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才,他及時鬆開了葉紫涵,不然的話,他感覺自己真的有點控制不住自己。

葉紫涵還小,他希望現在能跟她多培養感情,不想輕易傷害到她。

葉紫涵從衛生間出來的時候,臉上的神情,已經恢復正常。

她說:"我們家明天一家人出去玩,明天我就不能跟你一起了,我們今天多去幾個地方呢!"

楚蕭溫柔的笑著點點頭:"好,你說什麼就是什麼!"

這種被寵溺的感覺,讓葉紫涵有點小小的雀躍和興奮。

他們倆從別墅出來的時候,楚蕭下意識的拉著葉紫涵的手,葉紫涵只覺得,自己好像整個人都飄了起來。

她乖巧的跟著楚蕭,一直到上了車。

今天是楚蕭來開車,用他的話來說,跟女朋友一起出去,怎麼能讓女朋友為自己開車呢!

葉紫涵畢竟是個女孩子,很喜歡這樣被男朋友體貼照顧的感覺。

話說,葉紫涵和楚蕭已經出去玩了。

這邊,葉家別墅才吃完早飯。

早飯過後,葉墨笙上樓換衣服。

歐陽清凌也跟著上了樓。

葉墨笙換完衣服出來,看見歐陽清凌已經準備好,一副要出門的樣子。

葉墨笙擔心的開口道:"清凌,你身體不舒服,你怎麼不告訴我,要不,我今天不去了,讓辰辰跟叔叔嬸嬸去,我陪著你去醫院吧,你一個人去,我實在是不放心!"

歐陽清凌沒好氣的看著他:"有什麼不放心的,我一個人可以的,要是真的不行的話,我肯定不會矯情,拉著你也要跟我去醫院的,你就放心陪著辰辰吧,辰辰一個人,我才是真的不放心呢!"

聽到歐陽清凌這樣說了,葉墨笙有些無奈:"那好吧,我陪著辰辰,你有什麼事情,一定要第一時間給我打電話!"

歐陽清凌點點頭:"知道了,你就別擔心了,我就是隨便檢查一下,之後還約了林苑逛街呢,你就給我一點自由時間吧,OK! 嬌妻有毒:總裁大人請小心

歐陽清凌都這樣說了,葉墨笙也只好點頭:"那好吧,今天你是自由的,不過,醫院的檢查報告單,你可得拿回來讓我看!" 昆清瓏一一兌現自己的承諾,給了藍柳清免死金牌,也給了她僅次於後位的皇貴妃之位,為此,朝官們多次諫言,均被他冷著臉駁回,說得煩了,直接拖出去挨板子,他是朝臣們眼裡的明君,唯獨在這件事上顯得武斷專橫,有了一點昏君的苗頭。

藍貴人既無顯赫的家世,也沒子嗣,就這麼憑白無故不按規矩從一個低等宮人升到了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皇貴妃。整個後宮都沸騰了,宮妃們眼珠子都綠了,很想衝到皇帝跟前問為什麼?為什麼她們安分守己,她們辛苦養育子嗣,她們和睦相處,換來的是冷淡。藍柳清出逃,假死,與人不和睦,還沒有子嗣,皇帝卻視若珍寶?

但是沒有人敢去問,原因她們都知道,藍柳清長了一張勾人的狐媚臉,真要憑心而論,整個後宮沒有人比她更漂亮,只是大家都不願承認罷了。

皇后聽到消息也震驚得半天回不過神來,她知道皇帝喜歡藍柳清,但沒想到會給她皇貴妃的份位,再往上一步,豈不是要取代她的后位?原來覺得藍柳清不過是個玩意兒,憑著狐媚功夫霸佔著皇帝,現在才發覺,她對自已不是沒有威脅。情情愛愛的事,她沒辦法控制,但威脅到自己的地位就不容小覷。

皇后沒有像前幾次那樣摔東西發脾氣,事情已經嚴重到讓她有些恐慌起來,藍柳清的護身符是皇帝,只要皇帝在,她就沒辦法扳倒藍柳清,扳不倒藍柳清,她的后位就不安穩,后位不安穩,太子之位只怕也……萬一藍柳清懷了龍胎,皇帝愛屋及烏,廢了她們母子,改立藍柳清母子為皇后和太子,那……

她坐在椅子上,驚出了一身冷汗。

以前雖然也厭惡藍柳清,總想著慢慢來,有些事情要做到水到渠成才好,既無損她的形像,也能不動聲色的除掉藍柳清,如今知道事情比自己想像中更嚴重,她不能再等,必須主動出擊,卻發現晚了,瑞陽殿不知什麼時侯,已經成了連水都潑不進去的銅牆鐵壁,她沒辦法往裡頭安插人手,甚至連消息也打聽不到,只知道瑞陽殿的大門朝著前庭開,藍柳清在外頭逛,而她連影子都瞧不見。

又過了一段時間,一個更打擊她的消息傳了過來,藍柳清有了身孕。這簡直就是戳她的心窩子,怎麼辦?她讓父兄進宮來商議,藍柳清是個無根的浮萍,明面上看很容易對付,實際上她孑然一身,真要對付起來反而無從入手。

藍柳清自己聽到消息也懵了,她一直以為每日送來的補湯里有避子湯,從她在御前就是那樣,那時侯皇帝就明確說過不需要她生孩子,她不知道他什麼時侯改變的主意,如今孩子來得這麼突然,她真是一點準備都沒有。

相比她的茫然無措,昆清瓏倒是顯得很高興,不時瞟一眼她的肚子,好像那裡已經拱起來了。他拿了個枕頭墊在她的腰後頭,說,「這陣子別出去走了,天冷,就在屋裡呆著,若是覺得悶,朕早點過來陪你。」

藍柳清左手握著右手手腕,手指在底下扣著脈膊,藍玄粟讓人制住了她的心門,聽說生產的時侯會打通心門,她從沒想過要嘗試,因為並不願意隨便找個人生孩子,但既然孩子來了,對她來說,也不完全是壞事。

皇帝見過皇后懷孕時吐得昏天暗地的樣子,因此很擔心藍柳清,下了朝就過來看她,要處理的政務也拿到瑞陽殿來,查赤那心疼皇帝兩頭奔走,便建議皇帝把藍貴妃挪到前庭去住,皇帝覺得可行,於是在某個艷陽高照的下午,藍貴妃從瑞陽殿搬到了前庭,以皇貴妃的身份住在皇帝的寢殿里。在後妃們眼裡,這樣的舉動儼然有種夫唱婦隨的意思,難聽的話又說了幾籮筐,但是沒什麼用,藍柳清聽不見,說了也白說,不過是圖個嘴皮子痛快罷了。

藍柳清覺得皇帝的擔心有些多餘,她除了比平日貪睡一些,並沒有任何變化,胃口好,精神也好,常常會忘了自己肚子里多了個小人兒。睡覺的時侯,皇帝把手覆在她肚子上,輕輕撫了撫,這已經成了他每晚的必修課,就好像這麼撫幾下,孩子能長得快一些。

「陛下喜歡他嗎?」她問。

「當然喜歡。」皇帝輕輕撫著她,低頭吻在她額上。

她又問,「陛下喜歡小皇子,還是小公主?」

皇帝靜了一瞬,「朕想要個小公主,跟你一樣漂亮。」

她立刻嘟起嘴,「為什麼不能是小皇子,皇子才是做大事的人。」

「朕已經有四個兒子了,很想要一個閨女,」他湊過去吻她臉頰,「如果是個公主,朕一定把她寵上天。」

「如果不是呢?」她偏要跟他唱反調。

「是你的孩子朕都喜歡。」皇帝把她往懷裡緊了緊,「咱們不會只有一個孩子,日子還很長,皇子和公主都會有的。」

藍柳清不輕不重捶了他一拳,「陛下把我當什麼了?」

昆清瓏一本正經的說,「在蒙達,男人向女人表達愛意的方法就是給她孩子。」

藍柳清翻了個白眼,沒理他,惹得男人哈哈大笑,吻住她的嘴。

搬到前庭,藍柳清見到秦典的機會多了一些,他總出現在宮殿周圍,有時侯也進來,與皇帝在書房裡呆上一陣子。有次藍柳清闖進去,發現皇帝在跟他下棋,她這才知道,原來禁軍統領不光要保護宮庭安全,還有陪皇帝下棋的活。

看到她,秦典表現得生疏而客氣,恭恭敬敬的行禮問好,識趣的告辭。

藍柳清聲音有些發涼,「秦大人怎麼看到我就走,本宮吃人嗎?」

皇帝笑起來,問,「怎麼,秦大人得罪你了?」說完想起上次的事情,恍然大悟的哦了一聲,「都多久的事了,還記仇,這回朕可是在場,秦大人沒有對你不恭,就別不依不饒的了,你會嚇著他的。」

藍柳清問,「秦大人,本宮嚇著你了嗎?」

秦典抬了一下頭,眼裡眸光一閃而過,他又低下頭去,「沒有。」

皇帝見秦典呆在這裡實在難受,便擺擺手,「你先出去,這盤棋先留著,以後再下。」

秦典拱了拱手,轉身退了出去。

皇帝看著藍柳清,有些無可奈何的笑,「你幹嘛非跟他過不去?」

藍柳清懶洋洋的坐下來,望著縱橫交錯的棋盤,沒有答話。

感謝墨子白(2張)尾數為2116(2張),9877(3張),2988的盆友,感謝大家的支持。

元宵節快樂,求20月票給大家加更,支持一下小王妃哈。 歐陽清凌沒好氣的點點頭:"沒問題,我一定拿回來給你看,這下你總該放心了吧!"

葉墨笙笑著點點頭:"放心了!"

歐陽清凌和葉墨笙,還有溫柔,葉任海和辰辰是一起出門的。

只不過,辰辰說要去遊樂場,三個大人都陪著他去玩了。

歐陽清凌則自己開車,去了醫院。

她的確是要去醫院,只不過,真正的目的,卻是為了做親子鑒定,而不是看病。

只是,她找的借口就是給自己看病,歐陽清凌也沒有應付,把鑒定的樣本交給醫生,便去做了一個檢查,拿到檢查報告之後,她才離開醫院,去找林苑逛街。

另一邊,楚蕭和葉紫涵早早到了遊樂場。

楚蕭陪著葉紫涵,先去坐了摩天輪。

用葉紫涵的話來說,先玩一些比較舒緩的項目,等熱了身之後,再玩刺激的項目。

楚蕭當然完全依她的。

兩個人玩了旋轉木馬之後,葉紫涵就要去坐過山車。

楚蕭以前有過心理疾病,對於這些刺激的項目,其實是有點排斥的。

但是,葉紫涵想去,他便陪著去了。

撒嬌BOSS追妻36計 只不過,從過山車下來之後,楚蕭的臉色就有點慘白慘白的。

葉紫涵故意打趣他:"沒想到,你還是個病西施,要知道你這麼脆弱,剛才我就不應該讓你上去玩過山車的!"

楚蕭突然伸手拉住葉紫涵的手,認真的說道:"我只是想陪著你!"

這一刻,葉紫涵突然就覺得,自己的心臟驟然停歇一般,她看著楚蕭認真的眸子,周圍的嘈雜聲音,似乎都被屏蔽了。

她咬著嘴唇,有點動容的開口道:"楚蕭,謝謝你陪著我!"

楚蕭伸手揉了揉她的頭髮:"傻丫頭,應該的,誰讓你是我的女朋友呢!"

葉紫涵開心的低著頭傻笑。

兩個人走了幾步,看見前面的海盜船。

葉紫涵笑著開口道:"你玩不了刺激的項目,我們去玩海盜船吧,好不好?"

楚蕭點點頭。

他們玩了海盜創,下來之後,楚蕭開口道:"你在海盜船這邊等我,我去給你買冰淇淋,好不好?"

葉紫涵開心的點點頭:"好,我就在這裡等你,哪也不去!"

楚蕭笑著看了她一眼,便走開了。

葉紫涵看著人山人海的遊樂場,心中莫名的幸福翻倍。

結果,就在下一秒,一個聲音打斷了她所有的想象。

"紫涵,你怎麼在這兒?"

葉紫涵猛地轉身,就看見父母和葉墨笙帶著歐陽辰,站在她身後兩步開外。

葉紫涵此刻臉上的表情,比哭都難看。

她還沒有開口解釋,溫柔就皺眉開口道:"你不是去律所工作了嘛,怎麼跑到遊樂場來了,怎麼?現在還學會說謊騙我們了!"

葉紫涵僵硬的站在那裡,突然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半天,她才緩過神來,哭的比笑的還難看。

她動了動嘴巴,不知道要怎麼跟母親解釋。

葉墨笙帶著辰辰,和葉任海站在葉紫涵旁邊,無奈的看著她,眸子里也有幾分好奇。

葉紫涵委屈的看著溫柔:"媽,我就是……就是……去了一趟律所,發現律所沒人,就跑到遊樂園來玩了,我真的沒有說謊!"

溫柔看了她一眼,輕哼了一聲:"你以為我會相信你的鬼話,你一皺眉,我都知道你心裡在想什麼!"

葉紫涵有些難過:"好吧,你不相信,那我也沒有辦法!"

溫柔沒好氣的開口道:"你一個人來的?"

葉紫涵的眸子閃了閃,下意識的往剛才楚蕭離開的方向看了一眼,沒有發現楚蕭的身影。

她看著溫柔,趕緊點點頭:"嗯嗯,我一個人來的!"

溫柔看著她,一副明顯不相信的模樣:"你一個人會來這樣的地方?"

葉紫涵乾笑了一聲:"我一個人怎麼就不會來這樣的地方了,千真萬確,我的確是一個人來的!"

溫柔審視的看了一眼葉紫涵:"那好吧,既然你是一個人,就跟著我們一起玩吧,正好,我跟你爸爸老胳膊老腿的,也陪不了辰辰,你正好陪著辰辰一起玩!"

葉紫涵瞬間想哭,她這是造的什麼孽啊,早知道,剛才就跟母親說她跟同事一起來的了。

可是,她也有顧慮,害怕自己說了,溫柔會要見自己的同事。

她可不想讓楚蕭現在跟家裡人見面。

但是,她沒想到,自己說一個人來的,母親會要自己陪著他們去玩。

葉紫涵委屈巴巴的看著溫柔:"媽,我的確是一個人來的,但是呢,我待會還有事情,不能陪著你們一起去玩了,你就讓我哥哥陪著辰辰玩吧,我今天真的沒有時間!"

葉紫涵剛說完,就看見楚蕭拿著兩個冰激凌走過來。

溫柔等人背對著楚蕭,沒有發現什麼異常,只是看到葉紫涵的臉色變了變。

溫柔擔心的問道:"涵涵,你沒事吧,臉色怎麼這麼難看?"

葉紫涵乾笑著搖搖頭:"沒……我沒事,我只是想起一些事情來,我真的不能陪著你和我爸爸去玩!"

溫柔沒好氣的開口道:"不能玩就不能玩,你臉色怎麼這麼難看,搞得我好想把刀架在你脖子上,逼著你跟我去玩一樣!"

溫柔一邊說話,一邊看著葉紫涵。

可是,葉紫涵的目光卻沒有看她。

葉紫涵越過溫柔,看向不遠處的楚蕭。

楚蕭拿著兩個冰激凌,向著這邊走了幾步,發現葉紫涵身邊有人。

葉紫涵的父母,他或許不太熟悉,可是,他看到了葉墨笙,進而就想到了,這可能是葉紫涵的家人。

葉紫涵看的清楚,楚蕭走了幾步,似乎看到了堂哥葉墨笙。

突然,他的臉色就變了。

他拿著冰激凌轉身,直接走進人群中。

葉紫涵的臉色,當下也變了。

她的確不希望楚蕭見父母,可是,楚蕭這一副見鬼的模樣,讓她有點難過。

他這樣直接轉身就走,可有考慮過自己的感受。

葉紫涵難過的咬著嘴唇,心想,難不成楚蕭這麼害怕見父母嗎?

溫柔順著葉紫涵的目光看過去,卻沒有看到人。

她皺眉道:"你這丫頭,今天這是怎麼了?看起來魂不守舍的!"

葉紫涵神情難看的搖搖頭:"我……我沒事!我還有事,我真的要走了!"

葉紫涵說完,直接轉身就走。

溫柔難以置信的看著她的背影:"你這臭丫頭,你……你……你要氣死我啊!"

葉紫涵心裡難受,頭也不回的走了。

葉墨笙趕緊安慰溫柔:"嬸嬸,紫涵可能真的有急事,你就別生氣了,我們陪著辰辰玩會,反正他還小,能玩的項目也不多,下午我們再去別處轉轉!"

溫柔壓下心裡的不愉快,看著葉墨笙開口道:"那好吧,我們走吧,不理那個死丫頭!"

在葉墨笙的勸慰下,溫柔的情緒才好了很多,他們陪著辰辰去玩海盜船。

戰氣凌霄 話說,葉紫涵從遊樂場出來之後,就發現,楚蕭居然一直跟在自己身後。

她並沒有搭理楚蕭,繼續往前走。

不知道為什麼,想到剛才那一幕,她的心情就越發的糟糕。

而楚蕭跟著葉紫涵走了一段路,想到他們還把車停在遊樂場那邊,只好快速的追了上去。

其實,剛才看到葉紫涵跟她的父母在一起,他第一反應是躲避。

只不過,他也沒有離開,只是站在人群中,不容易被人呢看到的地方。

看到葉紫涵一個人離開之後,他就跟了上去。

他知道葉紫涵看到自己了,可是,她卻不願意停下來等自己。

楚蕭就知道,葉紫涵肯定是生氣了。

除了無奈,楚蕭心裡更多的是擔心。

他擔心他們以後將要面對的一些事情,葉紫涵的態度,讓他更害怕,她知道自己瞞著她的一些事情之後,究竟會怎麼想。

楚蕭追上葉紫涵,伸手拉住她的胳膊:"紫涵,你別走那麼快啊,我們的車還停在遊樂場!"

葉紫涵冷漠的看了他一眼:"那是你的車,不是我的!"

楚蕭無奈:"紫涵,你別鬧脾氣了,好嗎?難道你剛才想讓我走過去,然後在那樣的場合下見父母?紫涵,你要明白,在我心裡,見父母是一件大事,我不想在這樣突如其來,沒有絲毫準備的情況下見他們,你懂嗎?"

葉紫涵生氣的看著他:"我不懂,我就是不懂,我一點點也不懂你的想法,你根本不知道,我剛才看見你下意識的走開,我心裡是什麼感受,是,我也知道,我們現在見父母太倉促了,可是,你跟我家裡人有兩次差點撞上,可是你的表現,每一次都讓我覺得心裡很不舒服,你可有考慮過我的感受,我的家裡人是豺狼虎豹嗎? 牧神記 你至於那麼害怕嗎?"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