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那道近在咫尺的壓迫感,吳天元蒼老的額頭上,布滿了細密的汗珠。

「楊……楊大師,你既然已經是內勁宗師,那為何還要和我們這些人一般見識呢。」

吳天元苦澀的說道,語氣間有著畏懼,還有一絲不甘心!

可這種不甘心,他也只能深深埋在內心深處,內勁宗師,無論是放在什麼地方,那都是一番雄主,就好比北方陳家的那位八爺,矗立在關東省內,何人敢去北方鬧事?何人敢對陳家不遜?

萬古界聖 在世俗武術界,內勁宗師,那就是真正的說一不二!

「呵呵,和你一般見識?」

楊浩輕笑著搖搖頭,旋即眼眸變得銳利起來:「若不是你的徒弟找事,若不是你挑釁在先,我們之間會發生這麼多事嗎?」

「這……」

吳天元抹了一把冷汗,心裏面簡直要恨死了自己那個徒弟。

「吳天元,污衊一位內勁宗師偷襲你,弱換做是他人,你覺得你是什麼下場?」

楊浩語氣冰冷的說道,身上散發出來一股壓迫降臨在吳天元的身上。

「呼呼……」

吳天元的呼吸急促起來,只感覺心都在抽搐。

他一位氣功大師,在行走江湖的時候遇到別人的出言不遜都會狠狠教訓,嚴重的都要廢其修為,更何況自己現在得罪的,可是一位少年宗師啊!

「楊大師,我……我……」

吳天元腦門上全是汗珠,支支吾吾也不知怎麼開口。

「抬起頭來,看著我說!」

楊浩語氣淡漠的說道,眼眸深處,閃過一道奇異的光芒。

「啊?什麼……」

吳天元聽到這話下意識的抬起頭,一看就對上了楊浩眼眸深處的那抹詭異青芒,然後……瞬間迷失了心智!

噬魂戒!

楊浩直接懟吳天元,施展開了噬魂戒,當然這次施展,他並沒有蠻狠的暴力闖入,而是消耗了巨大的精神力,去竊取對方的記憶!

關於羊皮卷,還有真氣符籙的記憶!

楊浩不相信,這兩樣東西都是吳天元的祖傳之物。

吳天元的眼神變得獃滯起來,由於楊浩背對著眾人,所有其他人也沒有發現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當然,除了場地中央的寂靜沉默!

兩分鐘后,楊浩臉色有些虛白的收回精神力。

這裡人多眼雜,他也不敢探入太深了,不過他的嘴角還是翹了起來!

因為,他已經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羊皮卷和真氣符籙,卻是不是吳天元祖傳之物,相反的,這些東西來路很是不正,竟然是這吳天元,盜取了一處古墓后得來的!

吳天元只感覺腦袋裡一片恐怖,好一會兒才緩過神來。

「吳天元,那羊皮卷對你並沒有什麼用處,可我對它很是好奇。」

「竟然我取走它,你可有異議?」

楊浩的眼神淡漠的盯著吳天元。

從他的記憶得知,吳天元並不知道羊皮卷有什麼神奇的地方,除了能夠吸收微弱的真氣以外,而且能夠吸收的真元很是稀薄,並沒大用。

而且,羊皮卷上面有著一道晦澀的詛咒之法,很是陰毒,吳天元自己渡哼忌憚,極少將其驅使出來!

倒是那張破損的真氣符籙,被他拿來耀武揚威裝逼,倒也唬住了不少人。

額……那張羊皮卷?

「沒有異議,既然得罪了楊大師,那就當做賠禮吧。」

吳天元內心有些不甘,但還是識趣的搖了搖頭。

就算內心何不甘心,他也不敢當著一位少年宗師的面拒絕啊,對方要真是狠下心來下毒手,他哭都沒地方哭去!

而且……

那張羊皮卷上面,還有一道將其歹毒的詛咒,若這位少年宗師真的將其貼身帶著,難免會不受他吳天元的制約!

想到自己無意中,竟然得到了制約一位少年宗師的機會,他的內心就一陣火熱!

「呵呵,那這件事,我們就一筆勾銷了。」

楊浩玩味似的看了吳天元一眼,對方內心的那種想法,並沒有逃出他的感知。

那道晦澀的詛咒,楊浩早就已經發現,只不過他現在內心的欣喜,並不介意對方的陰暗想法!

正因為對方無知愚蠢,才能有楊浩現在的這般機遇啊!

「嘖嘖嘖,怪不得蒼老頭當年逼著我看了三年的奇異雜誌錄,否則的話,今日豈不是要虧損一件古修士遺寶!」

「這吳天元要是知曉羊皮卷的來歷,怕不是要氣得七竅生煙?哈哈哈哈哈!」

楊浩的內心狂笑起來!

沒錯。

經過自己噬魂戒的異變,還有從吳天元腦海里得到的記憶來看,那張破舊的羊皮卷,十有八九就是古修士遺留下來的。

那可是古修士啊,甩古武修鍊者十萬八千里的古修士啊!

當初唐氏牽扯到了古修秘藏,引來黑魔宗那麼多的高手不惜闖入世俗,完全就是古修士這三個字的誘惑力太大了!

古修士!古修士!

想到傳說中那些,能夠飛天遁地,馭氣而行,甚至能夠長生不死的古修士,楊浩的內心就是一陣火熱。 看著自己花重金邀請來的吳大師,卻是在楊浩面前恭恭敬敬,夏文清現在的心情可謂是複雜到了極點!

若是當初就知曉楊浩,有著是一位少年宗師級別的人物,他就算花再多的金錢,就算不惜得罪吳天元等人,也要將楊浩拉攏到自己身邊而來!

那可是一位少年宗師啊,如果自己金洪幫有這等人物坐鎮,別說去取黑拳大會了,就算是在整個江南省內,都會舉足輕重!

想到這裡,夏文清嘴角抽搐,心裏面悔恨無比!

當然。

現在若是挽回,也不是沒有一點機會,畢竟自己的女兒,可是這位少年宗師名義上的小徒弟!

「哈哈哈,楊先生果然不凡啊,我早在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就看出你的深藏不漏,。沒成想還是低估了楊先生。」

「楊先生,既然相逢就是有緣,我金洪幫願意傾盡家產,恭候您成為金洪幫的供奉,你看如何?」

夏文清拱手開口道,語氣間恭敬無比。

一邊說著,他還悄悄看了自己的女兒一眼,希望夏雨琪能夠幫忙說幾句話。

可是!

楊浩微微搖頭並沒有說話,反倒是另一道粗獷的聲音,從人群外面傳了進來。

「喲,這不是金洪幫的大佬嗎,我記得前些時日,你不是還炫耀說邀請了一位氣功大師嗎?怎麼轉眼間,就來拉攏我們猛虎幫的楊先生?」

虎彪陰沉著臉擠進人群,先是對著楊浩拱手表示尊敬,這才轉過身子淡漠的盯著夏文清。

楊浩現在可是他猛虎幫的大腿,若是就這麼被夏文清挖過去了,他虎彪哭都沒地方哭去。

「虎彪!你來做什麼!」

夏文清微微皺眉,可是當他聽到虎彪後面那句話的時候,臉色終於是變了。

我們猛虎幫的楊先生?

楊浩已經是猛虎幫的人了?

「楊先生,這……」

夏文清臉色再也無法保持淡然,震驚的看向楊浩。

「沒錯,當初我是準備幫你們金洪幫打黑拳的,可是某些人看不起我,恰好和虎彪認識,就過來了。」

楊浩淡淡的笑道,說話的時候,玩味似的盯著對面的吳天元。

果然。

聽到楊浩也要參加黑拳大會,吳天元渾身一僵,神色十分難看!

不只是他,夏文清的臉色更加難看。

一位少年宗師幫助猛虎幫,那這次的黑拳大會,誰能阻擋猛虎幫的崛起?

這可是少年宗師啊,從剛才對吳天元的碾壓就可以看出對方的實力,有他的幫忙,中海市三大城區,誰能抵擋?!

於是想道這些,夏文清對於身邊的吳天元,就越是惱火,要不是這人傲慢無比,這個機會可是他金洪幫的!

不過她心裏面惱怒,可也並沒有表現出來。

「楊先生既然……要幫助猛虎幫打拳賽,到時候還希望對我金洪幫多多留手啊。」

夏文清苦澀的看向楊浩,語氣間帶著絲絲縷縷的懇求。

現在想要在黑拳大會上有所得,那是不可能的了,只能寄希望於楊浩,能夠看在雙方的關係上,留情讓金洪幫保留一些家底。

「哼!夏文清你說得倒是簡單,上個星期城區有兩個酒吧,是被你金洪幫砸的吧?」

「仗著資格老就不給我們猛虎幫活路,現在看到楊先生站在我們這邊,又想著求饒,江湖上有這等好事?」

虎彪得理不饒人,語氣更是咄咄逼人。

「夠了!」

楊浩看來虎彪一眼,微微皺眉搖頭,夏文清畢竟是夏雨琪的親生父親,能夠給些薄面還是需要的。

見到楊浩皺眉,虎彪內心一凜,趕緊抱拳退後幾步,識趣的閉上了嘴巴。

「夏先生,下次再見。」

楊浩笑著點點頭,接著就帶著唐佳怡等人轉身離去,不過夏雨琪俏臉上有些猶豫,緊張兮兮的看了自己父親一一眼,有看了看楊浩,並沒有邁開腳步。

她就算再不懂事,也看出來了自己的師傅代表了猛虎幫,和自己父親的金洪幫,已然處在了對立面。

雖然這些事她並不在意,可是……

「哎呀,小徒弟你還愣著幹什麼,快點跟上,師傅晚上請你吃烤肉。」

楊浩溫和的揉了揉夏雨琪的小腦袋,催促她跟上來。

「就是,雨琪快過來,這段時間我們一起玩。」

唐佳怡也是笑著說道,拉著夏雨琪的小手就往回走去。

見到這一幕,夏文清原本死灰的臉色,頓時就綻放出精芒,楊先生並沒有拒絕雨琪的跟隨,更沒有因為兩個幫派而排斥,那麼……興許這次的黑拳大會還有機會!

想到這裡。

夏文清趕緊興奮的瞪了夏雨琪一眼,讓她跟著楊浩等人離去。

一寵到底:腹黑老公逗萌妻 國民老公牽回家 「夏先生……」

見到楊浩等人離去,吳天元這才看向夏文清,卻又不知道說些什麼。

「唉……吳大師不必多說,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就沒有退後,還希望你這段時間調整一下,在黑拳大會上為我金洪幫取得不錯的成績。」

夏文清神色複雜的說道:「當然,既然楊大師已經加入了猛虎幫,我們也不奢求第一的位置,只要能夠保持往年的水準就行了。」

聽到這番話語,吳天元內心很是不喜,他能感受得到夏文清對自己態度的轉變!

而這一切,都是因為那個少年宗師,就連他自己都沒有想到,楊浩竟然有著內勁宗師的實力!

不過……

「夏先生,既然楊浩已經和猛虎幫勾連在一起,拿在黑拳大會上,就是我們的對手!」

「就算他是少年宗師,我也不會輕易服輸,恰巧我也有些秘術,相信到時候不會讓你失望的。」

吳天元想到那張羊皮卷上面的詛咒,嘴角微微上揚。

「嗯?秘術?吳大師你這是何意?」

夏文清內心一驚,詫異看向吳天元。

「呵呵,自然是我氣功一脈的絕世秘術,那楊浩不上場還好,若是在擂台上對上我,我有把握擊敗他!」

吳天元語氣間充滿了自信。

若是在這之前,他肯定不會說的這麼果斷,可是剛剛楊浩從他這裡取走一物,上面蘊含了一道極其歹毒的詛咒,若真是和楊浩對上,他有把握擊敗楊浩……甚至是控制楊浩!

「嘖嘖嘖,若是控制一位少年宗師,這種感覺是在太過美妙……」

吳天元內心陰森的想道。

夏文清聽到他這麼說,以為他只是在強撐面子,暗嘆一聲也並沒有多說什麼…… 另一邊,楊浩並不知道吳天元心裏面打的什麼算盤,不過就算是知道了,他可能也只會是一笑而過。

離婚男神狠狠愛 莫名其妙得到一件貌似是古修遺寶的羊皮卷,這可是打著燈籠都找不著的好事啊!

在整個蒼梧山內,也只有寥寥幾件古修遺寶,而且全部被束之高閣很難見到一面。

可是現在,楊浩除了自己機遇得到的噬魂戒外,現在也得到了羊皮卷!

「也不知道這羊皮卷有什麼功能,不過能夠引起噬魂戒異動的寶貝,想來應該差不了多少吧!」

楊浩內心暗暗思忖道。

就在他暗喜的時候,趕緊腰間被人杵了一下,一看原來是唐佳怡正瞪著他,示意看向身邊的夏雨琪。

楊浩下意識的看向身邊的大胸蘿莉,不由得楞了一下。

往日的夏雨琪,永遠都是最活潑可愛的拿一個那人,可是現在,小蘿莉低垂著小腦袋,小手緊緊糾纏在一起,顯示了內心的糾結,而且沉默寡言俏臉上債務半點笑意。

「小徒弟,你怎麼了?」

楊浩笑著放慢腳步,揉了揉小蘿莉的腦袋。

「師傅……你,你要去打黑拳,那豈不是和我老爸他們是對手了嗎,我……我……」

夏雨琪俏臉上滿是緊張,她雖然看似簡單可也不傻,現在楊浩代表了猛虎幫,而自己的身份又代表了金洪幫……

若是雙方爭鬥起來,老爸他們又怎麼會是師傅的對手,她不想楊浩和他老爸成為仇敵,因為這樣的話,她不知道自己該怎麼站位。

見到小蘿莉這般糾結的模樣,楊浩內心暗嘆一聲。

「小徒弟,你放心吧,我不會和夏先生成為對手的,只要他答應我一些條件,我們之間的關係還會像以前一樣的。」

楊浩柔聲安慰道,瞥了一眼後方的虎彪,眼眸里有著一些思忖。

「啊?真的嗎?」

夏雨琪詫異問道:「師傅……你要我老爸答應的條件,是什麼呀?」

「呵呵,這些事情我會和他談的,不會讓小徒弟你夾在中間為難的,再說了,就算是為了這麼可愛的小徒弟,我也不忍心和夏先生對抗啊!」

「怎麼,小徒弟厲害不相信師傅我啊?」

楊浩笑嘻嘻的打趣道。

「那就好那就好,師傅你對我真好。」

夏雨琪俏臉上終於綻放出一抹笑容,靜靜抱著楊浩的胳膊,滿神色依賴。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