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來啦!」

吳澤開始全力定向穿梭,只是幾個閃爍,那一點星光就在吳澤眼中變得猶如一個蘋果般大小,臉盆大小,大樓大小,城市大小,大陸大小……直到,淹沒視線。

「這是一個河系,看來,就是大夏首都了。」

吳澤帶著笑意,眼瞳中映照出璀璨河系。

毫不猶豫,吳澤隨手一劃,打開空間門,再次踏入,來到首都河系之中。

奇異感應散發,周圍一切都被映照入腦海。

「咦,這些星球上,竟然還有這麼多生命存在。」

吳澤發現這些星球上並不死氣沉沉,反而還有無數修士存在,他們各個種族都有,幾乎囊括了仙古宇宙所有種族,甚至還有些已經滅絕的種族,在這裡,他們和諧共生。

吳澤一個踏步,就來到一顆星球上,這是顆藍色星球,一半大陸一半海洋,無數修仙門派林立,在這裡,沒有國家,佔據統治地位的是門派。

吳澤並沒有設計好落地點,因為那樣就沒有樂趣了,因此落點隨機,出現在海洋上空,下方青海一望無際,幽碧如波。

青海之上,有乳白雲朵飄揚,偶有修士遁光而過,他們絲毫不知道一個實力強大又富有好奇心的存在已然降臨。

現實仙古宇宙,寂夜星空中。

某個角落,黑暗裡一艘飛舟靜靜停頓。

「墨言,我還是有點慌,我看我們還是先離開寂夜星空,等到時候首都河系出世之後再看情況怎麼樣?」

東皇太二忍不住對一旁的墨言說。

「淡定,你這都是第一百三十二次這麼跟我說了,放心,我們只在外圍逛逛,絕對不參與那些大勢力的爭鬥,我們就算被波及,跑還是沒問題的,相信我的實力。」

一天後,墨言才從靈感醞釀中醒來,茫然了一會,忽然扭頭對太二安慰般的開口。

正在整理自己儲物空間里保命手段的太二扭頭看向墨言,他很想強迫自己相信對方,可是怎麼總感覺墨言的話這麼不靠譜呢。

認識這兩個傢伙,太二感覺好心累。

「可我感覺,我應該回家一下,畢竟不打一聲招呼就跑到這麼危險的地方來,我父親母親會擔心的。」

太二嚴肅得不行。

「哦,這個你不用擔心,在來之前我先去你家找得你,順便跟你爸媽打過招呼了,他們很熱情呢,都表示沒問題。」

墨言一笑。

「什麼?可他們不知道我是被你拉來寂夜星空,要是知道肯定不會同意的。」

東皇太二不敢相信,跟著狡辯,總之,先離開這裡再說。

「很遺憾,你也看見了,寂夜星空被各大勢力包圍,現在恐怕已經完成合攏,你只是大乘修士,恐怕沒那個能力悄悄的離開。」

墨言搖頭,「所以,還是等吧。」

太二絕望…… 吳澤在萬里高空飛翔,他的周圍,法則跳動,彷彿天地演奏的混響音樂響徹,充滿歡快與勵志。

「咦,前面有個城市。」

吳澤發現前面的修士遁光很密集,凝神細看,卻發現一座懸浮在天空上的巨大島嶼,整個島嶼都有修士來來往往,一派繁榮昌盛的景象。

吳澤根本沒有思考,就決定上前去看看,他逛過東皇太二二號住所的那兩個生命星球,他倒是想看看兩者有什麼不同。

一個閃爍,吳澤就出現在島嶼上,以他目前的法陣造詣,一眼便看穿島嶼所有法陣,每一條法陣陣紋在他眼中都纖毫可見。

說實在的,這些法陣和仙古宇宙的法陣構成,雖然看似大不相同,但其邏輯與大多數方面,並沒有什麼差異,畢竟,都是在仙古宇宙的萬物法則框架下衍生出來的。

吳澤很快便對法陣沒了興趣,將目光投向各類種族的修士,在仙古宇宙,各種族基本只住在自己的疆域里,混雜而居的地方也有,只是很少,吳澤沒怎麼見過。

行走在島嶼縱橫交錯的街道上,吳澤好奇的辨認這些各族修士的種族,同時暗中收錄他們的一切法則信息。

包括血脈,身體,靈魂,記憶,修為,感悟,真靈,乃至……存在。

基本上一個人存在的一切他都收錄了。

這些修士是幸福的,他們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經被人看穿到底。

「喂,你好,這裡怎麼這麼多修士啊,你們在幹嘛?

不知道就問,吳澤很有覺悟,拉住一個路邊走過的修士,看著他詢問。

他拉住的是一位風度翩翩的白衣修士,身旁,還有一位青衣少女,相同的是,衣袖上都刻印有一片枯葉。

「人族,你也是為盧水仙會而來?」

白衣青年開口了,語氣有些輕蔑,在藍煙星,人族地位不是很高,受到大多數種族歧視。

「滷水仙薈?」

吳澤反倒好奇的問,「那是啥?難道是一種好吃的東西?」

白衣青年卻是愣了,好吃的東西,你到底在想些什麼?

「算了,師兄,原來這個傢伙只是個鄉巴佬,連最近在藍煙星舉辦的盧水仙會都不知道。」

青衣少女瞥了吳澤一眼,不屑的表情溢於言表。

「盧水仙會到底是幹啥的?」

吳澤接著問,沒有一點不好意思。

然而白衣青年和青衣少女只是發出一聲嘲諷的哼聲就直接離開了,都懶得跟吳澤說。

吳澤癟了下嘴。

不告訴我,那我就自己去看。

想到這裡,吳澤一個瞬閃就消失在原地,出現在一片密集的建築群,這裡的建築富有古韻與現代修真風格,交織卻不錯亂,別有一番清爽感。

四周的修士皆是一身青衣,最低都是金丹修為。

「你是什麼人,竟然敢闖入青山派駐地?」

四周的修士第一時間就注意到吳澤,他的穿著與周圍修士格格不入。

「我……」

吳澤剛要開口,就有聲音打斷了他。

「給我拿下他。」

人群中有一位地位高的修士下令,其他金丹修士皆向吳澤攻殺而來,大多數都是禁錮法訣。

「別動。」

吳澤只是輕輕開口,所有金丹修士都感覺周圍的靈氣都凝固了,自己的身體乃至法念都被剝奪,唯有僵立。

早在要人下達命令的時候,吳澤就以時空微泡同化周邊法則,在他的領域裡,吳澤言出法隨。

所有金丹修士雖然連眼睛都眨不了,可心底都震駭莫名,瞳孔深處透出一抹恐懼。

吳澤只是兩個字,就禁錮了一群金丹修士,這太可怕了,幾乎都沒聽說過有這樣的事情發生過。

「前輩息怒。」

這時,一位白髮蒼蒼的老修士從遠處遁光而來,見此場景,連忙大喊。

「你想說什麼,他們可是對我動手了。」

吳澤看向他,也清楚這個修士肯定地位更高。

「這,前輩意欲何為。」

白髮老者心裡那個氣啊,明明是你先跑進我青山派來的。

「沒什麼,聽說這裡有什麼盧水仙會,我想來了解了解。」

吳澤說。

「嗯,這麼簡單。」

白髮老者愕然,他想了許多種可能,唯獨沒想到吳澤竟然會這樣說。

「好奇而已。」

吳澤一步踏出,就來到白髮老者面前,讓他眼瞳一縮。

「空間之道,竟然是走空間之道的修士。」

白髮老者心中凜然,空間之道的修士不好惹,畢竟對方打不過可以跑,你還未必追的上。

「盧水仙會,是周圍三十顆靈氣星球的一級門派聯合組建的集會,低階修士藉此交易各種靈氣物品,高階修士由此探討各自之道,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據我所知,在大夏首都河系外圍的靈氣星球都有這樣的聚會形式,在我們周圍的靈氣星球的集會形式就是盧水仙會,如今已經開始了一百零三天。」

白髮老者老老實實的敘述,這些也不是什麼秘密,「周圍院落是我青山派暫住之地。」

「原來是這樣。」

吳澤興趣大缺,這樣的集會對他沒什麼吸引力。

「那個,前輩可否能放開我派門人。」

白髮老者忍不住開口。

吳澤掃了那一群金丹修士一眼,收回了時空微泡。

正在這時,吳澤忽然心中有感,抬頭望天,發出輕咦,「那是什麼?」

吳澤發現天空中有密集的法器組合,器文流動,形成一個巨大法陣。

空間,產生了劇烈波動。

一個黑色圓洞出現,瞬間擴散至五百里,黑壓壓的,就像是天穹都要塌陷,場景駭人無比。

「這是……」

「天塌了嗎?」

「不,這是,巨型空間法陣,是誰,想要幹什麼?竟然展開這樣的法陣。」

「我有預感,有大事要發生了。」

「快快快,通知本派,做好準備。」

「難道是隔壁星群的修士想攻打我們,他們怎麼敢。」

…………

法陣圓洞太大,甚至讓整個半球的修士都清晰可見,有些修士惶恐,有些凝重,有些驚訝……

其中隸屬門派的修士反應最快,想要將這裡發生的事情通知門派。 十分鐘后,天空黑洞里忽然下起黑雨,密集得能讓人起雞皮疙瘩,細看才發現,那些都是一具具傀儡,還有修士混雜在其中,直接撲向藍煙星的修士,雙方陡一接觸,沒有廢話,便展開了廝殺。

入侵的修士有條不絮,彷彿有著計劃,分列一隊隊,沖向藍煙星的各大門派,就算只有萬人的小門派也沒有放過。

闖進山門,見修士就撲殺,沒有半點廢話。

藍煙星修士被打了個猝不及防,只是一接觸就死傷慘重,可很快就在各門派高層領導下組織反抗。

「殺啊!」

「滅了他們!」

「各位,藍煙星是我們的家園,不能讓這些修士猖獗,跟著我一起上。」

「流水于山、裂!」

…………

參與盧水仙會的修士也跟著加入戰場,他們高喊著,渾身靈力澎湃,一道道法訣打出,漫天光彩飛舞。

修士之間的戰鬥是恐怖的,揮手間,山河破碎,大河截流。

或隨手一招,藍色天雷滾滾,化作雷海,將天空都遮蔽,黑暗壓抑。

範圍極廣的靜電效應,讓無數修士長發直直立起,可他們根本沒時間管這些小事,就讓長發飛舞,殺到兇狠時,雙眼中再沒有其他。

「嘖嘖,可怕可怕。」

吳澤坐在塔頂上,高塔聳立在高峰頂,望著轉眼變成血腥戰場的藍煙星,頗有些感嘆,正式進入看戲狀態。

至於之前的青山派弟子,早就臉色凝重的離開了,吳澤稍稍注意了下,發現他們也已經與黑洞中入侵的修士戰做一團。

「可惡,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竟然敢入侵藍煙星,是想要掀起戰爭嗎?」

青山派的白髮老者見多識廣,周圍星群的修士就沒有這樣穿著的,因此懷疑這些入侵的修士根本不是周圍星群的修士。

「哼哼,你們這些老古董,活在這個世界上簡直就是在浪費靈氣。」

黑洞入侵的修士里,一位穿著華麗,神色凌傲的中年修士不屑。

「哼,老是資本,老是實力,你懂個屁。」

白髮老者被氣到了,對方和他實力相差不多,他可不畏懼,忍不住開罵。

「是嗎?看看你們的法器,多麼的落後,我們仙古宇宙的修士早幾十萬年前就淘汰了。」

中年修士依舊不屑,跟著抬起手,對手腕上一塊通訊黑石法器說,「差不多收集到他們的情報了,現在展開傀儡,開始屠滅。」

中年修士話一完,黑洞入侵的修士全部接收到命令。

所有仙古宇宙的入侵修士都展開自己的法器傀儡,有外穿式、人形式、獸式、異形式……種類各不相同,數都數不清。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