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熊那叫一個凄慘,更絕望的是趙大寶不時還要去鐵柵欄邊慘叫幾嗓子,以示他正在這裡被打。

「救命啊……受打的是我們,不是那個死胖子……」黑熊無力的求救,可惜嘴巴受傷嚴重,根本喊不出多大聲音,哪裡傳播得出去。

不光是黑熊,其他5個人也被趙大寶弄醒,更殘酷的手段使出來,陳陽後來都看不下去,索性背轉身,面對牆壁修鍊。

……

林家,老爺子一臉溫怒。

「陳陽那小子聯繫上沒有,說好晚上來家裡,現在都九點多還不見人影,電話也關機。」

「十點鐘老陳可就過來,我在他們面前吹噓這小子醫術多厲害,肯定能治好老陳的頑疾。現在找不到人,等會兒讓我這張老臉往哪裡放?」

「你們趕緊給我去查,那小子即使在娘胎里也要給我抓過來!」

老爺子對著手下一通臭罵,一幫人匆忙跑出去尋人。

「爸別激動,陳陽可能臨時有事耽擱,他答應你肯定會過來,再等等。」林家成嘴裡安慰,臉上也是隱現擔憂。

今晚來家裡的三位是老爺子的多年戰友,都是能決定這個國家命運的存在。其中陳老比老爺子地位還要高兩個等級,乃是當今最有權勢的五個人之一。能幫陳老治好多年頑疾,絕對是大功一件,陳陽在這時候可不能掉鏈子。

林果果也在一旁,老爺子震怒她自然不敢吭聲,心裡卻是偷著樂,巴不得陳陽犯錯,被老爺子教訓一頓,好化解心中的怨氣。

這傢伙最近太囂張,正好趁機收拾一頓,替本姑娘報仇。以她的年紀自然還沒意識到陳陽一旦受處分,可就不是罵幾句教訓那麼輕鬆,所以並不擔心陳陽找不到。

正想留下來打聽更多陳陽的消息,老爺子大手一揮說:「無關人等都下去,果果也回房睡覺,沒我命令今晚不準出來。」

林果果頓時好失望,可不敢反對,翹著嘴巴跑回房間。

五分鐘不到,有部下過來彙報:「首長,已經聯繫上一醫院,陳陽下午確實在醫院裡,但後來被衛生局和市局經偵大隊抓了。」

「為什麼抓他?」老爺子詫異的問。

「說是無證行醫加惡意傷害詐騙。」手下說。

「屁話!那小子無證行醫可能,但怎麼可能詐騙,那麼高的醫術用得著詐騙嗎?」老爺子大怒。

「現在人在哪裡?」

「應該在警察局吧!那邊正在定位他的手機。」部下說,他是有消息立即彙報,後面的工作還在繼續。

正說著又有人跑進來說:「確定了,陳陽的手機在警察局,人應該也在裡面。」

林家成急切的說:「我這就讓胡世軍放人,混賬東西。」

老爺子卻是大手一揮手說:「不行,這事不能讓太多人知道,再說現在讓他放人也來不及。」

「哪怎麼辦?」林家成問道。

「讓特勤分隊去將那小子抓回來,一定要做到不留任何痕迹。老陳這次來江都市治病是最高機密,不能泄露半點,否則後果誰都承受不起。」老爺子果斷命令。

「是」部下領命,立即下去布置任務。

林家成皺起眉頭,卻也知道是沒辦法的事,老爺子這樣就是去警察局劫獄,鬧出的動靜肯定小不了,事後平息起來哪會那麼容易。這事可是全由他這個市長來操心。

三分鐘不到,特勤分隊便分乘車輛向警察局飛馳而去。 今晚帶隊的是林龍,他是特勤分隊隊長,自從陳武退役后他還兼任老爺子的貼身護衛。

在路上便制定出完善的作戰計劃,老爺子要求不留痕迹。他們自然不能表明身份大搖大擺的衝進去救人。

而是做出偽裝,所有的隊員都是一身黑衣,武器也是五花八門並不在部隊的裝備系列之中。此時他們就是一群沒有身份的劫獄者,開的車也是摘了牌照的民用車輛。

「一二三四五號隨我進去救人,六號負責警局的監控系統,要讓我們的行動不留下任何痕迹,七八號在外圍負責接應。」到達警局外圍林龍果斷的命令。

六七八號隊員提前出動,在周圍警戒,潛入警局控制監控系統。

十分鐘后,耳機里傳來六號聲音:「零號,一切OK,可以行動。」

林龍沉穩的點頭,帶著手下下車向警局衝去。 重生狂妃:太子殿下別擋道! 警局崗亭那幾個值班警員,在他們面前就跟無人一樣,輕鬆的避過翻牆進去。

每個樓層依然有人看守,還有多道門戶鎖著。他們只能一一開啟,但這依然難不到他們。

到達牢房外圍時,林龍正準備小心潛入,這裡不比外面,防禦更加嚴密,不但門鎖更牢固,而且裡面還有警員守著,想要做到不知不覺的潛入,還得費些手腳。

卻是沒想到門口正有兩個警員在那裡閑逛,渾身帶著酒氣,顯然喝了不少。牢房的鑰匙就在他們腰上系著。

我嚓!竟然分派這兩個酒鬼看門,江都市警察局看來得好好整頓紀律。

林龍心裡暗罵,沖手下一使眼色,便有兩人衝上去,從後面挾持住兩人,手掌在他們的脖頸一抹,便讓他們昏睡過去。

正常人被他們的手法打擊也得三五個小時才能醒過來,這兩個傢伙喝了酒醒來的時間肯定更長。

找到鑰匙打開牢房外面的大門,林龍帶人進去,兩個警員也被扛進來放到值班室的椅子上。

這裡不比看守所,就三間牢房,進門便能確定在哪一間,那裡正有微弱凄慘的聲音傳來。

林龍帶人快速衝過去,心想陳陽最好別受傷,不然救回去也是麻煩,受傷了怎麼去幫陳老治療。

有隊員向林龍打手勢,提醒裡面除了陳陽外還有7個人,該怎麼處理。

林龍果斷的手在脖子上比劃,依然是打暈了事。為了安全起見,陳陽也在被打暈的範圍之內。

咔嚓,老房門打開。隊員們快速衝進來。

黑熊此時還沒暈,而且正好面對外面,看到突然有人開鎖衝進來,頓時大喜過望,還以為警察叔叔來救他。

激動的叫起來:「警察叔叔救命啊……快救我,這小子是禽獸……」精神振奮聲音都大很多,其他人也被驚動。

林龍等人再快也不能快過眾人的眼神,此時也管不了這麼多,每人攻擊一個,先打暈再說。

黑熊剛叫嚷一聲,就被人在脖子上砍一掌,嘎暈死過去。最後的感覺是:「這下徹底完了,這些人是來要命的……」

幾個囚犯先後被打暈,可是林龍等人的行動卻遇到巨大阻力。

當林龍上前要打暈陳陽時,卻被陳陽回手一掌打得後退好幾步,這還是陳陽急著保護趙大寶沒用多大力氣。

那邊對付趙大寶的隊員更慘,被陳陽一腳踢飛,撞在牆上半天爬不起來。一個回合高下立分,這些人根本不是陳陽對手。

「你們什麼人,想幹什麼?」陳陽冷酷的說。

半夜裡突然闖進來一群黑衣人見人就打,他不得不警惕,萬一是冷洋請來的殺手,自己可不能任由宰割。

「幫助你的人,快跟我走。」林龍很鬱悶,一路過來很輕鬆,沒想到陳陽這裡反而遇到阻力。

「幫助我有必要蒙面嗎?我可不想被騙當逃犯。」陳陽冷笑。

「對,這些傢伙不像好東西。」趙大寶跟著附和,玩得正爽被打擾,他心情好不到哪裡去。

「我沒空向你解釋,時間緊迫,趕緊跟我走。」林龍急切的說,不想解釋。

「哼,你以為不說清楚我會走嗎?」陳陽根本沒動腳的意思。

「跟他們廢話什麼,先打暈再說。」五號不耐煩起來,低吼一聲撲向陳陽。

其他人同樣不慢,幾乎是同時向陳陽殺到,他們久經沙場,協同作戰能力比黑熊等人強幾倍不止。

見陳陽戰鬥力不弱,他們紛紛拿出甩棍繩索作戰。

噼里啪啦一通混戰,那邊趙大寶連聲慘叫:「哎喲,陳陽快救命,這人老打我脖子。」

陳陽以一敵五,還有一個隊員在追打趙大寶,沒想到趙大寶拚命起來竟然速度奇快,圍著地上的黑熊等人轉圈,愣是讓隊員打不到,即使偶爾打到脖頸上,趙大寶也沒事,還在生龍活虎的蹦躂。

讓隊員很鬱悶,這死胖子怎麼打不暈,看來得用重手法。沒想到趙大寶防禦力這麼強,遠超常人。

砰砰砰,陳陽也是動了真怒,不再隱藏,一通拳腳將林龍等人打飛,跟著一巴掌將追打趙大寶的隊員打暈,現場重新被他掌控。

林龍等人雖然沒有暈過去,卻是掙扎著半天爬不起來。

真是太丟人了,堂堂軍方最精銳的小隊之一,連陳陽一個人都打不過。雖然今晚的戰鬥受到限制,他們最強的槍械作戰能力不能施展,可即使近身格鬥,在軍中他們也是少有對手,從來沒被人打得這麼慘過。

「快說你們是誰?」陳陽冷酷的威脅,那架勢再不說他可就要下重手了。

「咳咳,陳先生別誤會,我們是林老爺子的手下,奉老爺子命令救你出去。」林龍很無奈,但打不贏人家只能老實交代。

畢竟任務要緊,他拖不起。

「老爺子救我用得著這麼神秘,怎麼證明你們的身份?」陳陽有些意外,但還是沒有相信他。

「我讓你跟老爺子通電話。」林龍更加無奈,伸手去懷裡掏手機。

「不準動,他要掏武器,陳陽小心!」趙大寶大叫一聲,林龍更是鬱悶得要死,我真的這麼像壞人嗎?

好在陳陽很鎮定,伸手攔住林龍,讓他順利拿到手機撥打起來。

其實陳陽也有感覺,這些人戰鬥技巧跟陳武等人差不多,已經有懷疑他們是軍人,所以並沒過分為難林龍。 「這個問題在你之前有人給我說過,你知道我是怎麼回答的嗎?」

對於林天奇的冷靜和反問,倒是把辛空月弄得錯愣,她搖頭,卻聽林天奇說:「我的回答是,退路是自己鋪的,不是別人給的。」

「你是個人才,我不想看見你隕落在黑勢力手中。」

「我已得罪群義會,即便我不動趙松,他們也不會放過我,與其等待他們報復,我會先下手。」

一聽這話,辛空月連連搖頭。「你林家是有實力,但那隻限於邊陲,在京都,你是孤身一人,你鬥不過群義會,群義會你不了解,即便你了解,也只是一點皮毛而已。」

「光腳的不怕穿鞋的!」

「既然你已決定,我就不便多說了!」結束這個沉重的話題,辛空月放鬆身子,轉而說:「明天會有一個小小的班會,然後這一屆的新生會統一去部隊例行軍訓,軍訓期間很苦,你要有個心理準備。」

「你看我想那種嬌生慣養的人嗎?」

「你不是,這也是我納悶的地方;你說你這樣手段殘忍的一個人,怎麼會是西南幾十年不出一個的諸省狀元,我看過你的作文,那文章真是你寫的嗎,那筆鋒,還有你不在我老師之下的畫工,還有你的功夫,你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聞言,林天奇突然笑了起來,嘴角那一抹弧線完美炫目,在辛空月錯愣之際,問:「你不會是對我動心了吧!」

「恩。。。有可能,你要是想追求我,我倒是可以考慮考慮。」

與這樣的老師交流,林天奇無比輕鬆,辛空月也只是比林天奇大兩三歲而已,同齡人,自然會把話題料到一塊兒去。

「對了,你辦號碼了嗎?」

「辦了!」

「把你聯繫方式給我。」

「我現在是你學生,你要找我直接到宿捨去,要聯繫方式不是多此一舉嗎!」

「快點,等你軍訓完后我領你去見一個人,你若得到他老人家的喜愛,說不定群義會找你麻煩時他能幫你化險為夷。」

「你掉我胃口。」

林天奇很不情願的把自己的號碼告訴辛空月,辛空月擔心林天奇糊弄她,拿出她精緻昂貴紅色手機,撥打一遍,確定是林天奇的號碼之後,說:「把我號碼存上,有什麼事聯繫我。」

「無聊、寂寞的時候可以打電話讓你出來陪我?」

「可以,但你別亂想!」

「我是怕你亂想。」

昏死。。。我會亂想嗎,你這小滑頭,我看那些說你書獃子的人才是真正的獃子。 策江山:嫡若驚鴻 辛空月凝望林天奇這張讓人總覺得有些迷幻的臉龐,聲線輕和開口:「有件事很奇怪,我不確定你是否知道。」

「什麼事?」

「今日凌晨大約在六點左右,你的檔案信息被人串改了,你知道嗎?」

談及這事,林天奇不禁想起自己那個性冷淡的老婆!她到底是誰?為什麼會有那麼大的能耐。

見林天奇沉默,辛空月淡淡的說:「看來這事你知道!」

「我知道,辛老師,你能不能幫我保密我真實年齡一事?」

「可以,但你必須答應我一件事。」

「什麼事?」

她狡黠一笑,絕色紅顏甚為誘人一品芳澤。「你答應就行,原則之內的任何一件事。」

「都說女人是老虎,我看你卻是一隻帶毒的老虎。」

「哪有學生這麼評價老師的!」

皇祭 「你明目張胆的敲詐我,還算個老師嗎!」

一聽,辛空月美眸兮兮眨了幾下,鬱悶著開口:「你可以把我當成朋友!」

「包括女朋友?」

「可以,有你這個男朋友,我會省去很多麻煩。」

「那算了,我這個人最怕麻煩;再說我現在不想找女朋友,要找也是情人!」

情人?

獵愛入局:誘寵間諜妻 辛空月「撲哧」一笑,美麗的雙眸瑩瑩似水,一笑一瞥間,高貴神色清逸流露,是如此的美麗。

「你多大了?老婆都沒有找什麼情人,你怎麼不說找個小三。」

小三?林天奇故作思索,埋頭沉吟輕聲道:「這想法不錯,你可以考慮一下,小三的日子是最幸福的。」

「什麼意思,難不成你是先結婚再來上學的。現在是可以這樣的,你們邊陲,結婚年齡普遍小,把你老婆帶出來看看。」

「還真被你猜中了,我真結婚了!」

「你繼續編,你的檔案可沒說你已婚。」

豪門首席女祕書 天奇起身,嘆道:「看來還是峰哥說得對,這年頭說真話讓人相信還真是一見很困難的事,我走了,美女老師,寂寞的時候可以找我。」

「你身上有我想要的東西,我會天天找你。」

「那還不得把我煩死。走了!」

「慢走,我不送了!」

望著天奇離開的身影,辛空月竟有些失神,心道:林天奇,你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人,你高中檔案老計對你的評價超乎常人,以老計那種人物,被他百般誇獎的人,以你的年齡,似乎還達不到標準,可你做到了,你真的是林家那種小家族能夠生出來的天之驕子嗎?

辛空月在心裡不斷的詢問自己,還沒見到林天奇,她先看到麗城江城中學傳來的檔案,還有計呂給她的郵件,從那個時候,她便開始關注邊陲林天奇。

這個林天奇,每一刻都在給她驚訝!老計在郵件中說:林天奇他這些年見過的最難以預料未來的唯一一人,如果辛空月能把握,或許是一個好的開始。

只是辛空月不怎麼明白老計的意思!在辛空月看來,老計的話不可不信,只是這林天奇,太難琢磨了。他手段殘忍,只要有機會他會不留餘地的撕碎對方,沒有機會他就自己製造,就像今晚食堂一事,有勇有謀。

他的功夫看不出深淺,他的畫工造詣極深,這些是自己親眼所見;而據老計信箋上說,林天奇還會音樂,有「鋼琴王子」稱號,是全能人,看來,這個林天奇是文武全才,無一不精通,自己必須了解他。

晴天的夜晚,繁星滿天,一輪明月掛在天邊,仰望星空。

京大某男生公寓天台,兩道身影靜坐於此,彷彿被夜空這種浩瀚所震撼。

明月下,透過薄薄的雲層,月光灑在了光線昏暗的天台,替代了都市的萬家煙火。樓下那一盞盞明燈,一閃一閃的,慢慢地熄滅。

而京大校內不遠處超市內的日光燈,店名上的霓虹燈,也將要滅掉。涼風微微吹著,校園行走的人少了,幾乎所有人都回到他們各自的宿舍。柏油路旁的風景樹不搖了,樹葉發出的「沙——沙——」聲不見了。

凝目一望,不知何時整個校園披上了一層薄薄的霧,增添了一份別樣的神秘。靜下來了,一切都靜了下來,陷入了寧靜……

可也就在這樣的夜,他們兩人為何還不休息?

他問:「辛老師真沒為難你?」

他正拿著他剛從校醫院買來的正紅花油,擦著手肘疼痛的地方,淡淡的說:「她沒有理由為難我。」

「林天奇。」禿子魯崢叫了一聲,那雙黑漆漆的雙眸閃過一絲愧疚,埋頭說:「是我連累了你,可你看起來怎麼一點都不在乎,群義會會報復你的,萬一讓你被京大開除,你讓我拿什麼臉面見你!」

聞言,林天奇只是淡淡一笑,便說:「這些不重要,不管群義會有多強大,他們只要把我弄出京大,我會讓他們永世不得翻身!」

PS:感謝捨我其誰雄打賞200逐浪幣。 「陳陽怎麼樣,受傷沒有?」林老爺子爽朗的聲音傳來,聽得出話里的關心。

「我還好。」陳陽回應,也消除了對林龍的懷疑。既然是老爺子的手下,這種突然襲擊也就很正常。

「哪還啰嗦什麼,趕緊跟林龍回來,我找你有急事。」老爺子大吼起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