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當聖域九州一招重斬斬在boss大腿上的時候,一個讓人驚訝的數字飄起。

-1

boss不但生命值高,連防禦都搞得驚人,一身綠裝的聖域九州居然只對它做成這麼一點傷害。 等聖域九州拉好仇恨,林岳等人也趕上來了,大家同時攻擊boss,一串紅字從它的頭上飄起。

-45,-51,-39……

還好,boss的防禦雖然高,不過林岳等人還是能夠破防,這完全得益於大家的裝備比較好,換了其他玩家,估計跟聖域九州一樣只能造成強制1點的傷害。

跟法系的一號boss吞噬者法師不同,二號boss陶偶魔人完全是考驗隊伍的輸出,血厚防高,要打倒它一時三刻可不行。

不過這種類型的boss也有好處,就是攻擊手段單一,它除了只會掄起兩個拳頭往聖域九州身上砸外,就只有一個單一的群攻技能,從地底召喚出石錐攻擊。

因為大家都有血瓶,對於這種不痛不癢的範圍攻擊,大家都沒必要閃避,每次原地扛著傷害以後直接喝血瓶,然後原地保持著輸出。

83%……74%……60%……

隨著時間的推移,一頓水磨的功夫后,boss又發動了最後一個技能,雙手同時往地面一砸把所有人都砸暈了兩秒。

不過這樣沒有改變它的結局,最後它還是發出一聲的哀鳴被林岳等人合力打倒。

系統:你和你的隊伍成功殺死精英級boss陶偶魔人,獲得經驗值3200點。

「這種boss雖然好打,不過太磨時間了,居然用了差不多半個小時。」幹掉boss后,憂鬱花忍不住感嘆道。

雖然是在遊戲裡面,不過長時間做著同一個動作,不管怎樣都會感到累。

「其實這種boss一點都不好對付,如果不是我們裝備好,估計還要花多一倍的時間不止。」聖域九州道。

「對啊,全靠土豪哥,我們才打得這麼輕鬆。」偶要做名人拍馬屁道。

林岳微微一笑沒有發話,而是用眼神示意寂寞的魚去摸屍。

這次是摸boss,林岳雖然想自己摸,不過考慮到自己現在是大黑手,他想想還是放棄了。

寂寞的魚依言走過去,不一會兒,一大片的綠光從boss的屍體上發出來,緊接著,隊伍頻道那邊刷屏般的彈出信息。

系統:你的隊友寂寞的魚獲得石碣法鞋(綠)

系統:你的隊友寂寞的魚獲得石碣法褲(綠)

系統:你的隊友寂寞的魚獲得叢林大劍(綠)

……

系統:你的隊友寂寞的魚獲得水晶

……

刷新出來一大堆的信息,開頭足足有6件的綠裝,後面還有3塊強化寶石,接下來才是一些必爆的垃圾材料。

跟林岳摸一號boss屍體時候相比,差距實在太大了。看到面前不停刷新的隊伍頻道,林岳既激動又無語。

怎麼說?是寂寞的魚運氣太好,還是自己運氣太差?

「哇塞,這才是真正副本boss,感覺沒白來了。」偶要做名人激動叫道。

憂鬱花看著這麼多的綠裝,還有那3塊晶瑩剔透的水晶兩眼放光,這麼多的東西如果拿出去賣,以遊戲現階段來說,估計可以直接賣華夏幣。

就連性格穩重的聖域九州此時也有點激動,尤其這些裝備當中有一兩件他是需要的。

「老大,這次好多東西哦!」

寂寞的魚心情雀躍的跑回來,好像獻寶似的向林岳發出交易申請。

看到她天真爛漫的笑容,林岳心中的鬱悶不知怎的好像一掃而光,轉移對大家笑道:「不必了,除了強化寶石,裝備你分給大家吧。」

「大哥,你說真的?」偶要做名人以為自己聽錯看著林岳問道。

聖域九州也愣了一下,隨即問:「這些裝備的價值很大,尤其其中的幾件好像還是套裝,你真的打算讓我們拿走。」

「對呀土豪哥,之前說好我們只拿酬勞,副本收益歸你,現在怎麼可以拿這些裝備。」憂鬱花雖然這樣說,不過她的一雙美目明顯沒有從哪些裝備上離開過。

面對大家充滿疑問的目光,林岳很淡然道:「沒事,這些裝備我反正是用不上,你們分了它還可以提高實力,說不定對後面的副本攻略還有幫助。」

婦科大夫毫不客氣,第一個開口說:「既然土豪哥都這樣說了,那麼我就不客氣了。」

有人帶頭說話,加上大家對那些裝備都很心動,走上來開始挑選自己合適的裝備。不過挑歸挑,大家還是很自覺沒有挑走裡面價值最高的石碣套裝。

說起套裝,那是「境界ol」裝備裡面一種比較特殊的設定,一般裝備只要湊齊一套可以開啟隱藏屬性。

從剛才開始,寂寞的魚就摸到了幾件石碣套裝的配件,如石碣法袍,石碣帽子,現在又拿到了石碣法鞋和石碣褲子,那麼正好湊齊了一套。

等婦科大夫等人各自挑好裝備后,林岳最後把這套石碣套裝放在寂寞的魚的交易欄上,不等她開口,林岳故作嚴肅道:「給我收好,不許拒絕。」

「謝……謝老大!」這一次,在林岳「嚴厲」的目光注視下,寂寞的魚總算學乖了,確認交易后順便把石碣套裝換上。

只見藍色電光一閃,寂寞的魚原本小魔女打扮的法袍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套黑色皮質的性感法袍。

「噓!」

婦科大夫輕佻的吹了一個口哨,寂寞的魚略帶不好意思的扯了扯有點低的領口,下意識往林岳的身後縮回去。

後宮無妃 林岳見狀瞪了婦科大夫一眼,然後輕咳一聲道:「走吧,按照地圖顯示這個副本還有最後一個區域,最終boss應該在哪裡。」

看守這裡的boss陶偶魔人被擊敗后,大廳身後的一面牆壁在一陣「轟隆隆」的響聲中緩緩升起,前方出現了一狹長的走廊。

在前往最終boss房間的一路上,出奇的沒有出現新的怪物,而且讓人意外的是,最後的boss房間居然是一個位於走廊盡頭的一個密室。

林岳等人還沒靠近,密室的門口已經有黑氣從裡面湧現出來,遠遠看去,密室內部燈火忽明忽暗,顯得極之神秘。

「靠,把氣氛弄得這麼森然,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來到鬼屋。」偶要做名人走在最後面,賊眼四處張望,抱著胳膊不時嘀咕道。

「你該不會是害怕吧?」婦科大夫挪揄道。

「誰……害怕?我只是覺得這個遊戲的特效不錯罷了……」

偶要做名人正要為自己辯解,可就在這個時候,密室的內部突然響起一陣沉重的響聲。

「鐺!」

那種聲音就好像有什麼金屬制的重物踩著地板走動一樣,在這種昏暗的環境下,大家的神經不禁一緊。 「什麼……東西?」憂鬱花緊張得叫了出來。

林岳眯著眼睛,抓起魚骨大劍說道:「看來boss要來了。」

話音剛落,那個響聲越來越近,緊接著,一個穿著黑色鎧甲的怪物從密室中走出來。借著昏暗的光線,大家的表情不禁一滯。

怪物的外表就是一個身穿黑色鎧甲的騎士,不過原本應該戴著頭盔的地方空空餘也,連帶裡面的腦袋不翼而飛,身上的鎧甲同樣血跡斑斑,表面橫七豎八全是裂痕,看上去損壞非常嚴重。

它手裡抓著一把門板般大小的大劍,拖在地上劃出一道深深的坑痕,鋒利的劍身可以看到有死者的血肉沾在上面,即使還相隔很遠,對方身上的肅殺之氣仍然撲面而來。

「無頭騎士?」林岳臉上微變,情不自禁的失聲道。

林岳之所以如此震驚,是因為眼前的boss根本不應該出現在這種低級的副本裡面。

無頭騎士的全名叫做無頭騎士史蒂夫,屬於「境界ol」中後期一個非常出名的世界boss,它即使在10年後的「境界ol」,依舊屬於非常難攻略的傢伙,多少大公會組織了千軍萬馬依舊飲恨於它的鐵蹄下。

聖域九州奇怪的看著林岳,問道:「土豪哥,怎麼了?」

林岳也不知道如何跟他們解釋,只好搖頭道:「沒什麼,這個boss很厲害,我們要小心些。」

雖然搞不懂15級的副本裡面為什麼會出現遊戲中後期才會出現的世界boss,不過林岳相信「境界ol」不會給沒辦法完成的任務的。

無頭騎士沿著走廊朝大家走過來,當發現林岳等入侵者的時候,原本不徐不疾的身影突然一個加速。

「來了!」

聖域九州大吼一聲,主動架起盾牌迎上去,不過……

-4361

在大家驚愕的目光下,聖域九州被無頭騎士那把生鏽的大劍連人帶盾斬成兩半,頭上還飄起了一個恐怖的傷害。

「卧槽!」

原本緊隨其後的偶要做名人嚇得連忙剎住了腳,接著連爬帶滾往回跑,可惜他哪裡跑得過無頭騎士這種世界boss,不到兩秒一樣的結局被殺掉。

只是一個照面,己方一主一副兩個肉盾被秒掉,大家都無法淡定鳥,只有林岳忽然靈光一閃,叫道:「不必緊張,這是劇情。」

果然,林岳的話音剛落,無頭騎士就拖著那把大劍緩緩走過來,一邊走一邊用冰冷的語調說話,「可憐的迷途者,讓我史蒂夫送你去黑暗的彼岸。」

說罷,無頭騎士掄起那把大劍以自身為中心選了一圈,一抹黑光佔據了大家的視線。等反應過來的時候,大家並非收到自己被擊殺的信息,而是來到一個全新的世界。

林岳回過神后,首先看到剛剛被「殺掉」的聖域九州和偶要做名人,兩人的臉上還帶著錯愕的神色,顯然還不知道什麼事。

大家面面相覷,半響打量此處的環境,只見大家正身處的地方是一個懸浮的平台,天空有黑氣在翻滾,四周一片漆黑看不真切,走到平台邊沿,往下看卻是波濤洶湧的黑水,水面上還漂浮著一朵朵蓮花,蓮花中心插著一根根被點燃的蠟燭。

各人檢查了一下自己的狀態,發現被無頭騎士殺掉一次后經驗值並沒有減少,說明剛才的狀況真的只是副本劇情。

「好詭異的地方,難道這裡才是副本的最終boss房?」憂鬱花狐疑道。

「前面的傢伙好像可以給我們答案。」婦科大夫忽然指著平台的前方說道。

不遠處,平台的中心,兩個穿著黑袍的人正背對著大家,他好像正在進行著什麼重要的儀式,全身黑氣環繞,如果不仔細看可能看不到。

「奇怪,怎麼有兩個人?」偶要做名人奇怪道:「難道boss有兩個。」

「現在好像還在劇情,我們先看看。」林岳說著,自己小心觀察黑氣中被包圍的兩人。不知道為什麼,林岳總覺得其中一個黑袍人看上去有點面善,好像哪裡見過的樣子。

從林岳他們進來開始,兩個黑袍人正在進行的儀式就好像打斷了,其中一個林岳覺得面善的黑袍人甚至還很誇張的吐了一口鮮血。

誒,這一幕好像也很熟。

林岳心中正要吐糟,另一個身材較矮小的黑袍人已經扶著那個吐血的黑袍人,並且驚呼道:「安德魯大人,您沒事吧?」

吐血的黑袍人摸了摸嘴角上的血,忽然把凌厲的目光轉向林岳的方向。

「是你?」

「又是你?」

林岳和那個黑袍人幾乎同時異口同聲的叫了出來,林岳嘴角抽搐了一下,扶額道:「怪不得這個吐血的場面看上去很熟,原來搞半天是你。」

沒錯,這個吐血的黑袍人正是林岳當初在新手村的時候進行隱藏任務碰上的神秘法師,沒想到他還跑來這裡,兩人真的是冤家路窄。

林岳仔細看了一下這個傢伙頭上的名字,發現那裡顯示的已經不是「神秘法師」,而是一個叫做安德魯的名字。

安德魯看見林岳,原本因為吐血關係而變得蒼白的臉色頓時漲紅起來,指著林岳怒氣沖沖道:「小饞貓的土豪哥,你為何三番四次破壞我的儀式?」

林岳先是一愣,接著才注意到安德魯的腳下果然有一個很眼熟的五芒星魔法陣,跟當初在神秘山洞碰到的魔法陣是一樣的。

面對憤怒的安德魯,林岳一臉無辜道:「你以為我想,還不是因為劇情安排。」

這個時候,安德魯身邊那個矮個子黑袍人開腔道:「安德魯大人,就是這個人類上次破壞了您的計劃?」

聽說你曾愛過我 寂寞的魚聽見三人的對話,有點好奇問:「老大,你怎麼跟他們認識?」就連聖域九州等人此時也忍不住看過來。

喂喂,感覺越來越亂了。

林岳扶了扶額,也懶得去解釋,扛起魚骨大劍說道:「算了,反正在這裡碰上你們,你們應該就是這個副本的守關boss,讓我幹了你們再說。」

「哈哈,不自量力的人類。」矮個子黑袍人忽然扯開身上的黑袍,對安德魯說道:「安德魯大人,您先走,這裡有下屬在,就讓下屬解決掉他們。」

「那麼拜託你了。」安德魯點了點頭,身體接著在一陣黑色的光芒中漸漸的消失,不一會兒,這個平台之上便剩下林岳等人還有那個矮個子黑袍人。 「怎麼說走就走?」不知道為什麼,對上安德魯那雙充滿仇恨的猩紅色眼睛,林岳覺得自己好像攤上了一件大事。

安德魯離開后,矮個子黑袍人嗡嗡聲道:「人類,接受我哈洛特的制裁吧,這是作為你冒犯了安德魯大人的懲罰!」

聽到這句話,林岳才把注意力重新放在剩下的矮個子黑袍人身上,扯掉身上的黑袍后,對方的真實身份竟然是一個矮人。

不過,哈洛特跟一般的矮人好像有點不同,他的身體竟然好像被改造過一樣,右半邊的身體呈半機械的狀態,背後還插滿了管狀的金屬裝置。

哈洛特-遺迹守護者(精英),等級19,hp:8300,mp:500

「奇怪,現在玩家的等級還沒達到30,跨種族傳送陣還沒有開放,為什麼矮人族的npc會出現在我們人族的副本?」

看到對方的真面目,大家都表示十分驚訝。

雖然由於同陣營的關係,人族這邊的城市也會出現別的種族npc,不過按照遊戲的設定,玩家在等級沒有達到30之前,應該不可能從別的種族npc身上接取任務,更加別說對方還是boss。

林岳才沒空管這些,他的隱藏職業任務本來就是從身為白精靈族的達芙妮身上接過來的,任務要對付的最終boss是矮人族又有什麼奇怪?

此時,林岳的目光已經落在對方的頭上,哪裡顯示對方的名字就是叫做哈洛特。

總算找到要找的人。

林岳心裡一喜,連忙對聖域九州等人道:「兄弟們,只要把這個傢伙幹掉我的任務就可以完成,大家一起上。」

大家聽到林岳的話,也顧不上心中的疑問,紛紛拿起武器開始攻擊。

「人類,給你們見識一下哈洛特的偉大力量!」

哈洛特大吼一聲,平台的表面突然傳來一陣巨大的震動,「轟隆隆」的響聲中,哈洛特左右兩邊突然升起了兩座黝黑的炮台。

聖域九州原本從正面沖向哈洛特,不過人還沒碰到對方,兩座炮台火光炸現,同時射出兩個炮彈,聖域九州首當其衝被擊中。

-149,-140

炮彈巨大的衝擊力不但打掉了聖域九州近半的生命值,而是還觸發了一個短暫的暈眩狀態。

好高的傷害!

林岳心裡一凜,當下不敢大意,沖偶要做名人喊道:「名人先扛著boss,九州退出去回血。」

聖域九州也知道自己的狀態不適宜繼續做肉盾,在暈眩結束后一個箭步往外跑,退出了兩座炮台的攻擊範圍。

還好,炮台的炮彈攻擊並非連續攻擊,在聖域九州退出去的同時,作為二盾的偶要做名人已經衝到boss的面前。

-80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