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珊珊嘴角輕揚,露出了一抹狠毒的笑容。

敢和她比,她就是要讓這個小丫頭,得到教訓。

許久以後,裡面突然間沒有了聲音。

天才酷寶:總裁寵妻太強悍 顧珊珊這才進去看了看。

叫小娟兒的女人躺在地上,然後簌簌發抖。

而且她的身上好多傷和淤青,就和她當初是一樣的。

這個小丫頭一定是嚇壞了吧!

然後,顧珊珊又看了看劉國棟,他直接趴在了床上。

一動也不動。

「老劉?老劉?」顧珊珊喊道。

沒有人應。

她又碰了碰他,依然還是沒有動靜。

前妻來襲:渣總裁滾開 顧珊珊驚呼一聲,「他……他死了……死了……」

果然是死了。

沒想到,竟然會這麼快啊!

她告訴自己,千萬不能慌。

她看了看小娟兒,幸好和她上床的人不是她,她正好可以撇清楚關係。

然後,她撥打了急救電話,還報了警。

……

老劉被送到醫院以後,顧珊珊急急忙忙地跑回了顧家。

「媽……媽……」顧珊珊喊道。

「珊珊,你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白鳳擔心地問道。

「媽,劉國棟死了……他死了……」顧珊珊激動地說道。

她現在心裡好開心,這個變態,終於死了。

「真的嗎?那真是太好了!」白鳳也挺高興的。

然後給顧珊珊出謀劃策,讓顧珊珊趕緊去醫院守著。

要表示很傷心,到時候,在法律上自己是可以分到一部分財產的。

劉國棟的兒子自然是不願意的,但是顧珊珊請了律師。

法院最終判下來,顧珊珊分到了一部分財產,雖然不是很多。

來儀鳳姿 但是對於顧珊珊目前來說,已經是一筆不小的數目了。

她自己成了富婆,身價也上漲了。

這段苦日子,終於算是熬到頭了。

「珊珊啊,爸爸想跟你說個事情。」顧玉明說道。

如今的顧珊珊和以前不一樣了,顧玉明對她說話,自然也是要客氣一些了。「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不過就是想要我幫你東山再起嗎?爸,你醒醒吧,顧氏已經是過去式了,根本就不可能了,你要想恢復以前的身份,簡直就是白日做夢,現在,我給你們的條件,已經算是非常好了,

所以,你最好是安安靜靜的過日子,你是我爸,該少的,我不會少你的。」

顧珊珊說完,顧玉明立馬就憤怒了。

啪!!

他一下子將身邊的杯子,摔倒了地上,非常的憤怒。

「顧珊珊!你就是這麼對待你的老子的嗎?你抱著這麼多錢做什麼?你投資我,讓我開一個公司,有什麼不好的!」「你覺得你現在的狀態,適合開公司嗎?你有什麼資源?你有什麼人脈,你現在早就一無所有了!你以前是怎麼對我的?難道你的忘記了嗎?現在就知道巴結我,我受了那麼多的苦,才有了如今的一切,我

不會輕易交給你的。」

婦女兩人,眼看著就要吵起來了。

這時候,白鳳立馬說道:「你們兩個吵什麼啊!顧玉明,我覺得珊珊說得對,你啊,就別成天想那些有的沒的事情。」

「你……你……」顧玉明氣的說不出話來。

隨後,白鳳和顧珊珊出去了。

「珊珊,之前那件事情,我給你分析了一下,我覺得,陷害你的人,應該就是那個蘇婕。」白鳳說道。

她的腦子,要比顧珊珊好用多了。

「蘇婕?」顧珊珊疑惑了一下。

怎麼會是蘇婕?

「你想一下啊,這個蘇婕為什麼站出來指正你,她就是要你做她的替死鬼,除了她,還能有誰陷害顧言馨他們,加上你之前已經有過一次了,所有人都理所當然的認為是你。」

顧珊珊這一想,才覺得白鳳說的非常有理。

沒想到,在蕭家陷害她的人,就是蘇婕。

讓她失去了蕭太太的位置。

顧珊珊立馬想要去約一下蘇婕,當著她的面,拆穿這個女人。

但是蘇婕不見她。

這和明顯的就是心虛啊!!

顧珊珊氣的只能給蘇婕打電話了。

可是蘇婕,將她的電話拉入了黑名單。

顧珊珊只能另外想辦法了。

……

蕭家。

蘇婕最近也是非常煩惱,這顧珊珊一直在騷擾她,簡直不得安寧。

搞得她最近都不敢出門了。

雖然顧珊珊掀不起什麼風浪,但總是這樣被纏著也不好啊。

正在蘇婕煩惱的時候,顧珊珊的身影便出現了。

「好久不見啊,蘇婕。」 腹黑冷少蛇蠍妻 顧珊珊說道。

蘇婕立馬起來,看到顧珊珊,她足足嚇了一跳。

「顧珊珊!你怎麼來了?」蘇婕問道。

「是我帶她進來的。」蕭逸霖從後面走了出來。

「逸霖,你……你怎麼將她給帶進來了,你這樣做,你不知道老太太他們會不高興嗎?」

蘇婕著急地說道。

「她說找你有事情啊?而且好像還很嚴重的樣子,所以我就擔心你,將她弄進來了。」蕭逸霖說道。

「對啊,蘇婕,我們之間的事情,是不是該好好談談了。」顧珊珊立馬過去,將手搭在了蘇婕的肩膀上面。

蘇婕的臉色有些不自然。

這件事情,蕭逸霖還不知道,不能讓他知道。

「逸霖,我的確和珊珊有些事情要說,都是女人方面的問題,之前我就請教過她的,所以今天,我們要好好的聊聊,你不是要出去嗎?你先出去好了。」蘇婕對蕭逸霖說道。 顧珊珊說著,便將葯拿了出來。

「珊珊,看來我娶你還真是沒錯。」劉國棟滿意地說道。

顧珊珊趕緊將葯倒了幾顆出來。

「老劉啊,我看那個丫頭挺厲害的,你多吃幾顆,待會兒可別讓人家失望。」顧珊珊說道。

「哎呀,珊珊,你真乖!」老劉聽的是心花怒放啊!

隨後,顧珊珊將一些工具拿了出來。

「給,用上這些東西的話,一定更好。」

老劉高興的不得了。

做完這一切以後,顧珊珊沖著一杯咖啡,然後悠閑地坐在客廳裡面,慢慢品嘗。

「不要……不要……不要……」

「救命啊……救命啊……救命啊……」

「啊!!啊!!啊!!」

裡面不斷地傳來各種聲音。

顧珊珊嘴角輕揚,露出了一抹狠毒的笑容。

敢和她比,她就是要讓這個小丫頭,得到教訓。

許久以後,裡面突然間沒有了聲音。

顧珊珊這才進去看了看。

叫小娟兒的女人躺在地上,然後簌簌發抖。

而且她的身上好多傷和淤青,就和她當初是一樣的。

這個小丫頭一定是嚇壞了吧!

然後,顧珊珊又看了看劉國棟,他直接趴在了床上。

一動也不動。

「老劉?老劉?」顧珊珊喊道。

沒有人應。

她又碰了碰他,依然還是沒有動靜。

顧珊珊驚呼一聲,「他……他死了……死了……」

果然是死了。

沒想到,竟然會這麼快啊!

她告訴自己,千萬不能慌。

她看了看小娟兒,幸好和她上床的人不是她,她正好可以撇清楚關係。

然後,她撥打了急救電話,還報了警。

……

老劉被送到醫院以後,顧珊珊急急忙忙地跑回了顧家。

「媽……媽……」顧珊珊喊道。

「珊珊,你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白鳳擔心地問道。

「媽,劉國棟死了……他死了……」顧珊珊激動地說道。

她現在心裡好開心,這個變態,終於死了。

「真的嗎?那真是太好了!」白鳳也挺高興的。

然後給顧珊珊出謀劃策,讓顧珊珊趕緊去醫院守著。

要表示很傷心,到時候,在法律上自己是可以分到一部分財產的。

劉國棟的兒子自然是不願意的,但是顧珊珊請了律師。

法院最終判下來,顧珊珊分到了一部分財產,雖然不是很多。

但是對於顧珊珊目前來說,已經是一筆不小的數目了。

她自己成了富婆,身價也上漲了。

這段苦日子,終於算是熬到頭了。

「珊珊啊,爸爸想跟你說個事情。」顧玉明說道。

如今的顧珊珊和以前不一樣了,顧玉明對她說話,自然也是要客氣一些了。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不過就是想要我幫你東山再起嗎?爸,你醒醒吧,顧氏已經是過去式了,根本就不可能了,你要想恢復以前的身份,簡直就是白日做夢,現在,我給你們的條件,已經算是非常好了,所以,你最好是安安靜靜的過日子,你是我爸,該少的,我不會少你的。」

顧珊珊說完,顧玉明立馬就憤怒了。

啪!!

他一下子將身邊的杯子,摔倒了地上,非常的憤怒。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