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發出痛苦的尖叫聲。

讓我忍不住張開了雙眼。

“叫得太大聲了,這樣別人還以爲我要對你做什麼啊?”

我爲了防止這個女人太過吵鬧,我只好封住了她的嘴。絕對不是用嘴!

那動作實在是太詭異了。

在外人看起來就好像我正要將他推倒似地,但是想要將她推倒的人大概不會是什麼正常人吧。

“啊嗚!阿放好過分!”

女孩一副淚眼朦朧的樣子。

真是可愛啊!纔怪!

給人一種系那個要欺負的慾望,不過我可不敢惹她。

“過分的可不是我,你又幹嘛來偷襲我?”

“這纔不是偷襲呢?人家只是想要給阿放一個清醒的kiss而已。”

“這就是偷襲了!”

你這傢伙還真是敢說啊

“都說了,不是偷襲啦,這是一種愛的表現啦。”

“愛你個頭。”

我在女孩的腦袋上狠狠的彈了一下,反正這傢伙這麼聰明,根本打不傻。

“啊啊,阿放好過分。”

女孩有裝出一副淚眼朦朧的樣子,那樣子很有可能會讓很多少年淪陷,不過我看慣了,所有再次賞了她一個爆慄。

“吶,阿放,現在變得很平靜呢?”

女孩躺在了我的身邊,我也沒有阻止她,雖然距離的確稍微近了一點。女孩的香味讓我頗有幾分想打噴嚏。這是玩笑。

“是啊,前一段時間發生了很多的事啊。”

我點了點頭,然後看向天空,天空藍藍的,相當的迷人,偶爾有幾朵白雲在空中自然而然的翻滾着,就好像是棉花糖。甜甜的,讓人想要吃下去。

無論世界變得如何,無論我是何人,無論身在何處。

這份天空對我來說,都是那麼的迷人,因爲它永遠都是那麼的公平。

對任何人來說都是一樣。

“如果能夠一直這麼平靜下去就好了。”

女孩突然說出了我的心裏話,讓我感到幾分愉快,畢竟我們很多時候,思想都是相差極大的。

但是我聽出來了。

女孩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她的聲音中帶着幾分憂傷。又或者是煩悶,也不對,應該用憂鬱來形容反而更好吧。

“發生了什麼事呢?”我問。

“……”

突然,女孩變得安靜下來了。

那副沉默的樣子真是讓人討厭。

彷彿無所不知的學者,但是一個女孩子做出那樣的表情實在是讓人不快。

厲少,我有毒 雖然這可能是女孩給我下的套,但是我還是忍不住提問了。

“你在想什麼?”

“當然是在想如何將阿放推倒呢?”

“這種事情你無時無刻都在想啦,我想要問的是——你究竟在煩惱什麼?”

我看着女孩的眼睛。

女孩的目光有些閃爍,似乎是想要躲避我的實現。

但是我可不是一般人。

我的雙手緊緊的抓着女孩的臉蛋。

我可不能讓那個你輕易的躲開。不過那樣子像是要去吻她似的,而且如果她要乘機親我,我絕對躲不開吧。

女孩大概是被我認真的樣子給鎮住了吧,她微微的嘆了一口氣。

“本來我也不想要說的,但是既然阿放這樣說的話,那麼就只好對你說了。”

“究竟是什麼事情?”

根本就是謊話吧。

但是難得你會對我說謊呢?

你應該是很想對我說吧,就算是你這麼強大的人,也絕對有着不一樣的煩惱吧。

擁有煩惱的人,就會想要向某人傾訴,無論是何種理由,何種藉口。

“小仙出事了?她被困在了一個地方?真是糟透了!”

女孩似乎非常不安的樣子,手臂也在不自然的晃動。

但是?

我問:“小仙是誰啊?”

這種問題不解釋一下怎麼行啊。

“啊,不好意思。我太緊張了,這種事情都忘記了。”

“難得你也會緊張呢?”

我笑了笑。

很少見她緊張的樣子,女孩因爲緊張,身體甚至在微微的顫抖。

明明面對院長帶領的城管大隊的時候都沒有這麼緊張過。

女孩的緊張感完全無法影響我。

這就是我是怪物的特長。

無法因爲任何事驚慌或恐懼。

不是不會。

而是無法。

“我記得我以前跟你說我我擁有自己的一隻部隊吧。”

“部隊?你講過這種事情嗎?”

“不是跟你說過嗎?他們分別是魔法師、狂戰士、劍仙、亡靈法師……”

“停!你說的那只是rpg遊戲裏面的東西吧,那種東西怎麼可能在現實中存在呢?”

“那只是一種比喻而已啦,例如小莎就是正宗的‘魔法師’。”

“就是一幫擁有詭異本領的怪物吧。”

小莎雖然並不會真正的魔法,但是當她全力施展她的催眠術的時候,那強大的力量絲毫不比真正的魔法師遜色。

如果那幾個rpg的傢伙也擁有類似的力量的話,那麼輕語的實力真的不可小視。

“什麼怪物啊,難道阿放還在記恨小莎嗎?”

那種事情怎麼可能,我根本不會記恨任何人。

沒有憎恨任何人的資格。

因爲我就只是一個騙子。

只會說出一些不能完成的承諾的騙子。

明知道無法完成。

但是還要去承諾。

像是一個白癡一樣的。

結果傷害的人,不但是自己,更傷害了對我那麼重要的你。

“那麼說,那個小仙也是非常厲害的傢伙咯,這樣的人究竟是遭遇了什麼呢?能夠讓她動彈不得。”

“是啊,上次幫我幹掉院長背後組織的人也就是小仙。”

“哦!”

這樣啊!

我是不是應該這樣回答呢?

纔怪呢?

上次單是院長就已經變態到了極點了。

能夠委託院長的更不會是等閒之輩,但是那個小仙竟然能夠將他們完全乾掉。

幹掉!

“小仙的稱號就是‘劍仙’!”

女孩的話已經讓我不知道該從哪裏吐槽好了。

“那麼也就是說,那個非常厲害的劍仙被困在一個地方了。這種事情能夠做到的人,究竟會是誰呢?”

我靠,還劍仙。

又不是修真小說。

這傢伙過去絕對是個宅,不然怎麼會給自己的部下去這麼詭異的名字呢?

“我也沒有辦法查到,我只是知道小仙最後出現的地方在哪裏?其他的情報都接近於zero”

女孩無力的低下了頭,似乎第一次這麼苦惱。

那苦惱的樣子不知爲何讓我想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算我求你了也好,不要露出這樣的表情啊。

所以我對女孩說:“那麼就讓我去吧,我去幫你把那個‘劍仙’給找出來!”

“哎哎,阿放去?爲什麼你會突然這麼說,那個……”

女孩對我的話,似乎有些無法理解,難道我有說什麼複雜的話嗎?

“你上次幫了我這麼多嘛,這一次,就讓我來幫幫你吧。”

這是騙你的。

我根本不在乎人情什麼的,我只是想要幫你罷了。明知道對方是我絕對無法相提並論的怪物,但是我還是忍不住想要去挑戰。

女孩看着我,我也看着她。

像笨蛋似的,她跟我都是一樣。

“那麼就拜託阿放咯!”

女孩停止了晃動,然後對我笑了。 用哭着的表情對我笑了。

看着女孩這樣的表情,我還能怎樣呢?

在這樣下去我就太惡劣了。

所以我的雙手抓住了女孩的雙肩。

“我只問你一句,那個小仙是你重要的朋友吧。”

“是。”

沒有任何猶豫,沒有絲毫的疑惑,沒有半點的迷惘。

女孩的回答讓我下定了決心。

只要你這樣回答就夠了。

只要你這樣說的話我就滿意了。

就算前方是多麼可怕的敵人我也願意去挑戰。

就算因此死亡因此恐慌因此畏懼因此殺人。

根本只是無所謂的事情罷了。

我既然這樣決定了就無需後悔了。

然後我對女孩如此說:“交給我啦!”

……

於是我就暫時出院了。

其實根本就談不上出院。

只是輕語給我僞造了一個無聊的身份,讓我能夠前往“劍仙”的最後之處。

也就是現在的那間學校。

絕品仙尊 明明只是一間學校,但是卻能夠困住所謂的劍仙。

真是可怕啊。

學校真是高深莫測的地方呢?

“你不和我一起去嗎?”

離開的前一刻我問女孩。

女孩搖了搖頭說:“我不能離開這裏,這是我和某些骯髒傢伙的契約。”

你不是非常討厭那種契約嗎?那麼你又爲什麼要被那種東西所束縛呢?

所以跟我的約定的約定也只是玩笑而已。

根本無法實現。

但是因此我纔想要打破這種無聊的契約。

爲了你我的自由。

就這樣我成爲了這間名叫未所高中的轉學生。

重生之妖嬈毒後 順便我現在的名字是叫張秋林。

還真是普通的名字啊。

不過我知道要完全搞出一個假身份是一件多麼麻煩的事情。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