渾身激動的亂顫。

裡面還一閃一閃的。

遠處傳來了汽車的聲音。一個執法車隊正火速向著這邊趕過來。

粗略一數,能有四五十輛。

地玉看了看快要失控的霧團。

一巴掌拍了過去。

霧團飛速的就向著車隊飛了過去。

剛到車隊上空。

嘭……

一聲巨響,爆炸了。

一個蘑菇雲衝天而起,火光照亮了半邊天。

幾十輛汽車直接氣化了。

爆炸結束,地面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坑洞。

人?

車?

沒有,就好像沒來過一樣!

地玉肩膀上的幽冥好像聽到了動靜,眼睛慢慢的睜了睜。露出一絲精光,攝人心脾。

然後又閉上了。

地玉輕輕地拍了拍小幽,小幽舒服的動了一動。

幾天之後,地玉又回到了卧龍。

卻聽到了一個不好的消息。

鋼鐵酒吧被人端了。

孫庄當場戰死,王勇受了重傷,現在下落不明。

地家一號別墅。

上官雲,馮常,錢多,地振,周琦都在。

「什麼時候的事?」

「玉哥!就是昨晚剛發生的。我們得到消息,趕過去的時候,那幫人已經走了。」

錢多憤憤地說道。顯然很生氣,玉哥不在,家裡出了這麼大的事情,這裡的每一個人都覺得很沒面子。

「有話留下嗎?」

「只是說,要為光頭佬報仇!」

「光頭佬?哦!那次城外約戰,光頭佬請了一個SS級的人過來,看來和這幫人有關啊!」

地玉點了下頭。

「查到他們的下落了嗎?」

上官雲低了下頭。

「玉少,我們正在查,暫時還沒有頭緒。」

地玉看了看上官雲。

「連你也查不到的話,這說明這幫人在卧龍還有根基啊。也好,趁著這個機會,再往裡挖一挖吧。看看還有多少這種關係。」

「玉少說得對,雖然我們很低調,但是總有人心裡有其他想法。這也算人之常情,但是敢與敵人勾結的這些人,就是禍害了!」

地玉面色一寒。

「這段時間把敢冒頭的都找出來,是去是留全看他們自己啦。」

在卧龍郊外的一處莊園里。

一個老頭正和一個中年人聊著。

「張家主!最近幾年辛苦了哈!」

中年人一聽,頓時冷汗就下來了。

「在老家主面前,我怎敢當家主這個稱謂,你這是讓我無地自容啊。不敢不敢!」

老頭冷哼了一聲。

「這麼多年你賺了多少錢?而又上交了多少,你真當我什麼都不知道嗎?」

中年人一聽,腿就是一抖,差點沒跪下。

「老家主息怒,卧龍這個地方水太深,稍微不注意就會惹禍上身,這些年我也是戰戰兢兢,很多花的錢上不了檯面,還望老家主體諒。」

老頭捋了捋鬍子。

「算了,念你對張家還算忠心的份上,就算了!但是讓我查到一點對不起張家的事,你的好日子就到頭了!」

中年人急忙上前一步。

「老家主看我表現,我一定不讓老家主失望。現在雖然自立門戶,但是省城張家永遠是我的根。」

老頭點了下頭。

「嗯!看好那個人,興許會有大用。」

中年人下去了。

老頭的身後出現了幾個人,赫然都是SSS級的強者。

「那個地玉有消息了嗎?」

「稟家主,地家周圍防衛很是嚴密,屬下也曾小心的進去探查過,並未發現地玉的痕迹。」

「再探再報!」

幾個人一閃身就退了下去。

『這個地玉沒想到這麼大的能量。 白妖旅途 以前大老闆在的時候,不允許外部勢力干預卧龍地下世界,我也只能悄然行事。但是這個地玉從默默無聞到崛起統一卧龍地下,居然只用了幾個月,奇迹啊。』

老頭在屋裡來回走動。

『現如今,不說地下,就是經濟社會,地家的聯盟也有半壁江山了,這個速度太快了。據說就連大老闆都栽在地玉手裡,下落不明!看來這一次卧龍之行,還是小心為妙啊!』 老者也是剛來卧龍不久。

本以為可以輕鬆的掌控卧龍地下。

進而在卧龍能有所作為,但是來到這裡,越是調查,心裡越吃驚。

『昨晚的行動也許是個錯誤!』

地玉在房間里繼續修鍊。

吞天訣費了那麼大的勁才算三層圓滿,想要進入第四層,將會需要海量的能量。

急是急不來的,但是地玉卻是一刻也不停歇,會抓住每一分每一秒的去修練。

「哎呀!這一覺睡得!舒服!」

地玉肩膀上的幽冥打了個哈欠,伸了個懶腰,一躍就跳到了地上。

原本巴掌大小的小豹子,一眨眼變得有三米多長,這還不算尾巴,加上尾巴足有五米了。

「小幽!收穫不小啊!恭喜你晉級了哈!」

幽冥一抬頭,邁著四方步來回走了幾步。

「小意思,本神獸晉級還不簡單,只要本神獸願意,那就是分分鐘的事情。」

地玉搓了搓手,看了眼小幽。

「是嗎?」

幽冥趕緊跑了過來,低下頭在地玉腿上蹭了蹭,秒變乖乖貓。

超級學神 「主人。在倭國我沒怎麼出力,那不是正在晉級嗎,現在好了,有什麼事你說話,保證給您漂漂亮亮的完成。」

地玉抬起頭看了看別墅外。

在黑影處,幾個人不禁激靈靈打了個冷顫。

一股危機感湧上心頭,好像被什麼恐怖存在盯上了,壓力山大。

『不好!有點不對勁!趕緊撤!』

幾個人小心翼翼的就退出了地家的別墅群。

「小幽,跟上去。 如此嬌妻:嫡女傾城 鋼鐵酒吧的事,你應該知道了,知道怎麼做了吧!」

這幾個退走的人是那個老者的人,每一個都有SSS級的實力。

按說在卧龍是可以橫著走的。

但是地玉那一眼,就讓他們感到了巨大的危機感。

幾個人回到莊園,才算鬆了一口氣。

幾個人對視一笑。有些無語。

『見了家主怎麼說?感覺不對,就直接回來了。這話有點說不出口啊。可是,如果不趕緊走,怎麼感覺會當場斃命呢?』

幾個SSS級的狠人硬著頭皮敲響了家主房間的大門。

「回來了!那個地玉回來了嗎?」

幾人對視一眼,一時不知道怎麼回答。

「有什麼新發現嗎?」

老者皺了下眉頭。

「他房間里的燈亮了!但是我們……我們沒見到人。」

一個人硬著頭皮說道。

幾個人心裡一涼。

『得!最少是一頓批鬥,等著吧!』

老者捋了捋鬍子。

「燈亮了,沒見人!這麼說很可能是回來了!」

老者站了起來。

幾個人趕緊後退,心裡都是一突突。

『沒發火,難道是要動手!』

老者嘆了一口氣。

「去把王勇請來。我們去拜訪一下這個神秘的地玉。」

幾個人一聽,都楞了一下。

『沒處罰自己,還要把王勇請來,還要去拜訪地玉。這是什麼情況。不會吃錯藥了吧!』

一會的功夫,王勇被人抬了上來。

衣服是乾淨的,身上是乾淨的。可是精神萎靡不振。全身的很多骨骼被打斷了。

王勇一看見老者。

使了使勁,想要做起來,但是沒能成功。

「姓張的!等玉少回來,你們都死定了。殺了我那麼多兄弟,一幫劊子手,你們不得好死。」

老者面無表情,揮了揮手。

「走吧!」

老者帶領著二十幾個人慢慢的走出了房門。

「嘖嘖!人還不少,不錯,這是要去哪啊?要不要我送你們一程啊?」

一個懶洋洋的聲音傳了過來。

「什麼人?藏頭縮尾的,滾出來!」

二十幾個SSS級強者瞬間就把老者包圍在了中間。

四下觀看,連個鬼影子也沒看見。

老者眼睛盯著院子里的一棵大樹。

那上面只有一隻巴掌大的小貓,不對,像個豹子。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