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他的神魂怎麼提升的這麼恐怖?」

白星辰盯著唐鶴,驚悚十萬分的質問道。

「這……難道他在進行自我突破?」

唐鶴縮了縮腦袋,有些畏懼的看著白星辰嘀咕道。 此話一出,白星辰跟唐鶴同時神情一怔,輕輕的咳嗽了一聲,便面朝南北,如同保鏢一般心照不宣的站在原地為林逸護法了。

只是這心裡卻有些看客啊!

林逸顯然不是那麼好相處的人,一旦事後要找他們算賬的話,那後果他們承受不起啊!

而僅僅只是幾個呼吸的功夫,林逸便如同一頭餓狼一般,直接把黑鴉老祖給與的三分之一神魂全部吞下,自己的神魂之力也如願以償的提升了三倍有餘啊!

「哈哈,強大的感覺,真是好啊!」

林逸眯著眼睛,一臉陶醉的大笑道,現在他有種感覺,如果他願意的話,隨時能夠動用神魂攻擊斬殺一名聖人之境的修士,也就是說,他的一聲怒吼,甚至是一個眼神兒都可以殺死聖人之境的修士。

這簡直牛比到天上去了。

左旋天雖然強者如雲,可能夠憑藉一個眼神兒,一句話就能夠弄死聖人之境的強者,重傷荒古之境強者的人,也絕對是如同鳳毛麟角一般稀少啊!

「小友,現在是否可以撤了這九龍讓我離開?」

黑鴉老祖見林逸一臉陶醉,這心裡也是憋屈的不行了啊!他可是十萬年前就威名赫赫的存在了,可今天倒好,被一個大羅金仙的小子給耍的團團轉,甚至,差點把命都丟在這裡了。

此時,他真是一秒鐘都不願意跟林逸待在一起了。

「咳咳,那個,我貌似只是發誓不命令九龍撕你神魂吧?」

林逸盯著黑鴉老祖淡淡的笑道,可心裡也是尷尬的不行啊!實在是命令不了啊!剛剛他都已經再度嘗試過,可這九條金龍那傢伙驕傲的根本對他不屑一顧啊!

不管他如何努力,甚至在心裡祈禱,人家就是不給你一點反應啊!

「小子,你想要反悔?你難道不怕天道誓言?」

黑鴉老祖一聽,竟然被林逸坑了,頓時眼睛一瞪,周圍的魔氣翻滾不休,盯著林逸無比憤怒的咆哮道,他可是付出了三分之一的神魂啊!

這個代價,簡直沉重到了極致,是他用來換命的啊!

可現在,林逸竟然想要反悔?

「黑鴉,你也別激動,我實話跟你說吧!老子也控制不了他們,所以,能不能離開,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林逸雙手一攤,一臉無所謂的冷笑道。

可這一番話落在黑鴉老祖的腦海里,卻讓他恨欲狂,下意識的就認為,林逸是故意在扣字眼坑他了,只是三分之一的神魂都已經交出去了,現在他跟林逸之間的實力半斤八兩,他想要再度吞噬林逸的神魂也不現實了。

「小子,若是老夫脫困,定斬你!」

黑鴉老祖盯著林逸咬著槽牙,惡狠狠的威脅到,隨後手臂一揮,恐怖的魔氣頓時翻滾起來,籠罩在他的周圍,形成了一片可怕的防禦地帶,而後,黑鴉老祖便朝著林逸的眉心處飛去,準備離開這裡。

只是,他剛一動,四周的九條金龍身上卻同時綻放出了無比刺目的金光,在這金光的照耀之下,黑鴉老祖周圍的黑色魔氣,都紛紛如同融化的積雪一般,化成絲絲縷縷的黑水滴落在了林逸的識海中。

「我去!這……」

林逸愣住了,他竟然得到了黑鴉老祖的神魂?而且,還是帶有一些黑鴉老祖的記憶的神魂。

「啊!!!!!小子,你坑老祖,我跟你拼了啊!」

黑鴉老祖痛苦的揚天咆哮,在這九條金龍的金光之下,他就像是一條被暴晒的蚯蚓一般,難受,最要命的是他的神魂在不斷的融化,那種感覺簡直讓他瘋了。

「不是,黑鴉老祖這事兒真的跟老子沒關係啊!我可以發誓!」

崩人設后我成了人生巔峰 林逸盯著黑鴉老祖無比認真的說道。

「黑天詛咒,小子,老祖我要詛咒你,世世代代都要承受我黑鴉一族的追殺!」

黑鴉老祖揚天爆喝,隨後神魂直接化作一道光線朝著林逸殺了過去。

「哎,說了你為什麼不聽呢?」

林逸吧唧了一下嘴巴,有些不滿,而後,靈魂鎮壓轟然釋放出來,頓時,一股堪比滄海一般可怕的神魂之力,驟然炸開,狠狠的拍在了黑鴉老祖飛來的那一道黑光之上。

原本黑鴉老祖都已經油盡燈枯,此時再被林逸這恐怖的神魂一拍,瞬間潰散,成為了無數的養料落在了林逸的識海中,而後,無比斑駁,複雜的信息,也瘋狂的融入了林逸的識海中,讓林逸的腦袋幾乎都要炸開了。

「啊!!!!!」

痛苦的咆哮驟然從林逸的口中傳出。

極道聖尊(修真位面商鋪) 站在林逸旁邊的白星辰跟唐鶴兩人,首當其衝,直接被那恐怖的咆哮炸的腦袋幾乎都要炸開一般。

兩人瞬間就倒飛出去幾十米的距離。

「瑪德,我這腦袋好疼!」

林逸下意識的嘀咕道。

可唐鶴跟白星辰一聽,卻是面色大變,目光急速閃爍,隨後兩人再度一臉討好的衝到了林逸的旁邊,關切的問道。

「林少,怎樣?」

「你剛剛怎麼了?」

林逸看著無比關心自己的兩人,眉頭皺了一下,不過也懶得跟對方廢話了,人逢喜事精神爽,此時他得到的好處簡直簡直太多了。

黑鴉老祖那就是一個幾乎不輸於他的寶庫啊!腦海中掌握的各種信息,那拿出來都是一筆恐怖到無法言喻的財富。

再加上黑鴉老祖的那恐怖的神魂,以及那先天靈寶,開天金光珠,還有他得到的那戰魂,光是這三樣東西加起來,他的戰鬥力最少都要翻一倍啊!

神魂能夠給林逸帶來的好處就不言而喻了,那先天靈寶,開天金光珠可是能夠極大增加他道法神通攻擊的存在,先天靈寶那可不是開玩笑。

林逸估摸著,此時,他爆發出來的一龍之力,最少抵得上之前兩倍的攻擊力,也就是他現在爆發出十萬龍之力,就已經能夠抵得上二十萬龍之力了。

而且,這個先天靈寶已經進入他的丹田之中,跟他融為一體,這種增長跟他的金剛不壞神通是一樣,都會隨著他的戰鬥力增長而不斷的增長。 能夠帶來的好處,簡直是無法言喻的,至於那金色的戰魂,來頭也同樣不俗,他單獨作戰的時候,都已經能夠爆發出接近二十萬龍之力了。

放線釣帥鍋 此時,又被林逸得到,一旦催動那戰魂,到時候他的力量跟戰魂加持在一起的話,一擊青龍偃月刀斬出,恐怕力量能夠接近五十萬龍之力吧!

甚至威力會更加的恐怖,畢竟,現如今的林逸,已經能夠動用二十萬龍之力了,而且還沒有算先天靈寶的加持,他的二十萬龍之力,絕對比別人四十萬龍之力都要恐怖可怕!

林逸看著唐鶴跟白星辰,咧嘴開心的大笑了起來,「沒事兒,前所未有的好,而後,目光驟然落在了近在咫尺的混沌至寶上。」

眾人一看,目光也跟著落在了那混沌至寶上,頓時一個個的目光都變得無比的激動熱切了起來。

混沌至寶,天地罕有啊!

誰能夠得到這混沌至寶,那境界提升自然是不在話下了,甚至能夠改變一個人的命運,直接讓他一飛衝天啊!

「林少,這混沌至寶怎麼處理?」

唐鶴同樣有些激動的問道,不過他卻沒有貿然行動,別的不說,光是一個林逸他也擋不住啊!想要拿到這混沌至寶,具體的還要看林逸的態度了。

雖然林逸的境界修為,在眾人之中是最低的,可是他的戰鬥力卻不低啊!

甚至,可以毫不誇張的說,是眾人之中最厲害的一個,沒有之一了。

白星辰聞言,明亮如星辰一般的眸子也緩緩落在了林逸的身上,想要看看林逸如何做出決斷,而且,也在警惕著四周的強者,這等至寶,現在近在咫尺,那個不想要?那個不心動?

弄不好可就是一場驚駭世俗的大戰了。

「呵呵,不著急,混沌至寶那是那麼容易拿到手的呢?」

林逸意味深長的冷笑道,教主級別的強者到現在還不曾出現,而他的九命金鎖也不曾動用,混沌至寶現在恐怕還是無比安全的狀態。

「哈哈,不錯,你說的很有道理,混沌至寶,怎麼可能隨隨便便就被人拿到呢?更何況你們還是一群螻蟻!」

一道玩味的聲音驟然響起。

隨後,便是七八名中年男子一起走了進來,這些人個個氣息沉穩如深淵,目光深邃如蒼穹,赫然都是教主級別的強者。

這七八名教主之境的強者一走進來,整個寶庫內彷彿一下子進入了凜冬一般,那種徹骨的寒冷,讓所有人的心臟都彷彿被冰封了一般,似乎呼吸在這一刻都變得無比困難起來。

「教,教主之境的強者?」

便是唐鶴這種浪子,此時眼睛都猛的一瞪,臉上充滿了濃濃的驚悚之色啊!

實在是教主之境的強者太過可怕恐怖了一些,遠不是一般人能夠輕易找惹的啊!

最少,不是他們這種級別的人能夠輕易招惹的,現在有教主之境的強者出現,他們想要得到混沌至寶幾乎沒有了任何的希望。

「諸位,都離去吧!接下來的戰鬥不是你們能夠參與其中的,便是戰鬥的餘波,也足以要了爾等的性命,看在你們辛苦一場的份兒上饒爾等不死吧!」

其中一名教主之境的強者,盯著唐鶴一行人淡淡的冷笑道,那口吻,彷彿不少殺林逸等人,已經是天大的恩賜了一般。

「你,一直在利用我們?」

有修士回過神兒,盯著教主之境的強者,瞪著眼睛無比憤怒的咆哮了起來。

「哈哈,是啊!這寶庫內的機關很多,對於資質的要求也極為恐怖,便是我們貿然進入其中,恐怕也會有危險,所以,就讓你們探探路,有問題嗎?」

那教主之境的強者,盯著質問的修士目光陰寒了一分質問道。

「沒,沒有……」

那名修士頓時身體一顫,回過神兒了,眼前的這可是教主之境的強者,每個人的背後可都有滔天的勢力,哪裡是他們能夠輕易招惹的呢?

如果讓這些教主級別的強者不願意的話,他們隨時可以死在這裡。

便是近乎脫胎換骨的林逸,此時都目光有些凝重了,七八名教主之境的強者,這一股實力實在太過可怕恐怖了一些。

「還不滾?難道都想死在這裡不成?」

一道冷冷的質問,再度從另外一名教主級別的強者口中傳出。

一眾修士一聽,頓時身體一抖,忙不迭的朝著外面衝去。

唐鶴跟白星辰卻在同一時間把目光落在了林逸的身上,這一番寶庫之行,林逸在他們兩人心目中的地位可恐怖到了極致啊!

甚至隱約有種以林逸為尊的感覺,而且,唐鶴跟白星辰的背後,也都是有教主之境強者存在的。

遠不需要向其他人那樣惶恐,畢竟教主級別的強者可都是十分要面子的,一旦自己的人被殺,鐵定會拚命的,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絕對無人願意去得罪一名教主之境的強者。

「你們看我有什麼用?這可是教主之境的強者,難道我還能殺了他們不成?走啊!」

林逸不爽的白了兩人一眼,不爽的呵斥道。

兩人一聽,也不敢遲疑,急忙跟在林逸的背後就準備離開。

可此時,最先開口的那名教主之境的強者,卻突然目光鎖定在了林逸的身上冷冷的笑道:「走可以,不過你要把九命金鎖留下!」

「九命金鎖?」

唐鶴跟白星辰一聽都是神情一怔有些茫然。

林逸聞言,嘴角抑制不住的浮現了一抹淡淡的笑容,依然明白,想要好好的離開恐怕是有些不可能了。

當即,林逸停下腳步,神色平靜的盯著那名教主之境的強者,淡淡的冷笑道:「我身上的確是有九命金鎖,只是,我想知道,我為什麼要留下呢?」

「……」

眾人一聽,全部都愣住了,簡直愣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為什麼?

教主之境的強者命令你,還需要問為什麼?

難道活膩味了不成?

便是唐鶴跟白星辰兩人都懵了,他們的確是不怕這些教主之境的強者,可是跟教主之境的強者叫板兒那可就是另外一回事兒了啊! 強者不可辱,這是整個所有修士從一開始修行就明白的道理啊!

可現在,林逸這是在跟教主之境強者叫板的節奏?

那名教主之境的強者一聽,也明顯愣住了,隨後,目光一寒,面色瞬間陰沉到了極致,滾滾蕩蕩的殺機如海水一般直接朝著林逸淹沒而去。

「我了個去,無量天尊,林逸快走!」

唐鶴面色大變,宣了一聲道號,焦急的催促道。

「不錯,交出九命金鎖吧!教主之境的強者你擋不住!」白星辰見狀,也忍不住無比焦急的催促道。

可林逸卻彷彿沒有聽到一般,依舊神色平靜的站在原地,只是面色卻陰沉了一分,而後,怒吼道:「給老子滾開!」

「轟!!!!」

虛空猛然一顫,雄厚到了極致的神魂之力,就像是神明手中的一把鐵鎚一般,狠狠的砸在了那名教主之境強者的氣息上。

頓時。

驚悚的一幕出現了,只見,教主之境的恐怖氣息,竟然直接被林逸的神魂撕成了無數的碎片,隨後緩緩的消失在了天地間。

周圍所有人都驚呆了。

那些尚未走出寶庫的荒古之境強者,此時一個個也愣在了原地,同樣是目瞪口呆啊!

他們知道林逸的實力不俗,也知道林逸的戰鬥力很可怕。

可,在他們看來,不管林逸有多麼強大,他總歸是有一個上限的吧!

就像是地上的螻蟻,也許有個頭大的,也許有比較猙獰的,可不管是個頭大的,還是比較猙獰的,他都是螻蟻,永遠都無法跟神龍叫囂。

可林逸倒好,現在竟然打散了教主之境強者的氣勢,這幾乎就像是一隻小螞蟻,一下子弄翻了一條神龍一般讓人震驚啊!

便是那名教主之境的超級強者此時都愣住了,同樣沒有想到,林逸竟然恐怖到了這種地步,僅僅只是區區大羅金仙之境就能夠打散他的氣息。

「哈哈,好,好,英雄出少年,難怪有膽子跟我叫囂,看來你對自己的實力很自信啊!」

教主之境的強者揚天大笑,只是那猙獰的神情分明就是怒極而笑,隨後,大腳用力在地上一跺,整個人便直接帶著可怕的勁風朝著林逸沖了過去,手掌翻飛,凝聚可怕力量,燦燦神輝,在手掌之上閃爍,散發著一股讓人頭皮發麻的驚悚之感。

「林少,這,你不會還要擋吧?」

唐鶴已經被嚇的有些亡魂俱冒了,盯著林逸哆哆嗦嗦的問道。

至於白星辰就更加的不堪了,此時雙眼之內充斥著濃濃的驚悚之色,壓根兒是連話都說不出來了啊!

雖然,這教主之境的強者並沒有刻意的籠罩他們兩個,可是散發出來的威壓,已經讓他們有種背負十萬大山一般惶恐沉重的感覺了。

林逸見狀,目光一寒,嘴角揚起了一抹不屑的冷笑,而後,雙肩猛的一震,頓時,一股同樣無比澎湃的力量轟然從他的體內爆發出來。,

「戰魂,出來!」

林逸聲如驚雷揚天咆哮。

「轟!!!」

頓時,天地劇顫,彷彿有竟是神明出現一般,之前那拿著青龍偃月刀的戰魂再度出現在了林逸的背後,雙目炯炯有神,釋放著無比恐怖的威壓,而後,手中的青龍偃月刀沒有絲毫的遲疑,直接一刀朝著那名教主之境的強斬了過去。

「什麼?這小子竟然有戰魂?」

幾名教主之境的強者一看,個個都是眼睛一瞪,一臉的詫異之色啊!

戰魂,顧名思義,以戰為魂,他們幾乎都是秉承天地間的戰氣而生,每一尊戰魂的出現,都可以找得到相對應的強者。

甚至,傳聞只有教主之境以上的強者,他們在斬殺敵人的時候,無意間流出來的氣息,才有可能凝聚出戰魂。

這些戰魂雖然實力無法跟他們模擬的強者相媲美,但是,誰也不能否認戰魂的強大,特別是一旦戰魂有主人之後,更是會隨著主人的修為提升而不斷的提升變強。

這可是教主級彆強者都眼饞的東西啊!得一戰魂,幾乎等同於是多了一名幫手,實力最少提升五成以上啊!

「小子,果然有些來頭,難怪敢如此的囂張,今天,我倒要看看你有幾斤幾兩!」

那名朝著林逸沖了過去的教主之境強者,一看林逸竟然召喚出來了戰魂,也明顯神情一怔,不過也僅僅只是稍微愣了一下,同樣沒有太把林逸跟這戰魂放在心上的意思。

畢竟,林逸的修為擺在那裡,戰魂的實力又能有多強呢?

千分之一個呼吸后。

教主之境強者的拳頭終於跟青龍偃月刀狠狠的碰撞在了一起。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