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彥昭頓時愣了愣,挑眉看著她:"你們不走,想幹嘛?"

許沫兒想到秦未央還在路彥昭這樣,她清了清嗓子,開口道:"我們不幹嘛,我們只是早上也沒吃飯,現在餓得慌,想在老大這裡蹭早飯,我想,老大這裡有一個客人,也不介意我們蹭個飯吧,再說了,去摩洛哥的時候,我跟林彬也是要過去的,我們就跟老大一起,好嗎? 最毒醫女心

路彥昭也明白,這次的事情,出在許沫兒管理的殺手女團,她要過去,也是情理之中的。

至於林彬,自己去摩洛哥做鑽石交易的時候,本來他就要一起過去的。

想到這裡,他看著許沫兒點了點頭:"行吧,你們隨意,只不過,我們家現在還沒有早飯,你們要是想吃飯的話,也可以,自己動手,豐衣足食,就這樣,我先去洗漱了,你們看著弄早餐吧!"

路彥昭說完,轉身就要回卧室。

他剛走了兩步,突然又轉過頭,看著林彬和許沫兒:"記得弄四份早餐,我家裡還有客人!"

許沫兒頓時臉色難看:"我們為什麼要給她弄早餐!"

路彥昭的眸子閃了閃:"我沒讓你弄,我讓林彬弄,她是我的客人,應該的!"

路彥昭說完,就直接回卧室了。

林彬沒好氣的看了一眼許沫兒:"沫兒,你別再跟老大頂嘴了,他可以容忍你的壞脾氣,畢竟,你在暗夜組織這麼久了,可是,你不能每次都挑戰他的權威,他會不高興的,再說了,這裡是老大的家,他想怎麼樣,想讓誰住,這是他的自由,你理智一點!"

許沫兒生氣的發脾氣:"我看到那個女人,我就是理智不了,林彬,我告訴你!"

看著許沫兒這個樣子,林彬無奈的嘆口氣:"你要告訴我什麼?"

許沫兒抿著唇,生氣的說:"我要告訴你,你不許給那個女人做早飯!"

林彬有些無奈:"所以,你這是想讓我挨老大的罵嗎?"

許沫兒輕哼了一聲:"老大才不會罵你呢,你就算是真的沒有做夠早餐,老大也不會真的怪你的,他向來覺得你辦事牢靠,對你的態度,本來就不一樣!"

林彬沒好氣的看著許沫兒:"所以,你現在這是讓我在老大面前,表現出我辦事不牢靠的一面嗎?再說了,我就算是真的做三份早餐,最後沒早餐吃的那個人,也不可能是未央,只能是我,你懂了嗎?沫兒!"

許沫兒的表情一窒,她不得不說,林彬說的話,句句屬實。

雖然她心裡不舒服,可是,如果林彬真的這樣做了,結果,肯定是他預料的這樣。

越是這樣想,許沫兒的心裡,就越是不舒服了。

她生氣的瞪了一眼林彬:"算了,你要去做早餐,你自己去做吧,我才不會給那個女人做早餐的,還有,我跟你說,林彬,就算是老大不喜歡我,那也沒關係,我不會讓那種心術不正的人,留在老大身邊,繼續魅惑他的!"

林彬知道,許沫兒對秦未央的敵意很深。

而且,她對秦未央本來就有偏見,這種事情,他也沒有辦法說什麼。

他看著許沫兒,無奈的解釋了一句:"沫兒,我覺得未央不是那種人!"

"她就是那種人,你不許再為她說話了!"許沫兒聽到林彬這樣說,很是生氣:"而且,你跟她關係有那麼好嗎?還一口一個未央!"

林彬對許沫兒的無理取鬧,有些心累:"我喊你的時候,不也是沫兒嗎?"

許沫兒只覺得,自己都快要炸了。

路彥昭被秦未央迷惑也就罷了,現在連林彬,似乎都向著秦未央。

她生氣的瞪著林彬:"林彬,我們認識多久了,你跟秦未央認識多久,你就這麼親昵的喊她!" 江南異境口,虛空神殿之中,華夏一方十幾名尊者境高手全部聚集在此,陳聽雨何宏洪辰凰炳四人為首,另外還有燕京的兩位老爺子,賴長風周老幾人也都趕了過來。

大殿中,所有人臉色都充滿了凝重之意。

「各位,林楠被古皇朝困在一件至寶山河圖之中,咱們怎麼辦?」陳聽雨坐在首位,這個時候也不在意那些虛禮,談事重要。

此言一出,凰炳何宏洪辰等人一個個的站起身來,不需要多餘的話語,這便是態度。

隨即,在場的其他尊者境高手全部站起身來,渾身戰意高昂。

燕京的兩位老爺子連同賴長風周老二人相視一眼,最終也都站起身來。

林楠是華夏的領袖,哪怕是在政府中他不算,但卻是精神所在。

他,代表著華夏大地。

所以,華夏高手不能坐視不理,哪怕為之付出巨大代價。

否則即便是不管不問,這個世界也會因此而改變,依舊會有巨大的傷害。

沒有了林楠的鎮壓,以後的華夏將不再是原本的那個。

「我們了解過,山河圖不是一般之物,屬於遠古至寶,內部自成一界,想要破開極難,而且古皇朝現在據說出了一位古皇,實力通天,其中的化靈境高手還有一位,尊者境高手近百人,宗師境數千人,其他修士大修士高達數十萬人。」何宏沉聲介紹道,早已有了了解。

各大秘境小世界的情況,華夏都有著一些了解,尤其是古皇朝九黎族這種,更是一直在關注,深知其中的可怕。

古皇朝,極強!

普通的尊者境宗師境,深知大修士之類的,華夏不懼。

深知那位化靈境也能想辦法應對。

但是那位深不可測的古皇,據說達到了通神境!

到目前為止,五階異獸,化靈境高手死傷了數十位,但通神境一位沒有。

根據一些人所言,通神境極強,對化靈境都是碾壓。

這是一座無法逾越的大山,讓人心中沉重。

林楠要救,但眼下他們必須克服這座大山!

似乎看出了眾人的壓力,何宏隨即補充了一句。

「不過有一點對我們極為有利,各大秘境小世界,初步探查,其中和異境不同,咱們的熱武器各種大殺器,可以使用!」

果然,此言一出頓時讓在場所有人臉上陡然一喜。

熱武器,這是這個世界最大的手段。

普通的槍械不行,那就用更大口徑的大傢伙。

再不行,那就用導彈!

甚至是核彈!

核彈一出,哪怕是化靈境估計也擋不住。

滅魔彈,滅魔槍,也都具備超強殺傷力。

華夏,百萬大軍!

「好,既然如此,那還懼怕什麼,林楠不救,咱們可能也是個死,聽雨你來安排,看看咱們該怎麼動手!」一位燕京老爺子開口說道。

到了這個地步,必然要一戰!

華夏大地,不懼一戰!

所有人這一刻都有著決定,要戰。

「好,既然如此,那就準備吧,我就不信,我華夏百萬大軍,古皇朝能不能擋住,實在不行,那就同歸於盡!」陳聽雨怒聲。

「附議!」

「附議!」

「附議!」

…………

頓時,所有人都決定好了,陳聽雨甚至當場拿出了之前的計劃,這一戰在召集眾人之前,便已然有了準備,而今全部布置下去。

哪怕取勝的幾率不到一成,但大家願意賭!

很快,一道道命令從江南異境發出,戰部,燕京政府,各大軍區同時發布。

除去必須留守的部分人馬,所有戰部人員,全部江南異境集合,尊者境,宗師境,幾乎傾巢而動,東南異境索性直接放棄放手,全部放手交給其他秘境小世界之人防守,只是留下上萬名華夏軍士,手持滅魔槍嚴陣以待。

甚至,地球上的各大宗門,各大修士家族,全部得到徵召。

戰時徵召,所有人都要遵守。

一日後,超過三十萬修鍊者齊聚!

除此之外,各大戰區,再度有著二十萬軍隊調配到泰山周圍,全部攜帶大口徑的特種武器,一架架戰機,裝甲車,坦克,導彈戰車等快速朝泰山周圍調集。

古皇朝所在,便是在這泰山之巔,此刻古皇朝所在的秘境小世界,已然有部分和泰山有些接壤,天地復甦后,清晰可見。

而今華夏突然間調集大軍,目的顯而易見。

一時間,整個華夏震動,整個世界震動,各大秘境小世界齊齊關注過來。

江南異境口,兩座虛空神殿在凰炳和何宏的控制下,攜帶數十位的修鍊者,浩浩蕩蕩大修士以下,全部裝備滅魔槍,二十萬支,數十萬顆滅魔彈。

甚至,華夏高手,全軍出動,甚至陳聽雨最終請動了兩位化靈境強者坐鎮,魏慶和祁赫二人。

耗費極大,陳聽雨給予重要承諾!

雖然只是普通化靈境高手,但凰炳將一件至寶贈送祁赫,依靠這件至寶,哪怕是遇到通神境的超級強者,也有一戰之力。

兩大化靈境高手跟隨,也讓眾人底氣足了一些。

虛空神殿上,周穎關悅徐曉雯三女全部一身戰裝,戰甲浮現,手中上品靈寶殺氣騰騰。

楊瑾,楊胖子等人帶領鳳凰山一脈諸多高手,也一起跟隨。

林楠出事,沒有人躲藏,所有人都站了出來。

能戰,絕不逃脫。

這麼大的動靜,人盡皆知,古皇朝自然得到了消息,各方也都得到了消息。

結果,無數人帶著冷笑之色,還有一些人充滿了惋惜之感。

人是多,但古皇朝是那麼好戰的?經營了無數載的大本營,更有通神境古皇坐鎮,誰敢侵入?

「還真是找死,自不量力。」和林楠有仇怨的,自然是冷笑不屑。

「也好,這些人殺光,這片祖星便徹底沒了抵抗之力,徹底成為我等的世界!」

一些人樂意看到這一幕,華夏傾巢出動,也是好事。

省事!一次性解決!

而同樣的,一些人為之嘆息,為之惋惜。

「可惜了,這一世的祖星之人,雖然實力不強,但卻有著一股超強意志,眾志成城,這般隕落,著實惋惜!」

對於這個新的祖星,很多人很是滿意的其實。

但眼下,這個新的祖星,有覆滅的趨勢!

這些人滅了,祖星也就滅了!

又名絕品醫王實打實種田文其實,塵浮的老書,在推薦下一下,五六百萬字了,以前咪咕熱銷榜前三的書,質量可靠,很精彩,歡迎各位小夥伴們閱讀現在 林彬無奈的解釋了一句:"這不是昨天,她讓我這麼喊的嗎?"

許沫兒在林彬面前,到底是仗著他喜歡自己,有些蠻不講理:"她讓你這樣喊,你就這樣喊,你就這麼聽她的話嗎?"

林彬覺得,自己的好耐心,一點一點的被許沫兒消磨殆盡了。

許沫兒之前,脾氣的確不好,雖然看起來很溫柔的一個姑娘,可是,你真的了解她之後,你會發現,她的性格跟她的外在,幾乎完全相反。

可是,她之前卻沒有這麼無理取鬧過。

現在,因為秦未央的出現,她明顯是有些慌了。

林彬黑著臉,看著許沫兒,表情前所未有的嚴肅:"沫兒,我是你的男朋友嗎?"

許沫兒被他說得愣住了,她茫然的搖搖頭:"不是!"

林彬的眸子深了深:"那我是你的什麼?"

許沫兒咬了咬嘴唇,半天才回答:"你不是我的男朋友,但是,我們認識這麼久,好朋友總算得上吧!"

林彬苦笑了一聲:"是啊,我們只是好朋友,不是嗎?可好朋友就能這樣完全要求對方,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事嗎?沫兒,你對我太霸道了,可我還不是你的男朋友,我有時候想想,自己都找不到原因……"

許沫兒以前,其實想過這個問題。

可是,她就是改不了,因為她知道,林彬在自己面前,永遠都是好脾氣的。

現在,聽到林彬這樣說,許沫兒的臉一下子就白了。

她定定的看著林彬半天,才神色難看的說了一句:"對不起,是我一直以來,都捷越了,你做早餐吧,我去外面轉轉!"

許沫兒說完,直接轉身,快速的向著外面走去,她的背影看起來,明顯有些狼狽不堪。

看著她這個樣子,林彬突然有些後悔,剛才說出來的話。

他無奈的嘆口氣,默默的搖搖頭,自己剛才的話,是不是說的有點重了。

可是,想到許沫兒生氣的樣子,她控制不住自己脾氣的行為,林彬覺得,那樣的她,變得不像是她了,有些陌生。

他煩躁的搖搖頭,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他沉默的進了廚房,開始烤麵包,熱牛奶。

等到他發覺,秦未央站在門口看著他的時候,秦未央已經出現好半天了。

林彬被她嚇了一跳:"你什麼時候過來的?"

秦未央笑了笑:"我過來挺早的啊,你們倆吵架的時候,我就從客房出來的,只不過,我不想打攪你們,就站在門口等了會!"

林彬想到許沫兒剛才說秦未央的那些話,他的臉色頓時有些不自在。

他跟秦未央說:"沫兒就這個性格,心直口快的,可是,她說的有些話,並不是她的本意,也沒有害人之心,希望你不要介意!"

秦未央笑了笑:"我怎麼會介意呢,再說了,她說的那些話,好像也沒有什麼惡意,就是有些排斥我而已,我也能理解,倒是你,我覺得我有幾句話想跟你說說!"

林彬一愣:"你有話要跟我說?"

看著林彬一臉吃驚的模樣,秦未央點點頭:"對啊,我就是有話想對你說,其實吧,追女孩子,你這樣子,是行不通的,就剛才你跟許沫兒的對話,我都看出來了,你一直都是小心翼翼的呵護著她,從來都沒有跟她說過什麼重話,今天恐怕是第一次吧,我好心給你一個建議,你追女孩子,不能太慣著她,順著她,不然的話,她有時候,根本不會把你的好放在心上的!"

林彬聽著秦未央的話,眸子閃了閃:"這麼看來,你是很有經驗了?"

這下,輪到秦未央愣住了,她聽到林彬的話,苦笑著搖搖頭:"這個還真沒有,說實話,我長這麼大,還沒有談過戀愛!"

林彬頓時有些沮喪,他剛才還以為,秦未央是有經驗,才這樣跟他說的呢。

他沒好氣的看著秦未央:"你都沒有戀愛經驗,還敢來教我!"

秦未央聽到林彬的話,頓時哭笑不得:"並不是有戀愛經驗,就能教你的,你忘了我是個女人啊,而且,還是個漂亮的女人,我長這麼大,追求我的男人多的去了,他們追求我的時候,對我那叫一個好,可是,真的讓我有印象的,卻是對你有好有壞的人,因為有脾氣的人,才給人感覺有血有肉,是活生生的人,一直默默地付出,那叫聖人,不叫愛人,你懂嗎?"

林彬聽到秦未央的話,突然就覺得,心裡某些地方,像是被打通了一樣。

其實,他心裡也有很多的委屈,畢竟,一個大男人,看著喜歡的女人,喜歡自己的老大,還要在她不開心的時候,安慰她。

這樣的感覺,真的是很憋屈,很難受。

在許沫兒面前,他從來不發脾氣,或許就像是秦未央說的,他在許沫兒面前,表現的像個聖人,不像是一個活生生的人。

所以,這才是她永遠都看不見自己的原因吧。

想到這裡,他的眸子都明亮了幾分。

他看著秦未央,善意的笑了笑:"謝謝你,未央,我突然就覺得,聽你這番話,有些事情,好像一下子就明白了!"

秦未央勾了勾唇,笑著說:"只要你明白就好,真心的希望你能找到自己的所愛!"

林彬勾唇笑了笑:"應該會的,希望你也能!"

秦未央笑了笑,沒有說話。

就在這時,路彥昭走了過來:"你們倆說什麼呢,一臉面帶笑容的模樣!"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