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武芸想到的時候,還是會讓自己的心裡好受一些的。

如果這人是明雨卿,或者簡詩琳,那武芸反而會難受。

因為大家是同齡人。

所以難免會相互比較。

即便明面上不比較,暗地裡也總會比較一下吧?

在身材和容貌方面,武芸,明雨卿和簡詩琳三人,其實都美得各有各的特點。

年紀也都差不多。

那能相比較的,也就是在修為方面了。

武芸在這方面,一直是很有自信的。

因為她修鍊的時間最早。

修為也最強。

之前,明雨卿和簡詩琳,都是修鍊菜鳥,遠遠比不上她。

可是現在,時代變了。

明雨卿也不知道吃了什麼葯,修為蹭蹭蹭的上漲。

現在竟然已經是崩勁武者了。

距離化勁,也已經不遠了。

說不定什麼時候突然來一個頓悟,就能夠晉陞到化勁。

王爺深藏,妃不露 到時候成為了化勁武者,武芸可就遠遠被甩在後頭了。

武芸不甘心啊!

她原本是走在前面的。

現在竟然有被趕超的趨勢,她怎麼能沒有緊迫感。

人都是有追求的。

一個人的時候,或許會比較鹹魚。

但是,當周圍的人都開始發憤圖強的時候,你就是想當鹹魚,也當得心不安理不得,非常難受。

這就好比六個人同宿舍。

五個室友每天都認真學習,在學習之餘還做兼職,補貼花費。

而你,能安安心心的每天打遊戲,頹廢過日子?

然後看著他們一個個成為學霸,每學期都拿獎學金,並且用兼職賺來的錢,交女朋友,和女朋友出去約會吃飯看電影?

在這樣的環境下,你縱使不能做到跟室友們一樣努力,但也絕對不會讓自己繼續鹹魚下去吧?

畢竟,人家這麼做了,生活確實變得更加美好了。

你看到了人家通過努力所帶來的美好收穫之後,又有什麼理由不努力呢?

武芸也是這樣。

本來嘛,她雖然說是一個有追求的武者,但因為身邊沒有對手,也沒有人可以直接比較,所以,武芸縱使已經很努力了,有時候也難免鹹魚,有些鬆懈。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

身邊有了明雨卿,簡詩琳,以及蘇薇冷鐵等人。武芸在不知不覺中,也變得比以前更有幹勁,更想要努力。

蘇薇和冷鐵,武芸暫時是追不上了。

因為蘇薇和冷鐵兩人,已經是化勁武者。

武芸想要追上,太不容易了。

別說她現在陷入了瓶頸期,無法突破到化勁,就是她現在已經突破了瓶頸,晉陞到了化勁,也難以追上蘇薇和冷鐵的步伐。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你在努力的時候,別人也在努力。

憑什麼你努力了就能夠追上跟你同樣努力的強者了?

修鍊,是沒有盡頭的。

據說,即便到了大宗師境界,也遠遠不是修鍊的盡頭,還能夠繼續往前走。

至於大宗師之後,繼續往前走是什麼樣子的世界,這個就無人知曉了。

畢竟,當世還沒聽說過有大宗師的存在。

又有誰能夠知道,大宗師之後的境界呢?

這個謎底,顯然只有先到了大宗師之後,或許才能夠解開了。 在遊樂園玩了一整天。

一家三口開開心心的回家。

陳墨還給武冰冰買了不少的玩具。

武芸則是給武冰冰買了很多漂亮衣服。

小丫頭現在是越來越臭美了。

個子也一直都在長。

衣服一年一換是肯定的。

回到家裡,武芸就帶著武冰冰上樓去了。

玩的時候很歡樂,但是回到家裡,武冰冰就疲乏了。

陳墨倒是不累。

他精神奕奕,目光炯炯有神,活脫脫一個精神小伙。

再玩幾天遊樂園,都沒有問題。

不過,現在時間也不早了,陳墨也上樓,但並沒有去自己房間,而是進了明雨卿房間。

明雨卿穿著一套寬鬆的家居服,正在看書。

「學習呢?」陳墨笑呵呵的將門給反鎖。

明雨卿白了他一眼,說道:「去酒櫃拿瓶紅酒。」

陳墨點點頭,走過去開了瓶紅酒。

倒了兩杯紅酒,陳墨坐到了明雨卿身邊,笑呵呵的說道:「看什麼書呢?」

「時間簡史。」明雨卿回答道。

陳墨湊上前看了兩眼,然後就發現書哪裡有明雨卿好看,再然後他的雙手就開始不老實了。

「別鬧,讓我先看會兒書。」明雨卿面色緋紅,低聲說道。

「那先聊聊天吧。」

陳墨也不想一上來就直入正題。

搞得他好像很急不可耐似得。

他還是很注重精神層面的交流的好吧。

「聊什麼?」明雨卿合上書本。

「最近身體怎麼樣?修鍊了之後,有沒有感覺到身體素質加強了很多,脖子還會酸嗎?」陳墨連珠帶炮的問道。

「我還以為你會問集團的事。」明雨卿道。

「當然是先關心你的身體了。」陳墨摟著明雨卿的肩膀,對她說道:「集團哪裡有你的身體健康重要。」

「就會耍嘴皮子。」明雨卿喝了一口紅酒,說道:「我身體很好。難怪很多人想要修鍊,身體素質真的會有明顯的提高。原本,我每天伏案處理文件,脖頸和腰背都很酸痛,但是現在,天天加班都不會覺得累。要不是公司里的同事都下班了,我還想加班。」

「……」

陳墨汗了一下。

如果雨墨集團的員工們知道,明雨卿覺得修鍊的好處就是可以一直加班,不知道他們會不會覺得老闆很黑心。

「加班就算了吧,你現在家大業大,多請一些員工就行唄。」陳墨隨口說了一句,然後又道:「還有,雖然武者的身體素質很強,但是你也不能像以前那樣拚命工作,還是要注意勞逸結合,多休息。」

「這個我知道。」

明雨卿可是被病痛折磨過的。

當然知道身體健康有多麼的重要。

但是現在,雨墨集團依舊處在高速發展的階段。

她一天的工作其實還是非常多的。

當然,明雨卿也不用像以前那樣拚命了。

以前之所以那麼拼,主要還是因為雨墨集團的處境比較艱難。

每天忙碌是一回事,下了班之後,明雨卿也記掛著公司的事情,在為公司的事情而焦慮,不知道公司能否撐到明天。

那時候的雨墨集團,就好像大海里的一片孤舟。

隨時都會被狂風驟雨給打倒。

所以明雨卿每天每夜都睡不好覺。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

現在的雨墨集團已經走入了正軌。

孤舟已經成長為了游輪。

現在一般的狂風暴雨,還真的打不翻這艘巨輪。

所以,明雨卿也不需要太多的擔憂。

只需要考慮雨墨集團未來的發展方向。

現在的明雨卿,心裡全是希望。

而以前的明雨卿,心裡全部都是對未來的忐忑和擔憂。

心情是完全不一樣的。

這一切的改變,都是因為陳墨。

是陳墨,給了她新生,給了雨墨集團新生。

論起做生意,明雨卿絕對很精通,但是面對自己的感情,明雨卿反而不夠利索,情感都無法順利的表達,以至於她跟陳墨的關係,反倒變成了單純的身體關係。

關於情感的問題,兩人都沒有深入的談過。

不對。

陳墨是跟明雨卿談過感情的。

但明雨卿對感情的表達並不太擅長。

所以到了現在,兩人的關係依舊很微妙。

說是情侶吧,兩人還真不是。

可要說不是情侶吧,情侶之間該做的,不該做的,兩人通通都做了。

至於感情要如何處理,目前兩人都不知道。

明雨卿是沒有下定決心的去表達自己的真實感情。

而陳墨則是在糾結。

他的桃花實在太多。

現在都不知道該如何處理。

對於明雨卿的感情,他現在也很迷茫,不知道應該怎麼去處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希望最後能有一個美好的結局吧!

兩人聊了半個小時左右。

基本上說的都是雙方的近況。

陳墨這陣子真的很少在家,還到了國外出差,收拾KT集團的據點。

這些所見所聞,陳墨都說給了明雨卿聽。

對於明雨卿,其實陳墨也沒有什麼好隱瞞的,除了有些混亂的那些關係之外,其他事情,跟明雨卿說也無妨。

陳墨從來不會避諱這些。

雖然說,安全部門有什麼保密協議之類的,但是陳墨這邊經常跟張凝雪接觸,明雨卿也知道很多,所以也沒必要隱瞞。

聽到陳墨去到國外,搗毀了KT集團好幾個據點,還將他們的人都給擊殺,明雨卿就有種快意。

因為通過陳墨,明雨卿知道KT集團比五毒門和天殘門還要可惡百倍千倍。

那些人,死不足惜。

或者說,讓他們死,都是便宜他們了。

要換做明雨卿,都想讓他們贖罪一輩子。

不會讓他們這麼輕易死去。

有的時候,死亡反倒是對那些惡人的恩賜。

讓他們活下來,享受無盡折磨,讓他們贖清自己的罪孽,這樣反而讓人更有快意。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嘛!

當然,明雨卿也只是想想而已。

這些事情,還輪不到她來做主。

陳墨分享自己的見聞,明雨卿也分享了自己的生活。

比如在商場上,碰到了競爭對手,打算以怎麼樣的思路,對抗競爭對手等等。

這些東西,屬於商業範疇。

明雨卿深入淺出,跟陳墨說起。

除了想讓他知道自己的日常生活之外,還想讓陳墨知道,商場上的險惡,以及經商的思路等等。 陳墨無心學習。

他本來就不是做生意的料。

即便是做生意的料,在這種時候,他也沒心思學習啊!

明雨卿難道不香嗎?

學什麼經商之道啊!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