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丫的活膩味了是吧,大爺我正煽情呢?你猛丟個蒼蠅到嘴裏想噁心我??”雷波猛的坐了起來,一巴掌拍向魯泰。突然“轟”的一聲,那木板牀再也承受不住折騰,從中折斷,肥波像一堆淤泥似的陷進中央。大家被這種搞笑的場景笑得人仰馬翻。

正當大家狂笑之際,林小浪站了起來,一反常態的嚴肅說道:

“我總認爲不對勁!我一定會把真相查出來,究竟女孩的死是怎麼回事?”

說完就走出了魯泰的房間。房間裏突然鴉然無聲,大家相對而視,每個人的臉上表情都很古怪,特別是魯泰,臉上的肌肉一陣抽動。也許大家心裏都清楚,哥幾個愉快笑臉的面具下有着各不相同的表情。而陷在斷牀中央的雷波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內動彈不得,因爲平日裏他倒下了,都是哥仨個才拉得動的,差一個都無能爲力。

-\ 六-九-中-文-書友上傳/- 郝隊停好車往這邊走。

農門醫香 「怎麼了?」他看到陸照影好像有點愣。

陸照影收回目光,他側了側頭,壓低聲音,「那個戴墨鏡的,認識嗎?」

顧西遲的私人消息一直被人保護著,尤其這幾年,想要拿到他的一張照片不容易。

但江東葉手裡有,這照片是顧西遲早幾年的照片,近些年江東葉也找不到他的消息。

他給陸照影看過。

陸照影當時在玩遊戲,沒特別注意這個人,但就算是驚鴻一瞥,顧西遲那張酷似明星臉的臉他也有印象。

個人氣息太過明顯。

郝隊手裡自然是沒顧西遲照片的,他往那邊看一眼,「不認識,明星?」

陸照影搖頭,沒有再說。

心裡也不太確信,江東葉花費了無數人馬在中東找人,就這麼被他輕易的在雲城碰到了?

那江東葉是有多慘?

雖然是這樣想著,陸照影還是拿出手機,低頭給江東葉發了條消息。

**

顧西遲問了秦苒寧薇的病房號。

很輕易的就找到了寧薇的病房。

不過病房空無一人,連門都是開著的。

「請問,這個病房的人去哪兒了?」顧西遲取下墨鏡,伸手攔了個護士。

他伸手指了指病房的方向,笑。

護士看著他的臉,一愣,然後期期艾艾的回答,「在二十二樓做手術。」

「手術?」顧西遲頓了頓,不動聲色的詢問,「截肢?」

「是恢復手術,」護士搖頭,神色略顯激動,「聽說是一位程醫生親自主刀。」

其他再多的,護士就不太清楚了。

「好,謝謝。」顧西遲往旁邊側了側,讓開了一條路讓護士離開。

又拿了個鴨舌帽扣在頭上直接去地下停車場等秦苒。

重生之豪門辣妻 二十分鐘后。

錢隊押著一幫人回警局,秦苒跟沐楠回醫院。

他們從沐家出發的時候才知道寧薇在手術。

沐楠直接去二十二樓手術室,秦苒轉到地下停車場。

顧西遲靠著角落裡的牆,因為太黑看不清他的臉,他取下墨鏡,挑眉:「上次本來想說,要是能找到程雋,能救你小姨,不過那傢伙不好請。沒想到我一來,你小姨都被他推入手術室了。」

秦苒捏著自己的手腕,衛衣的帽子也被她重新扣上了。

只能看到精緻雪白的下頜。

聽到顧西遲這一句,秦抿了抿唇,她靠在旁邊的車頭上,車子也沒響,「所以我小姨的腿有希望恢復?」

「你要在國際醫科待過,就肯定不會有這樣的疑問,」顧西遲往前面走了走,跟秦苒並排坐在車頭上,偏頭,笑了笑,「他可是國科的有名人物。」

國際醫科每年每國都會派代表參加,也會送進去一部分學員進行醫學交流。

那是好幾年前,國內醫學還比較落後,也是第一次加入國科,送去的學員不受重視,裡面的醫學博士從來不指點他們問題,只會草草敷衍讓他們學好基礎。

程雋就拿著本十厘米厚的醫科大典堵在了實驗室的門口。

都是新學員,那時候水平差不了太多。

程雋也是新學員,他也沒做什麼,就搬了個板凳,拿著醫科大典坐在實驗室門口,十分有禮貌的挑釁那些國外學員。

這些新學員都不太在意程雋這行人,有時候還會指著新型儀器問他們知不知道那叫啥。

對於程雋的挑釁,他們一開始都沒放在心上。

然而最後,別說跟程雋同一批的新學員,就算是比他早一年來國科的學員,都被程雋錘哭。

那段時間國科新一屆老一屆的學員都瘋了,被虐的懷疑人生。

最後還是那些博士請了花國院士,才出面制止了程雋。

那一次后,國科改變了局面,那些博士的面子也丟的一乾二淨。

「你小姨的腿意外還是人為?」顧西遲沒跟秦苒提及這些,昨晚他就看出來秦苒的情況不對,不過那時候情況緊急,他沒多問,就匆匆趕過來了。

「人為。」秦苒眯了眯眼。

「要幫忙嗎?」顧西遲偏頭看她。

「不用,我能解決。」秦苒站起來,她伸手拉了拉頭頂的帽子,「你先找個地方住下,正好來了,找個機會我帶你去看看我外婆。」

**

二十二樓。

秦苒到的時候,陸照影跟郝隊的人都在。

手術室不斷有醫生跟護士來去匆匆的穿梭。

沐楠嘴唇緊抿,他看了眼秦苒,然後又垂下腦袋,繼續站著。

氣氛沉默,陸照影摸摸自己的耳釘,難得沒插科打諢,只安慰了秦苒幾句。

下午一點。

一直緊閉著手術室大門打開。

狼性總裁:總裁前妻太迷人 程雋率先出來,他一手把口罩拉下,一手正解白大褂的扣子。

陸照影本來靠在牆上,有些無聊的看著手機,見他出來,率先站直,開口,「雋爺,情況怎麼樣?」

走廊上的人下意識的都看向程雋。

快感戀人 程雋目光在走廊上轉了一圈,看到站在最後的那道清瘦的黑色身影,淡聲開口:「手術很成功。」

沐楠一直綳著的心終於松下來。

他沿著牆壁,十分無力的往下滑坐在地上。

沒兩分鐘,醫生推著寧薇的病床出來,她眼睛緊閉著,臉色挺蒼白的,麻藥的時間還沒醒,左腿纏繞著白紗布,纏的戲迷,看不到一絲的血跡。

完全沒有昨天看起來那麼觸目驚心。

秦苒走過來,確認了寧薇的狀態。

懸著的心松下。

她偏了偏頭,看向程雋,聲音低又啞,「謝謝。」

程雋把白大褂隨手扔給一個護士,正低頭看院長遞給他的一份新數據。

聽到聲音,他挑了挑眉,不緊不慢的回了三個字:「不客氣。」

**

秦苒跟沐楠去病房等寧薇醒過來。

陸照影跟郝隊兩個外人就不太方便跟著兩人進去。

程雋每做完一場手術,都會跟一群醫生開個研討會,主要是他幫其他醫生解決疑問。

「聽說人為的,」郝隊正開車去錢隊那邊,他偏了偏頭,看陸照影,忍不住,「你說誰沒事去害一個普通的中年婦女啊?」

那中年婦女還是一個身體有缺陷的。

沒道理。

陸照影靠在副駕駛座上,有一搭沒一搭的轉著手機,搖頭:「我也不清楚。」

手機震動了一下又一下。

郝隊就提醒陸照影看手機。

陸照影低頭,全是江東葉的消息——

【我讓人把中東翻了個底朝天,都沒有找到顧西遲的影子,你隨便去個雲城就能碰上?】

【……】

【你先讓人盯住他,我晚上就到!】

顧西遲似乎藏的比以前更猛了,以前江東葉還有稍微摸出他的大概方向,可最近連顧西遲到底是男是女都查不出來。

所以江東葉才想方設法讓程雋幫他查。

眼下陸照影說在雲城看到了酷似顧西遲的人。

若是以往江東葉才不相信陸照影的鬼話。

可眼下他找不到顧西遲的半點消息,別說酷似,就算只是一個背影像,江東葉也會第一時間趕過來。

陸照影手搭在車窗上,看著江東葉發的消息,嘖了一聲。

江東葉晚上到。

若顧西遲真的也在雲城的話,那雲城可真的是熱鬧了。

**

一院。

VIP病房。

陳淑蘭最近兩天精神比往日要好很多。

護工幫她倒了一杯水,笑,「好久沒看到你的外孫了。」

「恩,」陳淑蘭手上拿著個手機,滿是溝壑的手指點開裡面的視頻慢慢看著,聽到護工提沐楠,她眯了眯眼,笑的和緩:「他前天打電話給我說他參加了物理競賽,晚上要去參加培訓。」

病房裡響起小提琴的音樂聲。

護工最近都習慣了,陳淑蘭沒事就看那個視頻。

「您外孫女拉的真好聽。」護工把水遞給陳淑蘭,由衷的讚歎。

「你也覺得好聽,是吧?」陳淑蘭接過來喝了一口,偏了偏頭,看向護工,聲音聽不出來情緒。

護工就笑,她把杯子又重新放好,笑著回了句「當然好聽」。

等護工走了,陳淑蘭目光才轉向了手機上的視頻。

這是寧晴給她發的秦語的小提琴表演。

一雙渾濁的目光漸漸變沉。

好半晌,她閉了閉眼,關掉了視頻。

翻出電話簿,手指有些顫抖的,撥了寧晴的手機。 \請到 www,69zw,com 六*九*中*文*閱讀最新章節/

當林小浪回到401室的時候已經是當天晚上。魯泰、李想和雷波正在房間內打着撲克。林小浪一進房間就嚷着要大家歇歇,聽聽他收集回的情報。

“我就鬧不明白,這死了個妞關我們什麼事嘛?”雷波表示抗議。

“不管怎麼說,女孩是死在咱這幢宿舍樓裏。我們有義務查出真相?”林小浪一把抓起大家的撲克灑到了牀上。

“正因爲如此,出於人道主義的我們纔會參加那妞的葬禮嘛,”魯泰也附合着雷波的話,“哥幾個像個傻瓜一樣跟着那羣傻妞們,參加葬禮的都是些女同學,你說我們去算個什麼事嘛?”

“搞不好別人還以爲女孩和我們發生五角戀愛,因爲無法平衡對每個人的愛所以才痛苦的自殺以求解脫。”雷波越說越有勁。

“你們損不損啊,積點口德吧,女孩的頭七都還沒過,你們就不怕報應,那女孩可是在咱樓下死的。”林小浪氣憤的說道。

“就是,咱都是男人,不要在背後說這些話污辱別人,而且是一個剛過世的女孩。畢竟她也是咱同學。”李想忙騰出地方,讓林小浪坐下,“快說說,都收集了些什麼情況。”

“好吧,你們聊吧,反正你們兩個都是推理協會的骨幹,我和魯泰就不參加你們的內部研討了吧。”雷波架着魯泰,就準備離開。

“你們走也可以,不過有些情況你們可是打聽都打聽不到的。”

“肥波,我們還是聽聽吧,也許我們還能提供點線索。”魯泰眯着小眼向肥波示意,於是二人也坐了下來。

“首先,我把我們推理協會昨天的分析結論給你們二位複述一遍,女孩跳樓的真正地點是在頂樓平臺,但她絕對不是自殺!”

“什麼!!不是自殺!!”魯泰和雷波不約而同的叫出聲來。

“我先前已經說了,頂樓平臺上發現染血黃絲帶的地點是一處折斷的欄杆上。這就是問題所在!”

“這又說明什麼??”雷波不解。

щшш _ttka n _¢o

“我來說明一下吧,”李想說道,“一個真正想自殺的人,她不會做出如此不合邏輯的舉動,她爲什麼要找一處破損的欄杆用力推它,使之折斷後再墜樓呢?那個欄杆的高度也就一米三四的樣子,女孩翻過去並不難做到,經我們查證,欄杆的折斷面絕對是新的斷印,因爲它完全沒有被氧化和風蝕的跡像。如果讓我來做案件重現的話,當時真正的情況是這樣的:女孩不受自己控制或者被什麼挾持了,帶到了頂樓平臺上,女孩一步一步退後,終於背靠在鐵欄杆上,由於驚慌、或者與對方搏鬥,已經存在安全隱患的鐵欄杆經受不起撞擊,從而折斷,女孩失去重心墜下樓去,黃絲帶就是這時被掛在了斷勾上。”

“精彩精彩!”雷波拍着肥手,笑道:“想不到華夢陽走了,這推理協會還是不缺大偵探啊!”

“可是我想,一個要自殺的人,她的精神狀態應該極不穩定,所以不應該用平常的邏輯思維來推測她的行爲吧?”魯泰提出質疑,對他的疑問李想和林小浪無言以對。

“喲,推理協會的大偵探,被我們魯少爺給問住了??”

“魯泰的這個看法並非沒有道理。正因爲如此,我打聽到的消息都說自殺的女孩是在不受她自己的控制下墜樓而亡的。”

“那是什麼意思?”

“女孩寢室的同學說她是半夜裏靜悄悄的跑了出去,眼睛好像閉着,就像是在夢遊!!?”

“夢遊者怪談??”李想驚呼道。

“你們應該都知道吧?最近這一月的時間學校傳得沸沸揚揚的夢遊者怪談。”林小浪環視了大家一眼,證實了他的判斷,接着說着他打探回來的消息,“現在校園裏經常有人看到夢遊者午夜出沒,那是死了的夢遊者出來找替身了!還有人說女孩跳樓的前一天對大家說夢見自己被別人殺害了?”

“誰要是晚上做夢夢見了自己被殺了,那麼就表示夢遊者亡靈已經選定了他做爲獵殺的對像,而這個人必將在夢遊中自殺。”

“這就是你打探回來的消息,不都是bbs上那些留言嗎?這肯定是誰閒着無聊寫出來嚇那些小女生的。”雷波皺了皺眉頭,轉過頭對着魯泰笑道,“你就沒這本事,要是出去裝夢遊者嚇她們,說不準自己往那黑窟隆兒一鑽,指不定尿出褲子來。”

“是是是,就你膽子大,我看你見了怕不怕。”魯泰生氣的站起來跑到窗邊,打開窗讓陣陣夏夜清風吹進屋來。

“啊——”突然聽他一聲尖叫。

他們聞聲衝到了魯泰身旁,向窗外望去。然而眼前只有漆黑一片的夜幕和幾點發黃的燈光。

“對……面的樓道上有個穿黃……黃衣服的女……女孩。”

“哪有啊?對面什麼都沒有啊?”

“不,她剛剛明明就在那兒,她望着咱們這邊。她披散着頭髮,身上都是血,臉上的肉好像摔碎了一樣。她……她是不是就是那個跳樓的女孩啊??”

“你就演吧,魯泰,想嚇爺爺可嚇不到!!”雷波不屑的望着魯泰。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