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雨眠嫁進他們沈家做他們沈家的兒媳婦。」丁航咬緊牙關一字一句的說道。

「什麼?」丁雨眠腦子嗡的一下,直接愣在了原地。

「呵呵,看不出來沈老爺子還是個風流人物,為了子女的終身大事想來操了不少的心吧。」洛川冷笑一聲說道。

沈家的目標是丁雨眠,這無疑觸碰到了洛川的逆鱗,沈家是吧,你划道,我接著就是了。

「丁叔不用著急,這件事我了解了,那些病患現在被安排在哪個醫院?」洛川沉聲說道。

「市醫院。」丁航頹然的說道。

「沒事,既然他們有著明確的目的,在目的達成前是不會將此事公開的,現在要做的就是先穩定住受害者家屬的情緒。」洛川說道。

「我一會就過去醫院那邊打聽一下情況,丁叔你先安頓好公司內部,謠言起來容易亂了人心,千萬不能讓內部先散。」洛川繼續說道。

「好,我知道了。」丁航沒有抬頭,而是對著洛川揮了揮手,洛川見狀給了丁雨眠一個眼神,之後就悄悄的退下了。

「有沒有安靜的空房間?」走出丁航的辦公室后,洛川轉頭看向丁雨眠說道。

「有,跟我來。」丁雨眠見狀便帶著洛川走進了左側的一個房間。

「好吧,還真是個空房間。」洛川走進房間一看,發現裡面還真的什麼都沒有,連一個椅子都沒有。

「你有辦法解決嗎?」丁雨眠期待的看著洛川說道。

「沒有。」洛川搖了搖頭。

「那我還是嫁過去吧……」丁雨眠神色一黯,苦笑了一聲說道。

「為什麼?」洛川突然轉頭將目光看向了丁雨眠。

「我不能眼睜睜看著我爸的心血毀掉……」 「呃!你沒事吧?」

韋步平、張保、黃橫說了很多話,這才想起跟在身後的羅修平。

羅修平沒好氣地說:「我被打了三棍! 總裁的惡魔小妻 他NN的,這些德國人真狠!我這樣聽話的人也下得了手!」

眾人心裡暗笑:剛才你多勇猛,奮不顧身的撲上去,對著警員大打出手,我們還以為你武功高強呢!哪知道是挨湊的主!

在羅修平的帶領下,韋步平等人終於到了「水手館」。

「你們……」

韋步平踏進水手館的大門,就看到了秦棋等人正在包紮傷口,一群人還嚷嚷著要跟德國佬拼了!沒想到秦棋居然這麼大膽,回到自己的老巢,也不怕警員找他麻煩。

秦棋也看到了韋步平、張保等人,連忙招呼道:「正想著感謝你們,卻在大亂的時候各走各的!沒想到你們能來到水手館」

韋步平說道:「我們敬仰陳紀林先生,來到德國就來拜會陳先生!」

「你來得不巧,陳紀林先生回國去了,現在主持水手館的是他的兒子陳順慶。」

「呃!太不巧了!」韋步平心想我一直以為的陳館長是創始人陳紀林,沒想到現在是他的兒子了。

「你有事的話,見少東家也是一樣的!」

秦棋心裡是佩服韋步平、張保、黃橫的,剛才他差點跑不了,幸虧韋步平等人挺身而出,擋住警員,要不然現在被關在警局了!

聽說近段時間被抓到的華裔,是要移送異地處理的,然後就沒有回來過,也不知道是被遣送到哪裡去?

「好! 至強創世 那就見見你們陳館長。」

陳順慶看上去很年輕,不到30歲,年紀跟韋步平等人相仿。

當聽說韋步平是察哈爾省、冀省兩省主席、瓊崖特別區保衛隊總司令、奧運代表團副團長時,陳順慶吃驚的瞪大了眼睛:這麼年輕?

陳順慶熱情把韋步平、羅修平、張保、黃橫迎進會客室。

落座、喝茶,一番寒暄之後,韋步平了解到了陳順慶之父陳紀林創辦德國「水手館」的初衷。

「水手館」是陳紀林於1920年創設於德國漢堡市,當時世界航運大發展,急需船員!

中國船員以吃苦耐勞、紀律性強、敬業的優良品德在世界海員中享有極高聲譽。

北德輪船公司(NorddeutscherLloyd)委託陳紀林招募中國船員。

陳紀林祖籍浙江寧波姜山鎮定橋村,臨海邊的老百姓自然與海結下不解之緣!從孩子時起就在船上渡過,是天生的海員,只要稍加培訓一番,就會成為合格的現代船員!

陳紀林做的就是招募華籍海員到德國后,經過培訓(包括學習英語、德語)之後,成為國際海員,解決德國輪船公司海員不足的問題!也幫助國內同胞解決工作問題。

由於大部分華籍海員全是陳紀林、陳順慶所招募,華籍海員感謝陳紀林、陳順慶父子,奉陳紀林、陳順慶父子為再生父母也不為過!

眾華籍海員自然以陳紀林、陳順慶父子馬首是瞻!不管是生活、工作**現問題,喜歡找陳紀林、陳順慶父子商量解決問題,久而久之,成為漢堡市唐人街華人頭領。

後來陳順慶的兒子,也就是陳紀林之孫陳名豪16歲到了德國,從海員做起,繼承祖業,把「水手館」做大做強,擁有多家旅館、飯店。

「水手館」(後來更名中華海員之家)會員多達數千人,成為歐洲最大的華人團體之一,事業鼎盛。

這是后話,暫且不提。

……

且說陳順慶與韋步平談話,知道國內近年崛起的遠洋艦隊,居然是眼前的年輕人創辦時,不勝欽佩。

「韋團長真是年少有為啊!」陳順慶由衷稱讚。

韋步平笑道:「你和你父親也不差,我們都是為我們的國人服務,就不要互相吹捧了!」

陳順慶哈哈大笑道:「韋團長說得是。」

「眼下德國納粹猖狂,陳館長有何打算?」

談到納粹猖狂,陳順慶頓時愁眉苦臉。

「德國人對我們還是很好的,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有一群人處處針對我們!處處為難,一天到晚凈是找我們的揸!他們的目的就是把我們趕走!」

「那有什麼應對之策嗎?」

「沒有,我還理不出頭緒!」陳順慶搖搖頭。

「德國人跟日本人是盟友,我們跟日本人是仇敵,很快我們跟德國人也是仇敵!現在還維持著表面上的友好關係,主要是各取所需!」

陳順慶點點頭:「你說得對,形勢就是這樣子!我已經做好回國的準備!」

「單是做好回國的準備還不夠,為了安全,在德國船上工作的華籍海員也要撤離!」韋步平說道。

「可是他們撤離了,他們的工作怎麼辦?沒有了工作,他們的生活沒有著落!我早就想回去,只是這個問題一直沒有解決。」

「這個太好辦了!海員可以加入瓊崖的遠洋艦隊,如果想參加抗日戰爭,報效國家的,就加入瓊崖海軍!」

「真的可以加入瓊崖海軍?」陳順慶精神一振。

「當然可以!只是加入海軍要做好思想準備,那是要流血犧牲的!」

「流血犧牲是必需的!」陳順慶喜道:「我第一個報名加入瓊崖海軍,我也是一名水手,做過船長!」

「呃!」

韋步平沒想到順勢急轉直上:如果陳順慶加入瓊崖海軍,估計會帶動很多人參加!他們都是水手,是大副、二副、觀察員、舵手等等人才!

——那豈不是多了很多人才?

韋步平大喜:「瓊崖海軍歡迎你們!」

福運小地主她超旺夫 陳順慶說道:「那這樣說定了,不許反悔!」

韋步平笑道:「我高興還來不及,哪會反悔?不過我建議你們加入商船!」

陳順慶擺擺手說道:「我要上軍艦!從普通水兵做起!這是我很小時候的夢想!沒想到有一天夢想成真!」

陳順慶在海上見過瓊崖的遠洋船隊:20多艘商船,左右有4艘驅逐艦護航,後面有補給艦,前後有炮艦開路斷後,威風凜凜,索馬利亞海盜望風而逃…… 「好吧!既然是你的夢想,那就上軍艦!不這我醜話說在前,軍艦不同商船,你得參加一輪培訓,考試合格才能上崗!不合格……」

韋步平沒把話說完,但陳順慶當然明白韋步平的意思。

「放心吧!如果不合格,我就進運輸隊。」

陳順慶對自己信心滿滿,一點壓力也沒有!因為他就是從掃甲板做起,輪機室、通訊、二副、大副、船長一步步走過來的!

「這就好!」韋步平讚賞的點點頭。

「剛才我們談到撤僑,我們是不是撤回國內?」陳順慶說道。

韋步平搖搖頭說道「國內就別回去了,估計很快戰火連天,你們壯男參加海軍或是遠洋運輸艦隊,剩下的老幼婦女都到加瓦爾領地去!

哪兒有工作做,有田地種!好好生活下去!戰後再考慮是回漢堡市,還是回國,還是留在加瓦爾領地!」

「加瓦爾領地?」

陳順慶皺眉想了一下,忽然抬起頭來啊的一聲說道:「我明白了,你就是那個沙特的華人酋長!」

韋步平笑道:「是的!偶然遇上一點事,我到沙特走了一趟,化解了幾個部落的干戈,得到沙特國王的封賞,咱也就不客氣,照單全收了!」

陳順慶喜道:「聽說你的領地是你挑選的,一下子就挑到了最大的油田!」

「就是運氣好一點。」韋步平的態度很謙遜。

「我經常看到報紙上有加瓦爾領地的新聞,你們太神奇了,能把沙漠變綠州!」陳順慶由衷稱讚。

「把沙漠變綠州,唯有我們中國人能辦得到!」韋步平道:「我們中國人善於創造神奇!」

「那什麼時候能把我們國家的沙漠變為綠州啊?」

「得等待一段時間,現在我們拿加瓦爾領地做試驗,等技術成熟了,就把我國的沙漠變為綠洲,也向全世界推廣,希望全世界的沙漠得以綠化!」韋步平道。

「這個奇迹應該由我們中國人創造!我決定了,唐人街的華人全部暫居加瓦爾領地,這樣既能避開戰亂,還能學習綠化沙漠的技術!」

對於1936的人來說,綠化沙漠是一件極為神奇的事!

談妥事情,韋步平和陳順慶皆大歡喜——陳順慶等在德華裔海員參加了瓊崖保衛隊海軍,或是運輸艦隊,算是有了工作!

非海員的中青壯男女在加瓦爾領地,可以找工作,也可以種田,有一個戰爭難以波及的地方安身,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而韋步平憑空獲得了幾千海員,海軍力量突然大增!瓊崖海軍一夜之間實力突然暴漲!

……

陳順慶請韋步平、羅修平、張保、黃橫等人到一間華人開的飯店吃飯。

韋步平看到有很多外國人在用餐:「看來外國人也喜歡我們的中國菜啊!」

「豈止是喜歡,簡直是吃了中國菜就念念不忘中國菜!」羅修平說道:「唐人街最熱鬧的餐館,就是中式餐館!簡直是人來人往啊!顧客以外國人居多!」

「也算是」

韋步平夾了一塊白斬雞進嘴裡:「味道跟廣州相比,差得很遠,但是他們吃得津津有味!」

「豈止是津津有味,簡直是念念不忘!」

眾人笑起來。

忽然街上有大喊大叫!

「來了!來了!」

「船隻來了!」

……

令韋步平、張保、黃橫驚奇的事情發生了:飯店裡吃飯的客人紛紛結賬走人!

他們不顧禮儀,拔腿就往一個方向跑!好像賽跑一樣!華人在跑,外國人也在跑,好像走兵一樣!

韋步平、張保、黃橫面面相覷,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陳順慶笑道:「是你們的貨船來了!」

「貨船來了就跑?」韋步平、張保、黃橫更是不解。

陳順慶說道:「對,貨船來了就跑!因為瓊崖工業區生產的商品極為暢銷!搶到貨源,轉手賣出就是錢!」

「原來是這樣!」韋步平、張保、黃橫點點頭:怪不得!

「最暢銷的是絲襪!其次是衣服!還有各種各樣的小商品!」

「對!絲襪倒賣到20美元一雙!還搶不到貨!你們絕對想不到瘋狂到這個地步!」羅修平說道。

「是的,還有那種尼龍製作的衣服,更是深受各階層的人喜愛,你有沒有錢沒有人知道,但是能穿上一套尼龍衣服,那表明你肯定是一個有錢人!」

「是啊!居然售價30美元一套,還供不應求!」

……

陳順慶、羅修平你一言我一語,說出來的話使韋步平、張保、黃橫越聽越驚奇:沒想到瓊崖生產的商品,竟然如此受歡迎!

「走!我們也去看看!」羅修平坐不住了。

「好,那就去看看吧!」韋步平、張保、黃橫也很好奇。

……

眾人趕到碼頭邊時,看到碼頭人山人海,不時有人抱著一堆衣服、布匹、皮帶、鏡子、項鏈、錢包、瓷器、打火機等等物品,滿臉笑容的往回跑。

陳順慶、羅修平、韋步平、張保、黃橫擠不進去,只能夠遠遠的看看!

「這生意真好,要是我能做就好了!」

說道的是羅修平,他是柏林華人商會會長,但是不認識瓊崖的人,聯繫不上供貨商,只能眼巴巴的看著別人賺大錢!

「你也可以做啊!有韋團長在這裡,瓊崖的生意你可以隨便做了!韋團長,我說的對不對啊?」陳順慶說道。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