲力盡了,一天的訓練就這樣結束。明天,就要赴那半月之約了!

十三天的時間,從一個身體羸弱的普通人,修鍊成為一名初級三重境的修者,蘇寧想想就好似在做夢。縱然有紫藤樹相助,這種修鍊速度也是逆天級別的天才壯舉了!

現在蘇寧的身體素質,比以前強太多,即使不使用鬥氣,也能夠擊敗四五個普通人。但是,蘇寧知道,在武者的世界,他現在這點實力還遠遠不夠!

第二天早上,蘇寧登上馬車,臉上洋溢著無盡的自信,在魔獸武僧、文曲星等眾多強者的陪同下,前往霸域古族,半月之約,就在今天!

………………

遠在霸域古族,另一個人也做好了充足的準備!古力站在博薩和父親古清河面前,悉聽教誨!

古清河側目對博薩說道:「博薩公子,我聽說,在這半個月里,那位小皇子可是在拚命訓練。我怕,今天的比斗會出現什麼意外啊!」

博薩雲淡風輕的說道:「那位小皇子我最了解不過了,半個月也許會突破地輪阻滯成為修者,但要超過古力,那可就是天方夜譚了!在古葉大陸上,就沒有出現過半個月從普通人達到初級三重境的修者!」

古清河還是不太放心,畢竟他就古力這麼一個兒子,忐忑的說道:「可是,萬里還有個一啊!我就怕……」

博薩冷哼一聲,說道:「令公子現在是初級三重境,隱隱有突破四重境的趨勢,而且還從我這裡學會了武技掃風腿,對付那半個月之前連修者都不是的普通人,這簡直就是完虐,你還擔心什麼?」

見古清河臉色還是有些陰晴不定,博薩心一橫,拿出了一粒丹丸,對面前的古力說道:「這粒丹丸,必須要在關鍵的時刻才能使用,可以使你立刻突破到初級四重境!我只有一個要求,必須把那個小皇子給殺掉!」

古力接過丹丸,連忙點頭,「您放心,像他那樣的弱者,我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殺了他!」 多半天的行程,蘇寧一行人快馬加鞭趕到了霸域古族。在路上的這半天時間裡,蘇寧一直待在馬車中調整狀態。終於到了霸域古族,蘇寧一下車就看到了古佳夢帶著弟弟妹妹來迎接自己,那老管家希爾也在一旁!

古佳夢依舊是那麼的美麗動人,溫柔大方;古佳韻還是一副唯恐天下不亂的潑辣;古麒自然也沒有變,弱弱的躲在兩位姐姐的身後,不敢貿然說一句話。蘇寧心中嘆息一聲——這小子還是一副懦弱的性格,難成大器啊!倒是苦了古佳夢,一介女流卻支撐起了整個大家族!

見蘇寧向自己這邊走來,古佳夢面帶憂慮,嘆了口氣,說道:「你還是來了!」

蘇寧說道:「約定再先,自然要來!」

「可是,你難道看不出來嗎?這就是一場陰謀!博薩和古清河……」

「我知道!」蘇寧擺了擺手打斷了古佳夢的勸說,恨恨的說道,「就是因為那古力的背後指使者是博薩,所以我更要來。博薩那傢伙,我遲早也要宰了他!」

豪門之莫少的掌上妻 蘇寧這句話說的氣勢凌人,古佳夢不禁心中一顫,古麒也是面色漲紅,一副義憤填膺的樣子,只有古佳韻滿不在乎,彷彿天下間的所有事她都漠不關心一樣。

見蘇寧如此自信滿滿,其他人也就不說什麼了。倒是蘇寧,仔細的打量四周,發現霸域古族府邸門前人流眾多,彷彿要發生什麼大事的樣子,而且這些人都在往一個地點匯聚!

蘇寧向古佳夢說出了自己的這個疑問。

古佳夢掩嘴輕笑,說道:「希爾管家已經把你和古力決鬥的消息散布出去了,這些人是來看你戰鬥的!」

「兩個初級修者的戰鬥有什麼好看的?」蘇寧的疑問更大了。即使自己的身份有些特殊,但是初級修者的戰鬥也沒什麼可觀賞的吧?

古佳夢看出了蘇寧的疑惑,嘴角掛著略帶狡黠的微笑,說道:「希爾管家暗地裡組織了一場賭局,賭局涉及你和古力的勝負!」

「原來是這樣!」蘇寧恍然大悟,「呵呵!你們霸域古族真不愧是商業家族啊!這種賺錢的手段都能想的出來!」

蘇寧的語氣中帶著質問,還有一絲慍怒!他有些不高興,因為霸域古族竟然瞞著他做這樣的事,把自己當成了賭博斂財的工具!

古佳夢依舊帶著標準的微笑,默而不答,倒是一旁的老管家希爾走上前來,恭敬的說道:「殿下莫怪,這主意是我想出來的,之所以不告訴您,是怕影響您的修鍊!還有,這次霸域古族的收益,我們只要三成,如何?」

蘇寧略一思索,靈光一現,終於笑了,他問道:「敢問希爾管家,您押的是哪一方呢?」

「當然是殿下您!」

「您對我的實力就這麼有自信?」蘇寧問道。

「當然!我一直都看好您,從一開始就是!」老管家希爾斬釘截鐵的說道。

「那好!」蘇寧嚴肅起來,「今日,就讓整個霸域的人們做個見證吧!」

在內堂準備了一會兒,眾人就來到了霸域古族的演武場,這場決鬥,萬眾矚目,早在半月之前就在三角域引起了不小的風雨!所以,來這裡觀看比賽的有很多人,可謂是人頭攢動!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