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齊思妍聽到葉星辰竟然說自己咪咪小,原本就一肚子火的她更是全面的爆發,身子猛然轉身,手指葉星辰,似乎就要破口大罵…… 「你……你有種……」不知道是不是平日里很少說粗話甚至沒有說粗話的原因,齊思妍你你你了半天,就說了這一句不算粗話的粗話,讓已經準備接受狂風暴雨的葉星辰狂抹了一把額頭的汗水,這丫頭看上去似乎也並那麼可惡嘛,至少還不是那種粗話連篇的丫頭,不過沒那麼可惡不代表不可惡,至少在葉星辰眼中,她依舊有些太盛氣凌人了,女孩子嗎,溫柔一點多好,何必這麼強勢?

「我有說錯嗎?你自己也不看看你的咪咪,簡直就是飛機場一個!」葉星辰白眼一翻,一副本來如此的表情。

「你……你……」齊思妍氣得渾身發抖,她臉蛋精美,身材高挑,各方面都是一等一等的漂亮,就連這咪咪,也根本不像葉星辰所說的那麼小,只是對一想追求完美的她來說,還真是有些小了,所以一直以來,她最忌諱的就是別人說她的咪咪太小,可現在,這個傢伙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這麼說。

此時的齊思妍再也顧不得台上英俊瀟洒的范葉城正在盡情的表演,也不過周圍那瘋狂的人群,竟然做出了一個讓葉星辰目瞪口呆的動作,她竟然一把抓起葉星辰的右手,就這麼放在了自己的胸前,然後抬起那驕傲的下巴,挑屑的說道:「我的真的那麼小嗎?」

「厄……」葉星辰無語,冷汗更是自額頭一滴一滴的往下掉落,這……這小妞還真不是一般的有個性,她不會是腦子燒糊塗了吧?竟然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讓自己抓她的咪咪? 千面魔妃:十世輪迴 雖然現在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台上的范葉城吸引,但畢竟還是有這麼多人啊。

不過話又說回來,這小妞外表看上去咪咪不怎麼樣,這摸起來卻充滿彈性,軟綿綿的,葉星辰還本能的捏了捏,最後才慢悠悠的說道:「似乎……好像……或許……可能並不算太小……」

「不算太小?你什麼意思?」齊思妍此時的確有些失去理智,原本她對葉星辰就沒什麼好感,至少她是這樣認為的,一直以來都是別人看她的臉色,可這次為了自己的好友,她第一次主動和這傢伙說話,可這傢伙竟然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表情,這已經讓她動怒,再加上最後他竟然說出了自己的禁忌,齊思妍整個人已經如同一座火山,怒火甚至燒掉了理智,為了證明自己的咪咪不小,直接抓過葉星辰的手就放在自己的胸前,這換在平時是絕對不可能出現的,可現在他倒好,只說了一句不算小,難道在同齡人有很多大咪咪嗎?

「厄,沒什麼意思,只是你裡面穿著內衣,誰知道那海綿有多厚!」葉星辰翻了一個白眼,不以為然的說道。他心中卻暗自爽快,老子就趁著你失去理智的時候占點便宜又如何,你不是整日都高高在上么?這下還不是心甘情願的讓老子摸你胸部。

「你……你……」失去理智的齊思妍甚至想脫掉自己的上衣給葉星辰看看,自己的咪咪到底算不算小,可最後才猛然發現這裡還是演唱會現場,再想到自己剛才的所作所為,一時之間玉臉通紅,恨不得找條地縫鑽進去,可當看到葉星辰那一臉壞笑的樣子后,這種羞澀卻再次被怒火所淹沒。

「你死定了!」想到了自己的咪咪竟然被這個無賴給摸過,齊思妍就有一種自殺的衝動,腦海中再也顧不得許珍珍交代的事情,狠狠的朝葉星辰說道。

「嘿嘿,放心吧,在查明你咪咪到底多大之前,我是不會死的!」葉星辰卻是疲賴的一笑,意思很明顯,你的咪咪少爺我摸定了。

這……這對於齊思妍來說無非是赤裸裸的挑屑,一雙美眸怒火狂噴,估計要不是這裡是演唱會現場,已經秀臂一揮,招呼自己的護花使者圍毆葉星辰了。

可是這裡終究是演唱會現場,齊思妍還是強忍住了怒火,不過看向葉星辰的目光卻從原來的厭惡好奇轉變為憎恨!

葉星辰卻毫不在意,更是當著齊思妍的面舉起了那隻抓過她咪咪的右手,在鼻子前輕輕的聞了聞,這才優哉游哉的說道:「好香,不是香奈兒,也不是毒藥,厄,似乎不是任何一種香水味,難道乳香?」看他的樣子是在自言自語,可那神情明明就是在說給齊思妍看。

「哼!」齊思妍實在看不下去了,她生怕自己會不顧淑女形象的和葉星辰拚命,冷哼了一聲,起身就朝另一邊走去。

旁邊的尹姍玫林珊等人注意力都在范葉城身上,哪裡看到齊思妍氣洶洶的朝外面走去,倒是一旁的獨孤若蘭似乎一直注意到兩人的動作,等齊思妍走後,這才輕笑著說道:「你果然厲害,竟然連齊大美女的面子也不給,這一下你又不知道招惹了多少敵人呢?看在許珍珍的面子上,我提醒你一句,以後還是不要單獨行走的好!」

「厄,我怎麼感覺你是在幸災樂禍呢?」葉星辰翻了個白眼,這丫頭似乎一直都在旁邊看著自己挑屑齊思妍,整個臉上就是一副幸災樂禍的表情。

「呵呵,我是真的關心你嘛,你怎麼能夠說我是幸災樂禍呢?」獨孤若蘭卻是輕輕笑道。

「厄,那算了!」葉星辰一陣鬱悶,卻也沒心思繼續聽下去,想要離開,又覺得這樣對不起許珍珍,畢竟這個位置也要好幾千塊錢,要是就這麼走了,似乎太不夠朋友,最後還是繼續留在原地,聽著范葉城演唱著那令無數少女發狂的聲音。

這個時候,一首歌已經結束,很多坐在前排的少女一個個抱著大大的花束就朝舞台奔去,連尹姍玫和i林珊兩個丫頭也花痴一般的撲上舞台獻花什麼的,倒是許珍珍回過頭來,卻沒有見到齊思妍的身影,不由的開口問道:「咦,思妍呢?」

「厄,她說這裡太鬧,想出去清靜清靜!」葉星辰隨口胡扯,他雖然不知道許珍珍到底是不是真心想要撮合他和齊思妍,但卻知道她不想自己之間出現什麼矛盾,所以為不讓許珍珍擔心,他裝出一副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的樣子。

替嫁新娘:南先生,請接招 「噢,這樣啊!」許珍珍點了點頭,卻沒有多問其他的,而她本人也又跑了過來,眼見葉星辰對范葉城毫無興趣的樣子,又繼續說道:「是不是覺得看帥哥沒興趣?」

「是啊,我也是男人,對男人自然沒什麼興趣了!」葉星辰老實答道,雖說范葉城的確有些帥得不像樣,但對他來說,這種華而不實的男人算得了什麼?就算自己是女人也不會喜歡這樣的小白臉,更不要說自己是個正常的男人。

「呵呵,可一會兒還有個大美女要出來噢?到時候你一定會喜歡的呢?」許珍珍一雙大大的眼睛卻是閃動著精靈的光芒。

「大美女?難道還有其他的女明星?」葉星辰隨口問道,他身邊的女人哪一個不是大美女,對於那些所謂的明星,說句心裡話,他還根本沒放在眼裡。

「當然啦,這次雖然是范葉城的演唱會,但他的幾個圈內的好友也來了,一會兒肯定會上場表演的,這可是內幕消息噢,事前根本就沒公開的呢?」許珍珍露出一副天真的樣子。

「厄,為什麼不公開?公開一點不是更能賺錢么?」葉星辰卻是一陣疑惑,按理說,那個娛樂明星開演唱會請好友到場的時候不大肆宣傳,畢竟還可以藉助好友的名氣,可這個范葉城竟然沒有做一點宣傳。

「你覺得有必要麼?」許珍珍卻是朝周圍那些瘋狂的粉絲努了努嘴。

葉星辰恍然大悟,范葉城的人氣如此指望,的確沒有必要打出別人的名號,這樣一來,當出現另外的明星后,反而會給歌迷們一個巨大的驚喜,而且後面他也可以理直氣壯的說整個現場全部坐滿可都是他一個人的人氣,不由遭人質疑。

這個時候,那些上去送花的少女們也一個個返回了自己的座位,范葉城臉上掛著從容的笑容,將手中的鮮花一批一批的扔給了瘋狂的歌迷,原本幾十塊錢一支的鮮花,經過他這麼一手,估計價值飆升。

「親愛的各位同學,各位老師,各位歌迷朋友……」一邊散著花,一邊以流利的普通話講些台詞,將現場的氣氛帶動的更為火爆,直到後來,講了一大堆,這才繼續說道:「這一次,除了我來到靈山中學為同學們的演出外,我的一位好友也前來,現在讓我們一熱烈的掌聲歡迎我們美麗的南宮尚香小姐為登場!」

轟!

彷彿一聲雷鳴一般,本來就極其火爆的現場更加的火爆,特別是那些男生,一個個面紅耳赤的叫囂起來,如果說最開始他們是迫於女友壓力來看演唱會的話,那麼現在,他們會覺得自己是多麼的榮幸,多麼的幸運,竟然能夠在學校里親眼看到心目中的女神南宮尚香,這在娛樂圈充滿傳奇的女子,她竟然也會來我們學校演出?

現場的氣氛再一次被點爆,坐在許珍珍旁邊的葉星辰卻是一臉驚愣:南宮尚香?她竟然也來了,她不會發現自己吧? 「林靖,怎麼樣?我沒騙你吧?南宮尚香可是一等一的大美女噢,我知道你們好多男生都將她當作自己的夢中情人,你帶相機沒有,如果沒有的話,我借你用用噢,知道你想照她的相片!」許珍珍看到葉星辰一臉驚愣的樣子,還以為他和其他男生一樣,聽到自己南宮尚香的到來而震驚的不能說話。

如果說范葉城是大多數少女心目中的白馬王子的話,那麼南宮尚香無疑是所有少年心目中的女神,她高貴,典雅,美麗,明艷,彷彿那夜空的月光,是如此的引人注意。而且她出道這幾年,從來沒有傳出任何緋聞,這在八卦滿天飛的娛樂圈簡直不可思議,而且最重要的一點,傳言中,她還是一個絕對的處女,雖然這個傳言不知道真假,但不管怎麼說,能夠在娛樂圈傳出這樣的秘聞,真實性絕對可靠,至少在少男們的心目中,是這樣,畢竟誰不想自己的夢中情人完美一點呢?

可是,無論南宮尚香人氣多麼的旺,無論喜歡她的人多麼的多,這都不是葉星辰關心的問題,他現在最關心的是南宮尚香會不會發現他?那樣一來,自己在京都的消息很可能曝光,自己這一個多月來所做的努力可能也即將白費。

因此,葉星辰心裡有了離開的打算。

「呵呵,其實我對她也沒什麼興趣,這裡實在太悶,我先出去一趟!」葉星辰說完就要起身,卻被許珍珍一把拉住。

「你不會是想去陪齊思妍吧?如果是那樣的話那你就去吧?」許珍珍似笑非笑的看著葉星辰,也不知道她的心裡到底怎麼想的。

「哈哈,你在說笑,我怎麼可能是想去陪她呢?」葉星辰燦燦笑了兩聲,卻是坐了下來,哪怕是被南宮尚香發現,他也不想讓被人誤會他會喜歡齊思妍,而且他心裡還這樣安慰自己,這裡這麼多人,就算是在前面,她怎麼可能一眼就發現了自己?

這個時候,一身紫色長裙,頭髮盤在腦後,脖子上掛著一條水藍色的寶石項鏈的南宮尚香在燈光的照耀下緩緩登場,原本沸騰的現場一時間忽然靜了下來,原因無他,每一個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南宮尚香身上一個個看的目瞪口呆,他們大多數人平日里都是在電視里看到南宮尚香,那個時候已經覺得她是如此的漂亮,可當看到本人的時候,卻發現竟然比電視里還要漂亮數倍。

沉魚落雁,閉月羞花已經不足以裝飾她的美麗,就算嫦娥妲己再世,也比不上她的一分一毫,這世間真的有如此美麗的人兒么?

很多人窒息了,不管男的還是女的,他們都被南宮尚香的美麗大動,一個個靜靜的坐在哪裡,忘記了思考,忘記了吼叫,忘記了瘋狂,彷彿,在他們的眼裡,只剩下這個美麗的人兒。

就連許珍珍也是一臉崇拜的望著緩緩登場的南宮尚香,眼中充滿了羨慕的神情,是的,這還是葉星辰第一次在她眼中看到這樣的神情,是羨慕是呢?羨慕她的美麗么?

南宮尚香很美么?

的確,她驚艷動人,明艷四方,就連葉星辰當初第一眼見到她的時候也不得不驚嘆她的美麗,可有必要這麼誇張么?現場三萬多人,竟然全部靜了下來,只是為了靜靜的欣賞她的這麼恬靜的美。

「真沒想到這小妞魅力竟然這麼大,以前怎麼j就沒發覺呢?」葉星辰心裡暗暗嘆息了一聲,目光也落在了南宮尚香身上,不過卻沒有其他人的那種狂熱,那種羨慕,那種驚艷,有的只有對朋友的讚美,對朋友的輕嘆,來到這裡已經一個多月了,除了冰冰外,她似乎是自己所見到的第一個熟人吧?

腦海中不由自主的想起了第一次和南宮尚香見面的場景,接著又想起了李筱婷,想起了慕容蓉,想起了蘇姍,想起了黃奕菲,想起了歐陽俊,想起了紫楓……

一個個熟悉的身影浮現在腦海中,一個月了,她們還好么?自己什麼時候才能夠光明正大的返回靜海市呢?什麼時候才能夠和他們一起爭霸世界呢?

等著,我會回來的!

葉星辰在心裡重重嘆息了一聲,更是發誓,過後一定要以最快的手段建立屬於自己的勢力,然後查出羅明海背後的那隻黑手,他可不相信,一個能夠主宰靜海市軍區司令的大人物會這麼默默無聞。

舞台上響起了南宮尚香的聲音,清甜,柔美,動聽,比天籟還要好聽,說是女神的聲音還一點都不為過,就算齊思妍那丫頭和她比起來,這差距也不是一星半點。

而本該為主角的范葉城此時卻似乎變成了配角,不過他甘心當這樣的配角,哪怕這本是為他而開的演唱會,娛樂圈的所有人都知道,范葉城一直在追求著南宮尚香,只不過南宮尚香一直沒有答應而已。

兩人一起合唱了一首歌曲,不過可惜的是,兩人並沒有牽手,就連那偶爾的對望,南宮尚香也只是一瞥而過,彷彿這世間的男子都只是她腳下的信徒一般。

如果葉星辰仔細觀看的話,會發現不遠處還纏著紗布的姚超整個人已經驚愣的坐在那裡,似乎他來這裡就是為了見南宮尚香一面一樣。

這個時候,現場已又進入了高潮,開始停下的呼叫聲再一次響起,而且是此起彼伏,比之剛才更大,更亮,更烈!

兩人唱完了一首歌,南宮尚香又獨自唱了一手《戀人的眼淚》,歌聲悠揚,歌詞凄美,帶給人心靈最深處的震撼,原本,大多數明星開演唱會都會唱一些熱烈煽情的歌曲,就連一些情歌王子也會找一些激情四溢的歌曲來,很少有人會在演唱會上唱如此凄美的歌曲,而且唱得如此憂傷。如果不是知道南宮尚香還沒有談過戀愛,估計很多人都會以為這是她內心的寫照,因為她唱的是如此的優美,甚至臉上的表情,也是如此的真實。

「臨別一眼,淚眼匆匆,你我何時再相見……臨別一眼,最後一眼,來生與你同共苦……」

不要說其他人,就連葉星辰此刻也醉了,深深的迷醉在這凄美的歌聲之中,也是從這一刻起,葉星辰才明白南宮尚香並非自己想象中的花瓶,也並非自己想象中的那種靠著家族勢力走紅的人物,她,有著屬於她的魅力!

再美的歌曲也有落幕的時候,當南宮尚香那悠揚的歌聲停止的時候,現場很多人已經淚流滿面,這對於如今的浮躁的年輕人來說,是多麼的不易,也從這一點說明了南宮尚香歌聲是如此的有魄力。

唱完一首歌曲的南宮尚香臉上再一次露出了溫馨的笑意,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剛才的歌聲太過感動的原因,笑容中竟然還有著淡淡的悲傷。

「謝謝同學們,謝謝大家,謝謝……」南宮尚香一邊說著謝,一邊就要退場,她不過是友情客串,怎能搶走了主角的風頭。

可莫說范葉城寧願當她的綠葉不想她走,現場的歌迷更是不願意讓她離去,一個個開始大叫著再來一首的,吼聲響徹天地,整個大地都在顫抖一般。

「呵呵,我看大家這麼人情,你就再留下來唱一首吧?」范葉城卻是趁此機會開口勸解道。

看到歌迷們如此熱情,南宮尚香也不好意思拒絕,微微笑道:「同學們這麼熱情,那我就再唱一首歡快一點的歌曲?」接著現場又暴起熱烈的掌聲,隨著音樂的響起,南宮尚香那動人的歌聲再一次響起,這是一曲輕快的舞曲,隨著音樂的響起,南宮尚香那妙曼的身軀也扭動起來,雖然她穿著長裙,但卻無法掩飾她那精美的舞技。

裙角飛揚,花影漫漫,這當真是來自天上的仙女啊!

那些眼角還掛著淚痕的女孩們在聽到這樣動聽的歌曲后,一個個也隨著南宮尚香輕輕的哼了起來,就連很多男孩子,也開始扯著公鴨嗓吼了起來,他們是發自內心的熱愛南宮尚香,不僅是她的人,還有她的歌,她的舞。

然而,時間過的總是那麼快,一首歌曲的時間總是那麼的迅速,可歌迷們的熱情並沒有就此熄滅,依舊一浪高過一浪的挽留南宮尚香,這讓范葉城的經紀人有些尷尬,這到底是南宮尚香的演唱會,還是范葉城的啊?不過身為當事人的范葉城卻是毫不在意,反而笑著說道:「尚香,我看大家今晚這麼高興,不如我們找幾個同學上來一起唱吧?」一句我們就不他的關係和南宮尚香拉進了不少,雖然很多男生對此嗤之以鼻,但想到有可能上台和自己心目中的女神同台演出,一也一個個的吼叫起來。

「嗯……」南宮尚香輕輕的點了點頭,這個時候,其他的同學一個個舉起手來,希望能夠點到自己,而范葉城也環顧四周,看著所有人都高舉雙手,卻只有坐在前排的葉星辰雙手抱於胸前,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呵呵,這位同學,就你吧!」范葉城心裡多少有些奇怪,所有人都這麼瘋狂,為何這少年表現的如此沉穩,似乎對於自己和南宮尚香根本不屑一般,所以他反而選擇了葉星辰。

「我……」葉星辰就是怕被點去上台,這才沒有舉手,卻哪裡這樣一來反而被范葉城點中,不由的大吃一驚,還沒有反應過來,一旁的許珍珍和獨孤若蘭竟然很有默契的叫囂起來,一把拉起葉星辰,就朝台上推去,而一旁的姚超看到竟然是葉星辰上台後,整張臉已經變成黑色。

原本站在台上笑盈盈的南宮尚香在看到葉星辰的樣子后卻是臉色劇變…… 許多人看到葉星辰被點中,都露出了羨慕的目光,畢竟能夠和兩大偶像加實力明星同台演出是一件多麼榮耀的事情,這對於這些崇拜偶像的小傢伙來說,是件多麼令人激動的事情。很多人臉上也充滿了沮喪,為何上台的不是自己?自己又有哪一點沒他帥氣?當然,如果他們知道葉星辰和南宮尚香之關係的話,不知道會有何感想。

而學校的其他幾個來參加演唱會的名人,比如趙龍,李夕陽,方誌旭,等人卻是滿臉帶著笑容的看著這一切,對於葉星辰,他們都有著足夠的興趣,當然,被葉星辰毆打過一頓的太子余洋也在其中,不過他看向葉星辰的目光除了怨恨外還是怨恨,恨不得將葉星辰撕成碎片。

人群之中的李妍眼見葉星辰上台後,心裡也是湧出一股異樣的滋味,原本偶爾瞟向方誌旭的眼神這一刻全部的聚集在了葉星辰身上,就連她自己也不明白,為何現在對這個無賴這麼感興趣?

至於舞台上的南宮尚香,在驚愣過後瞬間回過神來,因為光線的關係,此時倒沒有人注意到她剛才的異樣,而她也笑盈盈的走上前向葉星辰伸出了右手。

「厄……南宮尚香小姐,你好,很榮幸見到你!」此刻的葉星辰只感覺背後涼颼颼的,知道自己已經引起了無數人嫉妒憤恨的心思,不敢放肆,他可不想出去后被別人的吐沫淹死,所以臉上露出受寵若驚的表情,右手還有些顫抖的和南宮尚香的小手緊握在一起。

「呵呵,這位同學,不知道你叫什麼?」南宮尚香一邊和葉星辰握手,一邊拿著話筒說道,接著又低聲問道:「你怎麼在這兒?」

「我……我叫林靖!」葉星辰聲音發顫,不過放下話筒后又恢復了平常:「此事說來話長,這不是說話的地方!」

「原來是林同學啊,不知道你會唱什麼歌曲?」南宮尚香繼續拿著話筒說道,接著放下后又低聲說道:「那好,演唱會後,到後台找我!」

「厄,其實……我……我不是太會唱歌!」葉星辰繼續裝青澀,然後輕聲道:「好!」

這個時候,兩人的手才鬆開,不過時間雖然長了一點,但並沒有人覺得不妥,畢竟好不容易能夠和自己心目中的偶像握手,任誰都會激動,任誰都不想放手,不過這樣一來,葉星辰發現背後的殺氣似乎又濃厚了許多。

倒是一旁的范葉城似乎看出什麼名堂,笑盈盈的走上前來,微笑著說道:「要不這樣,林同學任意點一首歌曲,就由南宮尚香和林同學合唱一首吧?」此言一出,眾人嘩然,最開始是說找幾個人上台和他們一起合唱,可最後竟然只點了葉星辰一人,而現在又說他和南宮尚香合唱?難道這范葉城甘心當綠葉不成?

就算你要當南宮尚香的綠葉也就算了,怎麼現在連這個毛頭小孩你也要去陪襯呢?你這還算是偶像明星嗎?很多花痴少女已經開始心中抱怨,不過當她們看清楚葉星辰的面容之後,卻猛然發現原來這個少年一點都不醜,相反,他還很帥,甚至和范葉城有得一拼。

「天啊,我們學校什麼時候有這樣的帥哥?」

「是啊,你看他的眼神,竟然比范葉城的還要滄桑!」

「就是就是,怪不得范葉城要找他上台,他們不會是親戚吧?」

「管他什麼親戚不親戚的,以前還不知道我們學校有這樣的帥哥,這次知道了,我一定要做他的女朋友^&」

「花痴……」

一時間,流言蜚語不斷響起,特別是富有八卦精神的眾位女生們,已經開始打探起葉星辰的身份,不過身為當事人的葉星辰卻沒有這份覺悟,眼見范葉城都這樣說了,要是自己再說不會唱,那就很有裝逼的嫌疑了,不如就隨便唱一首應付一下吧?

「合唱的歌曲我只會唱小剛的《再見北極雪》,不知道南宮小姐會不會……」葉星辰說的很小心,說的很謹慎,生怕就惹怒了那些瘋狂的歌迷,雖然他有著以一敵百的能耐,但要是真的得罪了這些歌迷,那就不是以一敵百的問題了!

「呵呵,這個自然會,那我們就合唱一曲《再見北極雪》吧?」南宮尚香卻是很自然的笑了笑,她從小就有著歌唱天賦,一首歌最多聽完三遍,就肯定會唱,而小剛的歌曲一向都比較深情,所以閑的時候,她也經常聽小剛的歌。

「音樂!」 總裁霸寵嬌妻 一旁的范葉城卻是很大方的朝後台招了招手,而他本人竟然退到了一邊,躲在了陰暗處,臉上依舊掛著和煦的笑容,可眼中卻閃過陣陣疑惑,剛才南宮尚香在看到葉星辰那驚愣的表情,他可是清清楚楚的看在眼裡,也就是說,南宮尚香一定和這個少年認識,而且看上去關係不淺,不過他卻沒有看到兩人之間有任何的曖昧神色,所以只以為會是好朋友之類,不然他也不會大方的讓兩人同台演技,這不過是他向南宮尚香討好的一個表現而已,總所周知,范葉城追求南宮尚香已經好幾年了。

音樂聲慢慢響起,葉星辰手裡捧著話筒,目光瞟向了台下的許珍珍等人,發現她們竟然一臉竊笑的望著自己,全是一副幸災樂禍的表情。

操,這幾個丫頭到底想怎麼樣?葉星辰心中暗罵,不過臉上卻依舊做著一副緊張的表情。

「北極雪下在夢中純潔的迷惑我們是否曾經相愛過……」隨著音樂的響起,葉星辰唱出了第一句,雖然他故意讓自己的聲音因為緊張有些發顫,可如此深情的演唱出來,依舊讓台下的上萬歌迷一陣驚愣,這……這是原音重現么?就連一直都在幸災樂禍的許珍珍幾人也是滿臉驚愣的望著葉星辰,她們實在沒想到他唱歌竟然這麼好聽,僅僅是這一句j就包含了多少的情感?

就連不知道什麼時候返回來的齊思妍也是滿臉詫異的望著台上的葉星辰,她一直都覺得葉星辰是個蠻不講理的暴力男,可此時她卻猛然發現這個崇尚暴力的傢伙竟然有著這麼磁性的聲音。

而同樣驚愣的自然還有滿臉詫異的李妍,可以說,她是最早認識葉星辰的,第一次見面的時候覺得他很色,後來覺得他很無賴,然後覺得他很暴力,總之,似乎在他的身上沒有一點優點,可這一刻,那個野蠻,不講理的暴力男在她心目中的形象卻徹底的崩潰,這一刻,在她的心裡,就剩下一個含情脈脈,溫柔儒雅的翩翩公子,是的,他才是真正的公子,比那個方誌旭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甚至,在她的眼中,還有星星在閃爍!

「你總習慣牽我左手我還能記得……」南宮尚香的聲音也在這一刻響起,悠揚,飄渺,卻又不失真實,彷彿能夠帶給人靈魂最深的震撼!

現場又一次沉靜下來,每一個人,就算那些對葉星辰有很多不滿的男生,也一個個安靜的坐在座位上享受著這動人的音樂。

當唱到合唱的時候,南宮尚香很大方的伸出右手拉起了葉星辰的手,就那麼自然的在舞台上走動,每一步都是如此的優雅,而葉星辰也慢慢的從「緊張」中恢復過來,聲音越來越動聽,越來越充滿溫柔。

這一刻,沒有人去注意南宮尚香竟然會牽一個男人的手,要知道,就算是范葉城也從來沒有牽過她的手啊,所有人都深深的陶醉在這動人的歌曲之中,甚至很多人的眼中已經淚光閃動,就連范葉城也被這動人的歌聲深深的震撼。

想到對方不過是一個十幾歲的少年,這應該才是第一次登台演唱就唱得如此好,而自己呢?雖然不是從小苦練歌聲,但起碼這幾年每日每夜的都在練習,都在努力,但似乎努力這麼久的自己,竟然還沒有他唱得好? 你是我心中的朝陽 難道這世間真的有天才嗎?一個南宮尚香還不夠,為何還有出一個他呢?

一時之間,范葉城有些恍惚,似乎眼前的男女才是天生一對,而自己不過是一個匆匆過客而已!

一滴淚,竟然自他的眼角慢慢滑落,有些傷感,有些悲涼,或者,還有那麼一點點無奈吧!

葉星辰也慢慢的沉迷在這優美悲涼的歌聲之中,他只感覺整個人魂飄飄的,似乎沒有主心骨一般,握著南宮尚香的手也不自覺的緊了緊,他甚至也有一種錯覺,眼前的女子不是高高在上的明星,而是自己前世,甚至是前前世所愛的人,只不過經歷了眾多磨難的才走到一起而已,她是自己的戀人么?

就連南宮尚香也徹底的迷醉,忘記了自己是在表演,忘記了這個舞台是屬於范葉城的,忘記了眼前的少年是自己好友的男友,她的整顆心似乎都落在了葉星辰身上,只想就這麼和他牽著手,一輩子走下去,不離不棄!

這是錯覺么?如夢如幻……

(求票~~~) 葉星辰不知道自己是什麼走下台的,南宮尚香同樣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下舞台的,他們都有一種渾渾噩噩的感覺,當范葉城再一次走出舞台,開始演唱的時候,現場已經沒有剛開始的熱鬧,很多人都默默的注視著葉星辰和南宮尚香的離去,似乎他們才應該是這個舞台上的主角一般。

演唱會在繼續,可很多人的心思已經不在這裡,已經飄到了外面,飄到了那遙遠的北極,北極之雪,一片一片,它真的如此優美么?

「林靖,真沒想到你唱歌竟然這麼好聽,以後一定要經常唱給我們聽噢?」林靖旁邊的許珍珍也是過了半晌才回過神來,開口說道。

「厄,好啊,我去方便下!」葉星辰渾渾噩噩的點了點頭,想到了南宮尚香可能在後台等著自己,朝許珍珍點了點頭,起身朝後台走去。

他的心裡一直在想一個問題,愛情,到底是什麼?

感動?感覺?感情?還是那一瞬間的悸動呢?

按理說i自己和南宮尚香根本不可能,可為何剛才那一瞬,自己會如此悸動呢?為何還會有那樣的感覺?

他是在很迷糊,這些日子以來,他心裡經常想著慕容蓉,李筱婷等人,按理說對於其他的女人應該不會再產生感情才對,畢竟,一個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一個人的感情也是有限的,自己已經有了這麼多紅顏知己,又怎麼還會對其他的女人動情呢?

難道自己真的是一個濫情之人么?

葉星辰從來都不是一個君子,而且還是一個十足的大色狼,對於女人,他有著天生的佔有慾,如果一個漂亮的女人主動索取的話,他不會介意和對方發生一段身體上的親密接觸,可對於感情,他卻有著自己的執著,有著自己的痴情。

對於慕容蓉,那是一種深入骨髓的愛,愛的如此真,如此切,那是一種很有感覺的愛,最後更是由感覺升華為感情,已經到了一種難以分舍的地步。

對於李筱婷,最早不過是有點好感而已,或者是一種男人對女人的佔有慾,畢竟又有哪一個男人不想佔有漂亮的女人呢?可久而久之,他發現自己已經不知不覺中愛上李筱婷了,這種愛,應該稱之為習慣吧,或許這樣的愛沒有對慕容蓉的愛那麼深入骨髓,但卻同樣的美麗,同樣的難以割捨。

對於蘇姍,那是一種對姐姐的愛,一種至親之人的愛,或許,最早的時候,自己也想過佔有,但隨著時間的相處,他發現這種佔有慢慢的變淡,不過對蘇姍的依賴卻越來越重,她的溫柔,她的知書達理,讓葉星辰感受到一種母親般的溫柔。

人類的性心理分多個階段,嬰兒時期的口欲期和肛欲期,吮吸活動、排泄均可獲得快感,然後進入自戀期,開始對自己的生殖器發生興趣,慢慢的,又進入同性戀期,開始迷戀同性的小夥伴,不喜歡與異性交往,到青春期前後則進入亂倫期,男生的性愛對象選擇母親。而女孩子則多偏愛父親,這時候會對同性父母產生忌妒和仇恨。

這諸多心理變化期以後,才會進入異性戀期,或者叫做生殖期,這,才是一個正常人類的一個完整心理歷程。

葉星辰從小失去母親,雖然養成了他堅強的性格,但也鑄就了他戀母的情節,所以,對於蘇姍,他有著一份與眾不同的愛,這和對余小琴的那種感情完全不同,這也是兩世性格相結合后的產生的後果。

而對於黃奕菲,這卻是一種大哥哥般對妹妹的關愛,只是這一種關愛已經超越了普通的兄妹之情而已!

當然,作為一個正常的男人,除了心中所愛的幾人外,再有點其他的女人也是正常的,至少在葉星辰看來,一代梟雄,要是身邊沒幾個女人,還算是梟雄么?

所以,對於女人,他從來不會排斥,但對於感情,他卻認為已經飽和,至少之前在他看來,除了慕容蓉幾人外,他的心裡應該難以容下其他的女人,卻沒想到這一刻竟然會忽然悸動。

當然,他還忘記了當初對東方藍洛的那一層朦朦朧朧的情感,說不清,道不明,一個字,亂!

不過不管怎麼說,葉星辰都是一個隨遇而安的人,或者說,他只是一個平平凡凡的男人,有著一個男人該有的想法,只是有的時候這種想法霸道了一點。

當他來到後台的時候,被兩個工作人員攔在了外面。

「我是來找南宮小姐的!」葉星辰覺得這些應該是保護南宮尚香的保鏢,所以很有禮貌的說道。

「你當你是誰啊,想見就見?」左邊一名工作人員卻是語氣狂妄的叫囂起來,他們並非是南宮尚香的保鏢,不過是這次演唱會的隨從,可以說他們隨著工作組走遍全國各地,像葉星辰這種偷偷潛到後台來想要見明星的人不知道有多少,早已經不厭其煩,所以一見到葉星辰是來找南宮尚香的,直接拒絕道。

「呵呵,麻煩兩位通融一下,是南宮小姐讓我到這裡找他的!」葉星辰說完這句話后,發現自己最近確實低調了好多,這應該算是一個好的變化吧?

「南宮小姐會見你這樣的小毛孩?別鬧了,快點走吧,不然我們要叫保安了!」那人卻是朝葉星辰揮了揮手,那副神情更是充滿了不屑,意思很明顯,這種借口已經用爛了,你就不能換點別的么?

葉星辰覺得自己一直都在低調做事情,可有的時候你對別人的客氣在別人看來就是怯弱,自已已經難得這麼客氣的說話了,可這兩人竟然還不是識趣,所以,葉星辰失去了最後的耐性,直接揮出兩拳,砸翻了兩人,闖進了後台之中。

「你是何人!」剛剛走進後台,立馬有兩個身材矯健的女人躍了出來,攔在了葉星辰身前,看她們的身手,應該是南宮尚香的保鏢。

「是林同學嗎?」裡面傳來了南宮尚香的聲音。

大牌寵妻是辣妹 「恩!」葉星辰淡淡說道。

這個時候,南宮尚香已經從裡面走了出來,和舞台上一樣,根本不存在卸妝這種說法,因為她的肌膚天生麗質,根本就不需要化妝。只不過身上的紫色長裙換成了淡藍色的休閑服。

「芯姐,我先離開了,你一會兒跟范葉城說一聲,林同學,我們走吧!」南宮尚香朝旁邊的一名助理說了一聲,然後率先朝外面走去。

那兩名保鏢正要跟上,卻又被南宮尚香打斷:「你們不用去了,我不會有事的!」

「可是小姐……」兩名保鏢顯然是南宮尚香的老爸為她請的私人保鏢,聽到自己的小姐要單獨出去,面露難色。

「放心吧,有他在,我不會有事的!」南宮尚香朝葉星辰指了指,只有她明白葉星辰的戰鬥力有多強。

葉星辰朝幾人笑了笑,跟著南宮尚香走出了後台,留下一臉詫異的眾人,小姐今天怎麼了?怎麼會對一個小男生這麼有興趣?難道他們早就認識不成?

不過這些都是南宮尚香的心腹,自然明白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