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住···抓住,千萬別鬆手,別鬆手······」我著急的喊道。

他努力的抓著繩子,但是風力實在太大;他手中的冰鎬已經掉了下去。

「抓緊了,千萬別鬆手。」我們都在喊道。 第一百六十六章寒冰洞

「虎子······」解飛塵抓這安全繩喊道。

可是,人已經沒了;已經消失在了風雪中。

這一幕,我真的經歷了很多次了;我親眼看見和自己一起來的兄弟消失了,我心很痛。我總是感覺是對不起他們,是我沒有照顧好他們。

十八個人,一個人就已經沒了;還沒到昆崙山頂呢,一個兄弟就已經······

「大家都別愣著了,趕緊往上爬,這會兒風雪小了。」李震風突然喊了一句。

他說的有道理,我們這些人在怎麼沉痛也是無濟於事;在不抓緊時間往上爬,只會面臨更多更大的困難。所以,我們必須努力往上爬,先百米的極險地帶。

重生之一品香妻 終於,我們冒著風雪怕寒爬上去了;我們終於爬過了鬼門關。上面是一個類似於天台的地方,雖然積雪很深,但是卻相對比較平坦。

「卧槽,老子終於活著爬上來了。」李震風坐在地上喊道。

他這一句喊出了我們所有人的心聲;我們都活著上來了。可是,接下里的路也並不好走,因為這已經到冰川了。

「星爺,咱是不是休息會兒,吃點東西啥的再走?」李震風問道。

我搖搖頭說道:「不行,抓緊時間喝點水;我們趕路了,到了山頂在吃。」

「都這麼累了,實在是走不動了;就休息一會兒好不好?」另外一個兄弟說道。他應該是解飛塵帶來的人。

「哼····沒有身好不好的;我也累,我也想休息;可是現實不允許;趁現在天還沒有黑,我們必須邁過這兩道山頭。」我站在絕壁邊上指著我們前方的兩個小山頭說道。

雖然我們已經很接近山頂了;也能看見上面的冰川了,但是我們中間還有兩座不大不小的山峰擋著,所以路程還比較遠。

「為什麼,剩下的路丟比較好走了;我們可以加快速度的,實在是累的不行了,就休息一會兒。」那人孩子跟我討價還價。

「我說了不行就是不行。這裡是看著平坦,但是你能看見這積雪下面的東西嗎,萬一下面是冰洞呢?你告訴我你怎麼辦?」我很生氣的說道。

「哼····我就不信還有那麼巧,會有那麼多的冰洞。」那傢伙嗶嗶道。

「好,那你一個人走;你走啊,走啊······」我轉過身指著那個人吼道。

「走就走,老子今天就走給你看看。孬種······」那人罵了我一句轉身走了。

「喂,阿柱,你回來,回來······」解飛塵望著那個倔強的背影喊道。

我就那麼看著他走;那傢伙順著中間一直向前走,走了十幾米遠突然回過頭來喊道:「看好了,我很安全;我,沒有看見冰洞。」

那傢伙話音剛落,往前走了沒兩步,突然啊的一聲就沒影兒了。我把腿就往前跑,可已經慢了。

那就是一個冰洞,那個叫阿柱的人就是掉進了冰洞。單型號,那個冰洞不是很深,大概有八米深;可是冰凍裡面全是冰塊,還有冰刺,一旦掉進去輕則摔傷,重則小命不保。如果遇上大冰凍了,那就完全沒戲了。

「喂····聽得見嗎,聽得見嗎?」我趴在洞口喊道。

「啊····我的腿好像摔斷了;我聽得見,可是,可是我上不來。」下面的人回應道。

「他還活著;趕緊把繩子拿過來,我們一起拉他上來。」我給解飛塵他們說道。

「喂···我把繩子扔下來了;你一會兒把繩子拴在腰上,拴結實了我們拉你上來。」我喊道。

我將安全繩扔了下去,等到那傢伙拴好之後,我們一起用力將他拖了上來。他很痛苦,整個下身已經不能動了。我大概的看了一下,應該是腰子和腿摔斷了。

「他怎麼樣了?」解飛塵問道。

我搖搖頭說道:「腰子和腿摔斷了,走不了了。」

「這可怎麼辦?」解飛塵著急道。

「怎麼辦,只能留下兩個人照顧他了;其他人跟著我們繼續向前走。把物資和吃的喝的給他們留下;還有給他們留一個無煙爐。」我起身說道。

那不然怎麼辦,我不讓過去,自己非得過去,怪誰了。

解飛塵想了想說道:「現在也只能這樣了。」

考慮到人手和物資問題,我們最終決定留下一個人照顧他;剩下的十五個人繼續向前走。安排好一切之後,我們繼續向前趕去,但是前提條件是每一個人都不允許亂走,必須跟著我的腳印走。

「我醜話說在前頭,雖然我不希望你們是那個中的任何人以個人發生意外,但是如果你們自己不把自己的生命當回事,那怨不得我。」我向所有人說道。

我時發現了,有些人你你就是不能給他們好臉色;你越是給他們好臉色他們還越不當一會事兒。有時候覺得有些人吃點虧受點難還真沒有錯。我們帶上裝備繼續向峰頂趕去。

終於天漸漸暗了下來,但由於雪和月光的照影,所以我們還算看得清楚腳下的路況。雪很深,已經淹沒到大腿根兒了,每走一步就像是帶著一個大鐵塊兒一樣,走不到五步,每個人都開始氣喘吁吁,不行了。而且這裡的海拔已經到達了六千米,我們雖然都已經背上氧氣袋了,可還是很費勁兒,隨時都有倒下的危險。

我已經虛脫了,背上的物資至少有五十公斤了,包括氧氣袋。但是我不能停下腳步,這個時候一旦停下腳步就再也邁不出步子了,那我們的結果就只有一個,被永遠的封凍在這裡。我們會像科學家在南極的冰川中發現的河馬一樣,被凍在裡面,可真的就是屍身千年不腐了。

我感覺自己像是拼盡了最後一口氣,終於我爬上了山頂。嚴格意義上說那並不是昆崙山的最高峰,只是我們目的地的山頂。不過這樣的山也差點要了我們的命,這一刻我是真正體會到爬雪山的痛苦,我是真的佩服那些登頂珠峰的英雄,他們太厲害了,他們超乎人類。

「抓緊時間,我們找一個地方安營扎站。」我喊了一句。

的確是這樣,山頂上風很大,而且大雪一直在持續下著,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所以,這個時候,這種環境要是住帳篷,那我們就等著被凍死吧。

我們需要一個可以避風的山頂或者什麼其他的地方;哪怕是一個大一點的冰窟窿也行。我打著手電筒四處查看著,尋找著;想找一個好一點的「避風港。」

還真得是好人有好報,我尋摸了一圈兒,還真就發現了一個山洞。看樣子山洞是自然形成的,洞口以及周邊其他地方並沒有認為鑿刻過的痕迹;並且在這麼寒冷的惡劣條件下應該沒什麼東西,所以我覺得那個山洞就是我們的棲身之地了。

「快過來,這邊兒有個山洞。」我回頭喊了一句。

所有的人都匆匆忙忙的跑過來了,我們商量了一下,李震風勁兒雷雲兩個人先進洞,我們跟在後面。

終於進洞了,可是我們越往裡邊兒走越覺得寒冷;就像真進了一個冰櫃一樣。我打著手電筒四處看了一樣,竟然反光,細細一看原來周圍全是冰塊。

「這哪兒是什麼山洞,這分明就是寒冰洞嗎。」我心裡有點失望。 第一百六十七章冰洞里的水

「星爺,這個洞怎麼這麼冷啊?」李震風低聲道。

我搖搖頭說道:「不知道,大家小心一點,多留個心眼。」

我收起手電筒將頭燈打開,因為這樣看的更清楚一地那,而且我可以騰出手來。我摸出別在大腿根兒上的匕首,慢慢的一點一點向裡面摸進去。

洞裡面除了地面是石頭的,其他的兩壁和頂部幾乎全都冰面的,燈光打過去反光率特別高,特別刺眼,有時候根本看不清楚對面有什麼東西。

我們四個人一組,背靠著背形成一個圓形的圈子,這樣一旦發生意外情況,我們可以及時作出反應。我們往前挪動了大概有二十多米的距離,但是卻沒有發現什麼異常道情況,只是這個冰洞裡面靜得嚇人,而且有點冷,感覺瘮氣特別重。

「哎呦,什麼東西,戳著老子腳了。」一個兄弟突然喊道。

我們加快腳步趕了過去,我交到所有人都不要掉以輕心,時刻警戒周邊的情況。

我打著燈慢慢俯下身看著,那竟然是一堆骨頭。但是明顯不是人的骨頭,而像是一頭狼的骨頭,有四肢還有一個比較大的頭骨。

「這裡能出現狼的骨頭,那肯定是雪狼;但是雪狼為什麼要跑進這麼一個冰洞裡面呢?覓食?不會啊,這裡面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做它們的食物,那這些傢伙進來是幹什麼的?」我心裡頓時泛起了一團團的迷霧。

「快過來,這裡還有兩對骨頭,好像跟剛才的那對一樣。」一個兄弟喊道。

我過去一看,還真是狼骨;這讓那個我更加想不通了;為什麼會有那麼的狼骨出現在這裡呢,按理講這個地方應該不是、狼的窩,那怎麼會有那麼多的狼骨呢,還真是奇了怪了。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這裡能出現狼骨,說明這裡一定有什麼問題。

「大家小心點,我感覺這裡不太對勁兒。」我邊走邊低聲說道。

我們又往裡邊兒摸進了差不多手機機密遠,終於我隱隱約約的看見了石壁,我加快腳步趕了過去,我才看到那竟然洞的盡頭。也就是說我們已經走到盡頭了,而這個冰洞也就幾十米深而已。

我還在打著燈觀察著周圍的情況,畢竟我的右眼皮一直在跳個不停。家鄉有一句俗語說道:「左福右禍。」所以我這右眼皮一直跳個不停,我覺得可能沒什麼好兆頭。

可我還是依然在鎮定下來繼查看著,走著走著,突然我聽到滴答滴答滴答的水聲。

「這地方還要水?」我心裡不禁起了一個疑問。

我順著水聲的來源方向走了過去,漸漸的那聲音越來越清晰。沒錯就是水聲,是滴水的聲音,滴答滴答滴答的,隨著我得接近,那聲音也越來越明顯,越來越清脆。

更近了,我將燈光往下嗯了嗯,就在我的面前,竟然是一池清水。那水池就像是有人可以雕琢的一般,是一個圓形的,周邊竟然還長滿了水草。細細看去,那誰出更像是一個碗,上面大,下面小,還有一個碗底,正緊緊的放在石壁上。

碗里的水看上去十分清澈,透著手電筒的亮光看下去,一眼見底,我能夠清楚的看出看到碗底的狀況,還是石頭,只不過沒有外邊那麼粗糙,看起來也平整光滑了許多。

而上面則是一個大大的圓形的類似於桶的東西,而水正是從那東西裡面一滴一滴滴下來的;但是我看不到拿東西裡面到底是什麼樣的構造。

只能看到誰滴不斷的很有節奏的一滴一滴滴下來,滴到下面,的那個大碗里。我又俯下身看了許久,我突然然發現當燈光打下去的時候,那水竟然像是把燈光吸收進去了一樣,一絲絲的光線在清澈的水裡面飄蕩著,就像是一根根金絲線一樣,變化多姿。

我不知道這是水的原因還是燈光的原因或者也有可能是燈光和誰相互作用形成的某種現象;總之我無法理解,但是我總感覺哪裡不對勁兒。

「星爺,我們已經檢查過了,這裡沒什麼異樣,今晚我們可以在這裡過夜。」李震風走過來對我說道。

我點點頭道:「那好,今晚就在這洞里過夜;告訴大家夜裡別睡的太死了,留個神兒;我感覺不太對勁。」

「我靠,這裡竟然還有水啊,看來我們不用擔心水的問題了。」李震風剛要走,結果卻看見我身後的那碗水了。

「趕緊去吧,這水最好別動。」我說道。

終於,我們在冰洞的靠裡面的地方,也就是洞底找了一塊比較平坦的地方生了一堆火,撐起了帳篷,準備過過夜。 帝少的溫柔陷阱 因為洞底避風的效果或好一點,沒有那麼冷。

走了一天,又累又餓的,不補充點能量絕對睡不著。我靠著一塊石頭坐著,屁股地下塞著防潮墊;手裡拿著一罐罐頭吃著,我一邊吃東西可是一邊就會不自覺的想起那碗水。

烤著火的感覺還是挺不錯的,熱乎了許多。所有人的都在吃著東西,突然有一個兄弟說尿急邊起身去撒尿了,臨我好特意交代了一聲別走太遠。

大概五六分鐘過去了,這傢伙還沒回來。我感覺不對勁兒啊,撒個尿能用得了這麼長時間嗎。我剛準備喊一句,結果那傢伙回來了。

「哥兒幾個,那邊兒還有一池子水,那水太甜了,像是裡邊兒放了糖一樣,特別的甜。」那傢伙一邊擦著嘴角的水跡一邊得意的笑著說道。

「你喝了那裡的水了?」我緊張的問道。

那傢伙點點頭說道:「喝了,那水很甜;呆在這兒我們不用擔心水的問題。」

「誰讓你喝那水的,走之前我說的什麼你們都忘了嗎?讓你們不要亂動,不要亂走,你們為什麼不聽?」我很生氣的朝著他們吼道。

「用不著這麼緊張吧,我就是喝了幾口水而已,能怎麼樣?不用你管。」那傢伙撇了我一眼說道。蔓延對我都是瞧不起,好像我他媽是在危言聳聽一樣。

「呵呵,不用我管;我他媽還懶得管,愛怎麼滴怎麼滴。」我生氣道。

「好啊。老子還他媽就是不想不讓人指著鼻子嗶嗶。」那傢伙擺著手吼道。

我也懶得理他,我靠著石頭坐著,繼續吃著那剩下的半罐罐頭。

「星爺,你別生氣;我這幾個兄弟脾氣不好,衝撞了您,我在這兒給您配個不是,您看在我的面兒上別跟他計較。」解飛塵倒是客氣說道。

可是他話音剛落,那個兄弟突然無知肚子大叫起來,說肚子疼。就不到兩分鐘·的時間,他整個人都已經蜷縮在一起,完全不能動彈了;額頭還是哪個,臉上,身上都已經是汗水,顯然是疼的厲害。

「啊···疼;啊·······」那傢伙蜷縮著身體在地上胡亂打滾。

「快,把他摁住,快摁住。」我著急的起身喊道。

頓時,李震風和雷雲還有級的人趕緊過去將那傢伙摁在來了地上。 第一百六十八章身體里的蟲子

李震風和雷雲兩個人在死死的摁著他,可是那傢伙就像發了瘋一樣,胡亂的踢打著我們;跟剛才的他完全判若兩人,這哪裡像是疼痛纏身,分明就是瘋了。我剛伸出手準備摁著那傢伙的腦袋好好看看到底是怎麼了,可是我剛伸出手一不留神,那傢伙一腦袋頂了上來。

咣當一聲,我只覺得我眼前一黑,腦海中全是大大小小的星星在轉著圈兒;我腦袋一陣生疼,們就像是被石頭砸了一樣,我伸手摸了摸,幸好還沒有流血。

「星爺,你沒事兒吧?」李震風看著我問道。

我搖搖頭說道:「沒事兒,趕緊把這傢伙給我摁住了,千萬別讓他起來。」

這傢伙就像是中了邪一樣,完全不受自己的哦控制;全身都已經濕透了,那是汗水。我在想,該用什麼辦法讓這傢伙安靜下來,我想來想去可就是沒有一個好一點的辦法。

我扯過包兒,伸進手摸出來一根保溫杯,我孩子想著要不要將這傢伙敲暈過去。我還沒下定決心,這時那傢伙腦袋一抬,看樣子是又像想撞我;我情急之下一保溫杯砸了下去。只聽見咣當一聲,那傢伙終於翻著白眼不動了。

「快,那他綁起來。」我著急的喊道。

李震風立即從包兒里拿出一條繩子將那傢伙的手腳全綁住了。

「媽的,叫你1撞老子,你起來撞啊,撞啊。」我心裡暗暗道。

被這傢伙撞的還真的是不輕,我感覺自己還沒有緩過來,頭暈目眩的,難受的不行。我坐在包兒上休息著,雙手支撐著自己的腦袋,用手使勁兒的揉著腦袋還是哪個的那個大大的包兒。

這時,雷雲卻已經在細細觀察著那個被我們綁住的傢伙;他的手在那傢伙的身上摸了摸去,我一時還真是不知道這傢伙在他身上摸什麼呢。

「有發現······」雷雲沉聲說道。

我趕緊放下手裡的水壺跳了過去。

「怎麼了,哪裡不對勁兒?」我低聲問道。

雷雲看了我一眼然後指著那傢伙說道:「他的身上好像有東西;而且還在動,速度還很快,感覺像是一條蛇或者什麼蟲子。」

雷雲這一句話可真的是嚇著我了;這人的身上哪裡來的蛇或者大一點的蟲子;我真的是一時不敢相信,也難以相信。

「快,把他身上的衣服扯掉。」我喊道。我順勢拔出了自己的匕首。

李震風和雷雲兩人動作倒是快的很,三下五除二就將那傢伙的衣服全都扯了下來。

「多打開幾個手電筒。」我說道。

郵過來幾個人,他們打折的手電筒,光照在那傢伙的身上;我慢慢的在他身上搜尋著,我倒想看看到底是什麼東西。可是我觀察了半天,依然是什麼也,沒看到。

「他身上除了衣服,沒什麼東西了,更別說蟲子了。」我說道。

可是就在我怕剛準備起身離開的時候,一個打著燈的兄弟突然喊道:「快,他的肚子,他的肚子······」

我回頭一看,1他的肚子竟然在動,一上一下的,好像是有什麼東西在裡面,我瞪時被嚇了一跳。娘啊,這傢伙肚子裡面得到到底是什麼東西,太可怕了這。

我心裡一下一下的挑個不停,我真的是不知道這傢伙的肚子裡面到底會是什麼懂西,該不會真的是蛇或者蟲子之類的吧。一想到這裡我就突然感覺到噁心的不行了,我真的很想吐。

「天星,這怎麼辦?」雷雲突然問道。

我搖搖頭道:「我也不知道。」

我在想,他為什麼會這樣,在肚子裡面只能有一種解釋,那就是他吃了什麼或者喝了什麼。可是我們一直是自在一起的,吃的都是統一的乾糧還有壓縮餅乾以及罐頭;所以吃的這種可能完全可以排除。那麼就只有一種可能,這家傢伙應該是喝了什麼。

「那到底是喝了什麼呢?」我想道。

「對,沒錯,是那個池子里的水有問題。」我激動的喊道。

對,沒錯,這傢伙就是喝了那個池子里的水,隨意才會變成這個樣子;所以一定是那池子里的水有什麼問題。

我控制自己的情緒,慢慢伸出手去摸他肚子上的歌正在蠕動著的東西。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