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可以嗎?」被杯子里是濃郁的熱巧克力。

「可以是可以,但你有個小一點的容器嗎?」瓏五覺得這杯子都快比她坐著高了,她怎麼可能用的了。

沈頃奪看看杯子也覺得不太適合。

「你等我一下。」他放下杯子出去。

沒一會兒他就回來了,一個小小的白玉碗放在瓏五面前。

他哪來的碗?

瓏五伸手去拿來看,然而硬體不允許,她只有半個胳膊能動!

好氣!

「需要我幫忙嗎?」沈頃奪笑著坐到她對面。

「不用了。」瓏五拒絕,她怕他控制不好力量再給她砸死。

「放心,我可以。」沈頃奪沒有鬆手。

事實證明這個是瓏五多慮了,人家一點也沒有弄傷她,而她的力量也並沒有因為是個小人就變得格外小,可以說是保持在一個正常的範圍內。

喝掉了了一碗熱巧克力,不說肚子多飽,至少是恢復了一些力氣了。

「還有別的嗎?」瓏五想吃飯,光喝湯怎麼飽?

沈頃奪站起身,看著這個十分不客氣的小東西笑了,「好,你等著。」

他再次出去,瓏五躺回去看著天花板,這個世界她大概是藥丸。

系統再次冒頭:[小姐姐建議你先自我修復哦,精靈可用不了人類的葯。]

瓏五:……

不情不願的伸出自己的翅膀,照著紅城葵的記憶凝聚力著自然之力修復這翅膀。

翅膀的裂痕上衫出兩條光線,慢慢融合到一起。

「這就好了?」瓏五抖了抖翅膀,傷口已經不見了,連一道疤痕也沒留下。

翅膀震動,她跟著漂浮起來。

嗯,又可以飛了,真好。懶惰五對於這個技能非常滿意。

在床上飛了一圈,速度還挺快的。

[小姐姐沒有哦,你只是會飛了,傷還在呢。]系統提醒她。

瓏五:就知道……

不過可以代步就夠了。

沈頃奪一進門就看到飛在空中的瓏五,腳步頓了一下,她恢復的這麼快?

重生星中有你 他並沒有驚奇瓏五的情況,優雅的放下托盤,「這個怎麼樣?」

瓏五飛過去落在餐桌上,盤子里是蝦肉和蔬菜湯。

沈頃奪推過來一個疊好的手絹,四四方方像個小墊子:「請坐。」

瓏五也不客氣,一屁股坐在手絹上,沈頃奪十分自然的給她擺好餐具,之後就在一邊安靜的看書。

雖然他表現的很正常,但瓏五覺得他一點也不正常!

那個正常人看見精靈是他這種反應?那精靈還躲在深山老林里幹嘛?直接出來浪啊。

瓏五吧唧吧唧的吃掉了一塊蝦肉還有一些湯,才覺得肚子里有底了。

「吃飽了?那我們來聊聊怎麼樣?」沈頃奪放下書,疊著手坐在椅子上,即使笑著也帶著上位者的威嚴。

「聊什麼?」吃飽喝足瓏五又想睡覺了。

懶散的飛回床上,落在正中間盤腿坐下,她才不想睡那個抱枕呢。

「怎麼說我也是你的救命恩人呢,你態度也太惡劣了一點吧。」沈頃奪為了方便和她溝通還很體貼的過來。

「那你想怎麼樣,讓我報恩,以身相許?」

沈頃奪好笑:「你還知道以身相許?」

瓏五一臉看智障的表情,紅城葵雖然不接觸人類,但好歹也是在人類附近生活的好嗎?

沈頃奪也不生氣,「你是精靈吧?你從哪來的?」

這貨還知道精靈,看來人類對精靈也不是一無所知,「我就住在花園裡。」瓏五指向外面。

「這裡?」這點沈頃奪倒是有點意外。

他以為他是從哪裡跑過來的,畢竟很少有精靈願意住在靠近人類的地方,她們更喜歡感覺的自然。

「嗯,幾十年了吧。」瓏五集體也想不起來了,反正紅城葵自打生出來就在這裡,生長也是在這裡。

沈頃奪垂下眼眸,回想著什麼事,片刻起身從旁邊的柜子上找到一個相冊過來。

他從裡面抽出一張照片放在瓏五面前:「這個人你認識嗎?」

照片上是一個女子,一身長裙,戴著大大的遮陽帽,坐在花園裡,手邊還擺著做工精細的茶具。

女子笑的很溫柔,瓏五一眼就認出來這是之前住在這裡的那個女主人。

她為人和善,曾經和紅城葵做過朋友,後來因為她年紀大了,家裡多了許多人,才讓紅城葵回到花園裡去,避免別人發現而被傷害。

沈頃奪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認識,「這個人,是我的祖母,五歲的時候,她曾經帶我見過你。」

瓏五抬頭看向他,記憶里好像有女主人帶著小孫子到花園裡玩的場景,不過時間並不長,好像只有一個夏天。

而且女主人也並不是只有沈頃奪一個孫子,所以瓏五根本沒認出來。

沈頃奪拿起照片:「祖母去世多年,我一直奇怪一件事,她為什麼要單獨立一份遺囑,把這座莊園歸到我的名下,卻又不許重新整理,我一直以為她是想留下曾經一份最美好的回憶,原來是為了你。」

瓏五也懂了。

紅城葵和人類接觸不深,所以即使十幾年也沒有新的人來住這棟莊園也不覺得奇怪。

瓏五卻奇怪為什麼要放著這麼好的地方干放著,畢竟沈家就算是什麼豪門世家,也沒有一套莊園干放著的道理。

要說是喜歡,早該有人來住了,要說不喜歡那給別的家族子弟也是正常。

原來是女主人早就提她做好了打算。

「看來我們還挺有緣分。」沈頃奪笑著站起來,「你好好休息吧,以後我們有的是時間。」

有時間幹什麼他沒說就離開了。

瓏五攤在床上,不想搞這個不太正常的智障。

她要考慮一下怎麼弄死蘇文那個狗東西,還有那個不知道哪搞出來的黑暗精靈,愁啊愁,生活太辛苦。 蘇文在花園外徘徊,時間越來越久,他心裡也越來越著急。

紅城葵那個女人到底跑到哪去了?!

他費了許多波折才引來的黑暗精靈把她套進圈裡,可一眨眼的功夫人居然沒了。

這兩天他在花園外轉了又轉,依舊沒見到紅城葵的身影。

那個黑暗精靈挺厲害的,他料定紅城葵不是對手,可她千萬別受傷過重死了。

蘇文當然不是擔心瓏五,相反等他得到翅膀,他已經想好了怎麼悄無聲息的處理了這個傻精靈。

他真正在乎的不過是瓏五的一身能量,精靈死亡后,很快就會回歸自然的。

這片花園是紅城葵的出生地,要是她在這死了,那她消失的速度會更快,所以他才這麼著急。

精靈歷來是遠離人類生活的,哪怕紅城葵是花園精靈,也很少真正接觸人類,所以蘇文沒想到她回會被沈頃奪給帶回了。

他在這裡一籌莫展的時候,瓏五在沈頃奪哪裡過的是相當舒服的。

每天有人伺候著,除了吃就是睡,這裡環境又好,所以她的傷恢復的也很快。

讓瓏五意外的是,沈頃奪居然還找到了關於精靈的書籍,他看不懂那些文字,瓏五卻可以。

精靈最重要的是天賦,語言這種東西天生存在他們的腦子裡,不需要學習。

沈頃奪這書也不知道是哪來的,裡面居然有很多相當稀少的精靈魔法。

沈頃奪並不是每天都在這裡,他經常是早出晚歸,食物都是給瓏五準備好的,傭人也被遣走了,只留下兩個保鏢看門。

在這裡住了一周后,瓏五的傷基本上沒有大礙了。

之前紅城葵受傷之後,蘇文給她灌了別的東西,所以才拖著病遲遲不能好。

其實紅城葵並沒有真的受多少黑暗精靈的魔法傷害,大部分都是物理傷害,只有翅膀上被那個家活用武器划傷比較麻煩。

瓏五現在不影響飛行,她是不著急恢復,身上不疼不癢的。

天色漸暗,大門才換換打開,一輛黑色加長豪車進了莊園。

沈頃奪下了車,抬頭就看到在床邊小墊子上的翅膀一角,他嘴角微傾。

瓏五自然聽到了聲音,放下大號的書,飛出房間。

樓下的大廳是開放式的,格外寬敞,夠瓏五隨便飛。

沈頃奪還是一身西裝,永遠都是一絲不苟的樣子。

「你不是說去處理事情了。」瓏五坐在二樓的扶手上。

「看來你恢復的不錯?」沈頃奪似乎心情不錯。

「還好。」瓏五大部分時間都在哪研究他拿來的兩本書了,甚至還讓系統複製了一本。

做人嘛,就要時時學習。

沈頃奪解開領帶,脫下外套,從酒櫃里拿出了紅酒,回到客廳里。

這個時候喝酒?

瓏五跟著飛下來,落到茶几上,「在外面受挫了?」

沈頃奪沒說話,拿著酒杯倒了一杯,喝了一口就放下了,靠在沙發上閉上眼睛,「沒事,就是有些累了。」

瓏五這會記憶沒有什麼跟人類社會有關的,所以,不知道沈頃奪到底是什麼身份背景。

但看他這樣,恐怕不是支撐一家的家主,就是家族中的主力幹將,輕鬆不了。

沈家要是就是正經的商人還好,但是,瓏五撇了一眼門口保鏢腰間的槍,這麼黑白兩邊倒,他能輕鬆就有了鬼了。

瓏五飛上他的肩膀,沈頃奪覺得肩上有了一點重量但沒有睜眼,他兩天沒合眼了,現在只想休息一會兒。

其實他在城裡自然也是有好幾處房產的,但他都沒去,也沒有回沈家,而是第一個想到了這裡。

瓏五敲了敲他:「到床上去睡。」

她語氣果斷霸道,一點也不像個輕靈的精靈。

沈頃奪睜開眼看看她,她生的精緻,就是最好的娃娃也不及她,偏偏她叉著腰,一臉的理所當然,像個小土匪似的。

「看什麼,去床上躺著睡覺,你在這睡著了我一會可搬不動你。」瓏五十分實誠的說道。

沈頃奪還真是沒有被人這麼命令過,就是他一前沒有拿到沈家大權的時候,他也能自己博得一席之地。

不過他也沒有生氣,而是伸手去托住瓏五,站起身來,朝房間走去。

瓏五就坐在他手心裡,不用自己飛節省體力。

至於男女有別,瓏五目不轉睛的盯著正在換衣服,一點也沒有不好意思,或者要轉過頭的意思。

沈頃奪要是對她這麼一個巴掌大的精靈有非分之想,那他就是禽獸。

系統看的直搖頭:明明是小姐姐對人家有非分之想,禽獸也是小姐姐禽獸。

瓏五:我本來就想對他禽獸怎麼了?他本來就是我的人,我禽獸也是應該的。

系統:……

那你還說人家禽獸?小姐姐禽獸不如……

沈頃奪換好衣服,一轉頭小傢伙正目不轉睛的看著自己,他有點好笑,不過他真沒有往別的方面想。

精靈絕大多數都是非常聰明的,同時他們也是單純的。

在他看來,瓏五就像個好奇人類世界的小孩子。

「過來一起睡吧。」沈頃奪給她擺好定製的床墊,甚至還有枕頭和被子。

瓏五覺得這傢伙就是對自己圖謀不過,但還是乖乖的飛過去。

這個智障估計今天晚上是不會吃飯了,習慣一點也不好。

想著瓏五抖了抖翅膀,沈頃奪看不見的光粉飄到他面前,沈頃奪很快就沉沉的說過去。

睡著的時候還緊緊的捏著瓏五被子的一角。

瓏五坐在他枕頭邊上,一點沒有安全感的智障,不用想也不會有什麼好身世。

真是小可憐,瓏五伸手在空氣中捏出一朵白色的花苞,還帶著翠綠的花葉,花朵慢慢的落到沈頃奪的額頭間。

花苞散發著柔和的光芒,一點點的綻放開來,一直警惕著的沈頃奪也終於慢慢放鬆下來。

這點小魔法對於瓏五來說還是看可以的。

趁這會她得去查查這個智障。

一路飛到書房,費勁的打開電腦,然鵝,這個狗地方居然沒有網!

瓏五之後去找沈頃奪的手機,總不會他帶的手機也沒信號吧。

事實證明,這地方還真沒有信號。

靠!

瓏五暴力扔手機,這裡是與世隔絕了嗎?什麼辣雞地方。 清晨陽光照射在沈頃奪額頭上的時候,花苞緩緩合起,最終變回原樣,像破碎的氣泡一樣輕輕炸開,消失在空氣里,沈頃奪也同時睜開了眼。

空氣格外清新,沈頃奪伸手在額頭上擋了一下。

他好像很久沒有睡的這麼好了。

尤其是在疲憊的處理完沈家那些爛事之後。

身側有一個熱乎乎的小糰子,沈頃奪側身,瓏五卷著被子睡得正香。

「早。」沈頃奪輕聲打招呼,獨自起來去洗漱。

收拾好了,他還是要回去的,沈家那邊想事處理完並不是就徹底結束了。

沈頃奪關門之前看了一眼熟睡的瓏五,隨後就坐車離開了。

沈家也算是百年大族,人多了,是非就多,一大家子的兄弟姐妹,叔叔伯伯嬸嬸,哪一個也不是省心的。

老沈家主在的時候娶了夫人岳夫人,那是整個華國都首屈一指的女企業家,夫妻倆共同拼搏,沈家主管黑,岳夫人管白,那也是相當默契的。

繞是如此,沈家那些許多不成器的子弟,依舊拖累的家宅不寧。

到了沈頃奪上一代,人人都想爭奪上一份家產,好好的沈家差點四分五裂。

好在老家主和岳夫人早有先見之明,才避免了一場禍事。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