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嘛你倆!看你們的臉色,不是太好啊。」趙坤則是轉頭看著劉明的神態變化,隨即嘆息道:「論車子,車子比不上,論熟悉,趙斌這些人,這一段時間,幾乎是天天在這裡玩。相信王況也對這條賽道不陌生。論人,王況成名已久的車手,而老弟你,不過是剛剛接觸賽車。以前也就是個代步,我看,這次賭鬥怕是懸了。」

趙坤的分析很有道理,可是事實確實天差地別!

看著場內,發動機轟鳴的兩台車子,劉明緩緩道:「說這些,都遲了,拭目以待吧。」然後劉明一臉堅定的表情:

「我相信飛哥!」

穿著齊比小短裙的妖艷性感美女,火辣身材,站在兩台車的前面,手中的旗子揮舞著,此刻,王況的車子車窗放了下來,同時,歐猛按了一下喇叭。隨著郭念菲將車窗放下,王況伸出舌頭,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目光之中透射出狠戾和兇殘。抬起右手,對著郭念菲做了一個無比猖狂的割喉禮。看著王況的神態和手勢,郭念菲沒有任何的反應,只是表情冷淡的看了他一眼,便將車窗升了起來。嘴角浮現出了冷笑:

「來吧,看看到底誰更兇殘好了。」

旗子揮舞而下,在這一剎那,隱然之間,甚至,可以看到,郭念菲的反應速度反而更快一些,因為,在開出幾十米之後,郭念菲的車子反而超過了歐猛。對於這個,趙坤張大了嘴巴,驚呼起來:「這…還要不要人活了。老弟這學習能力也太變態了吧,這是他今天學的?還是說他以前就玩?不會吧?」

「太吊了,飛哥真不應該混社會的。他要是來當車手。舒馬赫什麼的弱爆了。崢哥絕對會是f1賽車場上第一個中國人,第一個拿到總冠軍的中國人,七連冠。飛哥這身手,十連冠都不是問題啊。」

不過按照郭念菲自己的想法則是,要自己不走家族的道路,自己更喜歡做一個鋼琴家,名確點說做一個大學的鋼琴老師,身邊有美女相伴,有音樂相伴那陣是美滋滋啊!

而趙斌臉色鐵青。他是親自和郭念菲比試了的,第一次比試,郭念菲連他都比不上,但是這一次,再次比試,郭念菲的起步速度隱然超過了王況,這讓趙斌很是不爽。

旁邊,一個跟班低聲道:「斌少,怕什麼。以王況這小子的狠勁,那小子能不能活命還不知道呢。」

趙坤的耳朵很靈敏,聽到這句話,看著趙斌幾人,趙坤臉色陰沉。沉聲道:「趙斌,你最好祈禱我老弟沒事,否則的話,你就是死路一條。而且······」趙坤指著趙斌很強勢的說道:

「我可和秦墨那小子不一樣,他老子要換地放!我就不一樣了,我絕對不介意在帶著中海的兄弟和你浙省的衙內鬥一斗!」

「我草,你是找死么?威脅斌少。」

「這沒你說話的份~」許聲也走了上來:「怎麼?趙坤你以為我們就怕你們?人死了那也是他技不如人活該!你要是真想斗,老子奉陪到底!」

話音落下,旁邊,立刻囂張的呼應起來。畢竟中海這邊只有劉明和趙坤來了,因為是特殊情況本以為就是給劉明找會場子,誰知道越鬧越大!

「他娘的!」趙坤指著許勝:「好啊!到時候有你好受的!」說完趙坤就給自己的飆車黨里的人通電話叫人了,劉明也把自己「中海夜店執法隊」的隊員全部叫來了。

王祥是劉明的人,是「執法隊」在他們區的分隊長自然也要趕過來,而陳偉最近基本都是和王翔在一起,王翔好吃好喝的供著,就算到了王翔他家裡也是奉為座上賓。一看王翔說劉明那邊出事請了,陳偉就和自己的未來姐夫皇甫一辰通了個信。

當皇甫一辰劉明和趙坤和浙省的衙內懟起來的時候,立刻帶著子龍齊武秦墨李白抄起傢伙就奔向了天馬山。

許勝和趙斌看著劉明和趙坤打電話在不停的叫人,他們也開始打電話叫人了!浙省到中海也就半個小時足有,等比賽一結束人基本也就到了!而且現在這局面自他們還有有優勢的,畢竟現在出來郭念菲他們三人都是趙斌的人了!

趙斌打了一個電話,便是淡然一笑,看著趙坤道:

「其實死不死,咱們也管不著啊!那就只有天知道了。你可以試試。我也很好奇。」

「那怎們就走著瞧嘍~」

……

這邊,兩台車子早已經過了第一個彎了。再次過這個彎道,郭念菲的動作十分的熟練。整個漂移的過程,無比的流暢,甚至,都看不到速度的降低,就看到郭念菲已經過了彎道了。

跟在郭念菲車子後面的王況,看著這一幕,有些驚訝,有些震撼,太厲害了。這漂移,神了。簡直比日本車王,井上正雄還要厲害。車子在過彎漂移的時候,採取了高頻率點剎的方式,這樣保證了車速,又達到了甩尾漂移的效果。

但這都好說。更難得的是,漂移的角度,恰到好處。這一點卻不是這麼容易做到的,一個玩車五年以上的老手,也不一定能做到這個程度。這不但需要熟練的技術,而且,膽子要大,因為,稍有不慎就可能失控。另外,還需要超高的計算能力,方向盤打多少,會不會少,這些都是需要精確控制的。

幾個彎道下來,郭念菲的車速是越來越快了,而王況跟在後面,無形之中也有些焦急起來。天馬山路,一共十幾個彎道,在中間,有一段兩公里左右的直線道路,這裡,是他唯一的機會了。出了這邊,上快速路之後,到時候,可不一定有機會下手了。

兩台車子,前後差距,不到三秒鐘的時間,基本上,郭念菲剛過彎道,對方的車頭就出現了。在進入直線道路之後,王況開始加速了。柯尼塞格的車子,性能那絕對是沒有任何話說的。

空曠的夜色之中,寂靜得可怕,發動機轟鳴的聲音,傳出老遠,可以看到,王況的車子迅速的拉近了距離,原本還相差了十幾米,但是,在瞬間,就已經靠攏上來了。

王況走的是外道。

十米、五米、三米、一米,半個車位,並駕齊驅,最後超越。整個過程,王況只用了不到十秒鐘的時間。在超越過去的那一剎那,還可以看到,王況那無比囂張的笑容。剛剛超越,王況的車子就開始併線了。

沒有轉向燈,也沒有任何的徵兆跡象,突然就橫移到了郭念菲車子的前面,甚至,王況還刻意的點剎了一下。車速如此之快,蘭博基尼的時速也達到了三百公里,一下就拉近了距離,這讓郭念菲潛意識的踩了一下剎車。而這一個空擋的時候,王況的車子卻是一個加速,飛馳而去,迅速的拉開了兩車之間的距離。

而且,在轉彎的時候,郭念菲能看到,從王況的車上,似乎有什麼東西泄露下來了。

「弄你不死。」

過了彎之後,王況的臉上露出了勝利而殘忍的微笑。剛才泄露出來的液體,那是王況刻意做的,經過了改造的柯尼塞格,在車上,有一個人工的按鈕,可以控制車內郵箱的閉合。打開按鈕,車上的汽油灑了出來。這樣的話,無疑是增加了路面的潤滑程度。

眾所周知,一般來說,柏油路面是不適合漂移的,因為摩擦係數不夠。而現在,路面噴洒汽油,更增加了難度,一旦側滑,車子將直接失去控制,掉落山坡之下。而且,路面上,如此多的汽油,摩擦生熱之下,有可能導致起火。

這兩種情況都會發生致命的危險。郭念菲很清楚這些,就算技術再厲害,也不抵不過某些老陰人啊!

車子剛進入彎道,郭念就知道情況不好了,路面的感覺很明顯不同。踩住剎車,方向向左,進入外側車道,車速也飛快的降了下來。等郭念菲駛出這邊之後,王況早已經沒有影子了。

: 而現在比剛開始更加困難了,輪胎上沾上了汽油,會影響輪胎的抓地力。郭念菲一咬牙,不但沒有減速,反而再次踩死油門跟了上去。最後這一路彎道下來。郭念菲的車速越來越快,越來越快。 爆笑萌妃:邪王寵妻無度 幾個彎道過後,車速已經飆升到了三百三左右。

前面,還剩下兩個彎道的時候,郭念菲已經追上來了。緊咬著王況車子的屁股,看到郭念菲竟然跟了上來,王況的臉上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情。眼神狠戾,有些瘋狂:

「我草,我看你還不死。」

王況再次按下了一個按鈕,這一次,釋放的是潤滑油。比汽油更為危險的東西。就在這一剎那,郭念菲的車子卻是偏離到了外道,同時,加大油門,檔位提高,一股強力的推背感傳導而來。

車子從歐猛的旁邊穿了過去,在外車道上,郭念菲的車子,帶著急促的剎車聲開始漂移。這是對技術的考驗,對車子的掌控。稍有不慎,角度稍微大一點就可能出事。

而超車帶起來的這一股風,卻是將不少的潤滑油帶到了前面,反而灑在了王況前面的道路上。就在郭念菲過彎之後。王況的車子剛過彎道,漂移的剎那,可以看到,突然之間,車子失去了平衡,似乎是側滑了一下,緊接著,車頭大幅度擺動,撞到了內側的懸崖之上,然後,在下一刻,直接衝出了道路,滾下了山坡。又過了十秒之後,下面,傳來一聲巨響,一道火光衝天而起。

郭念菲停下了車子,冷冷的看著下面,冷笑了一下,然後,再次啟動車子,悠然而去。對於王況的死,郭念菲沒有任何的感覺,害人終害己。如果王況不是耍手段,單純只憑藉技術的話,王況不會死。這樣的結局,完全是咎由自取而已,不值得任何的憐憫。

在這邊,雙方都是在焦急的等待。劉明的焦急和趙坤的沉穩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趙斌則是一臉從容不迫的狀態。車燈照射過來,轉眼之間,郭念菲停下了車子,一下車,看著趙斌道:

「趙公子,不好意思,我贏了。剩下的五億債務,我會安排人和你接洽的。今天就多謝了。」

「況哥呢?」趙斌第一時間問的是王況在哪裡,因為就算王況的技術再差,或者郭念菲再厲害,也不會相差太遠!可是現在已經過去足足五分鐘了,王況的車子還沒有出現啊!

「你說他啊!一個側翻車子就干下山了,我還挺佩服那小子的!這麼危險的特技也敢玩?他以為他是我啊~」郭念菲的話語帶著不屑和諷刺,趙斌熟知王況的車品,開不過就耍小手段,估計是自作孽不可活了!

「媽的!」趙斌憤憤的罵了一句,沒辦法人都死了又能怎麼辦!事到如今自己只能是籌錢還帳了!

「怎麼?還要不要在玩兩把?我這人從來不嫌錢多!」郭念菲靠在蘭博基尼上看著一臉喪氣的趙斌嬉笑著。

「怎麼不玩了?認慫了?」劉明也走了上來看著如同敗家犬一樣的趙斌,劉明自然要諷刺諷刺,要是有機會自然要順手給他來個落井下石!

「輸了就是輸了,老子認了!不過你以為你們今天走的了?」趙斌確實怒了,殺了他們趙斌確實沒這個膽子,但是打殘他們趙斌絕對敢,首先今天是來賽車的,因為賽車撞斷了個胳膊腿什麼的應該沒人去問吧?你這是技不如人,斷了活該!

「喲?你這是要人多欺負人少了?」郭念菲一點也不在意,但是臉上的笑意越來越濃了!看著不斷趕來的浙省的人,郭念菲笑道:

「還真不少啊!」

「不多,也就叫了三百人而已!」許勝也站了出來,趙斌是給京城那邊的人通個信,而自己這是從浙省叫人,基本上都是些地痞流氓,人數可謂是不少,黑壓壓的一片,上百輛車停在了天馬山上!

「那還真的不算多啊!」郭念菲痴笑著,的確不算多!才幾百個人而已,許勝看著郭念菲一點畏懼的樣子都么有,反而多了幾分不屑,這讓他很不爽!

「對啊!確實不多!」趙斌向前邁了一步看著郭念菲冷聲道:「也就是一百個人打一個人而已!」

「可是我不這麼認為啊!」郭念菲的話音剛落,皇甫一辰的悍馬車就開了過來,子龍從車上下來帶著秦墨齊武李白沖了上過來。

「老哥,不······不晚吧~」

「來的正好!」郭念菲看著幾人點點頭。

之所以子龍比他們浙省的人來的晚的原因,是因為子龍他們去叫人了,清一色的死神會成員,陳偉只是通了個信,但是皇甫一辰卻以為,中海的衙內和浙省的衙內已經幹起來了,而且浪西海和楊陽不在,調動人手要比以前慢許多,人手也少!

緊接著人群之中閃出一條道來,一列豪華的超跑車隊也趕了過來,全是千萬級別以上的超跑!超跑停在的路邊,便從車上走了下來,一個個帶著兇橫的表情走到了趙坤的身邊恭敬的喊道:

「坤哥,飛哥!」

「嗯來了~不算完!」趙坤看著兩人現在的局勢已經是水火不容了!緊隨其後的就是劉明的「夜店執法隊」了,王翔身後也跟了四五十人,大大咧咧的向劉明走了過去,「明哥,來完了!路上有點堵車,大半夜的上百輛麵包車在大街開,真不知道這是幹什麼的!」

而就在山腳下,明亮的車燈照亮的山下的公路,幾百輛麵包車開了過來,全部停在山腳下然後烏壓壓的上千人就從車上走了下來,手裡全部拿著銀白色的鋼管! 邪魅總裁很勾人 而且全部都是實心的,不是空心的!

「人到了~」郭念菲看著原本得意的趙斌和許勝笑道:「怎麼不笑了?繼續笑啊!」趙斌和許勝看著上腳下湧上來的上千人他們笑的出來嗎!

「斌哥,怎麼辦?」許勝有些著急了,原本以為叫來三百人,一人撒泡尿也淹死他們了!不過現在看來,對面一人吐口口水,就能把他們淹死了!

「別急,咱們還有人!不管怎麼說,咱們都是天哥的人!天哥上面還有傅大少呢,怕什麼!本來這事情就是天哥安排我做的,不然你以為我真的會沒事找事去懟他劉明?」趙斌盯著許勝:

「除非我的腦子被驢踢了!」

「這樣啊!既然有天少盯著,這次就不怕了!不過······」許勝看著站起人群里的齊武說道:

「齊武那小子也在?似乎還站在後面這······」這樣許勝多少有些擔心,說難聽了齊武是個高中生,沒什麼可怕的!但是許勝就偏偏吃過齊武的虧,而且被齊武很踩了一頓!

「照著他老子差遠了~」趙斌倒是有些不屑,自己老子是齊武他爺爺的門生,算起來和齊白峰也是一個級別的還算是「師兄弟」,不過照著齊白峰那是是差了一點半點了,但也不會差太多!

「好······好吧!」許勝點著頭。

「子龍叫了多少人過來?」郭念菲看著子龍問道,子龍擺擺手很是不在意的說道:「也就是一千五左右吧!都是咱中海的,其他幾個城市比較遠不怎麼好調~」

一千五?這是要幹嘛?準備吧天馬山開發了建別墅?那也用不到一千五百人啊!郭念菲依舊是一臉笑意,這樣的表情讓人捉摸不透,讓人心裡一直懸著不知道他要幹嘛,要是郭念菲一臉兇橫,或許他們心裡會更好受一些。

「趙大公子不是喜歡以多欺少嘛~那就五打一好了?」郭念菲看著走上來的死神會成員,「你看,他們都是些暴脾氣,還拿著傢伙!既然是五打一,那個武器也就沒什麼了啊!」

「······」許勝整個人都不好了,關鍵是你們是五,我們是一!還朝著傢伙,這還了得!

「怎麼辦?斌哥?你看······」

「我給天哥通個電話!」趙斌撥了秦天的電話。

「怎麼了大斌~」

「天哥,出事了!對面叫一千五百多人把我們為了!哦不~把天馬山都給圍了!」

「什麼?」秦天多少有些不敢相信:「你他們的告訴一個劉明能叫來一千五百多人?」

「不是他,是別人!」趙斌像秦天解釋著,秦天一聽似乎找到重點了!於是說道:「那個傢伙叫什麼?」

「不知道!」

「你他娘的吃屎了!多長時間不知道人家叫什麼~」秦天有些生氣,這趙斌怎麼辦的事情!

「關鍵他不告訴我?似乎看我起我啊!而且······」趙斌看著老老實實的站在郭念菲身後的齊武說道:

「齊武那小子在那家身邊很老實!」

「齊家小子啊?」秦天自然知道齊武是誰,他老子可是大名鼎鼎的齊白峰,和自己啊老子五五開啊!

「知道是誰了!」

「那我該怎麼辦啊!」趙斌回問道,秦天想了想說道:「這還不簡單,讓他們打一頓就好了!」

「我還欠他五個億呢!能不能······」

「五個億?你是真敢賭!」

本書來自

: 秦天自然知道這不是趙斌賭的,而是傅老大說的那人,「行了!給他們打一頓,自然一筆勾銷了!」

說完秦天掛斷了電話,而趙斌剛想說借錢呢,趙斌給掛了,還自己挨頓打?可是想想現在確實是最好辦法了!一頓打換五個億也行,不過他們浙省衙內的面子絕對是丟盡了,熱愛是讓其他圈子的人知道,絕對笑掉大牙!

「天少怎麼說?」

「還能怎麼說!」趙斌不在說話了,現在要看郭念菲怎麼辦了!

「通完電話了?看你這樣子,你老大似乎沒想著保你啊!很不夠意思,一點也不講情面啊?」郭念菲的話語帶著無盡的嘲諷!

「哼~」

「脾氣還不小,今天呢?這五個億老子也不要了!」郭念菲說完這句話后,趙斌到沒高興起來,因為他知道後面是個什麼情況,而許勝確實面露喜色

「這五個億當做你們的醫藥費好了!」郭念菲大手一揮,一千多人全不沖了去!而且最賤的是郭念菲讓他們打人的時候分很有分寸,那些叫來的地痞流氓們想怎麼打怎麼打,自己絕對不管!

但是那些浙省的公子富少們,不行了!因為那樣得不償失了~所以郭念菲想到了一個好辦法,讓這些公子富少們全部站成一排,緊隨著響起了清脆響亮的耳光聲!

「啪啪啪~」那些公子富少們,全不站成一排,挨個被扇耳光!他們以前那「享受」過這待遇,這絕對是頭一份!

「啪啪啪~」

「啪啪啪啪~」

耳光聲停下后,每個一個公子富少的臉都不少於五個巴掌印,但是也不能打太多了,十個巴掌好了!這一次郭念菲直接扇了五個億的巴掌,次那絕對貴多了,但是也絕對爽多了!

而且趙斌和許勝的臉也被扇出來了兩個巴掌印子,可是這巴掌也不值五個億啊!索性郭念菲讓死神會的成員把趙斌他們的跑車全部給砸了。

「哐~碰,嘩啦~咚咚~」擋風玻璃全碎完了,車身也被鋼管划的不像樣子了,要是不認真看車身嶄新顏色,還以為是從報廢的二手車市場開出來的。

「真他媽的爽!老子第一次砸這麼貴的車!以前也是在電腦玩玩,砸車遊戲!現在砸真車啊!」死神會成員一個個精神抖擻,臉洋溢著激動興奮的樣子!

「快快,給我來一下!我看好久了手都洋洋了~」

「別說做哥哥的不照顧你啊!」說著話便把鋼管遞給其他的死神會成員!「這下手了!保時捷啊!這是!」

「碰~」一棍子下去,車門凹陷下去一個大坑!這一下看的是眾公子富少心裡一驚,這他媽的都是錢!

「呼啦~」一個大漢一腳揣在了擋風玻璃,「真他媽的帶勁!」砸歸砸,和打臉差不多,都不會造成什麼實際性質的損害。臉過的巴掌印過一天也沒了,砸車也只是砸砸玻璃劃劃車漆,不過實際要這狠的多,但是能開!絕對能開,是車已經面目全非了。

人要臉,樹要皮,這車也要「漆」啊!可是這個局面是臉被抽的聲聲響,車子被破壞的不成樣子了!這以後誰還有臉再來海玩啊,在權貴的圈子裡混,混的是個臉面,現如今臉的巴掌印子說明了一切。

夜半冥婚:鬼夫大人萌萌噠 不僅沒掃別人的場子,倒是自己的面子丟的一乾二淨。緊緊五分鐘,車子基本全完了,那些痞子們也全部躺在了地,公子哥更是頂著臉的巴掌印子低著頭一語不發。

「好了,從次以後咱們一筆勾銷!海還是非常歡迎你們來玩的~」郭念菲笑著坐會車裡,其他人哈哈的大笑起來,看著他們狼狽的樣子,那真的是可以大半天,以前兩個圈子也發生過矛盾,但是解決的從來沒有現在這樣爽,太長臉了!

「斌······斌哥~咱們?」

「斌什麼斌,趕緊回去!今天晚的事情誰也別說出去,誰呀說出去浙省的圈子也別混了~」趙斌臉有明顯的兩個巴掌印,左一個又一個!趙斌邁著走到走到了已經面目全非幾乎報廢的寶馬前,清理請架勢的玻璃殘差便坐了去。

「都還愣著幹嘛?還不嫌夠丟人啊!走拉~」趙斌一發話所有有人都沖著他們的破車走了過去,所有人都清楚今天是丟盡人了!

以趙斌為首的浙省衙內,從天馬開著破車頂著巴掌印子極其狼狽的回到了自己地盤。

「小天的電話?」正在課的傅風雪看到手裡來電了,而且是秦天的!這時候給自己打電話難道出什麼事情了!

「怎麼,出什麼事情了?」

「老大,趙斌的事情的失敗了,不過可以確定的是,你說的那個叫郭念菲的人確實在海,而且還和海衙內們走在一起,根據情況了解還是圈子的老大!」

「嗯~」傅風雪點點頭嗯了一聲:「我知道了,既然事情明確了那好辦了!我還在課先掛了!」

傅風雪剛說完站在講台的老師沖著傅風雪說道:「傅風雪同學,請不要在課堂接打電話!」

傅風雪看著講台的老師沒說話只是把電話掛斷將手機收了起來,而講台的老師在則是很尷尬的咳嗽了兩聲繼續講道:

「下不為例,坐下吧!」

傅風雪道了聲謝便坐下了。

「老哥,真的爽啊!」子龍慢悠悠的走了來,胳膊搭在了郭念菲的肩膀,郭念菲看著下山的車輛笑道:

「不明所以啊!」

「老哥你能不能別這麼鄒鄒的~」子龍的眼神很是鄙夷,郭念菲猛的轉過身看著子龍說道:

「你這是什麼眼神!」正說著話呢,劉明也走了過來眼神真摯的看著郭念菲講道:「飛哥,這次正的要謝謝你了!」

「別別別~」郭念菲揮著手看著劉明的眼神講道:「別用你這麼『噁心』的眼神看著我,還有是自家人別罵他的有事沒事道謝,什麼意思!」

「知道了!飛哥!」劉明重重的點點頭,郭念菲看著依舊在待在天馬山的死神會成員,便想到了一個事情,轉身看著劉明說道:

「其實謝不該謝我,而是會裡的兄弟們!所以呢······我覺得,今天你請他們玩一玩喝次酒,也讓大家高興高興!」對著劉明說完,便沖著死神會一千五多名成員高喊道:

「你們說行不行!好不好!」

「行!好!」

「我聽不見,在大聲點!」郭念菲沖著眾人再次喊道。

「行!好!」一千五百人的高喊,聲音響徹整個天馬山,而剛剛開到山腳下的趙斌一行人自然聽的一清二楚!趙斌聽他們大喊著「行好,行好」的整個人都憤怒了,在那原本破爛不堪的寶馬車方向盤猛砸了幾下!

「明子,沒問題吧!安排的下吧,我可是和弟兄們說完了,可別讓我這個做老大的打臉啊!」

「飛哥,你放心絕對沒問題!」劉明拍了拍胸脯說道:「我這『海夜店執法隊隊長』的名號可是不假的!飛哥你放一百二十個心!」

確實劉明絕對不是誇海口,海這麼多酒吧,夜總會,KTV!自己這個「夜店執法隊長隊長」可不是吃素的,幾個電話打下去,一千多人這樣被安排完了,而且當有知道劉明在安排人去酒吧夜總會之後,還有人主動打電話過來,而且全部免費招待!當然不是白白送的,他們這些老闆都有自己的心思,要是能藉此交市長的公子,以後有了什麼事情,也可以讓人提前打個招呼啊!

「飛哥,全部安排好了!讓弟兄直接去行了到時候直接報我的名字,絕對妥妥的!」劉明一臉笑意的看著郭念菲。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