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事情,只要努力,便可以看到自己想看到的結果。

顧遲心裡這樣想著,同時也行動了起來。

「萌寶,你看爸爸給你買了什麼?」顧遲拿著一個哆啦A夢的拼圖,放到了萌寶的眼前。

自從那次看到程可歆在萌寶的房間裝飾上了哆啦A夢,萌寶很開心以後,顧遲便記住了萌寶的喜好。

所以這次投其所好,同樣買了一個哆啦A夢的東西。

不過這次是拼圖,需要兩個人一起完成的。這不但增加了父子兩人的相處時間。

同樣也讓萌寶長了智慧。

想到這,顧遲便看著萌寶的反應。

「謝謝爸爸,我很喜歡。」萌寶確實很喜歡這次顧遲送給他的禮物。

顧遲笑著揉了揉萌寶的腦袋,說了聲:「喜歡就好,不用謝。」

而後便跟萌寶開始了拼圖。

萌寶還是很聰明的,這些拼圖讓顧遲一個人拼,都得好長時間。

但是這次顧遲只是在旁邊稍微指導,萌寶很快就拼湊成功。

這讓顧遲也開心地抱著萌寶在原地轉圈。

萌寶開心地笑了。

小時候便一直期望在爸爸的頭上玩耍,現在終於實現,這讓萌寶怎能不開心。

坐在一旁一直看著父子二人的程可歆,也笑了。

現在的狀態無疑是最好的,至於女兒,且再等上幾年再說吧。

程可歆心裡想著,有時候有一份甜蜜美好,但是如果要做一件極有可能打破這種現象的事情。

那麼還是慎重點比較好,畢竟這樣一來,極有可能讓這個家造成不和諧的地方。

程可歆釋然地笑著,看著眼前同樣開心的兩人。

一家人親密無間,誰也融合不進去了。

夜晚,很快來臨。

程可歆躺在床上,睜開眼睛,看著天花板。

顧遲抱著程可歆躺在床上,心裡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可欣,你說今天的那個小女生她以後會不會穿上她想要的婚紗?」

程可歆不知道為什麼顧遲想要問這個問題,但是還是回答了他。

「穿不穿得上喜歡的婚紗我不知道,但是一定不會像她媽媽說的那樣嫁不出去的。」

程可歆覺得有些孩子他們受到的教育方式有問題,家裡即使再窮,那也不能讓一個小女孩的夢想就這樣破碎。

即使多說上幾句安慰或者善意的謊言又怎樣了?

最起碼這樣,不會讓一個孩子幼小的心靈受傷。

顧遲嗯了一聲,沒有多說什麼。他本來就是隨口一問,現在聽到了程可歆的回答,便堅定了心中的想法。

就這樣,兩人相擁入睡,徹夜好眠。

不過讓人奇怪的是,第二天早晨程可歆起床的時候,並沒有發現顧遲的身影。

程可歆簡單的洗漱,下樓去找顧遲的時候,也沒有找到。

給顧遲打了電話,也是無人接聽。

程可歆心裡疑惑,一般顧遲即使離開,也會給自己說一聲的。

獵愛上癮:豪門鎖嬌妻 並且不在家,手機二十四小時開機,接通電話,但是今天是怎麼了?

為什麼一大早晨起床,顧遲便不見了?

程可歆心中疑惑,便去了萌寶的房間,萌寶還在睡覺。 程可歆索性就坐在沙發上等著,她想,到了早餐的時候,就會回來的。

但是程可歆想多了,到達飯點的時候,顧遲仍然沒有回來。

程可歆看著已經洗漱完畢的萌寶,只能讓萌寶來吃飯。

不過程可歆還發現了一個問題,那便是,楊佐也不見了。

那麼今天早上,萌寶只能由自己送他上學了。

知道這一點以後,萌寶非常開心。

因為程可歆也已經有好長時間沒有送萌寶去上學了,這次終於可以讓媽媽送自己上學了。

程可歆朝著萌寶笑著,讓萌寶快吃飯,別誤了上學的時間。

萌寶當然爽快地答應了。

程可歆心裡還是在想著顧遲到底去了哪裡,但是想了很久都沒有想到。

並且到了萌寶上學的時間了。

程可歆從車庫裡開了一輛並不是特別張揚的車,讓萌寶坐好以後,便踩了油門出發了。

這邊程可歆在想著顧遲在幹些什麼,而另一邊,顧遲則在想著這朵花應該放在什麼地方。

原來,顧遲一直覺得虧欠程可歆,想要給程可歆一個刻骨銘心的婚禮。

所以現在應該走一次正常的程序,而眼下便是要向程可歆求婚。

顧遲聽說一個女人在當眾被人求婚,是一件幸福的事情,所以顧遲專門把求婚地點定在了本市最大的公園。

這樣一來,地點比較溫馨,適合求婚。二來,人流量也是比較多的。

顧遲看著自己一大早上就起床布置的場景,心裡瞬間佩服自己。

滿地的花,以及樹上的點綴,讓整個公園看起來比以前更美了。

一些路過的人,看著眼前的裝飾,都紛紛停下了腳步,看看這到底是幹什麼的。

看了一會,便知道一定是哪家的大款來博女子歡心的。

一些比較八卦,愛湊熱鬧的人便留了下來,等著這件事情的女主角過來。

「楊佐,看時間。」顧遲看著現在收拾得也差不多的,便讓楊佐看看現在幾點。

如果時間到了他想要等到的時間,就讓程可歆過來。

「少爺,十一點三十分了。」楊佐看了看手腕上的手錶,回答著顧遲的問題。

十一點三十分……

顧遲計算了下時間,覺得到了。

便拿出手機,給程可歆發了一個簡訊。

「現在來我們常去的那個小公園。」

顧遲發完這條簡訊以後,就收到了程可歆的回復。

「你在那幹嘛?」

但是顧遲並沒有回復程可歆。

他怕穿幫。

所以現在能不跟程可歆說話,就不要說。這次求婚給的就是一個驚喜,如果讓她提前知道了,那便沒有驚喜了。

「大家都行動起來。」楊佐看著顧遲已經準備就緒,就吩咐大家打起十二分的驚喜。

因為程可歆原本就一直擔心著顧遲,現在既然已經可以聯繫上顧遲,那麼便跟著顧遲的指示走吧。

想到這,程可歆趕忙收拾了一下,便開車出門。

在路上,她也想了很長時間顧遲到底在搞什麼鬼,但是無奈,她怎麼也想不出來。

想不出來的事情便不想了,只需前往那個常去的公園便知道了。

想通了這點以後,程可歆便慢慢開著車。

程可歆的車技並不好,所以開快怕出了什麼意外。

「快快快。」大家看著程可歆出現在公園門口,便趕忙招呼大家行動起來。

就在程可歆踏入公園的那一刻,整個天空驟然成為黑夜,就連伸出手,那也是看不見五個指頭的。

程可歆心裡有點慌了,但是她無奈,在考慮到底要不要繼續往前走。

祁先生,請離婚 片刻之後,程可歆鼓起勇氣繼續向前走著。

忽然,程可歆腳下猜到了一個凸起來的按鈕,頓時整個漆黑的天空中多了一些漂亮的星星點綴。

看起來美極了。

顧遲為程可歆構造了一個美麗的星空。

程可歆雖然驚訝,但還是繼續向前走著,她已經知道了顧遲想要幹嘛了。

不過也只是勾唇笑了笑,沒有多說什麼話。

因為此刻,雖然自己已經知道,但還是得保持著一副驚訝的樣子。

只有這樣,才能讓顧遲不失望。

程可歆滿懷憧憬地向前走著,她想要知道前面還有什麼驚喜在等著她。

果不其然,就在程可歆又走了幾步路以後,便聽到了音樂響了起來。

程可歆記得這首歌是自己以前非常喜歡聽的一首歌,但是自從離婚以後,自己再也沒有聽過了。

現在又重新放了出來,讓程可歆眼中閃起了淚花。

這首歌,勾起了她許許多多的回憶,以及一些美好的事情。

她抬頭看了看天空,希望不要把這麼浪漫的時刻毀在了眼淚上。

等待眼裡的淚光漸漸回到眼眶的時候,程可歆繼續向前走著。

她以為自己還會踩到什麼東西,隨後給自己又一個驚喜的時候。

身後屹立起了一個城堡,裡面有顧遲,有被他們從學校接過來的萌寶。

這是她兩個至親的人,現在都在那座城堡里了。

程可歆這一刻,所有的淚水全都抑制不住地流了下來。

程可歆知道今天顧遲是要給自己表白的,但是卻沒想到,今天的表白會這麼感人。

她知道,自己今天一定是忘不了這一刻自己心裡的感覺了。

她走到了城堡里,看著顧遲和萌寶,心裡非常開心。

從一早上就開始擔心的顧遲,現在終於見到了,並且還是以這種方式。

程可歆不知道此刻應該說什麼話,來表達自己現在的心情了。

「謝謝。「只有這兩個字,是程可歆一直想說的。

謝謝你一直以來對我的包容和疼愛。

謝謝你給我精心準備了這場告白。

謝謝你在我的人生中充當了一個最為重要的角色。

謝謝……

千萬的言語盡在程可歆的眼神中。

眼裡的堅定及淚花讓顧遲看在眼裡。

顧遲上前摸了摸程可歆的頭,抱著她說:「傻瓜。」

而後,程可歆便感動地哭了起來。

曾幾何時,顧遲也是這樣抱著自己,溫柔地說一聲傻瓜。

這是好久都沒有的,但是現在顧遲說了出來,讓程可歆有種回到當初的感覺。 就在顧遲抱著程可歆的時候,音樂由柔和轉為激烈,隨後整個天空的星星都飄落下來。

看起來如天河中的星星隕落,實在是美極了。

程可歆看著顧遲,顧遲眼裡也全都是星星閃爍的樣子,她知道他的眼睛很美,但是這樣閃爍的,她是沒有看到過的。

「可欣,今天,我就要向你求婚。」顧遲霸道地說著這句話,隨即,單膝跪地。

顧遲從小隻跪過顧爺爺,別人是沒有跪過的。

所以程可歆便是顧遲跪的第二個人。

「可欣,我們第一次結婚,我並沒有給你求婚,給你告白。這是我的不足,但是今天,我要你嫁給我,做世界上最幸福的新娘。」

「可欣,我愛你。嫁給我吧。」顧遲說完這句話,頓時燈光亮起,滿天的玫瑰花瓣紛紛飄落。

周圍圍觀的群眾都紛紛喊道:「嫁給他,嫁給他。」

這時,程可歆才發現,原來周圍已經有這麼多人了。

只是因為剛剛的黑色,自己沒有看到而已。

但是現在,程可歆看著四周,竟然能有這麼多的人。

不過理智讓程可歆知道,顧遲還跪在自己的面前。

程可歆看著顧遲,他眼裡的真情流露自己是可以看得到的。

往常顧遲都是以一種溫柔的眼神看著自己,但是此刻,不僅僅是溫柔,還有一份堅定。

這讓程可歆笑了笑,而後說:「我同意。」

聽完這句話,全場周圍都紛紛喝彩。

顧遲則是把婚戒帶到了程可歆的手上。

程可歆看著眼前熟悉的婚戒,愣住了。

她記得自己的婚戒當時已經扔掉了,但是現在,怎麼會跟她以前的那枚一模一樣?

程可歆看著顧遲,心裡表示疑問。

顧遲站起來,看著程可歆說:「這並不是當年你扔掉的那枚,這是我按照當時的樣子買的。」

「因為,這是你自己精心挑選的婚戒。」

顧遲的最後一句話,讓程可歆徹底感動了。

是啊,那是當時自己親手挑選的,並且自己當時也確實親手扔掉了。

顧遲是用了多大的本事,費了多少的時間,才找到這一模一樣的戒指呢?

當時程可歆選的戒指,雖說不是很貴,但確實世界上獨一無二的。

想了很久,程可歆覺得現在糾結這些,並沒有什麼好處,也就不再想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