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效果就不一樣了。

她現在得做的就是趕緊把這些以後得大V們,好好的巴結著,為以後做準備。

第二天,顧可彧將這個計劃告訴給了羅瑞,他連忙就按照吩咐去做事了。

「老大,這件事情交給我你就放心吧。」

可是羅瑞還是沒有完成任務,他愁眉苦臉著:「老大,這些人看到我的消息后,居然一個回信的人都沒有!」

他當然有些沮喪了,為了引起對方的注意,幾乎每個字他都會斟酌,忐忑不安的等待著,什麼都沒有等到。

顧可彧早有準備:「沒事,這件事情不用急,慢慢等著就行了。」

她轉眼把這件事情放下,可是幾天過去,當她再詢問時,還是得到了同樣的答案。

「結果非常不好,有的人拒絕,有的人直接不回復,反正我好說歹說,一個成的都沒有。」

聞言,顧可彧的表情一下子變得不解,為什麼會這樣呢?按理說這樣的想法很超前,以後才成名的微博大V,現在應該都是客客氣氣的才是,為什麼脾氣會這麼大呢?

既然這些微博博主不願意搭理自己,顧可彧便讓羅瑞先把這件事情放在一邊,去注意微博上面其他娛樂方向的動靜了。 蕭姨同意雲夢邀請一塊去吃飯的請求,有一個可謂是十足高興,他正是黃明。

雲夢跟蕭姨之間互稱姐妹也好,對他來說日後指不定還可以通過雲夢這一層關係跟蕭姨接觸呢。

不過看著蕭姨對他不理不睬淡漠之極的眼神,他的心中一陣打鼓,轉念一想,目前他的身份是雲夢的老公,蕭姨對他自然是敬而遠之,如此說來雲夢倒是成為他腳下的絆腳石了。

他突然覺得有必要找個機會把蕭姨約出來,如實的說出他目前跟雲夢之間的關係,唯有打消了蕭姨心中的顧慮之後他才能更進一步的繼續發展下去。

因此,這次的吃飯何嘗不是跟蕭姨接觸增進感情的機會?

相比之下,方逸天可沒那麼高興,他總覺得讓蕭姨跟雲夢湊一起不大安全,天知道雲夢會不會一直興起,跟蕭姨坦白她跟他有過的那一段刺激纏綿呢?

一行人走了出去,乘電梯之下下往凱樂迪大廈的地下停車場,期間雲夢已經打電話給天海市著名的五星級酒店香格里拉大酒店預定了一個大包間,一切安排妥當之後便讓蕭姨他們直接開車去香格里拉大酒店,而她則與黃明一起開車前往。

隨後雲夢坐上了黃明開來的一輛黑色的奧迪A7,方逸天則開車林淺雪的保時捷跑車,朝著香格里拉大酒店的方向飛馳而去。

「蕭姨,沒想到你會同意跟那個叫雲夢的女人一塊吃飯,蕭姨不是不輕易跟別人吃飯的嗎?而且還是剛剛認識的人。」林淺雪嘟著嘴問道,她跟蕭姨坐在車後座內。

蕭姨看了前面正在開車的方逸天一眼,目光有點意味深長,她淡淡說道:「我覺得雲夢倒是個可以交識的女人,這才跟她接觸來往,同意跟她一起吃飯。」

「我看雲姐也還好,又年輕又漂亮,可是她的那個老公我看著直噁心,蕭姨你有沒有注意到他一直暗中盯著你看?」林淺雪問道。

蕭姨笑了笑,說道:「那又如何,我不理會他就是。」

「可是,可是他明明有老婆了啊,而且他的老婆還那麼的漂亮,他還這麼不老實,我看著就噁心。」林淺雪惡狠狠的說道。

「小雪,你看,通過這麼一比較,你是不是發覺我真的是個好男人?那個叫雲夢的女人都誇我了呢,沉穩持重,年輕朝氣!」方逸天輕飄飄的插了一句。

林淺雪對此嗤之以鼻,冷哼了聲,說道:「你?也就你厚臉皮才這麼說,誰都聽出來那隻不過是雲姐的客套之詞罷了,還真以為你是那根蔥啊!」

「小雪,可別這麼說,他心裡高興著呢,可能你沒注意到,他跟雲夢眉來眼去的心中不知道有多愜意!」蕭姨淡淡說了聲,語氣刻意的裝出來一股隨意之樣,不過她目光看著方逸天的神情卻是出賣了她,實則她內心還是很在意的。

方逸天的心猛然「咯噔!」一跳,他連忙故作輕鬆的笑道:「眉來眼去?呵呵,我只不過看了她兩眼在蕭姨眼中就成眉來眼去了?如果我跟她握個手那麼豈不是打情罵俏了?雲夢那種有家室,而且身居高位的成功女人,在她眼裡只怕從不曾真正的留意過我一眼。」

「哼,別說雲姐,像你這種走大街上形同空氣的混蛋我也不會看你半眼!」林淺雪連忙乘勝追擊的打擊說道。

「蕭姨,你聽到了吧?我是如此的普通,跟雲夢可不是一個檔次上的人物,我跟她眉來眼去?你還不如說我是一廂情願呢,可實際上,我僅僅是站在欣賞的角度上看了她兩眼而已。」方逸天說道。

蕭姨聞言后想了想,終是忍不住的莞爾一笑,細想起來方逸天說的也有理,雲夢身為一家公司的總經理,而且還是已婚女人,自然不會對方逸天這種年輕尋常的男人有什麼念頭興趣,她心想看來是自己多慮了。

從車後鏡,方逸天看到了蕭姨嘴角邊露出來的淺淺微笑,他心中頓時一安,心想這一劫總算是躲過去了。

驅車來到了香格里拉大酒店,停好車之後看到雲夢與黃明正在大酒店的門口處等候著。

「姐姐,你們來啦,走,我們進去,我定了個在三樓的包廂。」雲夢展顏一笑,說道。

漂亮嫵媚的臉蛋,輕輕展顏笑起來時的誘人韻味,成熟中透著一股淡雅,好一個堪稱極品的少婦尤物!

就連方逸天,也禁不住多瞧了雲夢兩眼,這女人,越是跟她相處久越能感受得到她身上的那股魅力風韻!

「好的,一起上去吧。」蕭姨也是淡淡笑著。

隨後,五個人乘電梯上了三樓,在三樓服務員的帶領之下走進了一間包間裡面,包間內除了中間擺放著的一張圓形餐桌之外,還配有沙發,電視,卡拉OK。

「我們上桌吧,蕭姨,你這邊請。」雲夢客氣的說道。

「雲夢,今天你請我們,我們是客,還是你先坐吧。」蕭姨淡淡說道。

「姐姐,你這就不要跟我客氣了嘛,什麼主人客人的,我們隨意一點,你先坐。」雲夢又說道。

蕭姨心中自然是不肯,又推讓了一番,最後實在推讓不過,正準備坐下的時候赫然看到方逸天已經坐在了她旁邊的座椅上。

方逸天一笑,倒了幾杯茶,說道:「兩位,你們推來推去的,想必口乾了吧?坐下來喝杯茶吧!不就吃個飯嗎,分什麼主次之分,想怎麼坐就怎麼坐,沒那多規矩!」

蕭姨微微一怔,而後搖頭輕笑了聲,大大方方的在方逸天的左邊坐了下來,一旁的黃明看到后連忙說道:「雲夢,我們去那邊坐吧。」說著,他便朝著蕭姨旁邊的空座走去。

他的本意是要坐在蕭姨的旁邊,這樣可以有更多的機會跟蕭姨接觸交流,可這時,林淺雪卻是搶先一步的坐在了蕭姨的旁邊,剩下一臉尷尬之色站著的黃明。

雲夢見到后微微一笑,坦然的坐在了方逸天的右手邊,黃明只好百般無奈的在餘下的一個座位上坐下。

全部入座之後,方逸天赫然發覺他的左邊是蕭姨,右邊是雲夢,也就是說,自己被這兩個女人給夾在了中間?

頓時,他全身猶如坐在針毯上般的不自在。 其實,如果拋開種種顧慮不談,坐在兩個美女中間也是一種莫大的享受,這可是很多男人為之夢寐以求的時刻啊。

可方逸天的一顆心卻是在怦怦跳動著,如果可以,他還真是想調換一下座位。

所謂既來之則安之,如果這時候要調換座位豈不是間接的說明了他心中有鬼?

黑道老公:寶貝,別胡鬧 雲夢旁邊坐著的黃明卻是心有不甘,看向方逸天的眼神也頗為嫉妒,一個是自己貌合神離的老婆,另一個是他暗暗為之著迷的蕭姨,方逸天卻是艷福不淺的夾在了這兩大美女的中間,可以想象,他的心是如何的感到受傷了。

好在他坐著的位置可以正對著蕭姨,只要抬眼間就能夠看到蕭姨那艷若桃花的臉蛋,這才讓他的心稍稍好受一些。

接下來便是點菜,輪到方逸天的時候他把平時只聽到過的卻沒吃過的什麼鮑魚龍蝦都點上,末了,還要了瓶軒尼詩,反正,又不是他買單。

一劍凌雲 不得不說,這種五星級大酒店的效率還真是高,不一會,冷盤主菜都陸陸續續的上齊了,一瓶紅酒跟一瓶軒尼詩也擺放在了桌面上。

直至菜都上完的時候蕭姨看著餐桌正中間擺放著的那盤龍蝦,禁不住笑了笑,說道:「方逸天,這隻龍蝦是你點的?」

一念情深:傲嬌老公送上門 方逸天點了點頭,說道:「對,鮑魚也是我點的,還有深海魚,據說味道很鮮美,終於可以嘗嘗了,還得要感謝黃先生啊!」

起初,黃明看到方逸天點著這種大魚大肉的菜時,嘴角邊露出一絲不屑的笑意,對於在社會上有身份有錢的人來說,進酒店吃飯他們當然不會點這些大魚大肉,而方逸天一上來就像是個百八十年沒吃過肉的從窮山溝里走出來的不見過市面的毛頭小子一樣只顧著點肉點魚,他自然是看不去。

而接著聽到方逸天說感謝他的話之後他一愣,問道:「呵呵,方先生何出此言?」

「這頓飯雖說是雲夢小姐請客,可黃先生是雲夢小姐的丈夫,結賬的時候我想黃先生也不會讓自己的老婆去掏錢結賬吧?蕭姨你說呢?」方逸天說著看向蕭姨,暗中眨了眨眼,淡淡笑道。

蕭姨反應過來,感情這廝是準備要恨恨的敲詐黃明一頓啊,她輕輕一笑,說道:「黃先生是有風度的人,結賬的時候自然用不著你來操心。」

「呃……對,對,這是我跟雲夢請你們的,大家不用客氣,不用客氣,呵呵。」黃明臉上一陣乾笑,這點錢他自然不在乎,問題是自己花這上萬塊錢吃這頓飯吃得有點憋屈,要是能坐在蕭姨的身邊的話另當別論。

很快,方逸天便開始倒酒了,林淺雪、蕭姨跟雲夢她們要喝紅酒,而方逸天與黃明則是喝濃度更好也更醇香昂貴的軒尼詩。

酒過三巡之後,大家的話開始多了起來,氣氛漸漸濃烈,一開始都是黃明滔滔不絕,把他一些有趣的經歷拿出來分享,陳述過程中他巧妙的暗喻出了自己的身份之高以及人脈之廣,似乎是要引起蕭姨的注意。

只可惜,蕭姨僅僅是跟他客套兩句,而後便跟雲夢隔著方逸天交談了起來,有些時候她還舉止反常的在方逸天的耳邊輕聲幾句,弄得她跟方逸天暗地裡有著什麼剪不斷理還亂的關係一樣。

蕭姨如此的美麗性感,當她稍稍朝著方逸天的身體傾斜說上兩句話的時候,可以看到黃明的眼中幾欲要噴射出嫉妒的怒火來。

起初林淺雪還詫異為何蕭姨要跟方逸天靠得這麼近呢,當看到黃明臉上的神色之後,她心中頓時大悟,認為蕭姨這麼做是故意的,目的是為了要氣死黃明這個表裡不一的無恥之人。

左邊蕭姨靠近過來,然而方逸天卻是暗暗叫苦,他分明能夠感覺得到雲夢雙眼中的目光略帶幽怨之意的看著他,似乎是怪他與蕭姨靠得太親密而疏遠她。

雲夢自然是不甘心落後,方逸天可謂是第一個真正敲開她心門的男人,她不會輕易放手,因此她要採取行動了。

她端起酒杯,靠過身去,對著另一邊的蕭姨說道:「姐姐,來,我敬你一杯,祝姐姐永遠都這麼年輕漂亮!」

她看上去是要靠過去以便跟蕭姨拉近距離,問題是她與蕭姨之間坐著一個方逸天,因此她靠過去之後自然是輕輕地挨到了方逸天的手臂肩膀。

雲夢右手端著就被,左手看上去似乎是支撐在她的座椅上支撐著她微微傾斜著的身體,實則不然!

「好啊,我也祝你越來越漂亮美麗,在事業上的成就越來越大。」蕭姨莞爾一笑,舉杯跟雲夢碰了一下,輕抿了一口。

方逸天本以為雲夢跟蕭姨敬酒過後就會轉過身去,豈知,他想錯了!

他有口難開,不知道說什麼好,只能是回頭看了雲夢一眼,然而雲夢卻是不理會他,她看著蕭姨,饒有興趣的問道:「對了,姐姐之前說一直在國外,不知道姐姐在國外是居住還是工作所需?」

「我是一名服裝設計師,之前一直在國外的服裝設計公司工作,這段時間回來休息一下。」蕭姨淡淡笑道。

「哇,原來姐姐是服裝設計師啊,難怪姐姐你穿衣搭配如此的得體合適,也很有品味。」雲夢笑道。

方逸天暗嘆了聲,不禁想起了這麼一句話:兩個女人爭風吃醋起來,所爆發的戰爭形同核戰爭!

「雲夢的手……該死!」

嫡女狂妃:邪王心頭寵 突然間,方逸天心中一驚,他感覺到雲夢的另一隻手從餐桌底下捏了捏他的腿。 這事壓根沒有被顧可彧給放在心上,現在的她,想法比起同年的一些人來說,已經是十分超前的了,也不著急這一時半會兒就要把所有事情給做好,那些博主不願意理會自己,可能也是仗著有幾百上千個粉絲,故意傲嬌吧。

過了幾天之後,顧可彧卻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那些被羅瑞找過卻不願意理會的博主,居然一個二個都跳出來,幫著顧可君洗白之前所有醜聞,並且還大力宣傳她的新劇。

顧可彧怎麼也想不通,事情怎麼會演變成現在這個樣子?自己的想法又怎麼會被其他人給捷足先登了,顧可君本人是肯定沒有那個腦子的,究竟是誰在做她的軍師,幫著她在背後打著如意算盤呢?

顧可彧隨手翻了翻,這些博主下邊給顧可君發出來的洗白聲明,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大概都表達了同一個意思,那就是之前顧可君之所以被全網黑,被公司雪藏,全都是因為被惡人陷害。

而那個惡人雖然沒有指名道姓說出來是誰,不過從這些東西裡邊不難看出,全部都含沙射影的指向了顧可彧。

除了生氣,顧可彧更多的是震驚!

微博才剛問世不久,能夠想到用網路擴散宣傳方式,自己作為一個活了兩輩子的人來說,她能夠了解事情先後發展順序,知道什麼人該用什麼事該說,可是除了她之外,誰還會想到用這幾個博主去發這樣子的聲明呢?

不管顧可君這次找了誰幫忙,那個人的能力是不可小覷的。

自從這幾個博主跳出來,幫著顧可君洗白了所有身份,顧可彧反被拉下了水。吃瓜群眾對她的討伐比起從前來,也是更上一層樓。一時之間,網路上眾說紛紜。

「要想了解她們兩姐妹啊,你們就應該來聽聽,我這個作為同村的是怎麼說的。從小我們大家都看在眼裡呢,什麼重活粗活全都是交給顧可君一個人去乾的,你們想想,她那麼小個人長得那麼乖巧,做的卻全部都是粗活,累活。」

「而顧可彧不一樣了,從小就經常搶同村其他小夥伴的零食吃,可不敢不給她,我記得隔壁一個同學沒有給她糖吃,就被她直接給扇了兩耳光。」

「我跟她們可是小學同學啊,不過我跟顧可彧不太熟悉,但顧可君是我的同桌,夏天我經常看見她胳膊上面,都是被打的痕迹,在我的逼問下,她才告訴我,這一切都是顧可彧做的,還哭著求我不要告訴老師,你說顧可君是多麼的善良,怎麼會攤上顧可彧這麼一個姐姐!」

「其實我心中一直有陰影,在我讀書的時候被校園暴力過,而那個人正是顧可彧,天知道我現在看到她所做的壞事,被曝出來之後有多高興,我希望你們作為粉絲,都應該要有理智,不要盲目崇拜一些連畜生都不如的人!」

顧可彧食指緊緊摁住太陽穴,網上這些都是胡說八道的什麼啊?可現在的她,已經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

在接下來的幾天里,工作室所有人都忙瘋了,小唐更是急得頭髮一大把一大把的掉。公關的速度,根本趕不上網路這些噴子的速度。一時之間,工作室的進展全部暫停了下來,所有人都不知道該怎麼跳出這個火坑。

顧可彧坐在桌前,這件事情的確棘手,可就算如此,她也沒有動過要找陸季延幫忙的心,畢竟從一開始顧可彧就想要獨自去解決這個問題。

自從網上的黑料一波一波放出來了之後,前兩天顧可彧的手機完全是沒辦法開機,一開機就會有無數個轟炸簡訊和電話打進來,完全擾亂了她的正常生活。

好不容易得到了緩解,顧可彧趕緊開啟了手機攔截模式,將那些陌生號碼全部拒接,反正按照現在這種情況看來,也不會有什麼通告找自己。

正在這時手機突然震動起來,顧可彧嚇了一跳,很久都沒有正常的電話打進過了,想都不用想,應該是陸季延打過來問候的吧。

她抓起手機一看,只見屏幕上閃動著五個大字。

「張玉城導演?」

重生將門風華 看了一眼時間,現在正是上班的點,張玉城導演一向是一個公私分明的人,絕不會把上班的時間用來處理私事,這麼說來,他打電話給自己,難道是有什麼好消息帶來嗎?比方說有什麼新戲需要演員的?

不過這也僅僅是顧可彧的猜想罷了,現在網上對她的黑料,簡直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再加上張玉城導演的上部電影,因為自己參演導致票房下跌到歷史數據最低,如果在這種情況之下,張玉城導演都還願意再給自己一個機會,那簡直是感激不盡了。

「喂,導演,有事嗎?」顧可彧激動的摁下了接聽鍵。

工作室其他人一聽到導演二字,立馬都像觸電一般,紛紛從椅子上彈了起來圍成了一個圈,個個臉上都掛著驚喜的表情。顧可彧豎起了食指,示意大家安靜一些。

「喂,顧可彧啊,這樣子的,我有個朋友最近籌備了一個新戲,我看了看劇本,有個角色我覺得很適合你,有沒有興趣看看?」張玉城導演說話還是那麼風輕雲淡,不帶有任何情緒和語氣。

顧可彧強忍住心中的激動,控制住話語之中的顫抖問道:「導演,是一部什麼戲呢?」

電話里一陣沉默,顧可彧神色暗淡下來幾分,不過隨即便傳來了,張玉城導演低沉的聲音:「這一時半會兒電話里也說不清楚,你有空的話,直接到辦公室里來找我吧,我給你看看劇本,咱們順便面談一下。」

「我有空的!就是看您今天方不方便呢?」顧可彧想也沒想的回答道,這對她來說是一個好機會,出現的正是時候,如果能夠把握住這次角色,重新回到大屏幕中,說不定還能重新獲得觀眾朋友們的大力認可。

「我今天沒有什麼戲要拍,那我就在辦公室里等你,你趕緊過來,咱們談談這部戲吧。」 「咳咳……我突然深有感悟啊,」方逸天潤了潤喉,接著說道,「這個伸手跟不伸手之間可是學問很大的,有時候應該伸手,有時候卻是不應該伸手。這當中很有講究。」

雲夢聞言之後臉色微微一怔,她心知方逸天這番話是針對她而說的,她卻是莞爾一笑,說道:「方先生覺得什麼時候該伸手,什麼時候不該伸手呢?」

「……呃,」方逸天心中暗暗說著這個時侯你的手就不該伸出,當然,這種話不能明著說出來,他說道,「雲夢小姐是聰明人,這就不需要我說明了。」

「是啊,當然不需要方先生說明,該伸手的時候我會毫不猶豫的伸手的!」雲夢盈盈笑著,那雙嫵媚勾人的大眼睛從方逸天的臉上一掃而過,有點狡黠有點曖昧有點玩弄之意!

「方逸天,你怎麼了?額頭怎麼冒出這麼多熱汗?」蕭姨輕柔甜美的聲音突然在他的耳邊想起。

「呃……沒事,沒事,有、有點熱而已。」方逸天連忙笑了笑,說道。

「熱?這不是開著空調嗎?我都感到冷了呢。」蕭姨詫聲說道。

「那個……呵呵,剛才吃了龍蝦大閘蟹之類的,可能熱量比較高吧,沒事的。」方逸天說著連忙拿起餐巾紙擦拭著額頭上的汗水,末了,回頭看了雲夢一眼,意思是讓她消消停。

雲夢故作不見,依然是笑盈盈的跟著蕭姨說道:「蕭姨,剛才跟你說好了哦,你是服裝設計師那麼挑選衣服肯定有著獨特的眼光,改天陪我去銀輝商廈逛逛吧。」

「好啊,看你什麼時候方便吧,我這段時間都沒什麼事的。」蕭姨說道。

雲夢當即莞爾一笑,如果仔細看著她的話就會發覺她的櫻唇微微張開,口中不斷的發出嬌喘的氣息。

方逸天的處境可謂是很尷尬,他知道再這樣下去只怕是紙包不住火,於是他乾咳兩聲,笑了笑,說道:「我、我去趟衛生間!」

說著,便正欲站起來。

一旁的雲夢雙眼卻是暗帶著極度幽怨的眼神瞪了他一眼,這節骨眼上方逸天卻是要去洗手間,分明就是針對她的舉動。

方逸天站了起來,雲夢的左手自然也就縮了回去,畢竟她也不想讓別人看到她暗地裡的小動作,那可是很尷尬的。

方逸天移開了座椅朝著外面走了出去,走出去之後他輕吁口氣,心想著今天的這筆帳日後得要好好的跟雲夢算算,竟然在「眾目睽睽」之下戲弄他,是可忍孰不可忍!

走到衛生間後放了放水,感覺暢爽了許多,而後洗了把臉,體內那股沸騰的熱血才稍稍消退不少,他心想著回到包廂之後不能在坐在雲夢的旁邊了,天知道這個女人興緻起來之後會不會故伎重演。

於是重回到包廂之後方逸天便坐在了包廂里的沙發上,面對著眾人的差異目光,他一笑,說道:「我吃飽了,看會電視,你們繼續吃吧。」

「方先生吃飽了?這麼快就吃飽了啊,桌上的酒還沒喝完呢,吃飽了可以接著喝酒啊。」雲夢美眸一轉,看向方逸天,說道。

「呃……喝酒適可而止就行了,今晚我還有事,不能喝多,實在抱歉!」方逸天笑了笑,回絕了雲夢的話,他當然知道雲夢本意並非是讓他回去喝酒,而是另有目的。

「咦,方逸天,你平時不是大胃王嗎?今天怎麼才吃了這麼一點?」林淺雪疑惑的說著,一句大胃王直接把方逸天定格在了尷尬的格局上。

方逸天一怔,心想這小妮子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他連忙說道:「誰說我才吃了一點,沒看到整隻龍蝦差不多都進入我肚子里了嗎?」

林淺雪哼了聲,表示了她自己根本不信方逸天所說的話,不過她也想不出方逸天不再坐回座位上吃飯的原因,便不再說話。

雲夢眼眸中閃動著一絲狡黠的笑意,也只有她才知道方逸天為何不在坐回到座位上的原因,她也沒說什麼,繼續跟蕭姨攀談著,間隙的時候抽空發出了條簡訊。

方逸天褲兜里的手機突然響了,是簡訊的提示聲,他不動聲色,心想著這該不會是雲夢發過來的簡訊吧?

直至過了一會之後方逸天才掏出手機一看,果真是雲夢發過來的簡訊:

「嗨,如果是因為我的原因而讓你空著肚子我可是心懷愧疚的哦,回來吃點東西吧,我保證規規矩矩就是。」

方逸天瞥了眼旁邊的餐桌,看到沒人注意他,他便回了條簡訊:

「不用心懷愧疚,我真是吃飽了,不過,剛才的事我不會善罷甘休的,等著……」

很快,雲夢便回復了簡訊:

「嘻嘻,你想怎麼報復啊?我很期待哦!」

方逸天看著簡訊只能是暗暗苦笑了一聲,他終於相信了一句話——一個女人瘋狂起來什麼事都能做得出,那是一種至死方休的狂熱!

方逸天看完之後便把簡訊給刪了,這類曖昧之極的簡訊他當然不會留在手機里,之後他便收起了手機,眾目睽睽之下跟雲夢如此發著簡訊肯定會被別人發覺的。

且說黃明看到方逸天離席之後盯著方逸天的那個座位不放,心想著自己要不要勇敢點,站起來走過去那個座位坐下,這麼一來不就能夠坐在蕭姨的身邊了嗎?

可就在他遲疑著的時候,雲夢卻是捷足先登的一屁股坐到了方逸天的位置上,跟蕭姨聊了起來,直接將他的打算徹底毀滅。

黃明坐在餐桌上也無心吃東西了,坐了一會之後他也離席坐到了沙發上,跟方逸天閑聊了起來。

倒是林淺雪卻是吃得津津有味,估摸著興許是餓了吧。

最後,林淺雪吃飽了,蕭姨跟雲夢兩個女人也結束了談話,她們也不想吃什麼東西,對於她們來說,就算是眼前的菜再好吃也比不上保養身材來得重要。

散席的時候大家朝著外面走去,黃明自然是很主動的走過去結賬,在蕭姨面前,這點風度他還是能夠保持的。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