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先生我不想看】:+3

【穆太太請看論語】:???

穆天倫感覺他快要一口老血要噴出來了,他什麼時候成人人嫌棄的對象了???

【是小夾子】:我錯了@一朵蘭花,別生我氣了,好不好?我給你做好吃的。

【一朵蘭花】:哦

【穆太太請看論語】:你們兩個……莫不是有情況???

【穆先生我不想看】:你居然現在才知道?

【要吃蜂蜜嗎】:我也知道~

【要吃蜜糖】:就你不知道了@穆太太請看論語

【穆太太請看論語】:……告辭

穆天倫這下更懵了,他今天是怎麼了?

先被女朋友和母親忽視,然後被員工嫌棄,就連他的好兄弟也不幫他!?

現在居然還有所有人都知道,唯獨他不知道的事!?

隱婚厚愛:江少的神秘丑妻 這個世界對他十分不友好。

「你居然不知道嘉珩哥哥和婷婷姐之間有一種曖昧的關係嗎?」

顏語涵也放下手機,用一副看怪物的表情看著穆天倫。

一旁的唐冉琪見他們要聊的話題與她無關,就又跑回沙發,美滋滋的看電視劇了。

順便拿上了她的早飯。

「……他們……之前……認識嗎!?」

穆天倫猶豫著要不要問出這個像白痴一樣的問題。

「……」

顏語涵突然想起來好像除了穆天倫,她和蘇宓,唐梓玥都知道藍婷婷和陳嘉珩電影院的故事。

「認識,就你不知道,哈哈哈哈哈哈哈。」

穆天倫看著顏語涵笑容可掬的傻模樣,突然心裡很不爽,就好像他被孤立了一樣。

「嘭–」

穆天倫把顏語涵逼到餐桌邊上,隨後將手撐在顏語涵身後的餐桌上,桃花眼微眯,透漏出一絲危險的信號……

「你……你……你要幹嘛?唔……」

顏語涵剛說完,小嘴就被穆天倫堵上了。

顏語涵瞪大了眼睛,忙往外推穆天倫,唐冉琪還在呢。

穆天倫絲毫沒有放開顏語涵的意思。

直到穆天倫嘗夠了顏語涵口中的香甜,才意猶未盡的鬆開顏語涵,並輕聲在顏語涵耳邊說了一個字–「你」。

她?她怎麼了?顏語涵一時半會沒有反應過來……等等……她剛才好像問了他要幹嘛?

那他說「你」的意思就是……要干……她???

想到這裡,顏語涵的臉嗖的一下變得通紅。

唐冉琪靜靜的趴在沙發上看著穆天倫和顏語涵的互動,一個細節她都沒有放過。

想當初,她和穆琛也是如此甜蜜。

穆天倫撩妹的技能跟他爸爸有的一拼,甚至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只是……穆琛現在到底在哪?她真的很想他。

宓兒她找回來了,什麼時候她能找回她的穆琛?

一切還都是未知數,一切的一切才剛剛開始。 儘管穆天倫很不情願讓顏語涵去見顧兵,但由於母上大人唐冉琪的威壓,還是心不甘情不願的帶著顏語涵和唐冉琪去了暮色。

唐冉琪沒有選擇露面,而是讓顏語涵準備好錄音筆,這或許會對之後有幫助。

顧兵掐著點進的暮色,一眼就看見了正坐在窗邊喝卡布奇諾的顏語涵。

若是眼神能殺死人,只怕是顧兵早就已經被櫃檯後面穆天倫冰冷刺骨的視線殺死好幾次了。

「小語涵我來惹~有沒有想我呀?」

顧兵此話一出,只感覺身後刮過一陣冷颼颼的風。

顧兵不用想都知道,是來自穆天倫「殺人」的視線。

不過在女神面前,這些都是小問題。

「情報是什麼?」

顏語涵連看都沒看顧兵一眼,就直接冷冷的拋出問題。

她婆婆雖然不在這邊,但是一定在某個地方看著她,她得好好表現才行。

「哎呀,小語涵,別這麼冷漠嘛。」

「少說廢話。」

顏語涵終於捨得抬頭看顧兵一眼,只是眼中的冰冷和疏離,深深刺痛了顧兵的心。

一個平日里那麼愛笑的女孩,居然在面對他的時候如此冷漠,雖然他早就知道顏語涵心裡沒有他,但他還是義無反顧的愛著顏語涵。

顧兵坐在顏語涵對面,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個u盤,遞到顏語涵面前。

「我想這個,蘇宓應該會感興趣。」

「你怎麼確定阿宓感興趣?」

「怎麼確定等你們看完u盤裡的內容就知道了。」

顏語涵頷首,伸手想要拿u盤,卻被顧兵搶先了一步,從桌子上拿回u盤,放進了口袋裡。

「?」

小小乖妻寵上癮 顏語涵疑惑的看著的顧兵,眼裡帶著一絲迷茫。

「小語涵,這麼重要的東西呢,不是不可以給你,但是是有條件的。」

「什麼條件?」

「哈哈哈,做我女朋友。」

顧兵半開玩笑式的沖顏語涵一笑。

只是不過片刻顧兵的笑容就凝固在了臉上。

穆天倫不知何時來到了顏語涵的旁邊,就在顧兵說出要顏語涵做他女朋友之後,穆天倫當著他的面,親了顏語涵。

親完,還不忘挑釁的看他一眼,然後才肯離開。

「小語涵,看樣子讓你做我女朋友是不太可能了,u盤給你,小傻子,我怎麼捨得讓你受委屈。」

顧兵苦笑著把u盤放到顏語涵面前,起身沒有逗留,直接離開了,離開之前,留戀不舍的最後看了顏語涵一眼,深情且悲涼。

顏語涵有些動容,其實顧兵一直以來都對她挺好的,只是太過卑微,什麼都是以她為先,又太過死纏爛打,不免讓顏語涵覺得厭煩。

所以顏語涵只能選擇冷漠的疏離顧兵,讓他明白他們兩個是不可能的。

隱婚99天:葉少,寵寵寵! 顏語涵拿到了u盤,第一時間給蘇宓打了電話,說她拿到了重要線索。

然後直接將u盤的內容拷貝了一份,發到蘇宓的郵箱。

「怎麼了?神色這麼凝重?」

藍婷婷悠哉悠哉的坐在蘇宓辦公室喝著茶,自從陳嘉珩強吻她之後,她就開始放飛自我了。 神戰花都 蘇宓抬頭看著藍婷婷,藍婷婷這些天一直呆在她的辦公室,趕都趕不走。

這不,今天藍婷婷直接把她辦公室的資料文件筆記本,全都帶到蘇宓的辦公室工作。

Tian每天看著藍婷婷從早上上班開始就呆在蘇宓的辦公室,中午她們兩個就點外賣,一直到下班,藍婷婷才走。

這麼看著看著Tian甚至覺得藍婷婷和蘇宓有了什麼不一樣的感情。

「語涵發給我一封郵件,說是重要情報。」

蘇宓眼皮直跳,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而這種預感就源自於這封郵件。

藍婷婷看蘇宓的臉色不太好看,甚至連滑鼠都掉到地上好幾次。

擔心之餘,趕緊走到蘇宓身邊,示意蘇宓,她來替蘇宓打開郵件。

蘇宓也說不出來為什麼,就是感覺異常心慌,冥冥中感覺到郵件里的內容會是不好的東西。

藍婷婷從地上撿起滑鼠,點開蘇宓電腦桌面的郵箱,打開新信件。

裡面有兩個視頻,然後藍婷婷就等著蘇宓說先看哪個,蘇宓顫抖著指了指第一個視頻。

藍婷婷點頭,點開了第一個視頻。

視頻開始是一個被幾個男人按在地上的女人,藍婷婷不認識她,但蘇宓一眼就認出了這是她的母親陸慧原。

隨後視頻里出現了一個滿臉諂笑的男人。

「陳副總,您心善,沒關係我們幫您教訓這個女人。」

蘇宓不用猜就知道他們口中的陳副總是還在顏氏集團時的陳濤。

隨後視頻里出現了一副讓蘇宓和藍婷婷都為之震驚和憤怒的畫面。

視頻里的幾個男人還有女人,紛紛對陸慧原拳打腳踢,一邊打還一邊罵著陸慧原各種髒話。

更令人氣憤的是,其中一個女人,揪起陸慧原的頭髮,逼迫陸慧原面對鏡頭。

然後,那個女人打了陸慧原幾十巴掌,直到陸慧原吐血,才停手。

網球王子之戀戀吾妻 整個視頻充滿了血腥暴力,蘇宓更是眼睜睜的看著視頻里的陸慧原被人活活打死。

藍婷婷雖然不知道視頻里的人是誰,但她不難猜測出視頻里的人是蘇宓的媽媽。

「小宓,人死不能復生,節哀順變,這群畜生會得到他們應有的懲罰。」

蘇宓轉頭看著藍婷婷,雙目猩紅,淚水在眼眶裡打轉,蘇宓忍著不讓眼淚掉下來,但還是在聽到藍婷婷溫柔哄她的一瞬間,所有的假裝的堅強一瞬間全部崩塌。

蘇宓撲到藍婷婷懷裡,小聲的啜泣著,她不能大聲哭,也不敢大聲哭。

藍婷婷心疼的抱住蘇宓,輕輕拍打著蘇宓的背,努力的給蘇宓帶去溫暖。

而蘇宓也在藍婷婷身上找到了久違的「母愛」的感覺。

「小宓,下個視頻還看嗎?」

藍婷婷有些擔心,第一個視頻就讓蘇宓受這麼大刺激,萬一第二個視頻再……她實在是怕蘇宓承受不住打擊。

「看。」

蘇宓擦乾眼淚,堅定的看著藍婷婷,只要能為蘇世初和陸慧原報仇,她一定不會畏懼。

藍婷婷雖然不放心,但蘇宓都說看了,藍婷婷也只能順從的打開第二個視頻。 比起第一個視頻,第二個視頻更加慘無人道。

從視頻的角度來看,應該是偷拍的。

視頻里的地點,蘇宓和藍婷婷再熟悉不過,正是朝陽小學的食堂。

視頻里的天已經快要黑了,天空中有幾顆零散的星星。

一群黑衣人……按著剛剛第一個視頻里毆打陸慧原的人。

站在他們面前的正是他們想要討好的陳濤。

「陳副總,為什麼要把我們帶到這來?」

第一個視頻里率先出現的男人費解的看著陳濤。

「呵。」

陳濤冷哼一聲,沒有回答男人的問題,而是讓那群黑衣人動手,一個一個的狠狠的揍著傷害了陸慧原的人。

「陳……陳……副總……為什麼……」

黑衣人都是訓練有素的保鏢,毆打他們的力度遠是常人的兩倍。男人痛苦不堪的詢問著陳濤。

「你們殺了我最愛的女人。」

陳濤的聲音哪怕是隔著屏幕,都讓蘇宓和藍婷婷為之一顫,更別說當時在場的那些人,內心是得有多恐懼。

視頻中那些黑衣人把那些毆打陸慧原致死的人,以相同的方法「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把他們全都活生生打死了。

蘇宓感到一陣惡寒,陳濤是個瘋子,而且是愛她母親如命的瘋子,但這也成了陳濤最大的弱點。

視頻還沒有結束,食堂奶奶顫顫巍巍的從食堂里走了出來,指著陳濤就是一陣唾罵。

「陳濤,這些都是活生生的人命啊!你為什麼,為什麼要殺了他們!?」

從後面視頻拍攝的角度來看,這個偷拍的視頻應該是食堂奶奶拍攝的。

因為從食堂奶奶出現在視頻里開始,這個視頻的拍攝角度就像固定在了某一個地方。

食堂奶奶之所以現在才出來,一方面是因為她年紀大了,幫不上忙了,另一方面就是為了留下陳濤殺人犯罪的證據。

食堂奶奶和陳濤起了很大的爭執,但陳濤始終沒有傷害食堂奶奶。

這一點是令人費解的。

「陳濤喜歡陸伯母?」

藍婷婷看著眉頭緊鎖的蘇宓,有些擔心蘇宓會因為陳濤幫她報了仇,而放棄向陳濤復仇。

對於陳濤,藍婷婷也是恨的。

「呵,喜歡?害死我母親的罪魁禍首就是陳濤,他也配提喜歡?」

蘇宓揉揉眉心,眼中的冰冷未少半分:「他殺了那些毆打我母親致死的人,只不過是他的自我安慰而已,我一定會讓他付出代價的。」

「嗯……對了,小宓,我有一個小小的計劃,你看怎麼樣……」

藍婷婷湊近蘇宓的耳朵,低聲說出了她的計劃。

「Nice!這個計劃我覺得可以得九十八分。」

「那兩分呢?」

「怕你驕傲!」

「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藍婷婷和蘇宓愉快的達成了共識,下面就需要藍婷婷來釣陳濤這條大魚了。

雖然藍婷婷現在見到陳嘉珩還是會尷尬,但總比計劃停滯不前好的太多。

這兩天的北京還算是風平浪靜,不過也只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因為顧兵提供的情報,「落日計劃」需要暫時更改一下部分計劃內容。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