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聞言,個個眼睛一翻,狠狠的白了林逸一眼。

「如果有辦法的話,我們還會站在這裡嗎?」

「你小子少在這裡說風涼話,你若是有辦法,你就只管上去。」

「不錯,區區大羅金仙之境的修為,你能夠走到這裡,可真是有些讓人意外。」

幾名強者紛紛盯著林逸,一臉冷漠的嘲諷道。

藍家大供奉聞言,那蒼老的雙眼卻微微一眯,閃過一道犀利至極的寒芒,不過卻沒有多說什麼,現如今的林逸已經不是他能夠輕易招惹的了。

此時跟林逸在這裡鬥嘴,已經沒有任何的意義了。

「諸位莫要生氣,這個神魔寶血呢?我的確是有辦法能夠把它煉化,讓你們順利的抵達第四十九座懸空島,只是我幫你們煉化了這聖魔寶血,你們能夠給我什麼好處呢?」

林逸盯著眾人玩味冷笑。

「什麼玩意兒?」

眾人一聽,全部都愣住了,完全被林逸這無比勁爆的話語給驚呆了。

「你小子煉化了神魔寶血,還要讓我們給你好處?」

「瑪德,這小子是不是在敲詐我們?」

所有人面面相覷,隨後目光齊刷刷的落在了林逸的身上,個個的雙眼之內都充斥著濃濃的憤怒之色,林逸做的實在有些過分了,最少在他們看來是這樣。

白星辰的目光也是微微一寒,同樣沒有想到林逸竟然能夠找死到這種地步。

這是要憑藉一己之力敲詐所有人的節奏。

「真是個要錢不要命的傢伙。」白星辰怒極而笑的冷冷嘲諷道。

可林逸一聽卻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似乎對於白星辰這個評價還十分滿意,當即看著周圍眾人淡淡的笑道:「如果諸位不願意的話,那也沒事兒,我就不麻煩了,再說了,那混沌至寶以我的修為,想要得到手恐怕有些困難,行吧,你們在這裡慢慢的玩兒,我就先回去睡覺了。」

說完。

林逸便轉身朝著第四十六個懸空島上跳了過去,隨後雙腿不斷彎曲跳動,竟然像是一點停留的意思都沒有。

眾人一看,頓時慌了神兒這要是沒有林逸的話,他們想要跳過去恐怕有些困難。

「小子,你等等……」

有強者抑制不住的扯著嗓子尖叫了起來。

正在歡快跳躍的林逸一聽,嘴角抑制不住的揚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隨後轉身,盯著那一群氣息不煩,眼神陰鷙而憤怒的強者,冷冷的笑道:「怎麼?諸位想開了?」

「你先回來,有什麼事兒咱們商量著來。」

有強者一臉陰沉的盯著林逸說道。

林逸聞言眉頭皺了一下,一臉的不願之色,不過還是緩緩朝著第四十八個懸空島走了過去,邊走邊嘟囔到:「這混沌至寶也只有一個,你們這些人最終可能就只有一人活著離開,現在你們身上的這些資源留著又有什麼用啊,對不對?把必要的丹藥都給留下,剩下的東西都扔給我,我幫你們去拚命啊,幫你們破開這神魔寶血啊!甚至第四十九個懸空島我都能夠幫你們去試試深淺啊!」

「你們說何樂而不為呢?畢竟了萬一死了,這東西也是便宜別人,對不對?」

「少廢話,你要多少錢才肯去煉化那神魔寶血?」白星辰上前一步,扭頭盯著林逸,一臉憤怒厭惡的質問道,那神情彷彿林逸就像是地上的臭狗屎一般,讓人噁心。

林逸一聽,嘴角微微揚起了一抹笑容,淡淡地說道:「我這個人吶,也不心黑,做事也不會做的很絕,為了避免讓大家都不開心,我決定收你們九成的修行資源,剩下一成留著讓你們防身吧!」

「什麼?收我們九成的資源??

眾人一聽個個眼睛一瞪,如同炸鍋了一般,這簡直就是要把他們洗劫一空的節奏啊。

「林逸,你少在這裡說一些不可能的事情,五成,我最多只能把我五成的修行資源交給你,你愛要不要?」

有強者瞪著眼睛,一臉憤怒地盯著林逸咆哮道。

「不錯,五成的修行資源已經不少了,這裡可還足足有好幾十人呢,如果你不願意的話,那就當我們沒說。」

眾人都是一臉不耐煩地盯著林逸呵斥道,畢竟林一上來就張口說是九成了,他們就算是還價也不好還的太狠了,所以只能死咬著五成不鬆口了。

「得了,就當我這次做點兒虧本買賣吧。」

林逸搖頭,一臉無奈的說道,可心裡此時卻樂開花了,他之所以要九成這麼恐怖,為的便是給對方一個台階,不管他們說七成也好,六成也好,五成也罷,甚至是四成他林逸不會同意。

畢竟白白得來的東西有什麼好挑剔的呢?

而且神魔寶血他可是志在必得的,就算是眾人什麼都不給,他也要想辦法煉化了這寶血啊!

眾人一聽林逸竟然沒有任何遲疑就答應了下來,不僅個個心裡都有些懊惱,有些後悔,哪裡還能不明白自己等人恐怕是上當了,給多了。

可此時話已經如同潑出去的水,想要收回來是斷然不可能了,再加上林逸有一點說的很對,他們一路勢如破竹,最後到混沌之寶面前,鐵定是有一場驚天大戰的,只要把必要的法寶,以及丹藥留下來就行,其他的東西帶的再多也沒有意義,如果能夠活下來,他們也不會介意身上這一點兒物資。

可如果被人機殺了,這東西被誰收走不都是一樣的嗎?

想通之後,眾人也不遲疑了,一枚枚儲物戒指紛紛朝著林逸飛了過去,畢竟現如今強者如雲,哪怕是在懸空島上,他們也不怕林逸反悔。 當然,最主要的原因還是他們不想錯過混沌至寶,不想錯過這個一飛衝天的機會。

看著自己面前漂浮的幾十枚戒指,張三的嘴角抑制不住的笑了起來,而後,直接把儲物戒指都收了起來,不過倒是十分認真的每個都檢查了一遍,一來是看看有沒有人不老實,再者,也想看看這裡面是否有什麼能夠讓他馬上增強實力的東西。

只是一番檢查之後,卻讓林逸一臉的不爽啊!這些人都實在太奸詐了,雖然給了他不少的東西,可大多都是沒什麼太大價值的。

「喂,老東西,你的儲物戒指呢?」

正當林逸收起儲物戒指,眾人都以為他要去第四十八座懸空島的時候,林逸的目光卻突然落在了藍家大供奉的身上,冷冷的挑釁道。,

如果這藍家大供奉老實巴交的把儲物戒指交給他,說不定這件事兒就過去了,可他倒好,竟然耍個性,耍脾氣,故意不交出儲物戒指,那就不好意思了,他林逸這輩子還就喜歡欺負這樣有個性的人。

眾人一聽,齊刷刷的眉頭一皺,不悅的看向了藍家大供奉,畢竟,這不是誰一個人的事兒,大家都交了資源,你一個人不交,自然很容易受到排擠。

藍家大供奉看著林逸那小人得志,一臉挑釁的樣子,整個人簡直恨欲狂啊!這次林逸不但殺了藍文勝,把他逼到了絕路上,現在,竟然還敢當眾挑釁,簡直該死!

「喂,老東西,之前我們可都說好了,所有人交出一半資源,我才答應去無比兇險的第四十八座懸空島啊!你現在什麼意思?把他們這群人當成傻子呢?」

林逸盯著藍家大供奉神情越發玩味冷漠的嘲諷道。

「你……林逸,你不要得意,藍家跟你沒完!」

藍家大供奉咬著槽牙,盯著林逸猙獰十萬分的怒吼道。

「有完沒完,那是以後的事兒,可現在,你得交資源,大家可都等著呢,你該不會是故意在拖延時間吧?」林逸一臉鄙夷的盯著藍家大供奉說道,只是,這話剛說完,整個人卻眼睛猛的一瞪,宛如發現了新大陸一般,指著藍家大供奉,看著旁邊幾十名修士,激動的吼道:「這老東西是故意的,你看他頂個王八殼子,根本不受這恐怖威壓的影響,一定是想要拖延時間,把你們都耗出去,到時候他一個人獨享混沌至寶啊!」

這話,林逸說的半真半假,眾人一聽,也個個都是神情一怔愣住了。

隨後。

所有人的目光都陰沉到了極致,每個人看向藍家大供奉的目光都充滿了不善。

「大供奉,沒想到你一把年紀了,這心思到還挺活躍啊?」

「不錯,想把我們都耗出去,你藍家有煉化混沌至寶的命?」

「交出修行資源吧!別耽誤我們的時間,否則,我等不介意送你歸西!」

一名名交了資源的修士,都咬著槽牙,一臉不爽的盯著藍家大供奉呵斥道。

畢竟,林逸這一番話有真有假,他們當然寧願相信林逸了,誰讓他們都交了資源,可藍家大供奉卻無動於衷呢?

「諸位,等等,這老東西如此的奸詐狡猾,就算是要交出儲物戒指,他也不能只交一半,他必須要把自己的所有資源都交出來,否則,我有些不放心他啊!」

林逸急忙再度說道。

眾人一聽眉頭微微一皺,下意識的就覺得林逸的這個要求也有點過了。

藍家大供奉一聽,那更像是唄人踩到了尾巴一般,曾的一下就跳了起來,雙眼怒瞪,殺機瀰漫,氣息驚駭世俗,死死的鎖定林逸,咆哮道:「小子,你不要得寸進尺,老夫的儲物戒指,豈是你能夠拿的?」

「那要不這樣好了,我把所有的儲物戒指都送給你,你去煉化那神魔寶血?」

林逸冷漠玩味的盯著藍家大供奉質問道,跟他耍個性,這藍家大供奉算是找錯人了,就算是兵不血刃,他林逸都能夠玩兒死對方。

藍家大供奉一聽,頓時目光閃爍了一下,身上的殺機稍微弱了一分,那神魔寶血的來歷他可是比較清楚的,簡直就像是鋼鐵燒融之後的鐵汁,那東西一般人根本無法煉化,只要吸入體內,直接焚燒經脈,整個人會活活的被燒死,簡直就像是在承受酷刑一般,他哪裡有膽子去呢?

「大供奉,你別再墨跡了,後面還有兩座島嶼,老子快要撐不住了!」

「就是,交出你的儲物戒指,否則,老子不介意斬了你!」

有幾名修士忍不住咬著槽牙,氣息瘋狂的朝著藍家大供奉壓了過去,沒辦法,大家都是為了至寶,可現在,藍家大供奉卻擋住了眾人發財的路,他們如何能不憤怒呢?

藍家大供奉聞言,這面色再度微微一變,交出儲物戒指,那心裡是真的不甘心啊!簡直就像是吃了蒼蠅一般,可問題是不交現在根本不行啊!得罪一兩名修士到還好,一下子得罪了幾十名,他擋不住啊!

「算了,大家一起動手,三兩個呼吸就把這老東西殺了算了,在這裡浪費的可是大家一飛衝天的時間。」

林逸見狀,似乎耐心盡失,直接拿出了辟魔劍就盯著藍家大供奉不爽的吼了起來。

「唰唰……」

數十把神兵利器驟然出現,剎那間,光華衝天,靈氣肆虐,殺機猶如可怕的海水一般在瘋狂的涌動,給人一種彷彿能夠斬殺萬物的恐怖之感。

藍家大供奉一看,頓時眼睛一瞪,面色大變,開玩笑,他的修為實力雖然不錯,可那也是有前提的啊!對戰一兩個人他倒是無懼,可現在足足有數十人想要斬他啊!如果再墨跡下去,最後倒霉的一定是他啊!

「諸位,切莫衝動,這儲物戒指我交了!」

藍家大供奉惶恐不安的說道,隨後惡狠狠的瞪了林逸一眼,便一臉不甘的扔出了自己的儲物戒指。

「瑪德,你這種人就是犯賤,早點交出來不就好了?還浪費大家這麼多的時間!」

林逸眼睛一翻,一臉鄙夷的呵斥道,那神情,簡直就像是見到了乞丐叫花子一般。 「林逸,老夫必殺你!」藍家大供奉在心裡揚天咆哮到,身為藍家的大供奉,不管在什麼時候,他都可以稱得上是高高在上的存在,都是讓人尊敬仰望的存在,什麼時候被人這麼羞辱過?

「瑪德,看你人模狗樣的,還以為你儲物戒指能有什麼好東西呢,現在看來也不過如此啊!嗯?這一枚無極劍派的神劍倒是不錯,還有這個虎王宗的虎印也還湊合,這銀月族的內膽也挺好……」

一道道詫異的驚呼聲不斷的從林逸的口中傳出。

可藍家大供奉的一張臉卻陰沉到了極致啊!

林逸說的這些東西,都是他斬殺別的勢力得到的,如果是平日里,這事兒也不算什麼,可現在,當著眾人的面兒林逸卻把這件事兒給說出來了,這些宗門,家族,勢力,知道之後,那必定要找他的麻煩啊!

否則,如何捍衛屬於自己的尊嚴呢?

林逸這可是要把他放在火上烤制的節奏啊!

只是,他卻不敢有任何的廢話,因為,林逸說的都是事實,而且,他也能夠感受到,自己在鬥智方面似乎不是林逸的對手。

「林逸,別在這裡墨跡了。」

白星辰咬著槽牙,雙眼微微眯起一條縫,盯著林逸不悅的呵斥道。

「哈哈,你個小東西,真是調皮,以後不準喊我的名字,記得,要叫我姐夫!」

林逸盯著白星辰咧嘴,銀盪的壞笑了起來。

白星月那可是一個絕代佳人兒啊!

號稱是整個九重天最漂亮的女人沒有之一,不但如此,這女人的性格還十分的火爆,率真,在整個九重天所有仙子內都是聲望最高的一個,上一世,林逸見過對方一次,簡直驚為天人啊!

白星月的美不是那種骨幹的美,反而有一點點嬰兒肥的感覺,可是不但不減分,反而還能夠為她加分不少,給人一種眼前一亮的感覺,最要命的是她的皮膚,簡直比凝脂都要白皙,讓人一見傾心。

「轟!!!!」

在場所有人的腦海中都抑制不住的炸起了一道驚雷。

白星辰此時在眾人之中,之所以有如此超然的地位,除了跟他恐怖的地位有關之外,最重要的一點便是他的姐姐白星月,白星月不但十分的漂亮,而且修為也十分的可怕恐怖,在九重天道子排行榜上都能夠名列前幾名。

試問,這等可怕的存在是誰敢輕易招惹的?

可現在,林逸竟然敢在大庭廣眾之下,說自己是白星月的男人,這簡直就是在找死啊!

那白星月可是一個連寒霜宮都不放在眼裡的恐怖存在啊!

寒霜宮傳承數萬年,修行資源,以及底蘊都極為的可怕恐怖,可人家都不放在眼裡,可見是何等的心高氣傲。

林逸當眾敢污衊她,這件事兒一旦傳出去,林逸死定了。

「林逸,你休要胡言亂語,我姐姐那是如同天上神仙一般的存在,你有什麼資格,也敢痴心妄想?」

白星辰聞言,也是勃然大怒,怒瞪雙眼,盯著林逸冷冷的咆哮道。

「你等著,要不了多久,我讓你光明正大的叫我姐夫!」林逸抿嘴,意味深長的盯著白星辰大笑道。

在整個九重天,白星月可以說是唯一讓他念念不忘的女人,這一次既然又有了機會,他當然不會輕易錯過。

他林逸做人一直都是這麼簡單,喜歡老子就去追,想要的老子就去想辦法,總之,不讓自己有遺憾便是了。

隨後,在白星辰憤怒的眼神中,林逸縱身一躍直接跳在了第四十八個懸空島上。

「轟!!!!」

神魔精血爆發出來的恐怖火焰,在瞬間就把林逸整個人淹沒。

無數有神威凝聚出來的火焰,就像是成千上萬根鋼針一般,狠狠的刺入了他的經脈之中,瞬間就讓他的面色無比猙獰,扭曲起來,那種痛苦簡直無法估量,彷彿,要讓林逸的腦袋都炸開一般。

「呼……看來這一滴神魔寶血果然不簡單啊!」

林逸咬著槽牙,瘋狂的運轉六道輪迴訣,強行煉化這神魔寶血,而此時,神府這個貪吃的傢伙也動了起來,開始瘋狂的吸納周圍的火焰,他經脈之中的鮮血,在這一刻,溫度都彷彿上升了許多,竟然微微蕩漾起來,那種感覺彷彿即將要見到多年未見的親人朋友一般。

「這小子能不能頂得住?」

有強者皺著眉頭有些擔憂的問道。

「應該可以吧!總不會有人傻到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吧!」

「也是,如果沒有把握,貿然進入其中,那不是找死嗎?」

……

站在人群中的唐鶴,此時一雙細長如同柳葉一般的眼睛,也死死的盯著端坐在火焰之中的林逸,面無表情,看不出來他心中到底在想些什麼。

時間慢慢的過去。

眾人見林逸沒有在第一時間被這可怕的火焰焚燒成為虛無,到也都悄悄的鬆了一口氣。

而林逸此時也越發的激動起來,這一滴神魔寶血簡直牛比上天了!

他吸納了接近二十分鐘的時間,可是連這神魔寶血蕩漾出來的火焰都還沒有煉化,更不用說那依舊還在綻放光芒的寶血,要知道,他可不單單是一個人在吸收啊!

還有神府這個無比貪吃逆天的傢伙,二者合力吸納,那速度簡直堪稱是驚駭絕倫啊!

這一煉化就足足是小半天的時間,周圍的火焰也終於被林逸煉化完畢,他的力量更是達到了恐怖的十萬龍之力,不但如此,林逸也能夠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血脈之力也增加了很多,神府離晉陞也越來越近了。

當即,林逸的目光落在了那如紅棗一般大小的神魔寶血上。

周圍,幾十名修士,見狀,也是個個眼睛一瞪,面帶一絲貪婪之色,之前他們不敢上前,是因為有那恐怖的火焰在籠罩寶血,可現在,卻不同了,沒有了那恐怖至極的火焰,這東西可就是一隻大肥羊啊!

雖然不能自己煉化,可光憑藉這寶血的珍貴跟可怕,也能夠為他們換取不少的修行資源啊! 「嗖!!!」

一道破空聲驟然響起。

隨後,只見一道人影急速朝著第四十八座懸空島沖了過去,顯然,目標正是那閃爍著迷人光芒的神魔寶血。

「哈哈,大供奉,你個廢物,真是好不要臉,別人都不來搶,就你臉皮厚?給老子滾開!」

林逸見狀,咧嘴哈哈一笑,一拳直接朝著極速而來的藍家大供奉砸了過去,拳出,如蛟龍出海一般,聲勢極為浩大,整個虛空似乎都猛烈的顫抖了起來。

藍家大供奉一看,頓時眼睛一瞪,蒼老的臉上浮現了一抹濃濃的驚悚之色,此時,他人在半空中,力道較弱,而林逸此時這一拳又擋住了他的必經之路,想要避開是根本不可能的了。

「這小子怎麼反應這麼快?」

藍家大供奉見狀,瞪著眼睛,憋屈十萬分的怒吼道,隨後,藍家絕學驟然爆開,體內的靈氣同樣瘋狂的鼓動,身上那寬大的長袍在這一刻,都如同充氣了一般,驟然變得無比巨大起來。

同時以手為刀,直接朝著林逸的拳頭斬了過去,此時想要動用霸刀斬已經是來不及了。

兩人見面分外眼紅,所以這一擊幾乎都沒有絲毫的保留,都是拼盡全力的一擊。

萬眾矚目之下。

千分之一個呼吸后。

兩人的攻擊狠狠的打在了一起。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