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美無暇的臉上,一片死白。

可幽深的眸子,卻越發的漆黑閃亮。

鐵門被打開后,那些放孩子們出來的歹徒,嘴角上彎,掏出手槍,裝上滅聲器,槍口對著不遠處逃進森林裡的孩子們。

「要不鬥一下,看誰射死最多。」

「好啊,一百萬,美元。」

歹徒揚了揚手,表示答應。

賭注生成,他們也都認真起來。

然而新人的吐槽還是不斷。

「我不覺得那個霍驍有你們說得那麼神,這不是傻嗎,真以為我們把人質給放了。」

人走入森林,遽然,不知哪裡伸出的一隻手,捂著他的嘴巴,把他拉了過去。

「你說誰傻?」

歹徒震驚地看著眼前各種顏色軍裝的軍人,數百支手槍正對著他。

「我們少將都敢侮辱,不要命了?」

竟然說他們少將傻?傻的是他們好不好。

少將早就料到他們不會放過這些小孩,所以,他們在守株待兔呢,等著這些蠢貨的自投羅網。

廢棄倉庫那邊四周沒有遮擋,他們不能靠近,而這些蠢貨自投羅網,他們就可以拔掉他們的衣服,偽裝成他們,甚至還可以探出不少消息。

很快,得到不少消息的軍人換上歹徒的衣服,經過一層又一層的面部調整,終於偽裝成歹徒的模樣。

至少,有九成相似。

兩人對視,大搖大擺地走出森林。

潛入廢棄倉庫內。

倉庫里

蝕骨的疼痛,使霍驍額頭滲出了細汗。

心裡暗暗在計算著時間。

想要他的人能夠順利潛入,必須要麻痹Q的神經,使她徹底的放鬆。

目光很自然地落在慕初笛的身上,似乎看著她,能夠使體內的疼痛減少。

他要快點救出她。

而那個組織,也不該殘留下來了。

眼神里迸射出濃濃的殺意。

Q暗咬著牙關,指甲深深地陷入肌肉之中。

為什麼,這個時候還盯著這女人看?

不行。

她要弄死那個賤女人和她的孽種,然後把霍驍帶回組織。

由始至終,她都沒想過要殺霍驍。

她只是,想把他帶回組織,洗掉記憶,重新為組織賣命。

現在霍驍的身體狀況,她隨時可以帶走他,只是,她不想就這麼簡單帶走他。

「霍驍,你不是最擅長選擇,那麼這兩條線,你要選那一條呢?」

「一條,是把電力開到最大,這女人就會死。」

「而另一條,就是我手下的槍,他會隨時開槍,你兒子就會死。」

「兒子,女人,你要哪一個?」

Q微笑著,眼底的殺意卸去,好像一個溫柔的美婦人。

她在等著霍驍的回答。

她要聽著霍驍放棄那女人,拋下那女人的選擇。

隱隱之中,慕初笛好像聽到有人在耳邊說話。

兒子,女人,選哪一個?

是牙牙和她嗎?

選牙牙,一定要選牙牙。 不然,她會崩潰的。

慕初笛很想大聲沖霍驍說,恨不得替霍驍做出選擇。

可是,她的身體狀況不行,意識再次模糊起來。

大腦渾渾噩噩,好像又要開始沉睡。

口袋裡的小儀器微微地顫抖,霍驍眸子染上一層笑意,只是很快,這抹笑意便一閃而過。

「我選擇……」

男人的身子緩緩下滑,半跪在地上,似乎十分痛苦。

他的聲音漸漸變小,Q根本就聽不到。

這種藥物的效力Q很清楚,後面只怕會越來越難受,她再也不能從霍驍口中得到她想要聽的答案。

心,很不甘。

她一定要聽到那個選擇。

漸漸靠近霍驍,半蹲著身子,「霍驍,你剛才說什,再說一遍,不然我把他們兩個都殺了。」

身子才剛靠近,男人垂下的眸子瞬間抬起,幽深的眸子里,充滿了運籌帷幄的自信。

沒有一絲一毫的痛苦!

糟糕!

危險的氣息環繞全身。

Q正想後退,卻被霍驍按著後背,後退不了。

胸前,頂著硬硬的冰涼觸感。

「K的教訓還沒學會?」

別小看霍驍,即便他受傷,即便他快要死,都不要接近他。

不然這個男人,很有可能反撲,把他們毀滅個清光。

這,是K的死帶給他們的教訓。

可是,Q太不甘心,太嫉妒了。

再加上,那種藥丸,她親身感受過,身體的力量是完全被抽光,細胞炸裂,沒有自殘,已經是意志強大。

而且,曾經的霍驍,也是很辛苦才熬下來的。

誰能想到,他現在,還有力氣反擊。

「霍,霍驍,你不要他們的命了?」

信了你的邪 觸及到男人眼底的殺意,Q膽怯了。

別怕啊,她可是有霍驍的兒子和女人,兩個籌碼,不需要害怕的。

男人菲薄的唇瓣微微上勾,由於之前咬著唇瓣強忍痛苦,此時的唇,色澤艷麗,非常好看。

可那麼好看的唇,卻吐出絕情的話語。

「我想要你的命!」

呯,同時響起的兩道槍聲。

一道,穿透Q的胸膛,另一道,Q緩緩看去,只見抓著牙牙的手下,應聲倒在地上,而牙牙,卻落在另一個人的懷裡。

那是一張熟悉的臉,可眼神,卻非常陌生。

他,並不是她的手下。

她震驚地看向霍驍。

所以,他一直都是在拖延時間?

一下子,全都想明白了。

放過那些小孩,這麼偉大的霍少將,原來,是在給他們設下圈套。

「有侵入者。」

「殺死霍驍。」

沒人知道Q的本意,所以當手下看到Q受傷,率先想到的就是殺死霍驍。

Q充滿鮮血的手,緊緊地抓著剛才讓霍驍選擇的那條線。

既然他不選擇,那麼她替他做出選擇。

用力地扯斷其中一條。

那個電力,足夠電死一個人。

突然,哄的一聲巨響,倉庫隨之震動了幾下。

「電,電房被炸掉了。」

手下的話音傳入Q的聲中,眸色微微加深。

呯呯,槍戰一觸即發。

守在外面的軍人和警察聽到槍聲,便知道計劃成功,馬上闖了進去。

軍人和警察數量很多,Q的人即便有能耐,也敵不過。

他們攙扶著Q,通過底下通道逃走。 「少將,要不要追?」

「不必,他們是活不了的。」

他早就做好一切的計劃,那些武器應該也早就準備就緒了吧!

霍驍弄斷了纏著慕初笛的金屬線,手心,滿是鮮血。

他緊緊的把她摟在懷裡,在她額頭上親了親。

「老霍。」

被軍人抱著的牙牙馬上跳了下來,邁著短小的胖腿,快步靠近慕初笛。

見老霍在媽咪額頭親了一口,牙牙也有模有樣地去親。

粉嫩的小唇快要碰到媽咪的額頭。

突然,一隻手抓著他的小腦袋,拉開了距離。

牙牙狐疑地看向老霍,水汪汪的大眼睛似乎在說,老霍,你幹嘛攔著我,我要親媽咪。

霍驍冷冷道,「臟!」

迷霧紀元 水汪汪的大眼睛瞪得斗大,身邊的軍人忍俊不住,笑了出聲。

朕法 什麼臟?

哪裡臟?

牙牙總覺得,老霍在嫌棄他。

「老霍,你過分了,不許霸佔媽咪。」

牙牙小手戳了戳老霍的心窩,他要慎重地向老霍說清楚,媽咪是他的,是他找回來的。

然而小手才剛碰上老霍,老霍卻蹙著劍眉,應聲倒在地上。

「老霍,老霍你怎麼了,別嚇我。」

牙牙被嚇壞了,他是練了一陽指嗎?怎麼輕輕一碰,老霍就倒了?

那些藥丸,效力是很強的,霍驍一直強忍著劇痛,在親上慕初笛的那一刻,他知道,她安全了。

繃緊的神經也放鬆下來,然後,人就痛暈過去。

軍人們連忙把霍驍和慕初笛送到醫院。

另一邊,Q的手下把Q送上了直升飛機。

這一次,他們所剩下的人並不多,一輛直升飛機都坐不齊。

心裡一邊覺得惋惜,可另一邊又覺得竊喜。

他們從霍驍手中逃走了,當初K可是全軍覆沒。

而他們卻活著,他們還給霍驍的兒子打了那個藥劑,還讓霍驍吃了組織新研發的葯。

是的,那個葯,其實並不只是當初那種試驗品,而是加了別的新的東西。

「Q,你再熬一下,穿過這片海,我們馬上降落給你找醫生。」

直升飛機正飛快地前行。

開飛機的突然大聲吼道,「麻蛋,快看,我們是被包圍了嗎?」

眼前,一片黑乎乎的戰鬥機。

「什麼?」

眾人一聲怒吼,這才往四周一看,果然,他們被包圍了。

而且,海上,還有一艘軍艦把槍口對著他們。

海空兩軍,槍口都對著他們。

哄的一聲,海空兩軍一起開動,直升飛機被炸個粉碎。

完成任務后,海空兩軍的隊長連忙給霍驍新任的助理彙報。

軍部醫院裡

牙牙眨巴著眼睛,一臉焦急地問道,「賀叔叔,我媽咪怎麼樣了?」

賀易生震驚地看著那張與慕初笛一模一樣的臉。

嫡女重生之不爭不羨 他很少看新聞,可是也知道有人與慕初笛長得很像,可他怎麼也沒想到,竟然會如此相似。

而且,他親自檢查過,臉,並沒有動過刀,天然的。

「你媽咪?誰告訴你的?」

慕初笛明明是死了,難道真活過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