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再往下一個,也就是最後一個願望,就是我的了。

我毫無戒備地看向最後一行願望,可在看清時,我的臉色也變了。

怎麼會?

牆上怎麼會寫這麼一句話?

我許的願望,根本不是這個啊! 我唰的看向容祁。

他此時也看向了牆壁底端,最後的哪一個願望,我看見他的瞳孔微微收緊。

此時牆壁上,最後一個願望,寫的是——

讓葉婉婉這個賤女人,去死吧。

“容祁,我沒有許那種願望。”生怕他誤會,我趕緊解釋,“我也不知道爲什麼……”

可我的話還沒說完,容祁就驀然擡手,嘴角微揚,露出一抹有些譏諷無奈的笑容。

“舒淺,下次做這種事前聰明點,何必將證據自己送到我手裏?”他低聲道。

“什麼證據?你在說什麼……”

我一臉茫然,容祁手一甩,就講手裏的那本本子,甩到了我手裏。

我低頭去看,就看見筆記本翻開在最新的那一頁上。

可那一頁上的筆記,不是劉倩的。

我登時愣住。

這筆跡怎麼那麼眼熟?

好像……好像是我的筆跡?

我心裏一慌,忙去讀那段話的內容。

這一讀,我臉色慘白。

“葉婉婉凝聚鬼氣,狠狠朝自己的腹部襲去,準備將鬼氣散盡,魂飛魄散。”

寥寥幾句,可已經讓我如遭雷劈。

我的筆跡,在讓葉婉婉魂飛魄散?

可我從來沒在這個筆記本上,寫過這種話啊!就好像我從來沒有在這個樓梯上許願讓葉婉婉死一樣。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擡頭看向面前的葉婉婉,這才發現,她的臉色,也慘白得嚇人。

她正用一種無比幽怨的表情看着我,幽幽開口:“舒淺,我自認從未做過傷害你的事,你爲什麼……”

我腦子裏一震,猛地明白過來。

“葉婉婉!”我氣得臉色都扭曲起來,“我從來沒有要害過你!你給我說實話,這一切是不是你安排的?是不是你故意想要誣陷我?

我的辯白,在葉婉婉的楚楚可憐之前,蒼白地厲害。甚至我的反駁和質疑,此時聽起來,都像在故意抹黑葉婉婉。

葉婉婉美眸含淚,再次開口,語氣裏滿是委屈。

“舒淺,如果是爲了我和容祁九百年前的事,算我道歉,你能放過我嗎?算是我求求你……”

我身子一震。

我這才意識到,葉婉婉這女人的厲害。

看似無辜的一句話,卻是將我的罪行定的死死的。

我擡頭看向容祁,想知道他是否相信我。

看他只是看着我,一句話都不說。

他一雙黑曜石般的眸子裏,似乎有幾分猶豫和思索。

但我不懂,這個節骨眼上,他

那種漠然,讓我心寒。

“舒淺。”他終於開口,黑曜石般的眸子,帶着冰涼的無奈,“你爲什麼就是不信我?我說過我和婉婉沒有如何,你爲什麼還要對她出手?”

我的腳踝本來就因爲扭傷而疼的厲害,此時聽見容祁的話,我幾乎一個不穩,就要從樓梯上倒下去。

可心裏最後的那點自尊心,讓我倔強地扶住了牆,不讓自己倒下。

呵。

婉婉?

都已經叫婉婉了?

在我不知道的時候,他們倆到底發生了多少?

又或者,在這之前,該發生的早就發生了,那日在房間裏聽見的動靜,不過是我自欺欺人不願意相信罷了?

又或者,在九百年前,很多事就已經發生過了。

我是真的想相信容祁,可他呢?

他信我嗎?

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強者 一本本子,一面牆,就將我徹底定了死罪,百口莫辯。

他甚至都沒有問我一句,或者給我解釋的機會。

我笑了。

笑得比哭還難看。

我緩緩擡頭,雙手緊緊握拳,努力讓自己的情緒,不暴露在他們面前。

就算被甩,我也想被甩的好看點。

“是,我是做了,如何?”我笑得慘淡,“你要爲她出氣嗎?”

我從來不是個愛解釋的人。小時候舒茵總是陷害我,無論是在家裏,還是在學校裏,我都從來不喜歡多加辯白。

因爲我知道,信我的人,一開始就會信。不信我的人,我說破了嘴皮子,他們內心深處,也未必會真的信我。

所以我討厭解釋。

說完這番話,我筆直地看着容祁。

我承認,我心裏頭還有那麼一點點期待——

期待着容祁,會說他不會與我計較。

萌妻來襲,Boss請接招! 哪怕他不信我,我至少希望他站在我這邊。

可容祁接下來的反應,將我心裏最後的這點僥倖,徹底粉碎。

他只是看着我,驀地擡手。

眨眼,我手裏的筆記本,就突然飛起來,在空中被鬼火燃成灰燼。

“舒淺,你先冷靜幾天。”容祁低聲道。

話落,他不再多看我一眼,轉身離開。

葉婉婉緊隨其後。

我怔怔地看着眼前的背影,完全反應不過來。

他這是什麼意思?

冷靜幾天?

這是要和我分手的意思?

我還來不及細想,前方的葉婉婉,就驀地回首。

絕美的容顏不再是楚楚可憐或者溫婉動人的,而是帶着一種居高臨下的輕視。

緊接着,只見她的紅脣微揚,噙着一絲不屑的笑容,朱脣輕啓。

她沒有出聲,只是用口型,對我說了三個字。

“你輸了。”

我身子一震。

果然,這一切都是葉婉婉的計劃。

恐怕這個什麼詛咒人的筆記本,從一開始,就是葉婉婉安排的,這個牆也是。爲的就是,讓容祁看見,我“詛咒”她的一幕。

我突然很想仰天大笑三聲。

舒淺啊舒淺,你這特麼是蠢到家了,這女人在你無知無覺中,就已經開始算計你了!

說不生氣?肯定是假的,我對葉婉婉,此時簡直是恨進了骨子裏。

可最讓我難過的,並不是她的算計。

在她的算計裏,最重要的一環,還是在於,容祁是否相信我。

如果容祁信我,她就算心機算盡,都是白費;可如果容祁不信我,再簡單的伎倆都可以得逞。

很顯然,她贏了。

因爲容祁,並不信我。

想到這,胸臆裏的委屈和憤怒終於爆發,我朝着容祁慢慢遠去的背影大吼道:“容祁你特麼的是不是想和我離婚!”

我說的這句,只是一句氣話。我知道這句話不能解決任何問題。

可我此時實在太委屈太憤怒了,我急需一個出口,宣泄自己的感情。我更需要這樣狠決的話,去刺激容祁,讓他回答我,他不願意離開我。 對於我的怒吼,我清晰地看見,容祁的背影,微微僵了一下,腳步頓住。

可儘管如此,他依舊沒有回頭。

但他身子驀地微顫,伸手覆在自己右邊的胸膛。

我一怔。

容祁怎麼了?又受傷了嗎?

我恨自己沒出息,這時候,竟然還是忍不住爲容祁擔心。

“容祁?”容祁身邊的葉婉婉,忙關切地問了一句,伸手扶住他。

這一次,容祁沒有推開她的手,而是任由她攙扶住自己。

看着兩人挽在一起的手,我只覺得好刺眼,胸臆的憤怒,一下子變得無力起來,變成徒然的無奈和悲涼。

“走吧。”容祁依舊沒有回頭看我,只是和葉婉婉這樣互相依偎着,向前走去。

我宛若被人抽乾所有的力氣一般,跌坐到地上。

直到容祁和葉婉婉,徹底消失在我的視線內,我一直憋着的眼淚終於忍不住流了下來。

我根本都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只感到走廊窗外的天,都矇矇亮了的時候,我看到一個熟悉的人影,從走廊前慌張地跑過來。

“淺淺!”耳邊傳來熟悉慌張的叫聲,我擡起已經哭腫了的眼睛,看見竟然是曉敏。

曉敏看見我這副模樣,不由嚇壞了,趕緊扶起我:“淺淺你怎麼了?”

“我……”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說昨晚發生的事,只能哽咽地問,“你怎麼會在這?”

“我早上起牀,突然接到陸亦寒的電話,他說你在舊教學樓裏,讓我趕緊來看看你。”

我愣了片刻,才反應過來,擡頭看向走廊裏那個攝像頭。

是了。

陸亦寒一定是透過攝像頭,看向了我這悽慘的模樣,所以叫曉敏過來。

我突然不由自主地感謝陸亦寒的貼心。此時的我,的確很需要朋友的陪伴,但如果是他過來,我一定會尷尬。他一定是想到了這層,所以纔打電話給曉敏。

“淺淺,你到底怎麼了?”這時,曉敏又小心翼翼地問。

我依舊是一句話都說不出,只是一把抱住曉敏,嚎啕大哭起來。

我哭着哭着,突然聽見曉敏發出一聲驚呼:“淺淺,你的手怎麼怎麼了?”

我一愣,低頭一看,才發現,我的手背上,竟然又出現了那個紅色的八卦圖。

不僅如此,我突然發現,我扭傷的腳踝,竟然不疼了。

我的身體,竟然又開始自我修復。

這事非常詭異,但此時的我因爲容祁的事實在太傷心了,根本顧不上這些,只是讓自己淹沒在淚水裏。

……

接下來的幾天,我都住在學校的宿舍裏。

我很多衣服和教科書,都落在那間公寓裏,可我根本沒有勇氣回去拿,只是用宿舍裏的東西,湊合着過。

每天,我不是睡覺,就是麻木地吃東西,整個人跟丟了魂魄一樣。

羅晗的身體很快就恢復,也搬回了宿舍陪我,她和曉敏兩個人見我這樣,都急壞了。

這天,她們終於忍不住問我:“淺淺,你和容總,到底怎麼了?”

羅晗和曉敏都看出來了,我這幾天都不回公寓,也不和容祁打電話,一看就是和他吵架了。

此時的我,情緒已經比幾天前穩定了不少,對於她們的詢問,我只是扯扯嘴角,“沒怎麼啊,就是我被甩了啊。”

我答得隨意,可羅晗和曉敏臉色都變了。

但她們也不敢追問,只是交換了個眼神,最後還是曉敏輕咳一聲,小心翼翼地開口:“那個淺淺啊……不如明天我們一起去吃飯吧!”

“好啊。”我答應的很乾脆,曉敏他們都很驚訝。

其實我只不過是想找點事做,轉移自己的注意力罷了。

第二天,我跟着羅晗她們來到學校旁邊的日本料理店。

我原以爲就是我們三個女生聚一聚,但沒想到到包廂裏,竟還有三個男生。

我立馬瞪了羅晗一眼,“這什麼情況?”

“唔……就是之前認識的隔壁學校的男生說要聯誼,剛好三個人我就……”羅晗一臉支吾。

聯誼?

我頓時恨不得將羅晗的腦袋劈開來,看看裝得什麼。

要知道我就算和容祁鬧翻,但我名義上還是已婚婦女啊!聯誼個鬼!

“哎呀,淺淺,我們不是不忍心看你成天爲了容祁那混蛋傷感嘛。”曉敏趕緊道,“正好羅晗也單身了,我也好久沒戀愛了,所以……”

經過上次筆記本的事,羅晗和陳東宇就是玩完了,不過畢竟沒在一起太久,羅晗也沒傷心幾天。

“我沒興趣。”我沒好氣地說,轉身就想走,但不想那倆妮子直接將我堵住了。

“淺淺,你說實話,你是不是忘不了容祁那混蛋?”羅晗一臉嚴肅,“還是你更喜歡陸亦寒?我告訴你,這種長得太好看的男人都靠不住!你從容祁身上還沒吃夠苦頭嗎?”

“就是!”曉敏立馬接口,“選男朋友,還是要找更踏實的,雖然陸亦寒和容祁都很帥,但淺淺你不能再栽進去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