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瀟瀟點點頭。

「那留個電話吧,以後你要搭順風車可以給我打電話。」

白瀟瀟沒多想,跟他互留了電話,告了聲別後,廖銘就開車走了。

她慢慢的往家走,日頭已經西斜,天邊被染成一片橘黃。

回到家,白奶奶看著一堆的東西,語氣頗為嚴厲問:「是不是廖銘借給你錢的?」

白瀟瀟直搖頭:「當然不是,是我大學一個同學,她家裡很有錢的這點錢在她眼裡不算什麼。」

白奶奶還是探究的看著她:「廖銘是個不錯的小夥子,只可惜……」

她嘆了口氣。

白瀟瀟知道白奶奶說的是她的樣子,半人不鬼的……

正常人誰會娶她?現在想想,自己真的假矯情,既然正常人沒人會娶她,嫁給洛輕塵也很好,半斤八兩,挺般配。

「奶奶,你真的誤會了,我和他就是順路遇見了,什麼關係都沒有,我自己什麼樣自己知道,這輩子活人我是不指望了。」她急忙說。

白奶奶沒聽出她話里的深意,放下心了:「瀟瀟你放心,奶奶就是傾家蕩產也要治好你。」

「奶奶,別想那麼多了。」白拿起今天買的東西說:「你看我買了肉,我們今天吃餃子好不好。」

人生閱讀器 白奶奶猶豫了,可能是覺得花這麼多錢天浪費了。

白瀟瀟笑道:「放心吧,開學后我做幾份兼職還就好了,不用擔心,再說我們白家還有手藝,你別看在這沒人要,在城裡陶人可是吃香的很,等我畢業了,就在城裡開個店,到時候生意多的保證忙都忙不過來。」

白奶奶被她說的也樂了:「瀟瀟有志氣,行,奶奶去包餃子去。」

「我也去。」

祖孫兩一起到廚房忙活起來,大部分是白瀟瀟做,白奶奶在一旁指揮,期間她雖然又咳嗽了,不過沒有之前那麼嚴重,這讓白瀟瀟安心的不少,起碼她的病是穩定了。

等她們吃了飯,她又把老花鏡和一起買的葯什麼的給了白奶奶,白奶奶眼眶紅紅的:「我的瀟瀟長大了。」

「奶奶,您放心,以後由我照顧您,您一定要長命百歲。」

「會的,為了我的瀟瀟我也要活下去。」

從奶奶房裡回來的時候已經是10點多了,她剛坐到床上就聽見床上傳來「啊。」的一聲。

她嚇了一跳,趕緊跳下了床,一看洛輕塵正躺在她床上,滿臉的不悅。

「你壓到我了。」他說。

我舒了口氣:「誰叫你不現形的,我怎麼知道你在那。」

「不行,還是要換張床。」他鄙夷的看著她的床說。

「不換。」

「為什麼?」

「你看看我的房間,就這麼大點,放張大床還能走人嗎?」

白瀟瀟又說:「再說,你娶我不是應該住你家的嗎?為什麼不把你棺材做大一點。」

洛輕塵被我的話噎的再次愣住了。

他眯著眼睛看了她半天才惡狠狠的說:「不換就不換,到時候床搞塌了不要怪我。」

「……」 第911章鬼集

「今天我把你的金釵賣了。」白瀟瀟。

「賣就賣了,那種東西我多的是。」

白瀟瀟折舌,真有錢啊。

想必也是當年搜刮的民脂民膏。

「只要你好好的伺候我,這些東西都是你的。」洛輕塵極具魅惑的說。

白瀟瀟卻怎麼感覺她有點像古代要被騙賣身的失足婦女。

「今天那個男的是誰?」他突然問了一句。

雖然只是不經意的一問,白瀟瀟卻聽得出他語氣中夾著絲絲的冰冷。

「我小學同學,很多年沒見了,偶爾遇到搭他的車回來的,我們一點關係都沒有。」

她急忙解釋,然後很狗腿的在他臉上親了一下:「我都結婚了,怎麼還會有別的男人,再說你看我這樣,人家也肯定不會要我,你說是吧!」

洛輕塵眯著眼睛想了一會兒,才說:「說的沒錯,就你這種的,要是在以前,哪能做什麼夫人,就是個暖床的丫頭。」

白瀟瀟暗暗的把他祖宗十八代問候了一遍,才舔著臉笑著說:「對了,為什麼我的事你都知道啊?」

「我不是說了么,這是我的地盤,而且有的鬼也是很八卦的。」他說著就靠了過來:「長夜漫漫,不如我們找點樂子去?」

「你不是說要留到結婚洞房的時候么?」她警惕的看了他一眼。

「你看你,年紀輕輕就瞎想,我說了我要洞房了嗎?而且我是那麼猴急的人么?」他正義凜然的說。

白瀟瀟老臉一紅,趕緊岔開話題:「那你說的刺激是什麼?」

他親了她一下,然後才說:「穿衣服,出門。」

白瀟瀟臉紅的什麼似得。

洛輕塵無奈的嘆了口氣:「說了留到洞房就一定留到洞房,我帶你去看點別的。」

「哦。」

她這才起身穿衣服,就聽見門外,洛輕塵抱怨了一句:「比老子還猥瑣。」

白瀟瀟「…」

跟著洛輕塵出了門,很快兩人就到了後山的深處,越走越覺得不對勁,這裡的人……不,這裡的鬼怎麼這麼多,而且這完全就是一個小型的鬼集市。

她緊張的咽了咽口水,緊緊的抓著洛輕塵的手問:「這是……」

「鬼集,怎麼樣?不錯吧?」

她沒回答,好奇的看著街邊的攤子,擺著各種的香燭,紙錢,紙人什麼的,路邊還有一群鬼似乎在賭錢,白瀟瀟看見前年死的隔壁鄰居二大爺也在,似乎是贏了錢高興的不行。

二大爺生前就是個賭鬼,想不到死後還是這樣。

再往裡走,還有幾個女人在那嘰嘰哇哇的八卦,其中一個似乎是生病死的,臉色蠟黃病歪歪的女鬼說:「哎你們聽說了,下山村那個劉寡婦今天偷漢子,被那漢子的老婆逮了個正著,那男人老婆把劉寡婦的臉都給抓花了。」

「是嗎,想不到劉寡婦平時看著挺正經的,居然干出這種事來。」另一個抽著煙袋的老太太說。

「這算什麼新聞,劉寡婦的事我早就知道。」

一個臉色蒼白,少了一隻眼睛的女人說:「下山村還有比這更大的新聞呢。」

病歪歪女鬼不服氣:「什麼新聞?」

「就是,什麼新聞?」老太太也好奇的問。

「就是那個孫喜,聽說昨天斷了三條腿,以後別說下地了,連男人都不是了。」病歪歪女鬼笑嘻嘻的說。

她長的本來就嚇人,這一笑更填了幾分猥瑣,看著說不出的怪異。

神奇寶貝之精靈掌控者 「是他呀,那個王八羔子,以前還偷看過我尿尿呢,真是報應。」少了一隻眼睛的女鬼煞有介事的說。

「你們知道是誰幹的嗎?」病歪歪女鬼神秘兮兮的問。

「是誰?不會是鬼吧?」

「後山那位……」

病歪歪女鬼話一出口,其他兩個鬼對視一眼,露出一副我懂的表情……

白瀟瀟看了看身邊的洛輕塵:「你就是後山那位了吧?」

洛輕塵在我腰上摸了一把:「你說呢?」

白瀟瀟心裡一陣感激,雖然他這麼做是有點極端,可是如果那天白瀟瀟沒有跑掉,她就被孫喜欺負了,在這樣的小山村她的名聲一毀,就什麼都完了,而且孫喜還要她嫁給他死去的侄子,這個人的心也當真是夠黑夠歹毒的,現在讓他受這點教訓也不算什麼。

白瀟瀟終於知道洛輕塵是怎麼知道她的事的了,有這麼多無聊又八卦的鬼,什麼事情傳不開?

「謝謝你啊。」她由衷的感謝他,如果不是他,她和奶奶現在會是什麼樣子。

白瀟瀟不是不知道好歹的人,她既然答應的了洛輕塵,就在試著接受他,不會做那種端著碗吃飯,放下碗罵娘的事情。

洛輕塵對她好,她也會對他好。

她需要洛輕塵的幫助,洛輕塵娶她大概也是太寂寞了。

不管出於什麼目的,白瀟瀟都感謝洛輕塵。

洛輕塵一愣,別過頭道:「別光嘴上說,以後好好伺候老子就成。」

「好好好,好好伺候你行了吧?」

白瀟瀟笑嘻嘻的應了一聲:「以後別動不動就「老子老子的」我們現在是文明人,再說你長成這樣,這麼說話實在是煞風景。」

「你敢嫌棄我?」他惡狠狠的在我腰上又捏了一把。

「沒有沒有。」她趕緊求饒。

轉了一圈,洛輕塵在一個草藥攤子前停了下來。

他蹲才身子饒有興緻的看著面前的一堆黑乎乎的草藥。

「大人,您可真識貨,你看看,這可是上好的穌靈子,吃了它保證大人的實力會大大的增加。」說話的是個瘦不拉幾的鬼,一雙眼睛咕嚕嚕亂轉,看著十分精明。

洛請塵拿起來饒有興緻的看了看,又聞了聞,才說:「我要了。」

說完從兜里掏出一個金戒指扔給了瘦鬼。

瘦鬼眼睛一亮:「大人您可真敞亮。」

洛輕塵拿起了草藥。

白瀟瀟拉了拉他的袖子:「一堆破乾草要一個金戒指啊?」

洛輕塵看著她心疼錢的模樣笑了:「這不是一般的草藥,能修復魂體的,對你有好處。」

白瀟瀟抓著他的衣袖,心裡莫名的又是一暖,正要說話。只聽洛輕塵說:「你別感謝我,我這麼做完全是為了自己,你這種軟了吧唧沒力氣的樣,影響老子的性趣。」

白瀟瀟到了口邊的話活活的又咽了回去。

「我還是覺得一個戒指貴了。」她嘟囔了一句。

洛輕塵拿著草藥,看著她愛財的嘴臉說:「你還真是愛錢啊。」

「廢話,有錢能使鬼推磨懂不懂,再說你要是沒錢我會嫁給你?」

洛輕塵詫異的眯著眼睛看了她半晌,只看的白瀟瀟看心裡發毛。

不會是哪句話踩他尾巴了吧?

「粗俗。」

半天,他說了兩個字后,居然就走了。 第912章食惡鬼

等回到房子的時候,洛輕塵放下草藥就撲了過來。

「你幹嗎?」她警惕的看著他。

「我覺得不能只讓你愛我的錢。」他作勢就要脫衣服。

「喂,你不是要要等到結婚那天的嗎?」她推了他一把。

「可我等不急了。」

他的聲音富有磁性的回蕩在耳邊,聽的人一陣酥麻。

我呸,是誰不久前說自己不猴急的。

只可惜,洛輕塵剛剛脫了衣服外面就傳來一陣雞鳴的聲音,他罵了一句,從床上爬起來,對白瀟瀟:「草藥洗乾淨,每天煮水喝一碗。」

「嗯。」

「我走了,記著別總在外面招搖,你做什麼我都知道。」

「知道。」

白瀟瀟不耐煩,揮蒼蠅一樣揮揮手。

洛輕塵又爬過來親了她一下才走。

因為睡得晚,第二天白瀟瀟起的很晚,醒來時白奶奶已經把早飯做好了。

「奶奶,以後早飯什麼的都由我來做!」她抱歉的對奶奶說。

白奶奶慈祥的摸了摸她的頭:「傻孩子,奶奶這兩天感覺好多了。」

她幫白瀟瀟盛了一碗粥,遞給她說:「多吃點。」

「嗯。」

她知道她必須多吃點,如果她不吃飽她那靈體相通的肉體根本撐不了多久。

吃了飯,她必須去下山村給孫喜堂哥孫來旺送錢去了。

白奶奶把她送到村口,擔憂的說:「瀟瀟,你要小心。」

白瀟瀟笑道:「大白天他們不敢把我怎麼樣,再說我是去送錢的。」她安慰了奶奶一句就出了門。

下山村離上山村還有一段距離,白瀟瀟騎了輛破自行車就上路了。

這大白天的一路上人倒是不少,正是農忙季節,好多人都在地里忙活。

很快就到了下山村,孫喜堂哥家很好找,畢竟辦喪事的就他們一家。

等到了他家,白瀟瀟忽然發現,這裡似乎有些不同尋常。

白瀟瀟也算是半個鬼,有點風吹草動她看的很清楚。

孫來旺一看到她,面色頓時就沉了下來,白瀟瀟也沒理他,把錢給了他,他冷哼了一聲,倒是什麼都沒說。

白瀟瀟站在門口的人群里看熱鬧,就見孫來旺兒子孫德的棺材板上放著一個黑乎乎的饅頭,饅頭看樣子放了得有七八天了,都長了黑毛。

「周乞丐來了!」

只聽人群中一個人吼了一句,大家的目光紛紛朝門外看去。

只見一個穿著破破爛爛的老人從門外一瘸一拐的走進來。

一身的爛衣服,渾身還散發著一股股難聞的惡臭。

因為瘸了一條腿,走的很慢!

終於走進了門,大家就開始議論。

「來了來了,食惡鬼來了!」

白瀟瀟也好奇的不行,推了推旁邊一臉八卦相的大姐問:「大姐,什麼是食惡鬼呀?」

大姐正愁沒地方說話,看了她一眼笑道:「小姑娘不是本村人吧?」

「我是上山村的。」

大姐疑惑:「按說這離的不遠,不應該呀,你怎麼沒聽過呢?」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