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沒見過長安,我也知道它就是長安。長安城由外郭城、皇城和宮城、禁苑、坊市組成,百業興旺、宮殿參差毗鄰,城內格局方正端莊,街道筆直寬闊,建築鱗次櫛比,大到巍峨壯觀的宮殿、苑囿、坊市、寺觀,小到各坊坊門、庭院園池。

城外則南山屏護,河渠橫貫,良田、寺觀、名園相映。

舉目望去,暗夜中的長安城,處處有星星點點的燈火。夜色中影影綽綽的宮殿樓閣,看起來竟如夢幻般,遙不可及。

剛好是夏季,滿城碧樹堆煙,無數楊柳在夜風中飄蕩,輕爽可人。一點兩點鮮艷花朵像是侍女頭上精巧的發簪一般,恰得好處的刺入層層疊疊的飛檐畫棟中。

白日,長安城的街道上各國商人絡繹不絕,有藍眼睛的胡人,也有茶色頭髮的波斯商人,兩旁店鋪林立,商品琳琅滿目,有珍貴的珍珠、象牙、琉璃,各國的香料……商販雲集,寬闊的街道上行人往來如潮。來來往往的行人,有人騎馬,有人乘坐馬車,千金小姐偶爾會在馬車內掀起一角帘子,睜著水汪汪的大眼睛好奇的看街上的場景,在風中留下一串悅耳如銀鈴般的笑聲。

絢爛的晨光在東方暈染出幾片色彩斑斕的朝霞,諾大的長安城,一眼望過去,全是一片或高或低的金燦燦琉璃瓦。

如此瑰麗的長安城,有誰不喜歡呢?它代表那段歷史上的輝煌歲月……

在這場盛大豪華的夢裡,……我是一隻鳥。

我驚訝的看著自己的手(或者說翅膀)站在林敬業的肩膀上,內心一萬個草草草……

別人穿越到古代,那生活怎麼一個酸爽?!

為毛我是一隻鳥!!!!

看看《穿越之XXXX》、《嫡女XX》、《林X嬌XX》以及《XX風華》,裡面的女主穿越到架空古代朝代中,不是尚書的女兒,就是某某大人將軍王爺的女兒,或者是公主,再怎麼倒霉,最慘不過穿越成普通女子,更慘莫過於穿越成男子。

我以前覺得女孩子穿越成男孩子,然後攪基什麼的已經很慘了,我現在才發現,特么最慘的是我啊!!!!

卧槽!!

我特么居然穿越成一隻鳥啊!!還是一隻死肥死肥、智商超低、好吃懶做的死肥鳥啊!!!穿越成男孩子至少也是人啊,可我特么現在連物種都變了!!

林敬業眼眸中波光瀲灧,似乎清澈見底,可卻又有一股堅韌。

據說我家大人林敬業最近很是鬱悶不得志。

皇帝想要煉丹,歷來大部分皇帝都有一個通病,那就是不想死,所以對各種延年益壽的不老葯很是著迷。

可是遺憾的是,林敬業的專長是除妖,不是煉丹求長生求仙。

林敬業其實也不是不會煉丹,只是根據他的推斷,他煉製以及別人煉製的丹藥其實並沒什麼大用處,反而吃了會折壽。

於是他很作死的去覲見陛下,引據論典,說秦始皇找不死葯沒成功,漢武大帝也沒成功,一切說不定都是騙局,而且很勞民傷財,不如不要浪費財富尋找沽名釣譽的方士煉丹,好好為江山社稷做貢獻,陛下您的仁德就會感動上天……

說的句句在理,只不過皇帝沒聽他的話而已……

皇帝依舊寵信那些信口開河說能幫他煉丹的方士。

我聽說之後咬牙切齒,停在林敬業耳邊嘮叨,道:「氣死我了,氣死我了!大人明明是好意,那群術士都是騙子,根本沒有什麼長生不老葯!那群卑鄙的方士、術士為了驗證自己的猜想,為了獲得國家政策的支持,為了籌集足夠的人力物力啟動資金,他們就提出不死葯的假設,卑鄙無恥!哪有我家大人那麼求真務實。煉藥的黃金、白銀、丹砂、鉛粉等物吃了肯定有害啊!」

林敬業身後一弟子道:「它在說什麼?我怎麼什麼都聽不懂?」

二說:「你懂什麼,它是鸚鵡,是鳥,說的當然是鳥語,我們自然聽不懂。」

一說:「可是我感覺它說的每個字拆開來我似乎能聽懂,但是合起來就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了。」

我氣呼呼的飛過去,一爪子抓在這兩個弟子臉上!

後來出了一件事,當初若不是陛下微服私訪,我家大人救了陛下一命,恐怕陛下早就把我家大人給趕出除妖司了。

長安城內。

幾個小孩一邊乘涼一邊聽著老婆婆說故事。

老婆婆慈祥的說:「以前啊,有個夫人看到地上冒出一個老人,那老人兩顆尖牙露出來,她家的婢女睡熟了,那個老人就掐住她的喉嚨,把她的脖子咬的嘎嘣脆,一會兒骨頭就露出來了,於是那老人就喝了她的五臟六腑,也順便喝了她的腦漿……」 “這樣麼?”

隔離艙外,柳塵靜靜的聽完雲舒講述事情經過,緩緩點頭,明白了事情的始末。

他心裏想起了吳鋼,這傢伙竟然將他直接放逐太空,本來他的打算就是在太空禁閉基地外平臺磨礪自己一番。

沒想到,那傢伙直接將他放逐了,後來他索性不管了,直接沉入心靈,不斷的接住宇宙射線,高能粒子來磨礪身體。

這做法很危險,必須以強大心靈之力來掌控整個身體,乃至調整自己的基因組來抗衡,適應,一點點蛻變。

沒想到一醒來,就被雲舒等人救了。

“謝謝你們救了我一命!”

柳塵真誠的感謝,人家確實救了他一命,若不是這艘商務戰艦正好經過,他漂浮在宇宙中,黑色冰晶正好被商務戰艦的能量轉化器吸引,依附在上面,可能都還在飄着。

“沒事,舉手之勞。”雲舒點點頭,面上很平靜。

但她內心一點都不平靜,看着眼前的柳塵,心裏還是很震驚,無法相信一個人在這種情況下還能活着。

真不可思議,讓她很好奇,柳塵到底有着怎樣的強大實力,竟然能抵擋宇宙射線,高能粒子,星際輻射的侵蝕?

傳聞,只有裂變級強者才能以肉身在宇宙中飛行,生存,柳塵不可能是裂變級強者。

“走吧,我帶你去休息艙,我們準備進入首都星的外太空區域,順便送你回去。”

雲舒說完,深深的看了眼柳塵,轉身就走。

“謝謝!”柳塵笑着道謝,對着四周的一羣人點點頭,邁步走去。

咔嚓一聲,所有人心神一跳,齊齊望去,就見柳塵腳下凹陷了一個腳印,三寸深。

他面色尷尬,看着身後,竟然留着一行腳印,每一個都深達三寸,從隔離艙內延伸出來,是他剛剛走出來留下的。

之前大家都很震撼,沒注意這細節,現在一看,個個瞪大眼睛,目瞪口呆的看着他。

“你…”雲舒回身一看,愣住了。

她心裏震驚可想而知了,柳塵竟然踩出了一個個三寸深的腳印,彷彿地板是泥巴做的一樣。

但只有雲舒最清楚不過,這艘商務戰艦的地面,採用的是聯邦高強度合金,鈦烙金屬融合振金打造而成的。

其堅硬程度,雖然不及戰艦外裝甲的硬度,但相差不多,竟然被柳塵踩出了一個個腳印?

“我的力量有些控制不住,抱歉,踩壞了你的戰艦。”柳塵一臉尷尬的道歉,老臉都紅了。

剛剛破壞了一個隔離艙,現在踩出一個個深三寸的腳印,若是要修補過來肯定花費鉅額的費用。

“我陪你維修費用。”柳塵說着,正要賠償雲舒。

但云舒醒悟過來,卻露出一抹淡淡笑意,搖搖頭:“不用了,區區一點維修費用我還是付的起的。”

“沒事,你要不先去訓練艙裏面適應下自己的力量?”雲舒歪着腦袋,看着柳塵說道。

她心裏其實很吃驚,對柳塵的實力有着強烈好奇,到底是怎樣的一股強大力量,才能踩得鈦烙金屬融合振金的地板出現一個個腳印?

就算是她,也要盡全力才能打出一個淡淡的拳印,甚至要解開基因鎖才能做到這一點。

“好吧,那麻煩你了。”柳塵一臉苦笑,歉意的點點頭。

隨後,在雲舒的帶領下,柳塵一步一步的跟着,踩出了一個個腳印,讓這裏的人都呆住了。

“咕嚕!”

看着雲舒和柳塵離開後,大家才如夢初醒,一個個瞪大眼睛看着那一個個深三寸的腳印,吞嚥着口水。

“太恐怖了!”有人驚悚的說道。

旁邊一人深以爲然,震驚的說道:“不可思議,這人到底是什麼來歷,簡直就是個怪獸啊。”

“鈦烙金屬融合振金,都能輕易踩出一個個腳印,這還是無意中,若是全力一拳那會是什麼情景?”

“嘶!”

一想到這裏,大家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氣,被嚇到了,對柳塵這神祕人充滿了一絲敬畏。

這還是人嗎?簡直就是一個怪獸,一個恐怖嚇人的人形怪獸,真懷疑是不是一個披着人皮的星際怪獸了。

“你們說,他不會是一個披着人皮的星際怪獸吧?”有一位少女語氣顫顫的說了句。

大家打了個冷顫,紛紛搖頭。

“別亂說!”

“我看應該不是星際怪獸,怎麼又披着人皮的怪獸?”

“對,應該是他的力量太強大了,無法控制才導致這樣的情況出現。”

“可是,這人力量也忒強大了點吧?”

“這還是人嗎?”

這羣人你一言我一語的,對柳塵充滿了好奇和敬畏,都產生了一絲絲驚駭的心裏,實在是被嚇到了。

他們看着這裏留下的一個個腳印,面面相覷,紛紛跟着走過去,一路上,看到了一個一個腳印。

但很奇怪,當走着走着,他們發現那些腳印越來越淺了,最後竟然只留下一層淡淡的痕跡,再沒有踩凹地面了。

“這人,好可怕的掌控力,這麼快就掌控身體內的力量了?”

有人震驚的說道,對柳塵的表現很吃驚,覺得不可思議。

“怪獸啊!”

“這人,就不是一個正常人。”

“我肯定,他就是個披着人皮外貌的星際怪獸。”

不少人說出了自己的猜測,極爲肯定,彷彿已經認定了一樣。

“切,哪有這麼帥的外星怪獸,瞎說,小心雲姐罰你們去外面清掃星際塵埃。”一名少女不滿的說了句。

這話一出,大家立刻收聲,很快來到了商務戰艦的訓練艙外,看到了裏面的一男一女,正是柳塵和雲舒。

只見,雲舒正一臉驚奇的看着柳塵,來到這裏後,他就差不多掌控了剛剛無法控制的力量了。

“基本掌控了。”

柳塵活動了下身體,笑道:“還要謝謝你,不如我轉維修費用給你,破壞了你的商務戰艦,更救了我一命,不表示一點我心裏不安。”

“噗…”雲舒看着尷尬和不自在的柳塵,撲哧一笑,接着反應過來,恢復了平靜的神色。

她看着柳塵,想了想說道:“好吧,你隨便轉個1億過來就好了,不夠的我自己再補充。”

一億,維修費用,就那些腳印,不懂得人覺得很貴,但是懂得的人卻覺得這點根本不夠。

她沒說錯,一億不過是隨便點,讓柳塵心裏好受些,也沒打算讓他能給多少錢。

“一億,太少了,都不夠填補幾個腳印。”柳塵搖搖頭,自然不傻。

他了解過戰艦的構造,價格,製造,維修等等,都很清楚,在他估算那些腳印,加上隔離艙,維修費用最少10億。

“賬號給我。”柳塵直接乾脆。

他要來了雲舒的賬號,直接轉了100億過去,讓雲舒愣了愣,接着含笑點頭,沒有拒絕。

人家的感謝,心意,自然要接受,否則,救了柳塵一命不收一點心意反而讓對方心裏不自在。

“謝了。”雲舒笑着頷首,說道:“又賺了100億,這一趟生意,不虧。”

“我帶你去休息吧。”她說完轉身離開。

柳塵啞然,沒接話,跟着她走出了訓練艙,走出去,正好看見一羣人看怪物一樣的眼神盯着他,渾身不自在。

休息艙,柳塵躺在牀上,靜靜的望着窗外的漆黑星空,已經漸漸能看見聯邦的首都星了。

他看了看日期,心裏苦笑,沒想到又整了十五天過去了,還有五天這樣就要進行第一次月考覈了。

“看來,要好好的安分一下了,不能再亂來。”柳塵自言自語,心裏有些苦笑。

不過他心裏卻有着一股喜悅之情,因爲這次在太空上潛修,收穫可以說極爲驚人的,成果喜人。

雖然還不知道具體的進步,但柳塵感覺肯定達到了自己的預期目標,只要回到學院好好測試一番,立刻就能知道了。

雖然說這艘商務戰艦上一樣有測試儀器,但柳塵又不傻,自己可不想暴露一些東西,畢竟人都需要保持一點祕密的。

半個小時後,商務戰艦終於進入了首都星,臨近外太空防禦區域,但一來這裏立刻發現不對勁。

在首都星外的星際空間裏,正有密密麻麻的戰艦,戰機,機甲等在大範圍的排查着什麼,彷彿在搜索什麼一樣。

“奇怪!”

“首都星發生了什麼?”

駕駛艙,雲舒看着前方一艘艘聯邦戰艦,正發來一個個確認身份的信息,彷彿在排查什麼。

雲舒一次次的確認身份,才通過了首都星的外太空防禦層入口,從這一個巨大光幕入口進入首都星外太空。

那裏有着一座龐大的太空艦港,是民用的艦港,商務戰艦可以在裏面靠岸停泊,至於軍用的,別想靠近。

柳塵也很好奇,首都星上發生了什麼,爲何有這麼多的戰艦,戰機在搜索太空區域?

他沒多想,根本沒想過自己失蹤,會引發這樣巨大的轟動和效應,甚至搞得一羣人緊張兮兮的。

此時,商務戰艦停靠在民用的太空艦港裏面,接受了全面檢查和消毒,這才能打開艦艙,讓人走下來。

“我們到了,終於回家了!”

機艙門前,雲舒帶着大批艦員走下來,一個個面帶激動的神色,彷彿久違的回到了這裏。

他們,從天河深處回來,自然激動了。

“我要走了!”

“雲舒,這次多謝你的救命之恩,這是我的私人通訊,有事情可以隨時找我,義不容辭。”

走前,柳塵交給了雲舒自己的私人聯繫通訊號,匆匆的離去,乘坐着一架太空電梯回到了首都星之中。

“一個神祕,有趣,強大的人。”

鑽石女人極品男 雲舒默默的看着遠去的柳塵,心裏閃過這樣一個念頭。 就在我們吵吵鬧鬧的時候,蕭先生的耳朵忽然動了動:「噓!前面有聲音。」

蔣亦夢立馬捂住嘴巴,我把耳朵貼在洞壁上仔細的聽了起來。

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從地洞的前面傳了過來,彷彿有什麼東西在地上爬一樣,接著又消失了,然後變成了一陣輕微的腳步聲。

鬼村這麼個恐怖的地洞里居然還有人?看來應該就是那個煉製靈嬰煞的人了。

我躡手躡腳的朝前面走去,蕭老頭和蔣亦夢也輕輕的跟在我的後面,生怕發出一點聲音驚動洞中之人。

越往前走,前面的路越來越寬闊。直到面前出現了一個十分高大寬敞的石洞,我止住腳步躲在旁邊一個土堆後面細細的觀察石洞里的一切。

幾盞忽明忽暗的燭火靜靜地燃燒著,空氣中充滿了腐臭的味道。

裡面擺著許多法器和黑色的大罈子,卻沒有發現人。

蕭老頭站起來走了過去:「過來吧!這裡沒有人。」

「剛剛不是還聽到有腳步聲嗎?怎麼沒看見人呢?」蔣亦夢慢慢站起問道。

傾盡餘生去愛你 蕭老頭仔細的聞了聞空氣中的腐臭味,然後盯著那幾支正在燃燒的蠟燭看了起來。

「莫非這些就是屍油燭?」蕭老頭看了看我。

「我感覺也像是屍油燭,難道說這裡就是煉製靈嬰煞和其他一些邪術的地方嗎?」我朝蕭老頭走了過去。

就在我們以為這裡沒有人,正準備放下心來的時候。

一股凌厲的風聲夾雜著一聲怒吼朝我和蕭老頭撲了過來。

「找死!」一個黑色的人影落在旁邊不遠處的地方。

「你就是那個煉製靈嬰煞的人?」蕭老頭朝那個黑影問道。

黑影慢慢的轉過身來,嘴裡發出一陣怪笑聲:「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哈哈哈哈!本來還想去找你們,沒想到今天你們居然送上門來。」

我用走山妖瞳借著屍油燭微弱的光,終於看清楚來人的面目。原來,他居然是一個身材矮小瘦弱的男人,此時正惡狠狠的看著我們。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