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我……」

「哎呀不用解釋,我都懂的,你肯定是喜歡林助理。」

譚洛汐本來是否認的,可對上顧錦臉上的笑容她就知道自己解釋也沒有用。

「太太,我不是要和林助理髮展什麼辦公室戀情的,在公司我已經盡量不和他接觸,我沒想破壞規則。」

「放心啦,我找你可不是興師問罪,反而我覺得你和林助理真的很配,我想要撮合你們。」

譚洛汐一愣,「太太你這是什麼意思?」

這個劇情完全不對啊,怎麼和自己預想的不同?

總裁夫人難道不應該和總裁一樣冷酷無情嘛?

譚洛汐一頭霧水,完全摸不透顧錦的想法。

「我就說實話吧,林助理也老大不小的了,你也知道他性格古板又冷漠,根本不讓任何人靠近他。

以至於過了這麼多年他身邊還沒有女人,他自己還特別喜歡這種狀態。

我和我先生也是為他操碎了心,都希望他能早點成家立業。」

顧錦說話的口氣特別像是家裡三姑六婆,逢年過節見面就想要給你介紹相親對象。

譚洛汐怎麼都無法把她,甚至是司厲霆同傳說中的形象聯繫起來。

她腦中浮現出一個畫面,顧錦和司厲霆你一言我一語猶如小惡魔一般對林均催婚。

「那太太那天同意我進帝凰就是這個原因。」

「是啊,譚小姐膚白貌美大長腿,而且還喜歡林助理,有32D,我覺得你完全符合林助理的擇偶標準。」

譚洛汐扶額,32D也算上了。

關於這位太太她有過一些了解,可應該都和現在不太一樣啊。

「太太,如你所見,我是很喜歡林前輩,不過前輩並不喜歡我。」

「所以譚小姐不要放棄他,林助理這樣的男人其實很簡單。

一旦他真的對你動心,這一輩子你都是他寵愛的對象。」

譚洛汐無法理解,「像是他那樣的機器人會真的愛上一個人嗎?」

「會,而你肯定就是那個讓他動心的人,穿這件吧。」

顧錦沒有給譚洛汐拿襯衣,反而是拿了一件低胸的打底衫。

「這件衣服很低,不太好吧,剛剛才出了那樣的事情,林前輩他……」

其實譚洛汐本人是不太愛穿這樣的衣服,除了在馬爾地夫刻意勾引林均的時候穿過。

現在在公司,她的胸本來就大,穿這個打底會更加明顯的。

譚洛汐想到之前林均的臉色就害怕,他一定會以為自己是靠美色來蠱惑人的。

自己這幾天的努力全都在今天徹底泡湯,譚洛汐不想在林均心裡成為那樣的人。

「譚助理,你就相信我的眼光,穿這件衣服肯定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

「快點換上給我看看。」顧錦開心的將譚洛汐推到房間去換上。

譚洛汐被她這麼看著也怪不好意思的,「太太,你可不可以轉過頭去?我,我都不太好意思。」

「之前你讓別人摸你胸大那股豪氣勁呢?我跟你說,林助理是典型的悶騷類型。

下次他要是不從,你就把他的手往你胸上按,保證他立刻狼性大發。」

譚洛汐哭笑不得,「太太,哪有你這樣的,林前輩不恨死你才怪。」

「譚助理的身材這麼好,將來他感謝我還來不及,他這人吃軟不吃硬,軟一點。」

在譚洛汐的心中林均是軟硬不吃,畢竟在馬爾地夫的時候自己那麼軟言軟語也沒有見他動心。

「太太,他那人比石頭還硬,根本就不吃軟,我說十句他也不回一句的。」

「那是之前,今天之後就未必了,林助理讓你去他辦公室,一會兒他要是罵你,你衝上去就是一個么么噠,看他怎麼辦。」

顧錦越說越誇張,譚洛汐有些無語,太太你這麼坑你的助理不太好吧?

「太太,你為什麼要幫我?」

「因為我喜歡你啊,我更喜歡你和林助理能好好在一起,加油,你會成功的。」

得到顧錦的鼓勵,譚洛汐心中很複雜,她分明是要來對帝凰不利,可是顧錦卻一心一意為她著想。

「太太……」

一時之間她有些猶豫和羞愧,顧錦看到她眼中的自責,她似乎有些明白譚洛汐的心情。

這幾天她也特地查了譚洛汐的來歷,人家姑娘心眼也不壞。

就是家裡出了這樣的事情,歸根結底當初是因為自己,她恨帝凰也沒錯吧。

好在譚洛汐和蘇夢那些極端的人不同,很適合成為林均的伴侶,最關鍵的是她喜歡林均。

「心裡是怎麼想的就怎麼做,不要辜負自己的心。」

譚洛汐抬頭和顧錦雙眼相對,不知道為什麼,她總覺得顧錦的眼神可以穿透她的心,看穿她的想法。

她慌亂的移開視線,「是,太太,那我先走了。」

說著她慌亂的逃走,顧錦看著她落荒而逃的背影心情也好了很多。

之所以知道譚洛汐有目的顧錦還一味放縱她,那是因為顧錦知道她翻起來的水花不足矣傷到帝凰。

雖然傷不了帝凰,不過林助理嘛就很危險咯。

顧錦捂著唇偷笑,剛剛她可是送了一枚原子彈給林均。

俗話說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層紗。

從之前林均的反應來看就知道他內心深處對譚洛汐不是沒有感覺的。

否則他也不會醋罈子打翻,既然是互相喜歡還不自知,那麼自己就推波助瀾一把好了。

想著林均那木頭人變成寵妻狂魔,顧錦還有點期待呢。

哼,林助理還想要打我的小報告,就等著消受美人恩吧。

顧錦心情特別好,好到都想去聽牆角了。

譚洛汐心慌意亂去了林均的辦公室,此刻她的心很亂很亂。

她也發現自己對林均並不是做戲,而是真的很喜歡他。

顧錦還對她這麼好,一心要撮合自己和林均,自己怎能做出對帝凰不利的事?

就這麼心慌意亂的走到了辦公室,敲了敲門。

「林前輩,是我。」

戀你1001次:喬爺,扯證吧 才剛剛敲門就開了,接著她的身體被人大力帶了進去,還沒有等她反應過來,林均已經關上並且反鎖上門。

「譚洛汐!」

她聽到他咬牙切齒的叫著她的名字,裡面的冷意彷彿要將她生吞活剝了。

譚洛汐弱弱的回答道:「在……」

下巴被人捏住,向來沒有表情的男人此時卻是十分生氣的看著她。

「你就那麼喜歡勾引男人?」

這樣傷人的話,譚洛汐連連搖頭,她不想被林均誤會。

「不,不是這樣的,林前輩,我沒有勾引李大哥。」

這話一說完,林均身上的寒氣更重。

「你叫他什麼?再叫一遍。」這兩人一個汐汐,一個李大哥。 這樣的林均好可怕,之前頂多是無趣但不可怕。

譚洛汐縮著脖子,「林前輩,事情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樣,李大哥好心見我沒有吃早餐,特地給我買了奶茶。

當時我在看報表,接的時候不注意就灑在身上了,他怕燙著我著急給我擦,正好你們來……」

譚洛汐根本就不知道林均已經喜歡上了她了,別說是譚洛汐,林均自己都不知道。

所以譚洛汐此刻說的時候一點沒有把林均往那個方面去想,所以還不知死活的在作死道路上越走越遠。

以至於她現在每說一句話林均的身體就要冷上一分,他的臉上已經是烏雲密布。

「這麼說來,我們是不是不該來?」

林均想著她一口一聲林前輩,叫別人就是李大哥,自己則是林前輩。

這會兒他已經忘記了之前刻意給譚洛汐劃分界限,讓她公私分明。

譚洛汐也是心裡委屈還不能說,她總覺得自己越描越黑。

「林前輩,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想要你別誤會,他真的不是故意要碰我的。」

提到這個話題,林均一低頭就看到她換的是一條低胸打底衣。

林均更加生氣,「譚洛汐,你是不是覺得你身材很好?好到每天都這樣搔首弄姿?」

「不是的,林前輩,是太太她讓我穿的。」

譚洛汐怎麼覺得顧錦是火上澆油了呢,明明她說穿這樣比較好的。

林均不但沒有開心,反而更加生氣。

「太太?你少推卸責任,太太才不會穿這樣的衣服。」林均一口咬定。

譚洛汐萌萌的問道:「你為什麼這麼肯定?」

「她要是敢穿,爺會打斷她的腿!」

譚洛汐:「……」

太太,你可害死我了,明明總裁大人都不讓你穿的,你為什麼要我穿,這不是明擺著要讓林均徹底誤會自己。

她正在鬱悶之間,突然又想到了什麼,總裁喜歡太太才不讓她穿。

那麼林均為什麼也不讓自己穿?就像是之前自己在馬爾地夫天天穿著低胸弔帶在他面前晃動也沒有見他臉上有什麼表情。

今天他卻是這麼勃然大怒,他現在的樣子不就是吃醋?

太太早就發現了這一點,所以才來刺激他的?

譚洛汐有些明白顧錦的用意了,她在給自己助攻。

只有當一個男人喜歡另外一個女人的時候他才會在一那個女人的穿著。

誰會想要自己的老婆的大腿給別人看?因為在乎所以佔有慾強。

以前林均也並不在意,今天他卻是這麼在意自己和李助理。

難道他心裡有自己了,一想到這裡譚洛汐心裡樂開了花。

林均剛想要狠狠教訓她,就發現她突然笑了起來。

自己這麼生氣,她居然笑得這麼開心!這個沒心沒肺的女人。

「你笑什麼?」林均兇巴巴問道。

譚洛汐剛剛小心翼翼的樣子徹底消失,很快她就恢復了最初之時見過的樣子。

「公司好像沒有規定女人不能穿打底衫吧?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林前輩為什麼這麼生氣呢?

再說之前的事情我已經給你解釋過了,我和李大哥就是誤會,你這一副要吃了我的樣子又是為什麼?」

她的兩個問題問得林均心裡有些毛毛的,是啊,他為什麼要這麼生氣呢!

前台的小姑娘裙子比她短,打底衫也很低,只是胸沒有她大,看著沒有這麼誘人。

誘人?自己為什麼會覺得她很誘人?

剛剛這樣想著,譚洛汐卻是突然湊近了他的耳朵。

上一次這樣和林均相處,林均就像是冬眠的蛇一動不動。

這裡肯定是他身體最敏感的地方,譚洛汐心中想著。

果然見他身體明顯一緊,譚洛汐身體壓向他。

「林前輩這麼生氣,是不是因為喜歡上我了?」

喜歡上她了!

林均身體徹底僵硬,整個人臉上一片朦朧之色。

他怎麼可能喜歡她這種有心的女人,絕對不可能的,他拚命在心中否認。

上一次她就想過,林均的唇型很好看,不知道親上去是怎樣的感覺?

她朝著目標靠近,氣氛開始變得火熱起來。

林均內心之中是很想要掙脫她的束縛,然而他的身體又像上一次那樣一動不動,好像被人用無形的鎖鏈給束縛。

「停,停下。」他的喉結滾動。

這樣傻傻的林均不知道有多可愛,之前譚洛汐在套間光線昏暗看不清楚,這一次她總算是可以好好的看清楚了。

林均白色的肌膚染上了一層淡淡的粉紅色,不知道是因為緊張還是激動,他的額頭上沁出了薄汗。

真是個純情的男人。

譚洛汐掌握住主權,想著顧錦說的話,要是他再說自己就衝上去一個么么噠。

太太,這可是你教的,要不是不管用我可是要差評的。

這麼想著,譚洛汐視死如歸的吻上了林均的唇。

這樣緩慢的速度林均分明可以拒絕,然而他卻沒有拒絕,眼睜睜看著她的唇落下。

正如之前他幻想過的觸感一樣,軟軟的,好像果凍。

譚洛汐本以為林均會一把推開她,沒想到他居然乖乖的站在原地,眼神之中有些迷茫,彷彿還沒有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

兩唇相貼,帶著些許試探。

譚洛汐並沒有和人接吻的經歷,這倒是貼上了,下一步該怎麼辦?

啃?

好像漫畫中的男主都是張嘴咬女主的,可她第一次親人,下嘴沒個輕重的,萬一把他給咬疼了怎麼辦?

林均本來的性格就討厭女人,好不容易自己才有機會接近他,這次將他咬疼他更討厭女人了怎麼辦?

在譚洛汐想東想西的時候,林均已經從震驚中反應過來。

小女人青澀的觸碰就像是星星之火,雖然小卻足矣燎原。

身體的開關彷彿被這個吻給打開,林均身體掠過電流。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