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啊,你沒事吧!」小蝶這個時候不好意思的說,剛才由於跑的太快,撞在一個女人的身上,手裡的蛋糕也拍在女人身上了。

「你沒有長眼啊!你看我的衣服,你是誰家的孩子啊!怎麼這麼沒有教養啊!在這裡亂跑,瘋瘋癲癲的,你的父母就是這麼教育你的嗎?」女人的聲音傳了出來,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小蝶這個時候低聲的說著。

「對不起,對不起值幾個錢啊,你看我這衣服還怎麼穿啊!……」這個女人一臉的嘴臉,好像是一個小明星,她身邊的男伴也是一個有錢的公子哥,小蝶今天穿著一個洋娃娃裝,渾身被糕點弄得像一個小瘋子……

黃然聽見剛才的話,臉上一變,滿臉怒氣的走了過去,而小蝶這個時候委屈的快哭了,低著頭,不知道該說什麼……

「你這人怎麼說話的,你嚷嚷什麼啊!不就是弄了你一身蛋糕嗎?她不是道歉了嗎?」張穎這個時候看著眼前的這個女人,大聲喊著,然後把小蝶樓進懷抱里,笑聲的安慰著。

「我怎麼說話了,她弄我一身蛋糕她還有理了是吧!沒有教養……」女人這個時候看著小蝶,輕輕的說。

「我給你三秒鐘的時間,滾出去,然後離開湘江,如果我再發現你出現在湘江,我讓你終身後悔……」黃然的聲音慢慢的響了起來。所有人的目光都轉移到黃然的身上……

「黃少,別生氣,我讓她道歉,你趕緊道歉啊……」女人身邊的男人看到黃然,臉色都變了,趕緊拉著女人說到。

「我,對不起啊……」女人看到黃然,臉色也變得極其難看,黃然她可是知道的。

「一……」黃然這個時候什麼都沒有說話,面無表情的念著數字。

「黃少,我……」女人緊張的看著黃然,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二……」黃然的聲音好像一個大鼓一樣,打在她的心上。

「趕緊走啊,你這死女人,趕緊走……」這個時候她旁邊的男子有些著急了,趕緊推著那個女人,好想儘快和那個女人劃清界限。

「哦,對不起啊……」女人這個時候徹底的慌了,趕緊慌慌張的跑了出去,黃然看到女人的背影,臉色才恢復了一點,彎下身把小蝶摟在懷裡面。

「哥哥,對不起,小蝶給你添麻煩了……」小蝶看著黃然,低著頭好像做錯了什麼事情。

「小蝶,你挺好了,今天你沒有錯,是哪個女人的錯,以後誰在欺負你,就對哥哥說……」黃然看著小蝶,輕輕的說。

周圍的人看見小蝶,一個個都記住了這個可愛的女孩,她是黃然的妹妹,估計過了今天,湘江的上流人士都會知道有一個可愛的小公主是不能得罪的。

「呵呵,讓大家見笑了,大家繼續玩,記得玩的開心啊……」黃然這個時候站了起來,看著大家笑著說,酒會又恢復了熱鬧。

很晚酒會的人才慢慢的散去,而華夏科技公司也正式在湘江這片土地上落戶了。註冊資金400億美元的公司,成為湘江最大的工資,而科技公司的基地也成為湘江人嘴中討論的對象。

黃然他們回到了自己的別墅,一個個興高采烈的,小蝶也是滿臉的笑容,剛才那件事情早就被她忘到九霄雲外去了,黃然把小蝶哄睡,就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黃然,你睡了嗎?」柳晴這個時候輕輕的敲了敲門,輕輕的說。

「晴兒啊!進來吧!我還沒睡呢……」黃然這個時候輕輕的說,柳晴推開門走了進來,身上的禮服還沒有換,輕輕的關上門,然後來到黃然的身邊。

「晴兒,這麼晚了,你怎麼不去睡覺啊……」黃然輕輕的說,放下手中的書,臉上淺淺的一笑。

「我睡不著……」柳晴這個時候看著黃然,也許是因為喝酒的原因吧,臉蛋有點紅潤,這讓柳晴的魅力又增加了幾分。

「呵呵,怎麼,有心事啊!」黃然看著柳晴,輕輕的說。

「我,我有一件事情想對你說……」柳晴這個時候低著頭,慢慢的說。

「呵呵,什麼事情,說吧!」黃然笑了笑,看著柳晴,此刻的黃然顯得很成熟,連說話都有點大人的味道了。

「我爸爸想讓你去我家吃飯……」柳晴這個時候看著黃然,有點不好意的說。

「呵呵,好啊!我也想和伯父一塊說說話……」黃然輕輕的笑了笑,慢慢的說。

「真的啊……」柳晴這個時候高興的說。

「呵呵,我騙你幹嘛……」黃然看著柳晴,笑著說。

「恩,謝謝你……」柳晴這個時候慢慢的坐到黃然的床上,低著頭輕輕的說。

「呵呵,什麼時候啊……」黃然輕輕的笑了笑,慢慢的說。

「你什麼時候有時間再說吧!公司剛成立,要做的事情還有很多……」柳晴這個時候輕輕的說。

「恩,好的,我抽時間和你去……」黃然輕輕的笑了笑,看著柳晴那張精緻的臉蛋,輕輕的笑了笑。柳晴這個時候也看著黃然,兩個人互相的看著對方,眼睛裡面充滿了愛意,黃然慢慢的走了過去,輕輕的用手撫摸著柳晴那張精緻的臉蛋,柳晴這個時候害羞的低下頭,眼睛不敢看黃然,兩隻手緊張的抓住床單。然後抬起頭,看著黃然……

黃然慢慢的走到柳晴的身邊,輕輕的摟住柳晴,柳晴這個時候也慢慢的靠在黃然的懷抱裡面,心裡卻是美滋滋的,好像是吃了蜜一樣……

(以下內容不收費)

(今天封推,多更新一點,在這裡求一下明天的花花……)

迎新年,慶新春,逐浪網為答謝廣大書友在過去一年裡對網站的支持,特此選出12本精品完本VIP小說,半價放送。

機不可失,失不再來,趕快來搶購吧!!

活動地址:support.zhulang.com/huodong110124/hud110124.php活動時間:1月31日-2月10日 見王海燕一臉公事公辦的表情,張永蘭心臟宛如被捶了一拳頭似的,窒悶無比,不由轉對一旁的馮小紅埋怨:「當初要定在粵香大飯店擺酒,也就是你們,我們萬家也是心想著大家都是熟人,也不好駁了你面子,現在你看,鬧得是我們很面子,要是往常我們去熟悉的飯店,人家老闆都會給我們打折上折,錢願意什麼方便就什麼時候給,從來都不會像現在這樣,收個錢,還得跑到別人家去收,今天還是大喜日子,這件事要是傳了出去,也不知道外人是怎麼笑話我們萬家的呢!」

對馮小紅而言,張永蘭的話,猶如老師就在訓斥不懂事的小學生一樣,又是當著這麼多的人面兒如此說她,一時之間覺得下不了台,側目就不快對唐勇銘說:「你怎麼也不說說你女兒,大家都是一家人,何必把人逼得這麼緊呢!」

從頭到尾都把他們的話聽在耳里的王海燕,這時忍不住插話:「其實我可以回答你們任何問題,何必需要將小芯姐扯在裡頭呢?首先如果要不是馮阿姨跑來說,就在我們粵香大飯店擺酒,一般正常人都會在半個月前就已經交好錢,將這一天定下來,馮阿姨沒有,好,我們小芯姐也是沒辦法,總不能讓今天的婚禮沒飯吃吧!於是急急忙忙,親力親為,將所有東西準備好,人手不夠,還把人從各個加盟店的員工弄過來,在裡頭,我們小芯姐可是欠了別人好大的人情,再來,我們飯店是歸我所管,飯店也是飯店的規矩,已經是為了馮阿姨破例一次了,不可能再在結算上有延遲,這也沒辦法對我們所有員工有交代。」

「萬老闆,你也是做生意的,總也不希望別人老欠著你的錢吧!同樣我也是這樣的心情,而馮阿姨和萬老闆娘你們也沒必要繼續往小芯姐身上扯,存心讓小芯姐覺得為難。」

馮小紅還就存心想著讓唐小芯為難,好給自己出一口氣:「這又不是難的事,又不是不給,過兩天給。」

萬海良沒說話,只往張永蘭看了一眼。

張永蘭立即會意他的意思,側目就懟馮小紅:「說到底這件事還不是你的錯嗎?要是早點把擺酒的事宜定好了,現在也不至於說我們萬家破壞飯店的規矩。」還說不定因此可以欠幾天再還錢呢!

眼看氣氛不是很好,唐勇銘趕緊來到唐小芯身邊,在眾目睽睽之下,對唐小芯說:「結賬的事,你去說說,這麼僵持對誰都不好。」

唐小芯緩緩抬頭看了他一眼,說:「萬老闆一向言而有信,海燕你就信他一次,不必等萬老闆回家拿錢了,萬老闆肯定會一回家就讓人把錢拿給你的。」她不是給唐勇銘面子,做生意最重要就是資金周轉,現在他們大部分錢都搭了進去,而現在只需要將萬海良捧得高高的,自然萬海良也不好意思欠他們的錢。

而她這樣開口了,也不會給張永蘭有機會說自己當老闆的太不會做人了。

對大家而言也是一舉兩得的事。

王海燕圓場的說:「小芯姐,你這樣就好像我剛才說的話不作數了一樣,算了,反正我也是個打工的,最重要是把錢收回。」

「一看萬老闆都不想是會欠別人錢的人。」唐小芯又故意給萬海良戴高帽子。

「那是,欠錢也不符合萬老闆的身份,不過這錢還是儘快結了,不然讓殷老闆要是知道了這件事,我就不好交代了。」

「這錢等會兒我就讓人送過來。」萬海良保證。

「行!」王海燕面帶微笑:「那我這邊開收據,將欠款的錢也寫上,正所謂有憑有據,對萬老闆而言也是一種保證,希望萬老闆不要見怪了,回頭我收到了,收據我就會當面撕掉。」

萬海良想了想,也覺得挺對的,畢竟給了多少錢也還是記上,省得後面理不清了。

王海燕開好了收據,還將收據遞放在萬海良面子,「萬老闆你看一下,如果沒什麼問題的話,你在旁邊簽字,這也是證明了你確實給了這麼多錢給我。」同樣也是證明了萬海良還欠這麼多錢。

萬海良看過後,覺得沒什麼問題,他就簽了自己名字。

完事了后,王海燕面帶服務顧客的微笑,將他們送到了飯店的門口,目送他們離開后,再轉身回去。

「小芯姐,我這戲演的不錯吧!」王海燕第一件事就戲謔問唐小芯。

「不錯!」唐小芯對她豎起了大拇指。

為了收回這一筆錢,她可是想了很多種可能性,然後跟王海燕商量,最後見機行事。

「說實在的,小芯姐你也是厲害,就連萬海良沒帶這麼多錢在身上,你也都想到。」

「不是我厲害,其實就是非常簡單的,你想呀!今天是大喜日子,萬海良總不會帶這麼多錢在身邊。」

「可也有人直接拆開收禮的紅包結賬的。」

「別人跟萬海良不一樣,萬海良愛面子多一些。」

王海燕想了想,總結了一下:「也是。」

「今天大家都辛苦了,除了正常給的工資外,你給他們都發個紅包,最好是現在,也趁其他調來的人還沒走。」

「我懂了!小芯姐這也是在給他們『加油』!然後就有動力把剩下的事都做了。」

聞言,唐小芯噗嗤一笑,「你都已經是孩子的媽了,居然還這麼調皮。」

「沒辦法,我也只有在你面前這樣。」

「趕緊去把發紅包的事辦了。」

「遵命!」

王海燕笑著就去了。

……

馮小紅和唐勇銘是隨萬海良他們,去了萬家坐一坐。

半個小時的時間,張永蘭已經將收禮的紅包名單記下,拆開紅包,將擺酒所欠的餘款,數了出來,用一小袋子裝起來,等馮小紅和唐勇銘一走時,她當著所有人的面子,把錢給他們,讓他們去粵香大飯店把錢結算了,「最好是要記得把欠款的單子收回過來。」 如果豪門不快樂 「行!」

錢袋子一路都是馮小紅提著。

走到了半路,她覺得自己手裡的錢袋子有點沉,不由生出如果這錢是她的話,那該有多好。

察覺到身邊的馮小紅有點不對勁,唐勇銘就問她這是怎麼啦!

「唉,我就是在想呀!人比人,氣死人,你看人家萬家,這麼有錢,再來看看我們兩個,窮得要命,做生意,生意不好,還賠錢,要不是唐小芯給我們兩個生活費,咱們估計都過不下去了。」

聽了這話,唐勇銘不說話。

「現在秀秀嫁到萬家,家裡就剩下咱們兩個人了,萬家的聘禮錢,我也沒敢多要,到時秀秀生孩子的時候,我們身為她父母,還得要為她花錢,唉,想來想去,我們覺得命就是苦呀!到時啥錢沒了,現在還要給唐小芯送錢,光是想想就氣人,勇銘你說是不是?」

唐勇銘又保持了沉默,可心裡也是如同了她的話。

馮小紅腦海里陡然靈光一閃,眼睛一亮:「勇銘我想到了咱們發財的辦法了。」

「什麼辦法?」

「咱們把這錢拿了。」

「你瘋了?這是結算今天擺酒錢,你要是拿走了,那咱們跟萬家交代?咱們以後還怎麼在萬家抬得起頭?就連秀秀在萬家的日子都不好過。」唐勇銘首先就是想到了這些,而不是想到了唐小芯的處境。

「我沒瘋,你所說的,我當然是想到,不過你先聽我把話說完,我的意思是唐小芯反正每個月都是要給你生活費的,還不如她一次性給了呢!這樣一來咱們不就是有錢了嗎?到時咱們就可以東山再起,開店做生意那都不是問題。」

「這……」唐勇銘微微蹙了蹙眉頭,仔細在想她所說的話。

「我手裡這一小袋子裝的可不少錢,咱們拿了,回頭就去跟唐小芯說一聲,就說一次性給個好一兩年的生活費,再把欠款單子要了,這不就行了嗎?」

「這個也不錯。」

「何止不錯,是非常不錯,咱們有了錢,咱們就可以干很多事了。」

釋天九界 一時之間唐勇銘的雄心被馮小紅吹鼓起來,決定就這麼幹了。

粵香大飯店

當王海燕聽到他們說,「剩下欠款的單子都是唐小芯給了。」她直接懵了,她都懷疑是不是自己出現的幻覺。

直愣愣的,「你們再說一次。」

馮小紅不耐煩直接重複了一遍。

「我看你們是想錢想瘋了吧!你們的生活費是你們的生活費,結賬的錢就是結賬的錢,這是兩碼事,不能混為一談。」

「哪裡不能混為一談了?反正這飯店都是唐小芯的,她說了算,這相當於是我們提前拿了這一兩年的生活費,現在你把欠款單子給我。」說著,馮小紅還厚臉皮伸手,管王海燕要。

王海燕看馮小紅的眼神就是好像在問『你是神經病嗎?』

馮小紅不耐煩直嗆她:「趕緊的,把欠款單子給我們,我們很忙的,沒什麼時間陪你耗在這裡。」

王海燕面容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冷了下來,就連看馮小紅的目光都毫不掩飾,她對馮小紅的不屑,冷道:「你時間陪我耗?到時是誰在耗誰的時間了?」

「你……」見王海燕這麼不配合自己,馮小紅瞬息間就狠狠地瞪著王海燕。「你也不過就是一個打工的而已,論身份,我還是唐小芯的繼母呢,勇銘還是她親爸呢,你一個外來人還敢管我們。」

「繼母嗎?對我們家小芯姐來說,你什麼都不是,外來人這個身份更適合你多一點。」王海燕嘴角一勾,嘲諷冷笑:「不管我是不是打工的,飯店是在我管,錢還沒給之前,我是不可能會把欠款單子給你。」

哼,除非她就是瘋了,她才會把欠款單子給了馮小紅,更何況她又沒瘋。

馮小紅氣急兇狠狠地瞪著王海燕,要是拿到單子,她又不好跟萬家那邊交代,要是萬一張永蘭追問起來的話,也是比較麻煩。

她被偏執大佬寵在心尖 「我最後一次問你,給還是不給?」

「我不給。」

「好,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說著,馮小紅就直接繞過了櫃檯,欲想尋找到那種欠款單子。

王海燕一知道她的意圖后,立即喊來人,將馮小紅架出櫃檯。

「你們幹嘛?放開我!」馮小紅不甘心嚷嚷:「你們知道我是誰嗎?我是你們老闆的媽媽,你們敢這樣對我,我可以立即讓你們滾蛋,還不趕緊鬆開我!」

兩個女員工眼睛朝王海燕看去,只見王海燕一聲不吭,兩個人立即就明白了王海燕的意思了,直接拖著馮小紅,往飯店的門口走去。

穿越后我自帶錦鯉好運 唐勇銘焦急不知所措,只能緊緊地跟著她們。

「唐勇銘你還趕緊讓她們鬆開我。」

「我……」要是男人還好,偏偏就是兩個女孩子,他一個大男人就這麼對她們動手,也不太好吧!

眼看就要將馮小紅拖出去,偏偏這個時間馮小紅找到了機會,硬是拽著一旁的桌腳,雙肩膀不斷抖著,試圖掙脫對方的束縛。

「誰能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嗎?」唐小芯冷不丁聲音陡然響起。

她剛才在後頭吃飯,員工就跑來告訴她,前頭是馮小紅和唐勇銘與王海燕起爭執了。

她就還想著,王海燕會處理得好。

結果另外一個員工又跑來,說大鬧起來,情況很不好。

她這才快步跑來。

當她一看見馮小紅毫不顧及身份,不要臉地抱著桌腳,唐小芯的臉色瞬息間沉下。

「老闆!」兩個女員工扯著馮小紅的力氣還沒之前大了。

馮小紅趁機掙脫她們,順著女員工的目光看去,看見唐小芯面容,頃刻間,她身心一顫,局促不安地低著頭。

唐勇銘將她扶了起來,不假思索就對唐小芯埋怨:「你請的是什麼人呀!居然對你馮阿姨動粗,太沒禮貌了,趕緊把她們都開除了。」

唐小芯的面容仍然冰冷沉著,王海燕走到她身邊,迅速將事情經過都告訴了唐小芯。

「原來你是打著這樣的主意啊!」冷不丁的語氣里透著譏諷。 「晴兒,我是不是很壞啊……」黃然這個時候低著頭,看著柳晴,慢慢的說,柳晴這個時候抬起頭,看著黃然,然後輕輕的把頭埋在黃然的懷抱裡面。

「你是很壞,但是我卻愛上了你,也許這就是命吧!」柳晴這個時候輕輕的說。

「呵呵……」黃然這個時候慢慢的低下頭,柳晴這個時候也抬起頭,黃然的頭越來越低,柳晴這個時候也輕輕的閉上眼睛……

黃然那雙靈活的舌頭慢慢的進入到柳晴的櫻桃小嘴裡面,柳晴這個時候大腦一片空白,巨大的幸福感充斥著整個心裡。兩個人的姿勢從坐在慢慢的變成躺著,柳晴這個時候已經下定決心,今天晚上就把自己最寶貴的東西交給黃然……

「恩……」黃然的動作很溫柔,慢慢的解開柳晴的禮服,柳晴閉著眼睛,不敢看黃然,黃然的大手不停的撫摸著她的身體,柳晴感覺自己渾身慢慢的發熱,那雙充滿魔力的雙手讓自己渾身顫抖……

「晴兒,你真美……」黃然看著柳晴那完美的胴體,輕輕的說,柳晴這個時候也睜開眼睛,小臉通紅,黃然笑了笑,然後慢慢的親吻著柳晴的身體。

「恩……」柳晴被黃然弄得忍不住呻吟了起來,她的兩隻手也慢慢的動了起來,緊張的解開黃然的衣服,黃然慢慢的摟住柳晴,兩個人彼此感受著對方的體溫,然後激烈的親吻著……

「恩……」柳晴眉頭輕輕的一皺,眼角的卻流出了眼淚,此刻她終於成為了黃然的女人,巨大的幸福感讓柳晴忍不住流出了眼淚……

黃然輕輕的擦了擦柳晴眼角的淚水,然後慢慢的吻著,柳晴也樓住黃然的脖子,慢慢的回應著。黃然也慢慢的運動著,整個房間裡面充斥著一股春色……

龍雅琪站在黃然的門外,她那超越常人的聽力讓她知道裡面的一切情況,身體靠著牆壁,臉上的神情卻有點獃滯,然後輕輕的笑了笑,回頭看了看黃然的房間,轉身走進了自己的房間……

就在龍雅琪想、走開不久,張穎鬼鬼祟祟的出現在黃然的房間門口,耳朵貼在黃然的門上仔細的聽著,然後輕輕的笑了笑。臉上露出開心的笑容,然後鑽進自己的房間……

一個晚上,柳晴第一次嘗到了做一個女人的快了,雖然她盡量不讓自己發出聲音,但是巨大的快感卻讓她控制不住,現在她知道為什麼這麼多年輕人熱衷於此事了。

「呵呵,太陽照屁股了,該起床了……」黃然看著枕著自己胳膊的柳晴,輕輕的笑了笑。柳晴這個時候睜開眼睛,看著黃然,輕輕的笑了笑。

「啊……」柳晴剛想做起來,*的疼痛卻讓她忍不住發出聲音,黃然看了看柳晴,輕輕的笑了笑。

「好了,你別動了,今天你就在家裡休息吧!我起來給你們做飯……」黃然輕輕的笑了笑,柳晴這個時候有點害羞的點了點頭。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