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真是先謝過李先生了。」鄭秋臉上笑呵呵的說道,這會兒真是感覺自己之前花的錢沒白費呀,這塊石頭40公斤呢,就算是只有一小部分,裡面至少也得有八公斤以上的翡翠,這價值就得超過一兩千萬了,還得看品種怎麼樣,要真的全部都是冰種,這價格絕對要超過2000萬。

別看翡翠的價格那麼貴,可你平時有2000萬的錢,你也買不到這塊翡翠呀,翡翠拿回去之後可以加工成各種各樣的東西,到時候盈利1000萬是肯定的,如果放的時間夠長,恐怕這個價格還會增長。

啪嗒…

石頭被從中間切開了,然後落在了檯子上,正好有一面被鄭秋看到了。

我操,這不是2000萬的問題啊,這塊石頭裡面的翡翠至少有十幾公斤,這絕對得翻一番呀,而且大部分都是冰種的,還有一塊豆青種的,那塊豆青種的就不提了,畢竟比較低端,但是一大塊冰種的被切成了兩塊,這兩塊的總價值至少得超過3000多萬,這還是按照以前的價格來估價呢。 整整半分鐘的時間都沒人說話,大家都被這個場面給震驚了,這簡直就是送錢來的,李天花多少錢買來的這塊翡翠原石他們不知道,但是現在這塊翡翠的價值他們能夠推斷的出來,按照現在的行情所有的翡翠加起來絕對超過4000萬。

別人不知道這塊石頭花了多少錢,胖子可是絕對清楚的,不到50萬買來的,這可是超過一百倍呀。

李天這還只是挑了一塊一般情況呢,這要是挑那些表現好的,不知道這些傢伙會瘋狂成什麼樣子。

「卧槽,你要幹啥?」看到李天重新抱起翡翠,胖子就知道這個傢伙還要自己解石,趕緊的把這傢伙拉開,連粗口都爆上了。

「我說你能不能有點專業知識,這石頭都切成這樣了,當然是一點兒一點兒的擦出來了,有你屁事呀,人家有專門的師傅!」胖子無可奈何的說道,一般這樣的石頭就不需要自己來解了,幾乎跟個明料差不多了,就把旁邊這些石頭給擦去,有專門的人來做這些事情。

胖子從口袋裡掏出一把人民幣,大約得有好幾千吧,塞給了旁邊的一個服務員,服務員笑呵呵的換上工作服,接著就開始擦石了,人家的能力可比李天強多了,擦石機一點一點的前進,根本就沒有損毀翡翠,如果讓李天來的話,這會兒桌子上的翡翠顆粒會更多的。

李天這個時候才知道還有這樣的服務,看來自己對這些真的是一無所知,也難怪周圍的人拍腦門了,自己這樣一個門外漢,竟然試出了這麼好的翡翠,他們這些人空有一肚子的知識,一輩子也沒有開出過這樣的翡翠,難怪心裡不舒服了。

「李先生,這是規矩…」鄭秋從身後人的包里接過來一打紅包,大約有20多個,裡面都裝的是一百塊錢,交到了李天的手裡,還真別說這玩意兒,李天從來沒有準備過,既然是人家行內的規矩,咱就得服從呀。

鄭氏珠寶集團是大集團,每次參加這樣的翡翠公盤,他們都有散發紅包的機會,也就是說每次人家都有賭漲的機會,人家可沒有什麼特異功能,這全部都是靠的經驗。

李天趕緊的給鄭秋道謝,如果不是鄭秋的話,恐怕李天今天就曬場了,雖然別人都知道李天是個新手,也不會怪罪李天,但多少不是個事兒,能把這個事情給圓起來,也算是非常不錯了。

胖子這傢伙直接就先抽了一個,早先李天說好的,周圍的人也都涌簇向前,都想要沾沾喜氣兒。

最先被解出來的就是那塊豆青種的,大約三四公斤的樣子,這樣的並不值什麼錢,但蚊子再小也是肉呀。

「小兄弟,我來討個彩頭吧,20萬把這個豆青種的給我吧,我在我們縣城那邊開了個珠寶店,那邊就適合這個樣的。」站在最前面的一個中年人開口說道,這傢伙一雙老鼠眼兒,一看就是想要佔便宜的,如果20萬想要買這個豆青種的翡翠,幾年前還是沒問題的,現在的價格早就翻了一倍了。

「這位老哥兒這麼說恐怕不妥吧,我那邊也急需這樣的料子,我出30萬。」人群中的一個年輕人說道。

他出的價格算是接近真實的價值了,不過只要是在翡翠公盤上出手的翡翠,一般都是會超出真實價值的,因為這裡的競爭比較大,周圍這些人全部都是業內人士,有的時候都要比一些拍賣會的價格還高。

李天抬眼看了一下周圍,其他的人並沒有準備開價,畢竟他們都有高檔的珠寶店,這種豆青種的也沒有幾個盈利,他們都把視線放在了冰種翡翠上。

「既然這樣的話,我出35萬。」

「那我出42萬…」

「讓給你吧…」

最終老鼠眼的中年人沒有拿下,讓給了那位年輕人,超過實際價值兩三萬塊錢,這傢伙回去之後還是有利可圖的,樂呵呵的跟李天辦完了交接,這裡辦交接也是非常容易的,組委會那邊就有寫好的合同,只要把翡翠的重量和品種寫上,包括你們談好的價格,雙方簽字過後就可以了,然後就是直接匯款。

李天也驚訝於有這麼快的速度,還以為得有一堆的手續可走呢,這其實是李天想錯了,組委會的人也知道這些人時間緊急,所以還是從快比較好。

接下來是真正的重頭戲了,大家也都開始摩拳擦掌,有人在剛才的時候就開始打電話了,打電話當然是為了調集資金,這樣的好東西可不是天天都有的,如果能夠在公盤的第一天買下,花的錢應該是比較少的,因為第二天如果出現了一樣的翡翠,估計第二天的起始價格就是第一天的成交價格。

這也是為什麼翡翠的價格會越來越高的一個原因,每次翡翠公盤過後,翡翠的價格都將會推向更高,有很多經濟學家說,翡翠的價格含有太多的泡沫,但是也有很多人說了,翡翠是一種不可再生的東西,就算是現在價格虛高,將來也會頂上去的,並不存在什麼泡沫。

這位師傅的手腳還是很快的,半個小時的功夫,就把兩塊冰種翡翠放在了桌子上,這兩塊的重量不一樣,小的一塊大約有四公斤左右,大的一塊大約有12公斤左右,接下來還是跟剛才一樣,價高者得,亮晶晶的翡翠就擺在桌子中間,組委會的人也叫來了警察,這也是因為現場開出了翡翠,價值比較貴重的事兒。

「咱們還是一塊一塊的來吧,先拍賣的就是這塊小的,大家有意思的可以開價了。」胖子一看李天那個樣子,就知道這個傢伙沒有經歷過類似的事情,乾脆自己來代辦吧。

對於胖子的行為,李天也沒有制止,既然人家貨主都沒有什麼話,大家也就認為胖子的話有權威性了,胖子別提多高興了,活了一輩子也沒有這麼榮耀的時候,就好像自己開出來的一樣。 另一邊趙偉也給她帶來了一個好消息。

之前顧可彧教他的在微博做在線問答的方式取得了很大的成功,效果和影響比顧可彧預料的好太多了。

江映寒的醜聞背後的真相也被慢慢揭露了出來。

趙偉之前在問答欄目中故意賣關子,只拋出了一點點消息,但是有一些好事的網友還真順著這條線發現了趙亞寧。

趙亞寧雖然並不玩兒微博,但是他的其他的社交平台卻還是被人給扒出來了,大家還發現他在很多同性戀的網站上出現過。

而大家發現,這個男人的社交軟體上很少更新,只是偶爾會發一些參加活動的照片或者是生活照,正臉照都找不到一張。

可就算是這樣,還是被一些好事的網友們找到了一些蛛絲馬跡。

一位網友發帖分析了趙亞寧的一張生活照,將它放大再清晰處理過之後可以看到,在這張看起來只是吃飯的照片里,趙亞寧面前的紅酒酒杯上映出另一個西裝革履的中年男性,大概還是能看出來正是之前傳聞中與江映寒戀愛的股東。

就這樣,越來越多的細節表明,之前爆出江映寒醜聞的那張照片中的人根本就不是江映寒,而是另一位男藝人趙亞寧,輿論風向也很快就轉變了,基本上網友們都漸漸開始相信江映寒並不是同性戀。

顧可彧看到這些,也終於鬆了一口氣,現在江映寒的事情總算是過去了。

再過不久,綜藝節目《我們戀愛吧》就會播出,到時候估計她和江映寒的cp會大火,再次吸引不少人的注意。

顧可彧最近的熱度非常高,而江映寒更是圈子裡數一數二的高顏值小鮮肉,沒有了負面新聞,他們這樣的情侶組合一起會大爆。

同時顧可彧之前安排的《燃燒吧少年!》綜藝節目的事件真相也如她所料的被網友們拔了出來。

顧可彧之前讓趙偉在問答欄目里故意很是隱晦的放出了一些有關《燃燒吧少年!》新一期節目的料,果然網友們都興奮了,新節目出來后看的非常仔細,甚至可以說是在找茬了。

然後就發現其中有一段有問題,顧可彧手上的手鐲莫名其妙的換了手,也就發現了這一段就像趙偉爆料的一樣,是重新拍攝的。

那麼結論就很明顯了,顧可君就是趙偉爆料的那個因為對節目效果不滿,要求節目組重新拍攝的嘉賓。

因為有了之前的鋪墊,所以觀眾們都紛紛站在了顧可彧這邊,懷疑她在拍攝過程中受了委屈,顧可君要求節目重拍然後把本來勝利的她給淘汰了。

所以這一次難得的與以往不同,吃瓜群眾們幾乎都站到了顧可彧這邊。

顧可彧翻看了一下網路上網友們的發帖和評論,不禁笑了起來,原來她顧可君也有今天啊。

ID高山仰止的網友說道。

「顧可君還真是噁心啊!我就沒明白之前大家誇她貌美如花,到底美在哪裡,說話那麼噁心人,簡直就是明目張胆到處勾人的綠茶婊啊。」

ID一盒炸雞的網友留下評論。

「我一直覺得她很沒有家教,大家仔細看顧可彧被淘汰這一段就會發現,她故意下狠手推搡了顧可彧好幾把,她們可是姐妹啊!這樣也太過分了。」

ID為不吃香菜的網友更是直接發帖。

「顧可君小姐這樣品行不端的藝人,我建議各界應該聯手封殺她,喜歡她的好多都是青少年,這樣對青年人的不良影響也太大了吧!」

網路上紛紛一邊倒的站在顧可彧這邊,對於顧可君任意干涉他們喜歡的綜藝節目,因為不滿自己被淘汰而要求節目組重拍,更是故意為難顧可彧這個常駐嘉賓,開始了激烈的謾罵。

就這樣,隨著討論話題的不斷加深,《燃燒吧少年!》 我真是個演員啊 這檔綜藝節目居然上了微博熱搜榜,顧可彧也是第一次也正面形象出現在大家都視野之中。

而因此,有不少人瀏覽她的微博,看到了她之前發的街拍圖片,好評一片,很多網友還催她趕緊再拍一組,好跟著她學習穿衣搭配。

強婚奪愛:總裁的祕妻 這讓顧可彧有些受寵若驚,一切發展的也太順利了。

《燃燒吧少年!》第二期在各大平台播放后,他們玩的各個遊戲更是被大家紛紛模仿,所以很快第三期節目的拍攝也被提上了日程。

轉眼間就到了第三期節目開拍的日子,顧可彧到達拍攝地點的時候,其他的嘉賓還沒有到。

這是因為顧可彧做事一向喜歡給自己留足充足的時間,這樣有些事就不必做的匆匆忙忙。

她到了現場后就看到了王啟鵬導演,想著已經有一段時間沒見面了,顧可彧很是熱情的上前打算打個招呼嘮嘮嗑,然而王啟鵬卻是率先開了口。

「顧可彧,你過來一下休息室,我有些事情要問問你。」

來自星星的寵妻 王啟鵬說這些話的時候,表情很是凝重嚴肅,這讓顧可彧心慌了一下,關於他要問自己的事情,她也大概猜到了,肯定是與最近因為自己和顧可君的糾紛,導致《燃燒吧少年!》節目被推上熱搜有關。

顧可彧乖乖的跟著王啟鵬來到了他的休息室。

王啟鵬導演今日是很難見的嚴肅,在顧可彧進門之後,他將房間門重重的拍上了。

一聲巨響,讓顧可彧的心臟漏跳了一拍。

「我問你,那天重拍,你是不是故意的把手上的手鐲換了一隻手戴?」

王啟鵬盯著顧可彧看著,就見顧可彧一臉的坦然雖然心裡有些慌亂,但她很清楚,自己在王啟鵬這樣見多識廣的人面前撒謊是沒有任何意義的,所以她乾脆大大方方的承認了。

「是,我是故意的。」

「你怎麼能這麼做!你知不知道這樣會給我們的節目帶來多大的影響?」

王啟鵬怒火衝天,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

「導演,您說的這些我當然都考慮到了,我之前也和爆料的媒體打過招呼了,他已經在網上澄清過我們的節目絕對沒有劇本。」

顧可彧趕忙和王啟鵬解釋起來,要是讓他誤會了自己那可就麻煩了。 人群中,一雙陰冷的眼睛看著胖子和李天,這個人就是董老頭,董老頭本身陪著秦小姐在辦交割,他們秦氏集團也買下了不少的石頭,聽說這邊有人解石,所以他就過來看看,沒想到竟然是這兩個貨色,而且還解漲了。

運氣,這絕對是運氣,這塊石頭之前的時候董老頭也看了,根本就不覺得裡面會有任何非翠,他們兩個能夠弄出翡翠來,絕對是運氣的成分。

「啊…小姐…」董老頭一個沒注意,秦小姐也帶著自己的助理過去了,出了這樣高品質的翡翠,秦小姐肯定要參加競價的,小的那一塊兒倒還無所謂,但是大的那一塊必須要拿到,這跟鄭秋想的都是一樣的,雖然他們的倉庫當中還有不少的翡翠,可是在這一行想要做到龍頭地位,必須得有足夠的儲存才可以,所以他們瘋了一樣的收購翡翠,哪怕價格稍微高點,也是可以接受的。

秦小姐已經懶得理這個傢伙了,發生了這樣的事情,這個老頭子竟然還想瞞過去,剛才就想要過來看看,這老頭子說這邊沒什麼事情,他自己過來就可以了,幸好秦小姐給李天發了個簡訊,李天想著看張萌的面子也得告訴她一聲,所以秦小姐才出現在這裡,如果秦小姐真的不在這裡的話,恐怕鄭秋是高興了,至少少一個大敵呀。

老董也知道自己做錯了事情,不過身為公司的股東,這傢伙沒理由給秦小姐低頭的,雖然秦氏珠寶集團是姓秦的,可秦家的股份也只有50%多,並不能夠全部做主,如果秦小姐是秦家的下一代領導人,那麼老董肯定低頭的,可她僅僅是大陸地區的一個負責人,並不算是集團的真正高層。

對於李天的本事,老董是一點兒不知道,但是秦小姐卻非常清楚,本來就想著在這屆翡翠公盤上能夠有收穫,而且是從李天那裡收穫,原本的打算很好,沒想到被老總給攪和了,而且這老頭竟然還中間使壞,如果這塊翡翠就這麼讓給了鄭家,秦家可是會損失不少的,現在秦小姐出現在這裡,就算翡翠被鄭秋買去,價格也絕對會十分高昂的。

「秦小姐,董先生,莫非是因為剛才賭局的原因嗎?好像現在還沒有到吧,我覺得應該讓李先生出售完畢再開始吧。」鄭秋看到秦冰過來,鄭秋的臉上就有些不怎麼好看,剛才要是這個女的不在這裡,自己至少能夠省不少錢呢,沒想到又出來了,不過鄭秋也不是傻子,言語之間就充滿了挑釁。

「是我讓秦小姐過來的,秦小姐跟我的朋友是表姐妹,於情於理都應該照顧一下。」秦冰感覺到十分尷尬,幸好李天的這句話救了她,要不然的話真不知道該如何繼續在這裡呢,明明跟人家下了5000萬的賭局,雖然不是你自己,但也是跟你有關係的,現在又要收購人家的翡翠,開什麼玩笑呢?

李天也不是貪圖人家的美色,也不是說為了張萌,純粹是為了自己,對於周圍的這些人,李天不怎麼了解,但是對於鄭秋的能力還是非常了解的,李天估計周圍的這些人不是鄭秋的對手,所以如果想要自己的翡翠賣上高價,只能是找一個相應的對手過來,鷸蚌相爭才能漁翁得利啊,要不然的話自己豈不是白白虧了?

李天還可以收斂自己的脾氣,那邊胖子跟老總互相看了一眼,大家都看不慣對方,所以話不投機半句多,直接冷哼一聲拉倒了。

「我說幾位,咱們這個拍賣到底什麼時候開始呀?」本來剛才都要開始了,結果因為秦家人的到來,延誤了一會兒,下面的這些商戶都有點著急了。

「這位兄弟要是喜歡,現在直接開價就是了,咱們隨時都能開始,先拍賣這塊小的。」胖子樂呵呵的說道,臉上的肥肉一顫一顫的,看得周圍人都有點反胃了。

「既然大家都不吭聲,那我就先拋磚引玉了,我出350萬。」還是剛才那個老鼠眼兒的中年人,這傢伙剛才雖然落敗了,但是並沒有離開。

「這種貨色恐怕不是你們一個縣能夠吃得下去的吧,我出450萬。」很明顯,剛才老鼠眼的中年人說謊了,縣城當中的珠寶店根本就不需要這種東西,其他人拆穿了他的謊言。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開始加價,鄭秋跟秦冰兩個人都沒有說話,他們都知道還沒開始呢,現在這個時候是預熱階段,根據鄭秋的估測,這塊小的翡翠也得到800萬左右,那個時候才是他們喊價的時候。

「760萬,要是還有再高的,我就直接放棄了。」 億萬獨寵:boss搶婚成癮 老鼠眼的中年人咬著牙說出這個數字,然後就站在了一邊,這也是他能承受的最高價格了,如果比這個價格還高的話,恐怕以他的銷售渠道,在這塊翡翠上也就賺不到什麼錢了。

大的公司還可以賺名利等等的附加值,但是對於他們這種小公司來說,眼前的利潤就是最主要的,所以當眼前沒有利潤的時候,他們也就準備退場了。

天降萌寶:總裁爹地放肆寵 老鼠眼中年人註定要退場,在他剛剛說完不久,秦小姐就開價800萬了。

在場外的很多人也都住嘴了,湘江的珠寶集團都比內陸的要稍微大一點,而且他們的工藝師也比內地的要好,同樣的一塊翡翠,在人家手裡要比在咱們手裡多出20%的利潤,這還算是少的呢,如果要是銷售得當,50%甚至是80%都有可能,誰讓人家入行的早呢?

「850萬。」一個不死心的本地買家說道,這也是他能承受的最大限度了。

「860萬。」鄭秋示意自己的助手下場了,而且鄭秋加價加的都很微小,這個時候距離盈利點很近,盲目的加價只能是給自己帶來困難。

貌似現在拍賣才正式開始。 李天一邊看他們拍賣一邊也在思考,看來內陸地區的珠寶集團實在是沒有辦法跟港島相比,當鄭秋和秦小姐都殺進來的時候,其他人基本上都不說話了,幸好剛才自己把秦小姐給叫來了,要不然的話,鄭秋就可以以860萬拿下這塊翡翠了,自己豈不是少了很多的錢嗎?

「900萬。」秦小姐叫出了今天的最高價,周圍的人也都發出一聲驚呼,就算是秦氏珠寶拿到了這塊翡翠,900萬的價格也絕對不低了,除非他們能夠找到合適的買主,要不然的話也沒有多少的利潤。

「秦小姐真的是沒有掌握過大局呀,這樣美麗的翡翠才開到這個價格,那我就勉為其難的再加上點兒吧,910萬。」兩個人從860萬直到了910萬,每次秦小姐都是加價比較多的,而鄭秋這邊只是增加10萬塊。

「950萬…」秦小姐又燒掉了40萬,不過李天的心裡卻很高興,自己又有40萬入賬了。

「960萬…」鄭秋笑著說道,還是剛才的老表情,只加了10萬塊。

「1000萬…」秦小姐皺了皺自己的眉頭,喊出了1000萬。

鄭秋這次沒有著急加價,而是看了看不遠處的秦小姐,他們兩方在湘江就殺的很厲害,現在進入了大陸地區,還得是他們競爭,誰讓大陸地區沒有很出名的珠寶集團呢?

秦小姐是想要這塊翡翠,但是鄭秋很明顯就是來鬧事兒的,他只想讓秦小姐多出點錢,然後剩下的那一塊就不用跟自己競爭了,秦家雖然錢不少,可也不能準備那麼多錢吧。

「1010萬,這塊翡翠還沒有到它的價值呢!」鄭秋這個傢伙真是讓人討厭,場上很多人都開始同情秦小姐了,都覺得鄭秋這個傢伙實在是太討厭了,要麼你就加一個高價,要麼就乾脆放棄,也不用10萬10萬的加價吧。

「既然鄭先生認為價值如此的高,那我就讓給鄭先生吧。」場上的情況竟然是發生了這樣的變化,連坐在旁邊看戲的李天都沒有想到,他以為秦小姐肯定會繼續加價呢,沒想到秦小姐嫣然一笑,把這塊小翡翠讓給鄭秋了。

額…

鄭秋感覺自己猛的一拳打在棉花包上了,讓他感覺到非常的不爽,而且在這麼多人都看見的情況下,自己被秦家的秦冰給耍了。

「你…」鄭秋馬上就要出口成臟,不過被自己的助理給拉住了。

「少爺,不要胡來,這裡有那麼多人呢…」

鄭秋瞪著眼睛看秦冰,然後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李先生的這塊翡翠絕對是物有所值,請相信我們鄭氏珠寶集團一定會讓它體現出應有的價值,我這就給李先生轉賬…」既然已經把錢花了,那也就沒什麼好說的了,他們這些大家族的公子都不是凡人,很快就調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緒,雖然心裡還是不怎麼得勁,但是該說的場面話還得說,就憑這一點,剛才鄭秋丟掉的臉面,一瞬間就拿回來了,不得不說大家族的教育的確不錯。

李天笑呵呵的跟這個傢伙做了交易,然後看到手機里多了一條簡訊,臉上的笑意更濃了,原本以為秦小姐不是鄭秋的對手呢,沒想到最終竟然戲耍了鄭秋,看來這些港島大家族的子弟都不是鬧著玩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心思。

鄭秋在這件事情上稍微有些吃虧,就算是他們家裡有良好的工匠,再加上鄭氏珠寶集團的渠道,這塊翡翠如果年內出手的話,他們也是賺不到什麼錢的,一年之後大約會有20%左右的盈利,但是可壓著一千多萬的錢呢。

按照兩大集團助手給出的價格,980萬應該就是盈利點了,秦冰的心裡也是很緊張,剛才自己應該繼續叫價的,如果鄭秋跟著的話,恐怕鄭家虧的就不是這麼幾十萬了,或許後面還能加一個零。

「下面應該就是這塊大的了吧,我們也不要廢話了,我出3000萬。」現在的鄭秋很明顯沒有剛才的氣度了,剛才還能讓下面這些人加價呢,現在出了一個3000萬的價格,直接就把70%的人給淘汰了,這些人如果以高於3000萬的價格拿到手,恐怕要賠本的。

「沒理由這裡的事情讓兩位來做主吧,我出3500萬。」開口的這個人,李天不認識,胖子是認識的,這就是京城許氏珠寶的總經理,許氏珠寶在華北一帶很有影響力。

一看這個人,鄭秋和秦冰都有些發怵,這個人可有官方背景,如果跟他競爭的話,以後可能路途不怎麼好走,畢竟他們經商的不願意和做官的為敵,這是幾千年來總結下來的,可不是他們自己說的。

「你們這些華夏人真是麻煩,我們高麗國永昌金行出3800萬。」就在秦氏珠寶和鄭氏珠寶雙雙退出的時候,沒想到旁邊出現了一個棒子國的人。

看這個傢伙囂張的樣子,好像周圍所有的人都不是他們的對手,棒子國自古仰慕華夏文化,所以對於華夏喜歡的東西,他們也是熱衷於搜集的,這兩年在棒子國內也願意收集翡翠了,所以翡翠的價格也水漲船高,他們這一次也到華夏來收購一批,希望回去能夠賺個錢。

許氏珠寶雖然在華北地區不錯,可3800萬的價格,已經超越了他們的盈利點,這位許先生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不競爭下去了。

「4000萬…」既然這位許先生不競爭了,鄭秋就沒有什麼好害怕的了,面對這些棒子國的人,鄭秋可沒有讓步。

「4200萬。」棒子國又開價了,棒子國的消費水準要比華夏高,所以那邊能賣的價格也要高一些,他們跟華夏各大珠寶行的盈利點不一樣,所以這個傢伙敢於出價。

不過現在出價也非常小心了,只敢小幅度加價,真的買貴了的話,回去也不好交代。 這次的爆料很可能會讓大家覺得這個節目是有劇本的,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真人秀,但是顧可彧已經讓趙偉提前放出了消息,說明是因為其他原因重拍了一部分,觀眾們的矛頭就會放在顧可君身上,而不是她們的節目本身。

王啟鵬沉默了一會兒,然後嘆息一聲,再次問道。

「之前那個爆料的記者是你買通的嗎?」

顧可彧應了一聲,直接講明了情況,與其說謊而讓王啟鵬對她心生厭惡,還不如直接坦白一切。

「王導,這次的事情我很抱歉,我處理的並不到位,可是那天的顧可君您也看到了,是她太欺負人了。」

顧可彧直接把自己心裡的委屈說明,這樣王啟鵬才不會抓著她給媒體爆料消息的事情不放,果然王啟鵬的語氣鬆了下來。

「再怎麼說,你們兩個都是姐妹啊,有時候受些委屈也沒什麼,真的沒必要搞的這麼難看。」

王啟鵬可真是一個老好人啊,顧可彧聽完他的話真的是無奈了,心裡冷笑一聲。

「您要是看到顧可君是怎麼對我的,就不會說這話了,顧可君哪怕有一點把我當作姐姐,我都不會像今天這樣。」

導演看著一臉冷漠無情的顧可彧,實在也是不知道該怎麼說,畢竟是人家姐妹兩個人的事情,他一個外人屬實是插不上什麼嘴,所以也不敢多議論些什麼。

「這次我就不責怪你了,你也算是考慮問題比較圓潤了,並沒有太大的漏洞,這次也是給夠了節目的熱度。」

導演雖然還是比較嚴肅地在說這個事情,但是也沒有過於擺臉子。

「但我還是要多說一句話,不管你和顧可君之間有什麼矛盾或者過往,但是能在這個圈子裡生活下去已經是不容易,我經過這幾次合作也看出來,你是一個對自己挺狠的人,但是你不能把優點變缺點,物極必反。」

王啟鵬語重心長的說了一大堆話,就是希望能夠稍微勸一下顧可彧。

顧可彧心裡也明白,眼前的這個導演並不是端架子來訓斥自己,而是真心為自己的好,為自己考慮,她心裡聽了這番話也是暖暖的,像春日裡的陽光。

外人並不能看到事情的全部真相,大家都以為她和顧可君兩個人就是相互競爭看不順眼,其實很多人不懂顧可彧從小一直被她是怎麼欺壓的。

現如今,顧可彧有機會再活一次,為了讓自己在這個圈子裡正大光明的生存下去,她用了所有的辦法,想要正大光明堂堂正正的過完這一生。

他們談完就回到了錄製現場,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

各位嘉賓已經到場,看大家的表情是已經知道有一些事情發生了。

這些嘉賓其實好多沒有那麼敏感,根本沒有想到這次網路上的泄露和顧可彧有關係,特別是許家君這種有點單純的,就以為是碰巧的。

這期顧可君不在了,各位藝人剛碰到一起也是嘰嘰喳喳吐槽了一番,顧可君實在是讓人心煩,吐槽完了這才開始正式拍攝。

日子安安穩穩的過了一個月,沒有太大的事情發生,特別是江映寒的醜聞風波似乎已盡翻篇了,娛樂圈的頭條每天都在更新,大家似乎已經遺忘了。

就連顧可君也吃了虧,現在就是秋後的螞蚱蹦躂不了幾天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戀愛吧》準備開始錄製了,顧可彧心也是落地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