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意思,那是屬於秦家的,我師傅沒來,我沒有資格。而且,白玉堂,你也只是白家少爺,你有資格代表這個白家?」

風飛煙也相當犀利,秦老雖然老了,可是秦家擁有特殊的煉丹術,當初救人無數,古醫也信服秦家。風飛煙代表秦家,當然有資格這麼質問白玉堂。

「哈哈,風飛煙,我當然能。只是你不能而已,秦家沒落,註定的。秦家的煉丹術,現在還有人能夠掌握嗎?」

「你!」 情迷歡愛:首席的冷豔傲妻 風飛煙頓時怒目而視,秦家除了秦老可以,以後風飛煙也可以,畢竟風飛煙掌握這麼多古籍,一定能夠掌握秦家煉丹術。

「還有你,你是邪醫?」白玉堂一聲邪醫,眾多古醫猛的眼神都變了,都看向楊柏。

「郎家的小祖?我怎麼記得郎家是被邪醫趕出京城的,如今邪醫卻成了小祖,你們郎家是玩呢,還是鬧呢。」

邪醫手段詭譎,正統古醫看不慣邪醫,尤其邪醫隨心所欲,有的邪醫更是讓人不恥,在醫界,一些人仗著邪醫之名,卻沒有邪醫之技,做了許多壞事,所有很多人看待邪醫已經不跟以前一樣。

「邪醫有什麼資格來這裡!」一些人都開始冷笑起來,郎家眾人成了眾矢之的,郎嘯雲臉色也變了。

「別擔心,夏侯家該出手了。」楊柏並沒有搭理白玉堂,邪醫的身份眾人不認可,楊柏還不認可這些人呢。

風飛煙就這麼陪著楊柏,也不搭理白玉堂。白玉堂傲慢舉著黃金玉盤,哈哈笑道:「四大世家,你們應該知道,我們白家才是最好的。」

四個黃金玉盤,秦家和尚家都沒有拿。白家憑藉舒平散,實力劇增。可就在這時候,夏侯天放的背後,貝利終於走了出來。

「各位,夏侯家主,不好意思,我不是來吃飯的,我是來治病的。」貝利的翻譯,頓時讓周圍的人安靜下來,Y國皇家醫院院長來治病的,這樣的消息,有點震撼。

「貝利院長,你說什麼?」白玉堂也是一愣,好奇的看向貝利。而此時的貝利卻著急的看著夏侯天放,又一次說道。

「夏侯家主,你說今天會給我驚喜,你說你手裡擁有特殊的方子,能夠治療所有的痛疾。」

「方子?治病?」一場宴會,怎麼出現這樣的插曲。 可是離開之後,她實在是覺得奇怪。

學校里的人素來厭惡她,可是沒有到這個地步吧。

這樣的躲著她,就好像她真的是一個什麼傳染源一樣。

她站在門口沉思,還沒想明白到底為什麼,身後的議論聲就傳來。

「真的是嚇死我了,她剛剛面對面的跟我說話了呀,我會被傳染嗎?」

「沒事的,只要不是那種直接的接觸,比如說用她用過的水杯喝水之類的就沒事…」

「為什麼非得跟她用同一個廁所啊,我們也太倒霉了。」

「我們還算好了,跟她一個班的才是慘呢,都不能在自己班裡面接水!還要去別的班借著飲水機接水。」

許醉凝猛然一顫,什麼傳染?

於是她轉過頭往回走了一步,剛剛抱怨過的幾個女生走了出來。

面對面的就看到了許醉凝冷若冰霜的臉。

「你們在說什麼?我會傳染什麼?」

沒想到許醉凝還沒走,幾個人嚇得臉色都灰白了,邊跑邊說。

「什麼都沒說!我們什麼都沒說!」

可是許醉凝還是手疾眼快的抓住了一個女生,冷聲逼問道。

「你給我說清楚。」

那個女生也沒見過這種陣仗,嚇得邊哭邊說。

「是陸朝暖說的,是她說你被包還做援交,跟你在一起喝水上廁所,就會被你傳染花柳病!」

聽見女孩哭著含糊不清的話,許醉凝原本就寒若冰霜的臉更冷了。

女孩兒顯然害怕許醉凝遷怒了自己,哭的聲音更大了。

「我沒有胡說,這都是陸朝暖說的,不信你自己上論壇查查就行了!」

她在這裡哭喊,她的幾個朋友也幫忙掏出手機。

許醉凝毫不客氣的一把接過了手機,上面正是學校的論壇,而話題熱度最高的一個帖子則是ID為宋修逸的小甜心呀發的,帖子已經被頂到了最上面。

標題則是不入目。

震驚!被富豪老頭包的腦疾女高中生,竟得了一身會傳染的花柳病!

點進帖子詳細的看,就能看到幾張拍的模模糊糊的照片。

是許醉凝從歐陽楚那輛豪車上跳下來時的場景。

照片拍的就算是不清楚,但是唯一清楚的部分就是照片的主人公,許醉凝。

於是下面的留言都紛紛猜測著。

卑微小青QAQ:光天化日就能拍的這麼清楚?居然還要人送來上學?是不是也太不要臉了?

閃閃小迷妹:這真的是那個扇了許醉怡那麼多個巴掌的許醉凝嗎?真看不出來他是這種人啊?我還以為我認錯了呢。

宋修逸的小甜心呀:而且這個許醉凝還染了一身的花柳病,這種病可是能傳染的,和她在公共場合有接觸的姐妹們要小心一點啊!

白朮:我和她可是一個班的,每天都免不了要在一起,你這麼說我都害怕呼吸她呼吸過的空氣會染病了!

宋修逸的小甜心呀:她不僅有固定的包對象,還到處接散活兒呢,那才是什麼人都有,不然怎麼會染那麼髒的病?

王花:這種人為什麼還要在學校里啊,為什麼還不讓她滾出我們學校?

糖心蛋:對啊,這種人留在學校裡面幹什麼!滾出去啊!

許醉凝基本上滑動著手指看完了所有的留言,整個過程都面無表情。

因為很輕易就能看得出從頭到尾都是「宋修逸的小甜心呀」在獨奏,難聽的話從頭到尾都沒挺過。

這種智障ID想也不用想,就知道是陸朝暖,然而她的第一反應確實覺得有些好笑。

這種ID寫出來,不知道宋修逸看沒看到。

「我們真的沒有騙你。都是陸朝暖說的,我們也就是害怕…」

這幾個女生居然到現在都還沒有停止哭泣,一邊顫抖著一邊哽咽。

許醉凝挑眉,鬧了半天是這麼個原因。

大家躲她躲得那麼積極,不敢用廁所,不敢用飲水機。

原來是陸某人還沒有長記性。

許醉凝現在是真的佩服她,就算沒腦子也不帶這樣一而再再而三的呀。

昨天的蛇沒把她嚇到?讓她現在心有餘力的又跑出來誣陷自己。

沒轍啊!

她原本不想把這幫嬌滴滴的小姑娘嚇出個好歹來,現在看來是陸朝暖有些過於不識眼色了。

她甩開了身旁還在嗚咽的女聲,夾雜著一股風一樣的沖著三班走去。

而在三班班級中。

陸朝暖和許醉怡窩在一起笑得正歡。

「怡兒,你看帖子上一邊倒的留言!現在所有人都知道她被包了!」

「而且她還會有傳染的臟病,這下她肯定抬不起頭了吧!」

一大早兩人撞見許醉凝從豪車上下來就心裡憋氣,更別提許醉怡一番忽悠。

陸朝暖直接就坐實了,許醉凝是被包的。

既然得到了許醉怡的暗示,陸朝暖就毫不猶豫的散播到了整個學校。

但是她想了想,光是被包,也許還不能徹底毀掉許醉凝。

所以她發帖子的時候,添油加醋的說什麼許醉凝得了花柳病,還是極易傳染的那種。

而且最可恨的是陸朝暖壓根兒就沒認為自己是在胡說。

許醉凝可是被一個老人包的,被包就被包吧,偏偏還總想跑去勾宋修逸。

說明她骨子裡就盪,因此推測她在外面接客又怎麼了?推測她有病又怎麼了?

這說不定只是被隱瞞下來的事實呢!

等到她得了花柳病的事情再發酵發酵,宋修逸也一定會棄她而去,不願意和她坐同桌的。

這下子她連因為家裡罰款的抑鬱都好了,哼著歌兒,高高興興的上了論壇,看看有沒有什麼新鮮評論。

剛打開還沒有來得及給那些頗得她心的流留言點贊,身後就傳來砰的一聲巨響——

是教室的後門被人一腳踹開了,原本幾個幾個聚在一起打鬧聊天的同學,霎時間安靜了下來,紛紛朝後門張望著。

而許醉凝冷著臉走了進來,陸朝暖眼尖的看到了許醉凝不虞的面色,嚇的一哆嗦。

「許醉凝!」

她臉色變了變,可是她來不及反應,她甚至還沒有來得及再說什麼。

一頭大波浪紮起的馬尾就被許醉凝一把抓在了手裡。 楊柏喝著酒,旁邊的風飛煙也抬起腳尖,看著已經被圍住的貝利。此時的貝利拉長的臉,著急無比的看著夏侯天放。

「夏侯家主,到底發生什麼?」宴會之中,七成都是醫生,對於貝利求醫的事情,更加的好奇。

「貝利院長,你不要著急,家主已經有安排。你要知道,這次宴會的目的,就是為了在大會之前,讓我們交流一下。」

夏侯曲淡淡的說著,同時也指向貝利院長,沖著大家輕聲說道:「各位,大家都知道貝利院長的身份。貝利院長不遠萬里,來到華國,只是由於一個病患。這個病患有點特殊,這一個月在京城求醫無數,中西醫的方法,都用過了,結果卻無法解決。」

「什麼病患,需要貝利院長親自出手?」眾人都更加好奇,而此時的貝利著急的搓著手,看向夏侯天放。

夏侯天放就坐在輪椅上,淡淡吃著瓜果,只是偶爾抬起頭來,掃視眾人。

「一名胃疼患者,服用許多藥方,甚至服用白家的舒平散,一點用的沒有。」這才是關鍵,夏侯家終於出手了,夏侯家針對是白家的舒平散。

「嘩!」宴會的人也都不傻,當場就聽出不對。郎嘯雲暗中給楊柏伸出手指,楊柏越來越聰穎了,能夠看出夏侯家的安排。

「呵呵,我們舒平散沒有用?夏侯伯父,你開什麼玩笑。」白玉堂冷笑的走了出來,身邊的人都讓開一個道路,口罩男依舊站在身後,無聲無息。

「各位,我們古醫傳承,天地玄黃四個等級的古方。」白玉堂慢慢的走著,更加傲然的看著四周。

「黃品古方,如今想要尋找,也得在我們古醫當中尋找相當的難,而玄品古方,更是深藏在不同的古醫傳承當中。至於地品和天品,那簡直一方難求。」

白玉堂說的沒錯,華國的古醫傳承太久遠,也太晦澀難懂,夾雜在道家,甚至百家都夾雜古醫的陰陽五行。

四個等級的藥方,天地藥方最是難看到。舒平散就是地品藥方,擁有神奇的功效。

「舒平散各位許多人都見證過,藥效平和,卻相當的神奇。如今地品藥方,全國屈指可數。」白玉堂伸出手指,面對眾人。

「舒平散救不了的病人,你們夏侯家能夠治療?」白玉堂不屑起來,眾人也都紛紛點頭,胃疼的患者,服用舒平散無效,那其他的藥方也會無效。

「呵呵,當然,舒平散救不了,我們夏侯家卻很簡單。」夏侯曲卻點了點頭,這樣的回答,白玉堂突然愣了一下。

「是嗎?夏侯家也有地品藥方了?」白玉堂目光凝重起來,結果卻看到夏侯曲淡淡一笑,沖著眾人搖著頭。

「地品藥方當然沒有!」夏侯曲的話,引起眾人一愣,白玉堂頓時好笑起來。地品藥方那是相當艱難,從古流傳下來的,大多都是殘方,而且這些殘方真假難辨,能夠從這裡得到真正的地品藥方,在白家了解下,全國也才四個藥方,都藏在世家的手中。

「不過,我們夏侯家卻研究出天品藥方!」夏侯曲接下來的話,眾人發出驚呼聲,所有人都震驚了,白玉堂不敢置信的看著夏侯曲,而風飛煙也激動起來。

「天品,天哪,傳說中的藥方,怎麼可能真的有?」風飛煙腦海當中那麼多的古典,可是天品藥方可是一個都沒有,天品藥方只有在古典記載,只有名號,卻從來沒有任何的其他的記錄。

那是由於古醫的傳承,太過單一,天品藥方在古代那樣的時期,完全是老一輩口口傳授,而且是到死才方傳,這就是傳承的陋習。等你臨死的時候,把古方說出來,還得選擇信得過的門人,瀕死的時候腦海中能否清醒,能否真正傳下來,能有幾個。

這就跟綜藝節目中的傳聲遊戲一樣,傳到最後,真正的天品藥方流傳下來的,根本就沒有。

從古至今的典籍,只有零星記錄,連一個殘方都沒有,這也是天品藥方只聽說過,從來無人見過。

「不可能,你們夏侯家怎麼可能有天品藥方!」白玉堂頓時激動起來,夏侯家擁有天品藥方,這要是真的,夏侯家的勢力又一次攀升,以後還什麼四大世家,夏侯家就是四大世家之首,真正的天品古醫世家。

「哈哈,各位,是真的。我們夏侯家千辛萬苦,在天山腳下,終於尋找一個天品藥方的傳承人。只是這個傳承人不是古醫,只是知道藥方。」

「什麼?不是古醫!」眾人更是驚呼,甚至有的人已經激動哭了起來。

「如果沒有我們夏侯家,這個藥方過幾年就會徹底絕跡。各位,我們古醫傳承很艱難,真正的古醫治療有幾個?我想在座的,大部分都是中西醫結合。」

「天品古方能夠出世,我們古醫重要崛起。」夏侯曲朗聲說著,眾人屏住呼吸,都在議論紛紛。

「到底是什麼古方,別光說,還不知道真假!」白玉堂一步走出,鬢角也留下汗水,夏侯家絕不可能得到天品古方。

「哈哈,各位應該知道,孫思邈流傳下的葯法歌謠吧。」夏侯曲故意的,慢慢的說著,而此時四周的人,有些人已經開始回憶。

古醫當中,無論是五味歌還是六陳歌謠,統統都是關於藥物的的傳承。而孫思邈流傳下的葯法歌謠,卻是相當的晦澀。

「天翼青嵐、地水玄龍、青靈五彩、飛鸞鯤起!」這特殊的葯法,無論是古醫還是道家根本就不懂,這十六個字,太過晦澀,說是歌謠,其實就是口訣。

「咦,這裡是什麼?」楊柏也浮現歌謠,不過並不知道裡面是什麼。風飛煙也搖頭,古醫的傳承有的相當的神秘,誰知道裡頭蘊含什麼。

「哈哈,十六個字,許多人不懂,我也不懂。」夏侯曲哈哈一笑,白玉堂的臉上更是青了起來。

「夏侯!」貝利院長早就等不及了,翻譯都無法翻譯了,上哪翻譯這些歌謠。貝利這麼一著急,夏侯曲趕緊收起笑容,正色說道。

「我雖然不懂,可是得到這個天品古方,我終於知道,十六個字,裡面蘊含的就是天品古方的秘密。」

「我們這一次,夏侯家得到可是天品古方,青靈煙!」隨著夏侯曲的話,夏侯家走出四名童男童女,手裡都放著托盤,上面有特殊的玉瓶。

「天品藥方青靈煙,絕世神葯,對痛疾有奇效。我們夏侯家也試用了,可以這麼說,就算是晚期癌症,青靈煙也是有效果的。」

「什麼?」這些四周更是驚呼連連,青靈煙,天品藥方,一煙活死人,這難道真有這樣的藥方。

「這怎麼可能?」白玉堂就想上前,可是此時那個口罩男,看著玉瓶卻低沉的搖了搖頭。白玉堂頓時有點傻眼,慢慢的退了回來。

「不可能?你可以問問天壇醫院的白院長,這一個月,青靈煙的臨床試驗是什麼成果。」夏侯曲淡淡的說著,從夏侯天放的身後走出天壇醫院的院長。

「各位,我可以證明,青靈煙的確相當的神奇。我們院特意選擇六名中晚期的癌症患者,其中還有一位胰腺癌。」

胰腺癌可是必死的癌症,根本沒有救治率,無論是什麼早期,中晚期,這簡直就是死神的請帖。

「在這一個月中,青靈煙的服用效果顯著,在檢查當中,他們的癌細胞都已經減少。甚至中期患者的癌細胞幾乎沒有。」

「青靈煙不愧是天品藥方,尤其對於晚期癌症的痛苦有奇效。青靈煙對於普通的病症,可是一煙百治,相當輕鬆。」

「青靈煙!」四周的人已經發出驚呼聲,而此時的夏侯天放終於又一次出聲了,這一次,夏侯天放據說Y語。

「貝利院長,你放心吧,還是請出你的病人,就在當場,讓青靈煙治療一下。」夏侯天放要的就是這個目的,舒平散治療不好的人,夏侯家的青靈煙才可以。

「憑什麼說我們舒平散治療不好?」白玉堂現在還得掙扎,青靈煙問世,完全的碾壓白家,白家得到的優勢,全部要被夏侯家毀了。

夏侯家是故意的,故意的示弱,就是要看看其他世家的底蘊。

「因為這個患者,在這一個月當中,都去過你們各自的診療中心!」夏侯曲也恢復傲然,慢慢的看向四周。

此時的貝利看到青靈煙,雖然迷茫,不過趕緊返回後面的宅院。此時的夏侯天放淡淡的笑著,掌控著一切。

一些古醫趕緊恭敬的走了出來,都想近距離感受一下青靈煙。其實並不用近距離,三個玉瓶當中,時刻散發一股葯香,這股葯香飄渺無比。

「靈氣的味道,天品藥方原來能夠擁有靈性。 LCK之職業女選手 這樣的感覺,跟靈霧差不多。」楊柏的瞳孔急速的收縮,破妄金瞳之下,玉瓶中的青靈煙卻是紫色,猶如小鳥一樣,在瓶中扶搖而起,相當的神奇。

楊柏同時已經看到,那個口罩男的雙眸也詭異的旋轉,雙目也絕對的不簡單。

「他才是白家身後的人,夏侯家別高興的太早。」 夏侯家拿出天品藥方的青靈煙,青靈煙如果問世,簡直就會被古醫吹捧。不過能夠凝練粗青靈煙,那需要花費巨大的代價,不是一般人能夠用上青靈煙的。

「各位,這一瓶青靈煙,就讓大家感受一下!」夏侯天放點了點頭,淡淡掃視一下四周。

夏侯曲的手中,一瓶青靈煙打開,紫色雲霧瀰漫,一股特殊的葯香,充斥在宴會上。古醫可是講究望聞問切,不光聞患者,聞葯那是最基本的常識。

「師弟,這裡的香味,的確不同!」郎嘯雲眼睛也直了起來,只是聞了一縷,好像精神都煥發一下。

「果然是天品藥方,真是神葯!」一名名老古醫激動的伸著鼻子聞著,遠處楊柏不由自主笑了起來。

「跟大黃一個樣!」楊柏這樣的話,要讓其他人知道,估計都能夠把楊柏給活吞了。

「天品藥方!」白玉堂眼中都是怒火,夏侯家掌控了天品丹方,超越了白家的地品舒平散,夏侯家是故意的。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