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的日子裡,依然是這樣,明夜每天都自食其力,從生活起居,到燒菜做飯,全部都由自己搞定,沒有任何妥協可言。

只不過明夜沒有什麼怨言,只是靜靜的做著自己應該做的一切,靜靜的看著來往的香客們,那些從來都不會去柳風觀的香客,他們來往之間的所作所為。

時間悄然而逝,明夜看了看日期,發現約定是時日已經到了。

「終於快要到回去的日子了嗎,我要回柳風觀了呢…」明夜托著下巴,看著旁邊在打理廚房的含香。

「啊,你要回去了啊。」含香有些意外。

「嗯,我要回去了,畢竟我只是留下來學習的呢,不能多打擾到雲觀主了。」明夜的眼裡也有濃濃的不舍,感慨道:「待的日子雖然不長,但也讓我學習到了很多東西,雖然很模糊,但我覺得我可能抓到了師傅想要知道的答案…」

「汪!」

阿二過來搖擺著尾巴,爬在明夜的腿上。

明夜笑了笑,摸著阿二的狗頭,說道:「阿二啊,姐姐我就要離開了,不要想我哦…」

「汪汪!」

阿二搖擺著尾巴,舔了舔明夜的手,弄得明夜手心都瘙癢的縮了起來,開心的咯咯笑著。

不久之後,一輛越野車停在了半山腰處,一臉仙風道骨和這輛車搭配起來充滿違和感的玄理從車上下來。

玄理下車之後,徑直上山來到三清觀大殿,看到了正在閉著眼睛好像在思考人生,散發著深邃氣息,其實是在半閉著眼睛摸魚小憩的李雲說道。

「福生無量天尊,雲道友,這些日子和明夜師侄相處的如何。」

此時,李雲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目光深邃之處彷彿能夠容納整個世界,玄理不由得感慨,這就是真正的得道高人啊,連打坐都那麼有深度。

「這孩子悟性不錯,應該很快就能得到,屬於自己的答案。」李雲淡然一笑,站了起來,背負雙手。

「反正我是不知道柳風觀的觀主跟你們說了什麼,我只是來接明夜師侄回去的。」玄理也猜得到,明夜是被派過來學習的。

很快,明夜聞聲前來,一臉笑意的揮揮手。

「玄理師叔…」

「嗯,今天我來接你回去了,你的師傅還有師姐們都很想你呢。」玄理嘴角有些抽搐的說道:「明明是她們決定把你送過來的…」

「嘻嘻,畢竟我是最小的師妹嘛。」明夜吐了吐小舌頭,隨後轉身對李雲深深鞠了一躬。

「雲觀主,感謝你這些時日的照顧…」

「無妨。」李雲背負雙手,微笑坦然接受這感謝。

執子之手,將子扛走 「哈哈哈,不捨得這裡的生活吧,看來明夜你在這裡的生活挺滋潤的啊。」一旁的玄理打趣道。

明夜:「……」

如果這叫滋潤的話,明夜覺得在深山裡簡直就是天堂啊! 深山,柳風觀處。

古道西風,小橋流水,這道觀看起來儼然是一座小小的山村。

在經歷了不少車程加上一陣步行之後,明夜終於回到了自己道觀,自己的家裡。

明夜剛剛進門,一個約莫五十歲穿著灰色道袍的中年女冠早早便在此等候。

百變名媛 「歡迎回家,明夜…」

「師傅…」明夜看著自己的師傅也是十分的高興。

一旁的玄理也是做足了道禮,鄭重道。

「清月道友,好久不見了。」

「不是在不久之前才見過么。」清月一臉微笑的看著玄理。

這讓玄理有些尷尬,明明剛剛的是客套話,只能輕咳一聲道:「咳咳,明夜師侄我也安全的送回來了,那麼貧道便告辭了…道友記得答應貧道的事情啊。」

「嗯,自然是會記住的。」清月點了點頭。

玄理也不多留揮袖離去,很快就消失在了古道之間…

看著遠去的玄理,明夜忍不住看著自己師傅說道。

「師傅,你答應了他什麼…」

「小事情而已。」清月頓了頓,還是說道:「玄理道友想讓我們柳風觀也參加過些日子的大典,想讓我等去開壇講經,和眾多道友分享出世之間領悟的自然之道,那時候本地所有的道友都會集結聽經,算是盛大的道門法會了。」

「哦,我還以為是什麼亂七八糟的交易呢…」

明夜剛剛嘀咕完,就被清月用拂塵敲了腦袋。

此時,明夜一回來,潛伏著的許許多多的女冠從四面八方繞了出來,和明夜不同的是,她們的皮膚都很粗糙,看起來跟普通的農家婦女沒有太大的區別,只有兩三個略年輕的沒有那麼粗糙。

「小師妹回來啦…」

「真的是小師妹啊,來來來讓師姐看看有沒有黑了。」

佳期不候 「小師妹,外邊的生活怎麼樣?這入世道觀和咱們的區別大嗎..」

面對略有興奮的弟子們,清月沒有阻止,只是靜靜的看著,反正大家生活在一起,除了講經的時候,自由活動也就隨意了。

「明夜,為師我也很想知道你在那三清觀,學到了什麼。」

「嗯,的確是學到了不少東西。」明夜沒有立刻回答,賣了個關子,而是看著清月說道:「師傅,當初為什麼把我放到三清觀那裡,而不是和我們更加相熟的正明觀呢。」

按道理來說的話,之前三清觀和柳風觀的交集可沒多少,對於她們來說那就是陌生人,自己師傅把自己託付給陌生人這種事情,著實是讓明夜有些摸不著頭腦。

「因為知道那位雲觀主,是真正的出塵之人,和我等為了出塵而出塵,和玄理那種為了入世而入世的人,是不同的,身在紅塵之內,心在紅塵之外,是真正的瀟洒之人,你在那裡,肯定會有所得。」清月一臉柔和的笑著。

「師傅你是怎麼知道的呢…」明夜回憶了一下,發現和自己師傅說得沒有半點的差別。

「他解開了清風的心結,讓他還俗,同時還在本地道教協會講了一次經,百鳥駐足,走獸齊立,這些都是有關他的傳聞,許多人都以為是虛假的。」清月笑這說道:「然而,他在協會分部講經的時候,為師我也恰巧在場。」

在旁邊,明夜的其中一個師姐滿臉不可置信的說道:「走獸齊立?百鳥駐足?這些都是真的嗎?不會吧…」

其他人也是滿臉的不相信,這都二十一世紀了,雖然都在出家,但這些基本的生活常識還是知道的,比如怪力亂神的東西,絕大多數人都1半信半疑。

見自己這幫弟子們一臉不信的樣子,清月也沒有多解釋,只是淡淡笑道。

「信則有,不信則無,是真是假,對於現在對於咱們來說,又有何區別呢?他待明夜不錯,讓明夜悟了理,這不就足夠了嗎?有時候,不必要拘泥於所謂的真相,這就是著相了啊…」

眾人若有所思…

「嗯,弟子我呢的確是領悟了很多東西。」明夜正襟危坐,坐在了蒲團上,說道:「讓我明白了,尋道,和求道。」

「何為尋道,何為求道。」清月也微微一笑,坐在蒲團上,聽著自己弟子的講經。

周圍,明夜的師姐們也坐下,洗耳恭聽,讓明夜有些受寵若驚。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擺正心態之後,明夜繼續道。

「我們和雲觀主,玄理觀主,都是尋道者,尋心中的道,尋自然的道,而我們的道有差異,有不同,有區別,但這都是道,沒有高低,純粹是發自內心的渴求。」

明夜的師姐們有些騷動,隱隱都有些不服,至少玄理的入世道,許多人是不認同的,讓很多人看來都是像在借著道觀的名號斂財。

清月示意她們安靜,繼續聽著明夜的講道。

「那麼,求道者又是什麼呢?」

「求道啊,這就是那些香客了,那些我們不曾接納過的香客,入世道門們每天都會面對的紅塵世俗人。」

「他們呢,有煩惱,有痛苦,有渴求,有悲傷,有快樂,會因為一件事而感到高興,也會因為失去什麼而感到煩惱,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會求所謂的【道】,來給予自己一點點安慰,一點點鼓勵,一點點的力量,在道門的【護佑】之下祈求己身。」明夜想著這些日子,看著的香客,笑道;「我們求的是道,他們尋的,是道門,是慰藉,是心之所在啊…」

「在平凡的世界里,為何會有道門呢?又為何要有佛門呢?歸根結底,都是普通人們,想要給予自己力量,在痛苦絕望的時候,有一點點支撐信念的慰藉…這便是入世道門的意義所在,完成道門最原始的使命,響應人們的祈願。」

話音落下,周圍都是一片寂靜,幾乎所有人都陷入了沉思之中。

「入世的道門,響應他人的祈願和寄託。」清月站了起來,淡淡的說道:「出世的道門,完成自己心靈的寄託…那麼明夜啊,你是想要求入世之道,還是出世之道呢?」

明夜微微一笑,道。

「我啊…」 在三清觀里——

「咱們道人啊,其實並不用太過糾結於出世還是入世。」李雲喝著杯子里的清茶,一臉微笑的看著含香說道:「無論是出世還是入世道,最終目的,都是追求心中的道,只是有人選擇了在紅塵之中尋找,有人選擇了在山林自然中尋找,僅僅只是方法不同,可最終的目的依然是殊途同歸的,小師妹,你學到了嗎?」

一旁的含香乖乖的點點頭,一臉若有所悟的樣子道。

「師兄,總感覺今天你和我講的東西和平時講的不一樣呢…」

「當然了。」李雲淡然一笑,高深莫測,平時的時候用的是逼乎的心靈雞湯,今天說的是自己的感悟,在教導明夜的這些日子裡,也同樣在反思在思考著…今晚吃什麼好。

「世間煩惱和問題何其多,如果什麼都去想的話,那活得還有什麼樂趣可言,可什麼都不想的話,同樣也沒有樂趣可言。」李雲舒展了一下懶腰,深深的呼吸了一下新鮮空氣。

這時候身為國家保護動物的小白還有阿大終於是跳了出來。

「終於又能在前院愉快的掃地玩耍了嗎…這些天真不是一般的悶。」阿大一臉生無可戀的躺在了牆角邊,宛如鹹魚一般。

「這些天明夜都沒有發現什麼異常,看來隱身術還真不是一般的厲害…」李雲一臉滿意的點點頭,這些日子裡阿大小白倆保護動物都在道觀里,只不過用隱身術抹除了身形。

至此李雲也發現隱身不是一般的厲害,不僅僅能夠隱藏身形,還能徹徹底底的隱藏【存在感】。

作為熊貓來說,他的存在感對於人類來說不是一般的強,縱使只是站在旁邊,披著迷彩服,你都能夠立刻注意到它的存在,如果僅僅只是隱藏身形的話是完全行不通的。

只有真正的隱藏掉存在感,才能不被任何人發現,明明阿大就站在明夜旁邊跟著,在去市裡的時候保護著她,都沒有被她發現,也沒有被城裡的行人發現。

腳印,存在感,身形,氣味,聲音,統統消失,是真正的隱身術。

「地煞七十二術自然不是普通的隱身術可以比擬的,消除存在感之後,能夠完完全全的消失,不用擔心被發現而產生困擾,就算是真仙降臨也能瞞給你看,只不過呢,真仙面對這隱身法的話,會直接用大神通轟炸整片區域,這樣就無處可躲了…」系統用略微得瑟的語氣說道。

李雲鄭而重之的點點頭:「看來用隱身去女澡堂偷窺是真的不會被發現啊…」

系統:「……」

「宿主,請自重。」

「系統,不要認為女澡堂就是容易混進去的地方。」李雲一臉肅然的說道:「女澡堂作為許多男人們心中夢寐以求的聖地,裡面充斥著雌性荷爾蒙,而相對的,作為男性如果混進去的話,那異乎尋常的存在感第一時間就會暴露位置,但用這能夠消除存在感的隱身術的話…嘿嘿嘿…」

「宿主,你說完啊。」系統忍不住說道:「為什麼宿主你在一段話的後面加上一段嘿嘿嘿會那麼邪惡。」

「哦,這是我看一本叫做《驚悚樂園》的書學到的,說在一段話的末尾處加上嘿嘿嘿三個字,就能夠讓人產生異乎尋常的蛋疼感。」李雲摸著下巴微笑道:「看來很有道理嘛…嘿嘿嘿…」

系統匿了,不再跟李雲說話,祂已經感受到了這異乎尋常的蛋疼感。

對此系統只能感慨,語言的力量真是強大,甚至能直接對生靈產生物理上的影響。

「其實對於道來說,追求進入女澡堂的騷年們,又何嘗不是一種尋道呢,只是這道,卻不是我們認可的道,本質上來說,是損人利己的道啊…」

「妖道,魔道,仙道,人道,天道,大道朝天,各走一邊…」

李雲抬頭負手望天,不再去考慮這些問題。

「還是考慮吃點什麼實際一點兒…」

……

在象頭山下,一輛賓士轎車停靠在村口的停車場處,從上面下來一個面容倨傲的白髮老頭還有一男一女。

下來之後,這白髮老頭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說道。

「這山,不錯,袁浩,你們倆這次做的真不錯,這地方…好!」

那一名叫袁浩的男青年抬頭挺胸,一臉的得瑟,不過嘴上還是謙虛道。

「只是偶然路過看到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倒是你,林總,你覺得滿意,我就放心了。」

「滿意,當然滿意,沒有比這更滿意的地方了。」林蕭臉上帶著滿滿的笑意道:「這山環境空明秀麗,隱隱有白霧繚繞,就算只是站在山腳下,都能看得出這跟仙山沒有什麼區別…實在是太棒了,一個完美的開發景區,我敢保證,如果是我們公司來開發的話,肯定可以把他開發得比羅浮山還要更好,更棒,什麼羅浮仙山都不如這山啊。」

「比羅浮山更好啊…看來要好好的規劃規劃了。」女青年吞了吞口水,滿懷的期待,羅浮山可是省級的5A級景區,超越它的話,那可是名震天下的節奏。

「先別高興得太早了啊,方麗,這可還沒得到開發許可呢。」袁浩看著方麗,讓她別那麼早得意忘形。

這時候,方麗不以為然的說道:「咱們看上的開發景區沒有人捷足先登那當然是咱們的了,這種無名山頭的開發許可很容易就批得下來的,唯一的問題就在於這村子里的人,搞定這些村民,讓他們這裡成為旅遊村,解決村民的事情這就更簡單了,這世界上誰不愛錢,拿出足夠的錢來,他們肯定乖乖的把這山頭的開發權讓出來。」

「對,只要搞定了這裡的村長,還有山上的原住民就行了,到時候我們威盛集團,就等著成為省內旅遊業的一級大亨吧。」林蕭大笑三聲,充滿了豪邁之氣,旁邊的袁浩和方麗也被這氣質所感染,走起路來都輕盈了許多。

「走吧,咱們去找這村長,直入正題。」 三人進入象頭山村村委會之後,立刻表明了自己的身份,面對這樣的人物,楊村長也是鄭而重之的招待著眼前的三名客人,拿出了招待用的茶葉來。

此時在辦公室里,方麗先開口了,一臉官方語調的說道。

「楊村長,我們是威盛旅遊集團的人,這一次,我們是抱著極大的合作誠意而來的,請您務必聽聽我們的方案。」

「合作誠意什麼的,先擱一邊,咱們先喝茶,先喝茶,喝完茶再慢慢的說。」楊村長沒有著急什麼,只是拿起了茶杯來,自顧自的喝著茶,慢慢的抿,慢慢的喝,整個人的節奏都極為緩慢。

身經百戰見得多的方麗自然是知道眼前的楊村長是在打太極了,對於這種情況,方麗依然開門見山,直取龍門道:「楊村長,那您先喝茶,我講我們威盛集團的企劃吧。」

「我們打算將象頭山開發成景區,同時將象頭村列入開發板塊之中,在這期間,我們會將象頭山村列為經濟的重點監督區域,不僅僅會每年按戶給予五萬塊錢的分紅,還會幫助村子里的人在這裡建立各種各樣的小商店,建設的錢財都由我們公司承擔…只要你們能夠同意我們開發象頭山。」

方麗直接就拋出了一大堆的炸彈來,讓楊村長直接陷入了沉默。

在一旁的袁浩有些自得,這些條件可以說是非常好了,不用你出半分錢,還能用來創造財富,這不答應的是傻子呢。

而且與象頭山的開發價值來看,無論是五萬塊錢分紅,還是建設用的錢財,那都是毛毛雨而已。

「同時呢,您作為村長,我們還會給予更加的優待,只要您肯幫助我們遊說這裡的村民們,讓他們也同意這份企劃…」方麗用一種誘惑的語調說道。

聽完,楊村長在喝完了一杯茶水之後,終於慢悠悠的放下了杯子。

「三位,你們覺得,我們象頭山,象頭村怎麼樣?」

「嗯,這象頭山挺不錯的啊,這象頭村也充滿了大自然的親切味道。」方麗一臉微笑說著,同時在心裡補充,只是這村子窮逼了一點而已,說著充滿自然的味道,其實就是貧瘠和落後的窮逼味道。

袁浩也在旁邊點著頭,這村子實在是有些【自然】了。

一旁的楊村長聽得懂她在說什麼,卻不點破。只是默默的笑著。

「我們啊,從小時就生活在這象頭山村了,先祖世世代代都傳承在這裡,生在這裡,也葬在這裡,這裡是我們的家鄉,我們的家園,雖然大家的姓都各有不同,可是我們都是一個村子里的…」

「嗯…哈哈,農村也很不錯啊。」方麗嘴角有些抽搐的看著楊村長,只當這是小農思想特有的無聊情調,不過現在有求於人,也沒辦法說什麼。

漢皇劉備 「坦白說呢,你們開出的條件不錯,每年五萬塊錢,對於村民們來說,是一筆不小的收入。」楊村長苦笑道:「說起來慚愧,我每年的收入也差不多這個數吧。」

聽到這裡,方麗和袁浩對視一眼,兩人都在對方眼裡看到了一種情緒,那就是這一把穩了,人家都說到這份上了,怎麼輸…

「對嘛,和我們合作可以讓生活更加的美好,甚至還能夠在城市裡買房買車,走上人生巔峰,這生活可是神仙都不換啊。」袁浩在一旁附和攛掇著,作為老闆的林蕭也是一臉勝這把穩了的表情,靜靜的喝著茶,腦補著未來威盛集團把這裡開發撐5a級景區的樣子。

肉眼可見的利潤從天上掉下來,擋都擋不住,自己以後升職加薪迎娶白富美什麼的日子指日可待…

「是啊,能夠換取更好的生活,我能在城市裡買房,我的兒子也不用辛辛苦苦湊首付,辛辛苦苦供樓房,一家人能夠為此還來更好的生活,在城市裡,遠離大山…」楊村長點了點頭。

「那麼,楊村長,您的意見…」方麗帶著燦爛的笑容問道。

言罷,卻被楊村長用一種斬釘截鐵的語氣打斷。

「但是,我拒絕!」

最怕空氣突然安靜。

「什…什麼?楊村長,您說拒絕?」方麗一臉愕然的看著楊村長,旁邊的袁浩還有林蕭老頭也不敢置信。

此時,一隻保持著風輕雲淡逼格很高的林蕭老頭出聲了,看著楊村長說道:「楊村長,如果你覺得是條件不夠好的話,我們還可以談談。」

「我呢,不是什麼聖人,說實話,如果你說每年分紅幾十萬幾百萬的話我說不定就答應了,畢竟我是有兒子的人,兒子結婚生孩子什麼的都要錢,這些是很現實的問題。」楊村長話鋒一轉道:「但是呢,現在來說,就算每年幾萬塊錢對我來說是雪中送炭的金錢,那也不足以讓我賣掉自己的故鄉,賣掉祖祖輩輩生存著的象頭山村,更何況,這也不是我自己的村子。」

「別說賣掉那麼難聽啊楊村長,我們只是在象頭山上開發,讓你們這裡成為景區,大家共同致富而已,你們村子還是你們村子啊,還是在這裡住的啊。」方麗覺得楊村長是不是誤會了一點什麼。

楊村長卻是沒有猶豫,搖搖頭道:「別忽悠老頭子我了,變成景區之後,遲早會要我們搬出去的吧,況且,就算我們不搬出去,那開發成了景區之後,大量的人群和隨地丟棄的垃圾湧入,到時候,我們還能在這村子里生存下去嗎?還是我們那平靜的村子么?」

說到這裡,無論是袁浩還是方麗都無言以對了。

一旦這裡開發成了5a級景區之後,伴隨而來的就是隨地丟棄的垃圾,嘈雜的人群聲…

特別是象頭山村,作為聚集地,這裡肯定是垃圾遍地都是,關於這一點,作為開發景區的他們可是不會管的,無論是多少垃圾都得由村民們自己承擔。

最重要的是,一旦開發,這寧靜的山村小景將不復存在…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