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下真將這位嘎嘎猿給嚇住了,他最終沒有忍住,刺耳的尖叫聲從他的口中爆出,直接吸引了半徑三百多米範圍內的成員,比1級神殿領域還要廣闊。

理所當然的,神殿內的翔翼嘎嘎猿們也在這被吸引的名單之中。

在這種大戰剛過的緊張時刻,所有翔翼嘎嘎猿都保持了足夠的警惕性,立刻停下手中的工作,他們相繼衝出了神殿,並將視線首先投向天空。

“沒有敵人。”

於是,他們望向地面。

然後,他們也呆住了。

這是什麼東西啊?

瀰漫着電流的半透明形體漂浮在廣場之上,在下方一堆屍體和一個尖叫嘎嘎猿的襯托之下,顯得如此詭異……

“好漂亮。”

某雌性翔翼嘎嘎猿忍不住讚歎,這讓空幻忍不住白眼直翻。

剛剛在看到翔翼嘎嘎猿們行動,不明所以之下也跟着出了神殿的空幻,此時正盯着廣場中發光體,感覺毛骨悚然。

不過,這具發光體看起來愣了一會兒,然後就向空幻直直的衝了過來。

“額,咱是轉身就跑呢?還是表現出主意識的氣度捏?”看了看雙眼發光的翔翼嘎嘎猿們,以及在屍體羣上空飄動的,讓自己渾身發毛的發光體,空幻左右爲難。

“空幻。” 惡魔老公放過我 發光體在接近空幻之時停了下來,熟悉的聲音隨即傳入空幻的腦海:“我漂亮麼?”

“啊咧?” 秦苒沒立馬過來,她站在樓梯口停了一會兒,看向四周。

可能因為這家咖啡不好喝,二樓人並不多。

感覺到她的表情不對勁,巨鱷走到這邊來,一邊朝周邊張望著:「兄弟,沒事吧?」

秦苒在樓梯口站了會兒,模樣懶散,她收回目光,隨意的看了眼巨鱷:「沒事,你來M洲的消息有人知道嗎?」

「一路上除了停機坪,我沒停留過。」聽著他的話,巨鱷也朝四周看了看,一雙眸子眯起,「那個服務員……」

他手漫不經心的插進兜里,摸了摸武器。

「先坐過去。」秦苒脫了大衣,裡面是一件白色線衣,她聲線平淡。

兩人都是見過風浪的人,縱使感覺到被人盯梢了,也不怎麼急躁。

一邊走一邊聊著往窗邊的位子邊走去。

坐在上巨鱷身邊的心腹見巨鱷起來,也從位子上站起來,看到秦苒那張臉,他心底實際上非常崩潰,但臉上還是繃住了。

「這是青林。」巨鱷看了他一眼,隨意的介紹。

青林「刺啦」一聲拉開椅子站起來,畢恭畢敬的看向秦苒,張了張口,不知道要怎麼叫她……

秦苒坐在兩人對面,把咖啡杯放到一邊,順便擺弄起了手上的手機。

手機瞬間舒展開成一個屏幕。

底端在白色的桌子上投影成鍵盤。

秦苒先是輸入了一串代碼,眼睫垂下,覆蓋了淺淡的眸子,沒抬頭,聲音不急不緩:「秦苒。」

青林立馬明白這是孤狼的名字,「秦小姐。」

「嗯。」秦苒隨意應了一聲。

巨鱷靠著椅背,目光不著痕迹的在四周看了看,「你當時第一次接單的時候是幾歲?」

秦苒手機大屏上出現了一串串代碼,「十四。」

雖然何晨跟渣龍都提前說了,巨鱷還是默了下,他搖頭,「我十四歲,被我叔叔扔進狼群,還覺得自己夠厲害的。」

誰知道別人的十四歲,比他還牛逼。

巨鱷跟何晨他們不一樣,他入會完全是因為秦苒。

當初129剛成立,黑客聯盟不敢接巨鱷的單子,巨鱷嘗試在129下單,沒想到真的橫空出來一個黑客,全盤黑了所有監控。

若沒有那次,巨鱷現在說不定也被馬修關在了牢房。

之後幾次沒那麼驚險,這第一次巨鱷記憶深刻。

當然,外界人自然不知道,在亞洲囂張的熱武大佬巨鱷,幾次陷阱逃生,身後為他掃清障礙的是他的兄弟孤狼。

他是被常寧以孤狼的名號給騙進了129。

「咳咳……」身邊喝咖啡店的青林見鬼了一樣。

秦苒抬頭,淡淡的看他一眼,挑眉。

青林連忙放下杯子,一邊咳一邊道:「不是,秦小姐,這咖啡難喝。」

「咖啡確實喝,我給你點了牛奶。」巨鱷自己端了杯白開水,又把一杯牛奶推到秦苒那邊,目光繼續掃著周圍。

投影鍵盤很小,秦苒一手敲著代碼,一手端過來牛奶,眸光收回:「這一段監控控制住了。」

「也沒竊聽器。」巨鱷收回看身邊花卉的目光,整個身體放鬆。

兩個人雖然沒什麼交流,但都知道自己要幹什麼。

巨鱷跟青林一開始沉浸在見孤狼的情緒之中,對自己的行蹤也有信心,自然沒想到一來就被霍爾發現了,到達咖啡館后,也沒感覺到有人監視。

「這一塊是馬修的地盤,可能會是他的人,」巨鱷眉頭皺起,「他應該不知道我的消息。」

他主要場地並不在M洲,雖然跟馬修有過節,但馬修不會花大代價這麼盯著他的。

要說盯著他的是程土,巨鱷可能還會相信。

「待會兒你們先走。」秦苒把手機擱在一邊,代碼監控都已經處理好,剩最後一個啟動鍵,只等待會兒巨鱷離開。

巨鱷點頭,他靠著椅背,看起來還挺閑散隨意的:「你們之後都一直在京城,什麼時候來我的地盤?」

「看情況。」 諾克提斯的王之軍勢 秦苒捏了捏手腕。

「你以前不是挺喜歡往亂區鑽?」巨鱷兩隻手擱在桌子上。

兩人熟悉,巨鱷自然也知道,秦苒當時不是喜歡往貧民窟跑就是去幾個亂洲。

秦苒瞥他一眼:「職業需要。」

青林就坐在兩人身邊,喝著難喝的咖啡,目光看了看二樓的環境,除了兩個服務員,他沒看到有什麼地方不對勁的,不過巨鱷跟秦苒都說不對,那就是他沒看出來。

不過……

知道自己被盯上了,還能淡定的聊天。

他估摸著,也就這兩位能做得出來。

兩人隨意的聊了幾句,巨鱷終於補了半年前沒見到孤狼的遺憾。

秦苒拿起桌子上放著的手機,十五分鐘了,「你們先走,隱秘點。」

孤狼脫了外套,隨意的拿在手裡,「好,還有那個單子,我已經讓人著手去辦了。」

他跟青林拉開椅子站起來。

也就是這時候,秦苒看了看桌子上擺著的手機頁面,按了下「enter」鍵。

巨鱷跟青林已經下樓了。

與此同時,一處監控室,全方位路段的36個監控突然陷入漆黑,看著監控的一行人按著耳麥,「長官,監控沒了!」

**

咖啡館。

秦苒也不急,她坐在位子上,隨意的翹著二郎腿,姿勢還挺囂張,把手機不緊不慢的拼回去,才打開微信,點了顧西遲的頭像,發過去一句話——

【記得找馬修撈我。】

秦苒又給程木發了條消息——

【跟朋友去了另一個地方,稍等。

發完這句,秦苒才看著樓下,還沒有人來。

倒是樓梯口處多了一個人上來。

是程溫如。

「苒苒,程火他們說你在這裡。」程溫如拍了拍衣袖,有些雷厲風行的,「剛剛有個人下樓撞了我,你朋友人呢?」

「他們走了。」秦苒往裡面坐了一個位子,讓給程溫如。

見秦苒對面沒有人,程溫如坐過來,招手讓服務員點了杯咖啡,「三弟讓我來找你,他今天看起來心情不好。」

「心情不好?」秦苒抬眸,她走的時候還挺好的。

這裡咖啡上得很快。

服務員很快上來兩杯,秦苒喝了一口。

又焦又苦。

沒想象中那麼難喝,杯子也不大。

程溫如也喝了一口,她眯了眯眼:「看起來是,這種情況我只記得一次,第一次是他把我那個陶馬拼好,前一天還非常高興,想要給我爸一個驚喜,后一天就把修復好的陶馬交給了我,表情跟其他事情沒兩樣,就……」

程溫如搖頭,她說不出來。

不過也就是從那時候開始,程雋就變得懶散了,幾乎不專註任何事情。

這麼多年來,程溫如大概就看到,在秦苒這件事上,是他做過最認真的事情了。

秦苒愣了一下,想不出來他還能因為什麼事情。

就是這時。

馬修的人出現再秦苒面前,幾個手下每個人全副武裝,最後只看到兩個悠哉游哉的喝著咖啡的女人。

一行人面面相覷,但也把人秘密從後面帶走了。

**

馬路斜對面。

秦苒有心安撫程木跟程火,今天要是程木,可能就信了秦苒的簡訊,但還有程火在。

他送秦苒來這裡之前,程水千叮萬囑秦苒。

雖然程火覺得秦苒不需要他們的保護,但也沒鬆懈,畢竟這裡是馬修的地盤。

他看著電腦的同時也注意咖啡店的動靜。

馬修的人馬一出現,他就看到了。

「不對,」程火看著程木的簡訊,好半晌,放下電腦,「我們下去看看!」

兩人直接到二樓。

臨窗邊,空無一人。

與此同時。

隔壁街道的,程溫如抓著秦苒的手臂,心下思緒很多,這行人來到咖啡館,每個人全副武裝,該不會是抓大堂主的人……

她正想著,就見秦苒收回目光,淡定的向她:「程姐姐,不用擔心,沒事。」

秦苒表情挺淡定,程溫如莫名有些安心,她鬆了口氣:「苒苒,你知道他們是什麼人?」

「知道,」秦苒翹著二郎腿,不輕不重的給程溫如丟了個炸彈:「馬修的人。」 幻想視覺(現實)

在某風和日麗的午後(剛剛下了N天暴雨,加上一場大戰後的血腥瀰漫),某猿從一座雄偉神聖的殿堂(已殘破,修復中)走出,視線停留在乾淨整潔的廣場(現正用於堆放屍體),驀然擡頭,就看見一位異性同類(都是意識體,絕對滴同類),用充滿期待的聲音向你提問:“我漂亮麼?”

“……”

“嘎,剛剛那段話是神馬東西?”

空幻雙眼散發着寒光掃視四周,在沒有任何異常發現之後,這才小心翼翼的重新看向身前的詭異(衆翔翼嘎嘎猿一致認爲是漂亮)的發光體。

此時此刻,一衆無良翔翼嘎嘎猿,正對其進行慘無人道的圍觀。

“果然圍觀這種行爲,是不分國家,不分種族,甚至不分世界滴的說。”

話雖說的很輕鬆,但空幻還是微不可查的後退幾步,不一會兒就退到了圍觀羣衆的外圍。

“啊咧?咱在怕什麼的說?”空幻鬱悶的看着自己的行動,做了這麼多年主意識了,居然被一個發光體給嚇得後退,這……這太木有面子了!

於是,空幻直接從前方翔翼嘎嘎猿身體之中穿行而過,在留給幾位翔翼嘎嘎猿一陣發麻的感受之後,打入了圍觀羣衆內部,並最終成爲被圍觀的一員。

這時,發光體再次發聲:“空幻,我很厲害吧!”

這是多麼優美的聲音啊,聽起來真像團長……啊咧?團長是誰?

晃了晃許久沒有跑馬的腦袋,空幻這次倒是聽出來了,雖然發光體依舊散發着並不強烈,卻完全籠罩其身體的光芒,但這聲音卻是很熟悉。再仔細想一想現在唯一不再場的亡魂,然後,空幻的腦門上蹦出了一堆十字。

“楚潔!”聲音很壓抑,嗯,任誰被自己人給嚇一跳都這樣,何況是主意識捏,諒解。

“怎麼樣,空幻,我把我自己身體裏面的能量核心給取了出來,然後放到了意識體裏面,不一會兒就變成這樣了,很好看吧。”

“什麼?”本想乘機調教,不,是教育教育楚潔,對關於神的穩重等相關事項簡略的說上“兩句”,誰知,楚潔對於自己行爲的描述,卻一下子就將空幻的意識給吸引了過去。

“能量核心?咱怎麼忘了這東西呢?”

一行亡魂、神、祭司和未知生物的奇怪組合,很快便將圍觀目標轉移到楚潔的屍體,至於最先尖叫的嘎嘎猿同志,好吧,他已經華麗麗的暈過去了,真是失望,還以爲膽子有多大了╮(╯▽╰)╭。

眼皮直跳的看着楚潔的屍體,胸口的破洞讓所有圍觀成員都唏噓不已,看這傷口,不愧是守護神啊,死的都那麼有個性。

“這是哪種生物的攻擊手段啊,太具有視覺震撼了。”

至於楚潔的反應,因爲光的原因大家都看不見,不過從對方不規律晃動的尾巴上,也能看出對方內心不怎麼平靜。

“哎,楚潔啊,苦了你了,居然死的這麼慘。”雖說楚潔是死了,但她因禍得福晉級成幽神級,所以有關死亡就看的很淡。看起來這冒失楚潔的發光體應該沒什麼危險,於是空幻同情的拍了拍發光體。

“嗯?有點麻麻的感覺,但意識體不是不會被電麼?難道是咱的錯覺?嗯,一定是。”

“來人啊。”空幻擡頭召喚小弟,啊不,是屬下。

“哦,靈雪你也來了,正好。”

“等神殿弄好之後,就把這些屍體都好好安葬在神殿後面規劃出來的那片墓地,以後可以在墓地上種上幾顆電石樹。”

見空幻三兩句吩咐完靈雪有關屍體安葬的問題,楚潔猶豫不決的聲音這纔再次傳入空幻的腦海:“那個,空幻,這個破洞,是我剛剛取能量核心時弄的。”

噗!

“我X。”

空幻覺得自己終於認識到原始成員們的強大了,沒有任何人類道德思想束縛,這些傢伙除了空幻平時設定出的極少的行爲規範以外,幾乎都是以動物的行爲爲主,而在空幻看來很重要的屍體尊重問題,在她們看來……

這是問題麼?

“任重而道遠啊。”

也不知道是空幻在改變嘎嘎猿們,還是嘎嘎猿們在改變空幻,總之在見到楚潔融合能源核心而獲得的光彩效果之後,另外兩名翔翼嘎嘎猿亡魂,強烈要求自己也要取出自己的核心。

然後,空幻毫不猶豫的同意。

“這看起來應該是好事。”

兩具翔翼嘎嘎猿屍體很快被找了出來,不過這次並不需要楚潔那樣的開膛破肚,身爲這個物種創造者的空幻很清楚能源核心的大致位置。在一一指出之後,不需要活着的祭司幫助,楚潔兩道念力抓握,就將兩顆同樣散發着微光,總量不大的能源核心給取了出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