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了我的話後,御手洗犬造的臉色青一陣白一陣,最終還是恐懼佔了上風,對出谷的提議不再反對。

*******************************************************

新書已經開始上傳,書名《綠茵》,書號:75974,如果不算給你添加麻煩的話,請點擊、收藏、推薦新書,總之謝謝大家長久以來的支持!

《br》

-\ 六-九-中-文-書友上傳/- 秦苒當時來雲城重讀高三,就是因為休學一年。

這件事林家幾乎所有人都有耳聞。

聽到秦語這麼說,林家其他人都面面相覷,沒有開口。

寧晴也抿了抿唇。

自從陳淑蘭逝世之後,她也不是沒有找過秦苒,魏大師還有封樓誠那些人的事情都她都沒有弄清楚。

然而秦苒就好像銷聲匿跡了一樣,找不到她的半點消息。

寧晴不是沒有在寧薇那裡旁敲側擊過,可這件事她依舊是毫無音訊。

她只知道秦苒跟一年前一樣突然消失了,也是剛剛才從孟心然那裡知道,秦苒這一次要到高考的時候才會回來。

秦苒本來就留級了一年,沒有參加高考,成績本來就跟不上去。

這會兒還直接請了半年的假期。

「媽,姐姐跟你說過了嗎,到時候不會還要留一年吧?她今年就已經20了,」秦語夾了一口菜,看著寧晴,挺擔憂的開口,「再留到明年高考,就21了。」

林錦軒把碗里最後一口飯吃下,直接站起來,他跟桌子上的人打了個招呼,語氣溫和,「我待會還要去找封辭。」

林家的人都支持他自主創業,他跟封辭在京城也漸漸有了起色。

「不知道她到底想怎麼樣。」提起秦苒高考這件事,寧晴也不想多說,挺煩躁的開口。

秦語笑了一下,安撫著開口:「姐姐說不定過完年就回來繼續上學呢?她之前在小姨家還說過自己想考京大呢。」

桌子上其他人聽到了秦語的這句話:「……」

林老爺子聽到秦苒一直沒有再去學校,似乎也鬆了一口氣,看了眼寧晴,笑得慈眉善目:「是啊,說不定她過幾天就回來了,京大好,錦軒也在京大,你也在京城,以後都有個照應。」

其他人也連連稱是,但相互看一眼的時候,低垂的眸底又帶了點譏誚。

「她上不上課能有什麼區別?」寧晴也沒有了胃口,放下筷子,一口也吃不下去。

孟心然坐在林錦軒邊上的位子,看了眼坐在桌子上的人,她現在已經遠遠不如以往那般鋒芒畢嘍,眉眼間此時斂著疑惑。

她穿著一身白色的線衣,吃的差不多了,也放下筷子,看向林麒,「秦苒她考京大是件很奇怪的事嗎?」

林麒拿著筷子的手一頓。

林老爺子打了個原場,「心然,吃飯,菜要冷了。」

孟心然抽了張紙巾,一邊擦著嘴角,一邊思索著。

秦苒除了物理不好,其他門課就算被京大特招也不是什麼稀奇事。

數學那樣的變態卷子,她都能考滿分。

可……

看林家這一行人的樣子,似乎什麼都不知道……

孟心然看了眼秦語的方向,心中有些意難平,以往在林家,她才是最受眾人關注的,從上次那件事發生后,林麒也不如以往看中她了,林老爺子也對她很冷淡。

秦語回來后,所有人的重心都放在了秦語身上。

想到這裡,孟心然低了低頭,咽下了到嘴邊秦苒的事情。

**

雲城,會所。

燈光很暗,觥籌交錯。

林錦軒推門進來。

裡面的一群人都跟他打招呼,「林少。」

林錦軒將脖子上都圍巾拿下來,又伸手脫了外套,坐到這些人刻意空出的一個位子上。

「有什麼重要的事,這個點把我叫出來?」他側身把外套掛在椅子上,看向封辭。

封辭放下酒杯,不知道在想什麼。

聽到林錦軒的話,他抬了頭,目光如炬:「確實有件重要的事,剛從我爸那裡得到的消息,poppy回來了。」

「poppy?」林錦軒抬起頭,他臉上的表情一直維持的很好,此時終於開始崩裂。

幾乎能聽到心臟劇烈跳動的聲音。

poppy,IT界曇花一現的大神。

林錦軒跟封辭在大學都學了兩個專業,他的第一專業是財經,第二專業是計算機,而封辭跟他是反過來的,第一專業是計算機。

兩人的創業也是朝著IT界。

國內在IT上佔大頭的很明顯就是雲光財團。

業界的人都知道雲光財團有一個IT大佬團隊,poppy就是其中一員,對方頭腦超前,發布了不少免費版的技術。

現在整個IT業界,大多數人都在用poppy的管理模式。

然而很少有人知道poppy的消息,對方就算髮表論文、公布技術上也就是隨意的發表在期刊上。

不開新聞發布會也不接受任何採訪,除了最核心的內部人員,幾乎沒有人知道他是誰。

外界也沒有人見過他的正臉。

最近幾年計算機的畢業生基本上都以他的技術內容做畢業設計。

大學課堂上,那些資深教授都會時常提起這個人的名字。

距離他上一次一個技術的公布已經一年多了,他再也沒有出現過。

對方神隱了一年多,雲光財團在這一年也沒有對外解釋什麼。

甚至有人猜測poppy年紀過大,已經逝世了。

大部分都不願意相信這個結果。

林錦軒跟封辭當然也不相信。

去年暑假林錦軒還找到了129的官方網站,找129針探索查poppy的事情,只是直接被人拒絕了。

沒想到,這時候,封辭竟然會帶給他這樣一個消息。

「千真萬確,」封辭把手中的酒杯放下,他推了下鼻樑上的眼鏡,眸光深邃,「雲光財團內部已經下了決定,今年六月底,全球發布人工智慧系統,領軍人就是poppy。」

林錦軒沒有反應過來。

封辭抬頭,看向林錦軒,「我叫你出來,就是告訴你,只要有一點點能合作的機會,都不能放過,其他企業幾乎也都是這個想法,這次真的要炸了。」

**

M洲邊界。

大廈的四樓已經被霍爾的人完全清理好。

「老大,秦小姐,四樓已經可以入住。」在室內,霍爾暫時拿下了小氈帽,說話的時候,眉骨的刀疤更顯兇殘。

M洲邊界停機坪掌控著無數人的信息,跟無數的客流來往。

霍爾駐守的大廈有一套單獨的安全系統,這棟大廈的構建本身就極其未來化。

秦苒在一樓轉了一圈。

「你們的資料庫有這麼龐大嗎?」秦苒停在一個技術人員身後,指著他點熬上的數據,挑眉。

這怕不是M洲的人流量,倒像是整個亞洲的人流量。

程雋就跟在她身後,面不改色的開口:「可能因為人流量大。」

「是嗎。」秦苒看了他一眼。

「啊,」程雋跟在她身後,手裡端著一杯水,就低頭笑,「還真不是。」

「走吧,去四樓看看。」程雋隨手把杯子放在桌子上,然後側身帶她去四樓。

兩人走後,霍爾的手下看了霍爾一眼。

霍爾按了下眉心,沒說話,只是跟著兩人上樓了。

基地其他幾個高層也默不作聲的跟著他們一起去電梯。

四樓有休息室,也有訓練場,實際上能工作的地方並不寬敞。

不過秦苒只有一個人,不需要很大的地方,其他格局跟莊園幾乎沒什麼兩樣,這是程雋首選四樓的原因之一。

「這是工作室。」程雋推開一扇磨砂的玻璃門,裡面有三排黑色的電腦,想了想,又偏頭問秦苒:「夠你用嗎?」

室內還飄散著咖啡的味道,應該有一批人剛剛從這裡搬到一樓去了。

秦苒手指摸著下巴,沒說話。

身後跟著的一個高層連忙開口:「不知道秦小姐想幹嘛?若是不夠用,我這裡還有一批IT人手,暫時能調出來兩個,一樓辦公室有三台S5計算機,可以都調過來。」

他們已經聽說了,這位秦小姐要在這裡搞一項IT技術。

之所以從莊園搬過來,是因為這裡設備好。

程雋見秦苒還擰著眉,低頭看了眼時間,語氣輕緩:「走吧,先去吃飯,我們邊吃邊想。」

秦苒點點頭,跟在他後面。

兩人去吃飯,霍爾跟高層沒有立馬跟著去。

「梅森,你剛剛胡說什麼,調兩個人員就算了,辦公室的三台S5計算機,也是老大費了心力才弄到的,就算雲光集團內部都很少有人用,我們還要靠他們來帶動主機系統,」另外幾個高層壓低聲音,「就你光在老大面前出風頭了。」

梅森看他們一眼,「不然你要等著老大自己開口?忘記程水先生的話了?」

啊,忘記了他們老大是個色令智昏的魔鬼。

其他人一時間沒了聲音。

半晌后,一人默默開口:「那你巴結秦小姐好歹也帶上我們啊。」

梅森:「……」

越說越亂了,霍爾按著眉心沉聲開口,「梅森,你們技術部門的,秦小姐那邊肯定會經常找,你們就辛苦一點,隨時待命。秦小姐五月底就會回雲城參加考試,就四個多月的時間,大家都忍耐一下。」 \請到 www,69zw,com 六*九*中*文*閱讀最新章節/

此次考察,衆人攜帶的物品中並沒有什麼特別貴重的東西,我們也就不回去收拾行李了,一行人直接一起向谷口走去。

當我們穿過進村的直道,走出霧隱村來到那條山澗前時,不少人都驚呼了起來,所有人的臉色也變的極其難看。

原因很簡單,那座橫架在山澗上的鐵索橋很明顯的已經被人爲破壞了。那麼粗的鐵索被砍斷雖說是基本不可能,但是用來固定我們這一端橋頭的兩個石樁,卻被人連根挖起,只在地上留了兩個約半米深的土坑。

沒有了橋頭石樁的固定,鐵索橋因爲自身的重力,已經全部滑落,垂在對面筆直的山壁上。

如果我沒記錯,據說這鐵索橋是通過這條山澗,連接外界的唯一通道,現在既然橋被破壞了,也就是說我們一行人被困在了霧隱村這個絕境之中。

我心中不由暗暗叫苦,這樣的情景是多麼的熟悉啊,被困於一個與世隔絕的環境中,就預示着接下來會有連續的案件發生,這樣的事情發生過太多次了。何況現在又是發生命案後,我們明顯的是出於人爲原因才被困在這裏,誰能保證下一個受害人不會出現?

柳丁神色凝重向大家道:“請大家冷靜點,雖然鐵索橋被破壞了,我們暫時無法出去,但谷裏各種資源都不缺,我們被困在這裏也不用擔心缺水缺糧。”

看到大家慢慢都鎮靜了下來,柳丁向陳雙雙問道:“雙雙,這谷裏真的只有鐵索橋這一條路通到外面嗎?”

陳雙雙點點頭道:“嗯,確實如此,數百年來,谷內的人也只能通過這條鐵索橋到外界去。谷裏四周都是陡峭的山壁,這條山澗也沒有可供翻越的地方,光靠人力是無法出谷的。”

陳翔也在一旁證實了陳雙雙所說話的真實性,看來我們一行被困在這裏已成了定局。

犬養素子又尖叫了起來,伴隨着山澗的流水聲,在此時顯的是這麼的剌耳。御手洗犬造這時也失去了冷靜,神情顯的很是緊張,沒有阻止犬養素子的失態。

我皺着眉問陳翔道:“這個日本女人,從剛纔看到那個日本少爺的屍體開始,就不斷的鬼叫着,是在說什麼?”

陳翔道:“這女人說的話很沒條理,她先前叫着說是什麼咀咒,現在又嚷着是鬼魂索命,還說什麼所有人都要死,這是報應什麼的。不會是嚇的神經失常了吧?”

我心中一動,從犬養素子的失常舉動來看,這羣日本人肯定有什麼瞞着我們,會不會是這個原因,才使他們成爲了兇手的目標? 惡少滾開霸道總裁欺負純情初戀 這次的事件,真的是針對這羣日本人?

想到這裏,我不由的向御手洗犬造問道:“御手洗先生,這次你們真的只是爲了來考察?進行學術交流?沒有別的什麼原因?”

御手洗犬造這時纔像回過神來,道:“天叢君,你這麼問是什麼意思?要知道,現在被殺害的,是我們日本國的人,而且是位很有身份的人!”

“御手洗先生,我希望你知道,雖然我個人對你以及日本人沒什麼好感,但現在卻是發生了命案。無論怎麼樣,生命的安全總是最重要的。從犬雄一郎被殺,以及犬養素子這奇怪的表現與言論來看,我有理由懷疑那個兇手所針對的目標是你們日本人。如果你有什麼隱瞞着我們,不與我們配合,只怕很難找出事情的真相。”我耐着性子向御手洗犬造解釋着。

御手洗犬造的神情突然激動了起來:“對,對!你們支那人都是不可相信的,這很可能是針對我們大日本國人的謀殺。 暴君的四嫁皇妃 我是不會相信你們的!”

柳丁連忙上前道:“御手洗先生,請你別激動,我是代表中國警方來負責此次行動安全的,你應該相信我們警方。”

“犬雄君在你們的眼皮底下被殺害了,叫我怎麼還能相信你們的能力?現在這裏還成了絕境,誰知道還會不會有兇案發生?”御手洗犬造繼續叫嚷着。

“不管你相不相信我們,現在出路已經斷了,我們總不能在這裏傻站着吧?現在我們一起回去,看能不能商量個什麼辦法,渡過眼前的難關。如果你認爲我們中國人不可相信,就呆在這裏好了。”說完,我也不理會御手洗犬造了,招呼大家回主樓而去。

不出我所料,在我故做姿態後,御手洗犬造和犬養素子最終還是跟在了我們一行人的後面,向主樓走去。犬養素子還是那副神經質的樣子,神情緊張的很。而御手洗犬造也沒了先前那種處變不驚的氣度,神色間滿是焦灼。

路上,我和柳丁小聲交流着,從現在霧隱谷的環境來看,除了我們這些人外,是不可能有外人存在的。換句話說,不論殺犬雄一郎的兇手和破壞電話、破壞鐵索橋的是不是同一個人,都必定是出自於我們這一行人當中。

雖然我們猜測這次的事件很可能是針對日本人,但也不能絕對肯定,因爲在下一步事件沒發生前,誰也無法猜到某人把我們困在這裏的目的。我們甚至不能排除日本人自相殘殺的可能性。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現在我們一行人中,必定有某人隱藏着自己的殺機,混在我們之中,伺機進行下一步的行動。

可恨的是,兇手在暗,我們在明,就算是想防範也無從下手。

我和柳丁討論了半天也拿不出什麼行之有效的方法,只好決定,在外界知道我們這裏出事而前來支援時,儘量將大家聚在一起,以減少意外的發生。

只是,這一段時間可並不好渡過,我們的考察計劃本就安排的是三天三夜,只有在我們超時未歸的情況下外界纔有可能意識到我們這裏出了什麼意外,但那時很可能已經是五月四日的中午時分了。這期間幾乎還有五十多個小時的時間,怎麼才能保證不出意外?

想到這裏,我和柳丁都頭痛無比。雖說把大家聚在一起相對安全一些,但兇手也是混跡在我們這一行人中,真有什麼意外只怕也是防不勝防。現在我們,到底能夠相信誰?

*****************************************************

新書已經開始上傳,書名《綠茵》,書號:75974,如果不算給你添加麻煩的話,請點擊、收藏、推薦新書,總之謝謝大家長久以來的支持!

《br》

-\ 六-九-中-文-書友上傳/- 「對,大家都多忍耐一下。」剛剛讓梅森帶自己巴結的那一人立馬開口。

其他幾個人也跟著紛紛點頭。

梅森忍受不了了這幾個人的虛偽了,直接開口:「那就只有我去跟秦小姐了。」

「你還說你不巴結?」

「梅森,你過分了!」

「梅森,跟在秦小姐身後,這種極度痛苦的事情還是交給我吧!」另一人也捂著心臟,這麼說話。

「我看還是我勉為其難……」

「……」

霍爾就是個鎮守停機坪的武將,梅森這些人實力不錯,也是腦部高層。

霍爾就是一根筋,一開始聽著這幾個人的對話,自然是沒有想太多,還真以為他們對秦小姐忍無可忍,所以開口說了前面那番話。

聽到這裡,他總算是聽明白了。

你們特么的想要跟在秦小姐後面你就直說,非要搞得這麼花里胡哨?!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