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鴻騰一直用神念盯著血翅黑蚊,直到第二十一道帶著九霄紫雷的氣息轟下時,終於把這隻剛剛進化出來的血翅黑蚊打暈在地。

殘圖對改造這種高級貨相當感興趣,一把把它收走,然後捉了幾隻魂蚊獸打入血翅黑蚊神府,再次奪舍改造。

這種改造后的變異蚊子不但能吸血,還能吸魂,基本上比儒厄魚和福壽螺還邪惡。

「叮咚,宿主,十萬功德的鴻蒙異獸,有興趣了解一下嗎?」 「買!」

夏鴻騰覺悟超高,殘圖親手改造的鴻騰異獸,就是擱九天十地也是搶翻天的存在,不管多少價,一個字買!

「識貨!」殘圖滿意地道,「有歸藏空間,養這貨也簡單,只要給它下個只准吸一口血就得換一隻靈獸的指令,它就不會把靈獸傻傻的吸成骨頭。」

夏鴻騰一想也有理,就像薅羊毛一樣,你只薅一頭羊,就會把它薅禿,但是你若薅一千隻一萬隻羊,根本看都看不出來。

所以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自己要把獸群養大,最好種類要多,每天讓這貨變成口味吸,保證十天半個月不重複,就能成功把這貨養活。

「君上,怎麼樣了?」

雞祖看雷劫過去,更是降下一大朵靈雲給紫冠雪,把它內分泌失調的病症也治好了,讓它重新變回英姿颯爽的雞族族花,可是它感覺自己怎麼看怎麼有點不一樣,可就是沒看出什麼。

「紫冠雪已經沒有生命之憂,由於原本境界太低,它還是寶雞的模樣,不過戰鬥狀態時,有一定機率打出鳳凰狀態。現在唯一要說的是,這兩年可能看上去智商有點不足,因為它的主魂被我朋友借走玩幾天,當然,歸回時會送好處的,絕對比它自己修鍊所得要強!」

雞族和桃幺幺被夏鴻騰這話驚為天人,剛才雷劫空間,它們全退的遠遠的,唯有夏鴻騰就在紫冠雪旁邊,似在對天喃喃自語,它們正想這傢伙為什麼不被雷劫轟到時,原來這傢伙在跟雷靈界的人在隔界對話啊?

要不是親眼所見,打死她們也不相信有人會勾搭上雷靈界的人!

難怪這大氣無比的天雷,打下時異常的溫柔,也就他才能想到借天劫之力驅蚊!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雞祖馬上態度很端正地一揮翅膀,把三黃雞推到夏鴻騰面前,「君上辛苦了,來,這隻雞給你補補身子!」

夏鴻騰高興地收下,正想說什麼,他忽然『咦』的轉身,那裡來時的入口,有一大群人在闖火焰子大陣。

雞祖幾乎同時也感應到,馬上對雞窟里所有寶雞示警道:「敵襲,所有雞準備戰鬥。」

黑羽和紅羽正暗自慶幸有高手幫忙,讓它們一舉奪魁,還讓紫冠雪完美地渡了一波雷劫,聽到有敵襲,戰意正濃的兩雞,馬上重新開啟戰鬥狀態,喔喔喔地沖向雞窟入口處。

此時蘆花雞組織能力就突顯出來,連叫帶罵,十幾息時間就集結出雞族一百隻大軍,快速增援。

「眾位先隱於暗處,關健時刻,還請幫忙出手!」雞祖凝重地道,它已經感應到,此次正面攻進來的,不光有老對頭獍族大軍,還有蛇族和黃鼠狼……不對,後面還有人族!

「哇,又有架打了,太好了!雞祖,呆會若有雞族戰死,送我幾隻即可,本狐保證幫你完美扛下!」白狐興奮無比地道。

「對對,老畢我也沒二話!」

旁邊老畢很沒出息地居然點頭贊同白狐的話,夏鴻騰心很塞,跟這種吃貨組隊,太丟臉了!

順手拿出一把葯墨道:「呆會罩著小雞點,雞鳴山就這點規模,減員太多,會讓寶雞一族除名的!」

雞祖感激無比,還是君上靠譜些!

「嗯,對了,這些葯墨先提前借你,呆會若真有寶雞戰死,得讓我先挑!」夏鴻騰裝作漫不經心地補上重點。

「咳咳!」

這回連桃幺幺也咳的看不下去了,她直接幫忙把夏鴻騰手中的葯墨平分了,「我替紫姬雲姨答應你了,不過你們也太小看雞族了,呆會絕對會讓你們見識一下雞族大軍的厲害!」

前方,但見有好幾波巨蟒在強行闖火焰子關,雖被燒的直打滾,但也借體形優勢,碾壓壞不少火焰子花!

「哈哈,獸少,再驅一條巨蟒吸引火力,我們就能衝過去,只要速度夠快,火焰子大陣已經威脅不了我們了!」一個錦衣女子風度翩翩地笑道。

「說的對!」但見那個叫獸少的青衣人,手中骨簫一轉放在唇邊吹了一個簡單的音調,身後又一隻巨蟒奮不顧身地沖向火焰子陣。

風度翩翩的錦衣女子乘巨蟒吸引奇火之際,輕微打了一個手勢,旁邊十隻獍獸頓時靈活地幾個兔躍,跳過了此陣,直他黃鼠狼有樣學樣,馬上同步跟進。

「姜冰姐,我們也走!」獸少收回骨簫,和錦衣女子混在獸群中安步邁進了雞窟中!

「雞鳴山也就這火焰子陣麻煩一點,但是,只要拿東西去填,根本不足為慮,至於進來以後,那就簡單了!」

「說的對!哈哈,雞族大軍攻來了,獸少,看你的!」

「區區雞族算個球,當年要不是雞窟藏的這麼隱蔽,它們早被人捉完了,不過這樣也好,它們都是我的啦!」獸少興奮地道,看向跑來的雞群滿眼放光。

「放心,只要你獸少捉得到雞,我姜冰必花高價買之!話說我倆的運氣著實不錯,提只獍獸居然還能找到寶雞窟,看來上天都要讓我們一飛衝天!」

御用俠探 面對來勢洶洶的雞族大軍,兩人有說有笑,根本沒把它們放在眼裡,待到眾雞喔喔叫地衝到眼前時。錦衣女子倒是謹慎地祭出六令護身,以防萬一。

夏鴻騰看到此女祭出的六令,先是一愣,隨後便感應到四種不同屬性的靈龜氣息,他直接想開罵,那幫老貨們口口聲聲說外面玩龜師甚少,基本找不出兩個來,特么眼前就讓我碰到一個,到底是誰在忽悠誰?

卻見獸少把骨簫放在唇邊吹出一個優美的調子,原本還氣勢洶洶的百雞大軍頓時如聞仙樂,聽得搖頭晃腦,怒直的雞毛不知不覺地退平。

「喔喔喔……」紅羽勉強掙扎著朝天怒啼,但是那人腳下的《如夢令》同時泛起一道玄光加持到骨簫上,剛剛略恢復一點神識的眾雞再次被催眠。

「我靠,這樣捉雞也行?」夏鴻騰沒想到一個照面都沒打,這些看上去威猛無敵的鬥雞就變成跪飛雞了? 「好討厭的聲音!」遠處白狐也受到這音波的影響,感覺非常難受,隱隱穩不住人形,不由怒吼一聲,「我若為魔,神奈我何!」她直接切換出魔心狀態,一掌打出逆轉魔光。

「我靠,這裡還隱藏有上古魔狐!」

早就防備突發情況的姜冰,眼色極強,僅憑氣味就馬上判斷出白狐真身,她一下祭出《樂府令》,化成百丈府牆,擋下白狐的兇猛一擊。

看到白狐又一道魔光攻來,姜冰聰明的不再硬扛,邊躲邊道,「這個點子超硬,獸少,交給你!」

「咦,還是萬年難得一見的詭異魔狐,太好了,正好本少還缺一隻狐寵!」獸少不驚反喜,簫音一轉,變得相當急促起來。

白狐頓時變得異常難受,怒吼一聲,又打出一道逆轉魔光,「君上,還不全軍出攻擊,本狐頂不住了!」

「喔喔喔……」雞祖高啼一聲,首先現身,頓時飛沙走古,把獸少的簫音完全壓下去,同時把族下戰雞全部喚醒。

獸少不以為然,放下骨簫道:「雞祖,終於捨得現身了?我還以為你老到走不動了呢?」

「敢冒犯雞鳴山,死!」雞祖身影略動,下一息利爪直爪獸少前胸。

「哈哈哈,本少主為御獸山莊天才少主,今天就拿你祭威!」

獸少似能察覺到雞祖攻擊方位一樣,簡單一晃,就避開雞族威猛一擊,同時骨簫再起,原本的後手直接發動,頓時獍獸、巨蟒、黃鼠狼,所有凶獸全軍出擊。

雞祖神色一冷,果然有備而來,它瞬間祭出雞族圖騰,給自己加持了一道圖騰守護,同時再怒啼一聲。

「喔喔喔……」

這一聲啼叫聲震鴻宇,勢裂蒼穹,直接把獸少手中骨簫震碎,更是把旁邊交戰的白狐和姜冰也震得雙手捂耳,嗡鳴發聾。

「哈哈哈,老雞果然威猛,本少我喜歡!」

獸少全軍佯攻,就是為自己爭兩息時間,此時,他的手中不知何時已經同樣多了一塊圖騰,兇猛的威壓讓遠在身後的夏鴻騰和桃幺幺也心悸不已。

「獸王之王圖騰——狴犴!」首當其衝的雞祖驚恐地叫出聲來。

「哈哈哈,獸王之王圖騰在此,老雞,白狐,還不俯首稱臣!」獸少等的就是這個時刻,他沒想到還順手撿了一隻能化美女的魔狐,今天真是賺大了!

面對獸王之王圖騰,寶雞圖騰很沒出息地隱去靈力加持,直接把雞祖丟棄。

白狐猛烈驅著魔心,才不至於丟臉地趴下稱臣,其它萬獸此時早就趴下。

桃幺幺也被此人的手段嚇著,輕聲對夏鴻騰道:「現在怎麼辦,此人有如此圖騰在手,即使我們壓上,恐怕也未必能賺到上風!」

「唉,如此,那這兩人就留不得了!」跟我比寶貝,獸王之王算個球,夏鴻騰瞬間祭出大黑鍋,怒哼一聲,「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聖人不仁,以百姓為芻狗。」

幾息后,但見虛空中有人怒吼一聲:「狗頭何在?奉主之名,拿下此狗!」

聲落同時,虛空小奶狗瞬息屁顛屁顛地出現,直接鎖定御獸山莊的獸少。

「我靠,芻狗!獸王之王圖騰,給我爆!」

獸少完全被人打了一個猝不及防,他根本沒想到這個雞窟中還隱有人族,更沒想到,此人手中居然有鎮壓九州的遠古道台,要是早知道,他絕對還能一斗。

但是,下一息,還沒等獸王之王圖騰接收到命令,空中那面無形狗頭已然射入他的腦海,他只覺自己被點化成芻狗狀態,無法動彈,緊接著,迎接他的是一道當頭砸下的砸刀。

姜冰沒想到異生突變,見獸少倒下,她快速地撈過獸王之王圖騰,身邊六令狂轉,以《薩蠻令》之靈氣,狂催獸王之王圖騰,下令萬獸進攻,同時冷冷地道:

「你是何人,怎麼在這裡?本宮西域帝姬姜冰,若敢對我不敬,必將受我全域追殺!」

「呵呵,敢來這裡偷雞,本公子打斷的就是你的腿!」

夏鴻騰快速祭出酒池肉林道台,濃郁的酒香瞬間放倒一大片境界低一點的獍獸、黃鼠狼獸,隨手收走。至於巨蟒這種生物,他收著噁心,直接交給桃幺幺搞定。

桃幺幺萬千根須捆龍術,對付這種體積巨大的長蟲非常專業,一綁一個準,同時根須入體,慢慢把巨蟒的靈血吸光。

老畢則立馬守住出口,不讓這貨逃走。

姜冰傻眼,此人居然還有道器,什麼時候中原人打架都用道器了?

更沒想到的是,那個出手一招滅了十三條巨蟒的也是絕頂高手,這個雞窟難道是中原人設下的大坑?

「是你逼我的!」看到大勢已去,姜冰瞬間祭出四龜,把其中四令加持到圓滿境,他不信此人祭出了兩個道台後,還有靈力干架,至於魔狐和雞族,有獸王之王圖騰壓著,沒趴下已經不錯了。

「西域六令四龜玩龜師在此,誰敢一戰?」

四龜合集,頓時靈力狂涌,加上滔天戰意,頓時四方雲動,聲勢驚人。

「切,六令四龜算個球,洛域七令五龜玩龜師在此,你洗洗睡吧!」

夏鴻騰瞬間也祭出《鷓鴣令》、《聖儒令》、《薩蠻令》、《飛花令》、《如夢令》、《相思令》、《聖氣令》以及風靈龜、綠毛龜、雷靈龜、馱天龜、金錢龜。

他才沒傻到把五行令這種非常規稀罕令也拿出來,反正,能裝個逼壓人家一頭就可以了。

「怎麼可能,洛域怎麼可能也有玩龜師,居然比我還強大……我以靈龜祭圖騰,爆破規則化虛無……」

姜冰假裝嚇到大驚失色,卻不動聲色地祭出靈龜戰令自爆秘法,勢要把這裡炸為虛無,她自己有師門贈送的秘法,在自爆前,絕對能遁走脫身。

「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

夏鴻騰快速用《聖儒令》打出時間神通,想在自己面前玩同歸於盡,門都沒有,只是不知道這次能爭到幾息。

「叮咚,宿主運氣一般,只在時光長河裡爭到五息,現在倒記時開始……5,4,3……」 「敢犯我中原,不管是誰,殺無赦!」

對夏鴻騰來說,有五息殺一個人足夠,君子劍一握,劍起頭落。

畢福和桃幺幺正待為夏鴻騰驚艷一劍叫好時,爆開的姜冰項間忽然騰空飛出一頭龍靈。

「好本事,居然秒掉本龍神守護的宿主!跪下吧,本龍神允許你成為我的新龍仆,到時,本龍神絕對捧你達到人生的新巔峰!」

「哈哈哈,太榮幸了!」

夏鴻騰沒想到還能暴出一條上古龍靈,忙開口穩住龍靈,同時直接在群中聯繫龍尊道:

「泥鰍哥,能動了沒?今天本君君運氣暴表,居然爆出一條遠古龍靈要跟我玩,有興趣過來圍觀一下嗎?」

「哎呦,太有興趣了,這幾個月,差點被那幫娃玩殘,難得被君上救回家,正好吞噬條龍靈補補身體!」

夏鴻騰聞言,笑著點下穿雲箭發位置。

「小子,還傻笑什麼?速跪下祭精血,跟本龍簽龍仆條約!」

龍靈對新目標相當滿意,剛才仔細查看了這貨,居然是沒沾業力的無垢體,還憑己之力,達到七令五龜,完全甩自己原來的宿主好幾條街啊!

「莫急,我一朋友,聽到這裡有龍靈前輩現身,正屁顛屁顛往這邊趕,小子我多嘴問一下,您老公的還是母的?」夏鴻騰作死地問出了最想問的問題。

「大膽小兒……」

「嗷嗚,不管是公的還是母的,本尊都喜歡!」

龍尊適時穿出虛空,這傢伙在雷靈界渡了一下金,精氣神看上去威猛多了,而且形象越來越佳,大有從原來的黑泥鰍進化成黃金龍的趨勢!

「蛟蛟……龍?」龍靈大吃一驚,這傢伙什麼背景,居然能召喚來活體蛟龍?今天爺這是撞神了?

「蛟蛟你個頭,請叫我迷人小泥鰍!」龍尊霸氣地放出神威鎖住這片天域!

正想暗遁的龍靈悲哀地發現,這片天域居然被一種奇怪的法則鎖住了!

「你一個小蛟龍,怎麼懂我龍族的神威鎖域術?」

龍靈驚恐不已,原本以為憑自己秘法,在這種低級別的蛟龍面前,脫身是轉息的事!

然後待他日修得真身,再回頭吞噬這條小蛟龍,報今日之仇。

但是,這種沒有龍族傳承之術的異變獸,居然熟練地玩出早已失傳的『神威鎖域』。

這世道,要不要這麼誇張?

還能修出神氣?

「切,這點小神通算個球,多少小龍妹為逗本尊一笑,拿出龍族高級神通讓我玩,本尊都沒空搭理,來來來,看你修行幾萬年還龍靈不散,味道應該很不錯,讓我吞噬吧,到時哥共享一點經厲讓你瞧瞧,絕對精彩!」

龍尊邊說手上動作也沒落下,打出奇怪的法訣,困住龍靈無法動彈,隨後一個俯衝,啊嗚一口,把龍靈吞下。

完了,它轉身看著夏鴻騰手上的圖騰嘴饞不已,要知道那裡面的東西也是大補之物。

「君上,你這圖騰沒多大用處,給我吃了得了!」

「這東西裡面能量不錯,改造一下,夠我浪很久! 冷婚蜜愛:總裁誘妻入局 當然,你若真想要,拿百滴血來換!」夏鴻騰也是一愣,他沒想到龍尊連這種圖騰也看得上?

「換,怎麼不換!」

龍尊一下飆出一團血,足足百滴不止,它的血,現在境界很高,很值錢,但是對它來說,不值錢!

灑這麼點血,對它根本不影響什麼,就當被蚊子叮了一口。 我家王妃超凶的 而眼前的圖騰之力,可遇不可求,夠它有空的時候慢慢參悟玩!

夏鴻騰滿意地收下這團血,跟這種大佬交朋友就是好,隨便滴點血,都能讓你玩半年,龍血在很多高級秘法中都能用到,有老龍在,以後玩起來根本不用愁!

「老畢,白狐,幺幺,還有雞祖,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就是龍尊!」

「幺幺界主好,白狐妹子好,你們好漂亮!」龍尊化成一個風度翩翩的中年道君向兩女走來。

老畢和雞祖無語,他們倆居然被華麗地無視了,還能不能快樂地玩在一起?

夏鴻騰也沒想到龍尊這貨去雷靈界轉了一圈后,當初的小土蛇,居然變成一條小色龍,拍拍雞祖的翅膀,「努力孵蛋玩吧,只要你再進一步,進化成古巨雞,你就能叼這條色龍玩!」

雞祖努力忍住沮喪,今天的一切,對它打擊很大,難怪人族能成為統治強者,今天不管哪位爺,它基本都得罪不起,還好當年它做了相當正確的選擇,舉族遷徙到這個密坑。

而今天,它又英明神武地做出了第二個正確的選擇,交好了真正的絕世強者。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