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璟煜點頭,他還真就查到點東西。

「什麼?楚家在養小鬼?」我不可置信。

商璟煜點頭:「楚家的崛起本身就有很多不合理,如今看到他們果真再養小鬼我也沒覺得有什麼稀奇的了!」

看著商璟煜得意的樣子,我忍不住問:「你把楚家祖宗十八代都查了把?」

「怎麼,不行?」

「行行行!」

商璟煜見我這個樣子,不由挑了挑眉毛:「想不想知道楚家其他的事?」

「其他事?「

商璟煜雖然不動聲色,但是我就是感覺他憋了一肚子壞水。

「什麼事?」我問。

「你那個偽閨蜜李娜住在楚家,知道為什麼嗎?」商璟煜問。

我越看他越覺得他今天一肚子壞水,可是我也了解他的性格,只好順著他問:「為什麼?」

「沒有好處我為什麼要說!」商璟煜問。

我有點好笑,要說的是你,現在彆扭不說的也是你,要不要這麼頑皮?

我摟著商先生的脖子,在他側臉親了一下撒嬌的說:「商先生,請你告訴我吧,我真的好想知道!」

商璟煜眉眼染了幾分笑意。

「楚家之所以對李娜還算客氣,是因為她的姐姐李玉!」

商璟煜腹黑的說:「李玉是楚言的妻子!」

我一愣:「什麼?」

「具體的我不太清楚,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李玉最開始是楚衛國的女人,後來不知道怎麼就跟了楚言,據我猜測,是因為楚家養的那隻小鬼!」

我還愣怔著。

「怎麼樣?沒想到楚言是這種人吧?」商璟煜語氣中滿是幸災樂禍。

「那李玉現在在哪?」

「在楚家,具體什麼樣我不清楚,不過總有一天我會查清楚!「

商璟煜似乎心情不錯,也不知道他為什麼這麼開心,聽到楚言倒霉他心情就這麼好么?

「商璟煜!」我有點困了,靠著商璟煜。

「嗯?「商璟煜雖然還是冷冰冰的,可是話語里參雜了幾分柔情。

「我還是想給你織件毛衣。」

商璟煜低頭看了我一眼,這人怎麼就對毛衣的那麼執著,直到多年後,商先生偶然偶然路過一家店,聽到了那首《老婆老婆我愛你》后,頓時嘴角抽搐了好久。

「我想要為你織個坎肩,陪你度過那最冷的天!」

送走賓客,楚言疲憊的躺在床上,這時候有人敲門。

「誰?「

「我,到書房來一下!」楚衛國的聲音響起。

楚言爬起來,去衛生間洗了把臉這才去了書房。

楚衛國的書房挺大,自從經商后,他開始看書,人也精明了不少,在不是十幾年前那個刑警隊長了。

楚言從小的理想就是當個父親那樣的警察,可惜他的夢還沒實現,他父親就不是警察了。「今晚到底是怎麼回事?」楚衛國當警察多年的經驗讓他運用在經商中,很是有用,就比如今天,別人只看到商雯出醜,可是楚衛國卻知道不是,其中有隱情,他派人時候

查了,找到了幾個看到凌安爬窗戶下來的傭人,還找到了給嚴坤找繩子的服務生。

「有人想使詐,沒什麼特別的!」楚言說。

楚衛國看了他一眼:「凌安怎麼樣?」楚言一怔,他知道他的父親在不是從前那個散發著一身正氣的刑警了,他早就變了,變得冷血殘忍,唯利是圖,甚至於他想像是個被壓抑許久的人突然間釋放了一般,不

僅貪財,而且好色。想起那個還躺在醫院的李玉,楚言心情說不出的複雜。 「和她沒關係,有人要害她!」楚言淡淡的說,一點不想讓楚衛國把注意力放在凌安身上。

「你還是喜歡她!」楚衛國說。

楚言心一沉:「沒有得事,她現在和商璟煜走的很近!」

楚衛國看了他半晌,沒看出什麼來。

「男子漢大丈夫,何患無妻,不必太認真了,爸老了,楚家這份家業不容易,就靠著你了!」楚衛國「苦口婆心」的說,像個為了兒子著想的慈愛父親。

楚言心中卻冷笑,如果楚衛國真是個好父親,就不會明知李玉是他的女朋友還染指以至於後來…

楚言不想多想,一多想就忍不住想和眼前這位所謂的父親翻臉。

而且楚衛國的父愛,早就被外面那個女人分走了,楚言還是近幾年才知道,他的父親早就在李玉出事後就又找了一個女人,那個女人還給他生了個兒子,如今已經4歲了。

楚言心中冷哼,面上卻依舊如常。

「我知道了,不會讓爸爸失望的!」

楚衛國點頭。

從房間里出來,楚衛國也沒有多留,他平時不住在這裡,很快就走了。

楚言看著他走遠,徑直上了三樓,一腳踢開房門。

巨大的響動,讓屋裡的人嚇了一跳,不過看到是楚言時,李娜還是高興的迎了上來。

「姐夫!」

楚言不說話就那麼冷冰冰的看著她。

李娜吃不准他怎麼了,笑容堆在臉上,人卻不敢靠近一步。

楚言鬆了松領帶,帶上門,走到她面前,李娜一步步後退,她最近越發的害怕楚言了。

「你怕我?」楚言問。

李娜不吭聲。

楚言冷笑:「你不是一直很喜歡我的嗎?」

「嗯…」李娜應了一聲,警惕的看著楚言。

楚言走到她身邊,低頭右手抬起她的下巴,低頭吻了上去。

李娜一怔,大腦一片空白!

楚言的吻就像是報復一般,李娜的雙唇火辣辣的疼,心裡卻異常滿足,雙手抱住了他的腰。

楚言身子一僵,隨即更加熾熱,他狂暴的將她的睡衣撕扯掉,扔在地上,將她反手按在牆上…

房間里的靡靡之音褪去之後,楚言穿好衣服,走到門口,他回頭看了一眼狼狽的李娜。

「現在你是我的人了,管好自己的舌頭!」楚言說完就出了門。

李娜渾身都痛,楚言對她一點都沒有憐香惜玉,她曾經幻想過這一天,以為自己會高興,可是現在,她說不出什麼感覺。

睡了一天,醒來的時候,天已經亮了,四處看了下,商璟煜果然不在了,我撇撇嘴,這人說走就走了。

洗漱完,我把前幾天的買的毛線規整了一番,才發現被我浪費了不少,應該說我興緻太高了,連著織了好幾條圍巾。

所以剩下的就不夠織一件毛衣了,所幸沒事,我就往之前的商場去,準備再買一些毛線。

十月的天,說熱不熱說冷不冷的,太陽格外的明艷,掛在天上,特別的刺眼。

我去的時候,那位叫小靈的導購也正在織毛衣,見我來了,似乎還認識我,笑著打了個招呼。

我又選了一些毛線,付了錢,就坐在小靈身邊跟她學織毛衣,剛學了沒一會兒,外面就傳來一陣嘈雜聲。

我和小靈走出去,就看見隔壁店門口,一男一女正拉拉扯扯,那女的衣服凌亂,頭髮也亂了,梨花帶雨的扯著她面前的男人。

男人有些不耐煩,想甩開她,可是無奈她抓的太緊,扯了幾把沒拉開,就轉頭盯著那女人看。

「坤哥,我錯了,我不問了還不行,你別離開我!」女的聲音聽起來很年輕,等她抬頭,我才看清,這哪是女人,分明就是個小女孩,估計最多18歲,長得什麼樣看不清,她化了挺重的妝,因為哭了,一張臉都花了,看起

來十分狼狽。

而她拉著的男人,正巧就是昨晚我欠了人情的那朵嚴家奇葩:嚴坤。

我無奈的嘆氣,嚴坤喜歡熟女,這位明顯不是他的菜。

嚴坤明顯不耐煩,正要說什麼,忽然他吸了下鼻子,我暗罵不好,想跑已經來不及了,就那麼和嚴坤四目相對,然後我就看到他眼底有了笑意。

一股不好的預感自心底升起。

「怎麼了?」小靈順著嚴坤的方向看到了我。

「我…」我還沒開口,就聽那邊嚴坤說:「別纏著我,我有女朋友了!」

女孩明顯不信:「我知道我年紀不大,但是我會長大的,坤哥你給我一次機會好不好」女孩說完就抱住了嚴坤的胳膊。

嚴坤揪了兩下居然沒揪動,然後他提高聲音說:「你放開我,我女朋友生氣了!」

「你別想騙我,我不放!」女孩子還是不死心,認定了嚴坤騙她,死死的抓著嚴坤的胳膊,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架勢。

「我沒騙你!」

「那你把她找來,找來我就信你,並且發誓再不纏著你!」女孩吃准了嚴坤一般說:「有夫之婦不算!」

嚴坤沖我點了下頭,嚇得我縮了縮脖子。

你妹,別點頭了,太嚇人了。

果然,就在我拔腿跑的那一刻,嚴坤手一指:「她在那!」

眾人的視線落在我身上。

我放下抬起來的腿,乾笑了一聲,正要拒絕,嚴坤忽然推開那個女孩子走到我身邊小聲道:「別忘了你欠我一個人情!」

我知道他說的是昨晚的事。

「我也不想欠你人情,可是我怕我幫了你商璟煜會打死我。」我小聲說,臉上還掛著假笑。

「他不會知道的!」嚴坤說完一把摟著我的胳膊:「安安,你告訴木清我們的關係!」

我咬著牙推了兩次都沒推開。

「我幫你,但你要答應我,這件事結束後有必要的時候你幫我跟商璟煜解釋!「

「好!」嚴坤答應的很乾脆。

木清睜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我們。

「你…你騙我!」

「我騙你做什麼,之前我是很能胡鬧,不過現在我遇到了安安,我決定浪子回頭,好好生活!」嚴坤慷慨激昂的說。

我渾身起來一層雞皮疙瘩,趕緊往旁邊挪了挪好在嚴坤這回沒有阻止。

木清看了看他,看了看我,哇的一聲哭了,狼狽的跑了。

群眾們見沒有熱鬧可看就都散了。

我推開嚴坤。

嚴坤沒有表現出不高興卻問我:「我很臟嗎?」

他的名聲是不太好,從他的話里我聽出了諷刺。

「沒有,我只是覺得你叫我「安安」的時候,讓我想起了不二村你叫「妞妞」的情景!」

當時村長家得胖丫頭二妞喜歡嚴坤,嚴坤就是這麼滿漢深情的叫「妞妞!」所以,儘管我想忽略,但是還是忍不住想起嚴坤當時的樣子,渾身起一層雞皮疙瘩。 「這樣啊!」嚴坤笑了一下:「說起來,二妞後來怎麼樣了?」

我一怔,真沒想到他居然問這個。

「老死了吧,整個不二村的沒有一個活著的!」我其實也不知道他們到最後到底怎麼了,應該隨著不二神的覆滅一起消失了。

嚴坤沒說話,不過我卻感覺他似乎有些傷心。

我一怔。

難道他真的喜歡那個二妞?

嚴坤見我看著他,抬起頭解釋了下:「當時我答應二妞結婚不是真心的,只是緩兵之計,但是她對我不錯,她死了,我確實有些難過!」

我看著嚴坤,從他的眼神中看得出他的確是真心的。

忽然間,覺得看不懂他了。

他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呢?「你買了毛線做什麼?」嚴坤見我手裡還拿著毛線和剛剛打了個底子的圍巾,昨天已經織好了圍巾,但是毛衣實在難,小靈建議我再織一條別的針法的圍巾練練手再說,畢

竟織毛衣手法很重要。

「織圍巾?」嚴坤問。

「嗯!」我點頭。

我對嚴坤沒有那麼排斥了。

「你這個織的不太好!」嚴坤接過我手裡的毛線,徑直走到小靈的店裡,找了把椅子坐下,然後手法熟練的開始織圍巾。

我和小靈驚的下巴都掉了,半個小時后嚴坤就織好了,我睜大眼睛拿著圍巾左看右看,一點都不比小靈的差。

「你真厲害!」我由衷的誇獎,對嚴坤有了個顛覆性的認識。

嚴坤笑笑,他本就好看,一笑,讓人有種如沐春風的感覺很舒服,很好看。

小靈眼睛都看直了,推推我,也不管矜持不矜持的問:「他…是你什麼人啊?」

我想了下:「算是朋友吧!」

嚴坤站起來,在貨架上,選了一款灰色的毛線,看了看我:「冬天,你系這個!」

我看著那灰色的毛線有點猶豫,嚴坤笑的明眸皓齒:「你可以織兩條,和商璟煜情侶款!」

我心動了一下,速度掏錢買下,又讓嚴坤教了教我織圍巾的方法,等我學完已經中午了。

「我請你吃飯!」我大方的說。

「好!」嚴坤也沒拒絕。

我們就在商場的樓上美食城選了個座位,嚴坤一來就吸引了無數的視線。

「你占著座位,想吃什麼我去買?」嚴坤問。

「說好了我請你的!」

「沒事,太擠了,你一個女孩不方便!」嚴坤很有禮貌的說。

「嗯…」我看了一眼一時沒辦法決定。

「那我看著買了!」嚴坤說完走了,看著他的背影我忽然間想,人云亦云對嚴坤的評價到底是對是錯?

十幾分鐘后,嚴坤端來了兩份砂鍋面又買了兩杯奶茶,我注意過,他的是冰的,我是溫的!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