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畢竟我們基地,主要都是漢唐人啊,只有少部分其他國家的人,澳陸人都已轉移到東南幾百公裡外的德萊斯基地。」

「在澳陸當局眼裡,我們只是一個可利用的棋子,用來分散進化獸入侵的壓力,能支援一些熱武器,便是很不錯的決定。」袁澤樞無奈的嘆息道。

「現在澳陸當局,要靠遠征軍穩定形勢,都敢這樣對待漢唐人基地,原來豈不是更加過分?」庄有為忍不住問道。

「在資本國度,不要用仁義的思維去看待問題,有這種現象很正常,不僅是對漢唐人,對南中半島那些國家的人,澳陸當局都是差不多的態度。」

「在過去這兩年多,澳陸當局很清楚人的重要性,終究是抵禦進化獸的力量,願意提供一些熱武器,倒不算太過分。」

「這一次,澳陸當局認為,我們這個漢唐人基地,有實力擋住獸潮,不會威脅東南方向的德萊斯基地,才這麼有恃無恐的拿捏。」袁澤樞無奈的說道。

「帝國遠征軍到來,未必對澳陸當局,有多大的影響力。」袁綃出聲說道。

「遠征軍規模太小,清剿分散的進化獸族群,或許會成為一支勢不可擋的奇兵。」

「但那些進化獸族群,形成中大型獸潮后,遠征軍便無力鎮壓。」

「這一次我們面臨的獸潮,光靠遠征軍的一兩千人,即便有幾位七級進化者,有幾位六級進化者,幾十位五級進化者,都很難抵擋獸潮的進攻。」

遠征軍的五、六級進化者,其實根本不算多,只是相對於一兩千人的規模,高手所佔的比例比較高。

遠征軍的倚仗,還是兵十三、墨傑兩大七級,再加庄大BOSS這個八級高手。

只可惜,無論個人實力有多強大,在面臨龐大規模的獸潮時,終究人力有時而窮。

這次三十萬獸潮大軍,先有導彈轟殺十餘萬,再有二十多萬進化者參戰,有一百位五級進化者,三位六級進化者,再加八級的庄大BOSS,才在付出幾萬犧牲后,取得最終的勝利。

相比這二十多萬進化者大軍,遠征軍那兩千人,頂多算一股精英力量,綜合實力完全不在一個層面。

傅少夫人套路深 「確定遠征軍的實力后,澳陸當局肯定會很失望,甚至後悔提出代價求援。」

「現在遠征軍,有實力在澳陸各大城區附近,清理那些不大的進化獸族群。」

「但在這個時候,澳陸當局反倒要考慮,清理城區附近的進化獸,會不會招惹出荒野深處,那些強大的進化獸族群,或是直接形成獸潮?」

「畢竟這一次,萊阿德-塔古澳基地出現獸潮前,是我們先清剿清剿的進化獸族群。」

「我想澳陸當局,現在正處於矛盾中,或許已後悔向帝國求援,對帝國產生很大不滿。遠征軍的力量,相比整個澳陸來說,便如同一根雞肋。」袁綃說出她的分析。

按她這樣分析,澳陸當局確實不會多給遠征軍楚文峰的面子,後悔求援大有可能。

「在澳陸境內,有近三千萬漢唐人,如果都聚集起來,用遠征軍作為骨架,組建一支漢唐人軍隊,將形成抵擋進化獸的主要力量。」

「澳陸當局缺乏頂尖高手,無力與進化獸族群抗衡,應該不會反對漢唐人聚集吧?」庄有為疑惑道。

遠征軍是一股精英力量,澳陸境內漢唐人很多,聚集起來的力量很強,有很大把握穩定澳陸的形勢,解決威脅較大的進化獸族群。

「為什麼不會反對?」

「澳陸拿出南回歸線以北,將近三分之一的領土,換取帝國出兵鎮壓獸患。」

「但遠征軍只有那麼一點人,即便有後援隊伍,規模同樣不會很大,必須依靠澳陸境內,原本的漢唐人成軍。」

「這一點說起來,頗有點空手套白狼的意味,澳陸當局未必不會使絆子。」

「在澳陸當局的立場,利用遠征軍的高手,斬殺高層次進化獸,又不讓漢唐人聚集強大,後面耍賴不給酬勞,不願意割讓領土,這都很有可能發生。」

這些看法與理解,算是袁綃抵達澳陸后,結合澳陸的具體形勢,才想明白的問題。

澳陸最初向帝國求援,很清楚帝國答應的幾率不大,直接許諾三分之一的領土為報酬。

但在帝國答應后,澳陸國便開始反悔。

帝國同樣清楚這一點,才會一進入澳陸境內,首先確定在北山港建立基地,選一個能夠紮根的大本營。

後面的形勢發展,現在很難說得准,但帝國要得到澳陸三分之一的領土,肯定沒那麼順利。

從這一次,澳陸當局發射導彈轟炸獸潮,支援漢唐人基地的態度,就能看出一些問題。

「暫時不說那麼遠,何況那些問題,用不著我去操心,我只要出力配合即可。」庄有為搖頭說道。

「澳陸境內的形勢,沒有原來分析那麼簡單,這裡的進化獸族群,有很多古老種族,綜合實力很強。」

「在七級進化獸層次,原本公開只有兩頭,這次直接出現三頭,都尚未驚動到荒野深處,實際估計不少於十頭,不排除有八級進化獸。」

庄有為沉聲說道,進化獸族群的實力,頂尖層次的進化獸,才是他主要關心的問題。 「庄大哥所言不錯,澳陸雖為蓋亞星最小的大陸,但只在周邊沿海岸為人族佔據,超過九成面積皆為荒野。」

「澳陸境內,獸族佔據的荒野分佈集中,這一整塊荒野區域,包含原始叢林、荒漠、水域多種地形,堪比亞馬河流域的原始叢林,阿非利加洲的荒漠草原,大拿加、西伯冰斯國冰原叢林,且進化獸種族更多,血脈更加古老。」

「帝國內的叢林分佈,相比澳陸來說,實在很零散,但已出現那麼多大妖,澳陸境內不會更少。」袁綃點頭贊成,說出她的一番分析。

尚未抵達澳陸境內,澳陸當局公布的情報,宣稱有兩大七級進化獸,雖不能完全相信,但找不到懷疑的理由。

來到澳陸境內,見識到複雜多樣的進化獸種族,見到七級大妖三隻結隊出現,都在說明這塊大陸不簡單。

澳陸的荒野連成一整塊,包含各種地形,進化獸種族多樣,這算是獨有的特徵。

蓋亞星其餘幾處大荒野,亞馬河流域熱帶叢林為主,阿非利加洲主要為荒漠草原,大拿加、西伯冰斯國皆為冰原、寒帶叢林,進化獸種族都有局限性。

人族進化層次提升的快慢,是否為古國?是否有修鍊傳承?這兩點要佔一定的因素。

獸族進化不受這點影響,主要看體質、看血脈,進化方式全在本能體現。

但有一個共同點,無論獸族還是人族,原來的基數越大,出現進化者的比例越高,逐層提升的進化層次,所達到的人數越多。

漢唐帝國與澳陸國,人族進化層次的對比,就很直觀的說明這個問題。

假如兩國,都有一半人員成為進化者,漢唐帝國基於十六億人口的基數,那便有八億人成為進化者。

澳陸國連同外來人員,總共兩億人口的基數,只有一億人成為進化者。

只不過澳陸當局,尚未意識到這個問題,對外來工作的人員,甚至移民時間較短,尚未完全融入的人員,都採取差異化歧視對待。

聽庄有為與袁綃,談起進化獸層次的問題,袁澤樞沒有插話,直到兩人大致判斷,結束這個話題后,袁澤樞才出聲說道:「先不管進化獸的問題,我要考慮這個漢唐人基地,後期的走向與發展。」

「帝國方面早已聯絡過,希望我們整個基地,包括所有澳陸境內的漢唐人,都轉移到澳陸北區,承諾劃歸帝國的領土區域。」

「其餘地方的漢唐人,我袁澤樞兼顧不到,但作為萊阿德-塔古澳基地的首領,我要為基地內的民眾負責,將後期的問題安排妥當。」袁澤樞聲音很沉重。

作為工程援建人員,袁澤樞在澳陸沒什麼地位,更清楚普通工作人員,在末世新紀元受到的區別對待。

在那些澳陸人控制的基地內,非澳陸人承擔最辛苦的工作,卻得不到公平的報酬。

成功進化,或身體強壯的人員,被徵召進入抵擋進化獸的隊伍,同樣是當成炮灰使用。

萊阿德-塔古澳基地,這是澳陸境內唯一的一個,受漢唐人自主控制的基地,內部自是公平對待。

但基地對外,相對於澳陸整體來說,有危險得不到支援,得到的熱武器援助有限,甚至購買都有限制。

很明顯,澳陸當局希望利用非澳陸人,去抵擋進化獸入侵,保護澳陸人的生命與財產,但又不能讓非澳陸人強大起來,必須進行各種限制,甚至是壓制。

「按原計劃,萊阿德-塔古澳基地整體轉移,到澳陸北區建立全新的基地,袁叔你早已答應下來,具體要和帝國那邊協商,楚文峰進行具體安排,我只負責保護任務。」

「其實轉移計劃,袁綃比我更清楚,大家都是自己人,有什麼要求盡可直說。」庄有為出聲說道。

「對這我沒什麼要求,澳陸境內的漢唐人,若不轉移到北區獨立,後面的處境會更加艱難。」

「關鍵是轉移途中,萊阿德-塔古澳基地近千萬人,但進化者不到兩百萬,從南部沿海區域,轉移到北部地區,至少兩千多公里路程,轉移的難度很大,關鍵是轉移過程中,可能遭遇的各種危險。」袁澤樞無奈的說道。

萊阿德-塔古澳基地近千萬人,或許有些人不願意轉移,寧願投靠附近的澳陸人基地。

畢竟這近千萬人中,有一成左右為其它亞裔,還有一成漢唐人,在末法時代移民為澳陸人。

但最終轉移的人數,至少會超過八百萬,這是一個轉移的難點。

其次是路程遙遠,從澳陸南海岸到北海岸,直線跨度近兩千公里,實際路線繞過獸族密集區,路程至少翻倍,不時會受到各種襲擊,這是最大的一個轉移難點。

僅這兩個問題,便沒那麼容易解決。

「老爸,這次斬獲的進化獸血肉,在基地內消化后,整體實力必定提升一截,絕對會超過戰前的實力。」袁綃思索一陣后,出聲分析起來。

「這個基地的管理比較鬆散,轉移前必須進行調整,主戰力量軍事化管理,要有嚴格的管理梯隊,不能一百個主戰大隊,這種平行平級的管理。」

「後勤人員一樣要軍事化編隊,甚至直接按主戰隊伍的標準建立後勤隊伍。」

「其餘基地成員,要按一定聯繫編隊,方便轉移過程中的管理,比如百人小隊、千人大隊,各選出一個聯絡負責人。」

「幾百近千萬人大轉移,自由鬆散肯定不行,必須擰成一股繩,團結所有力量,面臨突髮狀況,用最快的速度處理,不拖累轉移速度,杜絕分散掉隊的情況。」袁綃提出她所想到的一些問題。

袁澤樞聽完,認真的點頭,出聲說道:「袁綃你的提議很好,到時還要多操心!」

「老羅你回到基地,處理完戰後工作,跟肖副會長几人協商,拿出具體的章程,快速實施下去,儘早完成轉移前的準備工作。」

袁澤樞口中的老羅,便是管理後勤的羅副會長,老牌的五級進化者,只是不太擅長戰鬥,實戰方面缺乏磨鍊,屬於管理型人才。 各項工作有序展開,在羅副會長的協調下,從基地調來二十萬一級進化者,執行打掃戰場的任務。

前後不到三天時間,戰場便打掃結束,將可用的物資運回基地,統計出具體的戰利品名單。

這三天時間,主要還是運輸過程,在路途中消耗的時間,畢竟戰場在基地外三百公里,至三百八十公里,左右跨度近百公里的廣大區域,運輸壓力比較大。

收取戰利品,主要靠車輛地面運輸,只有庄有為追出去斬殺,零散分佈的五級進化獸,派出直升機快速收回。

在打掃戰場第二天,確定形勢完全穩定,沒偵查到什麼威脅目標后,庄有為便跟袁澤樞、袁綃一起,來到萊阿德-塔古澳基地。

初見准岳母肖嵐,比起見袁澤樞的時候,庄有為明顯要輕鬆很多,見面非常融洽和諧,確實有那麼越看越喜歡的感覺。

戰場打掃結束,戰利品統計完成,這些事庄有為都不怎麼在意。

在萊阿德-塔古澳基地休息兩天,他已回到巔峰狀態,且感覺元力的精純度,再次得到一些提升。

耗費半天時間,庄有為煉化七級太攀蛇的蛇膽,血脈得到大致一成的淬鍊。

各種因素影響下,庄有為的戰力又提升很大一截,達到75318點。

遠征軍初抵北山港,庄有為用八級巨龜心頭血,淬鍊身體皮肉完成後,戰力值達到70852點。

後面歷經剿滅三疣梭子蟹,清剿北山港基地周邊隱患,趕路來到萊阿德-塔古澳基地,兩個階段的清剿行動護衛,獸潮前截殺三大七級的斬首行動,追殺五、六級進化獸的持久戰,煉化太攀蛇的蛇膽提煉血脈。

這一段時間修鍊下來,戰力值提高四千四百多點,算是一個不小的提升。

厚愛蠻妻 「凝鍊血脈,目前只發現太攀蛇的蛇膽,對我效果比較明顯。」

「如果能得到八級蛇膽,或是多一些七級蛇膽,必定能在短時間內,將血脈提純到八級層次的極限。」庄有為開始思索起來。

「皮肉、筋絡、骨骼、經脈、血脈、元力,甚至還有神秘的魂念力,都是進化過程中,同步強化的東西。」

「進化層次突破時,會得到一定的反饋淬鍊,進化過程的積累階段,便是主動進行強化。」

「我靠系統作弊進化,用不著必須完成積累沉澱,但要夯實自身根基,保證綜合實力不拖後腿,便要付出更多努力,進行日常的積累強化。」

「我的元力純度,雖不到八級的極限,但差距不是很大,多經歷一些實戰,在消耗與恢復之間,就會不斷提純元力,增加元力的總量。」

「魂念力在九級進化階段,算是非常神秘的存在,只有靠進化過程的反饋提升,其次便是金竹果那種特殊異果。」

「筋絡和經脈,同樣是人體內複雜的東西,被動強化為主,很難主動淬鍊。」

「最後剩下皮肉與骨骼,我的皮膜強度很高,甚至已超過八級層次的極限,肌肉還差一點,日常鍛煉能夠不足。」

「骨骼方面,日常淬鍊的效果微弱,希望能找到特殊物質,針對骨骼這一塊進行強化。」分析自身各部位的強度,庄有為找准淬鍊的方向,主要便是骨骼與血脈。

「或許我現在應該,進入荒野歷練一段時間,斬殺更多種族的進化獸,獲取高層次進化獸的血肉資源,從大自然中尋找機緣。」

「現在萊阿德-塔古澳基地,會進行持續一個月的戰後休整期,同步進行轉移前的各項準備工作,我在這裡沒什麼事做。」

「巴特爾已成功突破,達到七級進化層次,全速奔跑可持續兩個小時,深入荒野很方便。」產生荒野歷練的想法后,庄有為逐漸變得堅定,完全確定歷練計劃。

巴特爾現在的實力,可持續奔跑兩個小時,按全程踏空奔騰計算,六百公里的時速,兩個小時即一千二百公里。

巴特爾六級進化初期,只能全速半個小時。到六級進化巔峰,可全速一個小時。

同一個進化層次階段,從初期到巔峰,增加半個小時。

現在從六級巔峰到七級初期,增加一個小時。

庄有為不清楚,巴特爾這種增長,到底是一個階段翻倍,還是大層次突破,與同一個層次階段,增加的時間不一樣?

雖說他更傾向於後者,但暫時無從確定,巴特爾自身都不清楚。

但不管怎麼說,巴特爾全速奔跑的時間,都在隨實力提升,不斷增加變長,這是一個很不錯的情況。

「庄大哥,你怎麼突然想起,現在要去荒野歷練?」當庄有為找到袁綃,說出他的決定后,袁綃表現得有些吃驚。

「決定確實有些突然,但我現在是否留在基地,對現階段的各項工作,沒什麼影響。」庄有為搖頭回答。

「萊阿德-塔古澳基地內部,有袁叔、肖姨、羅叔、查叔、王叔,再加袁綃你自己,總共六位六級進化者,完全有實力解決內部問題。」

庄有為指出的幾人,查叔便是原來的查隊長,全名查海龍,現在已提升為萊阿德-塔古澳基地,負責戰鬥的副會長。

肖姨肖嵐、後勤副會長羅一軍、情報副會長王智三人,同樣是服用六星赤元果,突破到六級進化層次。

六枚六星赤元果,袁澤樞、袁綃、查海龍三人服用三枚,恰好還剩下三枚。

肖嵐使用一枚,這完全不用考慮。

但羅一軍與王智,雖為五級進化的副會長,卻不擅長實戰,實力還不如五級初期的大隊長。

何況還有三十多位,五級中期的大隊長,按實力、戰功,突破后的巔峰戰力收益,六星赤元果都輪不到羅一軍跟王智。

但實力、戰功符合要求的人太多,六星赤元果只有兩枚,很難公平獎勵。

羅一軍跟王智兩人,雖說實力差一點,但身為萊阿德-塔古澳基地,漢唐人互助聯合會的核心高層,忠誠的信仰毫無問題,做出的貢獻很大,不能光用戰功來衡量。

綜合考慮下,袁澤樞將兩枚六星赤元果,交給羅一軍和王智使用,不對外公開六星赤元果的存在。

但袁澤樞提出要求,兩人必須加強實力磨鍊,儘快提升實際戰鬥力,不要求他們去主戰隊伍,可在遇到問題時,必須有拿得出手的實力。 萊阿德-塔古澳基地,正副五大會長,皆已突破到六級進化層次。

其中會長袁澤樞六級後期,副會長查海龍、羅一軍六級中期,副會長肖嵐、王智六級初期。

加上外來助力袁綃,同樣為六級中期。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