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簡汐心頭微跳,面上不動聲色的說:「我能有什麼事?還不是因為要離開你們了,不捨得?我在A市住了整整二十多年,早已經在這裡落地生根了,現在要搬走了,覺得整個人像是要被剜割一塊肉似的。」

溫如意盯著她十幾秒鐘,見她沒露出異色,心裡也不由得難過了起來。

棲霞市雖然近,但終究比不上在同一個城市,以後想要隨時見到彼此是不可能了。

溫如意上前一步,抱住葉簡汐說,「千萬別忘了,每周都回來,不然我就跑過去看你了。」

「嗯,我會的。」葉簡汐低聲說著,輕輕的拍了拍溫如意的肩膀,「快回去吧,再不會去,就來不及上下午的班了。」

溫如意放開了她,轉身上了車。

葉簡汐站在路口,看著計程車漸行漸遠,一直強忍得淚水止不住的落下來。

葉家的房產和那五百萬,是她能拿得出手的所有的資產,她希望她以後真的不在了,她們也能過得好好的……

回到家裡后,葉簡汐給慕知寒打了一通電話,讓他再跟自己聊一下,慕知寒答應。

隔天,趁著慕洛琛不在的時候,葉簡汐約見了慕知寒。

咖啡廳里,慕知寒看著坐在自己對面,形容憔悴的葉簡汐,別過頭看向了窗外,「嫂子,你已經決定好了嗎?」

「暫時沒有。」葉簡汐攪拌著咖啡,聲音很冷,「慕知寒,想讓我離開洛琛,你要有真憑實據,否則,我不會相信你的。」

慕知寒苦笑,「嫂子,我拿不出來。」

「不用你拿,我想驗證一下就好。」葉簡汐抬眸定定的看著他說。

「嫂子,你打算怎麼驗證?」慕知寒有些意外的問。

「這個你不用管,你只需要給我幾個人手,來完成一些事情就可以。」葉簡說。

慕知寒蹙眉,猶豫了片刻,說:「好,我答應你。」

「那就好。」葉簡汐站起來,說:「我三天後,給你答覆,如果我離開的話,請你配合我演一場戲。」

她這個離開,自然是離開慕洛琛。

「嗯。」慕知寒鄭重的點了點頭,臉上半點放蕩不羈也沒有。

葉簡汐轉身往外走。

「嫂子,你會怪我嗎?」慕知寒看著她的背影問。

葉簡汐腳下一頓,卻是頭也不回的離開。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拐角,慕知寒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苦澀的味道在舌尖瀰漫開來,他覺得味道格外的苦。

明知道答案是一定的,為什麼還是不肯死心,非要問一遍呢。

說到底是良心難安。

慕知寒的動作很快,在和她商談完三個小時后,便把人交到了她手上。

葉簡汐吩咐那些人做需要做的事情后,便安靜的在家裡,陪著慕洛琛還有寶寶們。

慕洛琛幾次問起,什麼時候離開A市,她都推拖著說身體不舒服,暫時不想離開,他也就沒再問。

可葉簡汐知道,他並不是不準備離開A市,而是在等她的身體好起來,用這個借口,拖延不了多久的,所以她的動作必須要快。

而在她撒下網沒兩天,一通電話便打了進來。

葉簡汐聽著電話那邊陌生的聲音,唇角微微的勾了起來,果然是他……裴老爺子。

「葉簡汐,你把賬目藏在了哪裡?」電話那邊裴老爺子厲聲問。

「我放在哪裡,你這輩子都找不到,裴爺爺。」葉簡汐冷聲說,從蘇念念出現,她就覺得有些奇怪,蘇念念是刻意接近她的,還有洛琛,也是刻意的,至於她長得為什麼那麼像蘇瑾年,要麼是她本來就是蘇瑾年,當年只是詐死,要麼她是有人故意弄出來的。

現在整容行業那麼發達,自然可以整出一張和蘇瑾年一模一樣的臉。

一開始,她是懷疑慕老爺子,把蘇念念送到她身邊的。

可當慕知寒告訴她所有的事情,她知道,蘇念念不是慕老爺子安排的,因為他只是想讓慕洛琛好好的,而不是給他添麻煩。

那麼,既然不是慕老爺子主導的,只能是另外的人,猜測到裴老爺子,完全是因為,裴老爺子自己說的話……蘇念念是他領的養女。

裴映雪認識蘇瑾年,當初蘇瑾年也和她關係很親密,裴老爺子不可能不認識蘇瑾年。

領養一個曾經和故人相似的人,裴老爺子自己一點都不清楚?還裝作若無其事的把人介紹給洛琛,這難道不是別有居心?

裴老爺子有問題,葉簡汐從一開始就知道。

但她不確定,是不是和當初的賬目有關係,所以,她用慕知寒給她的那些人散播出去消息,說是她手上有關於裴老爺子當初的黑賬。

現在等了兩天,裴老爺子果然心虛打過來了電話。

「葉簡汐,你到底想幹什麼?我告訴你,你要是敢輕舉妄動,我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裴老爺子怒喝,隔著手機都能想到他此時此刻有多麼氣急敗壞。

葉簡汐嘴角的笑容越發的諷刺,真的怕這些事情,當年應該就別貪污那點錢,身在高位不做應該做的事情,這樣的人只是社會的蛀蟲,「裴老,我大不了就是一死,可您若是敢輕舉妄動,下一秒,整個A市,乃至全國的人,都會收到你的黑賬,若是那樣,你覺得你還能坐的住現在的位子嗎?」

重生之緣來如水 冷帝在側吾恩寵無盡 「你……」裴老爺子氣的渾身直哆嗦,一句話也說不上來。

「不過,裴爺爺,你也別著急,我這次會離開洛琛,您的賬目我也會銷毀。」葉簡汐說。

「你的條件是什麼?」裴老爺子聲音冷的能凝結出冰渣。

「前提是,我離開后,你不得難為洛琛,還有我的孩子。」葉簡汐語氣堅定。

「這些我可以答應你……」

「別急,我還沒說完。」葉簡汐繼續說道,「我不相信空口白憑,這段話我已經錄了音,所以,裴爺爺別想著在我離開后,再有什麼小動作,否則這卷錄像帶會立刻遞交到上面。」

「好,我答應你。」裴老爺子咬牙切齒。

「那就好,我會在三天後離開,你自己想辦法,讓洛琛接受這個事實,等到我離開的時候,我會把賬目交給你,讓你銷毀那些黑賬。」葉簡汐聽到走廊里有動靜,就沒說下去,而是掛斷了電話。

電話掛斷的那一刻,卧室的門從外面打開。

慕洛琛高大的聲音出現在門口,看到她站在窗口,眉宇間流露出不悅的神情,「你病才剛好,怎麼站在風口?」

葉簡汐伸出雙手展開,「抱我。」

剩下的三天,她會享受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

心裡痛的厲害,可她一點流淚的衝動也沒有,這大概就是痛到極點,反而麻木了。

慕洛琛沒想到她忽然撒嬌,但還是彎腰,抱起了她。

葉簡汐窩在他的懷裡,嘴角微微的翹起來說,「真想讓你一輩子都這麼抱著我。」

「你放心,這輩子我會一直這樣抱著你,而且除了你以外,我不會再抱其他女人的。」

慕洛琛淡笑著,抱著她走到床前。

葉簡汐坐在床邊,淺淺的笑著說,「你敢抱其他女人?要是這樣的話,我就不逃到一個地方,再也不理你了。」

「慕太太,我可沒說我要抱其他人,你可不許逃的無影無蹤。」慕洛琛坐在她身邊,輕輕的捏了捏她的臉頰。

葉簡汐點了點頭,「你乖乖聽話,我當然不會跑了。」

慕洛琛放心的笑了笑說,問:「準備什麼時候,離開這裡,去棲霞市?」

葉簡汐聞言,面上的表情愣了下,而後暖暖的笑著說,「等三天後吧,我看了天氣預報,那天的天氣會好一些。」

「好。」慕洛琛俯首,親吻了她的額頭一下。

葉簡汐垂下了眼瞼,慕洛琛看不到她臉上此刻的神情,所以沒注意到,她眼裡濃濃的傷痛。 葉簡汐抓緊留在家裡的每一分每一秒的時間,她想把以前自己沒跟慕洛琛做過的事情,都嘗試一下。

她不怎麼會做飯菜,能做的也只有幾道家常小菜,做的菜色還不如慕洛琛做的。

第二天上午,她特地找郭嫂教她做了幾道菜,嘗試了好幾次,才做的像模像樣,可味道嘗起來,比郭嫂差的遠多了。

西西吃了幾口,就不肯好好吃飯了。

葉簡汐皺著眉頭,說:「讓郭嫂再做吧。」

她說著,要把桌子上的飯菜都撤掉,慕洛琛握住了她的手,「我覺得挺好吃的,放下我來吃吧,西西不愛吃,就讓郭嫂給她單獨做一份。」

葉簡汐鬆開了手,坐在椅子邊深深的望著他,將他的模樣深深的印在腦海里,她怕自己以後,再也沒有機會,和他這樣相處了。

「姐姐。」

看的入神的時候,耳邊響起西西的聲音,葉簡汐扭過頭看向西西。

西西挖了一大勺飯菜,小嘴鼓起來,「西西也要吃姐姐做的飯菜,跟哥哥長得一樣高。」

葉簡汐忍俊不禁,抬手摸了摸她的小腦袋,「西西,以後都要好好的吃飯,這樣才能一直這麼漂亮。」

西西咧開嘴,笑的眼睛都看不見了,只剩下長長的睫毛。

葉簡汐望著她,嘴角的笑容漸漸的淡了,等她走後,西西該怎麼辦?天佑和天寶又該怎麼辦?

三個小孩子都太小,只有郭嫂和文清,怎麼照顧的過來?

心裡擔心,可她沒太多時間來安置這些事情了……

過完今天,就只剩下兩天了。

葉簡汐的心又是一陣揪痛,手緊緊地握在了一起,不讓自己露出異樣。

吃過午餐,葉簡汐提議,出去散步,讓郭嫂和文清,把天佑天寶也一起推了出來,一家幾口人,在外面的草坪上走了幾圈后,葉簡汐坐在草地上,身旁一左一右的躺著西西和慕洛琛。

看著她的大寶貝和小寶貝,葉簡汐的鼻子一酸,眼裡落處了淚來。

「姐姐,你怎麼哭了?」

西西仰著頭問。

「太陽太刺眼了。」葉簡汐抬手遮擋住眼睛,擦去眼角的淚水。

慕洛琛起身把自己的外套脫下來,放在她的臉前,說,「這樣擋一下,就不會刺到眼睛了。」

葉簡汐扭頭看著他,笑了笑說:「還是慕先生想的周到。」

「西西也要!」

西西往兩個人中間擠,葉簡汐伸手撓了撓她的咯吱窩,西西尖笑了起來。

在草坪上玩了一整個下午,到了晚上,西西的精神狀況明顯不好,吃飯的時候吃著吃著,把腦袋埋在了碗里。

慕洛琛沒讓她再吃飯,抱著她上樓休息。

回到餐廳,和簡汐吃完晚飯,兩人回卧室,慕洛琛去浴室洗澡,葉簡汐坐在床邊,想了想,還是寫了一封信。

她不放心三個孩子,現在找人已經來不及,所以她只能託付溫如意幫忙多照顧幾個孩子。

寫到寫著,葉簡汐的眼睛有些發紅,浴室的門傳來了悉悉索索的開門聲,她忙把郵件存儲,把電腦放了回去。

慕洛琛推開門,看到她眼睛紅的像兔子一樣,忍不住蹙了眉頭,「怎麼這兩天總是流淚?」

葉簡汐擦了擦眼睛,「可能是風多了,或者眼睛感染了,我明天去醫院看一下。」

慕洛琛捧著她的眼睛,仔細的看了下,眉心越皺越深。

害怕他看出端倪,葉簡汐扭過頭,說:「別看了,天不早了,早點休息吧。」

她說著,去關燈。

慕洛琛看著她單薄的背影,眸中一閃而逝的疑心,但沒等他想明白,葉簡汐已經回到了床上,抱著他說,「睡吧。」

慕洛琛點了點頭,躺在了床上。

啪!

床頭的燈也被關上,黑暗中,葉簡汐趴在他的胸口,手摸上他的胸膛,主動地獻上吻,「阿琛……」

我愛你。

葉簡汐低低的呢喃著,把餘下的半句話,在心底里說了千遍萬遍。

無聲的在心底上演啞劇。

她愛他,在最後的離別時間裡,只能一個人無聲的告訴他,自己的心意。

慕洛琛眸色逐漸的變深,翻身吻上了她的唇。

房間里的空氣不斷的升溫,達到極致的時候,葉簡汐緊緊的抱住他的肩膀,無聲的落著淚。

結束后,慕洛琛圈住她的腰肢,低聲問:「要不要洗澡?」

「不用了,明天起來再洗吧。」

她往他的懷裡鑽了一下,臉頰貼著他的胸膛,淚水已經乾涸,再也落不下一滴來。

慕洛琛下巴抵在她的額頭上說,「那就睡覺吧,晚安。」

「嗯。」

葉簡汐模糊的應了一聲,閉上了眼睛。

一動不動的窩在他的懷裡,直到聽到他的氣息平穩下來,葉簡汐依舊睡不著,輕手輕腳的從他懷裡鑽出來,拿出自己的手機,偷偷地拍了慕洛琛的照片。

白天她不敢拍,怕他察覺出異樣。

現在,只有她一個人清醒的時候,她才敢這麼做。

拍完了照片,葉簡汐把照片上傳到雲備份,離開了慕家,她準備什麼都不帶走,手機也是。

葉簡汐抬眸,看著慕洛琛,明明對著他整這個一年了,卻怎麼也看不夠……

葉簡汐看了很久,一直到凌晨四點鐘,才昏昏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葉簡汐接到了裴老爺子的電話,讓她過去一趟,把離開的計劃詳盡的說明一下。

葉簡汐跟慕洛琛撒謊,說是去跟裴娜一起逛街,算是做最後的留念。

慕洛琛想著,搬家到那邊后,要有好一段日子不會回來,她應該會很想溫如意和裴娜,也就沒問什麼。

走出家門,葉簡汐沒讓司機跟著,而是直接坐的士車去約定的地點。

到了地方,裴老爺子已經在了,葉簡汐走到裴老爺子的跟前坐下,說:「計劃呢?」

裴老爺子因為她的不禮貌,擰了眉頭,示意旁邊的人,把計劃書遞到了她跟前,「這是計劃書。」

葉簡汐翻看著計劃書,裴老爺子在一旁說道,「簡汐,其實我挺喜歡你這個孩子的,阿琛是我資質最好的學生,如果你把賬目交出來,當著我的面直接銷毀了,我可以不計前嫌,讓你和阿琛在一起,包括慕老弟那邊,我也可以幫你說話,讓你留下來。」

葉簡汐聞言,抬眸看了裴老爺子一眼,聲音沒有任何溫度的說,「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當初你們也不會逼死我爸爸了,裴老,只怕我真的交出了賬目,你們下一刻,就會把我給殺了。」

她一點都不相信裴老爺子的承諾,能貪污到殺人的地步,可見這筆錢數目不小。

而且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應該都跟裴老爺子脫不了干係,當著你的面裝的和善,背後卻毫不猶豫在你身上插刀的人,最是陰狠。

在裴老爺子眼裡,只怕見過那本賬目的人,都得死。

現在裴老爺子說這些話,不過是在騙她,想讓她把賬目交出去罷了,他真的把她當成了三歲的小孩子?

別說她現在沒有賬目,就算有賬目,也不會交給他。

葉簡汐鄙夷的望著裴老爺子。

裴老爺子收起了臉上和藹的神色,陰沉著臉說,「你父親當初是不肯合作,我們不得已才下手的。」

「所以現在,裴爺爺是在承認,殺害了我父親?還有……我們?還有誰和你同夥?」葉簡汐抓住他話里的漏洞,語氣咄咄的逼問。

裴老爺子微微的眯起眼睛,目光里儘是殺氣。

葉簡汐卻一點都不害怕,在她打算試探裴老爺子的時候,就想到自己可能會死,那本賬目牽連了那麼多人,連慕老爺子都沒辦法對付,更何況是她。

    Leave Your Comment Here