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斜良在聽到了這些人說的話以後,臉上的表情也明顯激動了不少,輕聲說道:「如果老師今天真的擊敗了這個陳天,那咱們R國的武道也算是走上了巔峰了啊!」

「是啊……」

關寒之也連忙點了點頭,因為她也覺得上泉斬最後擊敗了陳天。

畢竟上泉斬的最後一擊那可是用盡了他一生的修為,如果這樣都沒有辦法擊敗陳天的話,那陳天的實力得恐怖到什麼地步啊!

R國武者這邊臉上的表情都非常的激動,但是華夏武者那邊臉上的表情就非常的難看了,因為他們都沒有想到陳天最後竟然會輸給上泉斬。 明覽高中,風玫與百葉到的時候,就看到校門口圍聚著一群人,氣氛似乎是劍拔弩張。

有人看到了風玫,立即過來:「尤小姐。」

一人叫了,其他人都看過來,那份劍拔弩張的氛圍倒是瞬間消散了。

風玫目光掃過那些人,再看另一邊嚴陣以待的校園保安,心中一陣無語。

就這一群人,黑衣黑褲,還帶著墨鏡,就如生怕別人不知道他們是幹什麼的,學校能讓他們進去才怪了。

「季斌。」風玫看向其中一人,這人她在季南身邊見過,是季南身邊的得力助手,「你跟我進去,其他人都回去吧。」

「尤小姐,」季斌鐵青著一張臉,「你確定老闆在這學校里?」

「不確定。」風玫淡淡瞥了他一眼,「不信我你們大可自己去找。」

季斌臉色更難看了,他們現在群龍失首,就如無頭的蒼蠅一般,根本沒有絲毫的方向,怎麼自己找?

風玫笑看著他不停變換的臉色,與百葉拿出學生證,打算進去。

「等一下。」季斌叫住她,「既然你說老闆在這裡,那我們都要進去,人多有保障一些,大家都很擔心老闆。」

風玫輕嗤:「你把學校當什麼了?都進來?」風玫目光掃過那幾十個黑衣人,「能進去你們早就進去了吧?還是說,你們想驚動警察,或者是,驚動帶走你們老闆的人,讓其警醒,轉移陣地?我真懷疑你們是不是真心想要救你們老闆了。」

她其實該慶幸這些人沒有強闖想要進入校園,只是與那些保安對峙著,沒有鬧到驚動警察與其他人。

聽著風玫的話,季斌的臉色更是一陣青一陣白,更是有其他人開始罵風玫了。小說娃小說網

季斌阻止了那些人開口,目光定定地看著風玫:「好,我跟你進去。」

風玫輕笑一聲,沒再多說什麼,刷卡入校。

而季斌,雖然那些保安不願意讓他進去,但是有百葉拿百家做保證,人還是進去了。

進入校園,風玫直奔高三F班教室。

看清楚她的路線,百葉只當她是去班裡拿東西,並未多問。

「你們在這裡等我。」到了樓梯口拐角處,風玫停下來,看向百葉,「要不……你還是回教室吧,現在正好上課時間。」

學霸什麼的,該乖乖在教室上課才是啊。

百葉沒有說話,只是掃了她一眼。

風玫:「……」好吧,她知道答案了。

「你去幹什麼?」季斌卻是疑惑,他自然看出這是教學樓,在風玫說他們失蹤的老闆人在高中學校時,他們就覺得不太靠譜,現在看到風玫前進的方向,更是懷疑。

「不信我你隨時就可以走。」風玫徑直往F班走,「當然,若是要跟著我找人,就聽我的話,不然別怪我讓保安將你扔出去了。」

季斌:「……」怎麼有種學校保安是她家的感覺。

他都選擇了跟進來,自然沒有不信之說……總要去試試的。正想跟她說自己信,抬眸一看,風玫已經推門進入了高三F班…… 「難道陳公子真的輸了嗎?」

一個華夏的女子看見R國武者臉上的激動表情之後,聲音顫抖的喊道。

「主人絕對不會輸的……」

紫依雪站在原地,臉上的表情十分的緊張,一直都在心裏面默默的給陳天祈禱。

祈禱著奇迹的發生。

之前跟陳天說過話的那位短髮女子此時臉上的表情也非常的難看,她原本是打算想要阻止上泉斬對陳天的最後一擊的,但是上泉斬根本就沒有給她這個機會。

短髮女子伸手拿出自己的手機,然後撥通了一個電話。

「扶搖,你那邊的情況如何?」

對方很快便接通了電話,語氣焦急的問道。

「老大,陳天好像輸了……」

短髮女子聲音顫抖的說道。

「你說什麼?」

對方聽到了這句話,語氣非常不可思議的大喊了一聲,然後繼續說道:「我不是告訴過你,一旦情況不對的話,馬上阻止上泉斬嗎?」

「陳天跟上泉斬兩人的實力實在是太恐怖了,根本就不是咱們能夠阻止的了的……」

短髮女子無奈說道。

而對方在陳天了兩秒鐘之後,直接選擇了掛斷了電話。

這個消息對於華夏武道界來說實在是有些太過於沉重了!

R國的那些武者全部都陷入到了歡呼雀躍之中,但是華夏的武者每個人臉上的表情卻非常的凝重,但是這些人一直都沒有選擇離開,而是站在原地等待著,他們相信肯定還會有奇迹發生的。

「你們華夏人還站在這裡幹什麼?」

「是啊,你們華夏武道已經輸了,還不快點離開這裡?」

R國武者紛紛開始對著華夏武者發起了嘲諷。

而華夏武者臉上的表情十分的憤怒,但是卻沒有人敢說話,因為他們擔心R國武者的報復!

「是誰告訴你們我們華夏武道輸了?」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聲音響了起來。

「是誰這麼囂張,竟然都這個時候了還敢在我們R國……」

一位R國武者怒吼了一聲。

但是他的這句話還沒有說完,一道光芒飛出,直接擊穿了這個武者的腦袋。

R國的那些武者看見這個人倒下去之後,本能的抬頭往天空看了一眼。

只見一個青年從山峰之上緩緩的走了下來,此時青年是懸立於天空之上的,但是給人的感覺他好像是踩著台階從山峰上面走下來的一般,臉上的表情十分平靜,宛如神仙一般。

當R國的那些武者在看見陳天以後,全部都陷入到了震驚當中,臉上的表情也非常的不可思議。

「怎麼可能?」

R國的那些武者還有高層官員臉上的表情都發生了非常大的變化,眼神非常不可思議的看著陳天的位置。

而華夏的那些武者也都愣在了原地,因為他們這個時候才反應過來,此時走山峰走下來的人竟然根本就不是上泉斬而陳天!

「陳天竟然還活著?」

宮斜良感覺自己的眼前一黑,臉上的表情也非常的惶恐,情緒異常激動的沖著陳天的位置喊道:「陳天,你怎麼下來了,我師傅呢?我師傅在什麼地方?」

關寒之在看見陳天從山峰之上走下來的時候,臉上的表情異常的震驚,身體也忍不住的顫抖了起來,因為她心裏面非常的清楚,此時陳天走下來代表著什麼。

此時走下來的人是陳天而並非上泉斬,那說明這場大戰已經結束了,最後的勝者根本就不是他們想象中的上泉斬,而是這個站在華夏武道巔峰的強者陳天。

雖然很多的R國武者沒有辦法相信這一切,但是陳天此時卻是出現在他們的面前,而上泉斬卻沒有從山下走下來,這足以證明這一切了。

「這怎麼可能呢?上泉斬大人怎麼可能會輸呢?」

道行仙緣 「我不相信上泉斬大人會說,這絕對不可能……」

「上泉斬大人還活著是不是?」

R國的那些武者紛紛高聲大喊了一聲。

而此時已經有很多R國武道宗師考慮到了這場大戰之後的影響,這些人臉上的表情異常的凝重。

這場大戰實在是太重要了,而且當初R國的那些高層根本就沒有想到上泉斬會輸給陳天,所以他們之間也儘力的宣傳這場大戰。

基本上R國武道巔峰大戰華夏武道巔峰這樣的字眼出現在很多國家的網站上面。

所以現在的情況就是,幾乎全世界都知道了陳天跟上泉斬的這場大戰。

如果陳天要是真的擊敗了上泉斬的話,那也就代表著華夏的武道依舊是在R國武道之上的,華夏武者依舊要比R國武者強大很多。

所以從今天開始,未來幾十年的時間內R國的武道都會一蹶不振,會一直都被華夏的武者壓在頭上。

沒辦法,現在的陳天陳天實在是太年輕了,現在才僅僅二十歲。

這個世界上有非常多的武道天才,但是卻沒有哪個武道天才可以跟陳天相提並論。

陳天在二十歲便有了這般成就,如果要是再給陳天三十年的時間,那麼陳天可能會凌駕於世界所有武者之上。

到了那個時候,R國的武道就更加沒有翻身的機會了。

這一場大戰無論是陳天贏了還是上泉斬贏了,都能夠給對方所在的國家武道界造成非常大的打擊。

而且這種打擊是短時間之內沒有辦法磨滅掉的。

本田財團還有日本的那些高官此時臉上的表情也非常的難看,呆愣愣的站在那裡,不知道應該如何是好。

「難道上泉斬真的輸了?」

本田龍一的臉上閃過了一絲絕望,他從來都沒有如此後悔過,他覺得自己當初根本就不該參與到這場大戰當中。

而R國的那些官員,心中也非常的擔憂。

畢竟現在華夏的經濟發展速度已經超過了R國,而且已經逐漸跟R國拉開了差距。

R國的武道則是R國剩下的最後一塊遮羞布。

但是現在就連R國一直都引以為豪的武道也被華夏武道踩在腳底下,這足以證明現在的R國早就已經不是強大的華夏的對手了,兩者很可能已經拉開可非常大的差距。

而這種差距是R國人根本沒有辦法接受的,他們根本就沒有辦法接受這樣的事實,這對於他們的自尊心簡直就是天崩地裂般的打擊。

很多人都知道,上泉斬輸了而陳天卻贏了,這就代表著一個時代早就結束了,而新的時代即將開始。

原本陷入沉默的華夏武者在看見陳天之後,瞬間便爆發出了一陣歡呼聲,所有人臉上的表情都非常的激動,高聲呼喊著陳天的名字。

在他們的眼中陳天就是華夏武道的英雄。

「陳公子,實在是太厲害了……」

「是啊,陳公子從出道以來碰到過的強敵無數,但是卻沒有一個人能夠打敗他,更不可能會輸給R國的武者,我覺得現在全世界最強的武者可能就是陳公子了……」

「這個世界上根本就沒有人能夠打敗陳公子,真不愧是咱們華夏武道的第一人!」一個華夏武者語氣十分激動的喊道。

「陳公子實在是太厲害了,在那麼強的攻擊下竟然還能夠打敗對方,真的有些太不可思議了……」

「現在陳公子的境界應該在大乘境之上了吧……」

「肯定在大乘之境以上……」

「沒想到咱們華夏竟然已經有了大乘之境的強者……」

所有人都用著一種崇拜的目光看著陳天,私底下也在小聲的議論著。

而那名短髮女子此時也眼神複雜的看向了陳天。

在她那雙漂亮的美眸當中交織著各種各樣的情緒,有疑惑,有不解,有震驚!

畢竟之前這名短髮女子曾經調查過上泉斬的資料,她覺得現在上泉斬已經能夠算得上是全世界為數不多的幾個強者之一了,如果真的單純比拼實力的話,上泉斬絕對能夠排進前無名,即便是國際上面很多出名的強者都不見的是上泉斬的對手,何況上泉斬剛才在戰鬥當中突破到了大乘之境,那實力絕對不是之前的上泉斬能夠相比的。

而陳天此時竟然擊敗了上泉斬,這實在是有些太不可思議了。

「陳天真的贏了嗎?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他現在才而是歲呀,就已經打敗了排名世界前五的上泉斬,他的武道天賦真的這麼厲害嗎?

「難道他便是傳說中的萬年無一的天選之子?」

此時這名短髮女子心中的情緒也是五味雜陳,不知道應該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

而就在這個時候,陳天已經回到了地面之上,接受著無數華夏武者的歡呼跟崇拜。

宮斜良看著陳天,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憤怒,直接衝出了人群,表情十分激動的沖著陳天喊道:「陳天,我的老師在哪裡?我的老師呢?」

陳天聽到這句話淡淡的看了宮斜良一眼。

「宮斜良,你冷靜一下……」

關寒之看見宮斜良這個狀態以後,美眸當中閃過了一絲異樣,高聲喊道。

「我的師傅到底在哪裡?」

此時宮斜良根本就聽不進去關寒之的話,雙手持劍,臉上的表情十分憤怒,陣陣殺氣從他的身上噴涌而出,彷彿像是隨時都會對陳天動手一般。

而在場的那些華夏武者看到這一幕以後,全部都露出了異樣的表情,甚至有些人準備奔著宮斜良的位置衝過去,他們覺得宮斜良的這個舉動就是對陳天的不敬。

對陳天不敬那就是對華夏武道不敬!

但是還不等這些人動手,他們便感覺到了宮斜良身上那強大的氣息。

不管怎麼樣宮斜良也是煉虛境的武者,遠遠不是這些普通華夏武者能夠對付的。

所以當宮斜良身體裡面的氣息釋放出來之後,華夏的那些武者臉上的表情瞬間就變了,連續後退了兩步,然後怒視著宮斜良。

而陳天著淡淡的看了宮斜良一眼,沒有說話。

在普通的武者眼中宮斜良可能非常的厲害,但是在陳天的眼中宮斜良只不過就是螻蟻一般的存在,根本就不值得他放在眼裡。 宮斜良看見陳天對自己如此的不屑以後,臉上的表情似乎更加的憤怒了,上前一步高聲沖著陳天喊道:「陳天,我問你話呢,我師傅在哪裡!」

「你算個什麼東西,竟然敢這麼跟我說話,不知好歹……」

陳天看著宮斜良冷哼了一聲,然後右手輕輕一揮。

剎那間,一股無比強大的力量直接奔著宮斜良的位置飛了過去。

眾人看見陳天貿然出手之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震驚,因為陳天剛剛跟上泉斬經歷了那麼激烈的戰鬥,此時竟然還有力氣對付宮斜良,陳天的實力到底有多麼的恐怖,這些人想都不敢想。

宮斜良覺得自己是煉虛境強者,而且陳天剛才經歷了那麼激烈的戰鬥,所以他應該能夠抵擋住陳天的這攻擊。

所以宮斜良並沒有選擇躲避,而是準備硬生生抗下陳天的這道氣息。

「轟!」

一聲巨響。

宮斜良的身體周圍瞬間便爆發出一陣白色的氣息,然後連續後退了將近數十米的距離才停了下來。

宮斜良停穩了自己的身體以後,臉上的表情異常的震驚。

在場的那些R國武者看見陳天隨手一揮便能夠有如此強大的力量,臉上的表情都發生了非常大的變化。

雖然剛才陳天跟上泉斬在山峰之上的交手同樣非常的震撼,但是因為山峰實在是有些太高了,所以這些人並沒有親眼看見這場大戰,那個時候他們根本就沒有辦法體會到陳天的力量到底有多麼恐怖。

而此時陳天僅僅就是輕輕一揮手便扇飛了一個煉虛境的強者,這確實讓人覺得非常的不可思議。

宮斜良自然也能夠感覺到陳天的實力有多麼的恐怖,但是此時宮斜良已經被憤怒沖昏了頭腦,直接將自己面長劍拔出,然後怒吼了一聲:「陳天,你還我師傅……」

陳天扭頭淡淡的看了宮斜良一眼。

一道寒光閃過,宮斜良直接持劍奔著陳天的位置沖了過來。

然後在距離陳天不到半米的時候,一躍而起,舉起手中的長劍奔著陳天劈了過去。

宮斜良的這一劍也算是用盡了全身的力氣。

而陳天卻沒有任何的反應,依舊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砰!」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