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哲道:「她是這裡的領舞!嘖嘖,那模樣,那身段!」

陳雲峰翻了翻白眼,「擦擦嘴巴吧,口水都流出來了!」陶哲還真的拿手擦了擦嘴角,可是什麼都沒有,這才明白被陳雲峰耍了。

突然,酒吧內燈光一暗,與此同時音樂驟然加快了節奏。肖若甫連昂撞了撞陳雲峰,望著T字台興奮地道:「酒吧皇后要出來了!」這時不止是他,現場幾乎所有人都看向了T字台,舞池裡的人們都停止了舞蹈。

燈光閃爍起來,一隊高挑的女郎和著快節奏的音樂快步走上T台,踩著貓步迎面而來。這些女郎身材美好,腳踏黑色及膝長筒皮靴,腰間圍著黑色的超短裙,上身穿著緊身小衣,大片的胸脯和小腹都裸露在外,顯得格外性感;每個人的背後還裝飾著一種特殊的飾物,如同孔雀的尾巴似的,在昏暗的環境中熒光閃閃,更增添了惑人的氣質,讓人感覺她們好像狐狸精一般!

那些女郎快步走到台前,擺出各種迷人的姿勢。緊接著,一個與眾不同的女郎出現在所有人眼前,她的穿著打扮與其他女郎相似,不過裝飾更加艷麗奪目,她本人也更加高挑更加豐滿!她穿過眾女郎走到最前面!然而這時現場燈光還比較昏暗,看不太真切,不過單就那模模糊糊的身影就已經讓人心跳加速不能自持了!在場的所有男人都感到心裡好像有隻貓爪在撓一般,陳雲峰也不例外!

暗淡的燈光突然亮了起來!現場響起一片驚嘆!陳雲峰也不禁流露出驚艷之色!那個女郎真是艷到了極點,在一身絢麗服飾的襯托下,簡直讓人目醉神迷!還有她那雙眼眸,半開半合,光彩流轉,蘊含著說不出的嫵媚風韻!這簡直就是一個禍國殃民的尤物! T台上的眾女郎舞動起來,立刻點燃的全場的氣氛!在激光鐳射的映照之下,明暗變幻不定,那些女郎就彷彿隱藏在黑夜中妖精一般,偶然露出惑人的姿容!特別是那位酒吧女皇,她的舞姿迷人心魄,充滿了感染力,再結合勁爆火辣的音樂,讓人不禁熱血沸騰了!

朝舞池望去,只見無數舉起的手臂如同海浪般起伏著!眾人的歌唱聲彷彿要將整個酒吧都掀翻了!

肖若甫幾個人已經控制不住自己在舞池裡舞動起來,與其他人一樣。

陳雲峰沒有跳舞的興趣,就坐在吧台邊喝酒,欣賞T台上酒吧皇后的迷人舞姿!其實這這位酒吧皇后的姿色比不上胡瑤、李若斯她們,不過她卻有一種胡瑤她們沒有的氣質,一種極其露骨的嫵媚,美眸流轉間風情萬種,讓人心跳加速,讓人不能支持,讓人恨不得立刻就把她壓在還剩下肆意蹂躪!她是那種讓人一見到就想到床的女人!胡瑤也夠嫵媚的了,但也無法與她相比!

幾杯酒下肚,陳雲峰想要上廁所了,於是問調酒師:「兄弟,哪有廁所啊?」

調酒師指了指T字台旁邊的樓梯,「廁所在二樓!兄弟我要提醒你,二樓是包房,你上廁所不要到處亂走!」

陳雲峰笑著點了點頭,「多謝兄弟提醒!」

穿過忘情舞蹈的人群,來到樓梯邊。登上樓梯,來到二樓。周圍一下安靜了下來,樓下的喧囂聲彷彿已經遠去了!

陳雲峰揉了揉肚子,他快要忍不住了。

四下看了看。這二樓只有一條過道,裝修得非常豪奢,牆壁都包上了楠木,地上鋪著一條紅紅的地毯,純銅的壁燈顯得金碧輝煌!過道的兩側全是一間間的包房,過道上非常安靜,不見一個人!

陳雲峰嘀咕道:「媽的!這廁所在哪啊?」

沿著過道走下去,打量著兩旁的房間。片刻后,走到一間沒有門牌號的房間外,難道這裡是廁所?忍不住的陳雲峰推開了房門。

然而映入眼帘的卻是一間燈光昏暗房間,房間很大,裝飾得非常華麗,門口這邊是一間小客廳,裡面是一間大卧室,一張雙人大床尤為引人注目!陳雲峰看見,一個只穿這條褲衩肥碩如豬的中年人正爬上床,而床上正躺著一個身著黑色皮衣皮褲的長發女郎,一動不動。陳雲峰立刻意識到這裡是怎麼回事了,當即準備離開!然而心頭卻一動,他覺得有些不太對勁!

疾步奔上前,一把將那個肥豬樣的中年人給推開了!那人猝不及防之下嚇了一跳,跌坐到地板上。中年人看到一個年輕人竟然爬上了床,鼻子立馬氣歪了,嚷嚷道:「這馬子是我的!你懂不懂規矩!你給我滾出去!」

陳雲峰沒有理會他,看了一眼仰躺在床上姿勢誘人的女郎,小小吃了一驚,這個女郎竟然出奇得美麗!光潔幼滑的肌膚,小巧迷人的紅唇,彎彎的眉毛,精緻的鼻子,她的姿色竟然不在那位酒吧女皇之下!她還很年輕,也許還不到二十歲,閉著眼睛,似乎昏迷了!陳雲峰皺了皺眉頭,扭頭問那個『肥豬』:「你給她下藥了?」

『肥豬』爬了起來,聲色俱厲地罵道:「關你屁事!」走上來,伸手推陳雲峰。然而手掌還沒碰到陳雲峰就被陳雲峰給扭住了手腕!『肥豬』吃疼,嚷嚷起來,「你混蛋!搶老子的馬子還敢動手!」

啪!陳雲峰甩了他一巴掌!『肥豬』在原地打了個轉,捂著臉傻乎乎地看著陳雲峰,他似乎沒想到對方竟敢動手打他!

重生之嫡女毒妃 回過神來,『肥豬』發出殺豬般的叫聲,「來人!來人啊!」

陳雲峰沒有理會他,繼續檢查年輕女子的情況,她的呼吸還算平穩,應該只是被下了普通的*。

門口傳來急促的腳步聲,一大群打手模樣的人沖了進來。領頭的看到眼前的情景,立刻問道:「鄧老闆,怎麼了?」

『肥豬』一指單膝跪在床上的陳雲峰,「這個混蛋突然闖進來,搶我馬子!你們把他給我廢了!」

打手們立刻看向陳雲峰,涌了上來。

陳雲峰從床上下來,打量了一眼眼前這些凶神惡煞的打手們,笑問道:「你們想幹什麼?」

領頭的打手冷笑一聲,「小子,膽子不小啊!敢到星海酒吧來撒野!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

陳雲峰笑道:「原本以為只是一間酒吧!原來是一處賊窩!」

眾打手面色一變,領頭的打手大罵道:「小畜生!我看你是找死!上,把這小子的一條手臂給我卸了!」

身旁兩個打手立刻上前,準備動手,臉上掛著獰笑。在他們看來,廢掉眼前這個貌不驚人的小子,簡直太輕鬆愉快了!以往他們可沒少做過類似的事情! 陳雲峰沒等他們出手,搶先出手了!接連兩拳,所有人都還沒明白是怎麼回事,那兩個打手就被打翻在地!

所有人都嚇了一跳,都被眼前的景象鎮住了!他們做夢也沒想到會出現這樣的情景!

領頭的打手回過神來,眼中閃過一絲恐懼之色,大叫道:「大家一起上!廢了他!」眾打手回過神來,一涌而上,吼叫連連。陳雲峰冷笑一聲,與眾打手戰作一團,如同虎入羊群一般!所有人都看不清他是如何出手的,一個個打手就被他輕鬆地打翻在地,在地上痛苦地扭曲著身體!

『肥豬』看到眼前的景象,嚇得雙腿顫抖,不停地咽著口水。

床上的那個女子醒了過來。迷迷糊糊地看見不遠處一個男子正與一群人激斗,而且還穩佔上風,威風凜凜!女子立刻瞪大了眼睛,剛開始眼睛中流露出震驚之色,隨即眼睛中流露出興奮和崇拜的神情!她覺得那個人好了不起,是真正的男子漢!

陳雲峰三兩下就將一大群打手就給揍趴下在了地上。十幾個人橫七豎八地躺在房間的地板上,痛呼連連,那場面還是蠻壯觀的!

陳雲峰扭了扭脖子,調侃似的地道:「雖然只是些混混,不過也挺費勁的!」扭頭看向旁邊的『肥豬』。『肥豬』嚇了一跳,不由自主地跪了下來,「大大大哥,我,我不知道,你饒了我吧!」

陳雲峰走到他的面前,拍了拍他的面頰,『肥豬』嚇得都不敢呼吸了,生怕對方一個不高興就把他給廢了!

陳雲峰突然聞到一股騷味。低頭一看,不禁啞然失笑,原來那傢伙竟然嚇得尿褲子了!

「呵呵!真是個窩囊廢!」隨即唉聲嘆氣地道:「我就不明白了,為什麼那麼多的女孩子情願讓你們這種豬給拱了?」

「大大大哥,你你你放過我吧!你要多少錢我都給!」

陳雲峰嘲弄一笑,突然沖他大吼一聲。本就提心弔膽心驚膽戰的『肥豬』只感到心臟猛地一跳,隨即眼睛一黑,暈了過去!呵呵,這傢伙竟然被陳雲峰的一聲吼給嚇暈了!

陳雲峰哈哈一笑,站了起來。

扭頭朝床上看去,看見那個女子已經醒過來了。皺了皺眉頭,沒好氣地道:「一個女孩子家不好好獃在家裡!深更半夜地瞎混什麼?」

女子本來是想與這個令她崇拜的男子說說話的,然而對方的話卻令她的脾氣上來了,「哼!我愛做什麼就做什麼!要你管?我媽媽都管不著我!」

陳雲峰沒來由地氣惱。疾步上前,一把將已經坐起來的女子推倒在床上。女子還以為對方想要對她叉叉圈圈,不禁大為驚恐,叫喊道:「你想幹什麼?我要喊人了!」

陳雲峰哪會理她,一把將她翻了過去,左手摁住她的身體,右手對著那挺翹迷人的美臀狠狠地抽起巴掌來!啪啪啪,一聲聲脆響響起,女子痛呼連連,場面實在有些曖昧!

連續甩了十幾巴掌,陳雲峰才放開了她。

女子羞惱到了極點,蹦起來朝陳雲峰撲來!然而卻被陳雲峰一下子給壓倒在床上,動彈不得!

女子使勁扭動著身體掙扎,瘋狂地叫喊道:「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

陳雲峰感受到那曼妙身體強烈的觸感,只感到虛火上升口乾舌燥,瞪眼吼道:「你再扭,我就真把你給辦了!」

女子被陳雲峰給嚇住了,不敢動了。隨即感受到對方身體的變化,流露出驚慌失措之色,眼睛不知所措地看向陳雲峰!女子真的感到有些害怕了!

陳雲峰放開了她,從床上下來了。

女子連忙從床上跳了下來,羞惱至極地瞪了陳雲峰一眼,「我記住你了!」隨即奪門而出。

陳雲峰走到門口,看到女子奔下了樓梯,不禁搖了搖頭。

隨即一大群人打手從樓梯處進來了,另有一群打手從陳雲峰身後拐進樓道中。兩群打手,幾十號人前前後後將陳雲峰完全堵住了!他們每一個人都拿著鋼管、匕首之類的兇器,一副兇狠的模樣!

一個中年西裝帥哥排眾而出。叉開腰,打量了一眼陳雲峰,嘲諷道:「我以為是誰敢在我的酒吧鬧事?原來只是一隻小雞仔啊!」眾打手放肆大笑起來,他們顯然都沒把陳雲峰當回事!

「小混蛋,你是什麼人?誰讓你來鬧事的!」中年人聲色俱厲地喝問道。

這時,之前陳雲峰見過的那位酒吧皇後過來了,依舊像剛才那樣艷麗逼人。酒吧皇后不解地看了一眼眼前的情景,目光瞟過陳雲峰,問中年人:「他是誰?你們在幹什麼?」

中年人竟然非常恭敬地回答道:「這小子來鬧事!還打了鄧老闆!」 酒吧皇后打量了一眼陳雲峰,神情不善,即便如此,那股媚到骨頭裡的韻味依舊讓人感到有些吃不消!「帥哥,你到我這來搗亂讓我很為難啊!我該怎麼對付你呢?」

陳雲峰攤了攤手,「隨你喜歡!我這一百多斤都在這裡,你看著辦吧!如果想要共度春宵,我是求之不得的!」

中年人大怒,「小子,你是在找死!」

酒吧皇后抬手打斷了中年人的話,美眸瞟了一眼陳雲峰,嫵媚地道:「帥哥你的膽子很大啊!」

陳雲峰呵呵一笑,「還有更大的呢!想不想知道!」

酒吧皇后咯咯笑了起來,笑得花枝亂顫媚態叢生,一對規模驚人的胸器顫顫巍巍的,好不迷人!周圍的這些個打手們全都看傻了眼!

「帥哥,你是在哪裡混的? 總裁,我要離婚 說不定我們還是一家人呢!」酒吧皇后嫵媚地問道。

陳雲峰的目光在酒吧皇后的*上逡巡著,調侃道:「相逢何必曾相識呢?一夜春風之後,你不記得我,我也不會記得你!」

酒吧皇后臉一垮,原本迷人的媚態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冷冷地道:「老娘跟你好好說話,你卻不識抬舉!那就怪不得我了!黑狼!」

旁邊早就不耐煩的中年人立刻應道,「大姐!」

「讓這小子知道厲害!」

中年人雙眼一亮。一揮手,「上!廢了這小子!」

眾打手立刻嚎叫著涌了上去。雙方打成一團,現場極為火爆!然而出乎酒吧皇后和黑狼預料的是,幾十個凶神惡煞的打手居然一個個被對方撂倒在地,那個人被幾十個人圍攻竟然非常輕鬆的樣子!?

「這小子,看來不是一般的人!」酒吧皇后皺眉道,心裡不禁有些擔心,她擔心這小子的背後有某方大勢力!據此,她不由得又聯想到更深處,她將陳雲峰這一次一次很偶然的舉動想得無比複雜!不過也難怪,干他們這行的人,遇到這種情況難免會往深處想!

當酒吧皇后回過神來的時候,驚駭地發現,幾十個打手居然已經躺下了一半,她不禁心中駭然,更加堅定了剛才的想法!

「都退下!」黑狼喝道。

已經心驚膽戰的打手們紛紛扶著受傷的同伴退了下去,非常狼狽的樣子。

黑狼走上前,冷冷地盯著陳雲峰。突然袖子里滑下來一柄匕首,只見他握住匕首迅疾朝陳雲峰刺來!身手極為矯健!

陳雲峰側身避開。黑狼一擊落空,繼續攻擊,一招接著一招,招招都是殺招!不過他的每一招卻都落空了!

酒吧皇后緊皺著眉頭,心裡非常擔心。

黑狼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連攻數招,卻全都落空!陳雲峰向後躍開,笑道:「輪到我咯!」

黑狼不禁心裡發虛,連忙擺出防禦的姿勢,剛才的一番進攻令他感到這個年輕人實在是深不可測!

陳雲峰打量了黑狼一眼,面帶微笑緩緩朝他走去。黑狼感到一種莫名的壓力,鬢角不禁溢出了一滴汗水!

陳雲峰走到黑狼面前。黑狼受不了對方的氣勢,忍不住先出手了,挺起匕首對著陳雲峰胸膛刺去!然而他才起手,胸口便挨了重重地一拳,他連對手怎麼出手的都沒看清楚!只感到胸口一悶,整個人向後倒飛了出去,一屁股坐在地上!驚得眾打手一陣混亂,酒吧皇后也一臉震駭的神情,她完全沒想到強悍的黑狼居然被對方一拳就給打垮了!?這太不可思議了!

陳雲峰掃視了眾打手一眼,眾打手不由得後退了一步,心中懼怕!

陳雲峰朝酒吧皇後走去,酒吧皇后不禁心慌意亂,不知該如何是好!陳雲峰走到酒吧皇後面前,挑起她那光潔的下巴,嘖嘖讚歎道:「嘖嘖!真漂亮!」隨即陳雲峰竟然埋下頭去,吻住了酒吧皇后的紅唇!

周圍的打手們全都傻乎乎地看著,根本就不敢上前阻止。而酒吧皇后自己則瞪大著眼眸,緊張得不得了,同時心中還有一種莫名的快感和興奮!

陳雲峰吻得興起,一把摟住酒吧皇后柔軟的纖腰,另一隻手則抄起她的一條美腿,將她推到牆壁上拿身體擠住她那豐滿誘惑的嬌軀,繼續痛吻起來!酒吧皇后的眼神漸漸地迷離了,春水蕩漾!

陳雲峰放開了她,笑道:「真香啊!」隨即湊到她的耳邊小聲道:「也很騷!」

酒吧皇后又羞又怒,一把將陳雲峰推開了!

陳雲峰哈哈一笑,轉身朝樓梯走去。眾打手連忙讓路,沒有人敢攔他! 陳雲峰走到樓梯口,突然又回來了。眾人見狀,不由得緊張起來,特別是那位性感美麗的酒吧皇后!

陳雲峰奔到酒吧皇後面前,一臉急迫地問道:「廁所在哪?」

酒吧皇后愣了愣,下意識地給陳雲峰指了一個方向。陳雲峰當即抱著肚子朝廁所奔去!

眾人面面相覷。

好片刻之後,陳雲峰才一臉舒爽地從廁所里出來了。在眾目睽睽之下離開了二樓。陳雲峰迴到一樓大廳中,周圍立刻變得喧囂起來。在大廳里找了片刻,卻沒見到肖若甫幾個人,陳雲峰推測他們可能是沒見到自己所以回學校去了,於是他也離開了星海酒吧。

被陳雲峰救下的那個女孩開著一輛黑色的保時捷進入一片別墅區中。這個女孩子家裡看來很有錢啊!

她回到家中,看見媽媽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眉頭緊鎖。她的媽媽與她有幾分相像,只看得出三十來歲的樣子,皮膚幼滑,秀髮柔亮,身材美好,整個人顯得成熟而美麗,有一種知性的氣質。

「蘭蘭,你又去酒吧了?」女人有些懊惱地問道。

「我去洗澡了!」女孩道,隨即上了二樓。

女人走到樓梯口,看著樓上不禁嘆了口氣。回到沙發邊坐下,不禁為女兒的事情煩惱,雖然女兒已經十八歲了,但仍然讓她很不放心!不過她不怪女兒,因為她知道女兒今天的狀況一定程度上都是她造成的!有些煩惱地揉了揉太陽穴。怎麼辦呢?總不能就放任她這樣下去啊!不如給她找個家庭教師輔導輔導她吧,也許能夠改變她的性格!

在另一幢豪華別墅中。星海酒吧皇后正坐在一個中年男子的大腿上,那個中年男子的相貌身材還不錯,算得上是一位上了年紀的帥哥。「趙大哥,我今天被人欺負了!」酒吧皇后撒嬌似的道。

中年人眉頭一皺,怒聲道:「誰這麼大膽子?」

酒吧皇后搖了搖頭,「不知道!從來沒見過那個人!」隨即取出一張優盤,「這是監控器拍下來的視頻!」

中年人拍了拍酒吧皇后的美臀,「放給我看看!」

酒吧皇後起身走到壁掛電視前,將優盤插入電視上的usb介面,隨即打開了電視。

片刻之後,優盤裡的視頻便出現在了電視機的屏幕上。

中年人一看見視頻中的陳雲峰,不禁心頭一動,皺眉道:「這個人我見過!」

酒吧皇后眼眸一亮,「那太好了!趙大哥你一定要替我教訓他啊!這個人太可惡了!居然敢到我的酒吧鬧事!」酒吧皇后一臉憤恨的模樣。

中年人卻流露出為難之色,「他怎麼會去星海酒吧鬧事呢?這不對頭啊!」

酒吧皇后回到中年人旁邊,抱著他的手臂撒嬌道:「趙大哥,你可一定要替我出氣啊!」

中年人看著屏幕上的陳雲峰,皺眉道:「這個人的來頭不簡單!不僅如此,他本人也是令人敬畏的存在!」

酒吧皇后大感訝異,不禁看了一眼屏幕上的陳雲峰。她感到非常不解,她不明白就這樣一個年輕人,怎麼在趙大哥的口中好像變成了一個了不得的人物一般?

「曼麗啊,」原來酒吧女皇名叫曼麗。「你別看他年輕,卻是最近黑道上的風雲人物!」

曼麗吃了一驚。

中年人眯著眼睛繼續道:「薛家要不是有他,根本無法解決內部存在的頑疾!」

「他是薛家的人?」曼麗驚聲叫道,她當然知道薛家,那是令她口中的趙大哥也忌憚三分的大勢力。隨即曼麗很不服氣地道:「他不就是比一般人能打嗎?有那麼厲害嗎?」

中年人哈哈一笑,「他在星海酒吧應該只是逗你們玩呢!」

曼麗想到被陳雲峰欺負的情景,那只是在逗我們玩?不禁大感不忿!

中年人看了一眼曼麗,「你可能不知道,他不僅有強悍的格鬥術,而且還是一名超能力強者!另外,據我得到的消息,死在他手上的日本武士和超能者,可能有上百人!」

曼麗心頭一跳,她這時才知道那個調戲她的年輕人竟然是殺人如麻的狠角色!回想起不久前自己還想教訓他,不禁有些后怕!

中年人看完了視頻,笑著問曼麗道:「我聽說那小子調戲了你,視頻上怎麼沒有呢?」

曼麗沒好氣地道:「趙大哥,我都氣死了,你還說笑!」

中年人呵呵一笑。思忖片刻,「曼麗,有件事我想交給你去做!事成之後,我可以把星海酒吧的產權交給你!」

曼麗驚喜地問道:「真的?」

中年人點了點頭。打量了一眼曼麗曼妙的身材,微笑道:「這件事對你來說應該很簡單!我希望你能憑藉自己的優勢,把這個年輕人給我拉過來!」 午夜十二點,夜深人靜,校園裡只有路燈亮著,不見半個人影。

啪!房門突然輕響了一下。陳雲峰睜開眼睛。看見一個人影鬼鬼祟祟地進來了。雖然光線昏暗,不過陳雲峰還是認出了他,是同室室友錢小鵬。這小子已經有段時間沒見著人了,聽說是在外面租了套房子跟女友雙宿雙棲了,不過他深更半夜偷偷摸摸的跑回來究竟想幹什麼呢?

錢小鵬看了看睡在床上的陳雲峰,躡手躡腳地走到陳雲峰的柜子前,試圖打開柜子。沒有得逞,於是又悄悄地走到陳雲峰的書桌前,輕輕地拉開了抽屜,翻找起來。

「你在找什麼?要幫忙嗎?」陳雲峰的聲音突然傳來,錢小鵬嚇了一跳,慌忙抬起頭來,只見陳雲峰不知什麼時候已經來到面前了!「你,你,我沒找什麼!」錢小鵬慌亂地道,隨即奔出了門口。

陳雲峰皺了皺眉頭。

關上房門,走到窗戶前。看見錢小鵬正快步離去。

陳雲峰懶得管閑事,回到床上繼續睡覺。

然而還沒睡踏實,輕輕的敲門聲又響了起來。陳雲峰從床上下來,沒好氣地嘀咕道:「這又是誰啊?」

走到門口,打開房門,不禁一愣。他看見一個人站在門口,一個他認識的人,也是一個他萬萬沒想到的人,竟然是高中時的同學錢千惠,那個曾經暗戀齊雲圖的女生!

「是你?」

錢千惠微微一笑,竟然顯出一絲嫵媚韻味。她上身穿著一件灰色女式上衣,下身穿著緊身褲襪和超短裙,體態婀娜,長發披肩,姿色雖然無法與李若斯等相提並論,但也絕對能稱得上是美女!「我剛剛回來,經過這裡,想起老朋友,所以來看看!」

迷弟變boss:呆萌女的春天 陳雲峰在心裡嘀咕道:我們好像也沒什麼交情吧!

錢千惠朝房間里看了看,「你不請我進去坐一坐嗎?」

陳雲峰心裡泛起了嘀咕,「這不太好吧!都這麼晚了!」隨即半開玩笑地道:「這要是被人看見了,我就是渾身是嘴也說不清楚啊!」

錢千惠流露出明顯的失望之色。從隨身的女包里取出一張名片,遞給陳雲峰。陳雲峰接過名片,聞到一股濃郁的香水味,差點沒把他嗆著。看了看手上的名片,各種聯繫方法一應俱全。

錢千惠道:「希望你有時間能夠聯繫我!」

陳雲峰點了點頭。

錢千惠看了陳雲峰一眼,「那,我不打擾了!」

陳雲峰呵呵一笑,「那我就不送了!」

錢千惠嗔道:「你就讓我一個女孩子深更半夜地獨自離開?」

陳雲峰一呃,肚子里道:你不是也深更半夜地一個人回來了嗎?「嗯,那我送送你吧。」錢千惠嫣然一笑。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