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雋正站在一排貨架面前,十分認真的大量著貨架上一排排的高中複習資料,偶爾看到基本會拿過來翻閱一下。

安靜又專註,不遠處幾個女生已經在這幾排逛了好久,都沒走。

「雋爺在幹嘛?」程木抹了一把臉,自暴自棄的:「老金,相信我,你不會想知道這件事的。」

程木又說了好幾句,才掛斷了電話。

然後拎起身側的籃子,恭恭敬敬的跟在程雋身後,把他挑好的書放進籃子里。

程木看著籃子里放著的一堆東西。

面無表情的想著,誰能知道,在京城呼風喚雨幾乎無所不能的程公子,此時正在雲城一家書店,老老實實的給人挑高考複習資料呢?

「程金?」程雋把手中的一本卷子放進籃子里,側身問。

程木點頭,「他想打聽孤狼的消息,上次孤狼接了我們的單,京城那邊引起了不小的浪。」

「Ta只接了我們一單?」程雋轉過頭,神情看起來沒多大變化。

「程金說是這樣,隱匿了一年,唯獨接了我們這單,」程木壓低聲音,「現在京城不少人查我們。」

不過129保密做的好,暫時沒消息泄漏出去。

「嗯。」程雋眯眼,若有所思。

他又拿起一本高考複習資料書,對著目錄還有內容看,書店的燈光足,卻不顯的刺眼,燈光下他的手指上冷白色。

他垂著眼眸,漫不經心的翻書,挺懶散的樣子,可又無處不彰顯著矜貴,距離感十足。

這也是不遠處那幾個女生不敢往前搭訕的原因之一。

程雋沒等多長時間,秦苒跟林思然就到了。

「那兩本資料書給你們倆那好了,」程雋示意程木把籃子給秦苒看,頓了頓,又開口:「我給你拿了其他的資料書。」

秦苒盯著籃子里放在最上面一本的「數學進階計劃」,半晌后,心累的開口:「好吧。」

程雋將書店逛得差不多了,側身問兩人:「還有其他東西要買嗎?」

側過來的時候,目光自然就轉向秦苒,注意到她有點皺的衣袖。

「思然還有兩本資料,你先等等,我陪她去拿。」秦苒沒讓程雋跟著她們。

程雋自帶距離感,林思然跟大部分人一樣,一看到他就下意識的繃緊神經。

「好,我先去收銀台。」程雋點點頭,便帶著程木先走。

程木把手上的籃子放到收銀台上,沒先付錢,等林思然跟秦苒兩人一起。

「程木,你找個方法跟林思然打聽一下,」程雋懶懶散散的靠著收銀台,手抵著唇,輕聲開口:「她們來的時候有沒有出什麼事。」

「好。」程木點點頭,對程雋的指令沒任何疑惑。

**

這邊。

林思然轉身在書架上找書,她抿了抿唇,最後還是沒忍住:「苒苒,你跟那位程先生什麼關係?」

秦苒想了想,開口:「雇傭。」

林思然:「……」她覺得不太像。

但是她不說。

林思然拿了兩本自己要的資料,秦苒也隨手拿了幾本原文書。

結賬這種事情程公子顯然不會自己動手,程木人如其名,整個人又木又悶,但卻幾位上道。

不然程雋也不會獨獨帶著他出差。

程木接過秦苒跟林思然的書,一併付錢。

再把最後幾本書遞給收銀員的時候,程木頓了頓。

他看了一眼手中的書,是一本d國文,因為程金大學輔修d文,他認得幾個d語,認出來這是一本d國原文詩歌。

再往下看,還有有英文原文書。

「秦小姐,你拿錯書了?」程木抽出這幾本書,側身問秦苒。

秦苒看了一眼,「沒錯,就這三本。」

「好。」程木點頭,他不是那麼多話的人。

估摸著秦苒要不就是給人帶的,要不就是拿來裝逼用的。

**

幾乎是同一時刻。

雲城某個餐廳包廂。

「封總,這是我們的提案,」老人面容溫和,略顯渾濁的眼底是藏不住的精光,他將一份文件夾推到對面:「你可以看看。」

對面的女人一身黑色的西服套裝,齊耳短髮,渾身上下打理的一絲不苟,儀態萬千。

她就是封樓誠的妹妹,封樓蘭。

她手規矩但搭在文件上,卻沒看,反而抬了抬頭:「林老先生,你應該也知道前兩天我跟你兒子聊過,雲城這麼多企業,我看中的還是你們林家……」

兩人正聊著。

包廂的門卻被「砰砰」敲響了。

來人是封樓蘭的秘書,她拿著封樓蘭的私人手機,面色驚慌。

封樓蘭的秘書都是經過層層挑選的,這秘書跟了她將近十年,十分受封樓蘭重用。

一般情況下,不會在她談生意的時候這麼莽撞。

「抱歉。」封樓蘭朝林老爺歉意開口。

林老爺子端起茶,微笑:「無妨。」

「封總,」秘書也沒多話,臉色不太好,直接把手機遞給封樓蘭,「錢少現在人在醫院!」

「刺啦一聲」——

封樓蘭直接拉開椅子站起,面色劇變:「什麼?!」

她匆匆拿著包出了包廂門。

剛談攏合作,找個時候林老也不適合離開,便跟著一起去了醫院。

**

一個小時后。

林家一家人坐在餐桌上吃飯,這幾天餐桌上都是異常的安靜。

寧晴恍恍惚惚的,不知道在想什麼。

客廳的電話鈴聲忽然響起。

這事倒是怪,林家人都有手機,鮮少有人打座機。

張嫂擦了擦手,看到來電顯示,神色恭謹的接起:「老爺子。」

那邊不知道說了什麼,張嫂面色變了變。 200x年9月25日凌晨5:17

可我又想道,如果我不採取什麼措施的話,那男孩會不會繼續殺人呢?或者是,他會不會對我下手?想到這裏,我感到惶恐不安,卻又無計可施。

“謝天謝地,你終於弄懂我們的意思了。”小白臉男生吐出一口氣。

單身母親想了想:“他好像是說,今天早上九點鐘,不管怎麼樣,他都肯定會動手砸門,而且威脅我們誰都別阻止他。”

“你記得那個被殺的絡腮鬍子昨天晚上說的最後一句話是什麼嗎?”時尚女孩問。

單身母親說:“那你們來找我商談,就是想讓我早上別再提起要出去的事?”

小白臉男生眨着眼睛說:“你好像沒意識到,兇手就是我們這些人當中的一個,我們還處在危險之中。”

單身母親皺着眉說:“我想還不至於這麼可怕吧。畢竟,那大漢對他們來說纔是最主要的威脅,我們都只是附和他而已。現在那大漢已經死了,還有必要把我們三個也趕盡殺絕嗎?”

我在心中悲哀地嘆了口氣——她的分析固然有道理,但是卻有嚴重的疏漏——那些沒發表意見的人,不見得他們的內心就真的沒有想法。事實上,這種默不做聲、隱藏自己真實想法的人,有時纔是最可怕的。

單身母親直起身子,似乎有些明白了:“你是說……”

單身母親悲哀地嘆了一口氣:“其實,我倒不怕他來殺我什麼的。反正我也有些萬念俱灰了,他要真把我殺了,倒是把我給解脫了。”

接着,時尚女孩和小白臉男生又互相說着些鼓勵、安慰的話。我沒有心思再聽下去了。

我認爲時尚女孩分析得很有道理。確實,具有殺人動機的顯然是反對出去的這些人之一。我猜她和她的男朋友此刻又躲到另一個更隱祕的角落去,進一步分析道:中年大叔、胖女人、女店員,當然還有我——這些人誰更可能是殺人兇手呢?

“喂、喂,大姐,醒醒。”

單身母親苦笑一聲,沒有說話。

我忽然意識到,我有可能是這些人當中唯一一個真正猜到了兇手身份的人。可是我該怎麼辦呢?如果我去告訴別人,我僅僅因爲在之前看到那男孩半夜在超市中走動就懷疑他是兇手,那未免有些太沒說服力了。別人只會認爲他是起來上個廁所而已,而我也確實沒有真憑實據能證明是他殺了人。至於他在幾天前暗示性地遞了一把水果刀給我這件事,連我自己都覺得詭異某名、匪夷所思。所以還是別講給他人聽了吧。

“不僅是你,我們也需要。”時尚女孩說,“我看我們得趕在兇手想對我們下九*九*藏*書*網手之前主動表明態度,讓所有人都知道我們已經放棄要出去這個念頭了。”

輕微的呼喚聲中,單身母親睜開惺忪的眼睛,藉着昏暗的光線看見了面前的兩個年青人。 千億寵婚:重生嬌妻不好惹 她問道:“怎麼了,你們?”

單身母親苦笑一下:“發生了這種事情,我又有什麼辦法?總不能就一直不睡了吧。”

單身母親盯着時尚女孩:“那你想怎麼做?”

“誰知道呢?反正那兇手已經開殺戒了,對他來說殺一個和殺幾個還不是一樣。”小白臉男生擔憂地說,“我就怕他一不做二不休。”

“我們確實一直處在危險之中,可以前的威脅都是來自外面的,而且並沒有確切地傷害到我們。但這次不同,危險產生於我們內部,並且時時威脅到我們的性命,我們就不能再坐視不理了。”

可問題是,他們沒有一絲一毫想到,兇手可能會是那個十多歲的99lib?net小男孩,這真是讓我失望透頂。

單身母親心灰意冷地搖着頭說:“我一個人堅持有什麼意思?我就是有心也無力啊。憑我一個人的力量,是肯定不可能砸得開那扇門的。事到如今,就聽天由命吧。”

“想一下吧,今天早上九點不會再有人提議去砸那道門了——當然前提是我們三個人都不再堅持要出去。”小白臉男生補充道。

我一直苦苦思索着,陷入到深深的迷惘和困窘之中。

“對。”時尚女孩壓低聲音說,“想想看,他撂下這些話之後,就在幾個小時之內被人悄悄地殺死了,這意味着什麼?”

單身母親此時已經完全明白他們兩人來找自己的用意了,她說道:“我懂了,除去那大漢之外,還贊成要出去的就只有我們三個人。如果我們早上還堅持要砸門出去的話,那下一個受害者就有可能是我們當中的某一個。”

“當然是這99lib.net樣。那大漢毫無疑問是被不贊成砸門出去的那些人中的一個殺死的,否則的話,我想不出別的任何動機。”時尚女孩神色肅然。

小白臉男生擔心地望着她:“你這麼說的意思……該不會早上你還要堅持出去吧?”

現在才凌晨六點過,我猜他們肯定以爲他們那輕聲細語的對話沒有被任何熟睡的人聽見。但他們不知道,和他們只相隔兩個貨架的我從殺人事件之後就根本沒睡着過,他們剛纔的對話全都被我收入耳中了。

時尚女孩看着她沮喪的模樣,安慰道:“你也別這麼泄氣,說不定我們運氣好,再耐心等個幾天,救援的人就來了。”

“我當然意識到了。可我們本來就處在危險之中。又何必懼怕多出一個殺人兇手呢?” 無賴總裁之離婚請簽字 單身母親身心俱疲地說,“況且我又不知道他(她)是誰,也無從提防啊。”

“有人被殺死了,你還能睡得着嗎?”時尚女孩問。 「怎麼了?」林麒拿著筷子,朝這邊看了一眼。

張嫂皺了皺眉,對林麒說話的時候,語氣恭敬:「是老爺子,我聽著語氣好像挺急的……」

聽是老爺子,林麒手上的筷子也放下來,神色嚴肅。

接過張嫂手中的電話,林麒跟林老爺子說了兩句。

「錦軒,上去換件衣服,跟我出去一趟。」林麒掛斷電話,肅然開口。

飯剛吃到一半,就要放下,林錦軒也知道事情不小,起身,一邊上樓一邊詢問,「爸,發生什麼事了?」

「封總的兒子在醫院。」 不是非得愛着你 林麒擰了擰眉。

封樓蘭的企業要擴展,雲城上上下下多少家族盯著她這塊肥肉,林家能拿到這個合作機會不容易,眼下更是不能出一點差錯。

錢謹郁受傷在醫院,理應也該去看看的。

半個多小時后,兩人到達醫院。

林老爺子在走廊,走廊上還停留著不少業內人士,一個個嘴上寒暄著,實則貌合神離。

「爸,什麼情況?」林麒走近,壓低聲音。

林老爺子朝病房看了一眼,渾濁的雙眼諱莫如深:「那位錢小少爺,在雲城被人打了,我們跟封家的單子沒簽下來。」

「在雲城被人打了?」林錦軒詫異的揚眉,「誰那麼大膽,竟然敢在封家的地盤上打他?」

不說封樓誠這邊,單是封樓蘭這個瘋女人,雲城也不敢有人惹。

林老爺子搖頭,不知內情:「跟他一起被打的,還有幾個市井混混。」

高冷老公馴妻上癮 三人正說著,隔壁病房的一間門被推開。

出來的不是封樓蘭,而是封樓蘭的助理。

一群人瞬間呼啦啦圍上去。

封樓蘭的助理一一打完招呼,才向林老爺子這邊看過來,頓了頓:「林董,不知道你們可認識一人?」

她面色有異。

林老爺子心裡詫異:「您說。」

「是一個叫秦苒的女生,衡川一中的。」封樓蘭的助理眯了眯眼。

林老爺子剛想說不知道,就看到身側的林麒一抬頭,沉聲開口:「她怎麼了?」

「不瞞你們,我剛剛聽到封總打電話,就是她把錢少打進醫院的。」她朝林麒略一點頭,直接離開。

林麒臉色微沉。

林老爺子眯眼看向二人:「那秦苒是誰?」

林麒早些年就從林家分割出來。

寧晴將秦苒帶回來的時候,跟林麒報備過,但老爺子那邊卻是未曾透風。

畢竟秦苒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人物,林麒哪能這麼點小事都往老爺子那裡通報,以至於到現在林老爺子都不知道秦苒這號人物。

聽完林麒的解釋,林老爺子面色一沉。

「那個秦苒,聽起來沒秦語安分,你打算怎麼辦?」半晌后,林老爺子開口。

「這件事應該不是她的錯,那錢謹郁,早就盯上她了,」林麒頓了頓,最後嘆氣,「爸,您放心我沒認她當繼女的打算。」

當初秦語來林家的時候,林家上上下下都認了她,就辦了一場宴會,秦苒來之後,林麒因為各方面的考慮,沒這個打算。

**

秦苒不知道她打了一群人,引起了諸多變化。

此時的她正在校醫室。

今天的晚自習沒有考試,去教室自習的人少。

程木給秦苒換了一杯茶,放在她手邊,看到秦苒還是捧著那本德語原文書時,他不由盯著秦苒的眼睛看了一眼。

秦苒「嘩啦」一聲,翻了一頁紙,抬了抬眼:「怎麼?」

「沒事,我以為你睡著了。」程木忍不住開口。

「我看書。」秦苒手支著下巴,懶洋洋的回了一句。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