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好臨出來前把手機鎖床頭櫃,還調了靜音,否則就穿幫了……」林飛暗自捏了一把汗,臉不改色地朝唐妍笑了笑,說:「我沒撒謊吧?真忘了。」

「可我怎麼還是那麼不信呢?」

唐妍將信將疑,又撥了一遍林飛的手機,還是沒人接聽,最後不得不放棄。

林飛聞言,只是聳了聳肩,沒再說話。

「好吧,相信你就是了,你還有什麼話要對我說嗎?」

「哦,好像沒了,你有嗎?」

「有!」

「什麼?」

「明天晚上我演唱會,邀請你來!」

「可是我明天就要回江雲市了……」

「我不管,你來也得來,不來也得來,但是如果你不來我就把你拉黑,然後絕交。」

「……」

面對唐妍,林飛悲哀地發現,自己居然一點方法都沒有,唯有默默認栽了。

重生之二嫁太子 算了,大不了回去遲一天唄,叫慶容改一下機票就行了。

林飛如此想著,繼續看向唐妍,等待著她接下來要說的話。

……

與此同時,京城洛家大院內,燈火通明。

洛家家主洛文龍,二當家洛文華兩人,頭上、臉上、手上和腳上都分別綁著紗布或者貼著創可貼,一看就知道傷的不輕。

可不是嘛,堂堂洛家家主和二當家,居然在昨天的李洛聯姻現場上被林飛給扔飛掉,搞得狼狽不堪,現在洛雲逃婚,李家翻臉……一切事情的變故都來得太快,洛家在股市上的股票價格更是狂跌不止,眼看著就要跌到最低點了。

如果再不加以補救,洛氏集團恐怕就真的要清盤宣布破產了。

對此,洛家上下,無人不對洛雲恨之入骨,對林飛這個始作俑者更是恨不得將其碎屍萬段……

可問題是,憑藉洛家現在的實力,根本就無法斗得過林飛。

這個林飛,今天白天親自闖進李家,把李家太祖李逍遙給打敗了,現在李家對他俯首稱臣,這個消息一經傳遍,林飛的大名立刻震撼了整個京城各大家族,尤其首當其衝的是四大家族。

洛家作為除開四大家族外的二流家族,更為關注這個消息,為了應對林飛,他們洛家家族核心成員從下午開會一直開到了深夜,依舊沒能商量出一個好的應對之策。

頓時,整個洛家大院內,愁雲慘淡,不時傳出嘆息聲。

洛文龍見狀,更是倍感凄涼,暗自想道:「難道我們洛家百年的基業,就要毀在我洛文龍手上嗎?」

「大哥,你……沒事吧?」

正想著,洛文華輕輕地拍了一下洛文龍,關切問道。

洛文龍轉身微微一笑,搖頭說:「二弟,放心,我沒事。」

洛文華張了張嘴,點頭后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洛文龍見狀便問:「二弟,你是不是有什麼話想說?不不妨直說,親兄弟之間,不必拘謹。」

洛文華嘆了口氣,附在洛文龍耳邊說:「大哥,今天趙家家主找過我,他托我問你有沒有興趣合作,只要我們答應,他們趙家會立刻出資二十億注入我們洛氏集團,並且不要我們的股份,只要……」

「只要什麼?」洛文龍臉色一緊,追問。

「只要我們承認他們趙家是京城二流家族的第一位,以後重大決策等等必須經過他們同意……」

「不行!絕對不行!」

洛文華還沒說完,便被洛文龍給打斷,接著更是將頭搖得如同撥浪鼓般。

「大哥,我們沒得選,如果不同意,洛家就要破產了!」

(本章完) 「破產?怎麼可能?」

洛文龍臉色一變,搖頭說道:「即便是情況再差,但我們洛家家大業大,怎麼可能那麼容易破產?」

洛文華顯得有些急了,他說:「大哥,今非昔比了,經過和李家聯姻失敗這樣的打擊,我們洛家早已成為京城大家族間茶餘飯後談論的笑話了,所以……我們真的沒得選了。」

「什麼?我們洛家要破產了?」

也許是由於洛文華和洛文龍兄弟二人的聲音大了,被兩側座位上最靠近洛文龍的洛家二長老洛無悔給聽到了,一頭華髮的他,立刻拍桌而起,急切地瞪著洛文龍和洛文華兄弟二人。

洛無悔作為洛家二長老,地位一直僅此於家主和二當家,由於他是洛文龍父親的親弟弟,雖不是長子嫡孫,但由於之前他大哥,也就是前任家主洛無天在世時,跟隨洛無天為洛家普通家族迅速崛起並且躋身為二流家族的牛耳位置,立下了汗馬功勞。

可以這麼說,如果當年沒有洛無悔輔助洛無天,洛家絕對不可能有今時今日的家底和社會地位。

但,沒想到的是,才僅僅不到一代人的時間,諾大的洛家愣是被洛文龍和洛文華兄弟二人給折騰得現在都要靠依附其他家族才能度過難關,否則就面臨破產的境地。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

估計,要是他大哥洛無天在世,也會被自己兩個兒子給活生生氣死吧!

雖然洛無悔已經退居二線,但影響力尚在,曾經也在多次洛氏集團進行投資、融資等等多個項目或者決策上給過比較中肯的意見。

如果洛文龍他們肯聽進去,估計洛家也不會落到如今這樣的地步。

洛文龍作為家主,剛愎自用,好大喜功,整天把振興洛家掛在嘴邊,但做生意卻缺乏應有的全局觀和高瞻遠矚的領導及決策能力。

洛文華這個二當家,比起他大哥,更遜一籌,心胸狹窄,只顧著眼前利益,還有一個最危險的特徵,就是覬覦家主之位。

兄弟二人堪稱狼狽為奸,洛家豈有不衰落的道理?

曾經很多次,洛無悔都想動用自身力量將洛文龍和洛文華兄弟二人給廢了,由他來重新扛旗,但最後也都打消了這個念頭,他過不了內心那一關,生怕百年之後無言面對兄長。

也由於這樣,洛家越發衰落了。

「啊?沒、沒有,二叔,你聽錯了,我們洛家家大業大,情況好著呢!」洛文華反應最快,連忙換上一副討好的笑容說道。

「對啊,二叔,我跟文華在聊別的事兒呢……」洛文龍也回過神來,見到洛文華給自己遞眼色,他也趕緊轉話題想要繞過去,卻不料被洛無悔給大手一揮,打斷了。

慕你多時 「好了,你們兄弟兩個,就別在忽悠我這個老人了,就算我年紀再大,聽力還是很不錯的。」洛無悔冷聲說道:「洛家現在什麼情況,不但你們清楚,我也很清楚,相信在座各位都很清楚。」

說著,洛無悔環手掃了一下現場四周,但沒人敢接話。

現場一共坐了12個人,除了洛文龍和洛文華兄弟二人坐在主位上外,其餘10人分為兩排依照家族地位而坐。

洛無悔自然坐在靠近家主這一邊的第一個,而其他在場的人,無一不是洛文龍兄弟二人那一方的人,自然會無條件地站在他們這邊。

「二叔,其實……」

洛文龍感覺到臉面無光,隱約間有些慍怒,卻又不好發作。

「你先讓我說完!」

洛無悔再度打斷說:「撇開家族地位,我作為你二叔,見到侄子有難,家族有難,我豈會袖手旁觀,這樣吧,我和四大家族的老一輩有些交情,如果你願意,可以授權我去聯繫,如何?」

「這個……」

洛文龍一聽,立刻猶豫了,「二叔,這個……恐怕不太好吧?」

二叔洛無悔的影響力,洛文龍是知道的,這些年為了遏制洛無悔勢力膨脹,洛文龍可是明裡暗裡祭出了不少的對策。

比如其中一項最重要的規定,就是明令禁止洛家一切退休成員,不能擅自和其他家族人員來往過密,如真有需要,都必須要首先經過家主的同意,方可進行。

記得當初這條規則一出,洛家上下一片嘩然,所有人都知道,這是赤果果地針對洛無悔的。

可讓眾人大跌眼鏡的是,洛無悔居然第一個站出來表態支持。

「你是怕壞了規矩?」洛無悔問道。

「家規若是不遵守,豈不是家不成家了……」洛文龍應道,不敢迎上洛無悔咄咄逼人的眼神。

「說白了,你還是怕我擅權,功高震主吧?」

「二叔……我沒有這個意思!」

「呵呵,罷了,罷了……」

洛無悔冷眼看了洛文龍半響,隨之仰天長嘆,搖頭說道:「事已至此,我也不想再操心了,但願你們能助洛家渡過這次難關吧!」

說完,洛無悔便轉身緩步走出大院,離開了。

看著洛無悔消失的背影,洛文華狠狠地朝地上啐了一口,低聲罵道:「呸,老不死的到這個時候,居然還想著奪權,有我們兄弟在,沒門!」

「好了,二弟,不管二叔了,快想想辦法吧,眼下我們該怎麼辦?」

「大哥,也只有答應趙家的要求了,而且趙家家主還對我說,只要我們答應,他會立刻聯繫以為武道宗師前來,將林飛和洛雲給一起收拾了。」

「真的?」

醫武兵王俏總裁 「千真萬確!這個武道宗師恰好被趙家家主曾經救過,欠了他一個天大的人情,只要趙家家主開口,對方肯定會答應。」

「好,你把趙家家主手機號碼給我一下,我親自跟他聊!」

「好的,大哥!」

……

林飛無奈地看著唐妍,聳了聳肩說:「你既然都這麼說了,我還有拒絕的理由嗎?」

唐妍玩味一笑,說:「當然沒有,所以你明天還是乖乖地來吧,否則我……」

「絕交是吧!好好好,我來,我一定來,行了吧?」

「那還差不多,走吧,我送你回家!」

「等等,別急,有情況!」

「什麼情況?」

「有危險……」

(本章完) 「什麼危險?」

「啊!~」

唐妍正要繼續追問,卻不想林飛忽然飛撲上來,一把將她給摟住,然後在她尖叫時直接用手捂住她的嘴,人再往餐桌下面一滾,一起滾了進去。

餐桌底下漆黑一片,唯一可以感覺得到的,就只有唐妍玲瓏凹凸的魔鬼身材擠壓過來的陣陣爽感,還有從她身上傳來的夾雜著香奈兒高級香水味道和女兒體香的混合香味兒,聞得林飛心中一陣大呼受不了。

「唔唔……」

唐妍被捂住嘴巴,瞪大著眼睛想要看清楚,卻愣是一點東西都看不見。

你好,南先生 這種前所未有的恐懼感,讓她很不適應,甚至已經開始產生崩潰的念頭,要不是聞到來自林飛身上那股熟悉的味道,她很可能都要瘋了。

「噓~」

「唐妍,你不要吵,乖乖呆在這裡,我去去就來。」

林飛一說完,就輕輕地在唐妍身上點了一下,接著唐妍只覺得一股強大的睡意席捲而上,眼睛一閉上就睡過去了。

確定唐妍睡過去后,林飛悄然已經從餐桌下面鑽了出來,身形一閃來到了門口,躲在旁邊。

「吱呀~」

門被輕輕地推開,探進來一張男人的臉,他警惕地掃了一眼包間內四周,可能是因為沒見著人,所以覺得奇怪,輕輕「咦」了一聲,還是把門推開了。

「人呢?」

男子小聲嘀咕了一句,正要轉身卻見到一張笑臉在面前,當即嚇了一跳,下意識就把手中握著的匕首給猛地一下捅了過去。

「哎喲,才見面就送我這麼大禮呢?用不著吧!」

林飛戲謔一笑,雙腳猛地一踮起,肚子往後一縮,但身體依舊保持站立狀態,對方那來勢洶洶的匕首,眼看著就要扎中他,可被林飛這麼一躲,就恰如其分地扎空了。

「草~」

男子狂罵一聲,忽然往後猛退一步,接著雙手緊握拳頭,雙肘各自往外一推。

「刺啦啦~」

一陣衣衫爆裂的聲音傳來,男子上半身的衣服居然就這樣全被炸開了,露出一身精壯胸肌,那張臉好像也在瞬間變得猙獰起來,目露凶光,渾身上下充滿了殺氣和暴戾的氣息。

「卧槽,什麼玩意兒?」

林飛見狀,也不由得被嚇了一跳,怎麼眼前這個男的,那麼像那些吃了葯后變身的超人什麼的呢?

「嘿嘿,你是林飛,對吧?」

男子咧嘴一笑,露出的居然是血盆大嘴,說話的聲音沙啞而又獨具金屬特質,聽上去就像是那些變形金剛機器人說話時候一樣。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就是林飛,怎麼了?」

林飛深吸了一口氣,警惕地看著眼前這個男子,但嘴巴上卻依舊一點都沒有退讓。

「嘿嘿,那就對了,有人出高價買你的命,所以……拿來吧!」

男子再次陰笑,接著左右扭動了一下腦袋,居然發出了「咔咔」的聲音,聽上去著實嚇人,林飛此時更加迷糊了,第一次這麼沒底。

壓根就不知道眼前這個男人到底是什麼鬼來著,怎麼看怎麼就像那些好萊塢大片裡面放的什麼異性或者怪獸一樣,行為舉止和動作居然都差不多。

難道……自己真碰上怪物了?

不可能吧!

太扯了吧!

可要不是怪物,到底是什麼人嘛!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