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然叫了一下工作人員。

「您好,我能問一下,王輝的得票數是多少么?」

「可以,我幫您查一下,稍等。」

姜然點了點頭,耐心的等待著。

「您好,王輝的得票數,最終顯示的是,六十一萬零八百四十二票,列在第六十四位。」

姜然這才點了點頭,算是接受了這個事實。

想想也對,先前就看到王輝的實力,在這一群人當中,雖然不算是頂尖的,但是也不弱,最少也是中游偏上的層次,只是受到了熱搜的影響,排名落後一點,倒是也一點也奇怪了。

落後的,真的只是一點點。

姜然第一,拿到了一千二百萬票數,李光澈第三,卻也只有一千七百萬,第五的,只有五百多萬票數,最後一名,六十萬,這其中,也不過是四百多萬的差距,分均到近乎六十人的身上,更是沒有太過明顯的懸殊。

最後的幾名,乃至於說是十幾名,都不是說弱了哪去了,相差不超過十萬票。

不是菜雞互啄,而是群英薈萃。

想通了關鍵,姜然便不再感慨了,應對著即將有可能到來的挑戰,才是真的。

隨後全身心的投入到了戲中,準備全力以赴的應對這場比賽。

//

求打賞!!! (溫馨提示:建議看這章之前,先去b站搜索作者id:三san彡,有本書名創建的收藏夾,聽一遍本章標題,再細看本章……)

「請您準備一下,下一個就到您了。」

工作人員走了過來,很貼心的提醒姜然,姜然點了點頭,說了句謝謝,表示自己知道了。

看了一眼在不遠處的一位身穿著漢服的青年,略有些小帥,他叫王輝,經過剛剛簡短的聊天了解到,網上的輿論對他的影響很大,但是應該是一個真正的喜歡國風的小孩兒,輿論的壓力,是人言可畏,明顯的看出他的神情有些低落。

「加油。」姜然看著遠處的王輝,輕聲說道。

王輝一怔,隨後笑了笑,「你也加油。」

姜然點了點頭,輕輕的呼出了一口氣,將心情平復了下來,準備好了一切之後,看了看台上的聚光燈,心中再無半點漣漪。

眼中心中儘是那個傳唱千古的女子,保衛家國,血染河山。

「下面請欣賞,由姜然帶來的經典唱段《穆桂英挂帥》!」

直到黃妙報出了自己的名字,姜然邁步走出。

大幕徐徐拉開,一道人影輕輕的走了出來,輕輕的將袖口一段,一個亮相,頓時贏得一大片的喝彩。

台下的聲音如同雷動,場面火爆的絲毫不比剛剛的四位大師來的差,下方的觀眾更加的瘋狂了。

「太美了,神仙!」

「這就是穆桂英啊,風華絕代,英氣逼人!」

「這一個亮相,氣場太強了啊!」

「又酷又帥,又美!姜老闆無敵!」

下方的動靜,並沒有影響到姜然的發揮,演唱一小段的時候,姜然已經是選擇性的忽略了台下,目視前方,停頓了有一秒鐘之後,一個簡單的小圓場,走到了舞台中央。

豁然抬起頭,面色肅穆。

眼神之中煥發出照人的光彩來,勇猛一如當年模樣,只是目光之中帶著一絲滄桑。

時值中年的穆桂英,依舊是英氣不減,絲毫不影響她的英姿颯爽,威風凜凜不減當年。

一旁的大屏幕上閃動著字跡,是整個故事的概況。

北宋時期,西夏入侵,校場比武,楊門子弟刀劈王倫爭奪帥印歸來,奪得帥印,其母穆桂英卻對朝廷的薄涼和寡情大失所望,不願挂帥,最終,在老太君的勸說下,打消重重顧慮,帶兵出征,抵擋西夏入侵,傳為佳話。

簡短的說明,在姜然走出來之後,屏幕的背景就換成了一間書房,舞台上別的沒有,只有一個檯子,上面是赤色的鮮艷檯布,上方擺放著一方由金色布匹包裹著的帥印。

水袖輕輕的揮動,在姜然的手中,水袖如同手臂一樣得心應手,幾個簡短的身段之後,嘹亮的聲音從姜然的口中傳出來。

「猛-聽-得-金鼓響畫角聲震。」

聲音徹底的響徹在整個場子內,男旦的一種美感,區別於女子,更何況,姜然本就是陽剛的長相,此刻,武將的效果更是拉滿,不僅僅是有女子的一種柔美,剛烈的性情,唱腔之中帶著一絲男子的英氣,每一個字吐出來,都是擲地有聲,穿金裂石。

都市之極品仙官 「好!」

台下幾乎是唱一個字,就是一個好,場子內,叫好連天。

柳寒大師也是怔住了,看了看身旁坐著的遲風,「小然的唱功,又有進步?」

「可能是吧,但是那個老琴師,那琴弦拉的,都快成仙了吧。」

此刻,柳寒也是微微抬目望了過去,果然見到一位老琴師,正坐在樂隊當中,似乎絲毫不顯眼,但是,胡琴的聲音一響,老者的精神頓時間一變,眸光像是一個兇猛的豹子,柳寒這才點了點頭,「果然,但是為何兩人配合的如此默契?」

「練習的唄,多練幾遍,咱們倆也能達到這種程度,只是,這兩人明顯是年齡都不對等,實力更是差了一個段位,為何我絲毫感覺不到是老琴師在帶著姜然的感覺,甚至,姜然還壓了老琴師一頭?」

「你可不要太小瞧姜然。」柳寒大師緩緩地說道。「不過你說的也對,也不對,不是姜然壓了老琴師一頭,是老琴師在故意的給姜然鋪路。」

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柳寒大師自己都是嚇了一跳,讓一位快要突破大宗師的琴師來給他鋪路,這需要多麼的看好,如果不是真的擺在了眼前,他都不會相信。

遲風對於演奏上的研究,自然是出神入化的,能夠一眼就看出老琴師的恐怖作用,但是他不懂戲曲,不知道老琴師是在給姜然自己發揮的機會。

「我從來都沒有小瞧過他,只是感覺到驚奇,一個青年能夠做到這種程度,不簡單啊。」遲風感慨了一聲,說道。

下方的議論紛紛,對於姜然沒有絲毫的影響,內心中的澎湃,依舊是表演的那個人物。

想起當年大破天門陣之時,何等的英姿勃發,上陣殺敵,年少的歲月,如今一去不返了,楊門一家忠烈,死的死,傷的傷,更有出家削髮為僧者,好不慘然。

但是,聽到金鼓響動,如同雷鳴,畫角震動,金戈鐵馬,戰事吃緊,將士們卻是雄赳赳氣昂昂,便是……

「喚起我-破天門-壯志凌雲!」

聲音高亢,水袖翻飛,水袖乾脆而不散亂,蘭花指輕輕的捻動,但是身段卻只是為了體現出自己演的是位女子,優美,整體的人物形態,卻是正氣凌然,一雙眼神和面部表情,卻一直是莊嚴肅穆,殺氣凜然,從天門陣之中,殺出重圍,何等的壯志高絕。

一位英姿勃發的女將軍,從天波府中走出,投身亂世,殺敵立功,一柔弱女子,卻是照耀了整個北宋的才情。

長劍滴血,水袖翻飛,眼神之中個殺氣森然,卻是帶著一絲疲憊,終究是回憶啊,當今的朝廷,整個朝堂之上,薄情之君,諂諛之臣,武將在外殺敵立功,朝堂之上卻是勾心鬥角,縱然是穆桂英戎馬半生,也有些疲乏了。

身心疲憊,卻是難當一時的英雄氣概。

萬里的英雄血,卻擋不住為將者的功勛。

面對西夏啊,群臣畏懼,你要求和遞降表,我要殺敵保河山!

念頭一轉。

「想-當-年,桃花馬上威風凜凜!」

水袖輕輕的一盪,桃花馬上女將軍,壯志凌雲,威風凜凜,比之男子也不差半毫分。

上陣殺敵,越戰馬,踏狼煙,雖然只是當年,只是眼神中的神采愈發的煥發了,當年如此,如今依舊是如此,想要保家衛國的心,一直未曾變過,光明磊落,不畏強勢,敢作敢當,有勇有謀,每一個描繪巾幗女英雄的辭彙,描寫在她的身上,毫不顯得突兀。

見了皇帝不下拜,以女子之身能夠在楊家滿門武將的時候,取得一席之地,絕非是一句桃花馬上威風凜凜能夠表達得出的。

「敵血飛濺石榴裙!」

姜然不再克制,殺氣肆意的湧出,雙眸之中的光芒幾乎像是飢餓的猛虎,敵人的鮮血,染紅了石榴裙,侵略,進犯,需要用血來償還!

水袖輕輕的揮舞,揮出一個絕美的弧度,恍若是當年的刀刃在舞動,最後被猛然間攥住,眼神之中仍然是殺氣騰騰,卻是多了一些情感,是感懷,也是一種無法釋懷的複雜情感。

楊門世代忠烈,但是卻都是死在了戰場上,馬革裹屍而還,似乎這就是武將的宿命,這一句卻是一改剛剛的悵然,殺氣更甚。

苦苦征戰,是為了什麼?

姜然給出了解釋。

「有生之日責當盡,寸土怎能夠屬於他人!」

兩句話一出來,眾人只覺得一股熱血湧上了心頭,是啊,一個女子尚且都懂得的道理,武將,就該征戰沙場,就該馬革裹屍,就該氣勢凌雲,大宋的江山,生在這個國家,無論當權者再怎麼腐爛,再怎麼的薄情,再怎樣的爾虞我詐,但是終究是宋土。

唇亡齒寒,皮之不存毛將焉附,身在亂世,就當殺敵立功,寸土必保!

自家國家的土地,自己可以在君主無道之時破口大罵這個國家,可以對當權者的袖手旁觀之時,深惡痛絕。

但是,真的當危難來臨,有傾國之禍的時候,依舊是奔赴邊關,雖死不悔。

因為在這片大地上生活,有著自己的家,有著愛的人,有著幸福的生活,所以有生之日責當盡!

因為深深熱愛這片土地,所以寸土怎能夠屬於他人!

能夠看到,前排的一位老人在悄悄的抹著眼淚。

是啊,當年他參加過的戰役,殺過的仇敵,都是為了心中對於祖國土地的熱愛,保家衛國,無上的光榮,也就是這兩句話,勾起了他無限的回憶。

都是為了一句,有生之日責當盡,寸土怎能夠屬於他人。

保衛家邦,似乎是刻在一代人骨子裡的熱血,現在是生在和平的年代,但是,無論什麼時候,國家遭受到侵犯,他仍然還是會提起槍,繼續的抗爭下去,雖死不悔!

「藩王小丑何足論。」

「我一劍能擋-百—萬–的兵—-」

調門高到了極致,眼神之內的殺氣恍若是凝成了實質。

幾個轉腔,再加上一個超長的拖腔,姜然處理的遊刃有餘,沒有絲毫的鬆懈,配合著悠揚的胡琴,將一種慷慨,一種壓抑到極致了腔調,瞬間釋放了出來。

英姿依舊是不減當年,依舊是那個大破天門陣的巾幗女子,沒有一絲改變,也不會有一絲改變,危難來臨,熱血難涼。

「好!!!」

掌聲雷動,整個場內,久久的難以平息下來。

剛剛似乎已經是忘了鼓掌,忘了有這回事,沉浸在其中,難以自拔,如今剛好聲音落下,自然是直接將心中對於美的讚美重新的表達了出來。

有生之日責當盡,寸土怎能夠屬於他人!

這句詞,寫的太帥了,讓得所有人都是沉浸在其中,只覺得熱血上涌,直欲噴薄出來,家國情懷,達到了頂點,達到了極致,保家衛國,不僅僅是男子的事情,還有女子,還有那麼多巾幗不讓鬚眉的巾幗英雄,她們也應該被牢牢謹記。

每一個為了國家付出,為了寸土必保,為了人們生命財產安全奮鬥的人,都應該被記下來,應該作為永恆的功勛,不朽於人民。

為眾人抱薪者,凍斃於途中,但是就是有這麼多迎難而上的人,方才能夠和平穩定。

他們維繫著一個國家的和平穩定,讓得民族更為的強大起來。

掌聲經久不衰,姜然唱過了之後,微微的轉過身去,看了一眼帥印,伸出手去,想要將之拿起來,卻是在剛剛觸碰到帥印的時候,像是被灼到了一般,縮回了一下,之後,瞬間將之捧了起來。

手上的動作,被投放到了大屏幕上,再配合上表情,讓得眾人是真的覺得,姜然將這個人物演活了。

穆桂英起初是並不願意去爭奪帥印的,更不願意帶兵打仗,因為早已經心灰意冷,但是,國難當頭,不得不戰。

你聽說西夏嚇破膽,我卻要殺敵保河山!

楊家將,世代忠良,滿門忠烈,不僅僅是說說而已,因為哪怕是楊家女子,也有著凌雲的壯志,也有著百折不撓的精神。

手捧著金印,迅速的轉過身來,上身微微的一晃,之後,猛地抬頭,一個亮相,眼神之中,所有的情緒都出來了,不再是感嘆自己當年破天門時的壯志凌雲,不再是痛恨朝廷的薄情和淡漠,有的,只是想要殺敵保護河山的慷慨,和縱橫交錯的殺氣。

更熱烈的掌聲一浪接著一浪,本以為唱段之後,就完了,但是沒想到,捧印的動作和身段,更為的瀟洒利落。

這就是人物,將人物演出來,演活了,就是本事。

經久不衰的掌聲之中,夾雜著幾道哭聲。

「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想哭,怎麼回事?」

「人物的感染力太強了,姜然將這個人物塑造的太好了,好一個楊門忠烈,好一個穆桂英啊,太美了,就像是一朵凄美的花。」

「我不知道其他人,我是聽到那句『有生之日責當盡,寸土怎能夠屬於他人』我才哭的。」

「我是最後的那個眼神。」

「穆桂英是征討西夏的時候死的吧,也就是說……」

「別說了,哎……」 隨後微微的一個躬身,向著下方緩緩的走去,將舞台留給王輝。

雖然早已料到了姜然會給他們帶來前所未有的驚喜,但是沒有想到是這樣的震撼人心。

炸裂開局。

絕對是炸裂開局!

從一開始,姜然上場的第一刻,就是持續的高能,整個過程,也僅僅是一分多鐘而已,但是一分鐘的開場,已經是讓眾人能夠完全的帶入到畫面之內,久久的不能自拔。

穆桂英啊,這是位傳奇女子,那種捨身忘我保家衛國的精神,值得所有人去讚頌。

秀麗江山 從那久久不停息的掌聲來看,姜然想要達到的效果已經是達到了,節目組的選擇也並沒有錯,是切切實實的高能!

站在幕布後面,姜然靜靜地等待著前面的人表演完畢。

那是一首很優美的典型的國風歌曲,典雅優美,像是清風拂過綠柳,像是山間的清泉傾瀉而出,掠過眉梢,洋洋洒洒。

嗓音很獨特,彷彿這首曲子是為他量身訂做的一般。

國風歌曲,每一首,都是精心創造出來的,他也只是借用了詞,新譜了曲子,最後,唱出來的唱段,就是有了自己的東西,能夠讓人感覺到不一樣,讓人眼睛一亮,這就是創作的魅力。

原創和創新,絕對是一種精神上的活力,能夠給音樂帶來新的生命,像是涅磐重生一般,姜然也不敢輕易嘗試,因為水平確實是不到家。

曲子,他會編寫,詞兒,他也能夠寫出原汁原味的,甚至還能夠比之原來的詞更精美,但是,不敢輕易嘗試,因為原創是一種新東西,有人認可,有人不認可,這是很正常的事情。

原創,確實是一種好的東西,但是近期,姜然沒有這種想法,因為需要時間去打磨,梅祖用了一輩子的時間,來創造和修改《宇宙鋒》,《貴妃醉酒》,《穆桂英挂帥》等節目,程祖用了半生,來完善《鎖麟囊》,就連臨終之前,也都是心心念念著鎖麟囊能夠搬上熒幕。

荀祖的《紅娘》,尚祖的《梁紅玉》……

經典是需要時間去驗證和修改的,老詞新唱,老瓶裝新酒,這也是一種新的方式,比原封不動的照搬照抄強多了。

一出新戲,太需要時間去打磨了,有些青年演員,說自己開年會排出十場大戲,十場大戲能有一部精品?

不說是質量差了太多,就是演員的個人態度,都讓人很難去為新戲買單。

一生只需要唱好一齣戲就可以了,如同活紅娘,活春蘭,活顏良等等等等一般,他們都是將一齣戲賦予了自己的靈魂。

言歸正傳。

千年之愛:總裁的公主嬌妻 顯然,面前的青年,實力足夠,唱功可以,再加上新編曲的國風音樂,絕對是一番新的風格。

似乎已經是快要從傳統的模式之中走出來了,只差自己完全原創的東西,原創是打破一切的法寶,如果沒有遇到姜然的話,絕對是能夠碾壓一大部分人。

被輿論控制的死死的,尚且能夠獲得六十萬的票數,這就證明了,他的實力,至少可以翻上一倍,甚至兩倍,這就是中上游的水平了。

從用心的編曲,可以看出來,這是一個真心熱愛國風的少年,只是可惜了。

很多的東西,都不是一個人能夠左右的。

觀眾也是很用心的在聽著,儘管沒有姜然那樣炸裂的開局,也是能夠俘獲一大群觀眾的心情。

輕柔慢送,但是卻自有一種風韻雅味。

一曲唱罷,掌聲自然是不斷。

面前的通道大開,姜然走到了台前。

「現在,在我們面前的,是姜然和王輝,兩位先來個自我介紹吧。」

主持帶著笑意的看向兩人。

「大家好,我叫姜然。」姜然微微一躬身,掌聲頓時將姜然的話都蓋了過去,姜然停頓了一會兒,方才說道,「一個喜歡戲曲的男生,喜歡國風文化,致敬傳統,支持推陳出新,也支持根紅苗正,謝謝大家。」

支持新的東西,但是老的東西也不應該被丟掉,應該在傳統的基礎上再進行創作,這就需要你將傳統融會貫通,不然的話沒有資格說去創新。

那麼多的大宗師的一生所學,若是都沒有完全學精的話,如何開創自己的東西?

輪到了王輝,王輝看了姜然一眼,深呼出了一口氣,顯然他的神情雖然有些淡然,但是從他顫抖的手能夠看得出,他很迫切的需要人去理解他。

「大家好,我叫王輝,我真心喜歡傳統文化,也在不遺餘力的挖掘著傳統之中的故事,我喜歡華國的武術,喜歡華國的音樂,我喜歡這裡多種多樣的繁雜樂器,嗩吶,笙簫,塤,等等等等,我太喜歡了,我愛這裡,我喜歡華國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我會將我想到的,知道的,都唱出來,以國風,華國風的形式傳唱,我最擅長的是編曲,謝謝大家。」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