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周牛頭就來了,吵吵鬧鬧的大殿頓時安靜下來,到場一共有54人可以參加選拔,比第一天要少一些,畢竟這幾天多了幾個理智冷靜的,以及像豐隊長這樣重傷不能參賽的。

評判人員是大殿衛隊的最高長官周牛頭,第二長官喬馬面,建工處蘇牛頭,二殿駐大願城最高長官李牛頭,以及沒有參加選拔的仲裁處高級鬼差王大人。

組織部和紀委一般都是見官大一級,王大人作爲二殿仲裁處最高長官,也是有資格加入的。

黃道生看着王大人,沒想到兩人對視上了,王大人臉上陰晴不定,態度不好說,黃道生也不知道王大人會不會稍微偏向他一,更不知道他胸口的祕密,有沒有被王大人透『露』出去。

一時間,每個人都屏住呼吸,靜等裁判頒佈選拔的規則。

…… 王大人宣佈了比賽規則:“54人抽籤分組!數字相同的兩兩對決!第一場淘汰27人,進行第二場抽籤!第二場淘汰13人,留下14人,中高級鬼差輪空,低級鬼差抽籤!一直到選出最強的10人!”

很好理解,不是40人,也不是80人,只能用這個方法選拔了,相比之下,中高級鬼差還是得到了照應,要是全部算上的話,中高級鬼差也不到7個,低級鬼差還是大有希望的!

衆人挨個抽籤,黃道生抽了個13號,心中笑罵道:“這個號真是的,在人界中,13,14的不吉利啊!不知道哪個倒黴鬼抽到我了!”

很快王大人開始叫號,聽到自己的號後,一個一個都站了出來。

有些是平常沒什麼交情,看着對方苦笑一聲。?? 最強靈魂收割者316

有些平常交情好,看到竟然抽到好朋友了,反而摟在一起笑哈哈起來。

而當喊道13號的時候,黃道生站了出來,緊接着在全部人驚訝的目光中,遠征軍的另外一個副隊長英隊長,臉『色』陰沉的走了出來!

“譁……”

“遠征軍內戰?”

“英大人和舒大人可不都是遠征軍副隊長嗎?兩個中級鬼差提前交手了?”

“這下好看了!英大人當了一百多年的遠征軍副隊長,經驗豐富,戰功深厚,實力恐怕和遠征軍的第一高手方大人有的一拼啊!”

至尊帝王 “舒大人恐怕情況不妙!就算他有手雷,恐怕也不是英大人的對手啊!”

衆說紛紜。黃道生客客氣氣的走上前向英副隊長打了個招呼,沒想到英副隊長一聲冷哼:“我會讓你爲豐隊長的重傷付出慘痛的代價!”

黃道生臉上的笑容凝固了,心中泛起了無奈的苦水:“原來是你這個老東西!指示他人來試探我?這個老東西,老子礙你惹你了?都是遠征軍的,就容不下我?好好的一個遠征軍,就被你們這些抱團的小團伙給毀了!”

對英副隊長的挑釁,黃道生沒有理會,笑了笑,走回原地,沒有任何爭辯。

這年頭。只有拳頭硬纔是王道。打嘴皮子仗,永遠都是文官纔會做的事情!黃道生心中不忿,恨恨的想着。

等第一輪分組完畢,王大人開始宣佈第二條規則:“不得無故殺死對手!不得使用大威力新式武器!必須聽從裁判指令!”

黃道生愕然!

陰謀!

徹底的陰謀!

針對他一個人的陰謀!

黃道生憤怒了:“王大人。大威力新式武器。您能說說是什麼嗎?”

王大人面無表情。言語中波瀾不起:“手雷,炸彈!”

“靠!”黃道生罵娘了。?? 最強靈魂收割者316

“譁……”

大殿裏一輪紛紛,但更多的人則是幸災樂禍的看着黃道生出醜。每個人心中都鬆了一口氣。

這下子,不再需要擔心受怕從哪裏突然冒出來個威力巨大的手雷了!

“以爲禁止使用手雷等武器,就能難住我嗎?”黃道生冷笑着,心中充滿了不屑,“你們等着瞧吧!”

接下來沒有其他的要求,抽到籤的對手們,按照順序一組一組上場而已。

前面幾場戰鬥,都是波瀾不驚,不少鬼差相互之間很熟悉了,選拔比賽變成了切磋,除非是幾個不同團伙的對手,打的纔會激烈一點。

黃道生一言不發的看着其他人的比試,他對所有人都不熟悉,多瞭解一下也是沒有壞處的。

更多的有心人則是監視着黃道生,都在估『摸』猜測着他會使用什麼詭異的戰術,還會拿出什麼古怪的武器。

黃道生設計的投石車,回回炮,套馬杆,鐵蒺藜,飛石索,手雷,這些東西已經都不是祕密了,這次比賽禁止使用手雷和炸彈,還剩下套馬杆,鐵蒺藜以及飛石索這三樣是非禁止武器。

套馬杆最好破解,鋒利的刀劍就可以砍斷長杆。

鐵蒺藜多注意腳下就可以了,而且還有可能誤傷他自己,不少人認爲黃道生絕對不會使用這件武器。

飛石索有些頭疼,但還是有辦法剋制,動作輕盈一點都可以躲避過去。

第12組比賽完了,大廳裏立刻活躍起來,因爲馬上就到了新晉冥界傳奇人物黃道生上場!

王大人高聲喊道:“第13組!遠征軍副隊長舒克,對陣遠征軍副隊長英奇!”

兩人走入競技場,裁判是仲裁處的副官,面無表情說道:“雙方準備!”

這場比賽註定了是第一輪中最耀眼的一場,老牌勁旅和新興勢力的正面對決,遠征軍實力最強的內鬥,連遠征軍最高長官方隊長都是一臉的惋惜。

“英大人可是實力僅次於方大人的遠征軍第二高手啊!”

“兄弟,你這就不知道了吧?英大人可以單手殺死變異的黑背獸!巡邏隊做不了的事情,不得不請出英大人出手!”

“這是真的?沒想到連高級鬼差水平的變異黑背獸都可以單手解決啊!那實力恐怕不輸給遠征軍第一高手方大人了!”

“第一和第二又從來沒比過,誰知道呢?哼哼,看樣子這次遠征軍要大換屆了!”

聽到一絲閒言碎語的方大人也是苦笑連連,自己作爲遠征軍最高長官,有太多的雜事需要『操』辦了,和上級溝通,和其他殿的同行交流,整日沉浸在政務中,一心想到的就是補缺向上爬,希望有一日能升到馬面的職位。

方大人不得已纔將所有的遠征軍務都交給英副隊長辦理,這百年來,多長征戰當然會讓英副隊長的實力得到提升,就算是他這個二殿衛隊第一高手碰上了,他也真的沒有把握。?? 最強靈魂收割者316

『主席』臺上,幾名高官卻是沉默不言。

周牛頭和喬馬面是二殿最高長官,這次選拔的最終選擇也是他們倆做決定,其他三人就是來打醬油,湊人數,無聊時刻看看鬥獸而已。

喬馬面突然問道:“王大人!聽說舒隊長是王大人親自從大願城校場中選出來的?”

王大人恭恭敬敬:“喬大人,舒隊長確實是下官帶入二殿衛隊的。”

“哦?”建工處蘇牛頭來了興趣:“這麼說來,這個舒隊長還沒在二殿待過百日? 如果豪門不快樂 他真有那麼厲害?”

周牛頭笑了起來:“蘇大人,他的官職是在清剿黑雲沙小地獄時積累起來的,真正的戰鬥實力,怕是誰都不知道。但是他設計出來的幾項新式武器,確實威力無比,幾位大人就等着看一場好戲吧!”

二殿駐大願城最高長官李牛頭故作不滿:“周大人!這麼說來,這位舒大人應該是我們的人吧?您這麼輕輕鬆鬆拿過去,也太不夠意思了吧!這不行,清剿黑雲沙的功績,我要分一半!”

幾名高級鬼物哈哈大笑,似乎對下面誰贏誰輸一點興趣都沒有。

也許這一次的選拔,說不定會產生什麼讓人意想不到的變化呢……

……

……

英隊長看着黃道生,似乎想用眼神殺死他。

黃道生嗤笑着,漫不經心的問道:“英大人,豐隊長是聽了你的指示,不知好歹的過來挑釁我?”

英隊長冷哼道:“是誰都無所謂,你只要知道,在遠征軍,還是要低調一點的好!舒大人,主動認輸,我還可以饒你一條『性』命!”

黃道生愣住了,問向裁判:“王大人不是才說過嗎?不得無故殺死對手!”

裁判爲難了:“舒大人,可是英大人的主要的功法中有一個死亡之刺技能,一旦施放在敵人身上,是一擊必殺的……”

“草泥馬!”黃道生大怒,“他就可以殺死對手,老子的手雷就不能用?這是拉偏架還是怎麼着?他是中級鬼差,老子一樣是中級鬼差!” 不能這麼忍下去了!黃道生高聲向『主席』臺示意:“周大人!這不公平!”

周牛頭好奇了:“舒隊長,怎麼不公平了?”

黃道生指着英隊長:“他有個什麼一擊必殺的技能,就可以無故殺死我了?應該規定不允許他使用纔對!”

周牛頭皺眉,和旁邊的幾位裁判商量了一下,說道:“英隊長的死亡之刺是常年在征戰中領悟到的技能,這個和手雷『性』質不一樣。”

黃道生差點抓狂了:“但是大人!下官本身就是一名武器製造師,手雷和投石車這種武器都是我的進攻手段,也是唯一的保命手段,『性』質應該和刀劍是一樣的啊!刀劍不禁,自身技能也不禁,爲什麼偏偏要禁手雷和炸彈?”?? 最強靈魂收割者317

周牛頭擺擺手:“手雷和炸彈威力太大,已經超過了普通刀劍。”

黃道生反問了:“那弓箭呢?長矛和箭矢禁不禁?”

周牛頭有些好笑:“只禁手雷和炸彈,其他不禁,就算是用攻城武器也不要緊,投石車,回回炮,都不禁止。”

黃道生明白了,再不多言,向『主席』臺抱拳示意:“多謝大人!下官再沒有問題了!”

轉過身,黃道生一臉的平靜,說道:“那就開始吧……”

英隊長哈哈大笑,右手持着一把亮閃閃的大馬革軍刺,橫立胸前,左手在刺刃上摩挲滑動着,猛的用力一揮手,軍刺直指黃道生。

“舒大人!你可要小心了!”

行動如風。英隊長主動衝擊過來,七八米遠的距離,瞬間就近了身,速度極快!

黃道生雙手揮出,故意讓手裏的兩包遷躍獸糞便粉末被軍刺擊中,同時身子迅速後退,跑動起來。

“雕蟲小技!”英隊長在刺穿粉末後,聞到一股難聞的氣味,立刻明白了。

“這……”『主席』臺上王大人一聲驚呼,似乎看到了校場大比的影子。當時的黃道生。正是用的遷躍獸糞便粉末讓對手嘔吐不已,失去戰鬥力。

喬馬面在一旁問清楚了緣由,也是笑個不停:“軍曹怕這個,但是鬼差誰還會受到影響?舒隊長恐怕是黔驢技窮了吧!”

周牛頭也是笑道:“瞎胡鬧!這哪像是在比試?”

場上形勢千變萬化。跑動兩圈後。黃道生已經甩出七八包粉末了。而英隊長在刺破幾包粉末後也不再理會這些小伎倆,多出來的幾包還是黃道生自己拆散了天女散花出去。

還是近身了,英隊長的速度比黃道生要快一些。緊急避讓下,黃道生只能側身躲過直刺。

英隊長變刺爲橫砍,這一招就是靠着他的武器鋒利,讓不少躲避不及時的敵人都吃了大虧,英隊長臉上陰笑着,就要你這樣!

“叮!”

鋒利的軍刺沒有砍傷黃道生,被擋在身體外,這是砍中護甲的聲音!

黃道生心中大定,幽冥鬼氣鎖子甲擋住了這一擊!?? 最強靈魂收割者317

雙手翻動,兩個重型鋼刺指套套住黃道生的雙手,五指之間冒出四根鋸齒尖刺,散發着神祕的幽光。

既然近身,那就近身廝打吧!黃道生身體滴溜溜的旋轉着,貼着英隊長的尖刺,順着他收回武器,一併靠近了他。

“你上當了!”

英隊長心中大喜,他的絕技死亡之刺並非使用手中的軍刺,而是另有玄機!

英隊長空出來的左手迅速結印,凝聚成一股幽冥鬼氣,大喝一聲:“刺!”

他右手的大馬革軍刺就是一個掩護的幌子,死亡之刺也不是由劍釋放,而是隱藏在他的左手中,直接用凝固的幽冥鬼氣,幻化出來這帶着死氣的詭刺,近身偷襲!

黃道生根本沒有想到還會有這一擊,自己身體衝勁沒有停,雙拳已經擊打在英隊長的胸口,但是英隊長以招換招,硬扛着兩個鋸齒指套刺入自己的身體,也要將左手的死亡之刺打入黃道生胸前。

“嘭嘭嘭!”

兩人都被大力擊退,分開的瞬間,黃道生雙拳中帶出了大量黑『色』『液』體,英隊長慘叫着捂着胸口踉踉蹌蹌後退。

但是英隊長也沒有吃虧,死亡之刺正好打在黃道生的胸口,威力如此之大,竟然讓精心打造的鬼氣鎖子甲正面也被打穿!

“死亡之刺!”

“舒隊長這下死定了!”

“英隊長真是狠啊!拼着自己重傷,也要強殺舒隊長!二殿內鬥有必要這麼下狠手嗎?”

圍觀的鬼差都驚呼出來,明眼人都看的出來,這一招硬碰硬,英隊長是殺敵一千自傷八百,這股狠勁,讓所有人都看的吃驚!

“哼!”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中了死亡之刺的黃道生竟然還有餘力,在被擊飛後,迅速調整過來,同時手中扔出大量的燧石,砸在滿場的粉末中,迅速引發了燃燒!

重生之極道武神 “咳咳……雕蟲小技!”英隊長也站穩了身體,雖然不清楚爲什麼死亡之刺沒有起到作用,但是敵人緊『逼』,他必須打起萬分精神應戰!

“轟轟轟!”

燃燒的粉末中突然爆發出異常閃亮的光芒,並且迅速爆發出大量濃煙。

大團大團的刺眼光芒閃爍着,滿場都有,毫無規律,讓措不及防的鬼差們全部遮擋住了眼睛。

“不好!”

『主席』臺上的牛頭馬面抵抗力稍強,一眼就看到了場中兩人再次緊貼在一起。?? 最強靈魂收割者317

進攻方的黃道生猶如猛虎下山,而防守方的英隊長則是緊閉雙眼,雙臂格擋。

兩人迅速緊貼在一起,像是抱住了一樣,隱藏在濃煙和閃光之中。

誰都沒有看到發生了什麼,連場中的裁判也因爲視角,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但是在分開後,黃道生踉踉蹌蹌跑到一邊,而英隊長雙手捂胸,無力的跪倒在地,再也不動了。

濃煙散去,所有人只看見黃道生站在戰場的角落邊大聲喘氣,而倒地的英隊長胸口,『插』着三根粗大的箭矢。

“咳咳……”黃道生捂着胸口,無力的走向裁判,問道:“死亡之刺,真的沒辦法治療了嗎?”

如同死神一般的黃道生,將裁判也嚇壞了,他沒想到,所有人都不看好的黃道生,竟然能夠在中了英隊長的絕技死亡之刺後,還能上演大逆轉的翻盤!

“我……是不是勝利了?”黃道生虛弱的問道。

“是是是……第13組……舒隊長獲勝……”裁判結結巴巴的說道。

“慢着!”觀戰的巡邏隊邵隊長帶頭喊了出來。

接下來這幾個一夥的小團體,紛紛向『主席』臺發出抗議:“周大人!無故殺死對手!舒隊長犯了大忌!”

“英隊長死的冤枉!周大人您一定要主持公道!”

“嚴懲兇手!”

『主席』臺上議論紛紛,他們也爲難了。

在最後一刻黃道生和英隊長貼身時,周牛頭和喬馬面只在煙霧中看到了一部分,真正的戰鬥場景,他們誰都不知道。

邵隊長躍入場中,仔細檢查了英隊長胸口上的傷口,頓時心裏一沉。

殺死英隊長的,竟然只是幾支普通的箭矢!

不過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的是,這些箭矢的口徑竟然和長矛一樣粗!這麼粗,難道黃道生真是用手刺入,當作長矛在使用嗎?

這是今天場中決鬥出現的第一例死亡事件,『主席』臺必須做出判決,這樣才能服衆!

喬馬面走下臺,撿起了這些箭矢武器,冷冷的問道:“舒隊長,你能解釋一下這是什麼嗎?”

黃道生胸口很不舒服,彎腰撫胸,大聲咳嗽着,從烙印中丟出來一件新武器:“攻城弩機,三發連『射』,『射』程300米……”

“什麼!!!”

“攻城弩機是什麼東西?”

不少人明白了,這肯定是一件新式武器,而且是威力巨大的致命武器! 喬馬面一臉慎重,撿起這件強弩,試着將手中沾滿黑『色』『液』體的箭矢擺了上去。

這件看上去粗糙的弩機,裏面的機括卻是複雜無比,多層結構,極其富有彈『性』的韌筋,和箭矢緊密吻合的卡槽,讓所有看到的人都知道,殺死英隊長的,正是這件可怕的武器。

黃道生虛弱的說着:“喬大人……剛纔周大人說過……只禁手雷和炸彈,不禁弓箭,連攻城的投石車和回回炮都不禁……想必這件攻城的弩機,既是弓箭類別的武器……又是攻城類別的武器……應該不會禁止吧……”

好狠心!好殘忍!好可怕!

所有人對黃道生的評價,一下子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最強靈魂收割者318

這種『射』程爲300米的弩機,和回回炮差不多『射』程了,可見其威力有多強。

抵在英隊長的胸口零距離『射』擊,直接破了他身上護甲的防禦,就算是有鬼氣護體,也可以直接打穿!

喬馬面疑『惑』問道:“可是爲什麼英隊長的死亡之刺打在你身上,你會沒事?”

“對啊!英隊長的死亡之刺可是他獨創的技能,整個二殿都沒有會的,我可是親眼見過英隊長將變異的山熊王都刺死了!”方隊長都忍不住發言了,要是連這種攻擊都擋下了,黃道生豈不是防禦逆天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